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66章

  众人慌乱惊呆之际, 还是萧夫人最先反应过来, 立刻发号施令——

  “阿青,给大人准备朝服冠带。嫋嫋别吃了,赶紧回屋更衣梳妆, 穿那件菱花织锦的浅色曲裾, 阿苎, 给嫋嫋戴一串珠贝和玉笄即可。”

  “阿母, 可那衣裳是半旧的呀, 还是穿叔母刚送来的那件大红色的珠光缎吧, 显得我精神……”要见国家领导人, 难道不用雄赳赳气昂昂的么,这点觉悟少商还是有的。

  “你知道什么, 陛下崇爱简朴,再说你刚退了亲,穿红挂绿金玉满身算怎么回事。”

  “嫋嫋听你母亲的话, 你现在刚没了门好亲事, 要看着比死了全家的何昭君还凄凉,好在你生的这幅样子, 打扮素净些就很像那么回事了!”

  少商:……

  程母兴奋的不行, 被程姎扶着一路追到二门口, 喜孜孜的追问:“这趟进宫是不是能将婚事要回来,是不是是不是?”

  程始一脚踩在踏凳上,不甚其扰的回了句‘楼家阿母就不要想了,此事休矣, 以后再有人上门来给嫋嫋提亲,老子不问旁的,只看脸,只看脸’,好险把程母气了个仰倒,程咏三兄弟赶紧接住祖母硕大的身躯,目送前来宣旨的一行宫使陪同着马车缓缓走远。

  在车内,少商心中紧张,不住追问此行进宫所为何事,其实程始夫妇也十分紧张,同样不能确认被宣召进宫的缘故,萧夫人只好含糊道:“大约是与楼家退亲有关,应无大碍,我们总是顾全了大局,难道陛下还能责罚不成?”

  少商放下了心。

  从程府出发足足半个时辰才到了宫城门下,少商照老习惯掀起车帘朝外看去,立刻激动的一口气哽在喉中——只见宏伟巨大的双楼门阙屹立在宫门两侧,犹如远古巨人的双足踏在地面上,从期间走过的人们微渺如蝼蚁。

  少商不知觉的将头伸出了车窗外,几乎仰头成直角,直到萧夫人斥责的声音出来,她才缩了回去,在旁骑马随行的小黄门笑道:“程家女公子没来过宫城罢,不怪女公子吃惊。不过这样的门阙,从南至北还有十好几重呢。”少商听的直咋舌。

  程始看看外面,正要扶妻子下车,那小黄门又道,“程校尉不必下来,陛下吩咐过,女眷腿脚慢,走到永乐宫不知要到何时。先坐车进去,到复道前换乘宫舆就是了。”

  “……我等去北宫?”程始大吃一惊,“还是去皇后娘娘处?”

  萧夫人也皱眉惊异,少商不知道什么南宫北宫,不过知道那永乐宫应是皇后所在。

  那小黄门客气的点头称是,吆喝车驾随行继续往前走去。一路通过戒备有轻甲弓兵和重甲弩卒的明堂高楼,通过伸展如翱翔天际之巨龙的直道,再绕过庞大的南宫建筑群,终于来到连接南北两宫的复道。萧夫人和少商换过一辆十分庄重方正的翘檐式样玄色宫廷车舆,程始则坚持下地和众人步行。

  至到达北宫门下,程家三口人全部开始步行,这一走又是小半个时辰。

  南宫非宫,北宫亦非宫,而是两片许多宫殿高楼官署的集合建筑群,少商眼见宫门重重,目不暇接,到后来究竟走过了几重门几座塔楼都记不清了,这才来到了一座宏伟秀丽的飞凤檐角的宫殿下,少商抬头看去,只见宫门上的匾额以古朴弯曲的文字写了‘永乐’二字。

  小黄门赶紧向门口守卫的宫娥通传,然后听见高亮清楚的传报声犹如回声般层层渗透直至终不可闻,少商心中骇然,不知这座宫殿纵深究竟有多少。

  过不几时,里面来人请程家三人进去,这下又走了将近一刻钟才至偏殿,少商累的略有些喘,侧眼看见程始精神抖擞,萧夫人神色自若,不由得暗暗钦佩。

  抬眼间,只见那日在涂高山见过的皇帝身着便服坐在上首胡床上,同床坐着另一位秀美端丽的中年贵妇,少商心里发慌,拿不住这是皇后还是妃嫔。

  好在程始夫妇上前就叩拜,口称‘陛下和皇后娘娘’,少商松口气后赶紧跟上,赶紧照着父母的样子行礼。看着下面女孩笨拙的姿势,皇后皱眉看了皇帝一眼,皇帝当做没看见,笑着让程家三人平身,并赐下软席垫子。

  程始说完称诺语,恭敬的低头道:“不知陛下今日宣召,有何事吩咐臣等。”

  皇帝神态慈和:“程卿不必多礼,今日朕要嘉奖你,奖你家为朕分忧。你家能自行退了与楼家的亲事,实是受委屈了。”

  程始低着头和萧夫人互看一眼,二人眼中俱是‘果然如此’之意。

  少商却想这皇帝老爷一定是遍布了血滴子暗探,他们前脚退亲回家吃午饭,后脚就被宣入宫,简直信息社会的速度呀。

  “臣不敢当。何将军满门忠烈,护佑生民,为国尽忠。臣全家都感佩至极,自然要满足将军临终之言。”程始装出一副既委屈又感动的神情,演技满分。

  皇帝笑笑:“爱卿过谦了,奖还是要奖的。这位就是爱卿之女吧,来,坐过来些,让朕和皇后好好看看你。”

  程始被‘爱卿’两字哆嗦了一下,背上汗毛竖起了一片;萧夫人却忧心的去看女儿。

  少商冷不防被点了名,心里有些犯怯,但强自镇定着起身小步走前一段,起身时还很灵活的拖着软垫一起往前,然后铺下坐好。她自认这番举止敏捷灵活,轻便得体,却把原本等在一旁要服侍她的两名宫娥晾在了原地。

  这下皇后何止皱眉了,直接去看皇帝。程始夫妇见此情形,心中大喊不妙,双双额头滴下汗来,却苦于在御前不敢出声指点女儿。

  皇帝的神经很坚强,表示既没看见皇后吃惊的神情,也没看见程氏夫妇惊慌失措的模样,依旧慈和道:“再坐近些,这么远如何说话。”少商刚要再次起身,皇帝又道,“你不要动。!”少商直起的身子停在了半道,她一阵呆愣,不知皇帝是什么意思。

  这时那两名宫娥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赶紧上前履行职责。一个搀扶着少商柔柔的侧身站起,一个躬身端起那软垫摆放到帝后跟前三四步之处,再扶着少商轻轻的坐到那里。

  少商被像人偶娃娃一样摆弄了一番,这才知道自己的刚才举止错的厉害,她心里一阵尼加拉瓜瀑布汗——权势顶端的灵长类哺乳动物果然非同凡响,这13装的我给满分!

  看着小女孩呆滞错愕的神情,皇帝宽慰的朝她笑了笑,然后去看始终不动声色的皇后。皇后不甚赞成的看了眼皇帝,才端庄的开了口:“程小娘子,你叫何名?”

  少商赶紧从呆滞中回神道:“我,呃,臣…呃,民…呃,”她吐血,为什么没人培训她入宫礼仪呀,“小女子幼名少商,取意琴弦。”

  皇后顿了一下,道:“少商,好名字。你今年齿龄几何?”

  少商又呆了一下,话说这身体究竟多大来着?好在她反应快,想起平日家中的闲聊,赶紧回答:“小女子还有五…嗯…六七个月就要及笄了。”

  皇后端庄的面容似有几分裂痕,皇帝在旁轻咳一声。

  跪坐在后面的程氏夫妇恨不能顿足捶胸,早知道小女儿会这么快面圣,哪怕不吃饭也要连夜培训宫廷礼仪才是!

  皇帝觉得必须亲自出马了,便和蔼道:“今日你与楼氏子退了亲,心里可是难过?”

  少商心里大骂mmp,这皇家两口子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这问题叫她怎么回答?!回答不难过,那她也太无情凉薄了;回答很难过,悲伤的痛不欲生,不是显得之前皇帝的嘉奖是建立在强人所难的基础上么。

  她斟酌了一下,答道:“回禀陛下,我家虽不愿毁诺,但却知此事非行不可。”

  皇帝笑问:“此话怎讲。”

  少商提起一口气,努力不让声音颤抖:“小女子曾在书上读到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数月前又在家叔父做所任的滑县见到兵祸后民众的惨状。小女子想,正因为天地无情,冷漠看待世间,我等身而为人,更应该仁义以为怀,互助互悯才是。不然,只顾自家得利不管他人泣血,与禽兽何异。”说完这段文绉绉的台词,她觉得自己肺管了的气都不够了,赶紧低头正坐,不敢有多余的举动。

  皇帝轻轻笑了一声,反倒皇后没有笑,看向小女孩时眉宇间流露出几分诧异。

  萧夫人闭眼暗叹:休矣。

  皇帝笑过后,居然很认真的表示对这番话十分满意,还夸了两句程始和萧夫人教女有方,程始欢天喜地的受下了,萧夫人却羞赧的连称不敢。

  没夸过几句,皇帝就让小黄门将程家三人带到侧边的偏厢里去暂时歇息。

  皇帝崇尚简朴,宫城虽造的高大,但宫内的布置其实并不奢华,一应摆设装饰只以质朴端庄为要,少商和父母待在这简单明净的厢房内,好半晌都不发一言,最后还是少商八卦兮兮的打破沉默,“欸,阿父,皇后娘娘可比阿母还好看呢。”

  萧夫人皱眉道:“不得胡言。贵人岂可随意议论!”

  “可这是真的呀,前阵子阿父不是给了女儿几颗海边来的珍珠么。皇后娘娘就像那海珠一样耀眼辉煌,光华夺目呢。”

  程始没好气道:“有本事刚才说,没准陛下和娘娘一高兴就赏你了呢,现在说有甚用。”

  少商嘟嘴道:“当面说就成拍马逢迎了,我说不出来……”

  萧夫人忍了半天,终于低声骂道:“你也只会说这些不顶用的,平时叫你多读书你偏有许多歪道理。我告诉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是把万物当做猪狗冷漠无情的意思,而是天地看待万事万物都是一样的,一切顺其自然发展!你知不知道!”

  少商大吃一惊:“这句话是这个意思么?不过……我也没错许多呀,的确天地对世人不管不顾,是以人们才要彼此帮助嘛!”

  程始赶紧帮腔:“嫋嫋说的也没那么离谱,我听过三娣妇的兄长在太学里的论经,典籍里的话吧,要看你怎么释意,只要能自圆其说,也未尝不可嘛。”

  “阿父你说的对!”少商扯着父亲的袖子开心道。

  “哦,程校尉看来对典籍颇有见解,”萧夫人冷下脸,“我也不为难你们父女别的,你俩倒是说说看,‘天地不仁’这句是哪位先人说的。”

  程始立刻吃了螺丝,结巴道:“这,这这……”

  “阿父不要怕,有我呢!”少商十分自信的拍着程老爹的肩膀,“咱们不妨猜上一猜。”

  程始很不给自己女儿面子,拆台道:“你别逞能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就让你阿母笑两句罢。”

  “阿父这是扫自家的威风!”少商叉腰赌气道,“好,我这就说了。首先,我是读到过这句话的。自然啦,女儿读的书不多,也就诸子百家里面几个要紧的。”理科生也有历史文化类的选修课好吗,咳咳,虽然她学的稀里糊涂,夹缠不清。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荀子觉得人性本恶,‘天地不仁’什么的估计不是这老三位说的。法家讲利弊,墨家要兼爱,前一个只爱管人世间的利来利往,哪有功夫去探究天地仁不仁,后一个则觉得天地简直太仁了,天地都这么仁了人们好意思不珍爱彼此么。所以也不是他们!最后嘛,只剩下道家的老庄了……”

  程始听的直想笑,萧夫人望着女儿,嘴角露出微不可查的笑意。

  少商一锤定音:“这话应该是老子说的。”

  萧夫人微笑道:“为何不是庄子?”

  “因为道家的书,女儿只读过老子。”少商笑眯眯道,“女儿根本没读过庄子!”

  除了武侠书上那几句‘吸风饮露’‘生亦何欢’‘庄生晓梦迷蝴蝶’什么的,外加半句北冥有条鱼叫鲲鹏,庄子的书她根本没读过。

  程始呆了半天,扭头去问妻子:“这姑子说对了么,对了么对了么?”焦急的样子和适才程母一模一样。

  萧夫人瞪了丈夫一眼,侧身默认。

  “居然猜对了?!”程始大喜过望,却不敢大声笑,低声呵呵道,“我就说我们嫋嫋聪敏嘛!咳咳,自然了,都是夫人的功劳!谢夫人为我生下这样聪慧可爱的孩儿。”求生欲使他中途扭转夸耀方式。

  萧夫人看着这对洋洋得意的父女俩,没能绷住,终于轻笑起来。

  ……

  静立在阁栅木门外的帝后二人轻轻走开,身后的宦官宫娥皆静默无声的跟上。

  一直走到另一件宫室,皇帝才笑出声来:“我就说嘛,子晟必不会看上个一无是处的女子。这程家小娘子虽缺了些教养,但品性正直,和悦开朗,也很不坏了。”

  皇后笑叹道:“陛下别装模作样了,单只她能教子晟另眼相看,就千好万好了。”

  “她适才还夸皇后貌美呢,你就装着不以为意罢!”皇帝佯瞠着笑道。

  皇后忍了忍,还是笑了出来:“陛下打算什么时候开口,对了,您适才还传召了万松柏,莫不是想叫他从中牵线?”

  皇帝摆摆手:“不好太快,显得子晟窥伺人家未婚妻子许久了似的,最少要月余才好。”

  皇后心中暗道:难道这不是事实。

  皇帝心中有底了,舒心道:“程卿他们应是说完了,叫人去传他们过来,今夜晚膳咱们小聚家宴罢。”

  作者有话要说:  复道,就是宽阔的巷子,两面都是高高的宫墙,《军师联盟》预告片花里就有。

  下章就是本卷终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3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