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梁若耶被唐诩拉着上了楼。她到了门口却不进去,就站在门边,靠着门框问他,“你拉我到这里来干什么?”眼睛里懒懒的,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

    唐诩握住她的手却不松开,自己站在门里面,冲着梁若耶笑道,“当然是回家啊。”梁若耶正想说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唐诩已经把脸凑过来,对着她低声笑道,“我俩一个本儿上,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哪里说错了吗?”

    梁若耶还记得之前在车上他哄自己的事情,轻哼了一声,冲他翻了个白眼儿,但到底人是进来了。

    唐诩口口声声说他生病了人不舒服,到了现在傻子也知道他是在哄梁若耶,但是就是很奇怪,她心里居然一丝一毫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觉得甜丝丝的。

    那种甜,好像是有人把甘蔗撕成一丝一缕的,放在她心口上。不会齁人,反而让人觉得沁人心脾。

    她坐到沙发上,也不说话,隔了半天没有等到唐诩说话,她有些不高兴地转头看过去,谁知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正目光深深地看着自己。

    梁若耶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唐诩已经凑近了,伸手扶住她纤细的脖子,将自己的额头靠在她的额头上,低头亲了她的唇一下,“若耶,我还想吻你。”

    你不是已经在做了吗?还问她干什么?!

    梁若耶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唐诩已经低笑了一声,凑了上来,轻轻吻住了她的唇。

    他吻得很耐心,跟刚才的蜻蜓点水不同,一层一层慢慢深入。原本以他只是在开玩笑的梁若耶慢慢被他带进去,浑身上下都是滚烫的。唐诩犹闲不够,放在梁若耶脖子上的那只手不轻不重地抚摸着她的脖子,好像是在给猫顺毛一样。

    梁若耶突然感觉身上一轻,却是唐诩不知道什么时候伸手抱住了她的腿,将她一把抱到了自己的膝盖上面。他一只手从梁若耶的脖子慢慢往下,灵巧地解开了她裙子后背上面的那颗扣子,另一只手却从她的裙子下摆上面伸了上去,一寸一寸,抚过她白嫩的皮肤

    梁若耶下意识地激a激n了自己的双腿,这个时候总算想起从唐诩的攻势当中清醒过来,她双颊绯红,双目含水,明明是想瞪唐诩一眼,然而此刻做出来却好像嗔怒一样。她怒道,“唐诩你流氓!”

    她夹住了胳膊,免得内yi掉下来。

    唐诩轻笑一声,又凑了上来,细细地吻她的唇角,他抬眼看着梁若耶,头顶的灯倒映进他的眼睛里,好像碎钻一样。“我不介意流氓得更彻底一点儿。”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这一次和之前又完全不同,他又啃又咬,间或细细啃噬,梁若耶本来面对他就没什么招架之力,这下更没有了。她被唐诩吻得晕头转向,只是感觉到裙子被他脱下来的时候,身上有些凉,起了一层小小的鸡皮疙瘩,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腰。

    唐诩像是对她的反应十分满意,轻笑了一声,她伏在唐诩胸口,能明显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

    再然后,就是她被抱进了卧室

    ************开车必须拉灯,哇咔咔咔*************************************

    梁若耶是被她父母的电话给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当中听到手机在响,好像隔得很远一样,她把身边都摸了一遍,还摸到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才想起手机好像还在她包包里,而包包在客厅reads;。

    梁若耶还没有说话,身侧就已经一轻,卧室门被人打开,片刻之后,有人往她手里塞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她也没多想,按下了接听键,那边传来她妈妈的声音,“喂,若耶,你这么晚了,在哪儿呢?”

    在哪儿?

    梁若耶想了一下,陡然浑身一个激灵,刚才出去给她拿手机的人已经回到被窝里了,就在她身边。梁若耶想也不想地就说道,“我今天晚上一个女同事失恋了,正在她家里陪她呢,就不回来了。刚才事情多,忘了跟你说。”谎话虽然说得十分流畅,但是主谓宾全错了。

    “失恋女同事”在旁边听了,伸手掐了一把梁若耶的胸。

    梁若耶在被子里一把薅开“失恋女同事”的咸猪手,十分懂事地跟丝毫不起疑的梁母说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好好陪陪她的。”这才挂了电话。

    她挂上电话,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全靠她平常乖巧听话,所以梁母根本不曾怀疑,她现在根本不是在一个所谓的“失恋女同事”的家里,而是躺在一个男人的床/上。

    不对,等等!

    梁若耶这才想起来自己旁边躺了个什么货色,她转头猛地朝身边看去,这次看到唐诩顶着一张被滋润过后更帅的脸,一脸淡然地看着她。

    那啥完居然也还能丝毫不带烟火气息,这人真是高岭到了一定程度啊。梁若耶默默地想。

    要是眼神不那么不善就好了。

    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问他,“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唐诩收回自己的目光,一脸正色,“只是想问问,这位女同事,打算怎么安慰失恋的我。”

    语气凉凉的,好像更冷了。

    梁若耶缩了缩脖子,她就知道唐诩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刚才她跟她妈说的话,唐诩全听到了。虽然吧,今天这事情梁若耶觉得有点儿出乎意料,但是那也是她自愿的。刚才那么说,好像有点儿睡完不认人的意思,唐诩生气也是应该的,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她好像一个wan弄别人感情的渣女。

    当然,假如唐诩的咸猪手没有借着被窝的遮掩对她上下其手,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她捉住唐诩的手,脸上有些红,“你别闹。”

    唐诩抿唇笑了笑,一把抱住她,“你还没说你打算怎么安慰我呢。”

    梁若耶面无表情地想,她说不说有什么要紧的?反正唐诩不都已经开始“做”了吗?

    *********************我是再次开车再次拉灯的分割线****************************

    梁若耶第二次醒来,是被早上的饭香给弄醒的。她睁开眼睛,伸了伸昨天晚上操劳过度的老腰,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旁边放着一套折叠整齐的男士睡衣。

    梁若耶默默地抿起唇,努力不让自己唇边的笑意太明显,然后拿起那套衣服,走进了洗漱室。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但是就想笑。

    仿佛一瞬间有个人充盈了她原本早已经枯萎的内心,让她整个人都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她甚至还十分少见地唱起了歌,歌声是“我爱洗澡,皮肤好好”,感觉自己都跟身上的泡沫一起,恨不得立刻飞出去reads;。

    客厅里正在摆筷子的唐诩听见她的声音,默默地笑了笑。

    梁若耶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唐诩已经坐在桌边,边玩手机边等她了。早上是豆浆油条,看卖相应该是买的,上面居然还冒着热气。梁若耶装模作样地走过去,若无其事般地坐了下来。她刚才出来的时候还在努力做心理建设,应该怎么面对唐诩,没想到他居然一直在看手机,看也没有看自己一眼。

    梁若耶心里又是失落又是轻松,感觉自己之前做的心理建设全都白费了,却又因为唐诩的这幅样子,感觉到很舒适,因为她自己还没有心思去想,她跟唐诩,这之后究竟应该怎么办。

    哪知她还是放心得太早了。

    梁若耶吃了一口油条,对面的唐诩总算是看够了手机,抬起头来,喝了口豆浆,一脸淡然地对她说道,“我刚才找了几家酒店,什么时候抽空去看看吧。”

    啊?这么快?梁若耶微带震惊地看着他。

    唐诩却一本正经,“我们两个人证都领了,昨天晚上彼此也正式践行了夫妻义务,接下来是该办婚礼了啊。”

    践行夫妻义务梁若耶感觉自己胸口塞住了。

    “哦,”唐诩挑了挑眉,凉凉说道,“也许在你眼中,昨天晚上那叫安慰‘失恋女同事’。”

    梁若耶感觉胸口瞬间不堵了,因为对面那个人往她胸口上捅了一刀。

    她把脸埋进碗里,小声说道,“会不会太快了啊,我都还没想好怎么跟我妈说呢”她要是知道自己之前把婚姻当成儿戏乱来,想必会乱刀砍死她吧

    “不快。”唐诩想也没想地就否定了,他收起手机,“酒店要一家一家地选,婚纱礼服要一件一件地试,还有钻戒,也要一款一款地看,时间还长。”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眼带上几分笑意,“明年开春,我们就办婚礼吧。”

    开春吗?上次打算结婚,好像也是春天呢

    梁若耶心底下意识地有些排斥这个时间,然而看到唐诩一点一点地去做去想,她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点了点头。

    唐诩脸上那浅淡的笑容立刻变大了,好像有一阵春风吹过,万物复苏。

    梁若耶默默地喝了一口豆浆,感叹道,真甜啊。

    吃完早饭,唐诩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梁若耶又换上昨天的衣服,一起去上班。刚刚出门,他突然叫住梁若耶,“若耶,今天开始,你就搬过来住吧。”

    搬过来梁若耶想了想,好像也并不排斥,然而,她总要想个什么理由吧?

    她的心思,唐诩一眼看穿,忍不住笑着说道,“就说你那个女同事失恋,还需要你安慰呗。”

    他还真是把这个梗用上瘾了是吧?

    梁若耶又羞又恼,忍不住笑着转过身去打他。这个梗他究竟要玩儿多少次?!

    依唐诩的意思,梁若耶也要回家去带换洗衣服,于是她下午下班之后就回了自己家。

    梁若耶走到自家门口,像是做贼一样打开了门,往里面看了两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反正就是觉得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她发现家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正要放下心来,打算换了鞋子进去,肩膀上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reads;。

    梁若耶整个人差点儿跳起来,她猛地转头朝身后看去,却看她亲娘提着篓菜站在后面满脸差异地看着她,“你回自己家,为什么要跟做贼一样?”

    梁若耶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冲她说道,“没,没什么,就是闹着玩儿一下呗。”

    梁母不知道她发什么疯,提着菜绕过她走到门口,弯腰换鞋,“今天晚上吃话梅排骨吧,我买了小排。”

    梁若耶正在换鞋,听到她妈这么说,立刻想到唐诩的如意算盘可要落空了,忍不住心中有些幸灾乐祸。她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旁边换好鞋子等她过来帮忙的梁母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转头一看,梁若耶却站在门口低头傻笑,换个鞋子好像要换到天荒地老的样子。

    她走过去,抬高声音大喊了一声,“你脑子瓦特了!”梁若耶仿佛大梦惊醒一般,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脸正色地看着她妈妈。

    梁母挑了挑眉,最终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冲她招了招手,“快洗手过来给我帮忙。”

    梁若耶换好家居服,去厨房帮她妈妈摘菜,这会儿笑够了,终于想起原来家中还差了一个人,“我爸呢?”

    梁母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对她说道,“我回家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你爸今天晚上同学聚会,不回来吃饭了。”说完又嘀咕,“一个小学同学会,有什么好聚的,一群糟老头子,追忆穿着开裆裤撒欢乱跑的时候,有什么好聚的嘛”

    梁若耶却没有精力去听她的抱怨,她放在衣服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梁若耶尖着手指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唐诩发过来的,问她什么时候过来,晚上想吃什么。

    梁若耶忍不住抿唇笑了一下,想到某人今天晚上要失望,却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反而觉得很是高兴。她腾出一只手,回了他:今天晚上我和我妈吃话梅排骨,可惜你吃不到。

    然后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放回了衣服兜里。

    另一边,正在看书的唐诩发现手机震动了一下,拿起来一看,顿时有些懊恼地放下书。果然啊,他今天晚上就不该放梁若耶回去的。唐诩想了想,回了她一句,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自己认命地到厨房,开始准备做晚饭。

    梁若耶再次看手机的时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她妈就在旁边,她也不好太明目张胆,拿出手机来就看到唐诩给她发的,又忍不住笑了。她这次却没有回,而是默默地把他的微信备注改成了“失恋女同事”。

    梁母趁着梁若耶看手机的空当,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地摇了摇头。

    这恋爱谈得,真是齁人。

    梁若耶洗好碗,回了自己的卧室。原本打算把自己落下许久的功课拣一拣的,谁知道看了半天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她干脆站起来,收了两套衣服,又把化妆的擦脸的带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自己的卧室的门。

    门外,梁母正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

    梁若耶看了一眼,发现她母上大人神采奕奕,丝毫没有想睡觉的样子,有些丧气地重新关上了门。

    梁母听见关门的声音,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那边,扯了扯嘴角,没有做声。

    这死丫头,今天她爹不在家,就不能陪陪自己吗?大晚上的,还非要出去。都是女儿是贴心小棉袄,这一旦谈了恋爱,连快姨妈巾都当不了了。

    她以为自己是在看电视吗?自己是在替她守门啊!

    梁若耶关上门之后又觉得不甘心,过了会儿又打开,然而看到外面自己亲娘守在那里,又不敢轻举妄动,最终只得恹恹地重新关上门reads;。一连几次,重复往来。

    最后梁母实在受不了了,戳穿她的伪装,“梁若耶,你站在你卧室门口来来回回地是要干嘛?”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她说梁若耶站在卧室门口来来回回,直接说明了她这样做已经有好几次了,别想赖掉。还有,她这么多次自己都知道,梁若耶也应该明白,自己关注她好久了。

    果然,梁若耶听了她的话,悄悄地把卧室门拉开了一条缝,将自己半张脸露了出来,“妈,我昨天晚上那个同事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对啊,没错啊,昨天、晚上、那个同事、一个人、在家。唐诩现在就在家啊。没毛病!

    “哦。”梁母拿出水果叉,淡定地叉起一个珍珠番茄,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那你想怎么样?”

    梁若耶只能硬着头皮跟自己亲妈交代,“我想过去看看陪他住几天。”

    陪他住几天梁母喘了两口气,缓了缓自己有些塞住的心口,眼不见心不烦地冲梁若耶挥了挥手,“滚吧。”

    “诶!”梁若耶得了令,立刻拿起自己已经收拾好的包袱,兴高采烈地滚了。

    梁母看着她忙不迭地出门的那副背影,深深地觉得,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梁若耶上了车,原本是打算给唐诩打个电话什么的,但是想了想又觉得还是突然袭击得好。电视小说里面都这么演的,女朋友带着满满情谊打算来个惊喜,然而男朋友却带了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妖精在家里乱gao。嗯,介于昨天晚上唐诩那什么的动作有些不符合他经历的熟练,梁若耶觉得,她有必要好好查查岗。

    梁若耶轻车熟路地输了密码开门进去,发现客厅的灯已经关了,就卧室里面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梁若耶把东西扔在地上,看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这才换了拖鞋,走了过去。

    洗手间里只听得到水声,没人说话,梁若耶对自己的侦查很是满意,于是便心满意足地坐在床上,等唐诩出来。

    唐诩一打开浴室的门,就看见梁若耶坐在床上看着他。看到他微微愕然,她还有些得意洋洋,“没想到吧?专门来查岗的。”

    唐诩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身上连水也没擦,他带着一身水汽,就这样走到梁若耶面前,低头看着她,“那你查到什么了没有?”

    她摇了摇头,“甚是满意。”

    唐诩笑着问她,“满意有没有什么奖励?”

    梁若耶忍不住笑,“还要什么奖励?明明就是来安慰失恋的女同事的。”

    唐诩笑着凑近了她,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摸去,“我人就在这里,快点儿来安慰我吧。”说完,就低头吻住了她。

    梁若耶一边挥开唐诩朝她伸过来的手,一边想要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挣脱。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感觉自己的手总是不够用。最终还是被唐诩抓着,放到了马赛克的地方,他的手也伸到了自己的胸口。

    梁若耶按住他的咸猪手,靠在他的手臂上,眼睛里是一片水光。她斜着眼睛看着唐诩,“我想洗澡。”

    “好。”唐诩简单干脆地说了这个字,把手撤出来,一把将她抱起,“踢踏踢踏”地到了浴室。

    喂喂喂,等等!唐诩你个臭流氓!她说她要洗澡,是她要单独洗澡,不是和你一起!那个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八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