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杜沛霖微微一怔,还没有说话,她已经站直了身子施施然地走了过来。巧笑倩兮的模样,一如既往,“杜总,又见面了啊。”

    杜沛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没说话。

    姚安安说道,“我今天陪客户,没想到正好在这里遇到你了。这城中的高端餐厅看来要再拓展一下了,来来去去都是熟人,没准儿哪天在饭桌上也遇到了。”

    “遇到了有什么不好?”杜沛霖偏头看向她,淡淡说道,“既然都是熟人,又没什么不可以让别人知道的,碰到了也没什么。”

    姚安安笑了笑,没有理会他话里的意思,而是说道,“那天班上给你办出院的宴席,你也看到了吧?唐诩和梁若耶,真是一对璧人。”

    杜沛霖就知道她来是为了这事,没有做声,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是啊,唐诩和梁若耶,如今人家眼看他们觉得是一对璧人,那自己又算什么呢?他和梁若耶,曾经一度走到那么近过,到了现在却已经仿佛陌路了,那么多年的感情,说不存在就不存在了吗?

    然而杜沛霖还是有起码的分辨能力的,他知道姚安安性格极端,今天主动跑来找自己,肯定没什么好事情,搞不好就是想做点儿什么,于是反唇相讥道,“我还好,反正都已经习惯了。我看你才是非常不舒服吧?”

    她喜欢唐诩,在自己面前又不是什么秘密,杜沛霖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姚安安自负美貌,看到唐诩宁愿跟个在她眼中件件不如她的梁若耶在一起,心里当然觉得咽不下这口气,跑来挑拨离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又笑了。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姚安安居然是个这样的人呢?唐诩当初,是因为知道她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敬而远之的吗?

    姚安安察觉到他话里的意思,冷笑了一声,十分不屑地说道,“我不舒服什么?梁若耶从头到尾都是个可怜虫罢了。”

    杜沛霖听见她这样说,微微一怔,还没有来得及问为什么,姚安安就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不知道吧,唐诩心中早就装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梁若耶。唐诩一直把这个人藏得很好,要不是我曾经跟他在一起过一段时间,都不知道他居然还喜欢着其他人。”她笑了笑,说道,“唐诩这个人,十几岁的时候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虽然看上去跟班上的这群男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心机却是一等一的深。他不应该去什么学校的,要是跟我一样到公司,就说不能自己创业,光靠耍心机也能耍出一片天地。只是想必他自己是不屑的吧。”

    越是聪明的人,越是不愿意自负聪明。唐诩虽然聪明,却不愿意把自己的聪明用在那些上面。人情世故,在他眼中,终究只是小道罢了。

    姚安安很清楚,她跟唐诩认识这么多年,也还算是了解他,“唐诩自己从未跟人提起过,我一直想知道,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出来。哈。”她讽刺地一笑,“唐诩大概是怕我找那个女人吧。他也真是胆小,喜欢人也不敢跟人讲,也不知道那个人有什么不能告诉其他人的。”

    原来是为这个唐诩喜欢的人,姚安安不知道,他却是知道得很清楚,无非就是梁若耶嘛。唐诩骄傲又理智,知道梁若耶当初喜欢自己,所以把这段感情一直藏在心里谁也没告诉。要不是那个时候他们接触过一段时间,又刚好说到了她,怕是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现在唐诩应该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梁若耶了吧十几年的深情,换成谁,都舍不得辜负吧

    杜沛霖一想到这一点,心中更是晦涩。不过既然唐诩都不曾告诉姚安安,他也没有必要去多这个嘴。况且姚安安的性格他多少也知道一些,自负,骄傲,极端,如果真的让她知道了唐诩喜欢的人就是一直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悠的梁若耶,恐怕会对她不利。

    姚安安自然是舍不得唐诩的,承担她怒气的也就只剩下梁若耶了。

    而且,杜沛霖还有点儿私心。倘若他不说,姚安安不发现唐诩一直以来喜欢的人是梁若耶,那到时候有一天唐诩自己兜不住了,让梁若耶发现了,他们两个肯定会产生嫌隙,到时候,还怕自己带着跟梁若耶十几年的感情,不能让她回到自己身边吗?要是这件事情是自己说的,一来有搬弄是非的嫌疑,违背了他的原则,二来倘若梁若耶知道是他说的,多半还会对他有意见。

    思及如此,杜沛霖脸上更加不露分毫,非但如此,反而还故意出言误导姚安安,“他既然不想说,肯定有他不想说的道理,也未必就是害怕你去找那个人。”

    他这话一出,原本脸上还带着讽刺的姚安安神色立刻一滞。是啊,他不想说不想表白,那肯定有他的道理。倘若这个人原本就不应该被表白,不应该被知道呢?假如那个人,从一开始就跟唐诩不可能,甚至说唐诩对那人的感情,一旦被人知道,他们就要受千夫所指呢?

    唐诩喜欢的那个人,是他的亲人还是他的长辈?或者是有夫之妇?不不不,也有可能他喜欢的,本来就是个男人吧?要不然还有谁是不能表白不能让人知道的呢?

    唐诩这么多年,没有听到过跟谁谈过长时间的恋爱,才上大学那会儿,她倒是知道唐诩有过几个女朋友,但是处的时间都不长,就连自己,一样也是几个月。那个时候他总是说自己忙,自己实验室有事情,姚安安不疑有他,信以为真。就连他后面这些年感情上再无动静,她都一直认为是唐诩醉心学术,不想谈恋爱。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十分不对劲儿。

    一个家世学历长相身高样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不谈恋爱?怕是他本身就不能跟女人谈恋爱吧。

    她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还不是因为唐诩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嘛。他性格既不阴郁也不极端,反而十分平和,跟谁都能聊得来,跟谁也都不亲近。还有,唐诩是有过女朋友的啊,一个基佬,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呢?

    姚安安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脸上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杜沛霖看到她果然被自己带歪了,心里笑得打跌,脸上却还是一副淡淡的模样。

    他背着唐诩黑了一把他的性向,心情突然好了起来,还装模作样地看向姚安安,正儿八经地问她,“你怎么了?”

    姚安安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喜欢了一个性取向不明的人,还被他当成了洗脱嫌疑的工具,心情就十分恶劣。她原本还以为,就算唐诩后面厌恶她,最起码当初跟她一起的时候是真得喜欢过她的,现在看来,那会儿应该都是假的。

    她被男人捧惯了,稍有不顺心便觉得了不得,如今发现自己不过是个□□,自然十分不舒服。

    姚安安发起脾气来,除非那个人是她得罪不起的,否则不管是谁一样要看她的脸色。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杜沛霖,突然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冲他似笑非笑、尖酸刻薄地说道,“我是可怜,被人当成了□□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梁若耶更可怜吧?她现在都不知道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个**吧?”虽然没有等到确凿的证据,但是姚安安内心俨然已经默认了唐诩是个**的事实。要不然,他喜欢女人,好像对姚安安来讲,更丢脸。说他喜欢男人,中间关系到他的x取向,多了几分无奈在里面——他不是不喜欢自己,而是没有办法喜欢。甚至还隐约有种感觉,倘若唐诩真的喜欢女人,他首先第一个喜欢的就应该是自己才对。

    姚安安这样一想,心中居然也渐渐得到了安慰,甚至还有点儿庆幸唐诩喜欢的是男人。更何况,现在有个无论怎么看都比她更可怜的梁若耶垫底,她的优越感又上来了。

    她“唉”了一声,说出来的话虽然充满了惋惜和遗憾,然而语气却是十足十的幸灾乐祸,“说来她也真是可怜。第一次找的对象在结婚之前跟她取消了婚礼,第二次找的又是个**。我要是她,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再想嫁人了。”

    她说完,还有点儿庆幸,仿佛是庆幸梁若耶代替她跳进了唐诩那个火坑,“她这也算是被唐诩骗了吧?”说完还挑了挑眉,像是十分高兴。

    杜沛霖永远无法猜到像姚安安这样的姑娘心中究竟在想什么。幸灾乐祸,别人遭难了她就高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思想境界,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无法企及。只是确定了姚安安应该不会再去找梁若耶的麻烦,他这才从栏杆上面站直了身子,留下沾沾自喜的姚安安,朝包厢走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三十九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3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4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5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