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49章

    堂内一时静默, 萧夫人胸口被堵住了般透不过气来。

  她自来刚强果决,一旦下定决心的事, 从不回头,可这次对着儿女们的反抗,她是骂不下去也罚不下去了。她只能不断对自己说‘你没错, 姎姎敦厚老实, 若不护着她只有遭欺负的份, 就该压着这孽障, 不能让姎姎受委屈’——虽则她心里也知这样不好。

  一直没插上话的程颂‘唬’的一下起身,倒把众人吓了一跳。

  程颂此时没有半分笑容,只见他几大步跨过去,一把揪起那傅母的发髻,横着将人活活拖至门口, 然后臂膀用力, 重重摔在门廊外, 只听一声惨叫, 那傅母就没声了。

  程姎惊呼一声, 晕倒在菖蒲身上。菖蒲也瑟瑟发抖。这种抢夺别房娘子之物她们以前在葛家不是没做过,葛家女君素来都是高拿轻放, 这才养的她们习以为常。如今,她终于明白,程家不是葛家, 由不得她们自以为是, 掐尖要强。

  萧夫人本想痛骂次子, 谁知程颂回过头来,却见他眼含热泪,一脸悲愤,她竟骂不出口。程颂走回来,重重跪在程咏身旁,大声道:“阿母要罚兄长,就连我一起罚吧!”然后程少宫也默不作声的走过来跪下,低头不语,显然意思是一样的。

  萧夫人如何不知这是三个儿子在向她表示强烈的不满,她一口气梗在喉头无法下咽,眼见情势难以善了,桑氏忽然‘哎呦’一声大叫起来,众人忙去看她。

  只见桑氏一手捂腹,一手抓着萧夫人的手腕,痛苦道:“姒妇,我好似又腹痛了,你上回那药丸可还有?快与我取两丸来!快,快!”

  萧夫人有些懵,正想叫青苁去取,谁知桑氏手劲甚大,生生将她拖了起来,一边嘴里还喊着:“痛死我也,快与我取药丸!”然后就拉着萧夫人往内堂去了。

  桑氏和萧夫人就这样一阵风似的离开,留下众人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一到内堂,桑氏立刻不腹痛了,厉声屏退身旁的侍婢,然后一下将萧夫人甩在日常歇息的胡床上,瞪眼道:“姒妇今日好大的威风,可把我吓住了!”

  萧夫人适才被儿女们气的昏头昏脑,现在反应过来桑氏是在装腹痛,好给众人一个台阶下,免得闹到不可收拾。

  萧夫人侧卧在胡床上,揉着自己的胸口,嘴硬道:“我威风?你看看那孽障,一句句逼着我说,她才威风呢!”

  “活该!谁叫你一招错,满盘皆落索!”桑氏在堂内走了两圈,然后驻足道,“你起手就错了,明明是委屈了嫋嫋,却一句好话都不肯说。自古以来,父不慈,子不孝,你自己立不住道理,倒摆母亲的威风,活该被迫到这地步!”

  萧夫人恨恨道:“这几个不省心的孽障,让一下又怎么了!一句钉牢一句,难道我看不出那老媪和小贱婢的伎俩,回头暗暗发落就是。姎姎的脸面……”

  “你别再姎姎姎姎的了,我听着都恶心!”

  桑氏从腰侧取下贴身的锦囊丢给萧夫人,不客气道,“……人心皆有偏向,这不稀奇。可你偏心也太过了!明明理亏,尽扯些全无道理之话,我都看不下去。少商不是你生的呀!就算是婢妾生的,你也不该如此待她!刚才你的话,一句比一句狠呐,连‘忤逆’这样大的罪名都说出来了,真把嫋嫋逼死了,我看你这么和婿伯交代!”

  萧夫人从锦囊中取两枚清心丸含在口中,一股清凉辛辣直冲脑门,这才清醒了些,甩甩头,自嘲道:“我是被气糊涂了。今日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她自小受萧太公宠爱,与兄弟们受同样的教诲,举凡谋略地形朝政世族无所不知,但若论对内宅人心细微之处的了解却大不如桑氏。事实上,除在前夫家短暂的几个月,在内宅中她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根本无须理睬几个奴婢的小心思。

  她不得不承认,这一遭,她是牛心左性了,错了,也输了。

  桑氏看她脸色渐渐还转,笑道:“怎样,没想到吧。嫋嫋生了这样一幅好胆色。你想仗着长辈的威风压服她,她可半分没在怕的。”

  萧夫人白了她一眼,就要起身,却被桑氏拦住:“你出去干什么?还要再责骂嫋嫋么?今日之事本就是你理亏,你再责骂她,只会叫三个侄儿更加对嫋嫋怜惜,他们不敢怨恨你,必会怨恨上姎姎。你若真为了姎姎好,就不要再出去添柴了。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今日之事婿伯知道了该怎办。”

  萧夫人坐回胡床,沉吟片刻,干脆道:“将军那儿我自己会去说,我做的不妥,我不会瞒着。”这种事她从不拖泥带水。“那今日之事…就这样算了…?”总得结个尾吧。

  桑氏也很干脆:“你别出去,我去。就跟那群小冤家说,你被他们给气倒了,回头让孩儿们来给你陪个罪,你含糊一下,事情就算完了。”

  萧夫人性格刚烈,实在不喜欢这种和稀泥的做法,低头不语。

  “家里事又不是朝廷政见之争,没有黑白分那么清楚的,你就是斗赢了又如何,孩儿们心里不服气,只会骨肉离心。”桑氏劝她道,“你是明白人,废话我不多说了。今日之事若是发生在旁人家,你来做看客,你会作如何想??只怕是个人都会以为少商是侄女,姎姎才是你亲生的!”

  “胡说八道!”

  “是是是,我知道姒妇是最最公正的。”桑氏一边笑着,一边起身出去,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可这世上有些人呀,为了彰显自己公正无私,有时反而会厚待旁人,苛待自己的骨肉;你说可笑不可笑。”

  萧夫人心头猛然一震。

  ……

  九骓堂内,众人呆过半响,青苁夫人走过去轻轻掐着程姎的人中,并叫菖蒲退下。

  少商看看几位兄长,他们也看她,彼此心知肚明三叔母的用意。

  这时,程姎就幽幽醒转过来,然后手脚并用的爬到少商跟前,抓着她的袖子,痛哭道:“嫋嫋,你别恨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想到你的委屈这么大,都是我的错,还有几位兄长,对不住,对不住……”她口齿不利索,来来去去只会拜头道歉,哭的气噎声堵,看的程家三兄弟反有些不忍。

  “堂姊,我真没怪过你。”少商拦住不让她道歉,“只是,这世上的事从来都不公平……”她帮程姎抚平揉的乱七八走的衣襟,“堂姊,你是处处无母处处母,我却是明明有母实无母。”

  程咏低声呵斥:“嫋嫋不要乱说。”少商摊摊手:“那我不说了。”

  程少宫却阴□□:“堂姊虽自小离开程家,可她舅母待她如珠似宝,回了程家后阿母又当她心头肉。可少商呢……”他没说下去,然众人都心头明白。

  青苁夫人心里也对少商难过。

  这世道真不公平,明明是龙凤双生,载福而诞,然后命运在她三岁时拐了一个弯。应该获得的疼爱无法获得,应该享受的荣耀不能享受,在两个再愚蠢狭隘不过的妇人跟前长大;而那明明作恶多端的妇人的女儿却能活在阳光下,万千宠爱,精心养育,快乐成长——这如何叫人心平?!

  程少宫心中伤痛,低低道:“少商,当初我也留下就好了,我和你一道留下。”

  少商白了他一眼:“那现在就有两个目不识丁的了,长兄哪来两张书案送我们?!”

  大家本来都是满腹愁绪,也不禁一乐。

  程颂拍着胸脯,道:“还有我呢。我的书案也送你!”程少宫例行拆台:“算了吧。回家这几日次兄你根本没读书,你那书案都不知捆在哪里,怕是还没从行李车上卸下来吧!”程颂笑骂着就去锤弟弟。众人哈哈大笑,总算将愁云暂且驱散。

  程咏笑罢,道:“嫋嫋,以后你要什么就跟兄长们说,总要给你弄来的。”他暗下决心,以后哪怕拼着受母亲责罚,也要叫幼妹高高兴兴的。

  少商大喜过望,她等的就是这一句,当下忙巴住程咏的衣摆,结巴道:“我,我,我想去外面看看,什么东市西市,什么德辉坊流馨坊,我都不知道在哪里。我,我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可阿母不许我出去。”

  看着幼妹希冀的眼神,铁人都心软了,不等程咏开口,程颂已连连保证:“你放心,哪怕阿母再训斥,我也要带你去见见世面!”

  程姎在旁讪讪的,不敢开口说什么,还是少商回头道:“到时堂姊也一道去!”程姎心中欢喜,程少宫也叫好:“对对,堂姊也去,就不怕阿母责罚啦!”众人又是一齐大笑。

  青苁夫人摇头,暗叹‘年少真好’。

  人人都在笑,少商尤其笑的开心,可她心里所想却无人知道。

  ——费了半日功夫,难道她只是为求个公道或者怜悯吗?无法转化成实际效果的怜悯一毛钱用处也没有。何况,她从小到大都不肯白白的吃亏。

  这番做作,她的目标本从来都不是萧夫人。

  打动萧夫人?让她起恻隐之心?据理力争让萧夫人愧悔难当然后宠爱她?她想都没想过,不要试图叫醒装睡的人,人的心偏了再怎么努力都没用。

  她要自自在在的行事,要光明正大的出门,要知道这世人百态士农工商以及将来如何自立,她再不要被拘在小小一方天地中坐困愁城了!

  幸亏那愚蠢的老媪和婢女,不然她还不知该如何走出一步。

  程家众人苦留不住,只能阖家出门送行,一气送到郊外,还在依依不舍。少商左看右看不见葛氏,也不知是乖乖呆在车内不出来破坏气氛,还是被捆成粽子丢进去的。

  分手场面十分感人,这边厢程姎拉着舅父舅母含泪道别,互道保重;那边厢葛太公一手拍着程承的肩头,言辞殷殷——这是少商第二次经历这种和和气气的离婚场面了。

  俞采玲的父母离婚时也是一点没吵,还在镇上第一家开的酒楼里办了三桌,当着两家亲戚的面说清楚分手明细,除了黑着脸的副镇长大伯父以及神情呆滞的读书人舅舅,旁人都很自在,说说笑笑,酒楼里的招待员还以为是办喜事呢,结账时差点要说‘祝百年好合’。镇上人说起来像个笑话,小小的俞采玲也这个笑话的一部分。

  ……少商晃晃头,甩开阴魂不散的往事。只听葛太公在跟程承说道:“子容,莫要气馁,你自小就爱读书,夫子在田塾讲课,你每日割草放牛都要去听上半日,夏日炎炎,雨天淋淋,你是一日不辍。苍天不负苦心人,你以后一定能学有所成。”

  望着葛太公慈祥的面容,程承又开始酸鼻子了。

  “不要觉得自己不如人,自卑残肢,自卑年长,就此消磨了志气。”葛太公笑道,“伊尹本是奴身,辅佐商汤四代君王,孙膑受了剜骨之刑,还上能著书,下能征战,至于古来圣贤有多少是一把年纪才成事的,你读书多,老朽就不卖弄啦。”

  说的程承不好意思道:“人家那是上古圣贤……”

  “对呀,你拄杖都不必,年岁又不大,还有兄弟得力,岂不比他们更强?咱们不敢比圣贤的成就,比比他们的劲头总成吧。”

  程承终于笑了出来。葛太公轻抚他背,叹道:“老夫知道你的心意。待到你将来学有所成之时,回到咱们乡里,开上一间书舍,给学子们讲课说经。不计贫富,哪怕还在放牛割草的,只要肯读书你就教,咱们就不枉此生了。”

  这话说到程承心坎里去了,含泪而笑,大声道:“承太公之言,子容必不负所望!”声音斩钉截铁,响亮坚定。

  听见这一直唯唯诺诺的二弟终于有了气魄和志气,程始既欣慰又酸溜溜的。

  一旁的程止赶紧来咬耳朵:“长兄,你劝了次兄这么多天还没葛老丈这几句话管用呢,你看次兄的脸色……”

  “一边去!”程始没好气道,“叫你劝解他,你只会说些之乎者也的废话,读了那么多书,一点用也没有!”

  程止笑嘻嘻道:“长兄都办不到,我哪成呀。”

  少商站在后面,玩味的看这情形——非常典型的成长心理分析案例。

  艺术家程太公只顾独自美丽,疏于教养,而程母又没有那种可以母代父职的大智慧,于是三兄弟就按着各自的秉性朝不同方向放飞了。

  程始天生具有领袖气质,又早熟强势,精明能干,早早担起家庭重责,更带领一帮小兄弟立下些局面,哪怕没有天下大乱,他跑马帮,走漕运,开作坊…估计将来发展也差不了。不过遇上改朝换代,就直接实现了阶层飞跃。程止长兄相差十岁上下,理所当然的长兄如父了,不过他们更像那种哥们式的父子关系,恭敬不足亲昵有余。

  程承最惨,虽然也很敬服长兄,但性格上一个豪迈外向,一个含蓄内向,没法情投意合。又只差了两岁,感情上做不到长兄如父,反倒自小有隐隐竞争的关系,并很早就全面溃败,还不断被邻人家人比来比去,于是日益自卑。葛太公才是他心目中高大上的父亲形象,可惜葛氏太拉后腿,不然他全面倒向葛家后性格往另一个方向发展也不是没可能。

  想到这里,葛家一行的马车已渐渐行远了,咏颂少宫三兄弟奉父命骑马送人至前方关口,好叫葛家容易些通关。

  程始松了口气,赶紧领着家人爬上自家车驾,呵斥众随从扬鞭回府。程母叫胡媪将车内的炉火拨旺些,手上牢牢抓着程止拽进马车,喃喃着‘冻死我儿了吧,快到阿母这儿来暖和暖和’,却没有理睬瘦弱的程承已经冻的身子发颤了。

  程始看不过眼,粗了嗓子道:“阿母你再拨火,小心马车烧起来,到时候我可不来救火!”然后把马鞭丢给一旁的程顺,弃马不骑,一面拉着程承上了另一辆车驾,一面从腰侧摸出只小巧的兽皮酒囊,叫程承喝两口暖暖。

  四个女眷自然一辆车。

  程姎倚着车壁,犹在抽抽噎噎什么‘外大父这么年纪了,连日赶路不知安稳否’,萧夫人和桑氏不住轻声劝慰。少商最不耐烦这种磨叽性格,捱了半刻钟,终于道:“堂姊放心,你那外大父可好生厉害,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此去定然顺遂。”

  萧夫人一眼瞥过去:“又非议长辈了?没规矩。”

  “……好吧,那我说点高兴的。”

  少商无奈:“堂姊,你外大父这般赶风冒雪,临近正旦也要将二叔母带回去,你不要太过心疼。将来二叔父和二叔母倘若有覆水重收的一日,绝是今日之功!”

  “真的吗?”程姎脸上泪珠还亮晶晶的。虽然葛氏不慈,但她还是希望父母不要绝婚。

  萧夫人‘簌’的一下坐直身子,瞪着女儿道:“这话你不许乱说。”想了想,又道,“尤其不许说与你父!”女儿之智实是过于犀利了。

  少商以袖扇风,驱赶着炭火气,凉凉道:“咦,昨日阿母还说,孩儿对父母应是知无不言,不藏不私的,怎么如今又不许我跟阿父说了?”

  萧夫人怒目而视,闭口不言。

  桑氏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去拧了少商的耳朵,佯骂道:“你这个不省心的小冤家,听你阿母的吧!”

  ——除了懵懂不知的程姎,车内三人都心知肚明,倘若程始听了适才那话,知道程承和葛氏还有复合的可能,估计会被吓的明日就张罗找新娣妇了。

  可萧夫人却觉得这事不该这么仓促。程承窝囊半生,一直为兄长为母亲为家族而活,从没独立思考过自己的未来;如今是时候让他自己想想了。不论将来是分是合,亦或是遇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另娶,都应该由程承自己提出来,而非程始一手包揽。程承该长大了。

  少商知萧夫人所想,心中却不以为然:世人百态,有些人自幼有主见——比如她自己,小学没毕业就决定混太妹,奶奶哭半天也没用,大姨妈还没来就决定退出江湖从良读书,直属上司大姐头软硬交加一样没用;可有些人就是没主见,需要别人来推一把。

  程二叔又是心软之人,设想将来葛太公临终之时招至床边,一番泣涕嘱托,再看葛氏可怜模样,没准就答应复合了,那这牛皮糖岂非一辈子甩不脱了。照程始的做法,直截了当给程承找个温柔贤惠的女子,知冷知热会心疼人,岂不干手净脚?

  桑氏看这母女俩各自心事,笑眯眯的不予置评,拿出随身锦囊翻了翻,把最后一颗牛乳饴糖塞入少商嘴里,算是封口费。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萧夫人第二日处置家务时就带上了程姎,因要准备正旦祭祖敬神,萧夫人从摆放祭台贡桌,添置祭品贡果,询问庄头回报的收成和来年的打算,一直到给部曲以及孤寡家属下放年节钱物,甚至如何跟部曲女眷说话,都手把手的教给程姎。

  至于少商,继续读书,写字,背书,足不出户——即使她心里火烧火燎的想知道这世道是个什么样子。

  总算还有两件高兴的事。

  其一,少商长高了。阿苎按自己身高一比,至少高了两三寸,细腰柔肢,走动间有了几分婷婷袅袅的意思了,不再像以前那般拙拙稚气的孩童模样了。阿苎笑着拆开少商的衣袍裤裙的边角,放出多余的布料,直觉得自己这些日子鸡鸭牛羊奶蔬的没有白白喂养,同时应允少商多在庭院走动,哪怕跑跑跳跳也不劝阻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2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3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4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5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