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梁若耶亲完唐诩就出去了,他在卧室里一直没有睡着,听见关门声,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知道梁若耶真的出门去了,他愤愤地锤了两下床。

    叫你多嘴,叫你嘴欠!

    卧室门被人打开,梁若耶站在门口,带着装出来的茫然看着他,“你干嘛?有事情吗?”

    唐诩没有想到她居然没走,刚才锤床的声音又被她听见了,他浑身一僵,恼羞成怒,转过头去恶声恶气地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没有啊。”梁若耶心里笑得大跌,脸上还是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模样,“我刚才出去扔垃圾,衣服都还没换呢。”

    “哦。”唐诩默默地转过身,把脸埋进枕头里面,“那你赶紧去吧。”

    太讨厌了!她居然没走!

    她居然还虚晃一枪!

    梁若耶心机真深。

    莫名其妙被自己未婚夫安上“心机深”的名头的梁若耶转过身,给他把门带上,一关上门,整个人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唐诩啊,这死要面子的性子,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这么好玩儿。

    她问清楚了杜沛霖住的地方,买了点儿水果,就开车过去了。

    杜沛霖住的自然是最好的病房,反正他现在有钱,住一段时间也不会让他破产。只是人进去了,公司的事情还不能丢下,梁若耶去的时候,他正在看文件。

    病房很大,越是大越显得空荡荡的。他人看上去比昨天晚上要精神一点儿,没有那种倦怠感了。看到梁若耶,他脸上露出一个喜出望外的表情,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若耶。”

    若耶若耶,他是有很久没有带着这种心情叫她了。

    梁若耶点了点头,把水果放到他床头的柜子里面,见他坐在床上看文件,便说道,“你都生病了,还这么努力。公司的事情,适当地交给其他人去做嘛。”

    杜沛霖笑了笑,病容上面带着几分少见的安宁,“都是必须要我签字的文件,不需要我签字的,都已经交给他们了。”他管理那么大一家公司,虽然不是说事必躬亲,但是依然每天要做很多事情。哪怕只是签个字,有些东西也必须要他经手。身家性命系于上面,如何敢轻忽?况且,他现在唯一能仰仗的,也就是钱了。如果连钱都没有了,那他还有什么?

    他看了看梁若耶身后,发现就她一个人过来,便问道,“唐诩呢?他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想到今天早上唐诩的反应,梁若耶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他感冒了,在家休息呢。”

    “我就说,他怎么舍得你一个人过来呢。”唐诩那么小气的一个人,防自己跟防贼一样,居然也舍得让梁若耶一个人过来。“他昨天晚上回去,没有生你气吧?”

    梁若耶笑了笑,摇了摇头,问他,“你感觉怎么样?”

    “还行。”杜沛霖经历过了刚开始的恐慌,现在已经能安定下来了,“我其实身体上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如果不是体检,可能都还发现不了身体出了问题。没想到。原本只是耐不住别人催,不得不去做的体检,反而检查出了大问题来。”

    听他的意思,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行,起码跟正常情况没什么太大的不同,要不是这样,他也不可能那么久都没有感觉。

    然而恰恰是因为这样,疾病像藤蔓一样慢慢侵蚀他的身体,等到人察觉到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想要挽救的余地都没有了。

    梁若耶也不知道好劝他什么,只能说道,“你暂时把心放宽,现在还不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没必要把事情看得很严重。”

    她语气平和温柔,虽然带着几分礼貌和疏离,但是已经比之前对着杜沛霖时那副疾言厉色,好太多了。

    可能杜沛霖临时退婚的事情发生之后,梁若耶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还会有这样坐着,好好说话的一天。

    世事变迁,很多时候真的显得有些讽刺。

    杜沛霖苦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梁若耶说的是真的,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然而很多时候,人不是说把道理想通了,就能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昨天晚上,他刚刚知道自己生了病,还是这种大病,心里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只想着赶快死了才好。

    死之前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梁若耶,他想再见她最后一面,见完就去死。

    尿毒症,他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病之后在网上找过很多相关新闻。那些最后被病魔折磨得连人形都没有的人,实在不是他想寻求的归宿。他无法接受自己,每天躺在床上,毫无尊严地残喘着,也无法忍受别人对他投以怜悯的目光。他跟好多人不一样,他这一生是从最低处的泥潭当中挣扎出来的,现在好不容易拥有一张可以跟大部分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脸,他无法让它丢开,再回到以前那副灰头土脸的状态。

    况且,经历了最开始的惶恐之后,他的心又归于死灰。别人活着,是能够找到活着的理由,可是他活着,却丝毫找不到。在这世界上,他唯一牵挂的人是梁若耶,然而她却不再牵挂自己了。是他亲手将梁若耶从自己身边推开,亲手葬送了他们两个人的情分。

    所以,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原本计划着,是看完梁若耶之后,就跳海。当然了,肯定不能当着她的面跳,要等梁若耶离开之后,再跳。就算后来梁若耶知道了,那会儿他的尸体也已经葬身鱼腹,不知道到哪里了吧。就算那个时候她想来找自己,也找不到了。

    或许她不会知道自己是自杀的,只以为他在世界上某个角落,因为绝症不治身亡了。那样也好,省得她知道自己是在见完她之后才自杀的,为此自责。

    她应该会自责的吧?梁若耶那么有责任心的一个人,就算自己现在跟她没关系了,她应该也会自责的。

    杜沛霖觉得自己真坏啊,明明都要死了,还要让梁若耶伤心。他这一生,好像总是在让她失望伤心。所以,跟总是希望她能开心快乐的唐诩比起来,自己的感情,好像非常不值一提。

    其实他也舍不得的,但是他跟唐诩不一样。唐诩拥有太多人的关心了,他却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梁若耶,知道他死了之后或许会哭上一哭,他就再没有其他人能为他掉一滴眼泪了。

    他一边舍不得,一边隐约希望着,好像这样就能让他那颗干涸许久的心得到片刻的滋润。他想,反正他都要死了,再让梁若耶伤心一把也没什么。他这一生都足够让她伤神了,再多点儿,其实也无足轻重。

    那个时候,他都已经打好这样的主意了。

    然而临到头了,他却又突然改变了。

    梁若耶一问他的病情就哭了,她很着急,比他自己还急。杜沛霖看着她的泪水,当时就在想,原来,这世界上还真的有一个人能为他哭泣啊。他现在还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她都能这么伤心,那等到将来有一天他真的不在了呢?那个时候,梁若耶又该如何悲伤?

    她好不容易才远离自己当初给她设下的阴影,迎来新的生活,还没有开始,自己就又给她留下这么一道阴影。不管梁若耶将来能不能走出来,杜沛霖都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太残忍了。

    他可以对任何人残忍,但是独独不能对梁若耶残忍。尤其是现在。

    他想,他对梁若耶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不要再让她痛苦了。况且,他被人这样惦记着,感觉跟他一个人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

    这种感觉,好像是太阳照进了心里,暖洋洋的,让他长久以来一片冰封的心都开始融化了。

    被人惦记着,真好啊。

    就算不为了他自己,为了让梁若耶不伤心,他也不想这么轻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更何况,跟病魔搏斗虽然辛苦,但是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去死吧。纵然最后不好看,但起码努力过啊。

    他当天晚上就接受了医生的建议,住到了医院里面来,打算好好疗养。反正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

    杜沛霖将自己手上的文件放到一边,看向梁若耶,“我这病,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公司里的事情,我肯定照顾不过来。交给其他人吧,我不放心。而且,我现在生病,虽然存款还多,但是将来用钱的地方更多,生意也不能丢下。我想了想,若耶,要不然你过来吧。”

    梁若耶听了一惊,想也不想就拒绝。然而还没有开口,杜沛霖就已经打断她的话,“你先别急,听我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五十九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2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3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4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5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