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陆苳笙把银制的勺子放在咖啡杯里搅了搅,等到她觉得差不多了,才放下勺子,把杯子端起来轻轻抿了一口。

    仔细看,杯子和勺子上面那几个漂亮的花体英文,是“陆苳笙”三个字的拼音。这种印上了陆苳笙名字的私人订制物品,在她家里几乎随处可见。作为各大品牌的座上宾,像她这样的客人,奢侈品品牌们只会想办法拉拢,所有的能彰显出她vip身份的手段雨点儿一样往她身上招呼,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她的私人物品当然不可能是医院提供的,事实上,如果不是打开门味道就不好闻,陆苳笙还真打算让医院给她提供一个有她名字的专属私人病房。东西都是景助理刚才拿来的,她跟在陆苳笙身边这几年,早已经知道,这个小祖宗在装腔作势和麻烦人上面有多高的本领。

    “这咖啡味道有点儿冲。”她只是蜻蜓点水一样轻轻啜了一口就下了这样的结论,把杯子放在了那里。

    陆苳笙微微笑了笑,“吴大哥那么忙,还让你到医院来看我,是我的不是。”

    吴晗也轻轻笑了笑,“原本就应该来的,但是公司事情太多,没能来得及。加上听说昨天你不在医院,也就没有过来。”

    吴晗,男,三十六岁,名义上是陆氏集团的股东,但其实大家都知道,现在陆氏真正掌权的人是他。陆苳笙这个在好多人眼中什么都不知道的黄毛丫头,根本就是吴晗一手捧上董事长宝座的傀儡reads;。毕竟,陆家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不捧她捧谁?况且,她成天不学无术,虽然不至于像一些富二代那样嗑/药飙车,到处都需要人去善后,但总体来讲还算规矩,捧她不费什么事。

    “听说跳楼的那个人死了?”吴晗也端起咖啡轻轻啜了一口。除了苦到让人舌根发麻,他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出来。

    陆苳笙:“嗯。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哪里还能活。不过我运气还算好,只是轻伤。”

    吴晗点了点头,“当时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说起来也是飞来横祸,你再早出去那么半秒钟,就不会只是轻微脑震荡了。”

    “应该是我父母和大哥保佑我吧。”陆苳笙笑了笑,她看了吴晗一眼,“吴大哥,我记得富丽大厦的日常管理是曲总在做吧?”

    “是他。他刚才还想跟你做检讨呢,检讨书都带来了——”

    “吴大哥。”不等他说完,陆苳笙语气轻柔却坚决地打断了他的话,“昨天不是我自己出去的,是警察找我过去谈话。从一开始,琴台区那边就怀疑跳楼的那个人真正想针对的是我们陆氏。要不然,步行街那么多栋大楼,不去人多的商场上面跳,干嘛要去个写字楼?”她轻轻拨弄了一下杯子,说出来的话却是点到即止,并不深入,“我都被叫去配合调查了,曲总估计也不远了吧?不管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这边始终都是要做个反映出来的。”

    “哦,昨天叫我过去的那个警察,是市局派下来挂职的一个副局长,姓郑。”她说完抬眼看了一下吴晗,“曲总的检讨我不看了,跟他说不必了,我是个晚辈,谈不上教他怎么做事情。只是以后,可能还是凡事都要上点儿心。”

    她不咸不淡地把手从杯子上面撤下来,吴晗见她动作立刻会意,“你身体还在休养当中,我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

    他从陆苳笙那个总统病房当中出来,外面站着的一群其他股东立刻围了上来。

    “陆董怎么样?”

    “我们的心意她应该明白的。”

    “应该没事,昨天不是都能出去了嘛”

    吴晗理也没理,冲里面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说道,“老曲,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吴晗带着老曲大步往前走,到了医院走廊尽头的阳台,他皱了皱眉,对面的老曲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也有些不安,“吴总”

    不等他说完,吴晗就打断了他的话,“老曲,你辞职吧。”

    曲新刚一下愣住了,“什么?就为了这么个事情?让我辞职?”他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这是那位大小姐的意思?!”

    “老曲!”吴晗忍不住加重了声音,他今年三十六岁,正是一个男人最风华正茂的年龄,因为经历得比较多,整个人身上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沉静。然而此刻,他的眉头皱起,眼中有几分外露的不满,“这不光是她的意思。富丽大厦有人跳楼,摆明了就是我们业主监管不力,一下聚集了那么多人的目光,肯定是要个说法的。你本来就是在管这块儿,让你辞职虽然重了点儿,但也不冤。更何况,你知道的,差一点儿就砸到人家身上去了,她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当然要拿你撒气了。”

    吴晗顿了顿,又说道,“昨天她被带到警局问话,叫她过去的那个人,是个挂职的副局长,姓郑。”

    “姓郑?”曲新刚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吴晗为什么特意要点出这人的姓氏,吴晗笑容微冷,轻轻哼笑了一声,“还能有哪个姓郑的。”

    曲新刚猛然回想起来,脸色猛地变得十分难看,吴晗垂眸看了他一眼,“现在你总该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辞职了吧?那位太子爷下来挂职,摆明了是增长资历的,现在陆氏猛然撞上去了,你说这么好的机会,他爸会不会放过?就怕到时候你成了人家功勋上的奠基石,还不知道为什么reads;。”

    他说完,看着曲新刚语重心长地说道,“老曲,让你离开,不光是陆董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名义上是让你离开,实际上却是在保护你。正好,你去国外散散心,后面的事情回来再说。放心吧,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知道我的为人,我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家兄弟了?”

    曲新刚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犹豫地问道,“吴总,你觉得这是不是陆董在借刀杀人?”

    吴晗一下就笑了,“你太高看她了。她是个什么货色你又不是不知道。追男人可能还在行,正事么”吴晗没有说下去,却是不言而喻。“她生气,是因为你没有把下面的人管理好让她差点儿死了,不找你问罪,难道还要她去找管钥匙的那个人吗?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生气,你也别多想了,只能说你运气不好,正好撞上了。”

    他拍了拍曲新刚的肩膀,“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辞职,正好出去散散心,其他事情回来再说。”

    2016年11月11日,琴台区公安局的三楼会议室门口。

    正蹲在王大虎老婆面前的那个年轻人听见郑有风的声音,从那个女人面前转过身来。他有一张十分清秀的脸,整个人看上去书卷气十足,好像清澈见底的小溪,整个人透着澄澈。

    看到郑有风,他站起身来,还没有说话,郑有风就先开了口,“你怎么过来了?”

    “我听说昨天方铭和薇龙他们也过来了,就跟来看看。”他脸上的笑意没由来地让人感到一阵轻松,“昨天正好回学校交材料,没能跟上一起。”

    郑有风伸手抱住他肩膀,“你那研究生,快念完了吧?”

    “快了,就剩下毕业答辩了。”薛周转头过来看他,“方局让我学校没事的话先回来,反正迟早都是要再回工作岗位的。”

    薛周跟郑有风、方铭是大学同学,还是室友,毕业之后三个人一起被分到了市局。他们学校出来的学生,从来都是供不应求的,只是这些年大学扩招,警校也一样。原来毕业可以直接进省厅,现在不行了,一般只能去市局,还要先去基层锻炼一年。

    薛周之前也在刑侦大队,前几年有次任务当中他受了伤,手臂上有点儿不方便,正好过了两年单位上组织进修,他怕自己哪天真的拿不起枪,只能转后勤,于是跟上面打了报告,申请去警校读研究生了。

    说是读研究生,其实也都是单位出钱,市局忙不过来的时候也经常把人抓回来用。加上过了没多久郑有风也下来挂职,薛周待在市局的时间就更多了。

    郑有风算了下时间,发现的确是这样,拍了薛周胸膛一下,“你还比我回去得早点儿。”

    薛周点点头,“好像是这样的。”

    他俩寒暄完,才把目光放在了王大虎的妻子身上。那个女人**上的年龄才三十岁不到,但是她整个人表现出来的样子,确实在不是像是三十岁。生活早已经把她压垮了,整个人又瘦又小地缩在那件旧袄子里,目光木然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薛周拉了拉郑有风的衣服,示意他到偏僻的地方去。“我大概问了一下她,说是老公有几年没有回来了,家里婆婆瘫痪,下面还有两个还在念小学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要照顾老年人,她才没有出去打工的。原本指望着丈夫能挣钱回来过个轻松点儿的年,没想到”

    他出来工作也有这么多年了,但好像无论经历再残忍的凶案,见过再变态的凶手,他都始终有一种悲天悯人的胸怀reads;。世上悲惨的人那么多,换做常人早就同情不过来了,可是薛周好像从来没有过。

    他恨不得自己是个救苦救难的菩萨,手中一滴水就能帮助大众度一切苦厄,然而终究只是痴念。他如果是菩萨,那就不会像今日这么痛苦了。

    郑有风沉默片刻,拍了拍薛周的肩膀,拉着他往王大虎妻子面前走去,“陪我再去问问她吧。”

    他们走到王大虎老婆面前,两个身高腿长的大男人往一个小女人面前一站,让原本就胆小的她下意识地往后一缩,薛周看不下去,对郑有风说道,“你先问,我在一边等你。”郑有风点了点头,人太多,给当事人压力太大的话,可能会影响问话效果。

    他坐到那个女人身边,冲她笑了笑,“姐,你别怕,我来问你点儿事情,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勉强。”

    郑有风和颜悦色的时候简直能倾倒一整个菜市场。当然虎着脸的时候也非常吓人。见他态度软和下来,王大虎的妻子也渐渐放松下来,点了点头。

    郑有风看了她一眼,单刀直入,“是谁把你们带到这边来的?”假王大虎一跳楼,真王大虎的家人就立刻出现在了警察局,连带着还有后面一群**和记者。简直就像是找好了一样。

    那个女人听了他的话,抬起自己早已经干涩的眼睛,想了想说道,“是我老公”她想了下,才反应过来死掉的那个人并不应该这么称呼,但是怎么称呼,却又想不出来,只能含糊过了,“的一个工友。之前给我打过电话,叫趁着年前把我家婆带来这边看看。因为他也就在这边,看病比我们市里方便。”

    “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你确定是那个‘王大虎’吗?”找不到身份,只能暂时这样称呼了。

    “就是事情发生几天前。”她想了想,问道,“警察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能有人冒充那个‘王大虎’来给我们打电话吗?”可是人都能冒充,冒充个电话,那不是很容易吗?

    郑有风没有回答她,只是问道,“你想想那通电话,有没有什么,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

    她木然的眼珠子转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就跟平常一样。”

    警方已经检查过死者的遗物。他的手机上有一个变声软件,这些年来想必就是用这个来糊弄王大虎的家人,让他们错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王大虎。东升市地处南方,邻市也是一样,时常有十里不同音的现象。王大虎本人常年不在家,口音本身就已经异化了,加上电话质量不太好,有变音什么的,更别说还有人专门在电话上面安装了一个变身软件,那就更加听不出来了。只是,假的王大虎用来隐瞒身份的小物件,有一天却被凶手借来伪装成自己的身份。

    郑有风看过那个电话,非常普通的一个山寨手机,待机时间长,什么都能装,将安卓和苹果系统合二为一,早已经超脱一切品牌了。他问了一下王大虎妻子的电话号码,记了下来,打算等下再核实一下。虽然知道没什么用——通话记录多半已经被人删掉了。

    “你们到东开市,没人来接你们吗?自己随便找了个地方就住下了?”

    她点了点头,“我尝试过跟我男人联系,但是联系不上。那天都好晚了,拖家带口的,有孩子有老人,就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了。谁知道第二天一早,就听见了他跳楼的消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们那里根本就没有发钱。”

    既然没有钱,那就肯定不能带王大虎的妈妈过来做检查了。

    饶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郑有风也算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货,面对这样的场景他还是有些无所适从。一个处于绝望边缘的女人,尤其是身上还有那么重的负担,任何一句话,哪怕是语气不对,都有可能成为点燃她不良情绪的火星。

    他看着那个女人,说道,“你丈夫的事情我们会尽力而为。”人不见了快一年,如果还活着,又是什么情况下放任别人代替自己的身份?再说了,他们查了两天,想要找到真王大虎身上能有被代替的价值,却还是一无所获。整个情况看下来,真王大虎还活着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

    王大虎的妻子也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像是溺水之刃抓住了一块浮木一样,揪住他的衣角,“警察同志,你你这话什么意思?”那张跟年轻不相符合的脸上显出浓重的惊惶来,让郑有风想要实话实说,都怕自己的话让她不堪重负,活活把她压垮。

    他极少有这样温柔的时候,劝解当事人,原本就不是他擅长的。但眼下队里就剩下他一个,郑有风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现在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还不清楚,如果他还活着,我们尽量给你把人找出来。”他剩下半截话没有说出来,这种话,已经是眼下他能做到最靠谱的承诺了。

    她也听明白了,知道有些事情即使身上穿着一身警服也无能为力、像是累了一样,慢慢放开了揪住郑有风衣角的那只手。

    都是爹生妈养,各自都有各自的难处。郑有风垂眸看向她,“你孩子还在旅馆吧,别在这里坐久了,孩子那边还要你照顾呢。有什么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他想了想,从兜里掏出几张红钞,塞到王大虎女人的手里,“给孩子买点儿吃的。”她立刻要拒绝,“刚才那个同志也给了——”

    郑有风当然知道薛周也给了,他就是这个脾气,自己过得不咋样,平时还跟个散财童子似的。但凡能来刑侦大队的,没几个家里是顺顺利利的。郑有风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容拒绝,“他是他我是我,拿着吧。”

    王大虎的女人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情笃定,这才接到手上,小声道了声谢。

    郑有风摇了摇头,刑事案件要是能有这么简单,那就好了。

    他回到会议室,薛周还在那边等他,抬手看了下表,见快到饭点了,一把拉过他,“走,我请你吃饭。这边有家店味道不错,今天就咱兄弟俩,我们去开大荤。”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三十二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2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