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37章

  ——“阿母您说甚, 那些小女娘落水是嫋嫋所为?!”

  筵席已毕, 佳客尽散,醉意犹在的万松柏就被万老夫人请了去。当时他就吓醒了一半,还以为老母想再打他一顿, 待到万老夫人屏退左右说清意思后, 他剩下那半酒意也被醒了。

  “这如何可能!……儿记得, 尹治的女儿忽然腹痛, 为怕打搅长辈, 嫋嫋就陪着尹娘子先回去了。萋萋还跟我酸了一顿, 说嫋嫋待尹娘子比待她好。也就是说, 那些小女娘落水之时,嫋嫋根本不在这里呀!”

  万老夫人哼了声:“若嫋嫋生了一副你的脑子, 自然不可能。”

  万大孝子哪敢反驳,嘿嘿傻笑。

  原来,今日筵席中发生了一桩小小意外。

  万府后园有座十分风雅的二层楼阁, 名唤‘畅春’, 来赴宴的年轻儿郎们便将原先说好的投壶赛赋宴设在了那里,听到消息的小女娘们既不敢闯进去, 又贪看俊俏郎君, 于是就齐齐挤到畅春阁对面的一座小木桥上, 垫着脚尖眺望楼阁里的人。

  管事曾数遍规劝众女娘们那小木桥不牢,更不能挤这许多人,然而春心殷切的少女哪肯听劝,挤上去不多久桥就塌了。好在桥面不高, 底下的溪水更浅,那群小女娘们除了些擦伤挫淤外,并未受重伤,就是冰水泥浆满身,形容不雅了些。

  ——唯独那王姈,因为身处桥中央,又被众人簇拥,坠落时压在了最下面,捞起来时最是狼狈受罪,滚成了个泥人不说,连口鼻里都进了几根烂草叶。

  这事传到席间,父执辈们都相视而笑。

  待打听清楚,女儿不在其中的父亲们不免得意几分,夸口自家女儿本分老实;而女儿在其中的父亲,或是自嘲几句哈哈一笑,或是摇头莞尔道一句‘少年男女真是的’,还有朝万松柏致歉压损木桥的。

  藉着酒意,万松柏领头夸耀自己年轻时如何如何俊俏,偷看他的小女娘险些挤破万府大门,可比今日那群生猛多啦。然后一群醉酒的阿叔阿伯们纷纷扯起喉咙,比赛着自己年轻时的俊俏风采。

  这个说他家从来不用打猎,因为飞过的大雁会自动落在家门口;那个说他家从来不用捕鱼,因为池塘里的鱼儿都自己沉下去等他去捞。

  这个说他成亲那日,全县的女娘哭晕了一半,剩下没晕的那半非要挤进他洞房。那个说他少年时全村女娘都非君不嫁,要挟要投河的,威逼要绝食的,他连去打个猪草都要艳遇三四回,在家乡待不下去方才投军从龙。

  其中韩大将军吹的最为别致。

  说他年少之时太过才俊,引的乡里的两位族老为了抢他为婿,定时定点率子弟械斗,打起来那叫一个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堪比两军大战。为保全父老乡亲的性命他才忍痛离家远走——这个牛皮吹的太过分啦,韩大将军便被哄笑的众人扯倒灌酒!

  此事中,万萋萋应对十分得体,受到了全体夫人们的一致赞赏。

  她不但井井有条的指挥仆妇服侍众女娘梳洗清理及疗伤,还迅速调出她十几个阿姊留下的新衣头饰给女娘们换上。同时,她言辞恳切的要求没有坠桥的姊妹们绝口不提这番尴尬,再神色自若的延请王姈等人继续玩乐宴饮,浑若无事发生。

  尹夫人听足两耳朵的赞美夸奖,脸上不露,心中却难言骄傲喜悦,不免多喝了几杯,如今还醉倒不省人事。

  “……落水这事可不能怪我们。”万松柏晃晃脑袋,“不对,大家都没见怪。管事说他还特意在桥头桥尾各立一块木牌,上头写了这桥不稳摇坠,她们非要上去,我有甚法子!”

  万老夫人轻哼一声:“难道那木牌是你叫管事去立的?”

  万松柏愣了下,道:“难道不是阿母叫管事去立的?”

  看见老母宛如对着白痴般的神情,他自知问的蠢,干笑道:“阿母你就说吧,儿愚钝,哪里能猜到。”

  万老夫人道:“我告诉你三件事。头一件,嫋嫋还未回家前,侍弄花草的张管事曾告诉我,程家女公子甚爱那座木桥,常见她闲暇时兴致勃勃的勘查那桥。”

  虽说她年事已高,目力渐盲,但多年来坐镇都城府邸,独自料理大小事宜,一直保持着每日听众管事回报府内事宜的习惯。

  万松柏摸不着头脑:“那又如何?”

  万老夫人继续道:“第二件,署理宴饮的李管事说,嫋嫋建议他将投壶赛赋宴设在畅春阁,而非之前打算的偏院,这样更加风雅别致了。”

  “第三件,内院的王管事道,嫋嫋说那木桥不大稳,回头摔了不知情的女娘们就不好了,叫他在桥头桥尾各设一块警示木牌。”

  万松柏终于明白老母的意思——少商在万家住了许多日子,从老母到萋萋都对她十分看重,管事们多会听从她的意见。但他犹自不信:“兴许只是碰巧了?虽说那桥摇坠不稳,但管事曾与我说还不到破败不堪的地步。嫋嫋怎知木桥何时会塌?”

  万老夫人道:“你们都不知道,那座木桥其实有个名堂,乃当年公输班大夫为相助楚国国君所制,学名叫‘叠骨桥’,如今已无几人知道了。乍看是座轻便牢固的小桥,但只消抽除其中几根木头,再有人踩上去时,整座桥顷刻即垮。”

  “这倒是个好法子。待己方过河后抽去几根木头,便可叫后面的追兵落水……”万松柏神色渐渐凝重,“母亲的意思是嫋嫋看破了其中奥妙,然后借机设陷诱入那群小女娘?”

  万老夫人点点头,道:“这样一来,她走或不走,在或不在,照样可售出计策。”

  万松柏倒吸一口凉气,良久才道:“要说程贤弟被萧氏管的服服帖帖,也不算全是吃亏,娶个聪敏的妇人到底是有好处的!嫋嫋这脑子呀,啧啧啧……”

  万老夫人道:“你若娶了元漪那般的妇人,大约婚后头一年就被打破头去见你父亲了。嗯,若是这样,我还能趁年轻改嫁。”

  母子俩互对无言,瞎眼对铜铃眼,过半晌才齐齐笑了出来。

  万松柏抹着笑出来的眼泪,先开口道:“儿还当阿母您恼怒了嫋嫋,正寻思着如何替嫋嫋在您跟前周全两句,叫您别怪她呢。”

  万老夫人笑着摇摇头:“今日王家娘子出言尖刻,很是欺侮了嫋嫋一番,她这样也是情有可原。若换做我年少之时,更厉害也做的出来。”

  万松柏笑道:“您没怪嫋嫋将这局设在我们家就好,那孩儿可怜呐。我那贤弟每每提起她,都是又愧疚又怜惜。”

  “有何好怪?”万老夫人道,“她若全然无心,也不必叫管事去立那两块牌子。不就是想将万家摘出来么。劝说在前,木牌警示在后,无论如何也怪不到我家来。况且,我观那孩儿秉性,有股子悍不畏死之意。我猜,若非尹娘子腹痛,她应是会留下来,待事后会自行告知我们,再老实请罪。”

  万松柏连声道:“正是正是!萋萋和我说过,嫋嫋做事从不遮着掩着,就是使阴招都使的堂而皇之,好玩极了。”至于女儿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他却不知。

  “是呀,那孩儿这样与众不同。”万老夫人幽幽道,“我年少时若遇上这样的小姊妹,也会喜爱的。”

  万松柏暗暗想,您老怎么会遇上这样的小女娘,您老自己就是这样的小女娘!当年谁要惹了您,都不用过夜,您当天就把仇报了,还得按时辰算上利息!

  不过听了这话,他总算松口气,可谁知万老夫人又道:“适才,我已修书一封,将这件事告知元漪夫妇了。”

  “什么!”万松柏惊的险些岔气,“阿母,你不…不是责怪嫋嫋了吗…!”

  “不用这么大声,我只是瞎的,又没聋!”万老夫人纹丝未动,“我并不责怪嫋嫋,但也不能替她隐瞒。她自有父母亲长,此事如何,该由程家定。”

  “可是,可是若叫萧氏知道了这事,贤弟家又得一阵闹腾……”

  万老夫人道:“闹就闹吧,不破不立。也该叫元漪知道知道,她女儿究竟是个什么人!”

  万松柏张口结舌:“阿母……?”

  万老夫人沉默片刻,才道:“两家相交几十年来,寻常亲眷同族也没我们这样亲近的。我观元漪,虽然聪慧过人,练达精明,诸事无有不妥。只两桩,一者自负聪明,二者自以为是,错了也不肯认”

  “谁说不是!”说起萧夫人的缺点,万松柏立刻来了精神,恨不能说个三天三夜外加宵夜,“萧氏这妇人呀……”

  “你住嘴,轮不到你议论元漪的错处。”万老夫人拍案呵斥,万松柏只好噤声。

  “元漪将儿子们都养的很好,新妇告诉我,在外面时,寻常人家的子弟都不免钻女支帐闹意气,喝酒斗鸡,可程家几个儿郎,既上进豁达又洁身自好。日常来往的夫人们说起,哪家不夸。元漪为儿子们安排,无论是读书拜师还是习武历练,阿咏他们几个无有不从的。回都城后,元漪也理所当然的为嫋嫋做主,谁知却撞了南墙!嗯,这些日子她们母女闹了几场,如何闹法,还是我儿巨细靡遗的说与我听呢。”

  万松柏心知老母在讥讽自己,把嘴闭的更牢些。

  “元漪回都城前就决意驱逐葛氏了,可又觉得对不住葛太公和葛家女君,偏偏眼下葛家又无需程家相助之事,可不就得将一腔情意都灌注到那程姎身上了么?元漪自觉自己恩义两全,大公无私,夫婿和孩儿都该明白才是,可闹来闹去,全家都不买她的账。元漪也不想想究竟是何缘故,只知一味弹压,母女俩如坚冰遇铁凿,如何不闹起来。”

  万松柏心里赞同老母,但又怕程始为难,忍不住道:“可是阿母呀,这样一来嫋嫋非受罚不可!”

  万老夫人淡淡道:“人生世上,若不能敢作敢当,那还是趁早偃旗息鼓,老实过日子的好。嫋嫋既做下了,就该承受叫人看破的风险,难不成只吃肉不挨打。慢慢来吧,一道道关子闯过去,就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了。”

  万松柏怔怔的望着老母伤残的面容——难道母亲是在说自家?正因父亲在世时她不肯低头弯腰半分,在县里树敌太多,父亲骤然过世时他们母子才会四面楚歌。

  ……

  万氏母子没有猜错,程家眼看又是一场大闹。

  程始和萧夫人自得知消息后,一直处于默然状态,夫妻俩对坐了足足半个时辰。萧夫人原本想说‘被我说中了,她总要闯出大祸来的’,顺便在丈夫跟前得意一番自己的先见之明。也不知为何,这话梗在她喉头,怎么也说不出来。

  随后,程始默默起身,出去吩咐了一圈,又叫青苁请来程止夫妇,细细告知坠桥落水之事。程止和桑氏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夫妻俩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对方的意思。

  程止硬着头皮道:“其实吧,这事也无甚恶果,那群小女娘们不过狼狈了些,我看众位大人并不放在心上。”今日宴席后半段几乎是牛皮盛宴,大家越吹越稀奇,作为当年货真价实的美少年,程止深深感叹了一番诸位大人的脸皮之厚。

  桑氏也道:“我幼时读到过‘班公造叠骨桥以助楚君’数语,可那桥究竟长甚模样却不曾见。也就是万老夫人了,见多识广又心思细密,那些小女娘哪能知道!”

  程止压低声音,又道:“说起来,那王淳也不是甚好人,若非是他,宜阳之战时万家兄长何须假作腿疾!今日他女儿又当众羞辱嫋嫋,何尝不是有意为之!”

  桑氏接着道:“这件事从头到尾嫋嫋都安排的毫无破绽。外头人便是听说过‘叠骨桥’,也无论如何想不到其中缘由,怎么看都是她们咎由自取。兄长和姒妇尽可放心!回头咱们好好跟万家诚意致歉,因着少商鲁莽,险些连累了他家。”

  夫妇俩你一言我一语,句句替少商开脱,萧夫人又不是傻子,如何听不出来,却一言不发,只拿眼睛去看丈夫。

  程始长出一口气,才道:“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这回我要罚她。重重的罚!”

  桑氏急道:“兄长……”

  程始抬手制止她说下去,一字一句道:“你这样喜爱嫋嫋,关怀她,教导她,你不知我心中如何感激。”

  桑氏眼眶有些湿,低头道:“兄长您别这么说,我只是觉得与嫋嫋投契。”

  程止赶紧去看萧夫人,却见她依旧默然端坐。

  “我知道嫋嫋在外面受了委屈,可我依旧要罚她。”程始神色肃穆,道,“今日好在是被万老夫人看破了,万程两家又亲厚,倘是旁人看破了呢!”

  他又转头向妻子,“你曾与我说嫋嫋是‘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如今看来对了一半。她并非不知道自己所做不妥,但不妥她也要做。因为她自恃聪明了得,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糊弄过去!这的确是要闯大祸的!”

  听了这话,桑氏也不语了。

  程始继续道:“闯祸怕什么,我像少商那么大时,也不见得温良恭俭。可我是迫不得已才行险招,她倒好,纯是为了出气。我今日就要折折她这偏激的性情!”

  “——你想怎样?”萧夫人终于开口了。

  程始不答,高声呼呵程顺,然后侍立在堂外的程顺就领了个花白头发却衣着整洁的疤面老卒进来,那老卒手里还擎了根长长的刑杖。

  程止与桑氏不认识这人,萧夫人却认识,惊异道:“黔缯?”

  “阿姊,这是何人?”程止问。

  萧夫人缓缓道:“这是你兄长帐下的执掌刑杖的。”她已经知道丈夫要做什么了。

  程止大惊失色,叫道:“兄长,不用吧!嫋嫋才几根骨头,您一巴掌下去就能扇晕了她,还要用,用…用这刑杖…”他指着那老卒手中那根等人高碗口粗的木棒,坚实沉重,暗黑如漆,见之叫人心生寒意。

  桑氏微张着嘴,惊的说不出话来。

  程始不去理他们,对着那老卒,正色道:“今日本侯要用一用你的看家本事。这些年你少在军中行刑,只偶尔叫你拷问一二细作,这刑杖的本事可丢了?”

  那叫黔缯的老卒咧嘴一笑:“将军放心。将军叫我怎么打,我就怎么打。要疼几日,留几日的伤,见多少血痕,奴婢保管一丝不差。”

  老卒的声音尖利细长,再观其形容,桑氏立知这人应是前朝某藩王宫流落民间的老宦官。

  “说到底,我只是要吓唬吓唬女公子,你可不能出错!”程始沉声威吓,“不然我活扒了你的皮!”

  黔缯低头道:“将军从尸首堆里将我捡出来,还寻到了我失散的老母和侄儿,妥善安置奴婢全家。奴婢若打坏了女公子,不必将军动手,奴婢自行了断去。”

  程始点点头,挥手叫程顺将人带下去。

  程止终于听懂了,结巴道:“兄长,你你,你这是……”

  “嫋嫋胆大心细,寻常阵仗吓唬不了她!”程始道,“非得下重手不可。我预备叫她狠狠吃番苦头,见点血,让她长长记性,但不能真打伤了。”

  程止看看妻子,桑氏苦笑。

  萧夫人哼哼道:“你终于舍得了?也不怕嫋嫋就此恨上了你。”

  谁知程始点点头,道:“夫人说的没错。是以,不能由我来打,该由夫人来打。”

  ——此话一出,九骓堂内剩余三人都瞠目望向他。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萧夫人终于怒了,不是怒于女儿的胆大包天,而是怒于丈夫的厚颜无耻。他自己在女儿跟前做好人,把坏人留给她来做!简直无耻之尤!

  程始赶紧去抚妻子的背,柔声道:“我这不是为了嫋嫋嘛。你想啊,收服她这样桀骜的孩儿,非得软硬兼施不可。打完还得哄呢。我们夫妻二人总得一个软一个硬吧?”

  萧夫人一下挣脱丈夫的手掌,怒道:“那我来行仁你来施威好啦!凭什么我做恶人!”

  “若是之前…”程始笑道,“自是夫人做好人,母女俩可以说说贴心话嘛。可眼下嫋嫋不是对夫人有成见么?若连一向疼爱她的父亲也对她棍棒相向,没准她伤心悲愤之下,反而梗着脖子不肯服软了!”

  “你……!?”这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萧夫人被噎住了,气的浑身发抖。

  “我计如下。待会儿我先避出府去,免得心软,或又被咏儿几个拉来做保。等嫋嫋从尹家回来后,夫人你就大发雷霆……不不,不是朝我发雷霆,是朝嫋嫋!”

  程始左挪右挡,努力避开萧夫人捶来的拳头,赔笑道,“然后夫人大声斥责嫋嫋的诸多过错,把那什么圣人言夫子云的都搬出来,训的她无地自容,要多骇人就多骇人,先在气势上先镇住她。然后就叫黔缯出来行刑——不要扒衣裳啊,小女娘要面子的,然后就狠狠的打——也不是真狠打,我会预先吩咐好黔缯的……”

  萧夫人抽不开被丈夫捏住的手,怒极了连礼仪也顾不得,抬腿去踹丈夫。

  “然后三弟和弟妇就假作匆匆赶来——记得要从正门进来啊,你们俩别贪图省力就躲在侧厢看戏,嫋嫋眼尖,莫露馅了——然后你们就声泪俱下的给嫋嫋求情,然后元漪一番为难才勉强应下,仿佛这样才保下她一条小命,两日后你们就带着嫋嫋启程赴任了……”

  萧夫人用尽全身力气终于将丈夫一把推下枰去,自己也累瘫在原地。

  “然后……”程始面皮老厚的站起,拍拍衣裳的皱褶,“哦,没有然后了。”

  萧夫人又气又累,只能呼呼喘气。桑氏自小到大从未受这样大的惊吓,始终处于目瞪狗带的状态。只有程止将脸埋入手掌,不想说话。

  程始站在九骓堂正中央,身形魁伟,气势雄浑,目光炯直;抬臂如指挥千军万马,出声如呼呵血海冲锋。

  只听他道:“今日一役,就是要叫嫋嫋知道,山外有山,人为有人,不能肆意行险,更不能仗着有人兜底就胆大妄为!就这么定了。待元漪打的差不多了,三弟和弟妇就进去救人,我们摔杯为号!”

  受惊过度的桑氏缓缓转头,用目光询问丈夫。

  程止也用目光回答:没错,我家兄长一直都是这样的。但你不必难过,错以为他忠厚鲁钝诸事全靠妻子筹谋的,你不是头一个,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桑氏:看他们拳脚来往颇为熟练,莫非以前也这样。

  程止:新婚时打的厉害些,我和次兄都知道。生下咏儿几个后,他们开始装模作样了。不瞒你说,其实我很怀念。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依旧很肥吧,可真的很累很累啊。

  萧夫人对少商真不能算好母亲,但她和程始也真的是恩爱夫妻,没有阴谋论。

  先说好哈,这卷结束了我要停更两三天,整理下一卷的脉络,表打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2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