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22章

  长辈议论纷纷,作为话题人物的少商巍然不动,面对阿苎的欲言又止,程咏的欲语还休,甚至萧夫人的复杂神情,她全当没看见,不论是每日问安还是同室用膳,哪怕装也要装出来。

  说句嚣张的,她从亲爹妈离婚那天算起,小太妹预备役—浪子回头刻苦读书—重点高中—名牌大学,直接吓傻镇上的八婆们,这一路下来她一直都是话题女王好吗。

  庸人才没人议论呢!像她寝室的短信妹,据说是她村里建国以来头一名大学生,简直震惊方圆百里内五个村支书好吗,当年是敲锣打鼓彩旗飘扬扎着红绸大花送出村门口的!相比之下,她出镇那天的排场简直弱爆了,完全不匹配俞镇的暴发户名头!

  ——“苜蓿,这几日堂姊夜里还哭吗?”

  少商揉着发酸的手腕,自打得了程咏的书案后,阿苎督促她练字的热情简直一发不可收。

  那名叫苜蓿的女孩正帮着巧将少商的食案摆好,秀丽的瓜子脸笑容可掬:“她们好歹陪了我们女公子十几年,若女公子对她们离去毫不动容,那人们还不说她太凉薄了?再说了,都哭三夜了,也该好了……哟,今日还有炙烤鹌鹑呀,真香。对了,莲房姐姐的伤可好了,昨日我们女公子得了一罐药膏,叫我顺手带来给莲房阿姊呢。”

  少商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有那么句名言,退潮时谁在裸泳一清二楚,菖蒲和那傅母被赶走了,这原本不显山露水的苜蓿就显出来了。

  书案风波的次日苜蓿就上门了,又是赔礼物又是替程辩白,之后日日都来坐一阵,顶着婢女们和阿苎的冷脸白眼,始终摆着笑脸。有时帮着干点活,有时陪着说说话,讲点程在葛家的过往,讲点老家趣事,诉说诉说程的不易,再时不时的恭维少商和众婢几句。

  言语得体不说,还勤快爽直,没几日连阿苎都板不住脸了——到底伸手不打笑脸人。

  少商却想,看来葛家送来的不全是蠢货。

  “四娘子莫要跟我们女公子生气了,您不知道,我们那位傅母呐,仗着养育女公子十几年,常在乡里自称是女公子的半母,架子可大了。葛家女君本不愿她跟着女公子来咱家的,可我们将军这些年一直打胜仗受封赏,乡里谁人不知,她哪里肯舍下这富贵!哭着喊着都要来,葛家仁厚,只得答应了。菖蒲差不多也是这样……”

  程当初刚被送过去时,葛家都以为过个三五年葛氏就会派人来接,所以仓促间找了傅母和几个小婢后也没想着换。谁知一年年过去了,葛家这才发现葛氏狠心如斯,根本没有接回女儿的打算,葛舅母就决心把程当自己女儿养了,悉心教养之外,并细细挑选陪伴之人,苜蓿就是这个时候被选出来的。

  “那时女公子都九岁了,菖蒲比我们多陪了女公子许多年,情谊自然不一样。”

  程在葛家的处境十分微妙。照理说她不是葛家本家女公子,属于生母不疼寄人篱下,但随着程始日渐发达,乡里时时传来喜报,葛家上下无不对程越来越恭敬。

  水涨船高,那傅母和菖蒲她们早习惯了在葛家趾高气扬的日子,什么好吃好喝好用的定要先给程享用,便是葛舅母正牌的孙辈出生后,吃穿也不及程精细。

  尤其葛舅母知道自己渐渐年老体衰,生怕自己难以照管周全,让几个儿媳侄媳轻怠了程,是以有意无意纵容那傅母和婢子一贯的霸道行径。

  后来萧夫人给葛家去信讨要程,道‘吾├头城准叶嗄辏薹蚋窘战怠鸺艺獠湃掏此突古k爻谈螅鹗先床桓橇趁妫锹允艽炝耸拢迷诔淌挤蚋净乩春螅舴蛉硕猿百般呵护千般看重,于是她们故态复萌了。

  说到底,那傅母和菖蒲也非什么大奸大恶,否则葛舅母也不会放任她们留在程身边,不过是十几年来习惯了c位登场而已。

  “我对我们女公子说呀,您不但不该生气悲伤,还要谢谢大人和女君帮您除了这两只蠹虫,他们这是为了您好。不然叫您自己处置吗,还是继续跟着您,接着给您闯祸生事?我们女公子都听进去了,十分懊悔纵容仆下。不过她生性腼腆,这些话只能由奴婢代说了,还盼着您不要跟她生了嫌隙才好。”

  苜蓿说的十分坦诚,在她看来,菖蒲她们真是愚不可及,依萧夫人对程的疼爱,程将来必然嫁入公侯之家,她们做婢女的自然会更上一层楼,针头线脑有甚好争的。

  “我还说,就是我也得谢谢大人和女君,不然我这后头来的婢子,哪天能顶替菖蒲的位子呀!哎哟,真谢天谢地。女公子听了,追着要打我呢!”苜蓿眉飞色舞,笑着捂住肩头,“……我被打了好几下,不过没打疼。早知我们女公子这么没力气,我就不逃了,白费了我逃的脚劲。”

  巧几个婢子都笑的不行,阿苎也是无奈摇头。少商挑挑眉:**型的接受型人格,至少这位堂姊还懂得照顾父亲弟弟和管家。

  不过高手在民间。经过苜蓿不断开解求情以及小食贿赂,除了还在休养臀部的莲房,她这里上下都已不那么记恨前事了。就凭苜蓿这战斗力,估计莲房被她说缓转也只是时间问题。

  葛舅母的确有两把刷子,话说自己怎么没投胎到程身上呢,这能省多少事呀。

  不过自从那日争吵之后,萧夫人似乎气馁不少,不再时时训斥约束自己了,多少有些放任少商自由发挥的意思。既然目的达成,少商这阵子也乐的扮乖扮和气了……

  次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更兼难得太平岁月,四邻无战事,皇帝特意将这日的宵禁推迟两个时辰,并辟出从德辉坊到北宫前一段长长的宽阔街道,供臣民观灯游乐。晚膳后,除了流鼻涕的程娓三姐弟被留在家中,程家阖府出门游玩。

  程始怕今日的灯市人多有碍,先以几辆巨大的安车将女眷运送至街边,再以家丁护卫将女眷们团团围住,方才得以出行。

  少商兴奋的不行,一下车就长长呵了口气,白茫茫的气息须臾散去,愈发冻的她唇红齿白,颜若朝华;桑氏正站在她身旁给她拉直皱起的衣裙。

  萧夫人不悦的看了眼,再去看程,只见她身着一件朱红织锦的三绕曲裾深衣,边上裹着三指宽的金色绣缎,何其明丽。

  ——她明明为两姊妹准备了一样的衣裙饰物,好让她们今日穿戴出来。谁知她那不省心的女儿装傻,反而穿上桑氏赠送的绀碧色二绕曲裾配雪色百褶内裙。

  倒不是不好看,不算性情恶劣,这孽障的容貌实是没说的,近日又长高不少,翠衣雪肤的小小女孩,那么婷婷袅袅的一站,当真稚弱柔娆,我见犹怜。

  就这么下车不到十息功夫,已有几位经过的华服少年瞥眼过来偷看了。程始昂头挺胸走在最前头,故意装作没看见,心中得意难言。夫妻多年,萧夫人如何不知丈夫所想,心中不住摇头。也是,女儿貌美,做父母的自是有面子的。

  时人崇尚古朴大气之美,这街道市坊宽阔敞透,最窄处也有二丈宽,两旁五十步一盏树立着一人高的灯炬,以尺余铜盘盛满火油高高架起,其中点起熊熊烈火,把这冬日寒夜照的犹如喧闹如白昼。

  程始对着那火油铜盆看了半天,喃喃道:“……陛下这次很下本钱呐。”这许多火油,一条街全加起来,可是不小的耗费。

  少商白嫩的小耳朵一抖,忙问:“阿父,咱们陛下很节俭吗?”

  不等程始张嘴,萧夫人的眼风已经扫过来了,少商连连摆手:“行行行,我不问了还不成吗。天地君亲师,哪个都不能妄议!”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老娘们可真够烦的,莫不是祖上做了十八代教导主任吧!

  程始耸耸肩,他从不在众人面前和老婆不对付,打算回去再跟女儿讲,然后一把揪过程止拉到一行人最前面去哄程母开心。

  萧夫人沉吟片刻,道:“有些事,回去叫你兄长讲与你听。”

  少商一惊,三兄弟一喜,程颂与程少宫更是喜形于色,皆心想母亲与妹妹能和好真是再好不过了。萧夫人赶在他们开口之前道:“咏儿你来说。”又对次子和三子道,“你俩闭嘴,听你们胡说,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呢。”程颂与程少宫憋笑称喏。

  萧夫人又转过头,柔声道:“,你也去。以后在这天子脚下交际,该忌讳什么,该避嫌什么的,你都听听。”程高兴的屈身称喏。

  自程咏以降,三兄弟的喜色莫名砍了一半。

  站在后头的桑氏默默摇头:果然人无完人,像萧元漪这样文韬武略的女中豪杰,在处理儿女之事上居然这样大意自负。

  只有少商全不放在心上,凡事得偿所愿就行;她自小冷言冷语不知受了多少,若事事敏感,她哪里活的到翻身吐气那一天。

  街道两侧的楼坊上挂着最多的就是笼灯和走马灯。

  笼灯是直接在合抱大小的圆形灯架内点上炽烈的焰火,粗壮的灯框外裹上各种染色羊皮,朱红的,碧绿的,嫩黄的,湛蓝的,今夜不少楼主店家为求灯火辉煌,引人瞩目,会将数个巨大的笼灯吊成几串,垂挂在门面外。

  而走马灯多是圆柱形,里面灯油灼灼燃烧,待热气上涌,外面的活动灯架转起,只见绘制在灯皮上的图案缓缓浮动游走,甚是奇妙。

  少商看的目不暇接,黑白分明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盏灯一盏灯看过去,有将士回家妻子来迎的,有小童顽皮追打嬉闹的,有武士弯弓射猎猛兽的,甚至还有鱼儿鸟儿头碰头的。

  程始见女儿形容稚气可爱,十分豪气的叫多买下几盏灯给她回家慢慢玩耍。谁知少商摇摇头,只要了一盏,道:“回家我自己做,做更好看的。”

  废话,她是理科女生好吗,可以徒手开平方的那种,虽然主修方向偏理论,动手能力不如工科弟兄们,但这么简单的原理,她觉得可以回去练练手。

  灯市不止有灯,还有卖绢花丝帛首饰小食,甚至还有书简——

  一个儒生打扮的人正声泪俱下的向程咏和程少宫述说‘好好一个书香门第被戾帝爪牙迫害至家破人亡,如今不得已贩售家中藏书’的故事。

  程颂左右手各拉着筑讴二童,在一个猎户的摊位前观看一根据说是从吊睛猛虎身上抽出来的虎筋,用来制弓弦那真是万夫莫敌。

  萧夫人和程承边走边说笑,句句鼓励他振奋读书,不要有顾虑,程笑呵呵的随行一旁。

  程止见一店铺里的绢花做的新奇野趣,便买了朵给桑氏簪上,程母脸黑成砚台,于是程止赶紧再买一朵给老母戴上,程母却不依,非说桑氏头上的花更美。桑氏也坏,故意不主动说将绢花让给程母,只笑盈盈的看着,闹的程止手忙脚乱。

  程始在旁捋须摇头,就不能学学他,买了绢花藏在怀里回家再给妻子戴吗。

  少商却因沉迷看灯,拖拉在程家一行人的最后面,身边跟着两个武婢三个家丁,她也不担心安全问题,只慢慢走着,这时一个竹编的绣球缓缓滚到她脚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4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5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