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99章

  此时, 殿内陷入一阵安静, 唯余皇后嘶哑的低咳声。

  五皇子知道自己此时应该聪明的告退,可热爱看戏的秉性让他坚强的留了下来,只是悄没声息的倒退爬行几步, 离开凌程二人些许距离跪坐。

  五公主被凌不疑那些话吓的不轻, 惶恐的向上望去:“母后……”

  皇后抬起左手掌, 示意女儿闭嘴, 待她喘匀了气息, 才道:“我不喜欢你的行事作为, 我不喜欢你身边的那些人, 多少年来我跟你好好分说,可是全然不管用。你又是公主, 还是最小的一个,不能责打不能重骂,到底是女孩儿家, 得给你留些颜面。”

  “我也曾想像越妃痛骂三公主般, 狠狠责骂你一顿,不给你留丝毫情面, 好叫你知道知道厉害。可因为三公主‘不受陛下和越妃待见’的名声满城皆知, 致使驸马的家人对她不免轻慢, 不然她当年也不会挺着大肚子跑去城外的庄园。后来她在乡野难产,若非子晟及时相助,那一关她就过不去了。”

  “予年少时过的不甚容易,镇日谨言慎行, 凡事不能争抢,于是就想让我的儿女们过的畅快些,没曾想,反倒纵的你不知天高地厚,心黑手毒!”

  五公主被骂的头昏脑涨,犹自争辩道:“母后怎知人是我杀的!就算母后看在十一郎的面子上要保程少商,也不必拿自己女儿做筏子!”

  皇后大怒,一掌拍在案几上,大声道:“好,你还在嘴硬!既然如此,你敢不敢到你父皇跟前将这话再说一遍,待你身边的人被审问出实情后,好再给你添上一道欺君之罪!”

  在皇帝面前撒谎抵赖可不是闹着玩的,五公主立刻哑了。

  “你背后歹毒,当面欺瞒,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你也配做公主,你也配高居广厦锦衣玉食?!”

  皇后拍着案几大声责骂,可惜她是个斯文人,骂人也没法爆粗口;这番话若是让少商来骂,管保将几样家畜都用上,骂的活色生香。

  五公主骄横已成习惯,忍不住梗起脖子,道:“不论配不配,我终究是父皇的女儿,总不成母后为了这点事就要治我的罪吧!前朝景皇帝做太子时用棋盘砸死了亲王的世子,不也好好的登基为帝了吗,哪个为难过他?还有前朝的骠骑将军,一箭射死了军中同僚,武皇帝还保他呢,又有谁问罪于他了?亲王世子和将领都如此了,何况区区小吏之女!”

  她眼珠转到少商方向,意有所指道:“所谓刑不上大夫,别说我没动手,就是我真杀了程少商,难道父皇还会让我偿命不成?!”

  少商暗叹这才是根源所在。五公主的确愚蠢轻浮,的确错漏百出,可这又如何呢,她是零成本犯罪啊。说的难听些,这回犯罪没成功可以下次再来嘛。

  皇后被女儿这番言论气了个半死,她不是口舌伶俐之人,哪怕心中知道不妥,事后也能想到郎朗驳词,但正当时时她往往哑口无言。

  “偿命亦可,不偿命亦可。”凌不疑忽道。

  众人都去看他。

  “当初高皇帝领兵入咸阳,与百姓约法三章,这其中头一条就是‘杀人者死’,无论凶手是何身份。”说起这些话,凌不疑俊美的面庞上自然而然带了些威严,五公主在旁看着,既心醉又伤痛。

  “景皇帝和骠骑将军杀人后无恙,都有其缘由。前者乃封国亲王权势过大,几乎逾越皇权,景皇帝年少气盛,不忿已久,其父文皇帝自要为儿子遮掩。后者乃死者先因其父之死怨恨骠骑将军的舅父,即武皇帝当时的大将军。总而言之,这两位都有皇帝为其遮掩的缘由。可是,公主殿下,少商与你有何冤仇,你非害她不可?不过骄妒歹毒罢了。”

  五公主胸膛剧烈欺负,她恨恨的想,男人心狠起来真是没有底的,没想今日咄咄逼人的却是自己的梦中人。

  凌不疑的语气缓慢柔软:“公主殿下,我们先不算这笔人命官司,我们算算旁的。你以一己私怨,在皇后诞辰当日行此歹毒之事,不忠不孝之极。这个罪名,该怎么算呢?”

  五公主心头一凉,她不是少商这等半路出家的,深知这个罪名的厉害,颤声道:“十一郎,你我究竟相识十数年,一起在长秋宫里长大,你竟一点不顾情分。这个程少商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还没一年呢,你就这么费心巴脑的要给她出气!”

  凌不疑道:“天地之大,除了君王威德,便是父母的生养之恩了。公主殿下行事当真利落果决,为了给自己除怨,竟连生母的恩情都不顾了。臣何德何能,可不敢与殿下论什么情分。”连自己亲娘都能毫不顾及,可见人品卑劣凉薄,又有何情分可言,若她不是公主,十个也早死在他手里了。

  五公主淌着泪笑道:“好好好,看来你今日是定要致我于死地了……”

  她颇有几分骄悍暴烈之气,见凌不疑无情至此便不再哀求,径直转过头,膝行至皇后跟前,抱着皇后的腿,哭泣道:“母后,母后,您饶了儿臣这回吧。儿臣是鬼迷心窍了,一时昏头才做了这样的事,您就饶了儿臣吧!适才您也说三姊受驸马家人的刻薄,难道母后想叫儿臣也落到这步田地吗?儿臣将来的那位驸马,还不如三驸马呢。几位阿姊都嫁了差不多的驸马,唯独儿臣这般不走运,凭什么啊凭什么,您想想,再想想啊……”

  说到这桩婚事,皇后不免有些心软,未来的小女婿是海内闻名的纨绔,兼之性情狷急,可当时皇帝已定下要宣越两家联姻了。自己的娘家还好,兄长宣侯虽只有一子,不过正当婚配,性情也老实厚道,然而越妃家四兄弟,偏偏只有行三的小越侯之子未婚适龄……

  想到这里,皇后不由得落了几滴泪,五公主见此情形,本以为有戏,谁知却听见皇后道:“自定下亲事后,你总是愤愤不满,动辄打猫骂狗。陛下虽然嘴上没说,但也多有纵容。是以,你就以此为由,得寸进尺么?”

  “母后……?”五公主大吃一惊。

  “你是招驸马,不是去和亲。你有自己的公主府,有宦官宫婢侍卫家奴还有丰厚的田产和偌大庄园……”

  皇后声气虚弱,然而依旧坚持着一字一句道,“若过的和睦,你和驸马就好好的在一处。若不和睦,像三公主一般分府别居,哪个又会来指摘你。你动不动哭哭啼啼,便当全天下都对不住你,如今都敢在我的生辰行凶栽赃了,还全不当一回事,以后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喘过一口气,她觉得胸口气血翻涌,强撑着大声道:“你今日也别跟我哭诉求饶了,我知道你心中其实一点悔过之意都没有,只是害怕受罚。反正我说的你从来不听,这回就让你父皇与你分说。来人,先将公主看押起来,待黄门侍郎和大长秋的人来了,就交给他们……翟媪,你先扶我回去。”

  翟媪早察觉皇后的面色越来越白,立刻起身搀扶着皇后往内侧走去,五公主害怕起来,扯着皇后的裙袍大声道:“母后你好狠的心啊,难道我……”

  翟媪绷着脸,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无用的东西!”她用力扯回皇后的裙角。

  此时早已侍候在旁的四名高壮的宫婢上前,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将五公主按住不能动弹,翟媪不理她的嚎叫哭泣,坚定的扶着皇后往内侧宫廊走去,很快人影不见了。

  五公主回过头,凶狠的瞪着少商道:“小贱人,我就该早早收拾了你!若不是我心慈手软,还让你今日这般有恃无恐!”

  少商静静的回视:“公主殿下,您想多了,我怎么敢有恃无恐。说实话,其实我怕的很。”

  “你也会怕?”五公主冷笑,“出事到现在,你可半分惧色都没有啊!”

  少商平静道:“是真的,我很害怕。我害怕狂风,害怕暴雪,害怕阴冷的宫室,害怕摇晃的烛影,我害怕这世上一切能伤到我的人或事。您觉得我狡狯奸诈,实则像我这样事事惧怕之人,不狡诈些如何能安心活下去。”

  “我刚进宫那阵,每日都在担心受怕,怕我哪一日出了差错就送了小命。可一日日的,皇后娘娘慈祥,翟媪厚道,长秋宫里的人大多和气可靠,我才渐渐放下心来。”

  “公主殿下,不怕您笑话。从您为娘娘贺寿进宫那日起,我就再没独处过——其实在家里时,我最爱一人待着。可这几日,我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人,连夜里都挤去翟媪屋里睡觉,万万不敢落单……”

  “殿下,您真想除了我,其实不该谋算这那的,应该直截了当的找人来杀了我,一了百了。就像您说的那样,就算您杀了我也不会偿命的。”

  五公主十分惊异。

  殿内安静,凌不疑侧脸看着女孩,适才的那番话虽是回给五公主的,但不知怎的,让他心中很不舒服。过了片刻,他拉起少商的小手:“我们走吧。”

  少商点点头,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至此为止,五皇子看的兴致勃勃,适才几度欲插嘴却又怕被素来慈和的皇后讨厌,只好苦苦忍耐。此时见皇后终于离开了,凌不疑和程少商也要走了,他施施然的站起身,走到被宫婢按压住的五公主身边,凉凉道:“五妹啊,我说什么来着,不要自作聪明。当年你将我推到泥潭里时,我就说了,父皇母后都是聪明人,他们不是不知道,是愿意容忍,什么时候忍不了了,你就完了!”宿敌落马,大仇得报,今日这场大戏他可以回味两个月。

  五公主愤恨的瞪着他:“要你多来管闲事!你今日看我的好戏,来日不知谁看你的好戏!你以为你有什么靠山吗!”

  五皇子将双手拢在袖中,笑道:“我没有什么靠山,也不如五妹胆子大,许多年前我就知道不要跟父皇作对。是以,我只动口,从来不动手。”嘴皮子可以贱,但手脚不能贱。

  五公主冷冷一笑:“徐美人是宫婢出身,整日服侍人惯了,想来五皇兄也深得真传,难怪我不如你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小时候不懂事,她曾骂过五皇子是‘贱人生的贱种’,被帝后二人各自责罚了一顿,她这才想起五皇子再贱也是父皇的血脉。

  五皇子脸色都变了,厉声道:“你这个……”

  “五殿下。五公主眼看就要受罚了,您跟她置什么气,难道想绕进这摊烂事里去吗。”少商拍着酸麻的双腿,一时站不起来。

  五皇子长长出了一口气,定一定神,大笑道:“没错,五妹,看在你倒霉在即的份上,做兄长的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哈哈,哈哈……”

  五公主冷笑道:“你和这小贱人倒能说到一处去,什么不慎落水小镜湖,不是你们俩早有勾结吧。还为她作证,是不是有什么苟且啊!”

  五皇子脑门一激灵,不安的去看凌不疑,只见他正温柔的揉捏程少商的小腿,连忙道:“你别胡说八道!完全没有的事!”

  少商闲闲道:“五公主啊,您这挑拨的本事太差了。您看看我家凌大人的长相,再估摸估摸他的本事权位,接着整座都城去问一圈,哪个小女娘会放着凌大人不要,而去勾搭五皇子?!我脑颅里进水了啊!”

  凌不疑没有抬头,继续轻捏女孩纤弱柔软的小腿,然而嘴角弯起一抹优美的新月。

  五皇子不高兴了,扭头道:“你昨日还说要与我结交朋友呢,今日就这般损我?!我哪里对不住你了!”

  少商翻脸不认人:“我今日就能出宫回家了,以后再也不和凌大人吵架了,还和殿下结交什么朋友!男女授受不亲,咱们还是避嫌些的好……”五皇子嘴贱的很,为了免除后患,还是提前拔掉引线的好。

  说到‘再不和凌大人吵架’这几个字时,她还似喜似嗔的看了凌不疑一眼,凌不疑俊目含情,也绵绵的回了她一眼,然后揉捏的愈发轻柔,低垂的面庞上笑意也愈发浓了。

  少商见卖好成功,甚乐。

  五皇子脸色发青:“你这不是过河拆桥嘛!”

  “我会游水,干嘛还要桥,所以我从来都是不等过河就拆桥哒!”

  饶凌不疑素来冷漠,此时也忍不住朗声大笑,笑声在殿内梁宇之间回响,他望向女孩的眼神满是温柔的情意。

  这开怀的笑声和缠绵的眼神倒把五皇子吓了一跳,一时都忘了和少商斗嘴。

  此时,大长秋曹成终于亲自带人过来了,他身后随着几名膀大腰圆的沉默老媪,属于一看就很有‘本事’的专业人士,上来三下五除二就将五公主拿捏在手中。

  凌不疑等三人各自向曹成简单拱了拱手,说了几句‘辛苦了’云云,曹成摇头苦笑,这种皇室内事最是不好处理。他正要将人带走时,五公主忽大声道:“曹大人,我不申辩了,可程少商在越娘娘的珑园内设陷阱害人,难道你们也不追究?”

  曹成愣了愣:“什么设陷阱害人。”

  五公主冷笑道:“就算那几人是罪有应得,可程少商也该禀告了母后,再由宫令下达惩处细则,怎能自行报仇呢?视宫规如无物,这是什么道理!越娘娘的珑园何其清雅,好端端被她泼了一地的粪水,难道不该治罪?!”

  凌不疑拉着少商起身,凝思片刻后,笑道:“原来珑园青藤居的那些金汁是你安置的?你这个小促狭鬼!放心,此事有我,我手下有位能人,不出一日,管保叫青藤居一丝气味也不会留下。”

  他被越妃请去看尸首时尚早,待粪桶陷阱发作外面喧哗尖叫时,他正满脑子官司,又听越妃说无人受伤,只是小女娘之间的恶作剧,他便没多想。

  “不过……”凌不疑皱眉道,“你为何要做此事呢?”女孩虽然桀骜尖刻,但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欺负人。

  少商心头一咯噔,隐隐觉得不好,正想搪塞两句过去,五皇子已兴冲冲的过来插嘴了。

  他冲着少商笑叫:“什么粪桶什么粪桶?!适才我在珑园也断断续续的听了几句,听说那几个小女娘恨不能泡在浴桶里,无论怎么洗刷,周身气味缠绕不散,原来是你干的啊!哈哈哈,她们就是前日推你下水的那几个吧……”

  “什么推下水。”凌不疑神情凝重,“谁推谁下水。”

  少商赶紧去拉凌不疑的胳膊:“哎呀你别听五皇子胡说,没有的事!我们走吧,走吧走吧……”

  “什么没有的事!”五皇子最恨有人质疑他的证词了,他虽嘴贱,但说的都是实话,“那日我在湖边林子后面都看见了,不止我看见了,还有我身旁两名伴读也看见了……”

  少商惊异道:“你当时看见了?那你怎么不出来救人!还有,你为何一直没说出去啊!”这货没有见义勇为很正常,可居然不碎嘴了,好奇怪。

  五皇子无奈道:“母后寿辰在即,告状也得等一等啊。哎哟哟,凌不疑做什么啊……”他胳膊一阵剧痛,原理是凌不疑用力攥住了。

  凌不疑面罩寒霜:“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了!”

  五皇子赶紧道:“你先放手,先放手!好好我说……那日少商君从越娘娘处出来,途径湖边时,被五妹带进宫来的几个小女娘推了下水,她们还拦着了少商君随身的两名宫婢,不让施救呢!哎哟哟,你别又用力了啊…我本来要去救的,可后来见少商君水性甚好,才没有出面……”

  凌不疑气息急促,猛然回望被押住五公主,目光酷烈仇恨,犹如尖齿间滴着鲜血的凶兽,五公主当场被吓的往后缩了缩。凌不疑大步踏前几步,竟似乎当场就要动手。

  少商死死抱住他的胳膊不放手,连声道:“不是她不是她!这事真不是五公主指使的!谁知道我水性好呀,连日来五公主布置了这么一番栽赃陷害,若真将我淹死了,她布置了这许多岂不白费啦……”

  凌不疑素来思绪敏捷犀利,适才是心慌意乱了,此时心中一思度,立知这话不假。

  少商这才放开些男人的胳膊,谁知还未等她松完一口气,凌不疑反手抓住她的小臂,语气冰凉:“那你为何不告诉我?”

  “我我,我……”那会儿他们正在吵架啊,而且她已想好复仇办法了啊,“不是什么大事啊,我也没伤到啊,哈哈……”

  凌不疑深深的看着她,目光森冷而狂乱,夹杂着愤怒与失望,然后缓缓放开攥着女孩的手掌。少商捧着自己的小臂,心头涌起一股害怕。

  凌不疑走到五公主面前,冷静道:“殿下钧鉴,待殿下离宫之日,臣定有大礼奉上。”

  五公主瑟缩了一下,待要说些什么凌不疑已甩袖而去,他离殿时还拽上了五皇子。

  少商愣一愣,赶紧小跑的跟了上去。

  五皇子一路哎哟连声,待走至静谧的西侧宫廊时,凌不疑忽停住了脚步,沉声道:“那几个推少商落水的女子,你都认识吗?”

  “都认识都认识!”五皇子忙不迭的点头,顿感有用武之地,“五妹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臭味相投的伴当,我怎么不认识!”

  少商追赶上来的时候,正听见五皇子在卖弄自己的记性——

  “我全都记得,哪几个是领头推人的,哪几个在旁边看笑话的,哦哦,还有几个往水里的少商君身上扔石子呢!咳咳,真是歹毒啊……”

  少商大怒,上前用力推了五皇子一把:“关你什么事啊!多嘴多舌,当心陛下打你!”

  五皇子不甘示弱,大声道:“你自己说的,我非最长亦非最幼,不是皇后也不是越娘娘生的,文不成武不就,连闯祸都闯不出别具一格来。若不时时闹出些动静,陛下怕都记不得我了——我这会儿不就有动静了嘛!”

  少商差点气吐血!

  五皇子得意洋洋,又对凌不疑道:“一共八个,我记得清清楚楚,连她们的父兄我都认得几个!子晟你尽可问我!”

  “你少说两句吧!”少商真想塞把烂泥在五皇子嘴里。

  她扭头道:“凌大人,你别听五皇子的,他是唯恐天下不乱呢。再说我已经报仇了啊,那几个小碧……小贱人,别说得先臭上几日,就是气味消散了她们也没脸出去玩耍了啊!”

  凌不疑仿若未闻,只道:“五皇子,你先走前头,今日烦请与臣出宫走一趟。”

  五皇子最会看风向,心知情侣闹气这段戏是不能看了,便装模作样的整了整衣袖,然后一溜烟跑了。

  漫长冷僻的宫廊只剩他们二人,少商不免有些惊慌,小小的后退几步,谁知凌不疑一把扣住她,俊美的面庞竟有几分抽搐,声音像从冰层下传来——“程少商,你究竟将我看作什么人?”

  “我行猎时,见到年幼的小兽依偎在母兽肚腹下;我出征时,见过兵卒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同袍;我领着乡勇剿匪时,见到年轻女子被解开绳索时,首先扑向她们郎婿,声声哭诉被掳走时的惊惧绝望……”

  “你父母缘浅,程校尉虽疼爱你,可终究分别十年,你并不能对他说什么心里话;你从小被禁锢内宅,除了万将军的幺女,你并无旁的朋友,可即便是万氏你也无法全然交心。人家父母慈爱,青梅竹马合心合意,你算什么,是不是?”

  “和你定亲后,我在心里想,我愿意做你的知己,做你的靠山,你无论害怕还是苦恼,都可以与我说。我不是想拦着你做什么,只是希望你以诚待我。像我过世的舅父舅母那样,亲密无间的过一生。然而,你可有把我放在心上过?”

  少商怔怔的落下泪水,泪珠儿噼啪打在襟口:“不是的,我这次真不是有意瞒你的。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啊……”

  “被她们推落水后,你生气么?”凌不疑问。

  少商呆呆的:“……生气的。不但生气,还想报仇。”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凌不疑神情隐隐带着几分凄然,“难道我不能叫你信任,不能让你依靠么。”

  少商无法辩驳,很多事情并不是她有意为之,而是她潜意识的行为。

  他缓缓松开了女孩,垂头侧身而站:“她们推你落水时,并不知道你会游水,你怎么知道她们只是玩闹还是存心致你于死地……就算事后我能给你报仇,可你还活的过来吗?你不让我派人跟着你,事后也不告诉我,在你心中,我究竟算什么。”

  少商心中难过,明明和凌不疑站的这样近,可他身上冷冷的凄怆之意却好似将她推出很远很远,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补救。

  “你适才说,你害怕这世上所有能伤到你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吧。”

  凌不疑重重在廊柱上捶了一下,恨声道,“你并不是有多喜欢楼垚,而是他伤不到你,你和他在一处才觉得舒畅。而我不是。你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一个食不要紧,一人行也不会寂寞,我是硬生生挤到你身旁的。”

  说完这些,凌不疑收起所有情绪,再度变回那个冷漠寡言的年轻权臣,看着女孩淡淡道:“你这样厌恶这座宫廷,我这就去解了你的束缚,还你自在。”

  随后他坚定的转身而去,再未回头。

  少商呆呆的站在原地,满脸泪水,却语噎不能言,心中却在疯狂大喊——并不是这样的。

  她其实并不全然讨厌这座宫廷。

  虽然起初很讨厌,但她喜欢温柔的皇后,喜欢唠叨的翟媪,喜欢漫步在优美的皇家园林中,喜欢辉煌壮阔的古代宫廷建筑,围绕着一根雕栏,仰视着一架画栋,她可以痴迷的看上一整天。

  他给了她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教育,众位学识渊博领域不同的老夫子翻着花样轮着教导;他领她登上常人也许终身未能及的高峰,欣赏帝国之巅的风景。他开阔了她狭隘的眼界,丰富了她贫瘠的生命,她怎么会讨厌他呢?

  可这些,她都说不出口。

  ——她缓缓蹲下|身体,双手捂脸无声的哭泣。她现在真的特别特别讨厌自己。

  哭了一会儿后,她抹干眼泪,挺直胸膛的站起来。

  有时候,怯懦不是忧惧未知的前方,而是拒绝正视不愿意承认的心意。说错话,做错事,就该改正认错,结果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凌不疑值得被好好的对待。

  作者有话要说:

  1、窝巢古代从来不是法治社会,文中这个时代也没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

  2、虽然我曾多次内涵辫子朝,但我要说,从漫长的历史来看,人道主义还是越到后来越完善。汉唐时代死个把宫女不是事,可到清朝,即使是宫妃也不能乱杀宫女了。

  3、本章所提了两个例子,分别是汉景帝和霍去病。

  4、我决定还是回复隔日更新了,因为人类是一种懒惰的生物,这几日缘更之后,我发现自己反而乱了生物钟。所以还是驱策着隔日更新吧,下次更新在周五,老时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3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