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番外二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番外二

    杜沛霖换肾的事情, 其实走得非常不顺利。

    他才开始的时候, 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打懵了,一时半会儿措手不及,连该怎么办都不知道。还是医生提醒, 他或许可以换肾,才慢慢把理智找回来。

    仿佛是溺水的人找到了一根浮木, 杜沛霖原本觉得天塌下来了,然而知道了还有其他路的时候, 觉得自己总算是有了点儿生的希望。

    只是, 虽然肾脏可以移植,但是想要做,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移植一个肾脏, 少则几十万, 多则上百万,对他来讲这笔钱当然不值一提, 然而关系到自己的生命, 就算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为了活命,砸锅卖铁也要凑足这几十万。所以,在生命面前,钱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杜沛霖说到底, 其实还是个善良的人。他生了病,突然觉得自己能够理解那些患了绝症的人了。哪怕他可以用钱走后门,让自己先用上新鲜干净的肾脏, 但是他总觉得有些做不出来。

    倒不是说他这个人思想觉悟有多高,而是因为他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插队。

    大家的生命都只剩下那么一点儿,他真不好意思。

    况且,只要是做手术,哪怕是切个阑尾,都不能说完全没有术后风险,更何况是肾脏移植这样的大手术。移植之后,并不能说真的就高枕无忧了,万一有排异现象,无疑是把人再往死路上推了一步。

    杜沛霖拖着,也有顾虑这方面的原因。

    公司的事情,他趁着他病得还不深,交给了其他人打理,自己退了下来,成了个每天领分红的游手好闲。这是他生命中一段难得安宁的时光,杜沛霖发现,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惬意过。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他的身后好像总有一个人在推着他不停地向前走,哪怕他从心底来讲并不愿意。但是理智上他却清楚,他差了别人好多,必须要努力奔跑才能赶上别人的脚步。于是纵然心中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却还是催着自己,迎面跑上去。

    好了,现在终于可以歇下来了,却是在病中。

    当然了,如果不是身体上时不时地不舒服,身边动不动有人离开,他完全觉得没多大问题。

    杜明和薛阿姨是在一个午后过来的。

    杜沛霖可能心底就没有把杜明当做自己的父亲,以前种种,什么接他出狱,什么跟他一起吃饭,那都是他为了尽到自己为人子的责任,顺便跟奶奶交差,从感情上来,没能激起他半分涟漪。所以当他知道自己得了尿毒症之后,他有意无意地忘记了把这个事情告诉杜明。

    李助理都知道,但是他的亲生父亲并不知晓。

    纵然李特助知道是因为他跟杜沛霖在工作上面有很多的交集,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杜沛霖从心底没有把杜明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看待。

    他这样对别人,当然也就不期望别人能对他好了。所以当接到杜明电话的时候,他心里还是被太阳照了那么一下的。

    他甚至生出一种惭愧来。因为他不曾把杜明当做自己的亲人,可杜明却反而要来看自己,这种感情付出的不对等,让他实在是有些惭愧。他觉得自己过于地冷漠,并且卑鄙。

    尤其是杜明在电话里面语带责备地跟他说,“你这孩子,生病了怎么也不吭一声呢?自己一个人硬扛着,总要跟我说一声的嘛。要不然,谁来照顾你呢?”

    “孩子”,他从杜明口中听到了“孩子”两个字,这是从未放在他身上的词语,如今听在耳朵里,觉得既新鲜又熨帖。

    杜沛霖感觉自己好像被拉到了一个暖洋洋的世界当中。

    他同意了杜明和薛阿姨说要来看他的事情。人家主动提出来,他总不好拒绝。况且,他这个人,这一生得到的感情本来就少之又少,能有个人这样对他,跟他还有确确实实血缘上的关系,他从心底还是愿意亲近的。

    以前不想,是因为他不愿意也不知道如何亲近。“父亲”两个字,从他有记忆开始,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他成长那么长的时间当中,从未有一个恰当合适的人能代替他父亲的职位,而他自己的父亲也早已经不可能给他正确的引导,所以杜沛霖即使后来接到了杜明,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也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不知道如何亲近,自然也就不想亲近。时间一长,原本就疏远的两个人更加疏离了。

    如今他生病,杜明能来医院看他,仿佛是一个标志,标志着他们父子俩以后,或许可能渐渐成为一对普通的父子。

    杜沛霖觉得自己应该是生病了,看开了,没有那么多无谓的坚持。他生这一场病,或许是个很好的契机,有些东西能够否极泰来,也说不定。

    因为薛阿姨说了要给他带饭过来,杜沛霖便没有叫医院提供的营养餐。快十二点半的时候,杜明和薛阿姨,果然过来了。

    杜沛霖其实跟薛阿姨都不熟。以前她是自己请来的钟点工,虽然年纪比自己大个十几岁,但是到底男女有别,况且他每天那么忙,也没有必要去跟杜明的钟点工拉拉家常交流感情什么的。后来她成了自己名义上的继母,杜沛霖更是看哪儿哪儿别扭,就更不跟她说话了。杜明“成家”之后,他几乎连门都没上去过,电话也只打过一两个,自然谈不上跟薛阿姨有什么交流了。

    如今她能来医院看自己,杜沛霖觉得,自己以前做事情,真的有些不周到。

    从生病开始,他就喜欢反思自己,总觉得是自己以前这里也不好那里也不好,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他跟梁若耶之间,不用说,那是他自己的问题。现在在他跟杜明之间,仿佛也成了他的问题了。

    薛阿姨带来的鸡汤熬得很不错,她做的菜虽然都是家常小菜,但是吃在嘴里很舒服。当初李助理选择钟点工的时候,厨艺也是纳入了考核范围的。她做饭,果然有两把刷子。

    薛阿姨看上去像是个很本分的中年妇女,处于两个人社会地位上的悬殊,她本能地有些畏惧杜沛霖,仿佛是跟他说个话就能要了自己好大的勇气一样。事实上,他们两个人之间说话的时候也不多,杜沛霖要吃饭,她总不好在人家吃饭的时候讲吧?还有,他们两个本来就不熟悉,问一些话,感觉总是问不到点子上。

    还好,他们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长,大多数时候是杜明问两句无关痛痒的杜沛霖的身体状况,连闲话家常的意思都没有。

    他们几个人之间,也的确没什么好闲话的。

    倒是那天之后,薛阿姨和杜明每天中午都会过来给他送饭。饭菜虽然都是家常,但是胜在一个心意,恰恰就是这心意是最难得的。

    杜沛霖感受到这样难得的温情,居然觉得他这病,病得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其实他是一个对感情特别自卑的人。正是因为从小没有受到别人的什么善待,于是总是认为自己不值得。别人稍微对他好点儿,他就暗暗记下,好以后回报。

    当初对姚安安如此,如今对他父亲和薛阿姨同样是如此。

    这天吃了饭,难得杜明没有走,而是坐在他病床旁边的凳子上看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一样,问道,“你现在天天生病,公司的事情怎么办?”

    杜沛霖没有往心里去,也实在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真的相处得还算愉快,“我交给了其他人来做,如今就是分红了。”他想,杜明应该是害怕自己生病,将来没有办法给他养老,于是解释道,“钱肯定是比我在做那个工作的时候少,但是维持我生病的开销和你的养老,足够了。”

    许是被他一语道破,杜明脸上露出几分尴尬来,他笑了笑,说道,“这倒不是主要的……”他低下头,犹豫了一下,对杜沛霖说道,“那个,你薛阿姨,有个小儿子,今年职业学校刚好毕业,工作不是很好找,让我帮忙问问,你这边有地方,可以给他去一下。”

    原来是这样。杜沛霖仿佛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会面露尴尬了。他想了想,说道,“职业学校的话,也要看他是学的什么专业。”他就算现在不在那个位置上,安插个人进去每个月拿两三千块钱吃个闲饭还是可以的,但是一旦开了口,后面恐怕是就不好办了。不过这些事情不好跟杜明说,免得他觉得自己能够帮忙都不帮。杜沛霖续道,“我现在不在公司了,不过别处倒是可以帮他找找。”

    杜明听到这个,脸上却并没有露出笑容来,反而是扯了扯脸皮,算是高兴,说道,“那我回去问问你薛阿姨。”

    杜沛霖点了点头。毕竟那是人家的孩子,杜明不好做主也是正常的,并没有往心里去。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2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3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4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5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