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13章

  其后两日, 少商照旧在长秋宫中打发时日。每每皇后问及前方战事, 皇老伯都一副气定神闲智珠在握的样子。谁知在大军开拔的第七日,前方传回一封奏报,直把皇帝气的半死, 据说在尚书台痛骂了小半个时辰, 长秋宫与越妃处都不去了。

  少商奉命去送粥糜点心时都有些战战兢兢的, 在宫巷转角处拉住了袁慎问怎么回事。

  袁慎皱眉道:“铜牛县县令投敌了。”

  地理方面少商是一脑子浆糊, 只能问:“那是用兵要地吗?”

  “虽离寿春不远, 倒也不是什么军事重镇。”袁慎道, “不过那位颜忠县令出身寒门, 是陛下亲自提拔的。”

  少商秒懂,皇老伯这是被打脸了。

  “这姓颜的是有病吧!这回征伐寿春, 哪怕不长眼睛的都知道朝廷是必胜的,不过差别在大军能不能正旦前赶回来而已。”少商道,“这个时候投敌, 脑子定然不好使。”

  袁慎双手拢在袖中, 望天道:“大约颜县令也有些怨怼吧。听说数年前陛下曾让他领过一郡太守,可他整肃法纪时过于操切了, 前头陛下还在用兵, 后头的世族就快被逼反了。陛下一者为了安抚, 二者为了保全,只能将他贬到铜牛县去了。”

  少商扁扁嘴,不以为然道:“现在大军浩浩荡荡的朝寿春去了,姓颜的用这种法子来发泄怨气, 跟寻死也没什么差别了。”

  “未必。颜忠此人还是有些才干的,不然当初陛下也不会提拔他了。”袁慎笑道,“铜牛县有一处富铜矿,并设有一处极大的炼铜场。为了筹备寿春之战,朝廷今年一整年都没向铜牛县征铜了,打算到时就地调取。我粗粗算了下,县内少说也累积了两千斤精铜。”

  少商没反应过来:“你是说颜县令贪图这些精铜?他干嘛要精铜啊,要贪就贪黄金啊……”

  “蠢材!捧着一对黄金才是引人注目呢!那些精铜是已经调制好的成品,只消铜水一倒,立时就是无数钱币!”袁慎没好气道,“奏报上说,颜忠数日前押着那两千斤精铜及妻儿已逃之夭夭了,临走前还假作投降,顺手就将那座易守难攻的铜牛县送给了彭真,他自己却不知去向了。哼哼,彭逆也叫他摆了一道。”

  “那他去哪儿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少商还没说完就被袁慎打断了。

  “如今蜀地还不是王土,听说那颜忠正是往蜀地去了。便是陛下要征蜀,至少也还要数年筹备,到那时,颜忠早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只见袁慎神色凝重:“他是寒族出身,也不怕牵连什么人。若是他此去投了蜀僭王还好,待陛下的大军攻破蜀地之日便是他授首之时。可他若是更名换姓,到乡野去做一名富家翁,那真是人海茫茫,难以寻觅了。”

  少商惊诧之余,居然生出几分诡异的感动:“好一招狡兔三窟,曲折反复啊!没想到这年头做叛贼都这么讲究。”感动完,她又朝袁慎道,“既然那铜牛县没多要紧,你们多劝劝陛下,别那么生气了,伤身体的。”

  袁慎先是不语,过了会儿,才低声道:“陛下不是为了这个生气。”

  少商一愣,立刻反应过来。皇老伯不是因为一座城池的得失而生气,也不是因为被打脸而生气,而是以后他再拔擢寒门士子就容易受世族重臣的反对了!她小小的叹息一声,觉得皇老伯挺不容易的,又道,“你怎么不说,颜忠是颜忠,还有许许多多精忠国事的寒门子弟呢,怎能以偏概全呢?”

  袁慎盯着女孩的神色,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你倒是明白的快。不过,我如何劝陛下,我又是何出身?”

  少商眨眨眼睛:“圣贤书里不是说要为国举贤,不计较亲疏恩仇的么?”

  “哪里哪里,我哪有少商君读的书多啊。”袁慎怼回去,“不过,敢问‘为国举贤,不计较亲疏恩仇’是出自那本圣贤书啊?小可才疏学浅,请少商君不吝赐教。”

  少商不高兴了,她最恨人家考她文科题目:“你这人就是这点讨厌,知道我读书不熟还非要追根究底。”凌不疑就从来不在这种事上卖弄!

  袁慎似乎也想到了,沉默不语。

  少商见这个话题被略过了,神色渐霁,笑道:“善见公子,上回听你终于物色到了五位门当户对品貌皆优的女公子,如今怎么样了?”

  袁慎黑着脸:“多谢少商君关怀,已然五进三了!”

  他宽广的袍袖一甩,风流云散般转身离去,走到一半,他回头低声道,“其实,知道你已经读到《吕氏春秋》了,吾心甚嘉。不过,我恐怕是做不了祁黄羊的。”

  然后不等女孩反应过来,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转角处了。

  少商也没往心里去,反正她和袁慎相识这么久,两人鲜有分别时不是不欢而散的。她现在比较关心太子殿下,毕竟她现在也算半只脚在太子这条船上了。

  自曲泠君离去后,太子很是消沉了一阵,当然,对外宣称还是‘养伤’。凌不疑的劝解十分简单粗暴,直接请皇帝多丢些工作给太子。人一忙,就没功夫伤春悲秋了。在凌不疑看来,那些春花秋月无病呻|吟大多是闲出来的。

  很巧的是,崔祐也这么认为。为了制住军中那些欢蹦乱跳的勋贵子弟,他只能不断的给他们派任务找事情。为此,崔祐不惜翻山越岭四处打探,千辛万苦的找出几座小规模的匪寨给少年们练手。

  起初,那些雄心万丈的公子哥们连绊马索和陷马沟都识不出,头几仗甚至有几个被活捉了去,还得崔祐先垫付赎金。更有随斥候去探路时遇上楚楚可怜的妇人求救,蠢血发作之下差点被一网打尽。不过最有趣的还要数那几个大咧咧去匪寨势力范围的酒肆里打探消息的公子哥,去时意态潇洒,风流不羁,一把迷药下去,被赤条条的捆成爱死爱慕式样吊在林中。

  不过崔祐很厚道,解救这几位时特意遣散众人,只派了几个口严的心腹去。受害者们回来后对崔老湿自是满腔感激。几次下来,那些勋贵子弟不是萎了就是谨慎了,总之都老实了,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挂彩程度已可以打包送回都城了。崔祐对这些匪徒的表现十分满意,于是大手一挥,统统招安。

  于是乎,击破寿春的捷报还没传来,地方上为崔祐请功的奏章倒堆了一案,皇帝颇有些哭笑不得。

  正当少商担忧崔大叔这样拖拖拉拉的行军会不会延误军情时,太子就兴冲冲的来长秋宫报好消息了——

  “要说崔侯的确腹有智计,原来他故意将军中勋贵子弟不服管教的消息传扬出去,又大张旗鼓的去剿匪,叫彭逆党羽以为大军不但远在天边,还情势堪忧。谁知崔侯已暗中让子晟率轻骑抄小径日夜奔袭去了!前几日,子晟已攻下首城,更斩杀了彭逆的一个先锋大将!”

  “这不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么。”皇后笑道,“人人都以为寡众悬殊之下,崔侯的大军会大举压境,谁知崔侯偏要出奇兵。”

  少商却担忧道:“那些大人托付了自家子侄给崔侯,若是子晟将功劳都抢完了,岂不惹人埋怨。”

  太子笑道:“你放心,崔侯精明着呢。有的是追击残兵收拾残局这样的活计给那些儿郎们去做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少商点头道,“盼着旁人也多立些功劳,莫叫子晟太显眼了。”

  太子暗想父皇此次就是希望凌不疑多出风头多显摆,又怎能如你所想,不过他性情温厚,便顺着女孩的话道:“你放心,那些勋贵子弟也并非都是纨绔。如今战事虽未完结,但已有数位少年英雄崭露头角,将来必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他又转头对皇后道,“母后,这几日楼太仆甚是高兴,你猜如何,原来他的侄儿楼犇楼子唯近日立了一份大大的功劳。”

  “楼犇?他也随军前去寿春了么,我怎么没听说。”皇后道。

  “他哪会随军,他可是四海云游的逍遥客,一身的洒脱自在!”太子笑道,“母后还记得那座铜牛县么?因县内有炼铜场,是以历任县令将城池浇筑的高厚坚实,若真要硬攻,死伤怕是不小。谁知楼子唯能言善辩,深谙纵横之道,竟说服了守城的彭逆将军弃暗投明。如此,不费一兵一卒,那座铜牛县亦失而复得了!”

  少商心中一转,楼犇?那不就是楼垚的同胞兄长么,凭这功劳,估计楼垚这下子能找个近一点的好地方去做父母官了,何昭君也不会反对了。

  随着前方捷报频传,寿春之战虽未完结,但大胜之局已成。

  少商放下一颗心,加上皇后怜惜她与凌不疑分别,连学业上的要求都一松再松,少商便毫无负担的过起了放羊生活,大约是老天看她太过无所事事,天外飞来一事。

  这日,皇帝照例来找皇后用晚膳,酒罢饭饱,他状似无意道:“少商啊,听说你父亲与万松柏是结义兄弟?”

  少商一边给皇后添了碗热腾腾的茈姜骨汤,一边恭敬道:“回禀陛下,正是如此。不但家父与万伯父情同手足,两家亦是通家之好。”

  皇帝看着那碗汤,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此时已入冬,自然生长的新鲜茈姜早没了,有的也只是老姜之类,这些嫩生生的茈姜是女孩用炭火烘着暖房好容易栽出来的。

  皇后气虚体弱,脾胃不振,冬日用茈姜再好不过了。不过因为栽成不多,女孩一贯只紧着皇后一人用,旁人只能看着。

  他脸上毫无波动:“今日御史黄闻来奏,弹劾万松柏有荡乱法纪之事。”

  少商手一抖,惊道:“这这这…这可怎么办啊…?”

  皇帝心中一乐:“你倒不是先喊冤?”皇亲贵胄出事的多了,通常他们都是先喊冤,来个矢口否认,抵赖不过了再是诸多借口。

  少商连忙将汤碗奉给皇后,自己挪到皇帝跟前,紧张道:“家母常说万伯父一身都是毛病,好酒贪杯,暴躁易怒,总有一天叫人弹劾了!没想到…这么快…”

  因为女孩反应清新脱俗与众不同,皇帝一时也没了言语。

  少商有心求情,但她两辈子都是硬刚过来的,求情这种事不熟练啊。

  “陛下……”她一脸惶惑的哀求道,“妾的那位万伯父,可怜呐。”

  皇帝白了她一眼,暗想哪有这么求情的,“可怜什么,非法乱纪者,自然罪当不赦!”

  “不不不,妾不是说万伯父违法乱纪不当罚,而是……”少商惶恐道,“唉,妾听说前几年有位姓欧阳的太守舞弊贪污,据说足贪了千余万钱。明明是罪证确凿,可因他出身名门,又著书立说,弟子遍天下,竟有十几位大人为他求情,还有人想替他死——可是万伯父呢,自家人丁单薄不说,姻亲故旧也是寥寥,如今只是一道弹劾,陛下就立刻要法办他,连个替他求情的同僚都没有……”

  皇后低头掩饰笑意,心想女孩这等劝法倒聪明。

  “胡说!”皇帝斥责道,“今日还是有人替万松柏说话的。”

  虽然开口的才两个,不痛不痒的说了两句‘应当明查’。不过,被女孩说中了,他要收拾世族重臣时,那是牵一发动全身,游说求情之人络绎不绝,连躲在道观的汝阳老王爷都能被请出来。如此说来,于万松柏这样的反倒应该宽容些……

  这是翟媪捧着一口暖笼进来,少商连忙将暖笼中的一个小小陶盅端出来,恭敬的奉给皇帝:“陛下请用。这些芸豆是当季采下来晒干的,泡发十分费时,是以这会儿才炖好。”

  皇帝举匙一舀,竟是茈姜芸豆汤,心中颇是舒坦。心想这程少商倒也不是全然稀里糊涂,知道自己平日爱用酒肉,便奉上这样清淡去腻的炖盅。芸豆入口即化,茈姜鲜美爽脆,皇帝很是受用,于是便看少商又顺眼了几分。

  皇后实在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皇帝不紧不慢的饮汤,悠悠道:“黄闻在奏章说,万松柏圈占民田,又强掳数名妙龄少女为姬妾…你怎么了…”女孩已眼瞪如铜铃了。

  “陛下,这个不对啊!”少商道,“万伯父八成是冤枉的!”

  皇后疑惑:“你怎么知道?”

  少商忙道:“陛下,娘娘,您二位若是见过万伯父的那群姬妾就明白了!我那位万伯父吧,那什么…口味数十年如一日…他他,他只喜爱……”

  她难以措辞,本想用手比划,念及不妥强行忍下,“万伯父他只喜爱风姿绰约的丰腴妇人。他的那些姬妾,收进府中时没一个少于二十岁的,若是嫁过人生过子的更好……”说穿了,就是老万同志对于繁衍土壤的生物本能追求,萧夫人吐槽过无数次了。

  女孩说的含糊,不过帝后二人明白了。

  “说万伯父强掳民妇人|妻还靠谱些,妙龄少女……”少商无可奈何,“万伯父他…照家父的话来说,哪怕醉的不省人事了,都绝不会摸错…”

  她无意中听到的程老爹原话是,什么细腰,什么纤纤风姿,老万从来不屑一顾。他就喜欢丰乳肥臀,一把摸下去,但凡能摸到骨头的他都不要!

  皇帝有些犹豫:“…黄闻素来谨慎,所参之人十有八|九都是确有其罪的…”

  “既然十有八|九,那还有一二呢?说不定就是弄错了。”少商急急道,看见皇后不赞成的眼神,连忙伏倒在地,“妾失礼犯上了,请陛下恕罪。”

  皇帝没放在心上,抚须道:“这样吧,宣万松柏来都城,让纪遵问问他,若是没事,回去继续当他的郡太守。”

  看见女孩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想到养子,皇帝轻叹一声,道:“罢了,廷尉府的人一出,平白扯出些流言蜚语。还是朕着人宣万松柏来都城述职,反正他上任也有半年了,到时顺便把事情说说清楚。”

  “陛下英明!”少商欢欢喜喜的磕头谢恩。

  “我也替少商谢过陛下了。”皇后恭敬的抬臂行礼,目中带笑。

  皇帝横了妻子一眼,努力板脸。

  本来这夜少商要宿在长秋宫里的,出了这么一档事,她只好向皇后领了令牌连夜出宫了。到家时,众人已歇下,少商赶紧让青苁夫人叫醒萧夫人,匆匆将此事告知。

  萧夫人听完,先是神色一凛,然后追问皇帝与女儿的问答细节,继而松开眉头:“还好,陛下应也没想立刻惩办你万伯父,不然就不会故意在你面前说那些了。”

  少商想了想:“阿母说的有理。”

  “不过也不能轻忽。”萧夫人拉了拉披在肩上的中衣,“黄御史这人我略有所闻,并非信口开河之人,亦不是贪功邀名之辈。他既然敢弹劾,必是有些把握的。”

  “难道万伯父真的强掳民女啦?!”少商此刻才体会到二皇妃在曲泠君杀夫案上的为难,“阿母,我是不是给家里惹祸了?若是万伯父真的犯下大罪,我却替他求情……”

  萧夫人沉声道:“惹什么祸,你这回一点也没做错!我们与万家是过命的交情,你万伯父做没做过是一回事,我们要不要施以援手是另一回事。倘若你万伯父真是犯了糊涂,我们也算尽了情分!”

  想到女儿在帝后跟前也能毫不犹豫的替万松柏开脱,颇有丈夫的热忱忠厚的气度,也不枉万萋萋一天到晚说女儿是可托付性命家小之人了。

  难得被萧夫人夸奖,少商有些不大适应。

  次日一早,皇帝的宣旨信使一行人快马飞驰而去;又过了两日,程颂与万萋萋向萧夫人提出要去路上接万松柏。

  程颂道:“阿母,萋萋在家里一刻也呆不住了,要去找万伯父问个究竟。老夫人已经答应她了,我…我要陪她一起去,不然不放心…”

  少商挤眉弄眼,还调笑的哇喔一声。

  万萋萋脸上飞红,又得意又不好意思:“萧叔母,都是我任性,您劝劝阿颂,我会武艺懂骑射,带着家将府兵上路,不会有事的。”

  萧夫人道:“你跟我客气什么,我们两家是什么交情,难道我能看着你一人上路?”想了想,“也罢,就让子孚送你去。不过,你与汝父路上不会错过吧。”

  “不会的。此去徐郡只有一条官道,再说我昨日已经派家丁飞马去报信了,阿父不会胡乱抄小路的。”

  “那就好。”萧夫人点点头,看向眼前一对欢喜的小儿女,迟疑道,“不过……你二人虽已定亲,但数日同食同宿,终究还要顾及礼数的……”

  程颂脸红低头,万萋萋却眼睛一亮:“叔母,不如让少商和我们一道去?”

  少商一愣,随即十分意动。上回随猪蹄叔父出门,虽遇上了一场人间惨事,但其余时光还是愉悦畅快,受益良多的。

  “少商少商。”万萋萋拉着挚友的手,满脸兴奋殷切,“你和我们一道去吧!如今是越往南边越暖和,你就当是游山玩水好了……”

  程少宫在旁吐槽:“现在这时候,山覆雪,水结冰,游玩什么山水啊。”

  “你闭嘴,敢拆我的台,当心我把你当年换齿时哭哭啼啼的样子说出去!”万萋萋威胁完,又对少商道,“你家那位凌大人成日跟吃人老虎似的,看你看的那么紧,以后你嫁人了,更不能随意出门了!”

  “萋萋。”程颂含笑轻斥,“别胡说八道,当心嫋嫋告诉凌子晟,回头有你好看的。”

  “不要紧的。”少商摆摆手,一脸淡定,“萋萋阿姊又没说错。真比起来,廷尉府的狱卒全加起来都没他有排面。那么,阿母……?”她询问的去看萧夫人。

  萧夫人略一思忖,拍板道:“也行。既然少商去了,少宫,你也去。”

  程少宫傻眼,哀嚎道:“阿母,我不爱出门!我想待在家中!”

  “少废话,若不是你长兄近日受了风寒,卧床养病,你以为轮得到你!”萧夫人道。

  “三兄,去吧去吧。路上吸取一下天地灵气,说不出你的卜乩更准了呢。”少商笑嘻嘻的去扯胞兄袖子。

  程少宫没好气道:“这里是天子脚下,天下还有哪一处灵气有这里旺?”话虽这么说,在萧夫人强力镇压下,他还是乖乖答应了。

  四人临行前,萧夫人开始例行吩咐。

  两个儿子不用多说了,多年的训诫也不是白饶的,只是两个女孩有些棘手,一个好事热血爱凑热闹,一个桀骜凌厉不肯受气,两人凑到一起能把天捅穿了。。

  萧夫人郑重的对万萋萋道:“一路上老实赶路,不许路见不平,不许节外生枝,更不许看见沿途城乡热闹而贪玩。”

  万萋萋满口答应。程颂在旁起哄:“你答应的倒爽快,我怕你一件也做不到!”

  萧夫人道:“无妨。萋萋,你听好了。你若不肯好好走官道,我就责打子孚,你若是负伤生病,我还是责打子孚,你若是惹了事闯了祸,我依旧责打子孚……你记住了?”

  程颂:……

  万萋萋:……

  萧夫人转向自家女儿,少商笑的没心没肺:“难道阿母也要责打凌大人?”

  萧夫人道:“自然不会。不过你若没有老实行路,或是惹是生非,我会统统告诉子晟,由他来收拾你。你若敢乱来,我倒要看看你下半辈子还能不能再出门。”

  少商:……

  作者有话要说:  过渡章节。

  不要套入历史,因为文中的时间是全乱的。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咕噜大胖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絮听了了 、36638506、为为妈妈、辛夷花开柳稍黄、幻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e、遥遥锦鲤送尺素 2个;冰、bobo、丽格海棠、春泥、碧波琉璃、宁静致远、绕指柔、立夏、侧帽饮水、吴家大仙、妞妞牛、芙蓉毛球、鱼粉、36638506、四月大人、尺素流光、王小二、瑶瑶、燕子、如也、晴空之蓝、倪建春、_无心睡眠、081迷妹、m m、潜潜、shirely、文武、流星暴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瓶;st、米粒 50瓶;月半小夜曲 45瓶;小?鱼 42瓶;雪霰、瓶;123相声 37瓶;大官人 35瓶;为赋新词强说愁、小宇妈妈、燕麦、果果、爱心如爱我、kk、兮兮洛、扎克斯、0刹那之殤0、33323973、米饭米饭呼叫米饭 30瓶;l!lu 瓶;碧小茶、安睡的猫猫、野原新支文、36081755、倪建春、石头、木易、诺维亚、云隐之方、如果、lla、双面爱东漓、猪猪 20瓶;笛飞声 17瓶;suelin、青葱已不复 15瓶;惠子小姐 12瓶;俣梦、我爱次肉、轻风语、33937763、青泫殛、jessica、就要答辩了、千山远行、、holly、梓洵、糖丁、pink白、光阴断层、莫孤鸿、iamsummerlan、南乔、云霄鹤、金小懒、25477780、柠檬又重名、肥猫、薇薇加菲猫、leeloo、大音、废柴君早安、柚子茶、yr、sophia?、“为什麽小姐 ,, 10瓶;31026151、二得没烦恼、daniel&joy c、咖啡、白加黑 8瓶;24220887、肉桂圆吃搅搅糖、nancy、必须的天空、北方以北、猫大鱼、22087887、莎灬沙、任雲、血气如草、施施礼、潜潜、想入非非、书香童年、梧桐、、悠然半夏、24121924、周棋洛的大宝贝 5瓶;唧唧复唧唧77号 4瓶;anthea 3瓶;fishroro、阿糖、、heartmoon 2瓶;狗狗的妈妈6290、微凉、mycissy、伐木仃子、想钱、红粉佳人、zwylp、多多、maris、酒窝、小睿睿老大、郝二玲、鱼找水、mashang、你家豚豚、读者之中、4948、咸鱼晓379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3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4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5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