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23章

  从凌府出来时辰尚早, 外面天寒地冻也不要乱逛, 少商提议两人去杏花别院蹭饭吃。

  “阿媪手艺极好,本来我傅母还不服气,上回我带了阿媪风晾的肉脯回家, 傅母就再不言语了!有回阿媪随口说她原先是管理家务的, 后来你父母绝婚后, 她为了照看霍夫人才开始学的庖厨, 这真是天赋了!”

  凌不疑一顿, 低声道:“阿父阿母绝婚之后, 许多事情都变了。”

  少商默然。改变最大的恐怕就是凌不疑的人生了。

  “今年冬天特别冷, 也不知这股寒气什么时候过去。娘娘也好,你阿母也好, 这阵子都是病恹恹的,一天到晚的畏寒厌食,可若多烧些炭火又会咳嗽, 哎呀愁死我了!喏喏, 只有我们家的萧女君,那叫一个虎虎生风精神抖擞, 前两日刚打了三兄一顿, 说他藉口给万伯父侍疾躲着不肯读书。哼, 万伯父身旁有长兄和二兄在,关三兄什么事,该!阿母没烧了他的乌龟壳算他运气!”

  凌不疑哈哈大笑:“万太守的伤还没好么?我以为他会立刻回徐郡去。”

  “早好的差不多了,他是想等阿父回来见上一面。”少商道, “其实万伯父才是借病避事的始作俑者,阿母对他一肚子火,偏又不能杀上万家去打他一顿,便只能打三兄了。”

  凌不疑最爱听少商扯家常,总能让人心中温馨柔软。他柔声道:“待万太守回徐郡了,你请几位兄长和万家娘子去涂高山别院泡泡温泉,前阵子惊心动魄,大家又惊又累,现在可以玩耍玩耍了。”

  少商点点头:“别人还成,萋萋阿姊能不能出来我就不知道了。前几日万伯母也回了都城,她不是尹夫人是好友么,看见姁娥阿姊现在学的温良贤惠,有条有理,当夜就把萋萋阿姊臭骂一顿,然后捧着枕头痛哭一场。她说将来妯娌两个免不了要被人比,萋萋阿姊这样风风火火全无淑女样,怕要被比到焉支山去了!……喏,这几日萋萋阿姊正被尹伯母拘着学怎么做新妇呢。”

  凌不疑慢悠悠的笑道:“你也是风风火火,你也没个淑女样,裕昌郡主又是闻名都城的贤淑,到时你何止被比到焉支山,没准要到大小月氏去了。”

  少商大怒:“郡主这么好,你怎么不去娶她?!”

  凌不疑笑道:“因为我不喜欢贤淑的女子。我就喜欢胡思乱想,胡作非为,胡吃海塞的女子……”

  少商笑着扑过去要打他:“谁胡吃海塞了?!我看你才是胡说八道,胡搅蛮缠,胡编乱造……快说说还有什么胡字头的,我想不出来了!”

  两人在车中扭缠着打打闹闹,因此时天寒,车厢封的严实,外头骑在马上的梁邱氏兄弟并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只发觉车身震动,轮毂摇摇晃晃的。

  梁邱飞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脸红了:“这是在外面啊,少主公不会……吧?”

  “不会。”梁邱起面色如常,“少主公与小女君大约只是打闹嬉戏。”

  “兄长怎么知道?”

  “因为我有四位不离不弃的红颜知己,而你连原本仰慕你的门房老叔之女都能气跑。”

  梁邱飞:……

  到了杏花别院,崔侯父子三人毫不意外的叕在。

  霍君华这回病的不轻,刚吃了药沉沉的睡下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凌不疑才能毫无干扰的坐在榻旁,静静的凝视生母一会儿。

  霍君华已然不年轻了,哪怕平常说话做事像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然而岁月和生离死别依旧在她的脸上留下了苦难悲伤的痕迹。

  都说凌不疑像其父凌益,少商此时觉得其实凌不疑更像霍君华,一样飞扬入鬓的秀眉,一样倔强高挺的鼻梁,尤其是那固执的白皙下颌,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种相貌长在凌不疑脸上刚好,但在女子身上就显得刚硬有余柔美不足,致使霍君华的美貌总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意味。越妃就好多了,明明性格更加喊打喊杀,却长的娇媚婉约——少商很理解皇帝老伯的选择。

  凌不疑垂首看了生母好一会儿,然后轻轻走出寝室,崔家二子已经迫不及待的一边一个拖着他去外面庭院里切磋戏耍,少商就与崔侯坐在廊下看他们。

  少商看崔侯眉头紧锁,试探的问道:“霍夫人这回病的很重么,我听阿媪说,这是夫人每年入冬的老毛病了。”

  崔侯道:“是老毛病,可如今君华有年岁了,不比年轻力壮时能扛着住病啊。我听阿媪说你之前三天两头来看君华,好孩儿,真是辛苦你了。不过你也看见了,这回君华昏昏沉沉的时候比以往都多,汤药都吃不大下。侍医说,说……”

  “说霍夫人的底子其实是被掏空了,这些年来也不过是靠好吃好喝熬着。”少商低声道,“可我实在不明白。霍翀将军在时霍夫人养尊处优,来这杏花别院后,陛下和娘娘的赏赐是源源不绝,什么鹿筋豹胎野山参雪莲花,夫人的供养怕是比公主王妃都好。也就是说,夫人真正苦难的也就是失散在外的那两年。才两年功夫,怎么就把身体亏空的那样厉害啊……”

  崔祐想起女神受的罪,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当初我把他们母子找回来时君华都瘦的没人样了,一路上郁郁寡欢,还是我告诉她凌益这狗杀才又找了新欢,她才打起了精神!可见受罪多少哪能看时间长短,一刀子捅人也就片刻功夫,不也立刻致命了嘛!”

  少商觉得不能这样比喻,但忍下没说。

  “君华是霍家伯母早产生下的,她从小身体不好,有时跟人争急了还会厥过去,霍家费了好大力气才保住她的小命!后来为了凌贼拼死生下子晟,看孩儿病病歪歪的,差点又晕死过去,好在霍家嫂嫂将留给自己儿子的名字给了子晟。说来也怪,子晟自打有了霍家儿郎的名字,身子就一日日好起来了……”

  少商笑起来了:“崔叔父好偏的心。也就是说,霍夫人因为自小体弱,不能有人违逆她的意思,不能有人和她争辩,不然就会厥过去……到末了还抢了兄嫂预留给儿子的名字?那后来霍翀将军怎么办?”

  崔祐想起当时的情形,也笑了:“霍家嫂嫂有个古怪的癖好,就喜对仗工整,膝下三子三女都是排好的名字,分别是不疾,不害,不识,不齐,不韦,不疑……后来‘不疑’给了君华之子,他家幼子就只能叫‘无伤’了。”

  说完这些,他又忍不住替女神辩解起来,“寻常女娘这样千娇万宠的养大,说还不定多么脾气暴躁呢,可君华只是嘴硬心软。小时候她看我生的瘦小,以为我家贫吃不饱饭,便时不时用小裙袄兜着粟米送来给我,有什么好吃好喝都不忘记留些给我。唉,如今人家都只记得她口不择言的坏处了,还有谁知道她其实心地不坏……”

  遇到滤镜有八百米厚的真爱老崔,少商无话可说。

  ——惹人厌总有惹人厌的道理,说‘口不择言’是在避重就轻,其实霍君华从小就爱撒谎,每每不如意时就会撒谎,霍翀将军不知为此给人赔过多少罪。

  尤其后来与越妃相争,霍君华扯过的谎没一百也有八十,一会儿说隔壁县的越姮虽貌美但心毒,喜好凌|□□仆,一会儿又说她风流媚人,有许多入幕之宾,等后来大家见了越姮真人才知不是如此,霍君华也就无谎可撒了。

  最凶险的一次,霍君华诓骗越妃去了个传闻中屡有贼匪出没的地方——少商私下揣度,可能霍君华倒并不是真想要越妃身败名裂的惨死,只是一股子无脑任性的愚蠢恶作剧。

  不过,若非霍翀警觉,救援及时,霍越两家立时要成血仇。

  人是很复杂的,对崔祐而言,霍君华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小仙女,对越妃娘娘而言,那就该杀千刀了。也是这次以后,皇帝再不肯对这个自小看大的霍家小妹假以颜色,而最终霍君华也对皇帝死了心,转而注意起刚迁来县里的凌姓俊秀少年了。

  想到这里,少商赶紧将今日早上在凌府的所见所闻挑些要紧的跟崔祐说了。

  崔祐破口大骂:“凌老贼这狗杀才!当初就只仗着温柔小意哄了君华,若论真刀真枪的本事给我们提鞋都不配!冲锋陷阵他缩的比谁都快,如今倒抖起来了。少商我告诉你啊,不单裕昌郡主,他们凌家三兄弟恨不能把都城里所有名门望族功勋贵戚都联姻一圈,可是人心难欺啊,把诸位老兄弟拉出来问问,若不是霍翀兄长提携他,哪个看得起他了!不过啊……”

  他忽然对着少商转颜一笑,尖嘴猴腮的脸笑的好像个风干的茄子,少商一个哆嗦。

  “凌老贼的话你也别一句不听,该劝阻子晟的地方还是要劝阻,别一个劲的去拼命。”崔祐笑眯眯道。

  少商不服气的嚷道:“刚才你还叫城阳侯老杀才呢!”

  “现在不是当初朝不保夕的时候了嘛,陛下如今威望愈高,有的是四方豪杰来投,还怕朝中无人可用么!子晟若有个万一,君华还活不活啦!这事就托给你了啊,到你出阁时,你阿父阿母给你多少嫁妆,叔父我原样给你办一份!乖,听话啊!”

  “不用!这话皇后娘娘和万伯父都说过,我已经有很多嫁妆啦!”少商十分豪气。

  “傻妞妞!嫁妆还有嫌多的!要知道财到用时方恨少!这是叔父家老辈传下来的祖训,再对也没有了!”崔祐拍着大腿训斥,“你的嫁妆不多一些,将来见了郡主妯娌抬不起头来怎么办?!”

  少商慢慢的,一格一格的转回头:“我为什么见了裕昌郡主要抬不头来?”

  崔祐心直口快:“人家琴棋书画女红烹调样样精通,在都城里是出了名的贤良淑德。你呢,听阿媪说,至今给衣裳缝口子还是歪的!”

  少商气的浑身发抖,奋力从地板上站起来:“崔侯,崔叔父,看在您年高有德的份上,我就不与您争辩了。但你我缘分已尽,就此告别,天高地远,无需相送!”说完她两手一拱,气鼓鼓的就要走。

  崔祐这才发觉惹恼了小姑娘,哎哟连天的连忙起身相拦。

  ……

  为怕霍君华醒来见到凌不疑又要发作,用过午膳玩闹了一会儿,少商和凌不疑就要打道回城,崔家父子则打算在杏花别院住两天。

  远远回望别院门口,看见崔二不知和父兄说了什么玩笑话,崔侯一把扯过儿子往空中抛去,然后和长子嘻嘻哈哈的接住次子。

  凌不疑看的目中尽是笑意,随口道:“我年幼时,阿父也喜欢这样抛起接住我。”

  少商也回望崔祐夫子,叹道:“崔叔父真是用情太深了,唉,你说他与你阿母从小长大,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喜欢你阿母呢。”

  凌不疑笑着摇摇头:“大约到了时候,自然就会知道的。”

  少商歪脑袋想了半天:“我三兄也问过班小侯,如何知道自己心悦一名女子。班小侯说他曾祖父告诉过他,遇到心爱的女子时,会觉得电闪雷鸣——你看见我时,有觉得电闪雷鸣么?”

  凌不疑仔细想了想,认真道:“那夜灯会么。我不觉得电闪雷鸣,我只觉你站在那里,周遭一圈尽是春暖花开。”

  少商心中甜蜜,笑的眉眼弯弯。

  凌不疑又道:“你与崔叔父究竟说了什么,适才看他拦着你一个劲的说好话,用膳时还将最肥美的炙肉切了给你。”

  少商一僵,故作无恙的小手一摆:“也无甚大事。只是崔叔父最近见我越发贤良淑德,心中喜悦,所以大大的奖赏我呢!”

  ——呜呜呜,这世上能欣赏她的只有皇后娘娘!这些封建社会的臭男人,一个个见识短浅,审美力腐朽落后!

  ……

  如此又过了数日,程老爹终于跟着韩大将军班师回朝。

  要论这回寿春平叛之战中最憋屈的莫过于他们这一路大军,从头到尾只捞到十来个残兵溃将,盖因崔奶爸怕班级里的小朋友出意外,所以根本没半点强攻的意思。

  先是凌不疑一轮疾风骤雨般的猛攻吓破了彭逆阵营的胆,然后崔奶爸再祭出一套套春风化雨的‘劝降-离间’组合拳,最后彭真是被自己的心腹捆成粽子丢出城投降的。

  皇帝很够意思,虽然程老爹与韩大将军无功而返,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依旧各自赏赐了好些财帛抚恤,官秩就没有动弹了。

  重头戏在家里。

  程老爹没卸甲直接去了万府,然后老万同志犹如多日委屈的孩子见了家长,抱着义弟就是一顿撕心裂肺的痛哭,哭的生离死别肝肠寸断,口口声声‘我以为再也见不到贤弟了真是生不如死啊啊啊啊啊啊’……

  萧夫人抱着胳膊在旁冷眼看着,万夫人尴尬到手足无措,除了还没从太学回来的老大程咏,剩下几个小辈愉快的吃瓜——此情此景,若非程老爹对萧夫人一往情深,万老伯又爱逛bg系的烟花地,少商就快要想歪了。

  程姎也长高了许多,性情愈发沉静温婉,自从万松柏受弹劾后,她就常来万家帮着照料老夫人,此时又安静的帮身体不好的万夫人忙进忙出,对比的万萋萋愈发吊车尾——于是,以夸奖程姎作为开头,萧夫人和万夫人在旁拉起了家常。

  萧夫人已为程姎择好了亲事,只等几个月后程二叔从白鹿山告假回家来拍板。其实这门亲事挑的很不错,萧夫人也是费尽苦心了,若没有凌不疑做对照,甚至可算是程姎高攀了。然而有了凌不疑这样光辉闪耀的存在,全都城的郎婿都不够看了。

  万夫人倒很想得开,反正她十二个郎婿加起来都没有凌不疑有排面,她现在的心愿是只要女儿萋萋幸福就好。

  哭足一顿饭的功夫,万松柏将挂在胡子上的鼻涕眼泪抹干净,然后把众人全都驱赶出去,只留下他的亲亲好义弟说话。萧夫人早忍耐不住,长袖一摆就往外走,万夫人苦笑着跟上。

  等人都走干净后,万松柏才道:“这回九死一生,数度临险,说起来还是靠着贤弟的佳婿才逃出升天!唉,死过几回的人了,什么都看开了,贤弟,今日我想与你谈谈萋萋和子孚的亲事,还有我家的香火承续一事。”

  程始心里门儿清,叹道:“这事我早想过啦,咱们两家是过命的交情,如今看来兄长是生不出儿子啦……”

  “什么生不出儿子,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让我重修什么祖坟,结果坏了风水……”

  “就算不修祖坟不坏风水义兄也只不过每两年多一个女儿,儿子还是不知在哪儿啊!”

  “有女儿好过没女儿啊!自萋萋出世之后,愚兄我十几年颗粒无收啊,现在人家都在外面风言风语是愚兄的身体出了毛病呢!”

  “胡说八道!哪个敢说义兄你我去撕了他们的皮!”

  “你就是活烤了他们也拦不住人家心里嘀咕啊!”

  “那怎么办?”程始无奈的坐倒。

  “还能怎么办啊。”万松柏倚着隐囊,“儿子愚兄我是不想了,指望孙子吧。”

  程始眼前一亮:“这我早想过了,几年前我就跟元漪说‘看来兄长是无有子息了’……兄长你别打岔让我把话说完!子孚是兄长你看着长大的,和萋萋情分也好,将来他们成亲后,孩儿过继给兄长也行,直接叫子孚入赘也行……”

  万松柏心中感动,抚着义弟的肩头,叹道:“贤弟与我不是骨肉胜似骨肉,才会说这样掏心窝子的话。入赘嘛,我也想过,可是一来怕你们两口子心疼,二来我也心疼啊!子孚是多么爽朗快活的好孩儿,虽说我拿他当亲生儿子,可赘婿说出去终归不好听。将来他在外头被人嘲弄了,那还不是在割我们自己的肉!思量再三,我和阿母商量好了,与其将来过继外孙,不如直接过继子孚做嗣子!”

  程始一时没反应过来:“过继子孚?可我们两家一丁点血缘都没有啊!”一般过继不都是挑宗族里的孩子么。

  “谁说不行!”万松柏喜滋滋的坐起来,“你看陛下跟前的岑安知就过继了好友的侄儿做嗣子……”

  程始无奈道:“第一,岑内官是宦官,义兄和他比什么。第二,岑内官的亲族家人都在战乱中失散了,剩下的都出了五服。第三……第三我暂时想不到,总之这事不妥,义兄要被人戳脊梁的!”

  “戳什么脊梁!”万松柏冷哼道,“我家那些族人你也知道,早与我势成水火了。过继?!哼,我倒是敢过继,他们敢把孩儿送来么!再说,我说过继子孚也不是全无把握的,这些年来我手上拿了好些族人耆老的把柄,到时候打压一批拉拢一批,再找些德高望重的乡老说项,事情定然能成!”

  他一拍大腿,“我已派人回乡去去暗中游说了。总之,他们叫我顺心了,之前的恩怨我就和他们一笔勾销,以后多给些甜头就是了!”

  程始细细思量一番,好像…貌似…真的不是不可行啊。

  “等一下等一下!要是子孚做了你的儿子,那和萋萋就是兄妹了啊!这这这……”程老爹着急了。

  “瞎叫唤什么!”万松柏闲闲道,“把萋萋也过继出去不就行了嘛!人家我都选好了,就是我妻兄家。萋萋的舅父舅母没有女儿,本就疼爱萋萋的紧,这事他们求之不得。”

  程始一时头晕眼花,脑袋转不大过来:“那嫂夫人能答应?萋萋可是她的心头肉啊!”

  万松柏笑骂:“我看你是累傻了!若不是萋萋阿母答应,我能想到过继萋萋到妻兄家?你嫂嫂何止答应,自从我跟她说了这事,她高兴的都睡不着了!”

  顿了顿,他又叹道,“唉,也就是贤弟夫妇心存宽厚了,让我摸着良心说,萋萋这样的丫头给我家做新妇我也不乐意呀!鲁莽冲动又娇蛮任性,一点做人新妇的样子都没有!”

  “兄长别妄自菲薄,嫋嫋也没好到哪里去,三天两头的和我顶嘴,说出来的话能把人活活气死……”程始道。

  万松柏摆手制止了他:“不一样的,不一样!嫋嫋是心里有成算的人,宫闱是什么地方,她说的天花乱坠,你我还真当那里是世外桃源啦?就算有皇后和凌不疑的关照,她若不是自己有分寸知进退,一样站不住脚!萋萋就不一样了,她是真的有口无心没个计较啊,这下好了,可以把她‘娶’回家了,你嫂嫂恨不能把心肝掏出来给你们两口子做谢礼!”

  程始心中混乱:“义兄容我缓缓,让我与元漪商议商议……”

  “你呀!就是没个大丈夫气概!”万松柏恨铁不成钢,“这种事一家之主答应了还有妇人什么事!”

  骂过后,很快他又笑起来,“诶诶,那你不妨跟萧氏说,打仗布阵我虽不如你,可积攒家财我有一手啊,只要她答应了,我那万贯家财就都是子孚的了!以后外面不管,回了家子孚还管你们叫阿父阿母,我又不会计较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程始看着义兄畅快大笑的面容,心中感动,低声道:“兄长,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用心赤忱,可你要想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若真过继了子孚,将来兄长再生下儿子,那该如何?还有,若将来若萋萋也不能生下儿子,那又该如何?难道让子孚纳妾,那生下的孩儿就与万家毫无血脉关系了!”

  万松柏不笑了,目中似有莹光,定定的看着程始,一字一句道:“贤弟,我没你命好,从小血系亲缘淡薄。当年我亲眼看着叔伯们逼我母亲剜目割耳以明志,血淋淋啊!年幼时,他们还暗算过我。这些年来他们更恨不得我们母子早早死在外面,为的就是想霸占这份家业!祭田和祖产我不会动,可是家父家母和我自己创下的家产就不容他们贪图啦!”

  “那日在密林中受贼匪围攻,我虽伤的糊里糊涂,却还记得子孚将我缚在他背上。我身子肥重,把他压的直不起身来,可他无论如何都不肯舍下我自去逃命——我当时就想,哪怕是我亲生的儿子,大难临头之时,也不过如此了!”

  “这话你别跟萧氏说——她把孩儿们都教的很好,有勇有谋,心地淳厚。有子孚这样仁孝的孩儿给我做儿子,是我的福气。就是要抢走贤弟的一个好儿子,愚兄于心不安哪!”

  程始虎目蕴泪,紧紧握着义兄的双手:“兄长说的什么话,若没有义兄全力帮扶,就凭我们夫妻那点人手,早淹没在兵荒马乱中了!那年姓陈的盘山贼的要与我火拼,敌众我寡,眼看要全军覆没。是兄长将全副家当挪借给我抵挡敌军,这是多大的恩情啊……”

  “说什么废话!八辈子以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你还要来回絮叨,显得你记性好是怎么的。你就是这么婆婆妈妈才总被萧氏欺负……”

  兄弟俩感动的相视而笑,万松柏正打算再撺掇义弟两句御妻之道,忽听外面一阵吵杂,然后是程咏匆忙而慌乱的声音——

  “阿母,出大事了!逆贼彭真忽然在狱中出首,说他与乾安王早有勾结,欲共谋大事!当初铜牛县的那两千斤精铜,就是他送给乾安王的见面礼!”

  外面厅堂静了一刻,一个懒洋洋的少年声音响起:“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长兄你先坐下,歇口气喝点水嘛。”

  “少宫住嘴!咏儿你接着说,是不是牵扯到王家了!”萧夫人道。

  “阿母所料不差!”程咏似乎喘了口气,“那逆贼还说,若非多年前车骑将军王淳给他牵的线,他根本不认识乾安一系。他举兵反叛之后,也是王淳去信让他和乾安王府联结……”

  “口说无凭!难道彭真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成!逆贼死到临头,还想多拉几个人垫背,这也不奇怪!”这是程颂的声音。

  “二兄你也别插嘴,长兄急成这样,必然不只是彭真空口白牙胡乱攀咬!”程少宫道。

  “没错!彭真留了个心眼。他本想让王淳替自己向陛下求情,可眼看王淳没搭理他,就一不做二不休,将藏着的王淳信笺都拿出来了!”

  “……长兄,你还是一口气说完的好。”少商淡漠而清冷的声音,镇定又缓慢,“恐怕不止攀扯上王家这么简单吧。是不是还扯上了东宫?”

  程咏长叹一声:“其中有几封信中写着——最好能引的陛下御驾亲征,然后从中上下其手。只消陛下有个山陵崩,太子就能继位了,到时就有王彭两家的。”

  作者有话要说:

  汉唐魏晋一直都有收养子的风气,但理由各自不同,像李克用的十三太保就是割据势力为了壮大声势而用父子关系笼络的一帮大将;不如曹真,本来姓秦,亲爹为曹老板战死,曹老板就收他做自己样子,连姓氏都改了。

  除了没做继承人,曹家子嗣所有的待遇曹真都有,甚至后来还成了辅政大臣。

  也有过继好友兄弟的孩子作为继承人的做法,甚至周世宗就是他姐夫的继承人,别问我原因。

  而宦官收嗣子也是汉唐时代十分流行的做法,尤其是东汉,皇帝甚至会像正常人家的一样加封宦官的嗣子各种官职,承继宦官的势力等等。

  至于曹老板,大家都知道他的祖父曹腾是东汉很有名的一位大宦官,但是曹老板的爹究竟是哪里过继来的。有说是曹腾兄弟过继来的,也有说是夏侯家过继来的,我没仔细查。

  还有一种解释,叫做拟制宗族,就是将没有血缘关系的家族和自己家族当做同一家人,不论称呼,生活,还是自我认同,都将对方看做自己一家人。

  这就是我对万程两家的关系解释。

  反正不论是拟制宗族,还是曹老板本来姓夏侯,总之夏侯家族是对曹家死忠到底了,以至于后来司马家篡位,夏侯家族被清算的很惨,甚至司马师的皇后夏侯徽都被害死了。

  以上。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内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3600290、春泥、款款而行、辛夷花开柳稍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蘇沫沫沫沫、噬书如命 3个;furuhai、应呆呆、半夏、小捷、絮听了了、杨柳人家、鱼粉、晴空之蓝、安琪儿、atoo7、绕指柔、流星暴雨、小丽、bobo、妞妞牛、瑶瑶、丽格海棠、四月大人、琴的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秋霖 瓶;糖三殿 50瓶;清浅、平淡 40瓶;小白裤头 瓶;叶子 27瓶;肉桂圆吃搅搅糖 26瓶;那话那话那话、珍妮、瓶;jessica、包子 20瓶;瞌睡的猫 瓶;光阴断层 13瓶;meiling、子非鱼、陌上雪、书香童年、归晚、知晓、兮兮洛、、浅析、猫、queenie、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聪味儿曲奇、鱼爱吃猫猫、失落的山鬼、苏敛、teodora、来来来来更、宇宙第一帅蛙、杀软猪、瓶;陆野、abcdefg 6瓶;温柔、happy081112、万人如海、silvercorn、血气如草、不会游泳的鱼、愚媚媚 5瓶;金紫银青、陌兮凉 4瓶;可人 3瓶;heartmoon、溪溪、风动令君香、桃花源、想钱、8506、祝格格 2瓶;28304796、禾叶、ndc、你家豚豚、大青早(?Д?)?、小为姐、微凉、晋阳、春来山河秀、白萝卜、天空中的一尾鱼、筱梦、笑笑不说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2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3云中歌3 4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5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