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八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都是女人,还都是普通女人,她对梁若耶的同情可要比对姚安安的羡慕多多了。只可惜,她的同情也不值钱,换不来人家想要的。

    女同学神色微冷,觉得姚安安这所谓的“人生赢家”的爱情,也就是拿来骗骗眼前这不知道内情的小姑娘了。当初姚安安在班上念情书的时候他们可都还记得呢,只不过如今长大了,知道打人不打脸,加上杜沛霖现在混得不错,他们不好再开口挖人家的旧伤。况且,挖出来对大家都没好处。

    姚安安说得不错,当初杜沛霖上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人的确是在一起过。是啊,那个时候杜沛霖读着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念的是人人都能看到前景的专业,人又高又帅,挽着手出去不知道羡煞多少人。更难得的是,还对她一直痴心不改。为什么不答应他?就是为了女人的虚荣心,姚安安也会答应的。

    唐诩在旁边听了一耳朵,越发觉得这地方不适合自己待。他借口上厕所,放下杯子走了出去。中式的酒席大抵如此,热热闹闹的,转眼就能唱出一台人间大戏。

    但是到底是不适合性情寡合的人的。

    唐诩小小年纪的时候就已经十分会掩饰自己了,就算不喜欢也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是老师家长同学眼中那个品学兼优、亲和开朗的资优生。然而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并不想这样。

    他的内心,寂静得仿佛只有一朵花在盛开,哪怕是一片花瓣落下,都能听见掉在地上的声音。只可惜,这么多年来无人慰藉,而他自己也早就习惯了。

    唐诩洗完手,正打算到走廊上吹吹风。离开席的时间还早,况且他吃不吃也没关系,反正跟老师已经把招呼打了,来这里最重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谁知道他刚一转身,就看到在外面等着他的姚安安。

    他们两人有几年没见了。姚安安出落得越发动人,即使是在光线不明朗的地方,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她好像一株带着毒液的花朵,咄咄逼人,耀眼夺目,明知道那有毒,却依然能引来无数人的觊觎。

    看到唐诩出来,她脸上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手上的钻戒在昏暗的室内好像星辰一样,绚丽夺目。“好久不见了。”

    “是。”他们两个刚才在里面连寒暄都没有过,反正人那么多,也注意不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陌生。

    别人注意不到,但是不代表当事人自己注意不到。姚安安看着唐诩,眼神中略有几分幽怨,“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怎么,怕我还跟着一起过来吗?”

    唐诩脸上八风不动,若无其事地说道,“当然不是。你如今佳婿在旁,哪儿能继续跟着我一起呢?”

    他一句话就把姚安安后面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她满腹心事,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唐诩堵了个结结实实,再也不好开口了。

    姚安安看了他片刻,越发觉得这人可气又可恨,然而即使再恨,也让她狠不下心来。

    他样样都好,整个人如同高岭之花一般,让人难以攀折。这些年褪去了少年时代的跳脱和浮躁,明明才二十几岁的人,却沉稳得好像经历过许多挫折一样。姚安安看着这个人,恨得牙痒痒。她这一生平顺,独独在唐诩身上折戟,想来真是不甘心。

    不等姚安安说话,唐诩拍了拍手,不咸不淡地说道,“我不过是个进实验室的,每天跟器材打交道,外面的红尘万丈根本不能带你一起领略,你跟我在一起,实在委屈了。”他挑了挑眉,“你跟杜沛霖,很般配。”

    他唇边含着几分笑容,神情平静,于他是在说一件事实,但是听在姚安安耳中,却觉得好像是在讽刺她一样。

    唐诩说完就不再停留,扯了两张纸,往前面走去。

    背后姚安安突然叫住他,“唐诩。”

    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有事?”

    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话,却瞬间让姚安安的情绪崩溃。

    她脸上的泪水“唰”一声掉了下来,满眼哀怨地看着唐诩,“你就不问问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你的心,当真这样硬。”

    “不用问就知道你过得很好。”唐诩神情平静地看着她,“锦衣华服,香车宝马,都是你曾经追求的,如今想要的都到手上了,怎么会过得不好?”

    他在自己跟姚安安之间竖起一面透明的玻璃墙,明明看上去两人隔得很近,但却是一道永远逾越不过去的鸿沟。

    怎么会好呢?姚安安想,哪个女孩儿不喜欢好看的衣服漂亮的首饰?就算得到了这些,又哪里能比得上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在身边呢?可是偏偏,这个人好像是用铁铸的一样,一丝一毫的缝隙都不肯留给她。

    或许是姚安安的泪水有了点儿作用,唐诩眼中多了几分悲悯,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杜沛霖如今是城中有名的青年才俊,励志典型,再不存在以前那样无法负担你昂贵开销的情况了。你现在的幸福,是从别人手中抢来的,应该好好珍惜。”

    说完这句话,他再不停留,直接转身离开了。

    去的,却不是那片嘈杂的酒席,而是径自向楼下走去。

    姚安安看着他的背影,泪水再一次决堤。

    这个人,总有办法让她的炫耀,她的小心机变成一场笑话。这么多年,她一直想靠近这个人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然而却始终没有作用。

    人人都以为他们两个是一对,但只有姚安安才明白,哪里是什么一对,只不过是她有心这样把舆论往这方面推罢了。他们两个曾经有段时间的确一起回家过,那会儿大家都默认,一起上学一起放学的男女同学是恋人关系,但其实那只不过是因为唐诩偶然间看到她被校内几个校霸女生欺负,给她解了次围,她又是个善于抓机会的,借着害怕,由此提出让唐诩送她回家。

    他是班长,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他帮忙,时间一长他也不太会拒绝别人。况且姚安安那回的确是有了麻烦,唐诩便送了她几次。

    那个时候他还不像现在这样讨厌她,因为之前校霸的欺负,把她当成了一个柔弱可欺的女孩子,也丝毫没有想其他的。就连后面学校里他们的绯闻满天飞,唐诩也因为要顾及着她这个校花的颜面,从来没有当着外人开口否认过。

    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或许她还能在唐诩心上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但是,就算发生了又能说明什么呢?难道要她看着唐诩在自己身边,而无动于衷吗?

    她也有执念。她的执念就是唐诩啊。

    姚安安将脸上的泪水小心地擦掉,又跑到洗手间补了下妆,等到自己看上去没有异样了,她才转身朝着席间走去。

    甚至,还下意识地,把手指上的那枚钻戒,专门转正了,正好对准每一个看她的人。

    姚安安走到席间,又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旁边的杜沛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几眼,姚安安也察觉到了,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他碗里,笑道,“怎么?看傻了?”神情自若,完全让人看不出来她刚才才哭过。

    杜沛霖抿唇笑了笑,那笑容有些勉强,奈何姚安安的注意力已经被旁边的女同学吸引了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到。

    他垂眸看着碗里的那筷子菜,十分没有胃口。

    吃完饭,杜沛霖并没有跟着班上同学一起去唱歌,而是借口要去公司,一个人离开了。走之前,姚安安还专门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理了理衬衣的领子,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开车小心点儿。”自然又换来一群人的起哄,笑她这么早就进入了角色,笑他们感情这么好这么让人羡慕。

    杜沛霖也配合着笑了笑,转身上了车,开车的方向却不是公司,而是一家很僻静小巷的咖啡馆。

    他找了个视野很好的靠窗位置坐了下来,在他续杯第三次的时候,他等待的人终于姗姗来迟了。

    唐诩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先是点了单,然后不甚诚心、却用让人无懈可击的态度对他说道,“抱歉,有点儿事情,来晚了。”

    杜沛霖大度地表示没事,“是我叨扰了,不该这么急急忙忙地把你叫过来。”

    唐诩微微一笑,“我猜到你会叫我。”他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你在洗手间那里看到了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只是,”他微微一笑,“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杜总现在日进斗金,却依然如此沉不住气,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老话,叫关心则乱?”

    杜沛霖见已经被他看穿了,索性也就不跟他绕圈子了,开口说道,“是,想必你对我找你问什么也很清楚了是吧?”

    “对。”唐诩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承认,“我是跟姚安安在一起过。”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3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4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5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