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梁若耶难得回趟家,还是因为她妈妈说她跟唐诩快结婚了,不好继续住在那里,非把她给弄回来的。。しw0。她下班之后拎着菜回家,正好就看到了在她家小区门口站着的杜沛霖。

    其实也不是正好,应该是他专门在这里等她的。自从上次两人在学校里分开之后,梁若耶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这次看到,他的面容好像比上次,更加疲倦了些。

    是的,疲倦。

    整个人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倦意,眉心刻着两道深深的折痕,明明才三十岁的年纪,却好像已经走过了千山万水一样。

    这种状态,梁若耶自己也曾经有过。

    杜沛霖刚刚跟她分开的时候,她也是这幅样子的。

    好像早已经看淡了身边一切事情,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然而跟真正的超脱又有区别——假如真的超脱了,那也就不可能是这幅样子。这分明就是,执念成魔的模样。

    她站在杜沛霖不远的地方,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如今这幅模样,很难让人不管他,继续像以前一样无视他。但是要让她过去关心他,问问他最近怎么弄成这幅样子,梁若耶又有些开不了口。

    好像一个隔岸观火的人,去问也不过是出于礼节和自己对人情的理解,对杜沛霖却没什么帮助。既残忍又凉薄。

    所幸杜沛霖没有让她选择这样的,在梁若耶还在思考怎么办的时候,他已经抬起步子走了过来。他在离梁若耶一米远的地方站定,不远不近地看着她,“买菜回来了?”

    寒暄听上去平常,于他们而言,却仿佛隔了万水千山。

    不管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杜沛霖,还是站在杜沛霖面前的梁若耶,都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人了。

    她点了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嗯。”梁若耶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正想问他找自己什么事情,杜沛霖就已经开口道,“若耶,陪我走走吧。”像是怕她拒绝,他又连忙说道,“我很不好,你就当陪一个老同学。”

    他说完,侧过头,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仿佛是有眼泪出来。梁若耶的心,好像忽然就被那眼泪给泡散了一样,心酸极了。她点了点头,“你等等我。”然后走到小区门口,把菜交给保安,跟他说了两句,又转身回来。“你想去哪里?”

    杜沛霖摇了摇头,带着梁若耶走到车子面前,给她拉开车门,示意她坐上去。

    梁若耶坐进车子里,杜沛霖也跟着进来了。她偏过头,发现杜沛霖的那张脸在后视镜中有种不正常的苍白,梁若耶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问他,“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杜沛霖却没有回答,而是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冲她笑了笑,笑容印在苍白的脸上,仿佛被水一冲就能散掉,“听说你跟唐诩打算办婚礼了?”

    梁若耶轻轻应了一声,“嗯。”

    杜沛霖突然笑了起来,叹道,“他挺好的。”又低声说道,“比我好。”声音好像一根头发,轻轻掉在经年积灰的盒子上面,然而那盒子因为太长时间没人打开了,只是一根头发,连一点儿灰尘都激不起来。

    他的感叹当中,虽然看起来轻描淡写,然而梁若耶还是没有来由地感到一阵心酸。如今世事变迁,早已经不是他们当初那副模样了。

    因为杜沛霖这样避而不答,她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梁若耶忍不住问他,“你究竟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他的脸色好像涂满了荧光剂的劣质卫生纸,即使有笑容,都非常的不真切,“你就当我是想找你说说话呗。”

    她不知道杜沛霖打的什么主意,倒是从未想过他会害自己什么的,毕竟除去那几年的感情,她还是了解他,愿意相信杜沛霖的人品。只是他这样兜兜转转不肯说,总让梁若耶的心没个找落,空荡荡的,好像一直被人提起来放在空中,半掉半不掉的样子。

    单纯一下子掉下去还好,偏偏就是这种,悬在一根头发丝上,半天没个结果,最让人煎熬。

    她听见杜沛霖这样讲,有些生气,“你不说我下车了。”

    杜沛霖听了她的“威胁”,这才收敛了脸上那种浮在表面的笑容,一双清润的眼睛慢慢变得哀伤,“我生病了。”

    生病?这个答案,仿佛是印证了梁若耶的猜想,然而并没有让梁若耶心情好很多,反而更忐忑了。她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病,杜沛霖就已经开口了,“尿毒症。”

    “什么?!”梁若耶一惊,顾不上他是在开车,伸手拉住他的袖子,“你再说一遍。”

    杜沛霖转过头来冲她安抚性地笑了笑,解释道,“前几天我去体检,发现有几项指标不正常,仔细一检查才知道是尿毒症。”

    他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自己身边好像全都没有了声音,他被丢在一片冰天雪地当中,看着眼前的那个医生嘴巴上下张合,就是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尿毒症?好像是绝症吧,即使是换肾和透析,活着的时间也很少,非但如此,还相当痛苦。和绝大部分人一样,杜沛霖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不能接受的。他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才三十岁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不想上班不想生活,那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只要他愿意,他就还有东山再起、继续笑傲的那一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尿毒症”,一份检验报告,就把他的人生彻底撕裂,堵住了他往后的所有退路。那不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而是他被动接受的后果。

    虽然看起来结果都一样,然而本质上却千差万别。

    他虽然口口声声都在说,他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然而真的要让他死,他还是有点儿接受不了。

    怎么能突然就生病了呢?他身体那么好,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进过医院,连感冒都很少,怎么会突然就来个尿毒症呢?他之前不想活,觉得看什么都一样,可以说他哀莫大于心死,可以说他没事瞎矫情,但是突然来个绝症,这让他怎么办?

    他活着好像死了,然而真的等到老天爷打算把他这条命给收回去了,他又不愿意了。

    体检之后医生叫他去看肾科的时候他没有跟任何人讲,哪怕是李助理也没有。虽然他很想装作没有这回事,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天晚上回去,还是看了医院的肾科专家的门诊排班表,挂了号。

    也许在他内心深处,他并不想死吧。

    说那么多,表现出来那么消极,其实他还是愿意要这条命的。哪怕是要来什么都不做,只是占有着也是好的。

    他把车开到海边,梁若耶一下车就觉得有些恍惚。几年前杜沛霖告诉她婚礼取消这件事情之后,她也来过这地方坐过。只不过几年之前这边还没有完全开放,游乐设施都不完全,人不多,现在因为各种开发,人已经比以前多很多了。不过跟其他海滩比起来,还是人少。

    梁若耶经过短暂的震惊,已经回过神了。她跟着杜沛霖的脚步一起,站在了海边。海风吹过来,把她的头发吹得到处都是,她一边将吹乱了的头发给拂过来,一边问杜沛霖,“医生说是早期还是中晚期?”

    杜沛霖转过头来看向她,没有回答。经过才开始的挣扎。他整个人已经平静了很多。刚开始升起的求生意志几乎已经淡得看不见了,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像也不怎么想活着。

    毕竟活着这件事情对他来讲太艰难,太无趣,要是早些死了也好。只是

    只是他心中,依然放不下梁若耶罢了。

    梁若耶,他此生辜负最深的人,如今却成了他最眷恋的人。天色已经渐渐沉了下来,她的面容笼罩在暮色当中,有些模糊。鼻端的空气夹杂着海风的腥气,混合着湿润感,奇异地有些清新。

    他以前没有觉得梁若耶有多不好看,但是现在,却怎么都觉得好像看不够一样

    梁若耶见他不说话,心里已经止不住地往下沉去,她抑制住自己想哭的冲动,颤声问道,“是中晚期了?”

    “我生病,你哭什么。”杜沛霖笑了一声,伸手过来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他的心此刻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梁若耶摸了一下自己冰凉的脸颊,发现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没能忍住,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杜沛霖看着她低头的样子,有些感慨地想,这世界上,知道他生了病,不久于人世,能够为他这样哭上一哭的人,恐怕也只有梁若耶了。

    不管他曾经如何伤害过她,她对自己,还是一样这样宽容。

    杜沛霖正要说话,安慰她两句,然后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梁若耶!”

    他们两个齐齐回头,就看到在杜沛霖停车的地方,唐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站在那里,一脸阴沉地看着他们。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五十六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