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44章

  发了半天呆, 少商挠了挠腮, 然后缓缓走向长秋宫,看见上前来迎自己的宫婢宦官,她习惯性的摆起温煦可爱的笑容——熟悉的殿宇, 不一样的摆设, 少商这么多年还是不大适应, 不过看见皇帝一家三口以倒品字形坐在内殿正中, 左右不见宫婢与宦官, 连岑安知都没在, 她一下竖起了满身的汗毛, 严阵以待。

  皇老伯坐在正中,大马金刀, 双手搭膝,左边耳垂有些奇怪的发红;越皇后坐在他右后方,斜倚着案几给自己补指甲上的蔻丹;三皇子, 哦不对, 是新任的太子殿下则坐在皇帝的左后方,手上翻着一卷竹简, 也不知是奏章还是典籍。

  少商行完礼, 小心看向上首这压迫感极强的三口子, 最后目光落在越皇后身上——宣太后已如秋后落叶般衰老了,可是越皇后却如丰润如碧波春水,容色越发深浓。

  她有点不大舒服。

  皇帝笑眯眯的朝她招招手:“坐近点,朕有话要问你。”

  少商觉得皇老伯笑的活像像狼外公, 愈发心中警惕,只敢往前挪半尺。

  皇帝问:“这阵子淮安王太后身体如何啊?”

  少商看了眼越皇后:“回禀陛下,比正旦前好些了,但还是气衰体虚,食不下咽……这些妾昨日已对皇后娘娘说过了呀。”

  皇老伯虽然很关心前妻,但人家毕竟有正经工作的,不能处处关心到,是以这几年来少商不可避免的要向越皇后报备宣太后的状况。

  这话说下,越皇后呵呵两声,太子冷哼一声,皇帝摸摸胡须:“宣太后是不是又说自己的身体像宣太公的话了?”

  少商叹道:“每回生病都说的,还说当初宣太公也是这些症疾——都是妾无用,没有照料好太后。”不能化验没有西踢,连病灶是什么都弄不清,古代人从生病到去世利落的很。

  “这不怪你,两年前那回那么凶险,若不是你,她差点没熬过去。”皇帝摆摆手。

  少商很标准的拜倒:“妾谢过陛□□恤。”她看越觉得皇老伯的左耳垂红的很奇怪——她有个大胆的猜测,然而她不敢问。

  皇帝一脸英明睿智的微笑。

  越皇后再度呵呵两声,太子跟上冷哼一声,皇帝不去理他们,忽然换言道:“听说东海王自正旦后就没去永安宫看望太后了,这是怎么回事。”

  少商貌似茫然状:“有这么久了么。对呀,东海王为何一个多月没来啊。”

  皇帝吊着眼角:“依你看来,莫非东海王心绪不佳……”

  “不会呀,东海王自从成为东海王之后,妾看倒比以前自在了,去年跟二公主夫妇去山里消暑,与一群闲士诗啊赋啊的云雾缭绕,回来时心宽体胖,娘娘给殿下做的衣裳还得再改。”少商的眼神很天真,继续拉扯。

  越皇后不耐烦了:“陛下,这蔻丹我自己涂不好,您和少商慢慢说,我先退下了。”

  新太子和亲妈同款表情:“父皇,要是没什么事,儿臣先告退了,还有好多事……”

  “别闹!”皇帝跟赶苍蝇似的朝身后的妻儿挥挥手,“谁也不许走,都给朕老实听着!”

  回过头来,皇帝虎着脸,对着少商拍腿道:“小丫头还想糊弄朕!说,一个多月前你跟东海王说了什么,吓的他从永安宫的阶陛上滚了下去,还摔破了脑门!”

  太子感兴趣了,端着一碗酪浆看向女孩:“长兄头上的伤原来是你的缘故?”

  “你推子昆了?”越皇后惊异道。

  “不不不,妾哪敢啊!”少商吓的连连摆手,“借妾一百个胆子,妾也不能跟东海王殿下动手啊!”

  “你是没动手,你动嘴了!”皇帝又拍了一下腿,“你还不说实话!”

  少商无可奈何,只能扭捏着说出实情,“其实妾也没说什么,只是跟殿下说,说您现在也没王妃了,不若娶了妾罢……”她现在还记得东海王当时的脸上表情,便是遇见妖魔鬼怪也不过如此了——真忒么丢人!

  话还没说完,越皇后已经咯的一声笑了出来,新太子险些喷了嘴里的酪浆。

  越妃笑的前仰后伏,指着少商道:“是不是宣太后说自己身体不好了,想在走之前看你成婚嫁人?”

  少商尴尬的点点头。

  太子抹掉嘴角的酪浆,气急败坏:“你一个小小女子怎能说这种话!前脚宣太后叫你嫁人,后脚你就去向兄长提亲!你好啊你,真是果敢善断,一点也不迟疑!”

  皇帝继续朝背后挥手:“你们俩都别说话,朕还没问完呢……少商,你说那话之后,子昆怎么说?”

  少商的脸色好像刚吃剩的青蕉皮:“东海王殿下没来得及说话,当时就从阶陛上摔了下去,然后捂着额头跑了,都没和娘娘拜别,说是要回去裹伤。”

  皇帝忍笑:“那你觉得子昆愿不愿意娶你啊。”

  “看来,似乎,是不大愿意的。”少商难堪的承认,“……可这是为何啊?东海王殿下柔仁寡断,妾刚好给他拿主意。等成婚后,妾既能接着照料永安宫,又能叫王太后对殿下放心。妾以为这门亲事很合适啊!”

  “合适什么合适!长兄若娶了你,还不被你欺压的连头也抬不起来!”新太子差点喷口水,“这门亲事孤不同意!”

  “妾不会欺压东海王的!妾是心地很好的人,永安宫上下都这么说!”少商很愤慨。

  “你比孙氏更不像话,到时长兄还能剩下几根骨头!”

  “东海王每根骨头都会好好的!”

  越皇后笑的趴倒在案几上。

  “你们都给朕住嘴!”皇帝大喝一声——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自打有了程少商前妻的嗓门越来越大。

  深深吸气后,皇帝正色道:“少商,这事袁善见知道了么?”

  “知道的。”少商嗫嚅,“他听说东海王跌伤了额头,就来问我,我照实说了。”

  “他倒不生气?善见什么都跟朕说了。”皇帝饶有兴味,“还说过几日要去你家提亲。”

  “妾还没生气呢,他生什么气啊。”少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年妾打算悄没声息的在永安宫过几年,待风平浪静再做打算。谁知袁善见敲锣打鼓的一通闹腾,满都城都知道他要退婚。他虽没明着说出我,可他一天四趟的往我家跑,蔡家难道会不知道?!害的家父家母这几年看见姓蔡的就要绕着走。唉,可怜他们一生与人为善,却因为我差点与名门蔡氏结仇——这种情形下,我要是敢嫁他,就是明火执仗的抢了蔡家的婚事!”

  总不能她自己快快活活的嫁进高门,让娘家结个大仇家吧。

  皇帝笑道:“朕也曾责怪善见一天到晚往永安宫跑,然而善见说,是怕你不等他了结前事,就又要嫁别人了。”

  少商辩解道:“如今袁公子是与蔡家尽释前嫌了,可一个多月前他们还势同水火呢,妾,妾自然要另寻出路……”

  “看来袁善见倒没忧虑错。”新太子见缝插针的嘲讽。

  越皇后继续趴在案几上闷笑。

  “妾真觉得这门亲事挺好的。”少商犹自挣扎,“东海王殿下也太伤人了!”

  皇帝莞尔一笑:“少商啊,朕来告诉你。子昆头一个喜欢的是深明大义委曲求全的曲泠君,后一个是孙氏,你以为自己和她们哪个像了?”

  “曲夫人也就罢了,妾比孙氏还是强一点的罢……”少商嘟囔。

  “你错了!”皇帝道,“十年间,孙氏的所作所为哪能一点不露,子昆能容忍她十年,会没有一点情分在里头?”

  少商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张大了嘴:“不会吧,孙氏她人品……”她说不下去了。

  皇帝道:“不错。在世人看来,孙氏人品低劣,浅薄无知,可难保子昆对她没有怜惜之情啊。”

  少商惊讶的久久无语,但细想想,仿佛也有道理。

  “好了,言归正传……阿姮你别笑了,朕要说正事了!”皇帝不满的瞪了后面一眼,“少商,有件事得让你知道,子晟在边塞立下大功了……”

  他有些难以措辞,新太子立刻接上:“这几年中,子晟在西北灭盗匪,拓商路,招降塞边数族,平定羁縻之乱,转战千里,不但为朝廷省下许多粮草兵马,更在上个月收复蜀地之战中从陇西出奇兵,辅佐诸将合围僭王,可谓功勋卓著!”

  少商低头听着,一言不发。

  “你若真的应了袁家的亲事,朕就立即将此事传至西北。”皇帝道,“子晟这些年累进军功,早就抵过前罪,朕必然要大大的封赏他。而且他年纪也不小了,霍家只剩他一人……届时,朕会严令子晟择妇成婚,开枝散叶。你可想清楚了!”

  少商抬起头,微笑道:“原来蜀地已平,这消息还没传开呢,妾先恭贺陛下天下一统。”

  她恭敬的磕了个头,再道,“霍大人是天上的雄鹰,只要挣脱了旧日恩怨,必能展翅高飞,将来位极人臣,子孙繁茂,也不在话下。也不知霍大人的婚仪在哪里办,若是在都城,说不得妾还会携郎婿一同赴宴呢。”

  皇帝正正的看着女孩:“你真想清楚了?”

  “陛下,妾五年前就想清楚了。”少商再度叩首。

  “行,你这就退下吧。你这些年服侍淮安王太后十分用心,后日你父亲的寿宴,朕会赐下美酒与金帛。”皇帝发话。

  少商恭身道谢,随后垂首告退。

  越皇后总算止住了笑,望着女孩离去的门槛:“以前宣太后总说她看着狡黠凉薄,实则一片赤子之心,当时我还不明所以,如今才懂了。”

  新太子赞同道:“母后说的是,自长兄辞去储位后,朝臣世族颇有忌惮,儿臣本想为长兄再说一门好亲事,谁知都在那推拖支吾,真正可恨!”

  越皇后翻了儿子一个白眼:“那你适才还讥讽少商。”

  太子难得叹了口气:“她为人纯挚不假,可行事实在离谱。袁善见那样一个生有七窍玲珑心之人,怎么会看上她的,也是奇了!”

  “这话你五年前也说过,陈词滥调!”越皇后吐槽,随后又叹,“唉,真是个执拗的傻孩子,放着鲜花着锦的金光大道不走,非要另寻出路,真是……”她是过来人,怎么会想不通其中缘由。

  太子嗤笑一声,哗啦啦的整理竹简卷筒,一脸通透的聪明样:“母后说的没错,程氏就是个不开窍的!子晟那样才貌双全的人才,西北诸城的高门女子趋之若鹜,都哭着喊着要为他牵马捧鞍!前年子晟主持边城的上巳节祓禊大礼,小女娘们差点把崔侯父子挤下河去。只要子晟点个头,要什么样美貌温柔贤惠的名门闺秀没有!”

  “那子晟为何不找几个美貌温柔贤惠的呢?”皇帝冷不丁来了一句。

  太子立刻泄气了,无奈的叹口气:“……因为子晟也是个不开窍的。”

  帝后含笑对视一眼。

  随即,不屈不服的太子殿下又兴然起来:“不过这下好了,今天我就军马传报西北,让子晟死了心,赶紧娶妻生子!真是的,这么多年还没折腾够么……父皇,您说子晟会挑哪家的女公子啊?”

  皇帝语中带笑:“这些年你与崔侯信函来往,提及最多的不是那位骆氏么,就是以前给五公主做伴读的,叫什么来着?”

  “叫骆济通,前长水校尉骆宾之女。”太子叹道:“要说呢,骆家也是名门世族,可惜这几年族中子弟平庸,至今我没听说一个出众的,霍家单薄,将来叫子晟如何仰赖妻族呢?好在那骆济通是出了名的大德贤妇,初嫁才一年就守了寡,却数年如一日的服侍重病卧床的舅姑,博得夫家一片赞誉。无论才干还是德行,俱是顶尖的——”

  “总而言之,比少商贤惠百倍。”皇帝点点头,微笑的看着儿子,“这件事情,前前后后都是你的意思,你将来可不要后悔。”

  太子想了想,坚定道:“程氏是个死心眼的,与其叫子晟一年年空耗下去,还不如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不论袁善见还是骆济通,都足以匹配程氏与子晟。有些事,就当快刀斩乱麻,越拖越坏事!”

  “好!”皇帝微笑着一拍手,“就依你的意思,朕这就去信边塞,让崔祐给子晟赶紧定下亲事!当初朕给子晟定的处罚是戍边七年,待他回来时,朕要看见霍家的新妇与儿孙!”

  太子喜道:“父皇英明!”

  越皇后怜悯的看着儿子——她记得上一个皇帝这么对着笑的人,不出一年就被坑进坟头了。回头她得提醒下皇帝,到底是自己儿子,别坑的太狠。

  太子正要告退,忽回头道:“父皇,儿臣这才发觉,您的左边耳朵怎么红了……”

  皇帝摸着自己的耳垂,轻咳两声:“适才有些发痒,朕揉了几下。”

  太子不疑有他,关怀道:“父皇还是传侍医来看看的好。”

  待太子离开后,皇帝收敛笑容,摸着耳朵对越皇后瞪眼:“都是你,不知礼数,险些叫人看出来!”

  越皇后婷婷袅袅的走到皇帝身旁半跪着,眉目含情的嗔怪道:“陛下现在倒爱讲礼数了,当年陛下二十三,我才十三,陛下怎么不知讲礼数啊。既然嫌弃我,不如也去找几个美貌温柔贤惠的名门女子?”

  皇帝看着越皇后眼角眉梢的风情,心头一阵意动,将她拉进自己怀中,咬牙笑骂道:“朕就喜欢咬朕耳朵的!唉,子端这傻孩子,这辈子怕是遇不上会咬他耳朵的女子了!”

  越皇后咯咯一笑,用力去推皇帝,皇帝山岳般高大的身躯就势往后倒下。

  然后越皇后撩裙分腿跨坐其上,双手按住皇帝的胸膛,趾高气扬道:“某乃金角山女大王,今日巡山,不想碰见你这狂徒。虽说你胡须皱纹一大把,但还剩了几分姿色,待本大王试试你的身手,若是得力,就上山与本大王做个压寨郎婿罢!”

  皇帝斜乜着眼:“大王想怎么试?”

  越皇后娇媚一笑,嗷呜一口咬在皇帝的喉结上。

  作者有话要说:  1、喉结算是脖子以上吧。

  2、明天还有。

  3、两汉的皇帝经常会将心腹重臣的儿孙当自家孩子疼爱,或是示恩,或是表达对这个臣子的亲近,比如野猪对金日磾的两个儿子就十分疼爱,其中长子仗着皇帝疼爱行为不端,金日磾就亲手杀掉了,以免给家族带来祸患。后来金氏家族七代不衰,直到王莽童鞋发大招。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木偶波儿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茕茕 10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金鱼娘亲 5个;芒果超甜、雪喵喵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个;34780662 9个;薇薇加菲猫 7个;22965170、熊大胖、8506 3个;badcatoo7、潇湘妃、幻蓝、鱼粉、南木、举杯邀明月、辛夷花开柳稍黄、冰冰的果然冰、可乐喵 sis、渡花影、馡馡、自在&飞花、梦游者、雪海凝香冷、36409027、叶子、23579389、林眠、瞌睡的猫、yue、漠漠如烟、25167842、几多流云飞、33794454、花骨朵儿、吃一颗番茄、梦入荷塘、32616147、妞妞牛、薄荷茫然、金盏花、eyed、丽格海棠、琴的風、7633、米粒、春泥、伽蓝、小丽、曾良菌、ta、南李、yy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朵梨花 263瓶;答答 瓶;糖三殿 58瓶;离南往北、小宇妈妈 50瓶;看云过 46瓶;梧桐雨 39瓶;Ψfreda 饭量大 36瓶;i子墨、然然、波光潋滟cxm、星空、紫夜2002、北柚、包子、雨若玲珑 瓶;~、红茶酥、凤眼小妖、张小凹6102、轮子、27339855、张伟、风徐徐、十四、alove3、无语瓶;、拧发条鸟的猫、3955411、水晶2301、小兔子、囧蟹、小仙女没良心、ferwerwer、紫色、4421282、天蝎座重症患者、不想说话、17065947、谢连环、梦入荷塘、包子、23399060、柳黛、忆南、今天很困、牛牛妈、汐汐妈、虎皮猫、寂寞如雪、37421764、快乐的萱萱、22312070、十万问、夕曦嘻兮、lulu、熊猫猫 10瓶;nancy 9瓶;36638506 7瓶;ellyn 6瓶;戴袋鼠、失忆豆芽菜、8626014、陌兮凉、走走停停、等待作者大大更新的女、、冥姬、若雨凡、秃头看文老阿姨、一五一十一、125、优钵罗 5瓶;roselucymary 4瓶;四月桃花 3瓶;qqqqwnnnnn、爱洛斯、云起、等到花儿都谢了、′mua.〢婲落 2瓶;jin、京妹儿、人见人爱美少女、any、安久、懵兔子萌动、由川、袅袅、009、雪舞雪无痕、山水迢迢、尘沙、蒲扇、袁善见、4184575、夹心小丸子、举杯邀明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5长相思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