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番外四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番外四

    杜沛霖说完, 握着勺子的手一顿, 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这话不妥。

    或许在杜明眼中,他才是那个更陌生的人,薛阿姨才是自己人。

    杜沛霖抿了抿唇, 低下头自己继续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饭,旁边的杜明叹了口气, 说道,“那个小子我也见过几次, 当然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他人虽然不太踏实, 但是我看还是个好孩子,找个工作对你来讲简直是小菜一碟,你何必非要跟他计较什么呢?”他指了指杜沛霖正在喝的鸡汤, “就说不看我的面子, 你薛阿姨这段时间给你送饭,总有功劳吧?这鸡汤, 是她专门叫老家的人送过来的土鸡, 费了好多周折,外面拿钱买不到。就冲你薛阿姨这段时间天天跟你做饭送吃的,你怎么也该回报人家一下吧。”

    他当然是要回报的,但是那个年轻人,一看就是个不靠谱的, 难道他还非要为了这人情去得罪另外的人吗?没有这个道理啊。

    杜沛霖张了张嘴,正想说话,杜明就已经说到, “你不用说那些东西来敷衍我,我知道你心里根本就没打算去跟人家找。你要真的是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过是几个电话的事情,哪里还用等到现在?”

    好吧,杜沛霖算是知道了,在很多人眼中,被人帮忙,都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那碗鸡汤吃着也没什么味道。他抬头对杜明说道,“我每个月给了她超出市价几倍的钱,虽然名义上是因为她照顾你,但是她给我送个饭又怎么了?你要是觉得辛苦了她,那就不用她送了,我把这钱拿去,换成其他人来,恐怕做得也不比她差。”

    杜明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说,当时就忘了言语,愣愣地看着他。杜沛霖有些百无聊赖地擦了擦手,说道,“谁该还谁人情,这件事情你们恐怕都没有搞清楚。”他生病了就非常注重,一般情况下不生气,但是今天,还是难免。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两个人都有些下不来台。让杜沛霖跟杜明服软,他是万万做不到的。还是杜明,顿了顿,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说道,“算了算了,你身体不好,我也不跟你多说这些事情来打扰你清净。今天的事情就当我没问过,往后还是让你薛阿姨来送饭吧,反正她一天到晚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杜沛霖到了现在,算是对那个“薛阿姨”的人品有了几分认识。今天的话,总不可能是杜明自己讨嫌,专门拿出来说的,肯定是有人看到他一直没动静,在后面怂恿杜明来问他。他们或许认为,杜明是自己生父,自己肯定要卖个面子的,但却没有想到杜明依然踢到他这块铁板。

    杜明可能是因为没有维护到自己身为父亲应有的权威,脸上有些讪讪的。杜沛霖想了想,虽然听上去很讨人厌,但是有些话他还是要先说在前头,“我身体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给你剩下的钱虽然不多,但是足够你过好晚年生活了。你自己要把自己的兜看牢,别让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给你拿走了。到时候我不在了,可没人帮你。”

    他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就差直接指名道姓地跟杜明说,你要防着薛阿姨那一家,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杜明应该也听懂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极快的不以为然,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杜沛霖看在眼里,却没有再苦口婆心地说他。毕竟杜明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该怎么做他自己清楚。该说的话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多说他也不见得会听。至于将来究竟如何,恐怕要等杜明自己去体会一番,才有更好的领悟。

    人不都是这样吗?别人说,永远没有自己经历来得深刻,当初梁若耶是跟他苦口婆心地说了多少?他不是照样不听,落得现在这个结局吗?

    父子俩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杜沛霖觉得,自己的病房,可能又要空一段时间了。

    也好,反正……他这一生都是孤苦伶仃的样子,突然来了个“父亲”,他还真不习惯。

    走了,他就不用每天为了那点儿所谓的温情忐忑不安了。

    肾脏的事情,其实并不怎么好找。一方面是等待肾脏的人太多了,另一方面是,能够合得上的人却不是那么多。

    杜沛霖一连在医院里等了好多天,都没能等来好消息,饶是他笃定自己有肾可换,现在随着身体情况的变化,心中也有些忐忑。

    薛阿姨倒是依然每天来给他送饭,只不过在病房当中呆的时间很少很少。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被他看破心中惭愧还是因为害怕杜沛霖真的不再给钱了,她没有那么高的收入,所以不敢得罪他。

    后来杜沛霖进了一次急救病房。尿毒症带来的癫痫并发症,让原本看上去身体状况还算良好的杜沛霖差点儿死在了里面。

    他被推出来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医生,这……他这肾,还是没找到吗?”医生低声说了什么,他又听见那个中年女人问,“那他父亲的肾,可以吗?”

    父亲?是杜明吗?是啊,杜沛霖迷迷糊糊地想到,他确实还有个父亲。按照常理来讲,父子之间,配型成功的概率要高一些,移植之后出现排异的概率也要小一些。但他之前宁愿满世界滴找合适的□□,也不愿意求助杜明,还是因为,他宁愿死,也不想接受杜明的肾脏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

    也不是对他有什么意见,就是觉得自己开不了这个口。

    但是,这个女人,是薛阿姨吗?她这样问,是什么意思?杜明打算跟他做配型吗?杜明……会突然这么好心?杜沛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奢望杜明突然良心发现,但如果不是,他又要自己用什么来换这颗肾呢?

    又或者,他其实还是应该放一点儿希望在杜明身上?可是,前段时间他刚刚放希望上去,杜明就狠狠地打了他的脸。他以为薛阿姨和杜明是真心实意对他好,哪里猜到,原来他们是为了其他事情。

    杜沛霖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感觉身边真是太吵了。他不是很想听,真的不是很想听。

    杜沛霖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上还是一阵痛。这是他第一次癫痫发作,往后,还会有更多的次数。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对面坐着杜明和薛阿姨,杜明脸上满是阴沉,倒是薛阿姨,看到他醒过来,连忙殷勤地上来问他,“你醒啦?想吃什么?我回去给你做。”

    杜沛霖看他们这驾驶就知道来者不善,他才从急救病房出来,这两个人就忙不迭地来找自己,真的那么想他死吗?

    他就是胃口再好,看到这副样子,也吃不下。

    杜沛霖在商场上经历过了那么多尔虞我诈,但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恶心。

    他默然地摇了摇头,问他们,“什么事?”因为刚刚醒来,声音还带着几分虚弱,有些含糊。

    “哎哟,瞧你说的,能有什么事情?”薛阿姨笑了笑,正打算搪塞两句,说几句玩笑话,却一抬眼,就看到杜沛霖睁着一双湛黑的眸子,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怵这双玻璃珠子般的眼睛,尽管知道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但后面的话还是自动消了音。

    她讪讪地退下来,拉了拉杜明的衣袖,冲杜沛霖说道,“你爸有事情跟你说,我先出去了,你们爷俩慢慢谈。”说完便真的转身,出去了。

    杜沛霖不开口,就那样看着杜明。他不说话,杜明也不说话,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是无话。杜明避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的景色,像是有些不情愿一样。

    还是杜沛霖先开的口,“是为了我换肾的事情吧?我睡觉之前,听到薛阿姨问医生,亲生父子之间能不能做配型。你们两个,就是为了这个吧。”

    杜明默然片刻,点了点头,“是的。我想跟你做配型,如果合适,我想把我的肾换给你。”

    “你知道人少一个肾,生活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吗?”杜沛霖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问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她的想法?”

    杜明抿了抿唇,没有作声。

    好吧,这意思就是,知道不好开口,或者瞒不过去了,干脆默认了。

    杜沛霖知道了答案,于是又问道,“为什么?或者,”他顿了顿,换了个说法,“你们有什么要求?”

    这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自愿配型的。他当初一直没有开口,杜明知道他生病的消息也没有主动说过,现在总不可能突然愿意了吧?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2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3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4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5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