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杜明本来想开口的,但是临到话出口,却突然又变得不好意思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仿佛这杯酒给了他勇气一样,他对杜沛霖说道,“那什么,刚才出去那个钟点工阿姨,你看到了吧?这段时间呢,我跟她接触了很多,她告诉我,她老公跟别人跑了。剩下她一个人,还要在家里带两个孩子,还好厨艺过得去,以前在农村帮厨,现在她大儿子马上要结婚了,她就到城里来做钟点工给孩子减轻负担。”

    “我呢,以前是个混蛋,现在到老了想要改过自新,可惜没谁相信我。”说到这里,杜明自嘲地笑了笑,杜沛霖知道他是在笑自己,笑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居然从头到尾都不相信他。被人这样认为,杜沛霖也不生气。他早已经过了要因为一句话就生气的年岁了,更何况,他本来从头到尾都不相信杜明,他这样认为,也不算冤枉自己。

    “我也不想去想那么多,就是想找个伴儿,你工作忙,不能经常来看我,虽然什么助理什么秘书能围着我转,但是到底不是自家人,用起来不方便。更何况,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屋子,也寂寞,想找个人陪我说说话。老薛嘛,贤惠,也是个苦命人。我跟她说了一下,她不反对,就是让我来跟你说说,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意见?他能有什么意见?他跟杜明,都不曾参与到彼此的生命中,他哪里来的资格有意见?

    杜沛霖摇了摇头,“你自己看着办就好。”或许是跟薛姨经常交谈的原因,杜明性格比刚出狱的时候开朗了很多。杜沛霖想,也这是件好事情,反正他跟杜明的父子缘分这样浅,注定不能让他老年生活如何丰富多彩了,有个人陪着他也是好的。

    不过,他想了想,说道,“人怎么样,不能光看表面。”就如同他以前一样,只看表面,却从未深究,结果一叶障目,遮住了眼睛。“你要我去帮你查查她吗?”

    杜明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不用了,你要是怕麻烦,你可以去查查,但是如果是为我,那就不用了。”他抬头看向杜沛霖,“我都跟她商量好了,往后啊,她跟我住在一起,照顾我的生活,只不过是从她儿子家里搬到这边来。我们不领证,免得麻烦。我一个老头,没有工作,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去找工作了,很多地方,还要仰仗她。只是你现在生意做得大,经济条件比较好,假如将来她那边的孩子需要你帮忙,还要麻烦你一下。”

    “那她不是什么都得不到?”杜沛霖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对方别有用心。也不怪他看人总是往不好的方面看,实在是因为这些年在外面,他就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的好人。

    商场上尔虞我诈,手段低劣,早已经超出了人的想象。

    “得到什么?”杜明看了他一眼,“跟她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能有个伴儿,她陪伴我,我不是一样陪伴她吗?还要得到什么?我身上就之前在监狱里做工存了十来万块钱,房子是你的,除了这十几万块钱,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放心,如果我跟她有缘,她能够陪我到死的时候,我就把身上剩的钱给她,不会麻烦你什么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下意识地开口这样说,说完又发现其实跟不跟杜明说都无所谓,反正他也未必会信。他想了想,开口道,“我只是觉得,这样或许很麻烦人家。要不然这样吧,她的工资我照常给,除此之外,每个月再给她两千块钱,算是给她的红包吧,她照顾你辛苦了。你这边的生活费我照常给,每个月再多给你两千,人情往来什么的,你就走吧。”

    这样,是最好的办法了。他不用去面对那家人,又能把人情做到。

    杜明也知道他的想法,并不勉强。这样做,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还是对老薛,都是最好的。他点了点头,应承下来,“麻烦你了。”

    杜沛霖摇了摇头,没有做声。

    父子俩有静默着吃了会儿饭,杜明突然问他,“我听说你到现在还没有对象?上次你奶奶还在的时候,不是说你快结婚了吗?又离了么?”

    杜沛霖知道他说的是梁若耶,他跟梁若耶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讲得清楚的,况且他也没有要跟杜明讲的意思,只是轻轻“唔”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杜明却以为他承认了,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上次你出车祸,她还来看守所看过我。是那个高高瘦瘦的姑娘吗?”

    杜沛霖夹菜的手一顿,他说的是梁若耶?她去过看守所看过杜明吗?她去那里干什么?梁若耶那个时候还是关心他的吗?

    他心中有些发苦,觉得好像明明有什么东西可以被抓住,却硬生生地被他推开了。

    他没有做声,片刻之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尽管梁若耶是不能跟他在一起了,背地里这样想想,也是好的。

    杜明小心打量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回事呢?那个时候你们两个分开了吗?我看那个姑娘看起来很端庄,还以为你都已经跟她结婚了呢。”

    是要结婚了,不过真的就是“要”而已。

    他们一起踏进红毯的脚步没能统一,一个早了点儿,一个晚了点儿。

    杜沛霖不想跟他说这些,岔开话题,“吃饭吧,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杜明知趣地不再说话,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拿起筷子,重新夹菜起来。

    吃完饭,杜明去收拾屋子,杜沛霖帮他做了点儿家务,他太久不做这个了,手法十分生疏,然后就杜明赶了出来。

    他干脆在沙发上坐下,一直等到杜明洗完碗出来才对他告辞,杜明送他走到门口,忍了又忍,最终没有忍住,对杜沛霖说道,“我觉得,你可以抽空去找那个姑娘谈谈,我看她人挺好的。这人啊,真的讲究个机缘,错过了可能就真的错过了,你或许真的可以找她说说话。”

    杜沛霖在心中想:他跟梁若耶之间,哪里是谈谈就能解决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真有这么容易,那这些年他也不用过得如此困顿了。

    杜沛霖轻轻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转身便出了门。

    他下了楼,放眼望去,因为接近年关,到处都是挤挤挨挨的人。他一个人站在其中,始终都有一种茕茕孑立的感觉。

    杜沛霖突然想起以前高中语文课本上的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他在人群当中站了会儿,虽然华服加身,光靠衣服就能跟身边这些人划开一道痕迹,但是他心里却依然觉得茫然。

    他原本以为,这世间还有一个杜明跟他一样孤苦伶仃,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要给杜明养老送终的准备,然而刚才他才知道,原来杜明也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孤苦伶仃的,就剩下他一个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家人,就是他没有。

    他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杜沛霖站在人群当中,一句话不说一步不走,旁边有人嫌他挡道了,恶狠狠地瞪了他两眼,他也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

    不远处的街角转弯处走来两个人,男的英俊,女的温婉,正是他熟悉的人——梁若耶和唐诩。他们两个,有说有笑的,杜沛霖看着那两个人脸上的笑容,觉得又戳心,又窝心。

    窝心的是,原来梁若耶现在过得这么好;戳心的是,原来她的快乐,竟然可以跟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他的目光太明显,梁若耶他们也感觉到了,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杜沛霖,顿了顿,跟他点了点头,转身挽住唐诩的手臂,朝着街对面那个小区走了进去。

    杜沛霖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了小区大门里面,自嘲地笑了笑,原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梁若耶已经跟唐诩这么好了啊。他们之前的假结婚,现在也变成真的了么?果然,他就是那个已经被遗弃的人。不仅是他父亲现在过上了新的生活,连梁若耶也有了。过往的种种,如今看来,竟仿佛大梦一场一般,如此地不真实。

    世界上原来还有一个人,曾经对他那样好,原来还有一个人,曾经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

    可惜他自己不珍惜。

    唐诩见梁若耶只是跟杜沛霖打了个招呼便跟自己一起进去了,还有点儿不不习惯。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杜沛霖,见他神情萧索地站在街角,看上去十分落魄,十分惹人可怜。他唯恐梁若耶再看到杜沛霖那副样子,一边拉过她的手,往小区另一侧大门走去,一边对她说道,“杜沛霖那个样子,你不心疼?”

    梁若耶觑了他一眼,“那要不要我去心疼他一下?”

    唐诩没有想到自己挖了个坑马上就把自己埋了,他被噎了一下,“那还是算了。我每天上班这么辛苦,做研究这么累,你还是心疼我一下好了。”

    梁若耶忍不住笑着看了他一眼:不要脸~

    心疼?心疼又能有什么办法?他们两个人,现在已经是陌路了,杜沛霖过得再不好,到了她这儿,也只剩下一声唏嘘而已。

    梁若耶和唐诩两个今天过来是为了给学校里面的一个老教授送东西的。他们现在这个项目,老教授在上面挂了个名,实际负责人其实是唐诩。但因为他太年轻了,加上又是国际性的合作,学校领导怕他年轻不服众,给人他们这边不重视的感觉,所以指派了个老教授过来。他的意义类似于吉祥物,从开始到现在,梁若耶就在项目启动会上见过他一次,说了两句话,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人了。

    到底快过年了,不好空手上门。加上这附近到处都是车,唐诩索性就把车停在了一条街以外,两个人下车,买了点儿水果和牛奶,意思意思就上门了。

    他们提前跟老教授打了招呼,上门也不算冒失。两个人又在那里吃了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他们出来的时候,杜沛霖已经不在那里了。

    梁若耶见了,也不知道是心中一松还是怎么样,反正就觉得好像轻松了许多。不管他们之前有过什么样的恩怨纠葛,在她眼里,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她要开始新的生活,不管是杜沛霖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都会对她造成困扰。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今往后,相见不如不见,彼此陌路,以前种种,都当没有发生过了。

    看到杜沛霖离开,梁若耶心里还隐约升起一种感觉,期盼着他再也不要回来。他就此放下,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是最好的。不管他们两个之前经历了什么,梁若耶爱过他倒是真的,虽然中间有段时间很恨他吧,但是现在她有了自己的新生活,对爱恨反倒没有那么执着了。她看开了,到底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杜沛霖又是那样一副孤家寡人模样,她还是希望他能够幸福。

    旁边唐诩看了一眼梁若耶的神色,有些吃味,握住她的手用力了一下。梁若耶吃痛,忍不住叫了出来,“啊,你干什么?”

    “别看了。”唐诩的声音凉得好像此刻的天气,“人都走了还有什么好看的。”他转过头,一边朝前面走去一边酸不溜秋地说道,“怎么,人家没有在原地等你,你很失落吗?都是结了婚的人了,还成天关心前男友,你自己说这样好不好?”

    哟,大街上还质问起她来了。

    唐诩声音不算小,这地方又到处都是人,旁边有人路过,还看了他们两眼。梁若耶自己心虚,觉得有点儿对不住唐诩,便伸手过去拉他的手,“我什么时候还想着他了。”不过是看到,心中微微有感而已。到了唐诩那里,就成这样了。那她算什么?脚踩两条船的渣女吗?

    唐诩冲她“哼”了一声,把手甩开,不给她拉,然后十分高冷地进了驾驶位。哦,还没给梁若耶开车门。

    梁若耶站在后面挑了挑眉,最终还是自己拉开门坐了进去。

    她扣好安全带,斜了一眼唐诩,“是啊,就算我还想着杜沛霖,但是某人身上也不干净吧。我记得,那个什么姚安安,前几天还来威胁了我一次啊。我是不是现在应该把前几天没有发的火给一起发了?”她说完还要专门偏头问唐诩,“唐教授,你说我这样想对不对?”

    被人抓住了小辫子的唐诩轻咳了一声,一脸严肃地转过头来对她说道,“我觉得,既然是过去了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一直抓着没什么好处,反而让现在在身边的人跟自己生分了。”

    “哦。”梁若耶点点头,“原来到了我这边就是该过去的过去,你那边就是我念念不忘啊。唐教授,”她忍住笑,“你有点儿双标啊。”

    “没有。”唐诩否认得斩钉截铁,“我这个人,一向宽于待人严于律己的,双标是什么,我见都没见过。”

    难为他能这么不要脸,说出这种话。梁若耶看在他那张信誓旦旦的脸的份上,轻哼了一声,算是把他放过了。

    唐诩说揭过,就真的打算揭过。车子开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就已经浑然忘记了之前在车上跟梁若耶说的话,开始一本正经地翻菜单,打算进行晚上的点菜。

    时间还早,梁若耶打算买完菜就不出来了,他们两个到了小区门口的超市,唐诩推了个购物车过来跟在后面,梁若耶在前面,一路挑挑拣拣地选着走。

    “你今天想吃鱼面吗?”梁若耶拿着一包鱼面转过头去问唐诩,谁知道腿上被人轻轻一撞,一个软绵绵的小东西抱住了她的小腿。她低头一看,原来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奶娃娃。

    梁若耶看他长得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肉嘟嘟的脸颊。一个年轻女子走上来,一把抓住他,“叫你不要乱跑。”她抬头冲梁若耶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

    梁若耶笑了笑,看着那女子把孩子放到了购物车里面。

    小朋友啊,长得真是可爱惹

    手臂被人戳了戳,梁若耶转过头看过来,唐诩已经接过她手上的鱼面,拍了拍购物车里的小座位,“你要不要也上来坐一下,我推你。”

    屁!

    梁若耶想也不想一拳锤了过去。

    吃完饭,梁若耶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唐诩已经一身清爽地坐在床上玩儿手机了。看到她出来,唐诩下意识地动了动,给她让出一个位置来。梁若耶坐到他身边,偏过头,露出一段雪白修长的脖子。

    唐诩盯着她那段天鹅一样的脖颈默默地燥热了一下,他突然伸出手拉住了梁若耶正在擦头发的手,然后把干发巾给拿了过来。唐诩一边给她擦头发,一边对她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父母说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提到这个事情,梁若耶就觉得很囧。她的父母比她还没有做好迎接新一段感情的准备,贸贸然告诉他们,估计收到的惊吓比惊喜多。但是眼前唐诩又在问,一直不说好像有点儿那什么。为了不让自己变成一个玩弄人家感情的渣女,梁若耶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没有想好。”主要是她这个结婚证的事情,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跟父母讲啊。

    “那你现在想。”唐诩放下干得差不多的头发,盯着她,“我看着你想。”

    梁若耶踢了他一脚,哭笑不得,“你看着我我怎么想。”

    “不好思考吗?”唐诩脸上露出一分深思的表情,还没有等梁若耶反应过来,他就猛地把人给扑倒了。

    他用手扣住梁若耶的手,腿压住她的腿,还小心地抬起身子,不让自己压倒她,“那这样呢?”

    梁若耶伸手推了推他,没推动,没好气地冲唐诩翻了个白眼儿,“更不好了。”

    “那就没办法了。”唐诩幽幽地说道,“‘失恋女同事’情伤一直没好,只能让你好好安慰补偿他了。”

    梁若耶听到他这样说就忍不住笑,她伸手戳了戳唐诩的胸膛,对他说道,“你老是当‘失恋女同事’,就不怕将来角色转换不过来吗?”

    “没办法。”唐诩说道,“谁让我一直无法转正呢?”他怕把梁若耶压到,从她身上坐起来,还一把将梁若耶给提了起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你究竟觉得有什么不好说的?”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感情这么好,梁若耶根本不像是不爱他的样子,既然彼此喜欢,那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啊!不好说,根本不好说!梁若耶捂住脸,一脸不忍面对的模样,闷声闷气地说道,“就是不好说嘛~”

    “总要有个原因吧。”唐诩一把拉下她的手,“什么原因。”

    看样子他今天晚上是不问个明白就不罢休了,要是一直不跟他说,恐怕唐诩要一直问下去。她想了想,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三十岁了,还要被父母这样管。但是终身大事,父母过问一下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她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父母解释,我俩已经领证这件事!”

    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把感情当儿戏,还不知道要怎么骂她呢。

    想想就可怜,她好不容易结了个婚,本以为是众望所归,谁知道忘了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情了。

    诶,真是做不得亏心事啊。

    原来是这个。唐诩不太在意的说道,“这好办。”

    好办?

    梁若耶等着听他的高见。

    唐诩不负所望,“我们去离了再结不就行了。”反正现在人到手了,结婚什么的,可以不急了。

    梁若耶想也没想,抓起旁边的枕头就朝他身上打了过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五十一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3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4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5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