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第八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姚安安回来的消息自然是没人跟梁若耶透露的。是她,那天路过杜沛霖新近投资的一个百货商场,看到了外面悬挂的巨幅广告。

    广告用旧旧的淡蓝色做底,整个好像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江南烟雨当中,有一个女孩儿的侧影,没入在重重叠叠的颜色后面。看不见脸,但是梁若耶却能一眼看出来,那个穿着他们高中校服的女孩儿指的就是姚安安。

    广告上面什么也没有写,就只截取了一首徐志摩的诗,那首诗叫做《我等候你》,有着徐志摩诗歌的一贯热烈却又不是缱绻的作风,只截取了开头四句: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如同望着将来/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你怎还不来?

    前面没有后面的奔放,反而切合这个广告,多了几分余音绕梁的缱绻。读来令人觉得唇齿留香,仿佛能咀嚼到这份感情的美味。

    对于这突如其来出现的巨型广告条幅,不少人猜测是不是又有什么楼盘要开了。一般来讲如果不是大企业,是不会有那么多钱去商场上打广告的;而且,如果不是本地企业,拿着这份广告费,完全可以全球投放各种视频网站,根本不用局限于本地。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房地产能有这样大的手笔了。

    然而那天梁若耶开着车路过那里的时候,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就明白那是杜沛霖写给姚安安的。除了上面那个影影绰绰、穿着他们高中校服的女孩子,那首诗,原本就是杜沛霖在第一次跟姚安安第一次表白的时候附在后面的。

    果然是少年□□,他才能惦记这么多年。

    梁若耶只觉得嘴里发苦。小小的一个感冒就能让她缠绵病榻一个月,其中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心情的影响。她的心情经过一个月的平复,早已经比才接到这个消息时平静了许多。然而看到这样一幅广告,梁若耶还是觉得心里难受。

    她陪在杜沛霖身边这么多年,除了结婚前一年,他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送过一条项链之外,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收到过杜沛霖的礼物,就连那条项链,都还是杜沛霖当天忘记之后,后来补上去的。

    那条项链就是很普通的品牌很普通的款式,既不是什么全球限量也不是什么价值连城,她如果真的喜欢完全可以自己买,何必要人来送?多少女孩子在意各种节日的礼物,从来都不是看着那礼物的价值,而是想借此来看看,那个人有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都说送出的礼物跟你在他心中的价值大抵相当,虽说不是很准确,但多少能反映出一点儿。如此看来,她在杜沛霖心上,还真的是值不到什么价值。

    偏偏那个时候她还欣喜若狂,觉得这多少是杜沛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不管价值几何,不管是不是之前忘了自己的生日,都比前几年好太多了。

    没想到,转眼就被打脸了。

    跟如今姚安安受到的全城瞩目相比而言,她的那条项链,简直就像是个笑话。偏偏她自己还当成宝贝一样,暗自欢喜着,这么多年,杜沛霖终于能把她放在心上一点儿了。

    用情到如此卑微,她还为之欣喜,真是一种悲哀。

    杜沛霖如果真的想送东西给他真正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拿一条普通的项链来出手。看他对待姚安安的样子就知道,他对喜欢的姑娘恨不得把全世界捧到她面前。说到底,她那么多不甘心,不过是因为自己不是杜沛霖一心一意对待的那个人。

    她自己知道得无比清楚,却就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梁若耶坐在车上,偏过头,不去看那边巨大的广告横幅。她将眼角的泪水擦掉,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无奈,不管你有再多的不甘心,碰到了另一个克星,再多的不甘心也终究是枉然。她是不被喜欢的那个,就连她那点儿不甘心说出来也是徒惹人笑话的奢望罢了。

    杜沛霖一边取消跟她的婚礼,一边大张旗鼓地弄出这么大的声势来迎接姚安安。虽然她早就知道杜沛霖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但是这样天差地别的对待,她还是觉得心中十分难受。

    他真是一点儿都不把她的感受放在心上啊……

    也是,他现在要忙着跟姚安安表忠心,如何还会做出一副跟自己“藕断丝连”的模样呢?

    梁若耶越像越觉得心如刀绞,硬生生地把关于杜沛霖的念头也压了下去。然而事实却并不能如她所愿,杜沛霖的股权转让,前阵子因为她生病一直没能来,今天就要进行董事会决议。

    杜沛霖的公司刚刚上市,所谓的“董事会”其实就是他的意思,只不过套了个壳子在上面。他们两个人取消婚礼的事情现在整个公司应该都知道了,但是她依然要去,毕竟程序在那里,她的心情根本做不得数。

    更何况,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属于她。

    梁若耶开车到了杜沛霖公司所在的唐堂大厦,她以前虽然没有在公司担任职位,但是公司上下都知道她是整个集团的创始人之一,为公司的成立立下过汗马功劳。就连公司新近开展的文化业务,最初的草案都是梁若耶拟的,目前分公司的领导也是梁若耶亲自招进来的。

    她车一停到大厦下面,立刻有人迎上来给她停车。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前台小妹看到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露出甜美到笑容,“梁小姐。”

    “梁小姐”,就是她在杜沛霖身边呆了这么多年,她最终得到的一个名分。

    梁若耶心中微黯,但脸上并不显露。她朝前台小姐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提着包包走了进去。

    即使是她现在在外人眼中如同一条败家之犬一样,她也不想让别人看出她的惊惶无措。

    她才跟人打完招呼,身后就传来一阵响动。梁若耶转头看过去,就看到杜沛霖走了进来。他看上去精神还算好,尤其是跟才哭过的自己比起来。

    也是,马上就要,不,或许已经迎接到了女神,多年夙愿一朝得偿,他如何会不高兴呢?

    杜沛霖走进来了才看到她,脚下微微一顿,随即大步朝她走过来。梁若耶看着他走到自己身边,微微侧头对她说道,“走吧,一起上去。”

    她没有做声,跟以前很多次一样,跟在杜沛霖身后,一起上了电梯。

    大概是知道他们两个人关系特殊,他们两个上来之后居然没有人再上来过。电梯里面静悄悄的,只听得到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大概是觉得这样的安静太不自在了,杜沛霖轻咳了一声,说道,“你生病好了吗?”

    “好了。”她的回答淡淡的,并没有多余的情绪,仿佛那天之后,杜沛霖就真的是个陌生人了。

    杜沛霖听到她这样回答,一时半会儿有点儿不习惯。但是不习惯又能如何?是他自己选择的,他自己也知道,一旦做出那样的决定,梁若耶就永远不可能跟他和解。她如今能看起来心平气和地站在自己面前,说到底还是自己仗着她对自己的感情。只要一想到这个,杜沛霖就觉得心中对梁若耶充满了愧疚。

    他跟梁若耶之间,早就成了一个死结。他不愿意带着这种愧疚继续下去,只能快刀斩乱麻结束跟她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也知道这样对梁若耶特别不好,但是他认为,将这段感情持续下去才是真的不好。在自己的心意和对梁若耶的愧疚当中,他只能选择一个。即使是他跟梁若耶继续走下去,也不过是一场辜负,还不如现在彻底辜负到底,完整地保全另一个。

    至于梁若耶,他知道辜负她良多,若是能够偿还,只能让他下辈子不要再夹在“求不到”和“愧疚”之间了。

    其实他觉得,这样对待梁若耶,或许对她来讲,也是一件好事情。如果她能把对自己的执念撤出来,重新拥抱新的生活,会比现在更好。

    梁若耶浑身上下写满了“杜沛霖勿近”几个大字,杜沛霖就是想跟她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讲什么。

    还好,上去的电梯很快,他们两个就一起到了顶楼。梁若耶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地进了会议室。以前的时候,她的幕后工作做得多,很多事情都是杜沛霖回来之后再跟她说的,她帮忙一起想个主意。像这样出现在台前,还是第一次。

    高层们都已经提前知道了杜沛霖要把股权转让一半给梁若耶的消息,见到她进来也并不觉得惊讶。一旦程序走完,她就是除了杜沛霖之外的公司第二大股东,如果不是因为杜沛霖还是董事长,稍微高她一头,有些事情,连杜沛霖都不能擅自做决定。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2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3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4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5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