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65章

  那日与袁慎把话说清楚, 少商当日就写信回程府, 让程老爹悄悄的和袁家把亲退了;少商在信中恳切的对双亲道歉,为了她的婚事,家里被闹的不得安宁。

  萧夫人的回信干脆利落:不妨事, 你如今是家中唯一一个没着落的适婚女孩了。程姎已嫁, 程娓早定给了白鹿山, 尹姁娥生的小女儿尚在学步, 总之十几年内程家无有嫁女之忧——女儿你继续作吧, 作够了好好过日子就行。

  少商读着回函, 满心歉意, 暗下决心这是最后一次给家里惹麻烦了。

  宣太后问她将来会不会后悔,她端坐榻前, 想了想,答道:“我幼时一直想要离家自立,独当一面, 再不受父母亲长掣肘。于是, 我先是期盼楼垚带我外放,后来又盼着别的什么人娶了我, 放任我自行其事。可是如今想想, 为何非要靠别人呢?托娘娘的福, 我如今财帛丰足,亦有了卫队,陛下还将社稷治理的路不拾遗。既然如此,我何不自走天涯, 乐得逍遥。”

  宣太后望着女孩淡然的自信面庞,微不可查的叹口气。

  “所以呀,娘娘赶紧将身体养好了,如此才能与我一道去外头玩耍,若娘娘老这样病恹恹的,我可自己个儿走了啊。”少商笑意圆融。

  “不论我能不能跟你去外面走走看看,你都要看顾好自己。”宣太后伸出瘦若枯槁的手拍拍女孩——其实她俩都知道,这一日是不可能到的了。

  山中不知年,宫中岁月缓,少商安下心来给宣太后侍疾,一连数日无风无浪,若非宣太后身体愈发衰弱,半打侍医聚在永安宫中急的团团转,少商都生出一种悠闲之感了。

  不想这日上午,二皇子满头大汗的奔来,扯着少商就低喊:“出大事了,袁家出事了!”

  少商心头一紧:“怎么了?”

  “你可听说过征蜀大将军翁君叔?”

  少商强笑:“淮安王说笑了,妾还不至于如此孤陋寡闻。翁大将军是最早从龙的功臣之一,这些年来为陛下殚精竭虑,立下汗马功劳。可惜天妒英才,去年征蜀途中,翁大将军被刺身亡;当时陛下哭的什么似的,还亲穿孝服,去翁家祭奠。”

  二皇子抹了把汗,:“你可知谁刺杀的翁君叔。”

  “自然是蜀中僭王公孙氏啊,他害怕朝廷大军的声势,就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后来不是还刺杀过继任的吴大将军么,幸而那回有了防备。”

  “人人都知道是公孙氏主使,我问的是行刺之人?”二皇帝压低声音。

  少商一怔:“谁?”

  “就是那个第五成!”

  少商艰难的用手撑住地板,冷汗涔涔而下:“……那这事与袁家又有和干系?难道因为袁州牧与第五成是结义兄弟?”

  二皇子将少商拉到一旁,细细分说因果:“这事是今日早朝发作起来的——去年大军征蜀时,蜀中有一名士约翁君叔相见,说愿为朝廷劝降公孙氏,翁君叔便依约前去……”

  “这也太轻率了!大军入蜀,难道是摆着好看的,生死须臾谁都红了眼,翁大将军怎能轻易涉险!”少商叫了起来。

  “翁公为人刚毅果敢,龙潭虎穴都不在眼里,再说他以前也招降过地方诸侯,当下便答应了。翁君叔赴约时,带足了护卫随从,相见之处也是他选定的,稍觉情形不对,瞬即可退守后方。尤其他的心腹骁骑卫,那可是以一当十的好汉。唉,谁知当夜一群蒙面刺客闯入大帐,其中一名身形高大的刺客神功盖世,一双肉掌无人能敌,徒手能开碑裂石,骁骑卫的包围生生被他劈开一道血路,此时另一刺客以臂箭暗射。翁君叔当即中箭,数日后伤重不治!”

  二皇子咽了口口水,继续道:“后来我军大败公孙氏,吴大将军为替翁公复仇,循着线索追击时发觉当初刺杀翁君叔的那些死士已死了个干净,详询之下,才知道是袁家派去的人。当时吴大将军没细想,还以为同殿为臣,袁州牧痛惜翁公之死才出的手,可是,可是……”

  少商喃喃道:“可是,如今知道了那刺客领头是第五成,那么袁州牧所为就不是替同僚复仇,而是替义兄灭口了。”

  二皇子拍腿懊恼:“谁说不是啊!今日早朝闹翻天了,翁君叔的妹妹不是嫁了安阳王么,安阳世子嚎啕大哭,恳请父皇给他舅父做主!吴大将军当朝捉着袁州牧的衣襟质问,袁州牧面色灰败,一言不发。父皇气的手都颤了,当即将袁家父子下狱,着廷尉纪遵即日审讯!”

  “阿慎也被捉起来了?!”少商惊呼。

  “善见是袁州牧的独子,又已及冠入仕,哪能逃得了!”

  少商心中生出一股巨大的恐惧,即使当年霍不疑连夜屠灭凌氏她都没这么害怕,因为她隐隐知道只要霍不疑没兴兵造反,皇老伯总会保他一命,只不过吃苦多寡的区别罢了。

  可袁氏不同,他们一不是丰饶功臣,二非皇老伯故旧,真要一板一眼照章办事的审起来,袁慎不死也要脱层皮。阿米托福,纪老头别急着用刑啊!

  二皇子凑近少商低声道:“我记得那第五成还在你家吧,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不过我看廷尉府来拿人也是早晚的了,好在你与子晟的事……”他难以措辞,“好在前几日袁程两家正在商议退婚之事,大家没将你家算成袁氏党羽。”

  少商低喊一声:“哎呀,我又给阿父阿母惹麻烦了,我才下定决心再不给家里惹事呢!”随即她又想到什么,“不对,第五成这人虽鲁直糊涂,但并不是是非不分之人,他怎会去刺杀朝廷的统兵主帅!”

  二皇子叹道:“第五成是什么人先不说,袁州牧将同去行刺之人都灭了口,总是替第五成善后吧!这会儿前面还乱着,我是偷偷溜过来的,你赶紧出宫,赶在廷尉府去你家拿人前告知你双亲此事!”

  少商起身,深深向二皇子拜倒:“王爷大恩,妾身铭感于心,以后当报之!”

  二皇子连连摆手:“这话就不要说了。你当年漏液去长秋宫叩门,为亡妻请来侍医,是何等冒险……唉,刚才翁家人当堂鸣冤时善见也是毫无防备,手足无措。好了,你快去快去!先将程家摘干净,袁家的事慢慢再想法子!”

  少商再叩首,旋即飞身奔出,向宫门侍卫要来一匹骏马,连鞋都没来得及换,直接踏着一双软底的云雀翘头履翻身上马,上马扬鞭回家。上气不接下气奔入家门,程老爹照旧在上班,她将此事说与萧夫人听,萧夫人大惊,赶紧将第五成叫来问可有此事。

  第五成稀里糊涂:“我何时刺杀翁大将军了?公孙氏刻薄寡闻,我亦甚是厌恶,曾有江湖上的兄弟邀我为公孙氏效力,我一口回绝了。”

  少商追问:“那您去年可刺杀过别人!”

  第五成想了想,道:“有,去年秋季有一挚友邀我同去锄奸。他说对头是潜藏蜀中的前朝佞臣,裹挟价值连城的财宝在山中隐姓埋名,身边有重甲侍卫防身,轻易不能近身。他们决意诛杀奸佞,请我相助。那奸佞身边的护卫果然厉害,我那挚友带去的兄弟死伤过半,还是我打杀进去,才有兄弟伺机射了那奸佞一箭,也不知有没有取到性命。”

  少商哎呀一声,萧夫人无奈道:“第五大侠您上当受骗了,我素闻蜀中公孙氏最爱以重金收买江湖好汉,您那挚友定是被公孙氏收买了,是以诓您行刺啊。”

  第五成脸色大变:“难道,难道那奸佞就是翁大将军?!”他塌然坐倒,惶惑不安,“我说呢,总觉得哪儿不对……”挚友带来的那些兄弟一个个眼色阴沉,沉默寡言,行动整齐彪悍,看着不像江湖中人,倒像训练有素的死士。

  “那是我相交三十年的至交好友啊!”第五成难以置信的大喊起来。

  “这些先别说了,后来呢,您一点也不知道朝廷大军的主帅受刺身亡了么?”少商打起精神再度发问。

  第五成脸上懊悔:“那夜我也身受重伤,后面追兵又咬的紧,我不敢回家,只好遁入莽莽群山,在一深山冷坳的猎户家中休养了两三个月才出来……嗯,其实是家中老仆见我久久不回,只好去找了袁沛,是袁家遍散人手把我找到的——总之,待我出山时,朝廷大军已攻破公孙氏前两道防线了,我听人说主帅姓吴啊。”

  听到这里,萧夫人已知前后因果,侧头叹息。

  少商看第五成一脸不愿承受袁家好意的死样子,怒上心头:“第五大侠快意恩仇,行事洒脱,却不知袁州牧为了替你善后,快要将全家都搭进去了!如今袁家覆灭在即,第五大侠终于可以大仇得报,妾在这里先恭喜第五大侠了!”

  第五成吓了一跳,听少商说清缘由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萧夫人轻斥女儿‘不可无礼’,又问:“第五大侠,事已至此,你待如何?”

  第五成咬咬牙:“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是我闯下滔天大祸,我自去廷尉府服罪便是,绝不牵连袁家,更不会牵连程家!”

  少商就等他这一句,朗声道:“也好,我陪第五大侠同去。”

  两人离去前,萧夫人忽然道:“第五大侠,嫋嫋,待会儿你俩不可对廷尉大人急躁。真要细论起来,第五大侠是受人利用,反而袁州牧的罪责……”

  她没说下去,第五成不解其意,但少商已经明白了,她一咬牙道:“事在人为,总要试一试。就算不与袁慎做夫妻了,我也不能白白看着他死在囹圄中!”

  萧夫人望着女儿的背影,想起当年少商强撑病体去为霍不疑辩白的样子,她喟叹一声——当初她怎么会以为女儿本性凉薄自私呢。

  少商与第五成纵马出程府,刚至巷口,迎面遇上一队轻甲挽弓的矫健侍卫,当前一人玄衣羽甲,眉目冷峻,正是霍不疑。

  少商一愣,第五成先嚷嚷起来了:“你们是朝廷派来捉拿我的么?不用了,我自己会去廷尉府自首的!”

  霍不疑看见女孩发钗歪斜额头沁汗,微一皱眉,回头做了个手势,侍卫们悄无声息的退到一边,他才道:“适才我看淮安王趁乱悄悄溜了,就猜他去向你通风报信了。”

  “是陛下派你来的么!”少商勒马不前,神情紧张。

  霍不疑不答反问:“你要带着第五成去自首,你打算说什么。说虽然第五成杀错了人……”

  “第五大侠没有杀人,他只是在翁公的骁骑卫中打开一条血路;射伤翁大将军的另有其人。”少商自己也觉得这番分辨很无聊,但聊胜于无。

  霍不疑看向女孩的目光异常柔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保下第五成,袁大公子可是几度欲置这人于死地……不过也对,早灭了这糊涂汉,就不会生出这许多事端了。”

  第五成脸色酱红:“是我糊涂不错,但我也不是有意牵连袁家……我怎知会被人认出来。”

  “你若一直在外州外郡,未必有今日大祸,可叹你就是不肯听袁州牧之言。”霍不疑淡淡瞥了他一眼,“那夜你们行刺翁大将军,你双掌能断刀折剑,开碑裂石……”

  少商插嘴:“咦,我记得你也能徒手开碑裂石的,原来这是世间罕有的绝技么?我以为大凡高手都能做到。”

  这次连第五成都丢给她一个鄙夷的眼神,眼中明白写着‘妇人见识浅薄’:“我义弟……袁沛那厮也练过这门功夫,当年我们一同向山中高人学来的。据我所知,当世有这等本事之人,不逾一掌之数。”

  少商讪讪的闭嘴。

  霍不疑忍笑,继续道:“你进都城没几日,为给人抱不平,在地痞面前展露过这手绝技,却叫路过的翁家家丁看了去——翁家谨慎,又找了数名当年与你血战过的骁骑卫来辨认。你眉心这道伤痕,还有你异于常人的魁伟身形,三样加起来,才断定是你。原本翁家立刻要捉你,谁知你却躲入了程家,翁家遍寻无果后开始调查袁家。”

  其实也是第五成这二十多年来忙着跟袁沛死磕,甚少在江湖上‘干活’,甚少有人知道他的成名绝技,不然翁君叔被刺那夜就该想起第五成了。

  少商觉得这是个死局——留第五成在外面,翁家会抓住他,袁家受牵连;藏起第五成,翁家调查袁家,袁家还是遭殃。她咬唇道:“敢问霍侯,你今日来此做什么?”

  霍不疑道:“你将第五成交给我,我带他去廷尉自首,然后你好好回永安宫去,什么也别做,等着就行了。”

  少商皱眉不语,霍不疑凝视她:“我知道你不愿相信我,可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你若掺和其中,会将程家拖下水的。”

  “不。”少商转头看别处,“你不是落井下石的人。”然后对第五成抱拳道,“请第五大侠随这位霍侯前去廷尉。”估计梁州牧会有打算,她先看看再动手,实在不行只能请宣太后出面求情了,袁慎是不知情的,至少应该保下他。

  第五成呆呆哦了一声,他想说其实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去。

  “少商……”霍不疑试探出声。

  “你先别说话。”少商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两眼直直的看着地上一块石头,“我还没想好跟你说什么,我不会再急功近利莽撞急躁了。……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

  宣太后日子不多了,她想在这段日子中专心服侍宣太后,等她过身后再处理跟霍不疑之间的这团乱麻。而在那之前,她都不打算见霍不疑了,谁知今日意外相见,真是猝不及防。

  霍不疑失笑道:“好,都听你的。”

  少商抿抿嘴,微侧马头,默不作声的从霍不疑身旁擦身而过,头也不回的疾驰而去——全程她努力着没看霍不疑一眼。

  第五成望着地上那块石头,蓦的想起当年妹妹第五合仪与袁沛相处时的情形,他若有所悟,忽然问霍不疑:“这位君侯,程家小娘子是不是喜欢你。”

  霍不疑轻提缰绳,没有说话——他们之间的问题,从不是喜不喜欢,而是她愿不愿意再为他冒险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  1、大家别瞎猜了,霍不疑全程没替袁家辩护一句话

  另,袁慎的戏份会一直到最后的最后,成长的人不止有霍程,袁慎也会变成更好的自己。

  2、我知道评论区烽火硝烟,但至今为止,大家都保持了风度和礼仪,至于喜欢谁讨厌谁都无所谓,反正所有人物都是我写的,你们zqsg只能说明我写的好。

  小说里的人物一旦写出来了,怎么理解甚至不是作者可以决定的,举个有趣的例子,先说好,没有自比金庸的意思,我没那么大胆子——

  其实《射雕》在最初连载期间,金庸构思黄药师这个人物就是带有讽刺意味的,然而接连几版的黄药师都扮演的太过成熟迷人风度翩翩(曾与姜),以至于群众自行将黄药师脑补成痴情不悔行事无忌的绝世好男人,强行忽略明明在连载版中就十分明显的师徒情愫。

  我隐隐觉得老金十分不满,于是在新修版中直接将黄药师对梅超风的意思给点明了(为此放弃了老金一贯的含蓄审美),不少读者都大觉愤怒,认为老金太猥琐,非要毁了他们心目中的男神,其实我想说,人家不想让广大群众继续误解下去而已,老金从没打算将黄药师塑造成男神。

  所以,关于大家自行理解各位人物,我并没有很大意见,只要别像某位一样,将霍不疑比作傅慎行就好,这个超出底线了,我吃不消。

  3、最后的最后,尽管我自认为百炼成钢,但还是要感谢为我说话的许多亲——陆野阿娜达,没错,说的就是你。谢谢你啊,谢谢你为我的写作意图和笔下人物辩护。

  无论大家怎么理解,请相信,我是抱着善意和温情在写文的,请不要随意鉴定我。

  上一篇《知否》中,因为我设定的社会环境比较压抑,因此不可避免的有许多不幸的女子,于是我被骂了一百零八遍,仇女,恶毒,封建恶臭,心灵阴暗,被人抛弃……

  所以这回我统统改掉,守寡可以再嫁,离婚可以再嫁,再嫁后可以三嫁四嫁,还可以主动离婚,外加足足半打获得了幸福的二婚女性……这回总没人骂我封建恶臭了吧。

  若大家对《星汉》里翻来覆去的感情纠缠不满意——本文是没法改了,我必须顺着大纲写下去,因为我的初始意图就是写感情和人物成长,要不我下篇文全部写事业,男主女主统统搞事业,让感情线做辅助,甚至若有似无也没关系。

  不要紧,我是很好说话的,只是一旦大纲拟定好,大方向是绝不会改的了。无法接受的亲,建议弃文。

  谢谢理解,鞠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木偶波儿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陆野、妞妞牛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5226709、伊伊依依 2个;冥姬、噜啦噜啦嘿、迷糊、晒太阳的懒猫、辛夷花开柳稍黄、关大今天更新啦啦啦啦、红米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噜啦噜啦嘿 4个;南瓜妈吗、suelin、辛夷花开柳稍黄、燕麦、叶子 2个;鱼粉、小小、薇薇加菲猫、糯米、圆嘟嘟、款款而行、燕子、小米燚、曾丽云、时无有异、禅心、e、执与6709、立夏、澄镜、雪海凝香冷、小鱼米、123、桃之夭夭、精靈、苒小瑶、言、风中游人、小丙有两根棒棒糖、ia?、?哎?呦??歪、芙蓉毛球、bobo、小九点咩、llpphhddxx、冰冰的果然冰、奋斗、小小鱼、丽格海棠、春风花草香、花骨朵儿、阿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哭泣的心 瓶;汤圆不吃肉 瓶;今夏无故事 90瓶;悠然 69瓶;浮生若梦 56瓶;加菲猫 50瓶;佟泽钰 49瓶;毛糯米 47瓶;杨阳 40瓶;云小奕 38瓶;小丸子的小丸子、kun、柒贰玖、、来来来来更、瓶;小依德 26瓶;heihime、八喜、gaga、想飞的猪、、东谷、囧囧的豆子、熊宝宝的兔兔、苒小瑶、原意、默默陌陌沫沫、就爱看言情、cheche、精靈、l!lu 20瓶;奈林酱 18瓶;如若 17瓶;云月中、二十四桥明月夜、瓶;暴风雨里的闪电z 瓶;y、天蓝蓝蓝、海毛虫、欢欢喜喜、io、栩栩、非与、.mraz、盼、么么哒、安之若素、多多、li、吸血怪猫、卿綦、北媚野猫、六道、梦醒时分′冷桐花、乱世、爱的箴言、碧海清天、雪域玲珑、不会游泳的鱼、葛西庞图、xz1302333、清清浅浅浅浅轻轻、云弄影、胆小的小土豆、请叫我宝宝、24141023、数裡稀、瓶;cinderella 9瓶;乐长安 7瓶;周棋洛的大宝贝、爱吃红杏子、陶子 6瓶;坨坨、随遇而安sunny、端午棕香、五彩缤纷、673861、喜欢一切故事、啊欣~、、gaguga、春天的雨73、3527357、秋天的池水真是冷啊、我爱元宝宝!、没有脚的鸟、秋 5瓶;我叫四毛、木脑壳、ivy 4瓶;懒懒、33752596、雨雪霏霏 3瓶;猫大人、26931232、丫、419673、云海烟波、柏燕、唯伟、尼尼、爱洛斯 2瓶;yanandc、静默颓败、金边乌云、泥煤妮玛尼耶耶、君子有九思、西瓜、等到花儿都谢了、血气如草、人在鲁文、lyl、佳佳??、落花伊影、黛月儿、小小鱼、去m18、读者之中、你大爷我永远是你亲大、星星、安久、zwylp、禾叶、筱梦、jj、小为姐、a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狂作者:巫哲 2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3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4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5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