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杜沛霖提着那一盒口红,开车去了梁若耶家楼底下。

    楼上亮着灯,她应该在家的。然而他却没有勇气上去敲开那扇门,把东西给她。

    曾经应该是最亲密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这样了,如今回想起来,连杜沛霖自己都感觉到心惊。

    此刻是夜晚,暑气已经退了,站在夜风当中十分凉爽。小区里面有花香飘来,闻之令人心醉。杜沛霖忍不住想起以前他们高中的时候,学校里面也有各种各样的花朵。这个时候黄角兰开得最盛,老远都能闻到味道。

    学校里面那棵黄角兰离他们班上最近,班上的女生总是喜欢围着树下转。只可惜树太高,旁边又有校工守着,她们也都是有心无力,只能觊觎一番,然后遗憾离开。

    那个时候,梁若耶在干什么呢?

    杜沛霖忍不住想,他高中时候,对梁若耶的印象十分模糊,只知道她成绩好,是理科班上每次考试排名维持在前十当中为数不多的女生。人瘦,白,总是沉默着不肯说话。以前还听男生讨论过,姚安安那种刺玫瑰一样的性格,就算娶回了家都无福消受,还是梁若耶这样温温柔柔的女孩子好。

    温柔,端庄,大气,宽容。这似乎是不熟悉的人对梁若耶所有的印象了。他曾经也以为是这样,还要再加上一条,就是坚韧。如今看来,其实他们都错了。梁若耶,好像是一块鹅卵石包裹下的宝石,用看似圆滑的外表,维持自己内心的棱角。

    她很聪明。

    很聪明,是个很内秀的女孩子。

    这样的姑娘,不会轻易地把自己聪明表现出来,却能够让身边每一个人都感到相处愉快。

    实在是难得。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那盒口红,在底下回忆了这么久以前的事情,他竟然还是没有找到理由和勇气上门。

    口红金灿灿的一盒,杜沛霖只觉得非常具有暴发户的风格,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看的。但是就像小周说的那样,既然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又占了个限量版的名头,那就肯定有它受欢迎的原因吧。

    杜沛霖想了想,给梁若耶发了个短信。他既然能找到她回国的目的,找到她的电话号码也不是什么难事情。他斟酌着字词,比当初给姚安安写那封情书的时候还要忐忑。有风吹来,车厢里凉爽一片,杜沛霖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个青涩的年代,眼前的他不是坐拥财富的新锐富豪,而是一个面对喜欢的姑娘充满不安的少年。

    梁若耶正在整理文件,手边的电话却响了。她看了一眼,发现是条短信。这年头,能用短信通知的,除了电信诈/骗分子,就只剩下发出折扣信息的商家了。梁若耶不喜欢手机上有没有点掉的信息,拿起来看了一眼,居然是个她非常熟悉的号码。

    杜沛霖。

    她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这个电话号码她太熟悉了,因为就是她当初去办的。为了能跟他靠近一点儿,再靠近一点儿,她用了一切办法让自己能跟他产生联系。就连一个毫不起眼的电话号码,她都买的是情侣号。别人问起来,还欲盖弥彰地说是正好拿了,方便记。

    是啊,曾经的那种感情,多纯净,爱他简直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力量,她再也不会有了。

    不管是对杜沛霖,还是对其他人。

    即使隔着电话,她都能感觉出来电话那边杜沛霖的小心,“若耶,我有话想对你说,你能不能下来一趟?我就在你家楼下reads;。”不等她答应,马上又在后面写道,“当然,你要是因为累不想下来就算了,我等你到十点半,如果你还没下来,我就走。”

    她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离九点半还差了几分钟,到十点半,他还要再等一个小时。

    她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嘲讽来,觉得这世上有句古话说得可真对。风水轮流转,要不是她离开,可能永远只有她等杜沛霖的时候,而没有他等自己的时候。

    后来,他连自己等他的机会都不肯给了。

    倘若他知道今天会有这样的一天,还会不会再做出那样的决定呢?

    梁若耶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并没有回复。或许在她的下意识里面,她也想让杜沛霖尝一尝她当初的痛苦。虽然这连她当初痛苦的百分之一都赶不上,那也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儿。

    她将手机一扔,为了避免杜沛霖再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梁若耶还专门扔到了床上,被被子那么一隔音,不去注意听,根本就听不见。

    她转身就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当中。

    过了段时间,卧室门被人打开了,看这动作就知道是她亲娘。跟天底下大多数妈妈一样,梁母进自己女儿卧室,从来不知道有敲门这回事,哪怕自己女儿都这么大了,也依然如此。

    梁母拿着块插在牙签上的西瓜,对梁若耶说道,“等我们把西瓜吃完了,你把垃圾拿下去扔一下。别扔楼梯间啊,天气大,瓜皮很逗苍蝇蚊子的。”说完了才想起问梁若耶,“你要吃西瓜吗?”

    这么大晚上了吃什么吃,梁若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吃,“你们吃吧,吃完我去扔。”

    她手上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干脆就从书桌面前起身,到了客厅里。等父母把西瓜吃完,然后趿拉着拖鞋出去了。

    天气大,为了附近住户的生活环境,楼梯间上的垃圾间一般都不放厨余垃圾了,厨余垃圾的垃圾桶专门设在单元门外面,反正有电梯,方便得很。

    梁若耶拿着垃圾下了楼,往单元门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扔,下意识地朝单元门前面那条路看了一眼,果真在那里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

    杜沛霖也看到了她,但并没有出生,而是远远看着,眼睛好像一汪春水一样,带着不尽的哀思。

    梁若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看到他好像也不意外。但要是他走了,她想她也会失望的。

    跟喜不喜欢他没关系,只是单纯觉得,好像希望又一次落空了。

    现在距离十点半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杜沛霖还在这里,梁若耶既然下来了,也不好不上去打个招呼。她走近了,看着他,“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杜沛霖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摇了摇头,“我是想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走不掉。”他低头,艰涩一笑,“时间到了,我总想着再看看再看看,万一我一走你就下来了呢,那我不是更加见不到你了吗?所幸,没有白等。”

    他朝梁若耶走近,低头看着她,“若耶,你总是这么善良。不管你承不承认,其实你在心里都下意识地在想我走没走吧?看到我在你未必会高兴,但是我走了你一定会觉得失望。还好,我等来了。”

    梁若耶没有否认,“人之常情而已。”虽然杜沛霖短信上面说等到十点半,但是谁不想矫情一下呢?就当她矫情好了,反正她这么多年,也没有矫情过。

    不过,梁若耶有些话还是要跟他说清楚,“我下来扔垃圾,顺便来看看reads;。”并不是想见他下来看看,“你没走我固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你走了,我也觉得很正常。”毕竟,她对杜沛霖已经没有了希望,毕竟人家都说了等到十点半。

    杜沛霖脸上泛起淡淡的苦涩,“幸好你来了。”她不来,连杜沛霖自己都说不清楚要什么时候才离开。

    倘若他真的舍得离开,那也会是第二天早上吧?现在,哪怕是梁若耶家里的一盏灯光,他都觉得无比温暖。

    梁若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问道,“找我说什么?”

    梁若耶刚才在想,其实她继续跟杜沛霖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人总是要走出来的。她虽然内心深处依然被困在那段感情当中,但是起码在表面上,她希望不再跟杜沛霖有什么联系。

    既然是这样,就算她在国内待不了多长一段时间,有些话依然还是要对杜沛霖说清楚的。

    杜沛霖想了想,开了个头,“您在国外,吃了很多苦吧?”

    “还好。”梁若耶淡淡说道,“生活上是有一些不习惯,也的确没人能照顾我。但是我习惯了,本身就没谁照顾过我,有的时候一个人无牵无挂的,还挺干脆的。”

    是啊,杜沛霖的脸色不可避免地苍白了起来,以前他跟梁若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梁若耶来照顾他。自己不在她身边了,梁若耶没有牵挂的人,一个人自由自在。

    他顿了顿,又问她,“你离开之后不久,我就跟姚安安分开了。我发现了一些事情”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梁若耶自己已经知道当初帮他垫钱给他写信让他走出阴霾的人是梁若耶。但是考虑到他们两个人现在的这种状态,杜沛霖想了想,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梁若耶浑然没有留意到他咽回去的那句话,而是依然神情平静地看着他。

    杜沛霖轻轻哽咽一声,续道,“我发现我并不是真的爱她。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追寻的,不过是自己臆想中的那个影子。”

    开口说了第一句,后面的好像就很自然地来了,“我把姚安安,往自己臆想中的那个模子里面套,方方面面都把她设想成为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然而到了真正跟她接触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顿了顿,又重复了一遍,“我并不是真的爱她。”

    “所以你就跟她分手了?”梁若耶丝毫不惊讶,她仿佛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有些嘲讽地笑了笑,“杜沛霖,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她眼中满是失望,“你不爱我,要在请柬都已经发出去的情况下还要跟我解除婚约,去追寻你自己的爱情。这我都认了。谁让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呢?但是你现在告诉我,你跟姚安安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她跟你想的不一样,于是你又跟她分手了。难道,难道我们的感情,我们女孩子的感情,在你眼中就是你拿去试验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伴侣的试金石吗?”

    梁若耶问他,“你把我们当什么了杜沛霖?”

    “不,不是这样的”杜沛霖急急忙忙地要解释,然而梁若耶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截口道,“虽然我对姚安安没什么好感,但是你这样做,是不是对她也太不负责了?你已经辜负了我,还要再去辜负另外一个。我以前认为,你虽然不跟我结婚,那是因为你不喜欢我。没想到,”她嘲讽地笑了一声,像一记耳光一样打在了杜沛霖的脸上,“你对你喜欢的姑娘,也是一样的对待。”

    “你这样,真让我觉得,这些年都看错了你。”

    她眼中到底是不可抑制地升起浓重的失望。以前杜沛霖虽然说不喜欢她不跟个她举行婚礼了,她都认为那是因为杜沛霖还有真正爱的人。但是他现在这样说,让梁若耶觉得,以前真是爱错了人reads;。杜沛霖这个样子,才是真正不值得她去爱。

    不负责任到了这种程度,她连看他一眼都觉得多余。

    梁若耶深深觉得,自己下来看他就是个错误,她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再也不想听他说话,转身就走,然而刚刚一转身,手臂就被杜沛霖拉住了。

    梁若耶猛地转头看向他,杜沛霖唯恐她又像之前几次那样动怒生气,连忙放开拉着她手臂的手,哀求道,“若耶,你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能站在一起好好说会儿话,这样的机会太难得,谁知全让他给毁了。杜沛霖心中自责不已,又害怕梁若耶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连忙解释道,“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承认,无论是婚姻还是感情,我都是一厢情愿多过两情相悦,那是我错了。”

    “是我不好,总是去追寻自己心中的那个影子,忘记了陪在自己身边的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取消跟你婚礼还是跟姚安安分手,都是因为我自己以前做决定太草率。我知道伤害了你,也让姚安安难堪了。但是既然已经发现了错误,我就不想再让它继续错下去了。”

    他十分诚恳地看向梁若耶,“若耶,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再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呢?”

    “机会?”梁若耶觉得十分好笑,“什么机会?”她问杜沛霖,“你还要让我同意,跟你在一起吗?”

    她接下来问出的一句话,却好像尖刀一样,狠狠刺进杜沛霖的心脏,“那我又怎么知道,你现在选择我,不是出于草率呢?”

    杜沛霖猛地睁大了眼睛,有些惶然无助地看向她。她此刻只觉得这个男人还需要长大,尤其是在爱情当中,说起话来也格外不留情面,“假如有一天,你突然又发现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是不是你又要二话不说地离开呢?我是不是又要再次承受一次失去你的痛苦,被人指指点点的痛苦?杜沛霖啊杜沛霖,你今年都三十岁了吧?三十岁的男人,还是那么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你在感情上面能不能成熟一点儿?追影子,哈。”梁若耶嘲讽地笑了一声,“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杜沛霖惨白着一张脸,身形在夜风中越发显得摇摇欲坠,他垂下眼睫,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会让你相信的。”

    梁若耶不置可否地转过身要走,连回答都没有一句。

    杜沛霖也不在意,他从车里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的就是之前买的口红,“我给你买了礼物——”

    “不用了。”梁若耶转过身,这次是真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杜沛霖看着梁若耶离开的方向,许久,才转身离开了。

    他一边开车回去,一边也有些后悔。

    为什么没有直接告诉梁若耶,自己已经知道了当初写信和帮他垫钱的人是她呢?是因为,他自己也承担不起这样假如梁若耶知道了,还是拒绝他的后果吧?这是他手中唯一一张底牌了,倘若梁若耶依然不回心转意,那他又要如何自处?

    而她依然心如铁石,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他不能就这样把自己唯一的机会放过,哪怕是被她这样暂时误会着也无妨。

    这是她跟自己唯一的联系了啊。

    假如连这点儿联系都被她亲手斩断了,将来漫漫人生,他真的要一个人走下去吗?

    他现在,连一个晚上都觉得难熬,更遑论以后那么多个晚上。

    唐诩看了一眼梁若耶,想了想,最终还是问道,“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嗯?”她从资料当中抬起头来,有些诧异地看向唐诩,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之后,梁若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眶下面,“很明显吗?”

    其实也还好,只是“因为你皮肤白,看起来很明显罢了reads;。”唐诩又夸了她一下。

    果然,即使是心若止水如梁若耶,被人这样夸了,心里也是开心的。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今天早上起床晚了,所以没能把各个方面都顾及到。只上了一层粉底,遮瑕都没来得及扑。”

    昨天晚上,杜沛霖的那番话,成功地让她失眠了。

    假如杜沛霖说的话是真的,她发现,这么多年,她竟然从未真正地了解过杜沛霖。她是陪在他身边不错,但是陪在他身边,帮他操持生意和家庭,就真的是他想要的吗?就如同几年前他们分手的时候,打的那个苹果梨子的比喻。假如杜沛霖一直想要的是苹果,她却孜孜不倦地把梨子给他,不管那梨子再大再甜,那都不是他想要的啊。也难怪,他会没法儿爱上自己。

    而且,她有些后怕地发现,如果杜沛霖真的是他说的那样,一直在追逐一个渺远的影子,那是她从未了解过杜沛霖啊。她的陪伴也就没有意义了。不管是对她自己而言,还是对杜沛霖而言,都是一道枷锁。

    后来他们两人分开,对他们两个,才是好事。

    至于那几年的感情,就只能说是耽误了。

    这个问题成功困然了梁若耶一整晚,她第二天约了唐诩,因为昨天晚上睡晚了,第二天自然起不来,连妆都没有画完。

    说完那句话,梁若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到底不是以前十几二十岁了。现在不管眼霜再贵,对付黑眼圈儿啊什么的都没用了。”

    “早点儿睡。”唐诩眼中浮现出几分宠溺,“你呀,就是成天忧思太重。”

    他说完,从兜里拿出一盒薄荷糖,“吃点儿糖提提神吧,今天还有大堆的事情要做呢。”

    梁若耶正想说快吃饭了,然而马上一想,好像吃颗糖好像也不错,也没有拒绝,就拿了过来打开了。

    那糖的包装做得跟口香糖一样,只不过比口香糖大一些。梁若耶不疑有他,把塑料盒子抽出来,拿了一颗糖之后,就正好看到放在后面金灿灿的那个小盒子。“这是什么?”她刚刚问出口,马上就反应过来后面的这个是口红。梁若耶浑然没有往自己身上想,还以为唐诩是要跟谁表白,一不小心忘记了。她正要开口说这个事情,对面的唐诩已经先一步开口道,“这是什么?”

    什么?这不是他放的?

    梁若耶正一头雾水间,唐诩已经说道,“看来你跟这盒糖有缘,就收下它吧。”

    梁若耶一抬头,就正好看见唐诩带笑的眼睛。

    眉目含笑的模样,是很少见到的。

    梁若耶一愣,对面的唐诩已经开口说道,“这是我表妹买的,我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女孩子的喜好。她买多了,强买强卖给我。我拿来也没用,身边就你一个女性朋友,收下吧。”说完,端起杯子,借着喝水的动作,掩住了自己乱看的眼睛。

    什么买多了啊,这东西很难买,是他托了表妹才买到的。不过既然敲了他一顿,那就让这顿饭请得更值当一点儿,帮他背了这个黑锅吧。

    梁若耶还当唐诩故意放在糖里面,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把那支口红拿了起来,拧开看了一眼,正是最热的“星你”色,跟她的日常妆也能搭配,便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那我就谢谢你了。”

    唐诩见她肯收下,心中微松,为了不让梁若耶起疑,对她说道,“记得请我吃饭就好。”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七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2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3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4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5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