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梁若耶看到,杜沛霖的瞳孔果然往后缩了一下。

    他这样迫不及待地用要用钱来跟自己划清界限,实在是让人齿冷心寒。

    但是这么多年,他做的事情,哪一件不让自己心寒呢?偏偏她看不透,总认为守着杜沛霖,总有一天能换来他的青眼。

    经过短暂的犹豫,杜沛霖还是伸出了手,“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很难堪,也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是对我的补偿还是要迫不及待地支开我跟我一刀两断之后好去跟姚安安在一起?”梁若耶已经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了,就觉得好像有人拿了把锥子在她心上不停地凿。时至今日,再去问杜沛霖她梁若耶在他心中是个什么位置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婚礼前夕还能取消婚礼,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杜沛霖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答她,只能沉默以对。

    过了半晌,他才开口说道,“这只是我对你的补偿”

    “补偿之后呢?”梁若耶从来没有这么尖锐过,冷笑道,“补偿之后你就能心安理得地跟姚安安在一起了是吧?反正钱都已经给我了,我就是个能拿钱打发的人,在你杜沛霖眼中一文不值。”

    她冷笑着将那份股权书抢到手里,“你想让我拿了钱自己乖乖消失?哈,想得倒美。”、

    她来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杜沛霖在车子里面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良久,才一巴掌打在了方向盘上,车喇叭立刻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声音。

    旁边有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骂道,“神经病啊,乱发什么神经?”

    杜沛霖看了那人一眼,眼神阴翳地按下了车窗,开着车子滑出了停车的地方。

    梁若耶处于气愤,拿走了那份股权书,然而走了之后她才慢慢反应过来,她拿走这份合同,又能干什么呢?

    难道这上面的钱,就真的能补偿这么多年来她投在杜沛霖身上的感情吗?就真的能弥补杜沛霖对她的伤害吗?

    怎么可能!

    梁若耶此刻心中觉得好像被人开了一个大洞,微冷的春风呼啸着从她胸膛当中穿堂而过,让她心里又冷又疼。

    头顶是春天和煦的暖阳,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温暖不了她的心。

    她整个人,一会儿置身在冰窟,一会儿身处炼狱当中,一半是冷的,一半是火热的,两种力量在她身上角力,好像要把她给撕裂一样。

    梁若耶早已经不哭了,经过才开始的心理动荡,她现在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这么多年,她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杜沛霖屁股后面,帮着他处理事情,早已经练就了一番心境,即使是遭遇人生当中最大的挫折,她平复心情之后,依然能够冷静下来对待。

    她刚才随便乱走,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海边,一坐就在这里坐了这么久。梁若耶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现在这表情这动作,有多让人遐想。

    她抹了抹眼泪,正打算起来离开,一旁早就观察她许久的环卫大爷见她动,连忙一把拉住她,“姑娘!你可别想不开啊!”

    梁若耶被人突然这么死死拉住,登时吓了一跳。旁边大爷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神色,兀自说道,“我在这里观察你好久了,你在这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哭个不停,一看就是想不开。姑娘你别啊,你家父母把你养这么大,就得了你这么一个宝贝姑娘,你要是想不开走了,那你父母该怎么办?再说了,人生就没有过不去的坎,你出去见见世面,经历的人和事多了,就会发现眼下的困境根本算不上什么。”他那张慈祥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别看大爷我年纪老,没读过几天书,但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见了不少,每一年劝回去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说,别人倒算了,你一个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也学人家跳海,不担心死得难看啊?那你身上这身漂亮衣服可就全毁啰!”

    梁若耶原本心情不好的,听到他这样说,立刻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人都死了,哪儿来的精力再管死得好不好看?不过她也知道,老大爷这样说是想认为自己想寻死,要打消她的死念。但是现在,她哪儿能死呢?自杀本来就是个亲痛仇快的事情,她真要死了,有些人说不定还会拍手称快呢。

    她虽然外表柔弱,但是并不懦弱,寻死这种事情,一看就是弱者无法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时,弄出来的逃避办法,她绝对不会这样做。

    “你放心,我想开了。”梁若耶笑了笑,唇边还带着几分苦意。想要放开,哪儿那么容易?她喜欢杜沛霖,早已经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怎么可能在海边枯坐几个小时就能把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这样说,无非是让这个老人家宽心而已。人家一番好心,她不忍心说明白。在爱情上,她感受到的恶意太多了,遇上一个能好好对她的人,哪怕是个路人,梁若耶也珍惜不已。

    见他不肯信的样子,梁若耶唇边的笑容大了几分,“是真的,我真的想开了。”

    “想开了就好哇!”老大爷拿着扫帚扫了两下,“想开了就不会犯傻了,往后日子还长着呢,为眼前一点困难遮住了眼睛,做出一些不可逆转的事情,那才叫划不来。”

    死念往往只在人的一瞬间,过了那个坎儿,将心里的雾霾驱散了就好,但凡是死过一次的人,就会更加爱惜生命。因为他们知道,死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明智的事情了。

    梁若耶低下头浅浅地笑了笑,只可惜心中苦涩浓得化不开,那笑也显得非常浅。她将手臂从大爷手中抽了出来,说道,“我知道。”

    她虽然年轻,但经历了不少事情,当然知道活着虽然艰难,但总好过死。

    人一死,那才是人死灯灭,什么都没有了。

    梁若耶这会儿从海边走出来才发现,自己刚才在那边坐的那几个小时,浑身上下冷得像块冰一样。她今天试婚纱,衣服脱来脱去的,刚才又吹了那么久的冷风,整个人都吹麻了。她踩着高跟鞋走了两步,还是觉得冷,干脆在海边找了家咖啡馆,坐了进去。

    刚刚坐进去,人就好像被暖气融化了一样,先是打了几个喷嚏,然后就开始流鼻涕。梁若耶不管自己的身体,打开之前杜沛霖给她的那个文件袋,开始翻阅里面的文件。

    梁若耶翻了一下里面显示的那个数字,忍不住冷笑。杜沛霖为了把她解决掉,还真是下了血本。他把自己身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给了梁若耶。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杜沛霖早就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些东西梁若耶看都不会看一眼。股份拿给她,她在受了情伤的情况下也没有心情经营公司,与其放在自己手上缩水贬值,最好的办法就是拿来卖掉。而他,跟梁若耶既是前情侣的关系,又是合作伙伴,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他有优先购买权。只要价格合适,梁若耶也必须要卖给他。

    股份走了一圈儿,依然回到了杜沛霖手上,只不过他要出笔钱罢了。以现在杜沛霖的身价,这点儿钱他还不是很能看在眼里。

    哈,杜沛霖口口声声就说着要跟她分开,做出一刀两断的样子,却依然还在算计她。

    梁若耶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不管她付出了再多,放在杜沛霖那里,依然什么都算不上。

    他一心一意的,就是姚安安。

    人性果然都是贱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梁若耶死死地握住勺子,勺柄在她手上深深地印出一个痕迹来。她想了想,给杜沛霖打了一个电话,再不跟他谈感情,开口就是,“股权书我看了,我同意跟你分手,但是现在这个股份我不满意。”

    杜沛霖还不是很习惯她这样口气冷硬地跟自己说话,他原本对梁若耶就有愧疚,现在也是由着她,“我把名下的两套房子过户给你,还有临江路的那套房子。”

    临江路的那套房子本来是打算拿来做婚房的,他不想要了就给自己了吗?梁若耶冷笑一声,“你的房子收起来吧,我不会要的。”她死死地握住电话,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尖叫不发疯,“我要股份,你手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不满意,我要整个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杜沛霖原始股份百分之六十八,给了梁若耶一半,就只剩下百分之三十四。她提出的股份不多不少,正好百分之三十五。就是有意要压杜沛霖一头,同时也是在告诉他,他打算让股份到自己手上走一圈儿的如意算盘被她看出来了,现在落空了,她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的。

    杜沛霖当然能看得出来,他抿了抿唇,没有否决她的这个要求,而是说道,“你知道你再加百分之一的股份意味着什么吗?你的心思根本不在做生意上面,我把公司的决定权交在你手上之后,你打算让公司怎么办?”

    梁若耶没有回答他,而是丢给他一句“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就挂了电话。

    他转过头来看向梁若耶,她也不看他,径自说道,“我有事情跟你说。”她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他坐下,等杜沛霖坐下来之后才慢慢说道,“我既然已经有了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那么我在公司也应该有个位置,不知道你打算把我安排在哪里?”

    杜沛霖一怔,听她这样说,下意识地拒绝,“若耶,你不适合这个工作,以现在公司的运营情况,你每年能有不少分红,正好可以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不是非要做你自己不喜欢的”

    “我知道。”杜沛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梁若耶打断了,“但是这是我的选择。”她含笑看着杜沛霖,眼神不复往日的温柔,反而藏着淡淡的讥讽,“你已经拿钱打发过我一次了,不能再打发我第二次吧?”

    “我不是”杜沛霖正要反驳,梁若耶已经抬起手,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不说了,我的意见你考虑下,过两天给我回复就行。”话语间,已经是一副不容置喙的样子。

    她站起身来,拿着包包离开了,楼下停着她的车子,还是杜沛霖当时甩手不要的那一辆。好多人朝她身上投来探究的目光,但是梁若耶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目不斜视地走到车子旁边,钻了进去。

    坐上去之后,她就常常舒出一口气来。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这样见面,她依然觉得尴尬。还好尴尬的人不是她一个。

    自从她跟杜沛霖分手之后,梁若耶的心理就变得非常诡异。她现在,哪怕是被针扎一下,看到有人跟她一起受苦,她就觉得非常好受。

    以前看《倚天屠龙记》的时候,她喜欢赵敏,总是觉得周芷若过于执着,可是如今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却觉得,周芷若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

    她爱张无忌爱到了极处,加上本身就是高傲的人,不走极端才是不正常。

    梁若耶也知道这样的心态不好。这世间最没有道理的事情就是感情了。并不是说你付出了多少就会有多少的回报,世事往往不能如人所愿,谁也无奈。就如同杜沛霖说的一样,他不爱自己,强迫两个人在一起只有徒增痛苦,还不如拿了钱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而不是像她现在这样,跟杜沛霖死磕。

    但是她怎么能做到?她根本就做不到。

    十几年来的一味付出,十几年来的伏低做小,要她就这样放开,她根本就没办法。正是因为之前爱入骨髓,如今又有人跟她的待遇天差地别,她才始终没有办法放下。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梁若耶闭上眼睛,仿佛是这样就能把心中的不忿掩藏下去。

    过了半晌,她才睁开了双眼,眼睛里之前的风起云涌已经渐渐消散了,她的双眸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模样。正要发动车子离开,却看到有一辆车滑到了她面前,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有一张非常美丽的脸,让人一看就难以忘怀。少女时代的她,灵气当中带了三分桀骜,现在的她,虽然灵气散去,但桀骜却保存了下来,又多了几分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慵懒,一如既往地赏心悦目。

    是姚安安。

    梁若耶叹了一声。她今天既然能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杜沛霖已经找到她了,他们两个,应该是在一起了。

    她前脚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后脚姚安安就出现在了她面前。世事果真仓皇,竟不打算给她留任何一条后路。

    也好。梁若耶想,反正迟早她都是要去找姚安安的。她心中真是不忿啊,凭什么她就要受到这样残忍的对待,不仅是她,还要她父母跟着一起丢人。而姚安安却能被保护得那么好呢?一个男人,只是因为她先爱上,所以就要低人一等吗?她不甘心。

    凭什么不是她的过错,痛苦却要她一个人来承担?

    不,肯定不行。

    既然她已经身在地狱,那凭什么姚安安和杜沛霖能够心向阳光?

    这样的念头几乎是在她心头划过的那一瞬间,就将她心头那点儿肉划得鲜血淋漓。前阵子还没有好完、还在溃脓的伤口,瞬间又是一阵生疼。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等反应过来,人已经在车外了。

    梁若耶看到姚安安的那一瞬间,也有短暂的犹豫。她到底还是善良的,也知道这件事情跟她的关系实在不大,如果就这样迁怒到她身上,她有些无辜。

    但是,一转头,梁若耶就忍不住反过来问自己,姚安安真的完全无辜吗?她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跟杜沛霖之间的事情吗?就算她不知道,难道班上的同学没有告诉她的吗?不可能。姚安安或许为了要把自己摘出去,可以装作完全不知道,但她并不如何无辜。

    最起码,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一样,姚安安下车看了她一眼,脸色微变,但并没有停留,脚步反而快了几分,要赶着进到大厦里面去。

    只是这一个反应,梁若耶就笃定她肯定知道了杜沛霖退婚自己,然后跟她在一起的事情。如果她真的不知道,那这个急着离开的反应又怎么解释呢?

    梁若耶把心一横,脚步未动,叫住了姚安安,“姚安安。”她声音不大,但还是把附近的人都吸引了过来。自己老板的前女友和现女友,如今遇到一起了,怎么不让人兴奋呢?

    姚安安脚步微顿,转过身来打量了一眼梁若耶,像是不认识一样问她,“你是?”

    “我是梁若耶,你的老同学。”梁若耶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车子,“出去坐坐吧。”见姚安安要推辞,她补充道,“杜沛霖还要等会儿才出来,我们俩也有很久没有见过了,出去喝杯咖啡吧。”

    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邀请姚安安喝咖啡,一派光风霁月的模样,反而让姚安安面对那么多人不好推辞。

    她微微思考了一下,便答应了,“那行。我等会儿再来找他。”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梁若耶的车子面前。

    梁若耶把车子开到了附近一家咖啡馆,带着她走了进去,“这家店有几个招牌点心味道还挺好的。”

    她拿过单子正要点,姚安安连忙说道,“我减肥,喝白开水就行了,你要吃什么你自己点。”说完她又抱歉地笑了笑,“我真是羡慕你,一直都这么瘦。”

    梁若耶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受了这么多的磋磨,尤其是这段时间,能胖得起来才怪呢。

    她也没有强求,点了一杯红茶和一个招牌点心,就让服务生下去了。

    做完了这些,她才开口同姚安安寒暄,“你这都有多少年没有回来了?这地方好多都不熟悉了吧?”

    “是有几年了。”梁若耶语气平和,看上去并不像是要生气或者撕逼的样子,姚安安也慢慢放下心来。“我在国外呆了几年,这次回来,发现好多都变了。”

    “城市总是变化得很快的。”梁若耶随口说了一句,“你这次怎么想到要回来?”

    “国外,也就那个样子吧?呆腻了就换个地方呗,正好我有很多年没有回来了,这边也有很多同学。”她笑了笑,抬起头来看向梁若耶,“倒是你,更漂亮了,我刚才看到你都差点儿没有认出来。”

    多会说话啊。更漂亮了,意思就是她以前也很漂亮哦。然而梁若耶却是知道自己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跟“漂亮”两个字扯不上关系。她低头一笑,“别笑我了,在你面前,我哪儿还能称得上漂亮啊。”

    她如果真的有姚安安好看,那这么多年杜沛霖也不至于对着别人念念不忘了。

    算了。梁若耶有些自暴自弃地想,没意思。就算姚安安知道她跟杜沛霖之前在一起,是因为她,自己才没能嫁给杜沛霖,如今面色自然地跟自己寒暄不过是想推卸自己身上的责任,也没什么。

    原本就是她比不上人家,这才让杜沛霖十年都没能忘记姚安安。真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够好,不能让杜沛霖一直念兹在兹。

    况且,她现在就算把这些东西告诉了姚安安又能怎么样呢?她一句“不知道”就能把所有责任推卸完。更何况,这样的事情说出来,自己更难堪。

    梁若耶兴意阑珊地轻轻啜了一口咖啡,正打算该如何找个理由不着痕迹地跟姚安安告别,没想到咖啡店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

    她抬头一看,面无表情地想,哦,是杜沛霖。来得真快,他是多看低自己呀,原来她跟杜沛霖在一起这么多年,就是个背着他对付姚安安的形象?

    她这样隐忍的模样,反而让她的父母心里受不了。梁母走上来,轻轻将梁若耶的头捧起,按进了自己的胸膛里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三十七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2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3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4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