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06章

  堂弟兼梁氏未来接班人挂了, 梁无忌也没什么心思应酬, 径直走在前头为凌程二人引路,周围簇拥着侍卫与奴婢,袁慎陪在一旁, 少商边走边看——

  作为百年世族, 无论面积, 布局, 还是气派, 梁府都与万宅差不多, 不过呈现给世人的气质迥异。梁府犹如一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睿智美人, 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显得气韵含蓄, 回味悠长。很像梁州牧本人,虽已不复青春气盛,风华正茂, 但数十年的磨砺, 更显得渊渟岳峙,不怒自威。

  虽然万老伯对少商很好, 但她也得承认老万同志的审美实在是太过土鳖乍富。明明宅邸到手时还很有底蕴的, 结果万松柏住进去数月后——亭台楼阁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刷上崭新的桐漆, 雕梁画栋不论哪里掉色了一概补上亮灿灿的金粉。

  其实,有时陈旧也是一种美,耐心磨拭出来的漆器光泽远比简单粗暴的刷新漆更有韵味,有一种岁月沉淀的回甘。话说万老伯究竟在童年发生了什么, 明明他也是世家子弟来的,反倒是贫寒出身的亲妈万老夫人比他更有品位。

  少商环顾四周,赞叹道:“好地方,不见半分奢靡,却犹如置身锦绣膏粱之地。”

  凌不疑微笑:“将来我们的府邸尽管照你喜欢的布置……”

  左前方的袁慎忽轻哼一声。

  少商看了他一眼,小小声的问:“袁公子为什么不高兴啊。”

  凌不疑微笑:“人家亲舅父过世了,你还要他喜笑颜开么。”

  少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提声道:“善见公子,妾还未向您道一声节哀顺变。”

  袁慎深吸一口气,行至少商身旁,道:“家母是外大父原配夫人所出,家母出阁时,舅父尚还未出世。便是后来,家母与两位舅父也不过数年才见一回。”

  少商看看袁慎,再次小小声道:“袁公子,你但言与梁尚公子没什么舅甥情意也无妨,我不会告诉梁州牧哒。”

  袁慎脚底一滑险些劈叉:“你……!”他有心怒喝,但细想想好像女孩说的也对,他梗的难受,便一甩长袖,愤然走到前面梁无忌身旁去了。

  少商有些懵,向一旁的凌不疑轻声询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袁公子好像更生气了。”

  凌不疑满面春光,眸中笑意清浅:“谁说的。你是世上最会说话的女子了。”

  少商含嗔带笑的白了未婚夫一眼——尽说大实话,讨厌!

  因为已至中午,梁无忌便请凌程二人先用膳,一行人踏进厅堂,少商见到一位正在埋头苦吃的老者,头发花白,身形干瘦;再看另外两张食案上吃了一半的饭菜,少商这才知道自己和凌不疑来时他们三人正在吃午饭。

  凌不疑立刻向梁无忌道了声不是,言语客气有礼,落落大方。里头那老者不耐烦的抬起头来:“子晟也快过来用饭,吃完了还要忙呢。”

  梁无忌皱起眉头:“该说的都说了,纪大人何必还要一一询问。”

  老者不去理他,继续低头吃饭。凌不疑笑道:“梁州牧不要放在心上,扬侯就是这幅狷介耿直的性情,他是对事不对人。”

  扬侯纪遵抬头冷笑:“‘对事不对人’?——这不过是糊弄别人也糊弄自己的废话,自来断案审问,审的就是人,办的也是人,恩威并施之下,哪里能够只对事不对人?!凌子晟,这话还是你十六岁时说的,如今你年岁大了,人倒变的圆滑了。”

  “您还说过这话,很有见解啊!”少商眉开眼笑。

  袁慎好像涂了一脸的锅底灰,又想甩袖子了。

  凌不疑笑乜了女孩一眼,道:“我十六岁时以为扬侯年近花甲,大约离致仕不远,谁知纪大人老当益壮,至今精神矍铄。可见年少时说的话,大多不甚可靠。”

  这话翻译成通俗语就是:这老不死的糟老头子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少商想到十六岁的凌不疑年少气盛的样子,再对比他如今城府深涵的模样,不禁感慨岁月造化之功。

  “不如过会儿你与老夫一道去审案?”纪老头倒不生气。

  凌不疑笑道:“不必了。在下只是奉陛下之命来看看情形,案子还是由纪大人看着办吧。”

  梁无忌看了他一眼,皱起眉头。

  “你别装蒜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破事,陛下才不会让你沾手!”纪老头虽年迈,目光却依旧锐利,“你会自告奋勇前来,难道不是另有贵人请托……?”

  梁无忌和袁慎都盯向凌不疑,面色沉重。

  少商连忙道:“纪大人明鉴,可不是我非要凌大人陪着来的,是他自己说陛下让他过问此案。您老也别想太多了,我也不是什么贵人啊……”

  袁慎噗嗤一下,侧头憋笑,梁无忌莞尔,无奈的摇摇头,纪老头咂巴一下嘴,看小姑娘如花似玉傻里傻气,便继续低头吃饭。凌不疑拉少商坐到食案后,目光尽是温柔笑意。

  梁无忌心事重重,纪遵满腹官司,两人匆匆扒完饭菜就双双告辞,梁无忌离去前还嘱托袁慎一句‘子晟与程小娘子就烦劳善见了’。袁慎恭敬应下。

  哪怕没人提点,少商也知道此时的梁府应该是很热闹的,远处隐隐传来哭喊争执摔摔打打的声音,想来被梁媪请来的那一大堆亲朋好友都聚集在梁府另一侧。

  眼见厅堂内除了奴婢只剩下他们三人,袁慎放下碗筷,长叹一声:“少商君,那日过后我才知道皇后寿辰前一日你落了水。你身上可有不适?”

  为什么人人都觉得她受了欺侮呢?其实她真的没吃亏啊。少商无奈的放下汤碗,客气道:“我原本就没什么事。其实我会游水的,那些推我落水的下场才惨呢。”

  袁慎低声道:“嗯,这就好……”

  “袁公子。”凌不疑道,“您的亲事相看如何了?”

  袁慎冷冷道:“这似乎与凌大人不相干吧。”

  “那就说说梁府命案,这总相干吧。”凌不疑道。

  少商连连点头:“对对对,袁公子,其实我有许多不解之处,还望您解惑。”

  袁慎艰难的出了一口气:“你问罢,只要我知道的。”

  “曲夫人当初为何嫁给令舅父?呃……袁公子,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不是我要说过世之人的坏话,可是横看竖看,我都觉得他俩…那个,并不般配啊…”从长相到才能到性情,都是浪费啊!

  袁慎叹道:“许多年前,梁曲两家反目成仇,争斗不止,两边都沾了人命。后来戾帝暴虐,祸害天下,梁曲两家俱受残害,于是只得捐弃前嫌,共渡难关,并相约要结秦晋之好。”

  少商疑惑道:“戾帝作乱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怎么轮得到曲夫人呢?”

  “一来,梁曲两家历经大乱,主支人丁都不多,合适婚配的更少。二来……”袁慎笑了下,“我的堂舅父,哦,就是州牧大人,当年若非他先娶了曲氏女,家母就要嫁去曲家了。可惜,堂舅母天不假年,不但早早过世,也没给州牧大人留下一儿半女。”

  “……所以,拖到后来,曲夫人就得嫁给梁公子?”曲泠君也太倒霉了吧。

  袁慎看了凌不疑一眼,含蓄道:“舅母从年少起就才貌出众,名满天下,仰慕者多不甚数,而我舅父却……其实,当初曲家并不愿意将舅母嫁过来。后来还是舅母自己点了头,才成就了这桩婚事。”

  少商满脸不赞同:“所以嘛,善解人意,顾全大局,有什么好处呢。”尽管她刚才才夸过自己顾全大局,但转眼间就忘了个干净。

  袁慎笑着看她:“你心里定是在想,还不如像你一样泼辣蛮横,日子还好过一些。”

  少商自己也觉得好笑:“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先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待有余力再行补救,总归不要把自己填进无底洞啊。”

  袁慎似乎想到了别的事,叹道:“说实话,其实我一直十分赞赏少商君的这番主张。人总要先顾好自己,才能徐徐图谋将来。”

  砰的一声,碗盏被重重放置在食案上。凌不疑冷冷道:“你们说完了没有,可以去看事发之地了吗?”

  ……

  凌袁程三人一路往案发地走去,途中经过梁府东侧,远远看见宽阔的厅堂里挤满了人,贴着四壁坐了一圈的估计是梁家的亲朋好友,在厅堂中央大呼大叫的想来是梁氏宗亲。

  正中间是梁州牧和一位痛哭流涕的老媪,那老媪哭闹不休的扯着梁州牧的袖子,呼号隐约可闻,凄厉嘶哑。

  “……大家都在责备母亲不该这么兴师动众,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明明可以私底下论清楚,如今梁家的脸都被丢尽了。州牧大人说要徐徐图之,阿母定要血债血偿。”一位青年走到他们身旁,神情高傲。

  少商看去,这青年面貌颇似梁尚,不过身形更高壮些,长了不少横肉的样子。

  “二舅父。”袁慎躬身行礼,又向凌程二人介绍,这是梁尚的胞弟,梁遐。

  梁遐得知眼前之人是皇帝的养子兼心腹凌不疑,一时前倨后恭,满嘴客套恭维,满脸结交之意。他对袁慎道:“我听他们吵烦了,与你一道陪凌大人去看看吧。凌大人请随我来,这边请,来来来,我来引路……”

  凌不疑礼貌性的弯了弯嘴角:“客随主便。”

  梁尚殒命之地是他自己的书庐,一座临湖而建的砖木小屋,底座为长方形,长边通南北,一面靠湖,一面开有门窗。门前种了几株高大的竹子,也不知竹龄几何,竟然入冬不枯,依旧深绿浓翠,挺拔笔直。隔着这几棵竹子,对面就是梁氏家塾,一栋宽阔舒朗的两层木楼。

  经过家塾的正中学堂时,众人看见纪老头正高坐在夫子的位置上,板着阎王面孔,细细询问当日在场的学生。袁慎伸手招来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梁侗,让他述说当日的情形。

  梁侗性情活泼,口齿伶俐,见到凌不疑时激动的不行,差点要追着问西北战事南下剿匪,但顾忌着袁慎又不敢啰嗦,待见到少商纤弱貌美,脸颊又有几分粉扑扑的。

  “你为何这么怕袁公子啊?”少商盯着少年粉红的耳朵,打趣道。

  梁侗嗫嚅:“袁公子常来家塾给我等讲解六经。”

  少商点点头,原来是专聘的客席老师啊,难怪了。

  “好了!”袁慎面色不善,“将昨日情形细细说来。”

  梁侗连忙遵命,缓缓说来——

  梁州牧十分注重族中子弟的栽培,所以特意设立了这间家塾,让梁氏孩儿及亲属人家的子弟来读书,还请来有才学的儒生教课,笔墨膳食一律免费。

  “那梁尚公子不来读书么?”少商其实没有意思带上梁遐,但梁遐依旧在旁轻哼一声。

  梁侗尴尬道:“尚叔父喜爱金石镂刻之术,而遐堂叔……弓马娴熟。”

  得,一个艺术家,一个武夫,还是没怎么听说名声的武夫。难怪梁州牧忧心如焚,适才席间看凌不疑和袁慎的目光又爱又羡——别人家园子里的大白菜怎么都长的硕大肥壮,明明这两棵都是缺爹少娘没怎么施肥锄草的,我都累die了家中子弟还是没几个成器的,这是为什么呀!好想掘一颗栽到自家后院去啊!

  梁侗继续道:“我等辰时三刻陆续到了家塾,那时书庐就门窗紧闭,并不知里面有没有人。尚叔父平时不爱交际,尤其雕刻时更不许人走近,我们不敢去打扰。直至中午巳时末,叔母来书庐送午膳,我们才知道尚叔父一大清早就进了书庐。后来我们去后间用午膳,谁知没多久,书庐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巨大响动,仿佛是什么倒在地上,于是我们都跑了出来,正看见叔母低着头从书庐里奔出,沿着门前的小径跑走了。”

  “用过午饭后,我等继续读书,大约是申时二三刻,叔母又来了,她身后还有两名家丁用竹竿扛了一口漆木大箱子。路过家塾时,叔母还与我们夫子聊了两句,说是之前为叔父收罗的篆刻古籍送来了,现在给叔父送去……没过多久,我们听见书庐里叔母发出凄厉的惊呼。我们纷纷赶过去,只见叔父已背靠墙面,满身淌血,肚腹之间插着一把匕首!一旁高几上的梅瓶都被打翻了,水洒了叔父一头一脸。”

  说话间,众人来到了书庐。自从事发后,纪老头就派了人看管此处,等闲不许进出。踏进里间,一股阴寒难闻的气味扑来,很有几分阴间地府的味道。

  书庐十分开阔,一个角落被隔成净房,另一头隔出一间可供休憩的卧房,里面还放有铺盖被褥,其余便是一些简单的家什,地上还一口空的大木箱子。比较醒目的是两座高至屋顶的书架——说是书架,其实上面放的多是金木原石,雕刻好的成品,或半成品。其中一座书架已倒在地上,上面的东西都摔砸的乱七八糟。

  巨大的南窗侧旁摆放了一张巨大案几,足有两张条桌拼起来那么大,上头横七竖八的堆着大大小小好几把刻刀,另数把雕锥,锉刀,磨石,墨斗,细笔,还有许多金石竹木之物——想来这就是梁尚的工作台了。

  “就是那儿!”梁侗指着靠西的那面墙,地板和与裹绒的墙面还残留着成片的黑红色血渍,“我们冲进来时,尚叔父就垂头靠在墙边,双膝屈起,身上直直的插着一柄短刀…呃,也可能是匕首,叔母瘫坐在地上,惊颤不能言语。”

  “……就这么简单。”少商听完后,一时摸不清头脑,“是不是曲夫人送古籍时与梁公子发生了争执,然后失手错杀了?”

  梁侗苦笑道:“并非如此。昨日事情刚闹起来时,老夫人差点要生吃了叔母……”

  梁遐冷哼一声:“母子连心,目睹兄长惨死,家母神魂欲灭,想要报仇雪恨也是人之常情。”

  梁侗连忙告罪自己言辞不妥,继续道:“可是夫子摸到尚叔父的尸首已经冰冷,便劝说老夫人,若真是适才叔母杀了叔父,怎么可能尸身就冷成这样了?”

  “原来如此!”少商惊呼,“幸亏你家夫子有见识又机敏。”

  “可要命的也在这里!”梁侗哭丧着脸道,“从我们进家塾读书开始,叔父的书庐统共开过两次,都是叔母进去啊!”

  少商张大了嘴,良久才道:“你们是不是看错了啊?也许你们用心读书,没注意书庐这边呢?”她专心读书时就连头都不爱抬一下。

  梁侗丧着脸道:“今日原先的夫子生病没来,我们原本是不用上课的。可是州牧大人遣了他的幕僚来坐席。幕僚夫子不爱说话,从头至尾只让我们自己读书写字。”

  ——原来是自习课!梁州牧真是教育事业的铁粉。

  “再说了,就算我一人看漏了眼,难道二十几位同窗都看漏了么?尤其幕僚夫子坐的位置还是正对书庐门窗的,他也说,除了叔母没见过旁人进书庐。”

  少商无语了,不用这么铁证如山吧!

  梁遐冷哼一声:“事情到了这份上,蠢货也能猜得出来。定是姒妇中午给兄长送饭时就杀了他,随后她故作无事,待下午再来一回,假作发觉尸首——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谁知昨天一整日都无人进书庐,是以她无人可以栽赃!这真是罪证确凿!”

  “……那妾适才所说的也没错啊。”少商很坚强的继续现实自己的智慧,“只不过不是‘曲夫人送古籍时与梁公子发生了争执然后失手错杀郎婿’,而是‘曲夫人送午膳时与梁公子发生了争执然后失手错杀郎婿’嘛!”看来命案是跑不了,不知能不能算作激情误杀,博些同情分。

  梁遐脸色铁青,袁慎沉默不语,凌不疑定定的看着梁尚工作台旁的一张小小食案,上面有吃了一半的饭菜。

  “若只是误杀,恐怕纪侯也不会到如今还在查问。”他将修长的身体缓缓弯下,拨了拨食案上的杯盏,“有杯无壶,有菜无酒……请问梁侗小友,这酒壶呢?”

  梁侗一脸钦佩:“凌大人真是明察秋毫!不错,这桌上原有一把酒壶的,之前谁也没注意,可纪大人后来居然发觉酒里有迷药!然后,他就将这里封了起来,还拿走了酒壶……”

  梁遐狰狞着一张脸,怒道:“诸位都听见了?那贱人连迷药都用上了,这明明是蓄谋已久!曲氏谋杀亲夫,罪不可恕,合该千刀万剐!”

  梁侗被吓的后退两步,忍不住轻轻抽泣:“叔母为人很好的,待我等远房子弟从无半分轻视,时时赠衣施药,嘘寒问暖。自从她嫁过来,梁家贫寒旁支人家的日子都好过许多。那年我母亲生了重病,还是叔母请了好医工才救回一条性命!她学问又好,我们老夫子常说若叔母是男子,定能扬名天下。可是,可是…怎么会…”

  少商笑不出来了。

  她看看凌不疑,凌不疑微不可查的朝她点点头——她终于知道了梁州牧为何这么为难。如果只是争执误杀,还能硬扯几分缘由;可添了这么一把迷药,那就是蓄意杀人了!

  少商不死心,又去问梁侗:“曲夫人送午膳离去时,脸上神情怎样?是不是悲痛欲绝?”

  梁侗迟疑道:“呃,我并未看到叔母的面庞。”

  “……此话怎讲。”

  “彼时叔母披了一件绒氅,兜帽垂下,遮住了面庞。”

  少商脑门一跳:“那她身边的奴婢呢?是否看见里面情形。”

  “尚叔父沉迷金石时最恨有人打扰,中午叔母是独自一人拎着食笼进去的,下午叔母倒没披大氅,而且扛书箱的家丁也进书庐了,可门口有这么大一张屏风拦着……”

  他指指门口那架彩绘有墨家众弟子听教诲的四折漆木屏风,“所以家丁说他们也什么都没看见。进去后,他们将书箱扛到门口里边后,就告退关门了。”

  少商心惊不已。

  她举目四顾,这屋子通体一间,南面的门窗正对着家塾,众目睽睽为证,北面临湖只有三扇品字形的圆形小窗,每扇窗的直径连一尺都不到,超过五六岁的孩子都钻不进来。

  “会不会是有身手高超之人,泅水跨湖,从小圆窗里掷刀杀死叔父?”梁侗脑洞大开。

  “可是你叔父过世时是靠在西侧墙上的,刀口直插——刚才你自己说的,那么除非那位高手的飞刀会拐弯,不然如何能办到?!”

  凌不疑原本背着双手,透过品字形的三扇小圆窗看湖景,瞥见女孩面色苍白,走过来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别待在这里了,我们去看看曲夫人。”

  少商迟钝的点点头。

  托福梁州牧对家族荣誉的坚持,曲泠君如今还能待在自己屋内,她人虽憔悴,但精神还好,少商进去时曲泠君正紧紧搂着自己的一双儿女。

  凌不疑侧坐在外间,透过隔扇问道:“曲夫人,我奉陛下旨意过问此案。我只问你两句话。第一,梁尚是不是你杀的?”

  过了许久,仿佛空气都凝滞了,曲泠君才坚定道:“我没有杀他!”顿了顿,又缓了口气道,“先夫不是我杀的。”

  “好。”凌不疑目不斜视,双手搭在膝上,“那我来问第二句。昨日给梁尚送午膳的是不是你?”

  曲泠君再次沉默了,良久才道:“……是我。但我送完饭就出来了,彼时先夫还活着。”

  凌不疑优美的嘴唇弯曲出一个讥讽的弧度,他也不多言语,起身就招呼少商离去。

  这时一直随侍在曲泠君身旁的一个婢女忽扑了出来,一把拽住少商,哭喊道:“……程小娘子,您救救我们女公子吧,梁尚不是人,是牲口,是畜生,您跟皇后娘娘说说,他殴打我们女公子好多年了啊……”

  坐在凌不疑一侧的梁遐勃然大怒,狂风暴雨般冲进来,一脚踹翻那侍婢,更踩在她的头上反复碾踩:“你这贱人,胆敢辱没我亡兄…哎哟…”

  少商哪见得了这混蛋欺负女人,重重一脚踢向梁遐膝弯处,梁遐痛呼一声单膝跪倒。少商拦在那侍女身前,厉声道:“你给我滚出去!寡嫂的内间你也敢闯,这是梁氏的家教吗,我倒要问一问梁州牧!”

  梁遐捏紧拳头,可顾忌着外面投来冷冷目光的凌不疑,只能怒道:“这贱婢胡说八道,我非杀了她不可!”

  “是不是胡说八道,二舅父难道心里不清楚?”坐在凌不疑对面的袁慎忽高声道。

  梁遐咬牙怒瞪外间:“袁善见,你要吃里扒外么!”

  袁慎不屑的哂然一笑:“我胶东袁氏什么时候要吃你们梁家的饭了?大舅父虽也没什么才能,但他有一处好,不该说话时绝不开口,免得惹人笑话!”

  梁遐语塞,脸色愤懑之极,几欲杀人状。

  “少商君。”袁慎继续道,“昨日纪大人遣妇人给舅母查过了——自然,纪大人的本意是想看看舅母身上是否有舅父挣扎时留下的痕迹,谁知却发现舅母新旧伤痕不少,有些旧伤甚至有七八年之久。少商君,你自己看看便知。”

  少商一愣,转身就往曲泠君走去,伸手拨她衣领和袖口。曲泠君不防女孩动作这么快,身子一缩,却依旧被看了个清楚。

  后颈与胸口有数道纵横交错的鞭痕,手臂上是淤青的殴伤——根据少商丰富的打架经验来看,这是曲泠君用双臂避挡时留下的殴伤。

  怎么说呢?与程老爹这种征战之人相比,这些伤自然不算什么,可对于一位养尊处优的深闺贵妇而言,可以说是触目惊心了。

  看见这些伤痕,两个孩童扑到母亲的怀中,如幼兽般呜呜哭了起来。

  梁遐暗骂一声晦气,哼哼着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那侍婢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少商跟前哀求道:“程娘子,求求你求求你,替我们女公子说说好话吧。梁尚真不是她杀的,其实她……”

  “幼桐!”曲泠君厉呵一声,一字一句道,“你再敢多说一句,我绝不活着。你服侍我这么多年,知道我说到做到的。”

  幼桐紧紧闭上双唇,不敢再说话,无声痛哭着扑在地上。

  “就这样吧。”凌不疑缓缓起身,“少商,我们该回宫复命了。曲夫人,梁遐公子,我二人会将案情尽数回禀帝后,请诸位放心。袁公子,烦请替我向州牧告辞。今日就此别过。”说完,他也不理梁遐的劝留和袁慎的欲言又止,拉着少商径直往外走去。

  直至出了梁府,上了马车,凌不疑将女孩冰凉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手掌中暖着。

  “不对,这不对。”少商喃喃道,“这件事处处都透着不对,可我说不出来……”

  凌不疑看着她困惑苍白的小脸,心中大起怜意,摸摸她的脑袋,然后揽入怀中:“不要紧,你说不出来,我替你说。就以我们今日所见所闻,这桩案子有六处不对。”

  “六处?这么多!”少商从他怀中钻出来,眼眸灵活,一如当年那只小雪貂。

  凌不疑又将女孩按了回去:“老实听着,少插嘴。”

  “第一,昨日并不寒冷,我看你连绒袄都没披就到处跑。好,就算曲泠君体弱畏寒,那为何艳阳高照的中午披着大氅,日头西垂时反而不披了?十有八|九,中午给梁尚送午膳之人不是曲泠君。可既然行凶者另有其人,那曲泠君为何咬死了不肯说。她在护着谁?”

  “对,我也是这么想。”少商挨着他的胸膛,啄米般点点头。

  “第二,中午送午膳之人虽不是曲泠君,但必是梁尚相识之人,否则他为何没有叫起来?那么,这人可能会是谁。”

  “第三,既然酒中有迷药,梁尚必是喝酒后昏昏而睡,随后被利刃刺死。那么,书架又是谁推倒的?是那凶手自己么,为何如此行事。”

  “……为了迷惑众人,显得梁尚还活着?”少商如此推测。

  “好,这算是一个道理。那么就有第四了。”凌不疑笑着揉揉女孩的头发。

  “那座家塾四面通透,人人都看得见。除了在后间用午膳那阵,学子们始终待在正对书庐的学堂间。如果有人打算行凶,何不趁众学子进入后间再溜进书庐,行凶后再悄悄溜出?反正家塾的规矩是,夫子不用完饭学子们都不能离开。可这人反而在午膳前,众目睽睽之下进入书庐,之后又推倒书架,引学子们跑出来,亲眼目睹她离去?”

  “第五,说句实话,曲泠君并非无知弱女子,若她想杀梁尚,投毒,溺水,醉酒……有的是法子。何必弄到这般田地,几乎无可脱罪!”

  “第六,也是最有趣的地方……”凌不疑看着女孩的眼睛,缓缓道,“你我皆知,有人在陷害曲泠君。曲泠君自己也知道有人在害她。可她却不愿为自己辩驳,这是为何?”

  “对对对!这就是我最不解之处!这曲泠君不要命了么!”少商趴在凌不疑胸膛上,脑子仿佛捣成了浆糊,结结巴巴的,“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凌不疑搂着女孩,舒展的向车壁靠去,闭目养神:“不怎么办。我们回宫将详情禀告说了便是。查案的有扬侯纪遵,断事的有陛下,烦心的有梁曲两家……嗯,再添半个袁家罢。说到底,这桩案子,与你我并不相干。”

  少商怔住了,片刻后扯着凌不疑的衣襟,摇晃道:“这样好么?曲夫人是无辜的呀!”

  凌不疑睁开眼,深褐色眼眸似琉璃般光华璀然。他的神情很温柔,可说出口的话却如冰原上吹过的萧瑟北风。

  “曲泠君自寻死路,我们何必要阻止。她觉得有些事比自己的孩儿也许会父母双亡更重要,那就如她的意好了……傻孩子,你以后会知道,有些内情,有些底细,还是不知道的好。”

  “知道越多,悲苦越深。你记住我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梁上,梁下,梁洞,我这些名字是不是取的很有才华23333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小2笔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崔华 2个;  mia 、安安安安安安、江離、36081755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6638506 2个;陶子、辛夷花开柳稍黄、suelin、琴的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遥遥锦鲤送尺素 3个;36638506、丽格海棠 2个;33173852、锦瑟、鱼粉、37c温暖空间、绕指柔、碧波琉璃、离离、未末、psycho胖头鱼、小叶、晒太阳的懒猫、微酥、妞妞牛、10楼、33794454、叶子、款款而行、ia?、关大什么时候能日更呀、大诺小泽、、kd、raysno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日一斤 140瓶;星星和月亮 138瓶;加菲猫 120瓶;爱心如爱我 瓶;??朴荷?? nmybaby、薇、瓶;闲、火女十七、小2笔、shirely、简爱、瓶;夏阡眠、黄冉、一一一一一 40瓶;珍珠_zi_66 nthe、猪妈 30瓶;简单生活 瓶;356、花伦丽丽子、光阴断层、雪霰、江南扁舟一叶、hao、小玩意、茜茜、虫虫妈、、倾辰、爱美人2453、小圆子、执与瓶;曼曼清扬之肉肉 18瓶;春天的雨73 16瓶;文刀亦心、qixunhappy、小星霖、书海无牙 15瓶;南乔 11瓶;gemmayu、关大什么时候能日更呀、包子、泽畔清风、人间好季节、款款而行、初恋选我—_—我超闲、rtu、澍下的薇、嗷呜~~、36076126、大官人、寂言、四月大人、风轻舞、ivys、陶子、caocao、略略略、非与、天璞、懒猫淼淼、悲剧、清欢、洛微园、东风好、溜溜、山间月、拧发条鸟的猫、ice、胭脂泪、聪味儿曲奇、15047066、“为什麽小姐 ,,、33664103、邓邓、皮卡皮卡丘丘、壹贰壹、瓶;白萝卜、云似雪 9瓶;青青 8瓶;静默颓败 7瓶;壬绪、努力等花开、王溧2015、五彩缤纷、不要瞪我、时光如水、爱洛斯、静听花开、神马都是浮云、、桃花源、言穗123 5瓶;mang 4瓶;36638506、雅琴、花渣、淮南、mycissy 3瓶;lyl、唯伟、山水迢迢 2瓶;微凉、薇薇加菲猫、33173852、甲乙丙丁的乙、shirley、读者之中、在下雪融、鱼找水、小为姐、鸽子和你、狗狗的妈妈an57、千离、汐月、4562、葡萄、一直是晴天、今夕何夕、飒飒速归、a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2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3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4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5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