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什么?”唐诩一时半会儿没听清,梁若耶看他反应这么大,下意识地往后瑟缩了一下。她感觉自己,好像不应该直接说出来,毕竟这种事情,唐诩既然不想跟人说,那她说了反而尴尬。

    唐诩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梁若耶刚才说了什么,没好气地笑了笑,“她说的你就信吗?”

    梁若耶权衡了一下当前形势想,很违心地摇了摇头。

    看她摇头都摇得不真诚唐诩耐着性子跟她解释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因为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就不敢把自己喜欢的人是谁说出来的那种人吗?”

    梁若耶摇了摇头。

    是,唐诩是不是这样的人,他虽然感情随波逐流,但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不会争取的人。但是,倘若根本就不是唐诩自己不想说,而是别人不愿意他说呢?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一样,唐诩说道,“我喜欢的这个人,那是因为她那么多年心中一直有别人,我不好插足,所幸从来不讲,就当没有这回事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梁若耶,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居然觉得唐诩眼中好像闪着几分别样的光芒。唐诩笑了笑,今天再次十分有闲心地跟梁若耶说道,“我喜欢的那个姑娘,”他专门在“姑娘”上面加了重音,“是个在我眼中非常美丽的姑娘,性格温顺得好像一头小鹿一样。她有天底下最善良的心,十分会为身边的人考虑。我觉得这样的女孩子不多了,她身上的善良和温柔,比她的长相好看十倍。”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喜欢一个人,自然觉得她什么都好了。

    梁若耶想起自己跟杜沛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难怪她努力了那么久杜沛霖都不肯把头转过来看她一眼,到底还是因为不喜欢她啊,所以什么都变成了无所谓。

    “我记得念书那会儿,她最喜欢扎马尾,头发又粗又黑,但很奇怪的是,我觉得她其他地方的毛发也不旺盛啊,不知道为什么头发那么多。马尾下面是一截雪白的脖子。”唐诩转过头来看向梁若耶,“那会儿年轻,觉得她这段脖子对少年的我来讲,就是此生最大的诱惑了。”

    车厢有些狭小,尤其是对现在相对而坐的两个人来讲。唐诩的目光好像是有温度一样,所及之处,能把梁若耶的皮肤都灼伤了。她下意识地避开唐诩的目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仿佛能从上面盯出一朵花来。

    唐诩也不在意,笑了笑说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喜欢我们班上另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我觉得样样都比不过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喜欢上了人家。感情或许就是这样吧,反正我要是说出来,别人也会觉得我喜欢上她很莫名其妙,毕竟我俩都没什么交集的,她喜欢上那个男生,也很正常。”

    “说来很好笑,我喜欢上她,居然是因为她对别人好。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家庭条件不好,每次交资料费都很晚。”梁若耶听他这样说,心里陡然狂跳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狂跳什么,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唐诩说的不是她,不要自作多情了,不是,绝对不是然而唐诩的声音还是传进了她的耳朵里,“那个时候她是英语课代表,每次收资料费都是她负责。她为了不让老师问那个男生,给他难堪,每次都是先把钱垫上,反正都是她负责收钱的,她自己不说,也没有谁知道reads;。”

    “但是偏偏我就知道了。那次我去交钱,明明看见她在花名册上面勾了那个男生的名字,却又在后面无意中看到他交了钱。后来我就留意了,发现每次交钱都是这样,也渐渐明白过来,那个姑娘是在干什么。”

    他终于不再移开视线,反而目光灼灼地看着梁若耶,她不堪唐诩这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下意识地偏开头,然而唐诩浑然不觉,依旧看着她。“我那个时候就在想,这真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姑娘。她的善良不光是为人排忧解难,还能保全对方的自尊。这种姑娘,应该是世上最温柔的阳光,被她一照耀,觉得浑身好像都暖洋洋的。”

    “那个时候,我们班上好多人都觉得另一个姑娘很好看,大校花那种。我却觉得我喜欢的姑娘很难得。长相只是表面,内心的高贵却是什么都比不上的。她的心是那么高洁,让我即使是看到她在对待另外的人的时候也嫉妒不起来”

    “你别说了。”他没有说完,就被梁若耶打断了。到了现在她哪儿还能不明白唐诩说的是谁?梁若耶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夸过,还是当面儿的,什么美丽啊,什么高洁啦,好听的话仿佛不要钱一样往她身上堆,弄得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感觉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眼前的人目光极具侵略性,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唐诩。唐诩在她眼中,一直都是淡淡的,高冷的,温和的,虽然知道人很优秀,但是跟他相处是从来没有负担的。此时此刻的唐诩,实在是让梁若耶觉得有些陌生。

    “为什么不说?”唐诩突然发现原来逗梁若耶居然是件这么好玩儿的事情,她一向端庄,很少会露出这种小女儿神态来,乍然一见,顿时心中觉得十分欢喜:这样的神态,还是因为自己呢。

    一向沉稳的唐诩此刻居然起了几分玩心,冲梁若耶笑道,“我又不是说的你,为什么不说?”

    不是说的她?梁若耶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班上居然还有一个人跟她有同样的经历吗?但是马上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一个班上,怎么会那么巧?明明是唐诩逗她玩儿的。

    她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之前杜沛霖跟她分手时留下的阴影还在,梁若耶一时之间有些妄自菲薄,觉得自己本不应该被唐诩这样的人喜欢,居然还有几分信了他的玩笑话。

    唐诩看在眼中,在心里叹了一声,正要说话,梁若耶却已经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不是我,那跟我说什么?你去跟你喜欢的人说呗。”

    唐诩一下便笑了出来,反问她,“你这是在生气吗?”

    梁若耶受不住他这样玩笑,正想要义正言辞地斥责他两句,没想到唐诩却说道,“我自然要跟她说的,但是我不知道她心里还有没有以前那个人。之前不跟她表白,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她,而是因为我看她独自沉浸在那段感情当中十分愉悦,便也不想打扰她。况且,她明明不喜欢我,我贸然跟她说,那岂不是反而让她为难?”他目光深深地看着梁若耶,“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跟我一样吧。”

    梁若耶觉得自己真傻,真的。

    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唐诩是个这样的人呢?看起来是君子端方,然而耍起套路来,那是一套一套的,简直让人招架不住。

    这个问题,要她怎么回答?答“是”?那不是就是侧面告诉他别讲了,你这个表白不用表了;答“不是”?可是她明明就是那样做的啊。

    所幸唐诩也并不需要她的回答,他后面还准备了一个大招冲着梁若耶,“我倒现在还不确定她心里是不是还有以前那个人,叫我说出来,我怕万一打扰到她呢?”

    梁若耶心中一时之间觉得纠结极了。这个问题又要她如何回答?她现在心里的确是没有杜沛霖了,但是如果说没有,她就要接受唐诩的表白,可关键是,对于唐诩的心思,她完全没有准备,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啊reads;!

    如果唐诩表白,她拒绝了,好像感觉很残忍似的,人家明明前脚才说了喜欢她那么多年,后脚就拒绝人家,而且他们两个现在还在一个本上呢,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但要是不拒绝,梁若耶好像又有点儿不甘心。以现在的样子来看,不拒绝就是答应,要她这么不明不白地答应唐诩,还是在话都没有挑明的情况下,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自己亏了。况且,她虽然不讨厌唐诩,但因为之前从来没有把他往男女朋友那边想过,所以也不喜欢他。就这样答应了好像也不好。

    梁若耶感觉自己这一生的急智仿佛都要在此刻用完了,在唐诩目光越来越浓烈的时候,她终于轻咳了一声,不自在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避开了唐诩目光,对他说道,“那我怎么知道?你要去问你喜欢的那个人啊。”

    唐诩觉得,自己再这样问下去,梁若耶要炸毛了。她非但不会接受自己,反而会认为这种行为十分鸡贼。为了不影响好不容易在梁若耶心中建立起来的形象,他问道,“那好,我问我喜欢的姑娘。”

    唐诩收了脸上的那副笑容,转而变得十分郑重起来,“我喜欢的姑娘,梁若耶,我想问问她,她心里是否还装着以前的那个男朋友,是否已经准备好了要跟我在一起呢?”

    梁若耶脸上“噌”第一声,变得绯红。

    她一时之间,连怎么都说话都忘记了,看也不敢看唐诩一眼,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哪里是在胡说八道?”唐诩的声音听上去还有那么几分委屈,可是眉眼却带着笑意,“是你叫我问我喜欢的那个人,心里是不是还装着杜沛霖。我喜欢的人就是你,这样问有什么不对吗?”

    梁若耶浑身上下都好像要被烧起来了一样,她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唐诩说得没错啊。

    所以说,有的时候跟一个逻辑缜密的人相处,真是太麻烦了!

    他这样问是没什么不对,但关键是梁若耶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要自己怎么回答啊!

    梁若耶觉得自己活到三十岁,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逼得退无可退。也怪唐诩段位太高,她招架不住。要是唐诩段位低点儿,哪有现在这样又羞又窘的样子?

    “怎么?”唐诩明知故问,“你叫我问的,现在又不回答了吗?你是想赖皮?”

    她不是想赖皮,而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

    被人表白什么的,太羞耻了!

    而且,梁若耶十分诡异地发现,她那颗沉寂了好多年的少女心,居然又开始太跳动了。

    果然,男色的力量是无穷的!

    “唉,那好吧。”唐诩撤回放在梁若耶身上的目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既然你不想回答,那就当我没问好了。”他眉间染上一丝黯然,“我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所以才一直没有跟你说唉,虽然讲出来被人拒绝了很伤人,但是,也比没有说过好吧?”他的语气当中,满满的全是“我就这么安慰自己”的意味,听得旁边的梁若耶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讲。

    不敢讲,只能在心里腹诽:胡说!她什么时候拒绝了,她明明就没有说话的好吧?没有说话,怎么能叫拒绝呢?唐诩根本就是在瞎说!

    可是她虽然很想把心里想的那些话说出口,但是她真的没有勇气啊!

    梁若耶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唐诩偷偷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神情莫名有些低落,想了想,继续撩拨她,“没事reads;。”他装出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虽然我跟你表了白,你拒绝了我,但是我也不会记仇的,我知道你还念着杜沛霖,我不勉强你。”

    他说得颇为大度,反而更让梁若耶心里不安。她转头看了唐诩一眼,又飞快地移开眼睛,浑然不觉自己又掉入了唐诩挖下的另一个大坑里,下意识地反驳道,“我没有还念着杜沛霖”

    虽然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应唐诩,但是关于杜沛霖的事情,她还是要说清楚的。她跟杜沛霖,早已经是过去式了,昨日之日不可留,她哪里还会继续念着?

    “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她就知道,自己只要这样一否认,唐诩一定会这样问。

    是啊,拒绝唐诩,最好的理由就是她还喜欢杜沛霖了。可是事实根本就不是那样的啊。

    然而,要她说出,即使“不喜欢杜沛霖,也不喜欢唐诩”这样的话,更伤人吧?那还不如让唐诩继续误会呢。

    只是让他这么误会着,好像又跟自己平常的原则相悖了

    梁若耶哀哀地想,她从来没有这样矛盾过。

    “若耶。”唐诩突然叫她,声音好像是被水泡软了一样,听在耳朵里,弄得梁若耶整个人都浑身颤了颤。他转过头来,收起了之前的那种戏谑,脸上变得十分温柔,目光里好像锁了一泊湖水,要将梁若耶深深锁住。

    她下意识地就想听一听唐诩究竟要说什么。

    他凑过来,梁若耶仿佛能感受到他呼出来的气息。他就在她耳边说道,“我想吻你。”

    她心里觉得十分好笑,这人怎么这样?亲人家姑娘难道还要提前打个招呼吗?这让姑娘怎么回答?唐诩之前的智计,难道就是装的吗?

    她避开唐诩的目光,下意识地低着眼睛,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不说“好”,那是因为她生性矜持,不好当着唐诩的面同意这个。尤其是在唐诩眼中她刚刚拒绝了人家。不说“不好”,那是因为唐诩现在这副温柔模样,让她没有办法说“不好”。

    车厢当中,一时之间静极了。梁若耶感觉到脸上仿佛有风扫过,十分清新,好像忽然又回到了当初高中学校的那片小树林里。放眼望去满目翠色,那是属于少年的颜色。

    她心里觉得自己十分好笑,都一把年纪了,没想到居然还装了一颗少年心。

    对面的唐诩见她一直低着头不吭声,或许以为她默许了,悄悄地探过身子,将脸凑了过来。

    也许是鬼使神差,也许是下意识地,梁若耶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等了好半天,始终没有感觉到有唇落在自己脸上,梁若耶不解其意,有些莫名地睁开了眼睛,没想到刚好入眼的,就是唐诩那张充满笑意的脸。

    她顿时反应过来,这是唐诩在逗她。立刻又羞又恼地叫了一声,“唐诩!”随手抓起放在腰后的抱枕就往他身上砸过去。

    唐诩哈哈大笑,任由她砸了自己两下,才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腕,让她的眼睛正对着自己的眼睛。

    他的瞳仁极黑,此刻因为高兴,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一样。他抬头看向头上的梁若耶,说道,“若耶,刚才你没有拒绝。”

    “你没有拒绝,还颇有期待,是不是就说明,其实在你心中,对我还是有感觉的呢?”

    梁若耶还在生气,想也没有想地就说道,“胡说,我对你没感觉,一点儿感觉都没有reads;!”

    她气鼓鼓的样子,是少有的生动。常年苍白的脸色因为生气和刚才动手打人,变得粉嫩了许多。唐诩轻笑出声,握住她的手腕,抬头一仰,就吻上了她的唇。

    梁若耶下意识地瑟缩,唐诩根本不给她半点儿退缩的机会,翻身上来,跪在了副驾驶位置上,将她压在了身子底下。

    那一刻,梁若耶脑袋里面居然冒出一个十分无厘头的念头:还好这车够大,要不然唐诩那么高的个子,怎么能这么翻。

    车厢中本身空气就少,梁若耶被他亲得更是浑身发颤,呼吸不过来,这一吻也不知道有多长的时间,梁若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迷迷糊糊了。突然他们身后传来一声尖利的喇叭声,她才猛地惊醒,下意识地要推开唐诩,谁知道手刚刚碰到他的胸膛,就被他一扣,把人拉进了怀里。

    外面传来一个没好气的声音,“车zhen也不知道找个隐蔽点儿的地方”是故意让他们听到的,从他们的车子前面呼啸而去。

    完了完了。梁若耶哀哀地想,这下完了。

    明明没做什么,别人却以为他们两个做了什么,这简直了怎么会这么冤果然,她今天就不应该上唐诩的贼车!

    梁若耶正在万分后悔间,下巴却被一只手抬了起来。唐诩这会儿心情倒是十分好,冲她笑道,“你在干嘛?”

    梁若耶充满怨愤地看着他,她在忙着丢脸行不行?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他知不知道他们刚才被人误会成干嘛的了?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人那样说,她简直不服!

    唐诩心情十分好,伸出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她刚才才被自己吻过的双唇,依然还是保持着跪在她面前的那个姿势,“这有什么?反正他也不认识我们。”他眼中闪过一丝恶趣味,“你要是觉得冤枉,不如我们今天来践行一下吧。”

    梁若耶想也不想地就一把推开他,“滚!”

    她把唐诩从副驾驶位置上面推下去,自己拿了抱枕盖住脸,靠在另一边,再也不想理他了。

    唐诩知道她害羞,也知道今天自己把她的毛算是彻底弄炸了,再这么逗弄下去,梁若耶真的跟他翻脸了就不好哄了。他笑了笑,坐回驾驶位上,发动车子,朝他家的方向开去。

    开到一半,梁若耶终于想起什么来,飞快地从抱枕中抬起头恶声恶气地对他说道,“送我回家!”

    唐诩不置可否,继续往前开了一段路,这才叫梁若耶,“到了。”

    她把抱枕从脸上拿下来,登时目瞪口呆,“这哪里是我家?我要回家。”

    唐诩指着他家小区的大门混淆视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这哪里不是你家?这就是你家。”

    梁若耶怒了,“我要回我父母家!”

    她觉得是解释,然而唐诩却很理所当然地故意曲解了,“今天就暂时不回去了,先回我们家。”梁若耶抓起抱枕打了他一下,却被停好车的唐诩一把抓住手臂,就这样把她从驾驶位上拖了出来,口中十分敷衍十分不诚心地哄道,“乖啊,今天我不舒服,等我好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身体不舒服?刚才他在车子里的表现,可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啊!

    还有,别以为她听不出来唐诩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我们家”“你父母家”,说得好像他们两个是一家一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七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3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4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5偏偏宠爱作者:藤萝为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