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楔子

    正值秋天。天上一轮硕大的月亮仿佛是要映衬这个季节一样,在天空中散发着清冷的光辉。一片月,照耀着一片广袤的土地。在这个城市的东面,那是新建的开发区,经过政府多年来不遗余力地打造,现在早已经成了全国闻名的商业区,底下璀璨的霓虹跟天上的月光交相辉映,光彩无限。

    而在这座城市的西面,是几乎已经被人遗忘了的老城区,棚户区改造成了每届政府想啃都啃不下来的硬骨头。这边的灯光黯淡极了,仿佛夜风再稍微大一点儿,就能把那微弱的光火立刻吹灭。天上的那轮圆月,好像是一张人脸,静静地俯瞰着这破败的旧城。

    “嗒嗒嗒”,是皮鞋敲在石板上的声音,女孩儿精心烫制的卷发随着她的奔跑飘散在空中,再也不复往日精致。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越来越近了,她捂着肚子,就算累极也不敢休息,继续朝前面发足狂奔。

    走到一处废墟,她应该是跑不动了,犹豫了一下,趁着月光,掀开了一个井盖,顾不上脏,跳了下去。

    底下倒是不脏,就是因为常年不用,散发着一股陈腐的气息。她靠在墙上,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却又不敢太大声,怕引来后面的人,小口小口地吐着气。腹部传来一阵绞痛,她伸手揉了揉,想借此缓解,感觉总算是好点儿了,头顶上却传来一声口哨声,在静谧的夜里,听上去让人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浑身一震,抬头朝上面看去,一个脑袋出现在了井口,看到她朝自己看来,那个脑袋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她下意识地想逃,然而刚刚转身,肚子上就传来一阵剧痛,身后“咚”地一声,是人跳下来的声音。然后一只手猛地拽住了她,背上一痛,她低头一看,肚子上已经被血染红了大半。

    月亮悄悄地隐在了云后面,仿佛是不想见证这一段凶案的发生。女孩儿的胸膛已经没有了起伏,剩余的月光照下来,刚好打在她已经没有血色的脸上,她眼角的那颗泪痣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突出,仿佛是一滴泪一样,静静地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那个男人从井下翻身上来,又重新把井盖盖上,这地方是个废弃的精神病院,原本就是十天半月不会有人来,更何况她自己还慌不择路,跑到了下水道reads;。

    这样一来,就更加没人发现了。

    他看着那个被他盖好的盖子,颇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像是在说那女孩儿不会挑地方,连死了尸体都不好被人找到。然后转身,迅速地离开了。

    “郑队,找到了。”随着同事的一声吼,正在打瞌睡的刑侦队长终于精神了点儿,他晃悠悠地迈着两条长腿到了前面,听着同事说道,“被人从后面刺了三刀,失血过多而死。”

    “不对啊。”正在检验尸体的法医轻声念叨了一句,立刻被跟在旁边做笔记的苏越听了过去,忙问,“怎么了?”

    “她死之前还服了毒,目前究竟是什么□□还需要检验。但如果是已经服了毒,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拿刀刺她?”

    苏越不太明白这其中的关系,抓了抓自己那皮薄肉白的大耳朵,“是怕她死不掉吗?”

    仅仅是怕她死不掉吗?

    “老司机带带我我上要昆明~老司机带带我我要进省城~要上昆明车子多,半路拦我为什么,阿里里~阿里里——”一只手从缩成一团的被子当中伸了出来,摸了好几下才摸到正在嚎叫的手机,伸手将其掐断,又缩了回去。

    然而好景不长,“老司机”那副破锣嗓子被掐断之后没能消停五秒,又再一次在安静的室内响了起来,床上的人被烦得不行,不耐烦地咂了咂嘴,然后如同诈尸一般,直挺挺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耙了耙自己那头鸟窝一样的头发,闭着眼睛拿起手机,准确无误地按下接听键,问到,“怎么了大耳朵?”声音低沉,带着几分还没有睡醒的喑哑,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心颤。

    可是电话那头可不管他性感不性感,心颤不心颤,一道女性尖利的嗓子通过电波穿了过来,“老大老大~快来,有命案。”

    听到这句话,床上的男人微微睁开了他那好像被520强力胶粘住的眼皮,一边打着哈欠起身,丝毫不管那边的兵荒马乱,一边趿拉着拖鞋走到洗漱室,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到架子上,说道,“好好说话。”

    电话那头好像一下按下了快进键,女孩子的声音像机关枪扫射一样,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刚才东区步行街那栋富丽大厦上面有农民工跳楼目前掌握到的信息就是老板欠薪农民工们没钱回家过年闹起来的刚才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尸体抬着来我们局里了——”

    “不是,”他把口中的牙膏泡沫吐掉,打断她,“这会儿你去哪儿?”

    “我去医院啊。”那头的女孩子回答得理所当然,“死者跳楼的时候还砸伤了一个人,我现在就要去医院看她。”

    好吧,人情关怀也是警察日常工作中的一环。那姑娘讲完又补充道,“老大,你等下过来直接来中心医院吧,王局让你代表他慰问慰问伤者,而且现在我们单位根本进不去,被堵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记者和当事人。”

    苏越这丫头说话没条理的毛病可能永远好不了了。郑有风看着镜子当中自己那张帅脸,默默在心里吐槽。

    他淡定地挤上剃须泡沫,挑了挑眉,“多大排场啊,还要我去慰问。”

    “还真有点儿。”苏越说道,“她是富丽大厦的业主,刚才听王局讲,我们单位食堂那块地皮,也是她家的。”

    郑有风手一抖,锋利的剃须刀立刻在他那个充满了“力量与美”的下巴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他牙疼一样“嘶”了一声,不等他对这种资本操控发表什么看法,苏越又想起了什么,“对了,王局说好歹算是衣食父母,让你过来的时候买点儿水果意思意思,不用太好,反正她什么都见过了,回来给你报销reads;!”说完像是怕郑有风叫她一样,飞快地挂了电话。

    郑有风看了一眼已经暗下去的电话屏幕,伸手拿起来,往外一扔,准确地扔到床上,然后再也不管,关上洗漱室的门,片刻之后就有“哗哗”地水声从洗漱室传了出来。

    苏越是个刚参加工作不过半年的菜鸟,她上半年考上了区公安局的公务员,一来就分在了郑有风手底下工作。郑有风跟局里其他领导有点儿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而是因为,他这个人不太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待女性。反正男女在他那里都是一样的,他不会因为你是女生而瞧不起你,同样的,也不会因为你是女生对你有什么优待。通常情况下,因为年龄差得不是很多,郑有风又是个死不要脸的,认为自己嫩得掐出水,他能和手底下的弟兄们打成一片。

    郑有风是市局派下来挂职锻炼的,挂的是副局长的位置,分管的还是刑侦这块儿,他这个人安分不下来,有事总是他跳得最欢,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苏越到医院的时候,那个被砸伤的人还没有醒,她站在病床旁边也不知道干什么,走了两圈儿,拿出手机开始玩儿了起来。在把手机上暖暖的体力都用完了之后,苏越把手机放进兜里,转头一看,床上的那个病人已经醒了过来。

    她年纪跟苏越差不多大,一双眼睛漆黑,好像没有焦距一样。加上脸色苍白,这又是没有人的医院,苏越一个抬头,就被她吓了一跳,“嚯!吓死我了。”她拍了拍胸口,想想又觉得不对,冲那姑娘笑了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姑娘也微微勾起嘴角,说道,“我知道。”她转头看了一圈儿,问道,“警察小姐,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啊?”苏越答非所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她今天没有穿制服,羽绒服雪地靴,加上刚毕业不久,身上学生气还重得很,一眼看过去,人家只会认为她还是学生,没人认为她是听上去煞气很重的警察。

    床上的女孩子笑了笑,没做声。过了片刻,她轻轻皱起眉头,苏越见了,连忙说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叫护士来?”她说着就去按了床头的铃,完了才跟床上的姑娘解释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问过了,医生说你多半有脑震荡,其他倒没什么大问题。”

    她自顾自地说道,“说你运气好你运气也不好,那么多个门,人家跳楼正好砸在你身上;说你运气不好,你也确实运气好,除了脑震荡和一些皮外伤,其他什么都没有。”

    那姑娘听了,那双像是带了美瞳的眼珠子轻轻转了转,轻声笑道,“可能是因为冬天穿得多吧。”

    “那可不。”苏越感叹道,“有的时候穿得多,还是有用的。”

    “我刚才看了你床头的病人信息,你叫陆苳笙?这名字真好听,不过听上去像是冬天生的一样。”

    陆苳笙微微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就是冬天生的,但因为叫‘冬生’太直白,换成了这个。”医生和护士已经赶过来了,陆苳笙躺在床上一边受他们摆布一边说道,“我看你好像很小的样子,开始还以为你没毕业呢。”

    苏越本身一张娃娃脸,加上穿得不那么时尚,走在路上还有人以为她上高中,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说了,但是这人是当事人,她可不敢乱回答,“嗯,我是刚参加工作不久,不过我领导马上就过来了。”说完连忙狂拍郑有风马屁,“我们局长开会去了,是副局长过来的,他还兼任我们刑侦队的队长。”

    陆苳笙点了点头,那边医生忙着问她身体状况,一时之间,倒也没顾得上跟苏越搭话。

    医生给她开了两张检查的单子,又嘱咐了苏越一阵才离开,前脚刚走,郑有风就提着两个果篮进来了reads;。

    他乍然间看到陆苳笙,还以为走错了,要不是旁边站着个护法一样的苏越,他可能还真要倒回去看看病房号。

    女孩子很年轻,跟苏越差不多,躺在床上,一张脸白得透明,越发衬得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幽深极了。她那样子,虽然美,但却好像一个没有生命力的瓷娃娃一样,非但没有人气,反而透着几分诡异。郑有风下意识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没有开口,苏越已经站起来跟陆苳笙介绍道,“这是我们领导,郑局。”

    “什么郑局。”郑有风好笑地一挥手,“我是郑有风。”他把果篮放到床头,“代表我们琴台区公安局来慰问一下受害人。”

    受害人也分三六九等,如果她不是富丽大厦的业主,如果她不是他们局食堂地皮的主人,还用不着一个副局出马。虽然郑有风从来都觉得什么局长不局长是个笑话,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这个社会还是要遵循这样的条条框框。

    他目光在陆苳笙身上转了一圈儿,可能是刚醒来,她身上透着一种死气,让见惯了无数凶杀场面变得相当敏感的郑有风格外在意。

    但即使在意,他也没有表现出来。郑有风随手拉了把凳子坐下来,“早知道受害人是女性,应该带束花过来的。”

    陆苳笙勾了勾唇,没做声,抬眸看着郑有风。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那对黑漆漆的瞳仁当中明晃晃地写了两个字,“装逼”。

    然而郑有风是谁?别说人家只是或许有这个意思没说出来,就是人家指着他鼻子说了,他也能当屁放了,他笑着看向陆苳笙,问她,“陆小姐,今天跳楼的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陆苳笙用眼神询问他,“是谁。”

    郑有风想了想,“叫王大虎,是个农民工。为了讨薪,从你们富丽大厦跳了下来,还好巧不巧砸在你身上。”他脸上带上几分笑意,“步行街那么多高楼大厦,富丽大厦不是最显眼的,为什么要选择在那里跳呢?还这么凑巧。”

    陆苳笙笑了起来,这个表情,让她脸上那副“死气”散了不少,但是眼底的那副琉璃模样的瞳仁却丝毫没有笑意,依旧冰冷冷的一片。“郑警官的意思是,王大虎的死跟我有关。是我拖欠了他们的工资,所以他专门找到富丽大厦跳楼,还看准了我砸下来是吧?”

    郑有风不冷不淡地一笑,“我可没这么说。”

    “富丽大厦虽然也在步行街,但其实不在最显眼的地方,如果是因为拖欠工资想要获取关注,王大虎应该到更引人注目的大厦。比如同安百货楼上面。”

    郑有风:“正是因为引人注目,所以一般的大厦上天台的路都被封了,不是工作人员根本进不去。富丽大厦按道理来讲也应该被封了,那为什么王大虎会出现在这上面?”

    陆苳笙闭了闭眼睛,像是有些疲惫,还把头往床头靠了靠,“我是业主不错,但我又不是直接负责人,郑警官你想知道具体情况,可以去直接问富丽大厦的负责人。”

    郑有风勾了勾唇,“会的。”他站起身来,“陆小姐好好休息,有需要我们会请你回局里调查的。”

    陆苳笙笑眯眯地跟郑有风告别,“我一定配合。”眼见着郑有风快走到门口了,她慢悠悠地来了句,“郑警官有女朋友吗?”

    旁边的苏越猛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郑有风停下来,转身看向陆苳笙,“怎么?”他脸上含着淡淡的笑意,但眼睛里,却绝对不是在笑。

    “没什么reads;。”陆苳笙笑容不减,“如果郑警官没有女朋友,我倒想毛遂自荐一下。”说完也不知道她是太久没喝水还是怎么样,居然还伸了一下舌头,极快地添了一下嘴唇。

    对于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急吼吼地跑来撩自己的行为,郑有风除了深感自己魅力强大之外,只能对她好言规劝,“不好意思,你没机会了。”

    “不是因为我有女朋友,而是因为,”他将陆苳笙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目光仿佛可以透过她身上的被子把人看个洞穿,最后还十分恶意地在她胸上停留了一下,“我对小丫头片子,没什么兴趣。”他转身离开,还不忘叫上苏越,“大耳朵,走了!”

    郑有风个高腿长,条顺盘靓,一般个头的女孩子站在他面前,分分钟能制造出最萌身高差来。苏越弓着身子,像只仓鼠一样跟在他身边,他一步要当苏越两步,她要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郑有风的步子。“老大老大,你你你,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吗?白富美对你一见钟情诶。”

    郑有风猛地停下脚步,低头看向旁边的狗腿子,皱着眉严肃地问她,“我被人表白难道还要开个新闻发布会吗?工作时间不谈感情,教你的你忘了?”他话锋一转,摆了摆头,“再说了,我从小被人表白到大,早已经练就了一番处变不惊的本事,一个小丫头,我难道还要激动得痛哭流涕?”最后下了结论,“一看你就是没被表白过的。”

    怎么办?苏越暗暗地咬住了后槽牙,努力控制自己的拳头,让它不要朝郑有风那张引以为傲的脸上打去,毕竟她也打不过。

    最后,郑有风往她肩膀上猛地拍了一巴掌,语重心长,“苏越,你跟你领导我学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郑有风带着苏越像一道风一样回了局里。果然像苏越所说的,大院当中早就被人堵满了,中间一个担架上面放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双目紧闭,人事不知。旁边一个女人牵着两个一脸懵懂的孩子,身上穿着写了大大“冤”字的孝衣,朝着大门口哭得呼天抢地。

    苏越不是参加工作多年的老油条郑有风,看到这样的场景面上有些不忍。郑有风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做声,他们两个今天都没有穿制服,很容易就从人群当中走了上去。

    到了楼上,苏越终于忍不住,“也太可怜了。他家就他一个儿子,孩子那么小,妈妈也生病了”说到后面,已经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郑有风没做声,真要说惨,天底下惨的人多的是,但现在并不是比惨的时候。

    郑有风一进办公室,就把人叫来,“那个老板找到了吗?”

    王大虎他们正在做的那个工程是个商品房小区,并不在市区。这几年市区能改建的小区基本上都已经改建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属于有各方面困难,难以下手的。他们那个小区在城北,那边属于本市正在扩建的新区,房价相较于老城区而言要低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们找准了商机,见缝插针,非要用“房贷”这座大山,压垮广大上班族们身上的最后一滴血。

    “找到了。事情发生之后他根本就没走,还想用钱来安抚王大虎的家人,但是因为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太多了,他只安抚一家,其他家的不同意。我们去的时候,他好像还松了一口气呢。”

    “嗯。”郑有风接过笔录,顺手扔个苏越,“你去审他,我去跟王局汇报工作。”这案子案情简单,要不是因为王大虎死的地方是人来人往的商业步行街,招来了大批记者,根本就不会吸引到这么多人。

    现在,能做房地产的,哪个背后没点儿关系?查来查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引火烧身了。不是血管里的那腔血渐渐凉了,而是已经过上了花团锦簇的生活,大家更愿意粉饰太平,而不是骤然把上面盖着的那层锦缎撕开。

    谁知道撕开下面是什么?

    绝大部分时候,是连之前的生活都不如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九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5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