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82章

  少商捂着手背, 对着凌不疑怒目而视。不过此时宫室内也没人注意他俩, 众人的视线都被缓步入内的常服宫妃引去了。

  “以后再跟你计较!”少商心急着看戏,只好先低声下一句狠话。

  凌不疑转过头去,不肯再看她。

  越妃走到近前, 向帝后缓缓行礼, 众皇室儿女也起身向她行礼, 只有太子可以稍微作揖。待越妃抬起头来, 少商见她容貌, 却是团团的一张娇俏飞扬的面孔, 两颊梨涡浅浅, 虽已年近不惑,但观之犹如三十上下。

  少商喃喃道:“这位越娘娘也很美貌呀, 不比皇后差呀。”这可不大妙。

  凌不疑自斟自酌,当做没听见。

  “……你今日怎么来了。”汝阳老王妃似有些不自在,语气都不复适才的高高在上, “你不是一直都不来家宴的么。”

  越妃扶着宫婢慢慢起身, 向上首席位走去,边走边道:“自是因为想念叔母啊, 我想念叔母想的睡也睡不着。一听叔母来了, 我连衣裳都没换都急急过来了。”

  这句话每个字都很亲热, 可偏偏语调比地板还平,越妃脸上更是没有半点亲近之意,反而神情冷淡——少商觉出点意思来了。

  同时,她还察觉到周围的人似乎集体陷入了失语症和面瘫症, 一个个低头不语,敛容安静,从表情到肢体语言都清楚的表示出想要低调不受关注的意愿。

  更有趣的是帝后的表情。前者神情复杂,好像既高兴又不怕麻烦的样子,后者则无奈的笑了笑,微不可查的朝后退些开去——从心理学看,这是一个希望置身事外的姿势。

  越妃抬步上阶,走到汝阳王妃跟前,眼睛朝下盯着:“叔母,您是不是该让一让。”俨然就是刚才老王妃逼退徐美人的一幕重现。

  五皇子眼睛都亮了。

  汝阳老王妃怒道:“我到底是你的长辈!”虽然作为国朝第二贵妇,越妃的食邑品秩俱在自己之上,但面子上还是下不来。

  “若要论长辈,您更是陛下的长辈,不如请陛下也让一让,您坐到陛下上边去?”越妃嘴唇轻快,说的又迅速又轻慢。

  汝阳王妃脸色涨紫,裕昌郡主见状不对,很乖觉的扶起憋气的祖母,退坐到宫婢刚刚摆好的另一张食案后面。

  越妃神色自然的坐下,朝下面看了一圈:“咦?三公主呢,怎么没来。”

  皇帝抚着胡须,正思量着如何开口,越妃自问自答的接过:“哦,我知道了,她一定又犯过错了。看来是上回没罚够,都是陛下心软,才罚了三成食邑,我当初就说合该将她的食邑和奴婢全数收回,看她无钱无权,还敢不敢趾高气扬!……不如,这回给她加上?”

  皇帝讪讪的把嘴闭上了。

  二公主于心不忍,强笑道:“母妃,三妹已经知道错了,这些日子正闭门思过呢。再说了,您要是真让她身无分文,到时她还不得向我讨要呀。”

  越妃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你还是多把心思用到吟诗歌舞上吧,不会说话就少说话。再来啰嗦,看我回头向不向女娲娘娘祝祷,让你也生一个你三妹这样的女儿。”

  二公主噎住了,深深的把头低下去。

  太子妃见对面的二皇子妃缩的像只鹌鹑,抬头笑道:“母妃教训的甚是,只是既然之前父皇已对三妹有了处罚,就不适宜再罚了。”

  “我平素也没怎么和太子妃打过交道,不过,我奉劝太子妃一句……”越妃的嘴唇就没大幅度张开过,“先管好自己一亩三分田的事,等将来你当了皇后再来指点我如何行事不迟。”

  太子妃面孔涨紫,难堪之极,二皇子妃偷看她窘状,肚里讥笑不已。太子妃满脸委屈,盈泪欲哭,越妃又道:“不过你放心,我定然尽力走的早些,不让太子妃费这个累。所以你就别哭了。”

  太子惶恐,立刻伏倒:“母妃这话折煞儿臣了。”又回头厉声道,“哭什么哭,噤声!”

  太子妃果然不敢哭了。

  汝阳老王妃摆起长辈的架子,沉声道:“你也太厉害了,看把太子和太子妃吓成什么样了。公主到底是公主,该有的气派还是要有的,别将孩儿管束的木讷……”

  “公主不但是公主,也是陛下的女儿。”越妃缓缓接口,“做父母的,生他们养他们,让他们不愁衣食,风光体面的长大。不求他们如何孝敬体贴,只盼不要行径浪荡,跋扈蛮横,丢了父母的脸面。叔母,我对儿女的这个期盼,太高了么。”

  于是汝阳老王妃也只好闭上嘴。

  少商吃惊的不要不要,缩在凌不疑侧后方瞪大眼睛偷看。

  皇帝似乎十分习惯,从头到尾没有发言的意愿,皇后更是当做没听见。

  “好了,长辈们要说事,先让几个年幼的回去歇息吧。”

  越妃指着坐在后方几位不满十岁的小皇子们,皇后忙不迭的遥遥点头,一旁服侍的傅母宫婢们连忙将五个小男孩牵走。

  这样自说自话,越妃丝毫没觉得不妥,目光顺着众人一一看去,看到少商时,道:“这就是十一郎的新妇么?怎么一副小家子气,就跟没吃饱似的。”

  听到周围传来数声嗤笑,少商大囧,结巴的回道:“妾妾妾……”目光去看凌不疑,谁知她的未婚夫却侧着脸不肯动。

  五公主心花怒放,觉得终于找了发挥平台,连忙道:“母妃好眼光,这程娘子呀……”

  “小五你怎么还是这幅样子!”越妃盯着五公主的脸,皱眉道,“你这一脸面的疮痘都长两年了,现在不但没退还愈发旺盛了,你想顶着这张脸出嫁吗,团扇可遮不住的。”

  五公主瞬间石化了,膏体还是紫红色的。

  “爱妃这话说的有理。”皇帝总算开口了,“年前还听皇后跟你说要饮食清淡,戒酒肉,别整日嬉闹寻乐,晨昏颠倒。你听没听进去!”

  五公主羞愤难当,浑身颤抖,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终于忍不住呜呼一声奔出宫室去。

  宫室内一片安静,颇有一种风声鹤唳之感。

  越妃恍若无事,还自言自语道:“都没说告退就跑了,没规矩。唉,算啦,嫁人前让她自在些吧,我就是心太软了,又爱纵容孩儿。”

  众人:……(你胡说!)

  四公主本在偷笑,抬头间看见亲娘正瞟眼睛过来,她一个激灵,立刻大声道:“儿臣去看看五妹妹,好生劝慰一番,叫她改了饮食习性才是。”获得皇帝挥手应允后,以夺命狂奔之姿迅速离开宫室。

  少商惊讶不能言语。有越妃这种亲妈,出生起就是hard模式啊。

  “你怎么这样刻薄!看把孩儿们吓成什么样子了。”不怕死的汝阳老王妃再度开口正面刚越妃,引来众小辈景仰的目光。

  越妃毫无自觉,反口道:“叔母为何只说我,刚才陛下也训斥五公主了啊。”看见老王妃张口无言,又自行继续下去,“也难怪,从小叔母就不喜欢我,老说我任意妄为……”

  大驸马看情形尴尬,出来打圆场:“爱之深,责之切。叔母也是疼爱越妃娘娘,才说话重了些。都是自家人,自家人……”

  这次轮到大公主叹气了,她虽不如丈夫圆滑,但远比丈夫了解越妃。从小到大,她始终牢记着在越妃面前少说话为妙——这是无数次奚落和讥讽换回的深刻教训。

  果然,越妃笑眯眯道:“叔母才不疼爱我呢,叔母疼爱的是陛下。”

  大驸马犹不知死活,笑道:“是么。儿臣早听闻陛下自幼明理沉稳,难怪长辈疼爱了。”

  越妃望天想了想,摇摇头:“也不全是。其实陛下年幼时,叔母也不怎么疼爱。后来陛下料理农桑得力,叔母就开始疼爱他了。陛下年少能干,渐渐挣下家财名望,叔母就越来越疼爱他了。而后陛下称帝登基,叔母就疼爱的无以复加了。大驸马,你以为如何?”

  大驸马:……

  少商怜悯:唉,又一尊石膏像。

  汝阳王妃怒不可遏,拍案道:“越姮,你这是什么意思!挑拨我与陛下骨肉亲情么!”

  越妃没去理她,对下首笑笑,十分和蔼道:“驸马呀,不是拿你们当外人,不过有些长辈的故事,你们还是不要听的好。”

  大驸马感激的都要哭了,连忙起身告退。

  二驸马拙于言辞,动作却不慢。两对夫妇同时告退,二驸马第二秒就拉起二公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去,当真行如凌波微步,迅疾且轻飘,大驸马夫妇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

  少商目送他们离去,忍笑到肚皮疼。

  “……叔母的责备我可不敢当。”越妃喝一口酒,自在道,“当年大长公主身怀六甲,虚弱难当,叔母舍不得借钱买肉买补养。冰天雪地啊,陛下只好入山行猎,盼着猎获些皮毛肉食给长姊,被霍翀兄长追回来时,已冻的浑身青紫了。”

  陈年旧事冷不防被提起来,汝阳王妃又羞又臊,偷看了几眼皇帝,见他面无表情,她只好结结巴巴道:“哪是我舍不得钱。当时你叔父几个在外面数月未回,我不得留些积蓄啊!老身如何知道陛下会进山,等知道后,老身就连忙叫人去霍家报信了!”

  她虽是尽力辩解,然而下首四位皇子已是愤愤不满的瞪视过来,皇帝面朝里向,侧头低垂,不发一言。

  “是呀,”越妃忽然伤感起来,“我家在邻县,等我们知道时,霍翀兄长已经出钱出人,养好了大长公主身孕和陛下的伤寒。唉,好人不长命啊……”

  宫室内再度静谧,过了片刻,越妃对着凌不疑道:“你舅父只有你这点血脉了,成亲生子给你舅父一家供奉点香火,免得将来他们无人祭拜,做了孤魂野鬼。”

  凌不疑拱手称喏,少商发现他的手指微微发抖。

  “正是呀!”汝阳王妃急道,“我也盼着十一郎赶紧成婚生子,可你看看程氏,年幼身小,门第不显。怎堪与十一郎为配!应该寻一各出身尊贵年岁稍长的女子才是,这样进门就能生养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去拉身旁的孙女,“我家女莹呀……”

  “徐美人,我看你脸色不好啊。”越妃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徐美人母子正听的入神,闻言愣住了,母子俩交换了个眼神迅速明白过来。做母亲的抚额呻|吟,做儿子的赶紧提出要扶亲妈回去休息,然后双双离去。

  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来,少商有些惴惴不安。

  越妃向裕昌郡主和颜悦色的笑了笑,裕昌郡主却打了个冷颤。

  越妃道:“女莹吾姪,你是个老实孩儿,自身并无过错,可惜了,你有一个欺侮人家兄长死的早的祖母。我这么说吧,十一郎就是随意在街上拉一个适龄未婚的良家女子,都比你强!有些妄念,你还是早些断了的好,趁着年纪轻,再寻一个好郎婿嫁了吧。”

  裕昌郡主呜咽一声,掩袖轻哭起来。

  “你说什么!”汝阳王妃撕扯着嗓子大喊道,“你你你…你忤逆长辈,你…”

  越妃闲闲的再饮一卮酒,毫不动容。

  “娘娘,”凌不疑忽道,“容臣对裕昌郡主说一句。”

  然后他起身道,“郡主,就是没有汝阳老王妃,我也不会娶你。当年我宁愿战死边关,也不愿回来和你成婚……”

  “子晟!”皇帝突兀的回过头来,声音罕见的尖锐,“你想娶谁就娶谁,不想娶谁,谁也不能逼迫你!哪个敢来要挟你,朕叫他们生不得死不能!”

  裕昌郡主脸色刷白,再也不堪羞惭,掩面啼哭离去。

  汝阳王妃被皇帝威势所震,不由得收敛了气势,讪讪道:“老身也就是一说,子晟的婚事自有陛下做主,旁人哪能多言…我就是想让淳于氏受到应有的礼待…”

  越妃转头向下首:“要说霍家隐事了,除了十一郎两口子,你们还想接着往下听?”

  众皇子一震,赶紧纷纷告退,正要起身时,越妃叹道,“太子,太子妃,你们走什么,子晟的事你们不该心里有数吗。”

  太子和太子妃只好一脸尴尬的继续坐着,这次二皇子夫妇一点不羡慕他们了,赶紧跟着三皇子和四皇子离去。

  少商:……又逃了四个。

  “……你干嘛要护着霍君华。她她……”汝阳王妃顾忌着凌不疑的脸色,不大敢往下说。

  “叔母啊。”

  越妃无奈的叹口气,“我跟霍君华还用得着你挑拨离间吗。我和她认识几十年就结仇几十年。她泼过我热汤,我洒过她铁钉。她这人,满口谎言,蛮横无忌,若非看在霍翀兄长面上,多少人想痛打她一顿。说起来,她还多害我一次,那年诓骗我出门险些遭了匪贼。”

  听着越妃的指责,少商悄悄去看凌不疑,却见他面色丝毫不变,依旧沉静深晦。

  “正是正是!”汝阳王妃兴奋的连连点头,“既然如此……”

  “如此什么如此。”越妃轻蔑道,“就算霍君华人品不堪,淳于氏也是个贱货!叔母,您还是悠着点,别为了护着她,把自己给颠出去了。”

  “你怎能这样说一位公侯夫人?”汝阳王妃不满道。

  “真是情意动天哪。”越妃不咸不淡的拨拨手指,“行,您就一条道走到黑吧。不过,您少来宫里指指点点,您还没这个分量,不然我还得来‘思念思念’叔母您。”

  她盯着汝阳王妃,一字一句道,“……下回,我可不会遣开众位皇子公主了。”

  老王妃愤愤不平,却不敢回嘴,心里想着下回避开你不就行了么。

  少商一直在注意皇后。只见她沉默的坐在阴影处,安静透明,仿若与这一切都无关。

  她知道皇后今夜原本很高兴的,丈夫儿女在旁,诸事圆满;还让宫婢为自己着意打扮,浅绯色的襦裙遍地织金,映衬着体态窈窕,浓密的长发松松绾起,婉转流连。

  可惜,全被汝阳老王妃毁了。

  一旦谈起那漫长遥远的往事,皇后就是个局外人,丝毫插不进去。

  ……

  这场精彩家宴的最后,由已然呆滞的太子妃送汝阳王妃离去,凌不疑则与太子在殿门外低声说话,少商终于获允可以下班了,离去前她还频频回头,好奇着今晚皇帝会睡在哪里。

  穿过郁郁森森的皇家庭院,夏夜的草木散发着浓郁清犀的气息,少商脚步轻快的向宫门走去,看见那辆熟悉的漆黑玄铁打造的马车停在老地方,不过由于天气炎热四壁已然卸下了,换上了透气清爽的薄纱帘,梁邱氏兄弟领着侍卫安静的等在一旁。

  梁邱飞少年见只有少商一人,便问少主公何在。

  少商本来想说等一会儿就来了,想了想,觉得今夜凌不疑的样子不大妙,最好还是先别见面了,于是就道:“凌大人在与太子说话,不知要说到什么时候。我看他今夜也累了,不如我坐马车自行回程家,然后留骏马与他,让他自行回府,也好早些歇息。”

  梁邱起不可置否,双臂用力,抬来宫门一旁的小石墩给少商垫脚上车。少商长叹:“我说,你们就不能在车上备一把踏凳吗。防不住有时候凌大人不在呀,你们又不肯托我上去。下回要是没有石墩,难道我自己爬上去啊。”

  梁邱起一板一眼道:“届时,卑职会屈背以供少女君踩踏上车。”

  少商无语:“……那我还是自己爬吧。”

  踏在石墩上,她回身又道,“还有,我还不是你家少女君。”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当已婚妇女呢,少女时代要不要这么短暂啊!

  坐在车里,听着轮毂转动的轻响,她舒展的靠着车桩,微阖双目,在心里慢慢整理今夜听到的看到的信息——霍家,凌家,皇帝家,去世的人,活着的人,可能有帮助的人,会带来麻烦的人……可以回家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她需要好好休息。

  正浅寐时,少商忽闻马蹄疾驰,不等她惊醒,薄纱帘和车门被倏然掀开,霎时间彷如一股海水漫入车厢,清冷的海边雾气顺着闯入的夏风弥漫在她周围,缠绕的无边无际。

  凌不疑端坐在她对面,面色冷淡。

  银冠已除,原先挺直的袍服也褪下了,换上一身裾边滚银绣边的素色襜褕,宽阔的苎麻布料覆在他修长健美的骨骼筋肉之上,领口松松敞开,露出他白皙光洁的胸膛,顺着他清瘦的脖颈,少商隐约看见一条纤细的青筋。

  少商没谈过恋爱,也不懂怎么圆熟的应付男人,但她直觉的知道此时并不适合开玩笑,只能这么沉默着提心吊胆。

  “……你当我是你的什么人。”凌不疑的声音好像从天际的另一边传来。

  少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当他是什么重要吗,她并没有决定权呀——忽然肩头一重,她发现凌不疑大大的手掌提着她的肩颈将她压到他面前。

  凌不疑缓缓逼近她的面庞,带着陌生而危险的气息:“十五岁时,我去见过昆仑云海,漂浮在天际与山巅中间,至真至纯,沁透人心,就像你在滑县看我的眼神。我也喜欢你对我说话时的样子,总能叫我快活。是你先招惹我的,后面的事情就由不得你了。”

  少商睁着大眼睛,不知所措。

  “我不是你的兄弟,可以让你呼呼喝喝,我也不是你的奴仆,让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是你未来的郎婿,你要敬我,爱我,相信我,你的眼睛应该放在我身上。”

  凌不疑的声音温柔而低沉,少商却觉得优点害怕,两人靠的这样近,她闻到他身上冷水清冽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酒香。

  “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再想想以后该怎样待我。”凌不疑语气平缓。

  少商忙不迭的点头。

  凌不疑看着女孩由于急促呼吸而起伏的柔嫩胸口,脖颈上微微凸起的幼细血管,连跳动都那么孱弱。他想温柔的亲吻那根小小的血管,又想狠狠的咬出血来。

  他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做。缓慢的顺下气息,低头摘下腰间的玉佩去敲击车桩。

  马车停下了。

  少商被凌不疑那双强大的手掌拎了下去,他让她自己走回去,然后毫不犹豫的驱车离开。

  少商呆呆的站在自家巷口,愣了足有五分钟,才开始挪动脚步,然后在心里反思——所以,自己真的太过分了吗。

  顺着程家巷子走了三五分钟,老管事程顺早就敞着大门在那里等待,看见自己女公子走过来,立刻笑着迎上去,嘴里絮絮叨叨着:“女公子今夜怎么回的这么晚,都快宵禁了……哎哟,您身上怎么有酒味,是凌大人让您饮酒了吗。哦不对,应该是宫里设宴了。咦,凌大人呢,他今夜怎么没来?是送您到巷口的吗?”

  少商不甚其扰,对着老管事瞪眼道:“您少废话啦!我来问你,这些天凌大人天天接我送我,你怎么不提醒我这样不妥!他累着了怎么办?!”

  程顺愣了一下,然后失笑道:“……是大人吩咐的。女公子和凌大人之间的事谁也别插手,只要不打起来,就由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是阿父说的?!”少商瞪大了眼睛,双手叉腰,“阿父也太随意了!他这一家之主当的可真容易!”

  老程顺笑道:“您别怪大人。当年大人和女君但凡有个争执的,只要别人不插手,保管次日就好啦。可一旦有人插手……”他笑笑,没说下去。

  少商不听也知道,当年程母肯定没少夹在中间煽风点火。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垮下双肩拖着脚步慢慢走进大门,正要一脚迈进去,忽又急急的回转身子,从地上捡起一枚小石子,用尽全身力气朝凌不疑离去的巷口方向扔去。

  ——她还跟他算账呢,他倒先生气了!神经病了不起啊!

  作者有话要说:

  1、家中长辈去世了,也算是高寿了,去的也很平静。接下来有一堆繁琐的仪式和后续,所以暂时停更,下次更新在下周一,就是25日。十分抱歉,特此声明。

  2、小天使们在评论区里说到了宫斗和满清,这里我要说一句,其实两汉的宫廷基本没有宫斗,哪怕有宫斗,所有选手基本都是直线打击型。

  两汉后妃全部加起来,真正意义上有技术含量宫斗的头把交椅得算邓绥女士,这位是伪白莲的鼻祖人物。野猪妈弄栗姬那一出还不能确定真相,如果是真的话,两位可以争夺一下魁首位置。

  其余后宫妃嫔都是‘谁得宠谁有理’,比如飞燕姊妹,后期都做的这么明显了,民间都唱‘飞燕来啄皇孙’了,只要皇帝的宠爱还在,她俩就活的好好的。

  比如章帝皇后窦女士,她斗倒宋家姊妹梁家姊妹的套路单一到令人发指,就是诬陷诬陷再诬陷谗言谗言再谗言,就是仗着皇帝喜欢她不停的吹枕头风,吹到她说什么皇帝就信什么,鉴于梁家到底是和帝生母家,窦女士好歹多用了点心思,弄了封匿名书信neng死了梁家大佬——也算是很有诚意了。

  这种简单粗暴的宫斗方式一直延续到东汉末年,灵帝的何皇后(她哥就是曹老板的前老板大将军何进),因为嫉妒王美人生子,二话不说上来就下|毒啊,真是好清纯好不做作哦。

  然后皇帝很快就知道了,然后很快就要治皇后罪——我说你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皇帝居然连怀疑猜测犹豫的过程都没有。

  假设今天是嬛嬛嫉妒宫妃想谋害,那简直是花样百出不一而足啊。

  技术流方向的,可以请药理学家的太医配点慢性|毒|药,不动声色hao(第一声)死王美人。

  情节流方向的,先跟王美人义结金兰,天天嘘寒问暖亲密的就跟要搞拉拉似的,然后提前准备好一二三四个顶锅的倒霉鬼,有理有据有动机。一朝动手,花熟蒂落,毫无破绽,哄的王美人临死前还要边吐血边掏心掏肺‘好姐姐,我可怜的孩儿就托付给你啦’……

  可见,一千多年下来,女性智慧经历了差不多从爬行动物到直立型的伟大进化,简直节节高升啊,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性水平却不断退化,从两汉时代俾睨四邻到清末割地求饶一心只关注女人的脚丫子裹成了直粽还是三角粽,真是可喜可贺。

  ——以上纯属玩笑,莫要见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2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3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