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55章

  其实太子也把亲爹想的太腹黑了, 上月他得悉张要意图出告霍不疑时, 原打算悄没声息的将事情压下算了,并且原本他也没打算让养子提前回朝,毕竟不差那么一年半载的, 何必惹人非议。

  直到某日一觉睡醒, 皇帝忽听说程少商已和袁慎订婚了, 拍腿懊恼之际, 立刻想到可以用张要召回养子;后来因宣太后主动提出想见霍不疑, 生性节俭的皇帝就将张要省巴省巴下来, 留待后用。

  “朕是真的被袁程两家的婚事打了个措手不及啊。”皇帝叹道。

  太子重重应声:“谁说不是!这两家人对婚事太轻率了!”——仿佛当初听说程氏终于有新郎婿时高兴的不是他一样。

  少商耷头耷脑的回到永安宫, 将这事说与宣太后听,宣太后鼓励她好好作证, 还贴心的问她要不要告假数日,好静下心来回忆往事。

  少商一阵无语,扭头去找了袁慎, 两人默默的对坐半晌后, 袁慎道:“事已至此,你不出面是说不过去的, 不过要看怎么出面。”

  少商眼睛一亮, 捧着他宽大的袍袖激动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到时临堂的人可不能太多, 也不能太嘴碎!”——作证怕什么,就怕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到时袁慎脸上不好看, 自己也免不了一个旧情难忘的名声。

  袁慎看女孩拉着自己的袖子轻轻跳动,笑颜清丽。他笑瞪她一眼:“上辈子我一定是你肚里的虫子!”

  “哪能啊!”少商哄人的本事愈发精进,“你我上辈子是同一人肚里的两条虫,是以什么都能想到一处去。”

  袁慎心悦神怡,朗声大笑。

  之后,少商告假回家准备证词,力求实事求是又不会引人遐思,袁慎则去廷尉府拜见了纪遵老头,舌灿莲花了小半个时辰,待三日后少商走入廷尉府后堂时,只觉得未婚夫办事真是靠谱极了!——尽管太子很是失落。

  纪遵将后堂四周全部清空,堂内只留书吏两人及数名心腹,原告方是四名缩头缩脑的村妇,张要大马金刀的坐在他们前头,以示撑腰;被告方只霍不疑一人;堂上三人坐成山字形,从左至右分别是虎贲中郎将陈驰,太子,廷尉纪遵。

  少商慢手慢脚的进去时,原告方已经哭完一顿了,其中一名妇人犹自哀嚎:“……眼睁睁看着父兄夫婿尽皆惨死,若非我们侥幸躲在柴薪堆下,如何能逃过一劫!纪大人,请为我们做主啊,将这人面兽心之徒杀头示众啊!”余下三名村妇跟着一齐大哭。

  陈驰摇摇头,纪遵用力一拍案几,勒令村妇们噤声。

  张要得意洋洋:“别的也不说了,叫李思出来,好好说道说道!究竟为何要丧心病狂,残杀无辜村民!”

  太子沉声道:“因淮安王太后病重,子晟来的匆忙,许多军务尚未交接完毕,李思等人尚在西北善后。”

  张要道:“那么问霍侯也是一样的!卑职托大问一句,呃……”他见府役带了一名美貌少女进来,不由得暂停发问。

  太子本就对今日的审案环境不满,冷言讥讽道:“程氏你总算来了,孤还当你要等明正典刑之后才来呢!”

  少商当做没听见;她不是故意迟到的,只不过袁慎在路上一直跟她东拉西扯才晚了。

  霍不疑一直安静的坐着,玉面淡然,对于种种控诉岿然不动,仿佛在旁观别人的事,此时才惊道:“少……你怎么来了?”

  少商一派正色:“听闻君侯受人诬告,妾特来为证,以告君侯清白。”

  霍不疑满脸疑惑,倏的去看太子,太子若无其事的转开脸。

  纪遵懒得理他们三人的眉眼官司,让少商就坐后,一板一眼的发话:“张要你稍安勿躁,虽则这些村妇言之凿凿,然而三日前程娘子告知本官,鼓山惨案发生之时霍侯正与她在涂高山游玩,你待如何说?”

  张要一惊,狐疑的盯着女孩:“你不是霍家妇么……”

  话还没说完,少商拦腰截断:“张将军守陵守糊涂了吧,荒山野岭数年如一日,都城里却是变化万千——如今我已与胶东袁氏定亲了!”

  张要一脸不屑:“哼,片面之词,谁知道霍不疑有没有去涂高山,谁知道你们还是不是藕断……”他话没说完,但堂内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了。

  太子忽然觉得这个张要不那么可恶了。

  少商涨红了脸,恼怒道:“霍家温泉别院里的有那么多婢女和宦官,难道他们都是瞎子,纪大人去问问就成了啊!虽说婢女是霍家奴婢,可那几个管事宦官是从宫里出去的,是陛下派给霍侯打理别院的啊!况且我三兄程少宫也在啊!”

  张要哼了一声。

  纪遵问:“霍侯何时回磐罄大营的?”

  “霍大人与我……共三日,十月二十九日清晨启程;先是顺道将我们兄妹送回都城,随后他自行回营了。”少商无端在中间含糊了一下。

  纪遵点点头:“磐罄大营离鼓山有两日路程,磐罄大营途径都城至涂高山要一日半,而李思等人领兵在十月三十日回营复命,检首论功。霍侯无论如何也赶不到鼓山杀良冒功的,堂下妇人,你又是如何说出霍侯形容的……”

  “这,这……”当头的一位村妇瑟缩了下,满脸惊恐,身若筛糠。

  张要上前一步:“你们三天都待在温泉别院?霍不疑离开磐罄大营可有六七日呢,他若提前走了,再绕过都城直奔鼓山便可!”

  少商迟疑一下,结巴道:“……我们只在温泉别院待了一日,随后就下山玩耍了。”

  “我就说嘛!”张要精神大振,“霍不疑只需提前一日离去,以他的坐骑之神骏,未必不能赶上!”

  纪遵绷脸道:“程娘子已经说了他们是下山玩耍,并未离去。”

  “只他们三人在场,如何取信?”

  陈驰插嘴:“我家侄儿与程三公子一处读书,听闻其人十分诚挚。”——就是爱跟夫子告状了些,人倒是随和温文,很好相处。

  张要将信将疑。

  “那个……”少商大窘,“三兄没有下山,只,只有我与霍大人,另几个侍卫奴婢。”

  此言一出,众人一齐看向她和霍不疑,目光或惊疑,或担忧,或窃喜。

  “不过不过,沿途上我们遇到了许多人!不是只有我的片面之词!”少商顶着n股灼灼目光,适才退下去的脸上热度卷土重来。

  张要皮笑肉不笑:“哦,是么,那么程娘子就好好说说,接下来两日究竟如何啊。”

  “也不必详说了吧;就说说哪些人见过霍侯在涂高山周遭就成了。”陈驰为人忠厚,不忍见女孩为难。话说这些年他们虎贲卫没少蹭永安宫的点心果浆和应急药草;更有一回,他麾下一名同乡副将与宫婢有了私情,差点被扣上秽乱宫闱的罪名,幸亏少商帮忙遮掩周旋。

  “陈将军你别说话!”太子容色肃穆,正气凌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也不必遮着掩着了,索性都摊开来说个清楚,免得张要不服,外面还风言风语的!程氏,你就将后面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个仔细!”

  霍不疑若有所思的看他,太子再度挪开脸。

  张要底气大足,高声道:“没错,就该说个清楚!当时天气渐寒,温泉别院最是舒适,你们又何必非要下山!你们倒是说说啊!”

  为何下山?——少商和霍不疑飞快的对视一眼,旋即错开。

  世人都说,温泉配冰酿,神仙也不让。程少宫那不靠谱的货,不知是被温泉泡晕的还是醉了酒,总之没多久就被抬着送进内室了,直到少商与霍不疑下山他都没醒。

  而霍不疑从进入温泉别院起就有些黏黏糊糊,一会儿说泉水泡的他旧伤发疼,要少商帮他揉揉,一会儿说他被泡的肩颈酸痛,要小拳拳捶捶;更过分的,他还说自己被热气熏的气短胸促,要少商帮他打扇。

  若是少商说她也气短胸促没力气,那可就太好了,霍不疑愿意‘亲自’抱她出水。

  时隔数年,许多细节都模糊了。

  少商只记得氤氲缭绕的水气中,高挑白皙的青年伏在汤池旁的长椅上,静静的含笑看自己,琥珀色的眼眸比醇酒更醉人。他身上那件薄薄的绫缎襜褕因为沾了水而半透明,可以看见底下的身躯高大健硕,肌肉起伏有力,然而这样完美的身体上却有许多大小不一的伤痕,她轻轻抚过,既羞涩又心疼。

  霍不疑侧头看女孩,他也记得当时情形,记的远比女孩清楚。

  他记得女孩被温热的水气蒸腾的粉嫩甜香,迷蒙的眼眸波光流转,不娇自媚;他记得女孩颌下柔嫩的软肉,用手指轻揉时女孩会像小猫咪一样不满的呜呜……

  不过女孩机警的很,一看情形不对,当机立断的明白温泉别院是不能再待了,提议次日去山下游玩,他亦发觉自己心猿意马,于是笑着答应了。

  少商脸上滚烫,恼羞成怒:“我爱下山就下山,你只问后面两日就是了,下山的缘由关你什么事!”

  张要被吼了一声,愣了下,冷哼道:“也行,你就往下说吧。”

  “我们清早下山,落日前进了山下县城……”

  张要咧开大嘴笑了起来:“涂高县城我也去过,下山进城半日即可,你们居然足足走了一日,哈哈哈哈,程娘子你扯谎也扯好些!”

  陈驰无奈:“张要,你管人家是怎么走的,只要第三日他们人在县城即可。”

  太子长臂一挥,一派宝相庄严:“陈大人别插嘴,既然有疑惑之处,就该一一释清。程氏,你接着说。”

  少商强忍吐血,绷脸道:“我脚扭了,霍大人背我下山,我们一行走走停停,就慢了。”

  “难道你们随行没有马车,为何非要背着?”张要不放过一处疑点。

  这次连纪遵老头都忍不下去了:“当时他们俩是未婚夫妇,举止亲昵些又如何?张要,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太子暗想:程少商与张要,一个是女子,一个是小人,一个言语泼辣,一个锱铢必较,互怼再合适不过了。

  少商连耳垂都快烧起来了,坚强的不去看霍不疑,郑重道:“下山途中,我们遇到两拨游人。一拨是左曹王大人家眷,另一拨是城门校尉李大人家眷,纪大人可以去核对。”

  纪遵颔首,冲张要道:“听见了?”

  张要忿忿的扭头。

  “我们进入县城后才知道次日有灯会,于是便留了下来。”少商深吸一口气,“当夜在客栈安顿,次日白天我们游玩县城,晚上看灯会,第三日清晨启程回都城。”

  “就这么简单?”张要斜眼。

  “就这么简单!”少商斩钉截铁,“张将军若不信,我还有人证。那晚灯会,我们在酒楼中遇上了个不长眼的登徒子,言语不逊,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那人是邻县大户,当夜酒楼中许多人都认得。纪大人,过会儿我将那人的姓名来历还有当时在场的几位城中名士写给您,您也可以去核对。”

  纪遵对于女孩的法制精神十分赞赏,微笑颔首。

  张要还在犹疑:“霍侯在你身旁,什么登徒子胆还敢对你不逊?”

  少商怒瞪之:“登徒子不能有胆量么!”

  霍不疑轻轻笑起来,少商不悦,朝他翻了大大的白眼——当然有胆量,因为那登徒子调戏的不是程少商,而是霍不疑!所以她尤其愤怒,非要暴揍那登徒子不可。

  霍不疑垂下浓睫,一手轻轻按住心口,感觉那处强劲有力的跃动,他觉得,数年的冰封似乎慢慢化开了。

  他们在下山走了足足一日,是因为他们在半山腰看见一片五彩云堆般的花田;时值深秋,寻常花朵早已凋零,然而涂高山地气温暖,是以花卉凛冬不谢。

  女孩坐在茂密的花丛中,轻声告诉他,她的叔父叔母成婚之初只比陌生人好些,可有一日,她叔父带叔母爬山赏花时,笨手笨脚的编了一枚花环给妻子,桑夫人便觉得嫁给这个嘴拙心善的男人,真是很好很好的——当时花气缭绕,日光和暖,女孩娇嫩的脸庞在花丛中显得朦胧剔透,清媚无比,看的他目眩神移。

  女孩说:她的父母是恩爱夫妻,她的叔父叔母也是恩爱夫妻,她见过他们缠绵情浓,心中很是羡慕,她希望将来和他也能这样——而不是像他的父母那样,成为怨偶。

  他当时就想说,他的父母不是怨偶。他的父母是一见钟情,经过许多波折结成了夫妻,而后他们恩爱逾常,生儿育女,无论外面如何烽火兵祸,他们一直心意相投,共渡难关。若非凌益那畜生发难,他们也会像程始程止两对夫妇一样,白头到老,生死一处。

  他从没编过花环,尝试数次都失败了,最好的一次也只编成了个结实耐用的套马圈。女孩看的直笑,就说算了。他不愿算了,就吩咐随从偷偷采些花草藏在车中。

  到县城安顿的那晚,他连夜摸索诀窍,用光了所有的花草,终于编出个漂亮雅致的花环;他按下不提,一直等到第二晚灯会,在幻梦般的满街彩灯中,他把花环戴在女孩头上。

  他告诉她,他们也会像她叔父叔母那样恩爱无间的。

  女孩怔忡流泪,清澈的大眼中隐隐伤痛。她说:她从小孑然一身,周遭多是恶意;但以后她有他了,再也不必害怕一个人了,是么?

  他说:是的,他们会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霍不疑抬起头,看见少商脸上气鼓鼓,还在和张要争辩。

  张要嗤笑:“……你不是腿扭了么,怎么下楼去揍那登徒子啊!”

  太子要笑不笑:“不是有子晟嘛。说不得,是子晟背她下去揍人的。”

  “殿下慎言。”纪遵板着脸,“这些与本案无关的琐碎,就不用多说了。”

  陈驰赶紧:“对对对……”

  然而少商不肯算了,认真纠正他们:“不全是。那段楼梯的最后三四阶,是我自己走下去的,这其中差别很大!”

  霍不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几乎笑出眼泪。

  苦难太久,隔膜太深,他有时甚至怀疑自己到这世上走一遭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亲眼看着父亲被杀,看母亲和手足被悬尸城头,然后更名改姓十几年,苦心孤诣只为复仇。

  他几乎都忘了五岁后的自己,也曾那样欢悦美好,缱绻甜蜜。

  现在,他都记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别着急啊,等写顺了我会日更的,现在不是还在斟酌嘛。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江離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米饭米饭呼叫米饭 2个;睡到自然醒、5030907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水优、圆嘟嘟、nie、镜湖散人、辛夷花开柳稍黄、芒果超甜、书暮晴、38964410、澄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j1231 3个;丽格海棠 2个;去m18、叶子、莉莉周、举杯邀明月、琴的風、efg、款款而行、、李雪、冰冰的果然冰、果果、陆野、9175、花骨朵儿、momo、肉松松、春泥、薇薇加菲猫、雨若玲珑、爱上麒麟、大爱西红柿、ia?、鱼粉、三七分粉蒸肉、桃之夭夭、幻蓝、28259098、玉娇龙27、芒果超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山竹瓶;明天 50瓶;跳舞的雪花、泰勒公式求极限、波光潋滟cxm、兰色鸢尾、瓶;可爱的原点、秋霖 瓶;25953923、阿福、dwwyuqi、水沝淼㵘、愚媚媚、bubuaigugu、陌上花、寂言 20瓶;gubiyun、米饭米饭呼叫米饭 19瓶;rain、曾经的阿良*^_^* 18瓶;小依德、三千面、寅初、芃芃黍苗、peggy、黛月儿、珍珠zyzly、明泽、包子、4730、吴家大仙、桔曦、君雨沫、作者欢快地往自己的葵、xxxxxxxxxb、冬煦、、羽卒的蔷薇花园、素手凝香、柠檬茶、kai、布丁、橘子在北、芙蓉毛球、 10瓶;倪妮娜、包子 9瓶;石榴魚 8瓶;yang 7瓶;4422681 6瓶;lemon、水墨菊、五彩缤纷、生无可恋学姐、黑颈鹤1987、春暖花开、梨雨、7689、林眠、白萝卜 5瓶;猫宋 4瓶;池小妖、姜果 3瓶;端午棕香、丫、laye、袁善见、*^_^*紫喻、我家有萌宝 s、安久、你大爷我永远是你亲大、搬家的蚂蚁、没有想到、等到花儿都谢了、有范儿的猫、38964410、喜洋洋和小咪咪、73、贝尔太太、爱老虎呦、金边乌云、可人、慕_拂晓、小捷、宁静以致远、安详的眉毛子、静默颓败、读者之中、zwylp、如约而至、筱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