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98章

  这夜寿宴可说是人人尽兴了。

  皇帝搀着半醉的皇后往长秋宫走, 凌不疑扶着微醺的少商想往自家府邸跑, 半道被耳聪目明的皇帝叫住了,硬生生劈开两人。于是凌不疑退而求其次,表示可以住回长秋宫以前儿时的旧居室, 谁知皇帝依旧不肯, 勒令少商睡在长秋宫, 凌不疑滚去南宫睡外殿, 和今夜值宿的御使左大夫褚老头作伴。

  “回禀陛下, 其实臣与少商已然和好了。”凌不疑一脸肃穆。

  皇帝挑眉道:“咦, 你与少商吵嘴了吗?朕竟然不知。”

  凌不疑咬咬嘴唇, 以目光示意不满,皇帝视而不见, 姿势潇洒的挥袖而走。

  当初凌不疑要留少商在宫里时,自不会直愣愣的跟皇帝说我和未婚妻吵架了您帮我出口气吧,而是绕了一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弯子。当时皇帝虽不知发生了何事, 但故意装作全然不知, 一口应下,此时故意呛养子一下, 亦颇觉快慰。

  五皇子贼眉鼠眼的不住往这里偷瞄, 神情颇有几分暧昧。少商不知道刚才她扑向凌不疑那一幕有多少人瞧见了, 可五皇子却恰是其中之意,而且依照这位的嘴皮子覆盖领域,估计明日一早半座宫廷的人都知道凌不疑与其未婚妻在皇后的寿宴上透着亲嘴来着。

  少商赶紧在分道前将此事告知凌不疑,凌不疑却道:“那又如何?”少商紧张道:“事关我的名声, 到时候人家都要说我不检点的。”

  “这点点举止如何谈得上不检点?否则,那二皇子妃岂不是要悬梁自尽了。”

  适才二皇子饮酒至耳热面酣,满身大汗,二皇子妃唯恐丈夫受凉,便亲自拿了巾帕伸进丈夫的衣襟中揩汗,从胸膛到后背揩了个通透。整座殿中也只有太子妃酸了两句。其实,寿宴到了后半场,众人皆有些纵情,汝阳王世子妃和虔侯夫人还和各自的郎婿交颈饮酒呢。

  少商有些无奈:“终归不是好名声。”

  凌不疑道:“臣子要名声是因为要继续为官,商贾要名声是为了生意兴隆,小女娘要名声是为了嫁得良婿……你已经有我了,还要那等名声作甚,你见哪位嫁了人的夫人在意过。”

  少商觉得和这男人无法沟通,一下甩开他的手,追着帝后往长秋宫去了。

  众位年长些的皇子在后面见了这一番,纷纷发表不同意见——

  太子叹息道:“子晟啊,少商就不错啦,你要更温和体贴些。”像他那位太子妃,端着副温良贤淑的面孔,实则爱计较又小心眼,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哪怕她错了也是别人逼的。

  五皇子想起自己被坑的经过,欲表示反方意见:“臣弟以为……”

  二皇子抢过话头,炫耀道:“姻缘乃天定,一锅配一盖,子晟你就受着吧。若将来换了一个,说不定还不如程氏呢。”人的命天注定,像他王妃,家世好相貌美还爽朗能干,哪怕吃姬妾个小醋都敲可爱的,不枉他当年一眼看中后死活求来,就太子胞兄那软绵拖沓的性情,再投十次胎都没这福气!

  五皇子想起二皇子妃素日待自己和徐美人很好,从无歧视之意,欲表示正方意见:“小弟很是赞……”

  三皇子喝的脚步不稳,扶着宦者高傲道:“大丈夫当志在四方,岂能喜怒困于妇人之手。”所以他只纳姬妾不立正妃,后院诸事皆由专业人士统筹管理,多么和谐,多么太平。

  五皇子有些惧怕这位三兄,赶紧道:“三皇兄此言甚是……”

  四皇子刚在墙边吐完回来,听见这话立刻道:“三兄你不想娶妻,可是我想啊。偏母妃老想长幼有序,这岂不是耽误我嘛!”有人志在四方,有人志在娶妻生子,人各有志不行啊。

  五皇子颇有同感,三四皇子都不娶妻的话,哪年月能轮到他啊:“谁说不是啊……”

  “烦劳诸位殿下关怀臣的琐事。”凌不疑面无表情道,“不过……”他朝太子拱手道:“太子殿下,怀柔手段也要分人用的,臣以为您还是少用为妙。”

  太子想起太子妃给凌不疑惹下的麻烦,立刻呵呵着闭嘴。

  “二殿下,臣听闻人一生的运气都有个定数。在一处的运气太好了,别处就会倒霉的很。殿下的妻运在宗室内无人可匹敌,不过别的嘛……”

  二皇子脸绿了:“别的怎样?!”

  凌不疑不再理他,转头道:“三殿下,那年上官夫子曾叹曰,人生在世,过头事莫做,过头话少说。倘有朝一日您被妇人牵绊了喜怒,您待如何?”

  三皇子冷笑连连:“你那心头肉尚不知牢不牢靠呢,倒来消遣我。好,倘真有那一日,你每一个儿女,我都赠与黄金百两!”

  “那就一言为定……”

  “不对不对,这不公平呀。”四皇子晃着脑袋嚷嚷起来,“三兄出了赌金,子晟却未曾下半点注金,届时若子晟输了又该如何?”

  凌不疑挑挑眉:“四殿下,前几日陛下提及臣的婚事时,臣还谏言该先为四殿下挑选皇子妃人选,三皇子不妨等遇上合心意的再说。如今看来,臣这话是多余了。”

  “……”四皇子转过头:“那什么,太子,三兄,夜深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二皇子大怒:“我也是你兄长,为何独独漏下招呼我?!”

  四皇子装作没听见。

  太子摇头莞尔。

  他察觉出凌不疑今夜情绪甚好,似是一种隐藏的喜悦,眼角眉梢都柔和了几分,不然以他寡言淡漠的性情,怎会说这么多无关紧要的话。到底是要成婚的人了,以后他会发现人生不止有磨砺和苦难,还有欢悦与情致——太子暗暗替凌不疑感到十分高兴。

  随后,他拉上正气愤的二皇子当先而走,三四两位皇子和凌不疑朝不同方向各自离去,只剩下五皇子孤独的伫立深夜寒风中。

  ……

  次日一早,薄曦未明,宫婢和宦者们在靛蓝色的雾气中打着灯笼干活,少商已然起身,披上御寒的皮裘大步朝外走去,走了几步,犹豫的回头道:“阿媪你真要去吗?”

  翟媪道:“适才你睡的香,还是我叫醒你的呢。你若不带上我,我可就要喊了啊。”

  少商无奈,只得带上她。

  趁着天色昏暗,两人在越妃宫殿旁的那座园子中一番摸黑作为,又赶在皇后起身之前溜回了长秋宫。服侍皇后起身,梳洗打扮时,皇后从镜中瞥见翟媪时不时的偷笑,忍不住问缘故,翟媪哪里敢说,只能搪塞一二。

  在宫廊中碰上前去皇后跟前开始今日课程的少商,忍不住轻声问:“天都大亮了,怎么还没动静?你那些布置管不管用啊。”

  少商压低声音道:“阿媪放心,那些布置我极有把握……”她上辈子使过不知多少次,从原始的板刷升级到后来的连环洗脚水,还没上工程力学的课程呢,她就无师自通这种恶作剧的机关布置了。

  “再说了,恰好她们几个都住一屋,岂不是老天爷要我报仇!”这倒不是巧合,那几个小碧池既然喜欢一处晃荡,显然平日很要好,自然愿意住在一处。

  翟媪憋笑着点点头。

  大约是否极泰来,少商抱着沉沉的竹简卷来到内殿,谁知皇后含笑告诉她今日就可回府了。少商大喜过望,连声问‘真的吗金的吗蒸的吗’,险些将皇后摇晕了,得知是皇后早就跟皇帝说定之后,她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便抓起皇后手背重重亲了一下。

  皇后被都被小女孩逗笑了,笑骂道:“一听见回家就高兴成这样,还当我这里是龙潭虎穴呢,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宫来!”

  少商捧着小小的拳头举过头顶,连连作揖告罪,只说是想念父母手足了。

  “娘娘,您为何不早说呢!”少商趴在皇后身边,满脸是笑,“早知道我这么快就能回去了,我就不跟凌大人那么快和好了!”

  “有胆量就将这话说给陛下听,就知道在我跟前面耍嘴皮子。”皇后用食指点了点女孩嫩豆腐似的额头,“昨日当我没看见你和子晟一处的情形啊,比饴糖都甜了。”

  少商脸上一红,嘴硬道:“您不知道凌大人有多可气,仗着有陛下撑腰……”

  话未说完,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和呼喊,等不及宫婢传报,怒气冲冲的五公主已经一头撞了进来,站在门口就指着少商大骂:“你这小贱婢!贱人!我要杀了你!”

  皇后脸色蓦的沉了下来,一掌拍在案几上:“孽障!你当予是何人,敢在这里大呼小叫!”

  五公主看生母脸色不好,立刻上前下跪,拜至以额触地,连声道罪只说是自己鲁莽了,然后又迅速将缘由说了。

  原来她带来的那群小女娘倦懒,一直睡至天光大亮才起身,谁知她们刚推门出去,走在一条青藤搭建的回廊中时,头顶忽呼啦啦的洒下大片粪水。

  ——少商这个机关设置的很巧妙,若只将粪桶放在门梁上,那只能洒到一二人,是以她将数个粪桶设在青藤回廊上,回廊一端是那几个小女娘的住处,一端是一扇柴扉小门。她用门栓将柴扉小门顶住,最先到达的小女娘推门不开,就吆喝其他女孩过来,直到几个女孩都过来一齐用力推门,才将柴扉小门推开。而此时触动机关,粪水从天而降,便洒甘霖。

  这样就算未必坑到所有人,大多数是跑不了的。

  这也是个巨恶心的恶作剧,那些小女娘们没伤到一丝皮肉,可哪怕立刻沐浴更衣,那股**的气味也得至少数日才退。

  五公主愤慨之极,想起适才越妃手下那些人的讥笑轻慢的目光,觉得自己的面子被耍了个干净,握拳捶地,用力控诉:“母后,她们是儿臣带进宫来的,为母后贺寿献舞也算出了一份力气,如今却遇到了这番羞辱!士可杀不可辱,母后,您要为儿臣做主啊!”

  皇后忍住没去看少商,纹丝不动道:“哦,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们沾了些金汁就要去自尽吗。就算要自尽,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五公主噎了一下,又大声道:“母后!这是程少商作为,我都问过珑园里的人了,她们说程少商今日清晨天不亮去过那里!”

  “嗯,可有人亲眼看见少商去安置金汁?”

  “即便没人看见,可除了程少商还有谁!母后,您要包庇程少商吗?”五公主声音尖利,恨不能一下锤死了少商。

  “殿下,敢问一句。”少商忽道,“为何就一定是我呢,我为何要大费周章行此奸计。”

  “因为她们前日将你……”推落湖中——五公主生生咬住嘴唇,若她真说了出来,程少商非但无罪,说不得母后还要治那些小女娘的罪。

  少商似笑非笑的看着公主:“殿下,我与那几位女公子近日无仇往日无冤,好端端的,我为何要去害她们呢。总不能因为我清晨去过珑园,您就一口咬定是我干的,这可不能叫人信服啊!”

  五公主目光阴狠:“送你进廷尉府,不出三个时辰什么就都招了!到时看你还能得意……”

  “滚出去!”

  皇后忽大怒,起身将笔架用力掷过去,“你给我滚出去!滚出我的长秋宫,滚出北宫,滚回你的公主府去!若你还想留几分母女之情,就赶紧给我滚!”

  五公主不敢置信的摸着被砸疼的手臂:“母后!”

  跟进来的翟媪看着不对,赶紧指挥宫婢上前去搀扶五公主,拉扯着要将她‘请’出去,五公主缓缓的立起,阴恻恻的瞪了少商一眼:“你给我等着!”

  这五个字说的咬牙切齿,少商眉头一皱,未及生出别的想法,殿外守门的宫婢忽然大声传报:越妃娘娘至!

  宫廷的潜规则的头一条,无非紧要之事,皇后与越妃尽量会避免相见——殿内众人面面相觑,翟媪全然摸不着头脑,皇后缓缓坐了回去,只有少商从五公主的脸上察觉到一抹奇特的得意和快慰。

  越妃沉着脸大步进来,后面跟着许多高壮的宫婢和宦者,最后跟着进来的竟是凌不疑。与旁人的神色凝重不同,他与平常并无分别,依旧是那副安静淡漠的样子。少商与他四目相对,他温柔的笑了笑,似是宽慰她不要害怕。

  越妃进殿后也不坐,向皇后匆匆行过礼后,就道:“请娘娘移驾,到殿外看看。”

  皇后见她神色严肃,便由翟媪扶起身,迅速步行至殿外,只见庭院里放着一副以白布覆盖的担架,上面隐约可见是人体形状,应是一具尸首。

  越妃抬抬手,一名宦者掀开白布,众人顿时发出惊愕的轻呼,这具尸首竟是前日指控凌不疑欺侮的那名丰腴女孩。

  她似是已死去许久,全身僵硬,四肢扭曲,头发披散且衣衫多有破损,显是死前有过一番扭打,喉头上插着一支明晃晃的云朵形嵌绿宝石的金笄,尤其可怖的是她双目圆睁,满脸惊愕愤恨之意。

  看见那支金笄,少商心头一沉,悄悄后退一步,朝身旁一个相熟的小宫婢吩咐了两句,那小宫婢点点头,趁众人吃惊之际迅速快跑离去。

  见众人无语,五公主赶紧上前,高声道:“程少商,这下你可抵赖不了了吧,如果我记的不错,这支金笄是母后赠你的,两月前的宫筵上我还见你戴过。人命关天,如今可以送你进廷尉府了吧。廷尉府里那些五花八门的刑具,你可要好好享受……”

  “殿下稍安勿躁。”越妃冷冷的打断,“尸首跑不了,人也跑不了,公主不用这么火急火燎的给人定罪!”

  五公主倨傲道:“越娘娘,这里是长秋宫,不是您的地盘,我母后都没说话,你凑什么热闹。如今认证物证俱在……”

  “没规矩的东西!”越妃毫不客气的开骂,“别说娘娘的长秋宫,就是陛下的明光殿,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若不信,我这就拉你去面圣,看看我说得说不得你!”说着作势就要叫人去拉五公主。

  五公主一时气弱,求救的去看皇后:“母后……”

  “叫什么叫!嫌弃皇后管束时,你远远逃去公主府逍遥快活,不见你孝顺膝前,要皇后撑腰时倒记得叫‘母后’了!今日我教你一课,眼在口上,张嘴前先睁眼,看看你面前的人惹得起惹不起!”除了需要做戏的场合,越妃生平就不认识‘隐忍’二字。

  当着庭院里这许多宫婢宦者的面,五公主被骂的结结实实,面红耳赤,若非为了某件她筹谋已久的事,她早羞愤的奔逃而去了。

  越妃骂停当了五公主,挥手让宫婢宦者推下,然后玉臂一抬,请皇后进殿内说话。凌不疑静静等在一旁,待众人鱼贯进殿时,他一下扯过少商,压着她坐到自己身旁。

  皇后脸色苍白,挨着翟媪的胳膊缓缓坐下:“妹妹先说吧。”

  越妃点点头,简洁的叙述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死了个不知羞耻的脏东西,就以她昨日诬陷子晟之举,死不足惜。不过人是死在我的珑园,又是皇后托付给我的,少不得我要分说清楚。”

  “是我给你添了麻烦。”皇后低声道。

  越妃道:“我当年将孩儿们一个接一个的往您宫里送,让您操心了好些年。我回来时,孩儿们一个个白胖滚圆,机灵活泼的。若说添麻烦,皇后托付我的这些,才到哪儿啊。”

  皇后苦涩道:“我不会教孩儿,好在你将孩儿们早早带回去了,留在我这儿,说不得也要养坏了。”

  越妃道:“皇后别把事尽往自己身上揽。自古就有好竹出歹笋的说法,神仙祖宗都不免妻不贤子不孝。就说虞侯吧,经世济国文武双全。多稳妥的一个人啊,平日在陛下面多一句不说,多一步不走,前阵子他不知第几个儿子在老家纵马踩死了两个人,一扯出来居然都不是头一回了,如今正与纪遵老儿扯皮呢。”

  皇后艰难的点点头。

  越妃面朝众人,简洁的叙述经过:“今早热闹的很,出了好几桩事。先是送早膳的人发觉了这具尸首,再是骆娘子说她的贴身侍婢从昨夜起就不见人影,她忍耐再三,只得来禀我。我想她平素谨慎勤勉,如今快要出嫁了,沾上这种事不好,就遣人先送她出宫回家了。”

  少商低着头,捏紧了右拳。春笤不见了,是真的‘不见了’吗?还是已经……

  凌不疑侧头看女孩,将她握紧的右手拉来,抚平了握住。

  “你这样很对。”皇后道,“我不该宣济通进宫的,她都快嫁人了……”

  越妃挑眉,十分鲜明的表示自己的不同意,她正要张嘴,凌不疑却提前开口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年来皇后娘娘善待骆娘子,厚待骆家,大家有目共睹。所为何事,不就是盼她好好规劝五公主,移心养性……有些事做不到就算了,这回娘娘寿宴,让她来帮把手,有何‘该不该’的。”

  皇后满目欣慰的看向凌不疑,少商动动手指,回握了凌不疑一把。

  五公主几次欲开口,因忌惮越妃而忍下,此时她很想质问凌不疑‘什么叫移心养性’,最后还是忍住了。

  越妃继续道:“其实尸首发现的很早,宫人去送早膳时就发现了,不过我让人不要声张,暗中叫人来验尸。”

  “死因就是咽喉上那处伤,一记毙命,到发现时死了至少四个时辰,也可能是五六个时辰。这点东西我也能看出来,死人见多的都能看出来。”

  “因这女子行止不端,污蔑子晟,前日起我就将她关了起来,想等过了娘娘的寿宴再行论罪。昨日送晚膳是酉时初,当时这女子还好好的。以今早发现尸首的时间倒推四五六个时辰,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程少商昨夜潜入珑园行凶。”五公主终于按捺不住,小心翼翼道,“再怎么样,那支金笄总是她的啊。”

  越妃看着她,道:“金笄是谁的,未必就是谁杀的。这两日长秋宫人来人往的,偷拿一支金笄有什么难。”

  “用自己的金笄去杀人,这可真是好计谋啊。”凌不疑道,“差不多比五公主殿下还要聪明了。”

  五公主听出其中的讥讽之意,愤愤道:“……也许程少商就是想到了这点,故意拿自己的金笄去杀人,然后反驳怎会如此行事,以此逃脱嫌疑呢。”

  凌不疑平静道:“那为何不起初就不用自己的金笄,便连这点嫌疑都没了。”

  五公主大声道:“因为程少商知道,若这女子死了她就是最可疑之人!”

  少商终于感到些兴味了:“哦,这是为何。”

  “因为她前日污蔑十一郎,是以你怀恨在心!”

  少商往后仰了仰身子,颇有种被打败的感觉。

  凌不疑看看她,凉凉道:“我觉得,她对我用情还没那么深。”

  越妃顿时噗嗤了一声,少商面如土色。

  “有件事殿下可能不知道吧。”少商坐直了身子,牢牢的盯着五公主,“越娘娘从前日起就会早晚封园。昨夜那些小女娘献舞后,越娘娘立刻叫人封园,把守各处出入,不许任何人进出。”

  五公主瞳孔微微放大。

  “昨日酉时初送晚膳时,那女子还活着;而我酉时三刻从长秋宫出发赴宴,整场筵席并未离开半步,众人皆见。罢筵后,越娘娘已经封园了,我是不可能进珑园的……”

  五公主急道:“那酉时初到酉时三刻之间呢?足有大半个时辰,够你去珑园杀人了!”

  “五妹啊,你这是何苦来哉……”

  这时,忽从殿门口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五皇子轻轻从门后进来,也不知听了多久。

  少商略觉奇怪,心想那小宫婢居然跑这么快,侧头看见凌不疑向五皇子微微颔首,立刻明白这是他提前将人叫来的。

  五皇子向后妃二人行过礼,跪到少商前侧敛衽正坐,然后顶着凌不疑肃穆的眼神,一五一十道:“昨日傍晚,我,我不小心落水,是程娘子路过,将我救起。是以程娘子没去珑园……”

  “你胡说!”五公主勃然大怒,起身指着五皇子,浑身发抖。她看了凌不疑一眼,大声道,“是不是有人威胁你这么说?是不是凌不疑?他要替程少商脱罪?!”

  五皇子无奈道:“我落水被救起后,和程娘子一道来了长秋宫,再一道启程赴宴。酉时三刻启程的话,嗯,一刻钟沐浴更衣,一刻钟从小镜湖走来这里,那我落水被救之时应是酉时初刻前后,长秋宫众人皆可为证,我说与不说,其实差别不大。还有,小镜湖离珑园少说也要走小半个时辰,可酉时初那女子还活着啊,程娘子如何杀人。”

  说着,他转头看向少商,低头轻声道:“你昨日坚持要我来长秋宫沐浴更衣,为的就是怕我抵赖吧。”

  少商微微一笑:“殿下多虑了,妾确实是怕您着凉。”

  五皇子苦笑一声。身为一名立志招风引雨秉□□看热闹之人,今日这样老老实实的阐述事实经过的,还真是生平头一回。

  “原来如此……”越妃道,“事情了结的比我想的要快。”

  她又看了看少商,“你挺机敏的,今早发现尸首时我派人去报陛下,子晟闻讯赶来,比那仵作都来的快。如今看来,倒是白担忧一场了……”

  少商感到右手一阵压紧,连忙道:“哪里哪里,凌大人来了,我心就定了。”右手这才慢慢被放松。

  越妃要笑不笑看看他们紧握的手,转头向皇后道:“行了,后面的事就由皇后娘娘看着办吧,我不便在此久留,这就告退了。”

  皇后此时既苍白又沉默,强笑着向越妃致谢。待人都走干净了,她强撑着坐直身体,道:“翟媪,去宣大长秋曹成,再去告知陛下,就说五公主忤逆,请他着黄门侍郎派人来。”

  少商倏然一惊,这是她来这世界后第二次听见‘忤逆’这个词,上回是书案风波时萧主任被逼急了,失言喊出来的。她原先不是很懂这两字的厉害,但看当时几位兄长着急上火的样子,想来这是非常要命的罪名。

  五公主比少商还要吃惊,眼睛睁的大大的,尖声高喊:“母后,你做什么!”

  凌不疑带着几分讥讽的怜悯口气,缓缓道:“殿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从我在越娘娘处看见那具尸首起,我就知道是谁动的手,是谁布的局。”

  “殿下金枝玉叶,不可能亲自动手,那便有帮手。适才您开口廷尉府闭口廷尉府,我如今将殿下周围之人送一圈进去,想来很快就会有结论的。”

  “那具尸首上有搏斗的痕迹,想来行凶之人也不能避过。适才这里说话的功夫,我已让人去查验了。”

  “今日这件事,要紧的从不是如何洗脱少商的罪名,而是如何处置真正的祸首。”

  俊美的男子轻声细语,仿佛说的是家常闲话,神情亦是温和端雅,然而少商莫名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鼻端嗅到隐隐血腥气息。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进行了一趟短途旅行,清明节春光很好。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liuxingwawa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诺诺牙牙 2个;36081755、安安安安安安、陶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琴的風、aka潤物、轩-beiky、ktea、辛夷花开柳稍黄、丽格海棠、5030907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日日蝶蝶 5个;妞妞牛 2个;家有三宝、raysnow、绕指柔、爱看天、君周、咕鲁灵波、就是爱吃、2340、絮听了了、33173852、款款而行、活力于沛、关大今天更五章、yym、咩兔子、小丸子的小丸子、36042119、遥遥锦鲤送尺素、墨染、丹若伋潆、鱼粉、badcatoo7、燕麦、、留声姬、x、丽格海棠、sophi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瓶;这个瓶;jfgsfh、麦苗青青 120瓶;妞啊妞、??朴荷瓶;、瓶;瓶;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眼 50瓶;锦瑟 48瓶;家有三宝、hao、天上的云彩、瓶;域昇鴢 、留言催文、青青草、icy、喜欢一切故事 30瓶;扎克斯 22瓶;iris、关大今天更五章、阿布丁、沙颜、watery、娓蔻、1755、叶子、gabriela1994、桃叶桃叶、9310、书舒、n、莎娜、声声子、ruogufang、光阴断层、开心哇呀呀呀、mbzy、春天一直都在、飞禽走兽妈 20瓶;羲和 18瓶;坏坏窝宝 16瓶;熊 15瓶;温柔 atoo7、羊羊 12瓶;巧若灵犀、lydianlu、妞幸福、胖胖、35539641、迪桑disappear、三窟、在水一方、夏凝、海边的小小鱼、solo、阮阮爱吃糖果、18674810228、时光易逝、浅笑流易、小涵、袁善见、晓宇、我只是路过、er看故事、15228280、无聊的某鼠、蓝色裂痕、不念不想、百年t大、文武、邓邓、圈圈圆圆圈圈、caci、河马看书、123、风徐徐、春天的雨73、18479359、一蓝、苏锦瑟、jessica、邵春晓、瓶;柠檬又重名 8瓶;可来、咖啡、山抹微云、白加黑 6瓶;桃花源、mung、莎灬沙、、书荒精、8628470、时光如水、香香木的小花花、神马都是浮云、似水流年、21010021、慕_拂晓、好好说话、小远子乖乖、程先生、许流影、nirvana、安倍晴雪、opo?、皮卡皮卡丘丘、25959817、五彩缤纷 5瓶;蘇沫沫沫沫、葡萄、狗狗的妈妈2008、清水清清 3瓶;书香童年、夏凌筠、白萝卜、唯伟、36076126、嗷嗷嗷很凶 2瓶;天线宝宝、9497、没有想到、等到花儿都谢了、小雨、静默颓败、优游、小捷、啊呼、墨染、zwylp、禾叶、joeyting、一直是晴天、秃头看文老阿姨、ruth、薇薇加菲猫、胭脂红铝色淀、*小嫚嫚*、晚安、jzao、安久、雪舞雪无痕、酒窝、abcd、我家有萌宝、se7ven、^ ^、纯宝宝、24282740、读者之中、wing六月、?、晴空之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3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4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5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