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第二十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杜沛霖讷讷道,“怀疑怀疑什么?”

    你认为,姚安安那种性格,在当时真的可能帮你做那些吗?

    唐诩几乎就要把这样一句话冲杜沛霖喊出来了,但是他堪堪忍住了。他微微停顿了片刻,方才换了一种相对来讲比较平和的方式对他说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他的语气当中甚至带上了几分不可思议。杜沛霖虽然完全不知道他的这种不可思议是从哪里来的,但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一阵危险。

    过了片刻,他才垂下眼睫,像是要避开那种未知的危险一样,说道,“是有次我去交英语资料费,正好看到她帮我交的。”

    他那个时候就站在姚安安身后,看着她钱拿给梁若耶,还顺便说了句,“呐,杜沛霖的也在里面了啊。”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他认为了这么多年。

    少年的自尊心本来就纤细敏感,更何况他原本就有很多不愿跟人谈起的隐痛。被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眷顾,不管是不是家庭特殊如杜沛霖,都会觉得雀跃吧?他像是有了一个小秘密一样,觉得跟那个姑娘前所未有地亲近了起来。

    以前觉得她好像天上皎月一般高不可攀,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才觉得,就算她真的对自己没有感情,或许他也能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

    唐诩脸上出现短暂的困惑,过了片刻他才换了个姿势,对杜沛霖说道,“我不知道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但就我所知道的,的确不是姚安安帮你做了那些事情。”他到底没忍住,续道,“你也不想想,她是精神有问题吗?前脚小心地帮你掩藏,保护你的自尊心,后脚就拿着情书来戳你的痛楚?你自己张冠李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其中的不合理吗?”

    虽然早就有这样的准备,然而杜沛霖听到他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嘴唇还是不可避免地哆嗦了一下。“我以为我以为她”他始终没能把姚安安当着大家念情书这件事情说出口,而是含混过去了,“我以为她那样做,是为了逼你。”逼唐诩承认,逼唐诩吃醋。

    杜沛霖不傻,他怎么看不出来姚安安当时拿他做了筏子?

    唐诩听了,轻笑一声,直接承认,“是,她是拿你做了筏子来刺激我。”谁说小孩子就不会阴谋手段?十几岁的姑娘,在感情上面的手段,简直层出不穷。“只是她打错了主意。”是啊,唐诩又不喜欢她,怎么可能吃醋呢?从一开始,杜沛霖就是被迁怒的无辜,姚安安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过。

    这一点杜沛霖不是不知道,然而他依然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姚安安做的。这样想,不过是人趋利避害的本能罢了,他在心里不肯承认自己的痴望,硬是要把姚安安和对他好联系起来。他画了个框子,把姚安安往那个框子里面放,丝毫不怀疑其中逻辑和前后矛盾reads;。谁让姚安安美呢,谁让姚安安是那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呢?喜欢她,是那么自然的事情啊。但是究竟是喜欢真正的姚安安,还是喜欢自己脑海中幻想出来的那个美丽少女,更或者是因为从众、因为虚荣心,谁又能说得清呢?

    杜沛霖曾经告诉自己,姚安安对他好不假,喜欢唐诩也不假,利用他去刺激唐诩,依然不假。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对自己好,那是因为她心地善良,他爱的就是这份善良。她喜欢唐诩,那就跟他喜欢姚安安一样,拿他去刺激唐诩,并没有什么矛盾的。谁让他在姚安安心里,赶不上唐诩呢?杜沛霖有自知之明,他也并不在意,本来这二者也都不矛盾。他想的是只要姚安安现在对他好就行了。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一场笑话。

    唐诩收拾了一下心情,让自己又恢复到平常那副八风不动的样子,“你不介意就不介意吧,反正那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他顿了顿,眼中不可避免地带上了几分怜悯,“只是如果你是因为觉得姚安安对你好才喜欢上她的,怕是误会了。”

    他这语气,一听就是别有内情,杜沛霖反问,“你知道是谁?”

    那个名字在唐诩唇边辗转几番,最终还是被咽了下去,“她既然没有告诉你,肯定有她的理由,我不好代她做决定。况且,她要是知道这中间的误会,未必会开心。”是啊,她用了么多年陪在杜沛霖身边,都赶不上杜沛霖脑海中臆想出来的姚安安,谁会受得了?

    唐诩站起身来,垂眸看了一眼杜沛霖,“你现在跟自己心心念念那么多年的人在一起了,好好珍惜,别想那么多,人生嘛,过得太清楚没什么好处。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这话一听就觉得没什么真心,纯粹是敷衍。杜沛霖当然不会信,从他再次见到唐诩开始,他就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敌意。假如到了此刻他都还不知道唐诩为谁来的,他就白混了这么久了。

    见他要走,杜沛霖叫住他,“你说的这个人,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除此之外,还能有谁让唐诩这样生气呢?

    “是。”他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承认,“是我喜欢的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转身大步离开。

    杜沛霖看到他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蓦地松了一口气。其实感觉是骗不了人的,他已经感知到了危险,下意识地觉得唐诩说的那个人是他此生都不能承受的一个名字,因此排斥。如今唐诩最终没有说出来,他心里还是隐约地轻松了一下。

    然而轻松完,却又忍不住开始想知道,他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唐诩喜欢的女孩子,还能帮自己交费的,只能是班上的人了。他想了半天,都没想到班上的女生除了姚安安,谁还跟唐诩走得近些。

    这个人,哪怕是喜欢一个人,都是如此滴水不漏,丝毫让人看不出所以来。

    杜沛霖在那里坐了许久,等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冷气给冻住了,才站起身来结账走人了。他没什么社交活动,平常除了加班就是加班,整个人过得乏味得好像嚼过的甘蔗,甜味和汁水早已经没有了,剩下一坨残渣,告诉别人,他还在那里来过。

    这一番加班,又是很晚。杜沛霖在办公室里简单地解决了晚饭,又把一份策划案看了,想了几个他觉得还可行的计划批注在旁边,做完这一切,才拿了钥匙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路过旁边秘书室的时候,他看见灯还亮着,探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他助理新招的助理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以为她还在加班,便边走边说道,“小周你吃饭了吗?走了下班了。”

    那姑娘在看手机看得入神,猛然间听到他出声,吓了一跳,差点儿把手机摔下去。还好她眼疾手快地赶在手机掉地上之前抢到了,听到杜沛霖的声音,结结巴巴地说道,“杜杜杜,杜总。”一直低着头,连眼睛都不敢抬。

    杜沛霖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只是问她,“这么晚了,你要加班也不用在办公室吧?女孩子一个人回去多不方便?有人来接你吗?”

    小周摇了摇头,沉默半晌说道,“董姐说,让我们助理室轮流陪你加班,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reads;。”

    这话要是放在一个办公室老油条身上,肯定就不会直接开口了。正是因为小周刚出校门不久,有种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冲劲儿,想说什么才说了什么。

    这个规定,是助理室自己规定的,为此还专门排了班。因为没有过公司大会,所以既没有加班费也没有补助,很多人都不愿意。杜沛霖的助理董玲为了安抚大家,就说拿一部分办公经费出来分给大家,当做补偿。然而办公经费本来就不多,根本比不上不能早点儿回家的遗憾。况且,好多时候他们助理室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再留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意义。

    这一点杜沛霖是清楚的,他不太明白董玲下这个规定是为了什么,以前也没有见他们陪过啊。他说了句,“这不是公司的规定。”

    “是不是公司的规定”小周犹豫着说道,“这是我么办公室自己规定的。董姐说以前有人陪你加班,现在人走了,换成我们来。”她想了想,又说道,“杜总,也不是我懒或者不愿意陪你什么的,主要是吧,好多时候你工作晚了,我们回去做不到车,只能打的,有些同事住得比较远,这办公室分出来的补助还不够每天打车的呢。”她换了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你看能不能单位给报销一下啊,或者安排个车什么的也行啊”

    小周越到后面声音越小,因为杜沛霖一直没有说话,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情恍惚,有些忐忑起来,暗自埋怨自己是不是讲错话了。

    其实。杜沛霖是被她那一句话,勾起了心事。

    以前无论他工作到再晚,他的门外面,总有人为他亮一盏灯。有的时候是在家里,有的时候是在办公室外面。自从她走了之后,再也没有了。

    小周小心打量了一眼杜沛霖的脸色,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话了。他淡淡说道,“走吧,我给你当这次的司机。”末了又补充道,“你说的,我会考虑的。”

    刚出校门的女孩子,看到身边事业有成又相貌英俊的男上司,总会小鹿乱撞。小周坐在杜沛霖的车里,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往他那边看。他实在长得好看,这样出众的人物,真是无论放在哪里都会觉得耀眼呢。

    她看了看杜沛霖的侧脸,又想起来过公司几次的姚安安。难怪单位同事看到姚安安的时候,都要说他们老板前女友的命不好。那样的美人,长相已经是种武器了,任何女人碰上她,只有一败涂地的命运。

    小周住的地方离公司还是有点儿距离的,开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是到了。杜沛霖停好车,淡淡说道,“下次安排加班,会让你们报销车费的。时间晚了,女孩子早点儿上去吧。”

    夜色之下,看不见小周脸上飞的红霞。她又紧张又羞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忙下了车,站在路边看着杜沛霖开车离开。

    他出办公室的时候是打算回家的,然而到了现在,他却不怎么想回去了。他跟姚安安打算结婚了,却没有同居。但是今天下午同学聚会,不用想,姚安安一定跟同学们在一起,这会儿还没有回来呢。他奶奶去世了,家中再没有人能点一盏灯等他。

    他突然怀念起曾经梁若耶在他身边的日子,那个时候总是他最熨帖最舒心的时候。

    杜沛霖轻轻揉了揉眼睛,一边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面乱逛,一边却不可抑制地想起从前。他知道自己这样不应该,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伤害梁若耶保全姚安安,那就不能再去想梁若耶。要不然,他跟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有什么区别?但他就是忍不住。这些日子,他总是告诉自己,他喜欢的人是姚安安,所以他要对姚安安好,努力地去忽视原来呆在他身边的人,但是今天被人这样一提醒,那些被他强自压下去的回忆,突然好想洪水一样朝他奔腾而来reads;。

    他想起刚刚跟梁若耶在一起的时候,现在想起来,他连他们两个是怎么在一起的都不记得了,好像突然有一天,梁若耶就出现在了他面前。那会儿他刚跟姚安安分手,她跟他们系主任的儿子一起去了国外,那个时候,尖锐的现实才让杜沛霖看清楚,他这样的穷小子,是永远没有办法拥有姚安安这样的女孩儿的。她原本就应该属于锦衣华服,原本就应该属于香车宝马。或许她愿意在短暂的时间当中陪着他一起喝粥吃咸菜,但他不能永远这样要求她。她要去追求更好的生活,本来就是她的权利,杜沛霖只能怪自己出身不好,没有本事,不能帮她得到想要的安稳生活。

    那个时候他手上有一个刚开发出来的项目,在学校的科技展览会上得到了几分关注。有企业向他伸出橄榄枝,想买走他的专利权,然而他不愿意。对方倒也没有勉强,只不过回去之后直接让公司的研发团队做了个一模一样的出来,他的作品自然就没有了市场。加上一个穷学生,每天还在为生计奔波,当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钱去打官司什么的,只能被动挨打。

    那个时候他每天沉溺在自己失败的情绪当中,却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骗奶奶骗姚安安,怕她们为自己担心。只是他成天想着自己的事情,自然在姚安安身上花的精力就少,竟然从来都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姚安安对他越来越冷淡,他却浑然不觉。因为那段时间他们本来就很少见面,他每天想着自己的事情,当然也就不会注意。要不是姚安安主动来找他摊牌,他可能依然懵懂不知。也是在那个时候,姚安安第一次告诉了他,她想要的东西。

    她想要富足的生活,想要出国,想要安稳的、能让她看到希望的未来,然而这些,杜沛霖统统不能满足她。她的每一句诘问,都像是鞭子一样甩在杜沛霖脸上,让他几乎无地自容。

    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些,起码就现在的能力而言,他根本做不到,姚安安要走,他连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到。

    什么?你说他有爱?

    在现实面前,一个穷大学生的爱,能值几个钱?这句话,杜沛霖连说的勇气都没有。

    他也知道姚安安他们系主任的儿子一早就在追求她,但是因为之前她跟自己在一起,所以从来没有搭理过人家。正好,他不能给的生活,那人全都能给,姚安安跟他在一起,也好。反正她跟任何人在一起,都要比跟自己在一起要好。

    杜沛霖跟姚安安分开之后,对她一丝一毫的埋怨都没有。真要让人看见了,都会感叹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不知道是该感叹他对姚安安用情至深,还是应该感叹他没有男人气概。他只埋怨自己没本事,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情感的冲击加上事业的失败,那段时间杜沛霖整个人好像被摧毁了一样。

    梁若耶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了他面前。她是来北方开个学术研究会的,本来作为本科生她没有资格参加,但是因为带队的是她的老师,其中又差个端茶倒水的人,她也跟着一起来了。

    研讨会能用上她的时间很少,他们在北方的同学不多,姚安安算一个。梁若耶过来找她玩儿,来了之后才知道,姚安安已经出国了。

    梁若耶找不到人,又不好白跑一趟,加上人生地不熟的,这才把隔了学校隔了两条街的杜沛霖给叫了过来。

    他们两个本来就不熟,加上梁若耶和他都是沉默的性子,杜沛霖那段时间因为各方面都不如意,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乍然间见到梁若耶,他们两个,十分的不习惯。

    不过过了会儿就好了,梁若耶看他精神不太好,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跟姚安安分手的事情梁若耶已经知道了,杜沛霖就没有讲,只说了两句他事业上的事情。她静静听完,笑着说道,“听上去倒是个很值钱的项目,你全部做完,还差多少钱?”

    杜沛霖也没有往心里去,顺口说道,“就目前而言还差几万块钱reads;。”

    “五万够吗?”她这话一出,杜沛霖就愣住了。梁若耶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说道,“我就是看这个好像挺赚钱的。正好我手上有点儿钱”

    她顿了顿,抬起一双眼睛看向杜沛霖,“能不能算作是投资啊?要是做完卖不出去,那就当我投资失败了,能够卖出去的话,就当我入股吧。”

    杜沛霖还是愣愣的,梁若耶以为他不愿意,就问他,“不可以吗?”仔细听来,声音中还带了那么几分小心翼翼。

    “不是。”当然不是不愿意了,只是他这个人,穷困潦倒半生,竟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好事情,第一时间觉得有馅饼砸到他头上了,“你不怕我骗你吗?”

    “骗了就算了呗。就当投资失败那么想好了。”她倒是笑得很大方,“反正投资这种事情,有赚有亏嘛。再说了,都是同学,我虽然不了解你,不过我觉得你不会骗我的。”

    当时他一门心思都扑在姚安安身上,如今细想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信任。隔了这么多年,杜沛霖也算是看过不少世态炎凉,但心头依然为之一热。

    他从梁若耶那里拿了五万块钱,作为后续资金完成了他的专利,这次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再守着专利不卖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像他这样的大学生来讲,对方团队里多得是这样的角色,就算现在他能仗着专利奇货可居,但却居不了多长一段时间。趁着价钱好,杜沛霖又用了点儿策略,把专利卖出了个好价钱。

    当他把卖出去的钱分给梁若耶一半的时候,她却没有接。她笑了笑,鼓励他,“要不然我们自己干吧,这次有了一定的启动资金,总比上次白手起家要好很多。”见杜沛霖愣住,她又不太在意地说道,“反正都是卖东西得来的,就算亏了我们再卖个东西就好了嘛,再说了,那万一成功了呢?那不是比你卖专利容易得多?”

    杜沛霖听得一愣。不为别的,这样的事情他想都没有想过。那个时候的杜沛霖,其实是个非常短视的人,他的脑子当中,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自己当老板自己创业这种事情。

    他设想得最多的,就是毕业之后回到南方,就在他长大的那个城市,找一个福利待遇比较好的单位,买套房子,把奶奶接过来跟他一起住,娶个贤惠善良的媳妇,然后生子。供房贷供车贷,跟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一样,平淡又艰难地过完这一生。

    他那个时候想,他将来一定会当个好丈夫好父亲,哪怕那个姑娘不是他喜欢的他也要对人家好。他一定不会再像他父亲那样,不负责任了。

    只可惜现在他做的事情,好像一件都没能做好。

    不管是婚姻还是家庭。

    因为他们有了共同的生意,跟梁若耶熟悉起来好像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跟她在一起,也自然而然了。刚开始的那几年,他们过得挺困难的,他要忙着把北边的生意迁回南边,所有的人脉要往南边铺,来来去去,不仅让他们原本就紧张的经济更紧张,而且人也非常疲累。

    那个时候,梁若耶就在南边,他没时间照顾奶奶的时候,都是她在代为照顾。如此一想,在那段感情当中,她果然付出了很多。

    然而杜沛霖心头微黯,那又有什么办法?姚安安早已经在他心上刻下了完美的一刀,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不知不觉间,他开着车已经在城中转了好几个来回了,杜沛霖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将近凌晨了,明天还有事情,他要早点儿回去休息。正开着车朝前面那个路口拐去,他的手机却响了。

    杜沛霖看了一眼,发现是姚安安打来的,他接了起来,那边传来她的声音,“沛霖,你过来接我一下吧reads;。”说完就报了一串地址,正是城中一家非常豪华非常有名的娱乐场所。

    杜沛霖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些疲倦的眼睛,心中虽然有点儿黯然,姚安安没有问他睡了没有直接就让他来接人,但还是打转了方向盘,朝她说的那个地方开去。

    快开到的时候,他远远看了一眼,路边并没有人。杜沛霖又给姚安安打了过去,“你在哪里?我到了。”

    “那行我马上下来。”她说完,电话里面还传出她跟别人说话的声音,“哎呀不喝了,我男朋友来接我了”没等完全说完,电话就被人挂断了。

    杜沛霖将车子停到大门口,片刻之后果然看到姚安安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穿着高跟鞋,脚步都微微有些踉跄,杜沛霖见了,连忙下车来扶住她,微微责备道,“怎么喝这么多?”

    她精致的眼妆都有些花了,姚安安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碰见了老同学,开心。”

    是开心还是伤心?杜沛霖很想这样问她。然而话到了嘴边,他堪堪忍住了。他们两人之间,始终有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他又何必这样迫不及待地戳破?

    杜沛霖扶着她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自己到另一边坐了下来。然后关上车门,发动车子,离开了。

    姚安安租的房子就在这附近,路上她打开窗门,凌晨在城市周围盘旋的夜风猛地灌了进来,让原本都有些浑噩的两个人清醒了不少。杜沛霖忍了许久的话终于没忍住,问她,“那要是今天我睡觉了,你打算怎么回来?”

    姚安安把头靠在车窗上,看也不看他一眼,闭目说道,“睡了就起来呗,男朋友来接个女朋友,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矫情上了。”

    杜沛霖觉得,他可能真的是有点儿矫情了。因为以前梁若耶从没让他这样费过心。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过来接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而是姚安安这种问也不问一句他状况的态度。太不把他放在心上了。

    世间哪里来那么多无怨无悔的付出?所有的关系都需要差不多感情的往来,一味地索取或者付出,都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一久,始终有人心里会不平衡。

    杜沛霖感觉今天晚上他就非要问个所以然出来了,“那要是我出差了呢?”

    “叫代驾呗。要不然打车,回个家有什么难的。”姚安安闭着眼睛,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啊,大晚上过来送她回个家,原本在姚安安眼中就是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或许她还会以为认为,这是她男朋友的权利,其他人想要还没有呢,杜沛霖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他心中微黯,看了一眼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的姚安安,很想问她,你这样不高兴,是不是为了唐诩?你这样不开心,用酒精麻醉自己,他看得见吗?他看见了,也会觉得心疼吗?

    他想是不会的,倘若唐诩对她有半分的心疼,今天姚安安就不会坐在他的车里,沉湎在酒精当中了。

    感觉到他停下了车,姚安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到了?到了我就下车了。”她正要去拉开车门,杜沛霖却先一步把把手给她握住了,“你等等,我有话问你。”

    他少有这样郑重其事,姚安安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尽管努力掩饰,但是眼神还是透露出微微的不安来。她看向杜沛霖,“你问。”

    看到她这样子,杜沛霖又有点儿想笑。她是以为自己要问她关于唐诩的事情吗?果然啊,不过亏心事,哪里还用怕这些?

    然而她却猜错了。

    他抿了抿唇,把从下午就一直困扰他的问题问出了口,“高中那会儿,你有没有帮人交过什么费?”

    姚安安脸上神情一松,大概是没有想到杜沛霖会问她这样的事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那么多年的事情,谁还记得了reads;。”

    杜沛霖却不想就这样放过她,循循善诱道,“就是那次,交英语资料费。你有没有帮人交过?”

    “都说了不记得了。”姚安安的语气更加不耐烦了,“你这人有意思没意思啊,那么久的事情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帮人交过又怎么了?没有帮人交过又怎么了?英语资料费收过那么多次,我怎么记得你说的是哪次?”

    她一把打开杜沛霖的手,“我今天很累了,你让我先回去休息好不好?”话音落下,她人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杜沛霖被她打过的手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痕,他伸手摸了摸,眼神复杂地看向姚安安,“那你早点儿休息吧。我先走了。”

    姚安安轻轻“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杜沛霖跟往常一样,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单元门里面,这才开车离开了。

    他开着车回到自己的公寓里,无论如何却睡不着。杜沛霖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就坐在阳台上,看着外面逐渐亮起来的晨光。

    如果姚安安真的帮他垫付过,她不至于想不起来。他都已经说得那么明显了,真有人会忘性大到如此程度吗?他觉得不是。

    昨天下午,唐诩跟他说的时候,他会觉得危险,不想听。然而静下来之后却忍不住要去想,仔细追寻。大概这就是人家说的,人性本贱之类的吧。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拨通了唐诩的电话号码。

    两个小时之后,杜沛霖又在昨天那个位置等到了唐诩。

    昨天他们两个不欢而散,今天再次看到他,杜沛霖也没有跟他绕弯子,直接问道,“你说姚安安帮我垫付资料费是个误会,这么说,你知道是谁帮我垫付的了?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唐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回问他,“我昨天就已经说过了,她要是想告诉你,自然就告诉你了,不想告诉你,我一个外人参什么言搭什么语?”

    “可是你的做法却不是这样的。”杜沛霖十分笃定,“你如果真的不想说,真的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根本就不会多此一举,告诉我这件事情。你既然说了,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都说明其实你心里还打算告诉我的。”他抬眼看向唐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唐诩没好气地笑了笑,“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一点儿底都没有。”他看了一眼杜沛霖那张不为所动的帅脸,有些无奈地说道,“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知道又能怎么样?于事无补。”

    “于事无补?”杜沛霖下意识地重复了一下他这句话,“我需要补什么?”

    唐诩自知失言,顿时神色有些不自在地坐直了身子,没有说话。

    杜沛霖却盯着他,“你告诉我,我究竟需要补什么?”

    他很少这样咄咄逼人,唐诩原本对他就有意见,被他这样一问,登时受不了,冲他冷笑道,“当然是补偿你最需要补偿的那个人。”

    杜沛霖身子猛地一震,颇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向唐诩,“你是说你是说这是梁若耶”他话不成话,句不成句,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勇气,才勉强把话说清楚。

    唐诩冷笑了一声,略带嘲讽地看向他,“是啊,难为你还知道你最对不起的人是她。”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4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5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