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刚才还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就此放过他们的梁若耶,这会儿是真的生气了。她知道杜沛霖喜欢姚安安,看重姚安安,但是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在他眼中竟然是这样的。梁若耶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里面多了几分戾气。

    她冲姚安安笑了一下,“你看他多关心你啊。”语气当中有着无限的哀怨。姚安安一愣,就又看到梁若耶笑了,“你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怕我找你吗?”

    她刚刚问完,就听见杜沛霖轻喝了一声,“梁若耶!”

    梁若耶根本不管他,冲姚安安说道,“因为我是他前女友啊。哦不对,严格来讲,我应该是他前未婚妻才对,他要为迎接你回来扫清障碍,我当然就不能存在了。”说到此处,梁若耶忍不住眼中又浮现出几分泪意,她强令自己在这两个人面前忍住了,“我的婚姻就这样为你做了牺牲,偏偏他还为了保护你根本就不让你知道。同为女人,你说我怎么甘心?”

    凭什么她一个人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就姚安安什么都不知道,心安理得地站在别人的尸体上面迎接鲜花?她都已经打算不提这件事情了,杜沛霖跑过来是干什么?

    姚安安脸上出现短暂的空白,旁边的杜沛霖脸都已经白了,带着几分慌乱看向姚安安,却又有几分恼怒,留给了梁若耶。

    片刻之后,姚安安微微抬了抬下巴,又摆出了梁若耶记忆中那种熟悉的桀骜模样,说道,“那又如何?”

    “这是你跟杜沛霖之间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要是不甘心,你大可以找杜沛霖,而不是跟我说。就我今天不回来,你们能够顺利结婚,难道你觉得你们的婚姻就真的可以一直长久下去吗?”

    是啊,梁若耶恍惚地想,杜沛霖那么保护她,不让她知道,那不就是想让她彻底从这场纠葛当中摘出来吗?

    如今她不知道,那不是正好?

    听到姚安安这样说,杜沛霖微微松了口气,他拉起姚安安,低声说道,“你先出去,我跟她说点儿事情。”

    她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杜沛霖,起身离开了。

    杜沛霖垂眸看着梁若耶,半晌,才说道,“若耶,你今天过来,我以为你已经想通了。”

    想通?她觉得有些好笑,“你这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看不起我?”

    十年感情,岂是一个月时间就能说断就断的?真能断掉,她又何必苦苦挣扎十年之久?爱杜沛霖这么不容易,她又不是自虐狂,为什么非要走这样一条艰难的路?

    杜沛霖还没有开口,梁若耶就已经说道,“你别说什么她是无辜的。姚安安早就知道我跟你的事情。”却因为杜沛霖的有意保护,所以在这段感情当中,她能把自己摘得那么干净。“是,你不喜欢我,可以让我承担那么多痛苦,因为你喜欢姚安安,所以她纯洁又无辜。”正是因为杜沛霖的选择,她连正大光明地谴责姚安安都做不到。真是一段上心的感情啊。

    可是这样的感情,却是站在她的伤痛之上的。

    梁若耶感觉自己心里有着滔天怒火,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她很想找个口子,让自己心里的不甘和愤怒冲出来,彻彻底底地把杜沛霖烧个精光。

    “不爱你的人是我,辜负你的人也是我,跟姚安安本来就没有关系。”杜沛霖看着她,再次跟她强调。

    他的眼睛属于修长型,双眼皮上面有一道浅浅的褶,就这样不说话看着人的时候,总有几分欲语还说的惆怅,仿佛始终带着几分忧郁。梁若耶每次只要一看到他的那双眼睛,心里总会涌起无限的怜惜来。

    她对这个男人因怜生爱,总会被他那种小兽般的眼神俘虏。却从来不记得,他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总是穿着旧校服的孤僻少年。

    梁若耶猝然合眼,眼前的杜沛霖看向她的目光清晰地显现出她千疮百孔的心。爱一个人这么久得不到回应,她早已经不想再去爱了。剩下的那点儿,只是不甘心而已。

    但就是这点儿不甘心,让她的心中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她也不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梁若耶应该永远都是不疾不徐的样子,说话永远都是慢条斯理轻言细语的。她自卑,胆小,怯懦,甚至以前在班上收个资料费的时候都总是低着头。但是在对待杜沛霖的爱情上面,她又是如此勇敢。这一生,她从来没有想要去替自己争取过什么,独独是这一件事情,她放不开,哪怕变得跟以前那个自己毫不相似,她也无所谓。

    经过杜沛霖之后,她那颗长久得不到雨露、已经干涸许久的心,恐怕再也没办法有多出来的感情对待他人了。

    杜沛霖对她的打击,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他不仅让自己这一次没办法嫁给自己心爱的人,还让梁若耶往后再也无法用同样丰沛的感情对待他人。

    她这样一个对待感情虔诚如同教徒的女孩子,终其一生,就算不再爱杜沛霖,也都没法爱上其他人。

    他在跟梁若耶分手的同时,还拿走了她爱人的能力。

    走上那根名叫“杜沛霖”的钢丝的勇气,梁若耶这一生也就只有这一次,虽然她知道前路不会平坦,也知道自己不够好,但是能踏上这根钢丝,却实实在在是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勇气。

    梁若耶眼角有泪流下来,她用手盖住,再也不想看杜沛霖一眼,喃喃说道,“杜沛霖,我曾经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语气虽然轻,但却听得人不寒而栗。

    杜沛霖抬头看向她,他心中隐隐生出一种感觉,就是这一生,就算他跟梁若耶分开了,恐怕也要继续纠缠下去。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让他跟梁若耶结婚,他做不到;他跟梁若耶分开,把能够给她的补偿都给她了,在他看来他们两个应该彻底翻篇儿不再继续纠缠于过去的事情了,然而很明显,梁若耶根本做不到。

    他还想再劝,梁若耶已经放下了手,冲他冷冷说道,“你走吧,我们两个之间说多了都是那些话,没必要一直重复。”她脸上泪痕已干,眼底虽然清凌凌的好似山间清泉,然而情绪的确已经冷静了很多。

    杜沛霖看了她一眼,微微放心下来,“那行。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他深深看了一眼梁若耶,起身离开了。

    她侧头,正好从落地窗里面看到杜沛霖出去的身影。他走路的时候容易垫脚,后来还是军训的时候教官纠正了好久才纠正回来,但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到了现在依然不能全部改掉,有的时候仔细看,还是有一点儿。

    她闭上眼睛,就能将杜沛霖的身影纤毫毕现地描绘出来。那是她爱了那么久的人啊……在她还被执念紧紧缠绕的时候,他却已经快速地跟过去挥刀,迎面走上了自己新的人生,远远地把梁若耶留下了。

    他今天对着自己义正辞严拒人千里,其实就是将姚安安回护得无微不至。她跟杜沛霖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未受到他这样的对待。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很忙,很忙,忙到跟她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养病的那些日子,她仔细回想起来,她跟杜沛霖在一起这么多年,连他主动跟自己打电话的次数读很少很少……

    她真是一个可悲的人。

    梁若耶没有在咖啡馆里久坐,杜沛霖离开之后不久,她就开车离开了。她不知道去哪里,就那样开着车一圈又一圈地在这个城市里面转。偶像剧里女主角失恋了还能去这个城市所有跟前男友有过记忆的地方转一圈儿,梁若耶开着车子才发现,这么多年的时间当中,她跟杜沛霖,竟然真的没有什么可供回忆的地方。

    他总是很忙。忙着挣钱,忙着供养一个家,忙着把自己从那个泥潭当中摘出来。

    她开着车在街上游荡了大半夜,眼看着车里的油越来越少,车子过会儿就要搁浅在路上了,梁若耶意识到她今天晚上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但是她内心的气愤和孤郁依然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排遣,反而跟着时间一起发酵,越来越让她难受了。她不可抑制地想起这些年来她在杜沛霖那里受到的待遇,又想起姚安安是什么什么样的,两厢对比那些气愤在她胸口化作一团怒火,没能烧掉杜沛霖,反而快把她自己烧掉。

    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辆非常熟悉的车子,梁若耶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居然就是杜沛霖。

    车子里面就他一个人,他正言笑晏晏地在跟人打电话。那种笑容,她跟杜沛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从来没有!

    不用想就知道他在跟是谁打电话。梁若耶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愤怒,这两人凭什么?他们那么快乐那么开心,凭什么剩她一个在这里伤心愤怒?

    不行,绝对不行!

    她已经身在地狱,这两个人凭什么还能心向阳光?

    梁若耶脚踩油门,突然加了速度,猛地朝杜沛霖的车子后面撞了上去。

    杜沛霖猝不及防,他正在打电话,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这条路上根本看不到车子,眼看着就要撞到桥头上,他猛打方向盘,却根本来不及了。

    “砰”地一声,是后面车辆撞上自己车子的声音。接着继续“砰”地一声,是他的车子撞上桥墩子的声音。

    价格高昂的车子这个时候显示出了自己的物有所值,安全气囊全部弹出来了,将杜沛霖紧紧包裹在里面。然而他还是觉得头好晕,胸口很痛,腿也没有了知觉,迷迷糊糊之间,他感到有个人下车来了,那个人十分熟悉,他努力侧头看了一眼,透过后视镜,发现居然是梁若耶。

    受到撞击的大脑此刻已经想不出什么东西来了,他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了一阵心安。

    真好,幸好梁若耶还在他身边,只要有她在,自己已经能安然无恙。

    他心中才没有由来地冒出这个念头,整个人就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2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3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4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