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姚安安被她这这样一堵,心情立刻就不好了起来。她性格骄纵,平常跟她接触到都是些男人,男人们看在她那张脸的份儿上,从来都要担待一些。像这样直接上来打脸的,还是少。

    她微微一顿,十分不爽地说道,“别管我将来如何,我好歹也好看过几年,不像有些人,从头到脚都没有好看过。梁若耶,反正我是不太明白你们这些长相一般的姑娘们的想法的,不知道你们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生只喜欢漂亮姑娘是个什么心理。不过我想,应该很难过吧?应该恨自己父母没有生给你们一张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脸吧?这也正常,人都是喜欢好看的事物的,你不管是跟杜沛霖在一起还是跟唐诩结婚,不都是贪恋他们长相好看吗?你自己都还喜欢帅哥,为什么就不能让人家喜欢漂亮姑娘呢?”

    梁若耶觉得,自己跟姚安安这样的人,可能真的有些合不来。她说了那么多,这人还是一点儿没有听进去,有种夏虫不可语冰的感觉下。她不想跟姚安安继续废话了,十分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你今天专门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吗?如果是,那我们两个的确没什么好谈的。”

    当然不是了。姚安安在电话那头轻轻一笑,说道,“唐诩那个心上人,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多少也能猜出点儿来头来。我好心好意打电话提醒你,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人心。”

    好心好意?也真亏她脸皮厚能说得出这句话来,姚安安对梁若耶,什么时候“好心好意”过了?不管是她当初横刀夺爱,还是上次在聚餐时候的咄咄逼人,又或者是现在她跟自己打电话,无论是哪一次,都称不上是“好心好意”。这次更是如此,就差没有把幸灾乐祸直接放在嘴上说了。

    梁若耶懒得纠正她,继续听姚安安说话,“唐诩一直都有个喜欢的人,这事情你也知道。他喜欢这个人,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要有好多年了。”姚安安会知道这件事情,梁若耶丝毫不感到意外。当初姚安安喜欢唐诩,是个瞎子都看得出来。喜欢一个人,自然就关注有关于他的一切,唐诩有心上人,姚安安知道也不奇怪。

    “他对这个人可保护了,这么多年来一声不吭,哪怕是我跟他谈恋爱的时候,想方设法旁敲侧击,他也没有松过口,透出个一星半点儿的风声。”姚安安原本是想渲染唐诩对这个“心上人”的爱护程度,好激起梁若耶的嫉妒来,没想到她的注意力却完全在另外的事情上面。

    梁若耶下意识地问她,“你跟他谈恋爱的时候?你们俩什么时候谈的恋爱?”

    她这样一问,姚安安就立刻反应过来了。原来唐诩没有把以前的感情经历告诉她啊。也是,谁会把自己的感情经历告诉一个本来就不放在心上的人呢?虽然她早就猜到唐诩跟梁若耶结婚不是出于感情,然而听见梁若耶亲口承认她如此不了解唐诩,姚安安还是高兴了起来。

    她就知道,唐诩连她都看不上,又怎么会看上梁若耶呢?梁若耶怕是还在沾沾自喜吧,觉得捡到了唐诩这样一个宝。却不知道,她手上的这块宝,也是自己以前用过的。

    要不怎么说梁若耶可怜呢?连姚安安都觉得她可怜了。第一次结婚,对象是自己看不上的;第二次恋爱,对象又是自己曾经的男友。换成她是梁若耶,恐怕知道了后面这个消息,一辈子都对男人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不过,可怜固然可怜,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姚安安笑了笑,说道,“对呀,我们是谈过恋爱,刚上大学那会儿。”她为了故意恶心梁若耶,把自己跟唐诩的关系说得格外不一样,“说起来,我跟他还是初恋呢。”

    电话那头,梁若耶握住电话的手果然下意识地一紧,随即她慢慢开口道,“是啊,初恋。既然当初那么与众不同,为什么你们两个没有继续在一起呢?”姚安安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她将了一军,微微一滞,正要说话,梁若耶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慢悠悠地说道,“唐诩当初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边儿也放着那个初恋吧?这样一想,你跟我也没什么区别嘛。你的优越感,从哪儿来的?”

    姚安安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感觉到梁若耶这个人的牙尖嘴利来。她平常看着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噎起人来如此狠辣呢?她轻轻咬了咬下唇,承认,“是,唐诩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也装着他那个心上人,我跟你从本质上来讲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就在于,我早已经逃离那个火坑,你却依然一头扎了进去。”

    火坑?梁若耶来不及细想,姚安安洋洋得意的话又从电话听筒那边传了过来,“你想想,唐诩这个心上人,要是他能告白的话,以唐诩的性格,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告白?既不跟人说,还捂得严严实实,生怕别人知道了一样。你说,要是正常的喜欢,为什么要这样做?”

    唐诩那个“心上人”的事情,梁若耶没有深究过。那到底是人家的*,以她和唐诩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来看,并不适合去过于地探究。更何况,问出来了又有什么意思呢?她本来就被关心,况且,她跟唐诩都是有过去的人,心上人什么的,问出来了除了徒增间隙之外,再没有其他用处了。

    但是今天听姚安安这样一说,梁若耶反而觉察出一些不对来了。

    是啊,唐诩的那个心上人,有什么好藏着捂着的呢?他为什么从来不跟人说起?那个心上人,好像是突然冒出的一个人一样,之前没有来由,往后也没有什么后续。如果不是唐诩自己亲口说的,并且没什么隐瞒的必要,梁若耶几乎要以为唐诩编了个假人出来了。

    他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理由。然而理由是什么?有什么理由是既不能跟对方讲,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呢?好像他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个不适合宣之于口的人。

    什么样的人,不适合宣之于口?普通的人,普通的感情,会那么忌讳让别人听见吗?

    梁若耶觉得,她隐约知道姚安安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果然,姚安安在那边说道,“唐诩不说,不让别人知道,也不让对方知道,那只有一个原因了。就是他这段感情,根本不适合让别人知道。什么样的感情不适合让别人知道呢?那就只有不是正常感情的,不适合让别人知道啊。唐诩一个大好青年,他有什么不能说的?那就只有这个对象了。要么是说出来会给对方惹来麻烦,要么是他们这段感情本身就不容于世俗,更大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是他喜欢的那个人跟他有什么血缘关系呢?还是他喜欢的是个男——”

    “你什么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这样恶意地揣测别人?”不等姚安安说完,梁若耶就打断了她的话。她本意是不想让姚安安这样污蔑唐诩,然而听到姚安安耳朵里,却又成了她心虚,她害怕听见事情真相的样子。

    越是梁若耶害怕的,姚安安越是高兴。她被打断了话,非但没有不开心,反而十分高兴,“梁若耶,你自己也知道吧?这么明显了,要是还猜不出来,那你就是傻子了。唐诩要么喜欢男人,要么喜欢的人是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只有这两种,才能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年他一直把人捂得那么严实。更或者,根本就兼而有之。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足够恶心了吧?你想想,你晚上身边睡的是个男同,哦,他没告诉你,这叫不叫骗婚?”

    姚安安的声音里听上去充满了同情,“哦,看来你还真是可怜啊,不是被人退婚就是被人骗婚,你要不要找个大仙看看,也好让你转转运啊。”

    姚安安的声音里充满了幸灾乐祸,连电话线都抑制不住她了。梁若耶到了现在,总算是彻底明白过来姚安安给她打电话是干什么了。

    她自己过得不如意,非要把别人拉着一起,让别人也过得不如意。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梁若耶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说姚安安这人真的是太闲了。

    她并没有姚安安臆想中的暴跳如雷或者伤心欲绝,没能欣赏到她挣扎的姚安安非常失望,“怎么?你不信?”

    “当然不信,你空口白牙这样说,难道我就要相信吗?”梁若耶声音很平静,听上去是丝毫不信的。然而其实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儿相信的,要不然,实在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唐诩一直不肯开口提这个人,像是怕那人的身份都被人知道了一样。

    不过输人不输阵,就算她有点儿信,那也不能告诉姚安安。她是不会让姚安安如愿的。

    “更何况,”她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审视,“话是你说出来的,我就更不会相信了。”

    姚安安是什么人?看见她过得不好就开心的人,她为什么要去信一个姚安安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满口鬼话,而不信一直在她身边帮助她的唐诩?

    姚安安仿佛已经接受了她的不信,有些悻悻地说道,“行吧,你不信就不信好了。”她笑了笑,尖酸又刻薄,“反正你现在也跟唐诩结婚了,信与不信也都是那么一回事情。希望你的自欺欺人,能让你的婚姻走得长久一点儿。”

    梁若耶脑中有一丝光飞快地闪过,她想起刚才姚安安跟自己说的,她曾经跟唐诩谈过恋爱的事情,又想起她这个电话一开始,好像就是冲着唐诩来的梁若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被她以为错了。

    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问姚安安,“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唐诩?”这关心,实在不像是旧情人间的关心。如果她跟自己想的那样,还是介意杜沛霖因为自己才跟她分了手,那她为什么不去找杜沛霖而是要当着自己说唐诩?姚安安以前是喜欢过唐诩的,她的喜欢,真的就到那段感情说“分手”为止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之前说起那段感情,她的语气当中还会有不能抑制的兴奋呢?

    梁若耶感觉,好像她一开始就想错了。

    所幸姚安安不负所望,果然兴高采烈地回答道,“因为我喜欢唐诩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喜欢他。梁若耶你没有想到吧,你前男友跟我有关系,后面的丈夫跟我也有关系。你的每一个伴侣都跟我谈过恋爱,我都是他们的初恋。”隔着电话仿佛都能看看到她脸上的洋洋自得,“你,拿的不过是我不要的人罢了。”

    “不要吗?”梁若耶几乎不用思考,少见的尖锐话语就已经冲口而出,“杜沛霖是跟我订婚在前,后面才轮到你;唐诩跟你不过是谈了场恋爱,和他结婚的人却是我。就算他心里有人,那又有什么关系?最终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不是那个什么心上人,更不是你。你口口声声觉得我可怜,我却觉得你可怜。不管是杜沛霖和唐诩,他们没有哪一个人跟你在一起了。至于‘不要’之类的,是不是这样,我俩彼此都清楚,你要是觉得这样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你就这样想吧,反正想想又不能改变事情的真相。”

    刚开始的时候梁若耶还有些生气,说到最后她的心情已经奇异地平复了下来。

    是啊,倘若事情跟姚安安说的那样,她又何必今天来急得跳脚?她应该像上次面对杜沛霖那样,云淡风轻地稳坐钓鱼台,看着自己,看着杜沛霖,为她争吵为她落泪。那才是她稳操胜券的表现,如今找她来说这样说那样,无非是因为,她没有得到罢了。

    梁若耶虽然十分不屑姚安安这种把征服男人当筹码当胜利的行为,但是真的被她激起了性子,也不得不拿这样去打击她。因为击垮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拥有或者毁掉她最在意的。姚安安最在意的不就是她能在男人中无往不利吗?那就告诉她,事情并非如此好了。

    她非但没能输给一个她的价值观中所承认的优秀女性,反而输给了一个自己这样,她始终看不起的人,那不是对她的打击更重了一重吗?

    不过梁若耶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得到姚安安的赞同,能让她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不如对方。

    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人。

    在大多数人眼中,梁若耶从来都是一个性格绵软的人,看上去十分好欺负。但是绝大部分都忘记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何况是姚安安这种上门打脸的行为。

    她不知道梁若耶是不是真的不在乎自己曾经跟唐诩也有关系,不过就算是不在乎,难道她也能不在乎唐诩是**的事实吗?大家都是成年人,都不是三岁小孩儿,难道还能靠几句话就把事情给瞒过去吗?反正不管怎么说,她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姚安安轻哼了一声,毫不留情地对梁若耶说道,“你要觉得是这样就是这样吧。可笑有些人还沉浸在所谓的好姻缘当中不肯自拔,真是可怜。想必这辈子也没能体会到别人对你的爱。”她说完,并不给梁若耶反击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梁若耶看着那个已经暗下去的电话屏幕,有些后悔没能直接跟姚安安见面谈,假如她现在在自己面前,她真的很想一杯水冲她泼上去。

    她坐下来,这会儿刚才一直不停地脑子才有空去想之前姚安安跟她说的话。

    她真的跟唐诩在一起过吗?她跟唐诩在一起过,那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的呢?唐诩那个心上人,会是姚安安吗?

    这话应该不是姚安安编的瞎话,这种一验证就能拆穿的话她没有必要编。那唐诩,就是真的跟姚安安在一起过了?

    虽然自己跟他不是真的夫妻,两个人之间也没有除了同学朋友更多的情谊,但是假如他前女友是姚安安的话,自己还是有点儿介意吧?

    她也不是没有人喜欢,为什么总要沾上跟姚安安相关的男人呢?搞得好像,她真的很凄惨一样。

    梁若耶看着手机,实在犹豫要不要去跟唐诩证实一下这件事情。

    还有,他既然跟姚安安谈过恋爱,为什么当初不告诉自己?这种事情,稍微一想就能明白自己很在意的吧?虽说自己从来没有问过,但是他起码应该主动说一下啊。她那么在意姚安安,说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梁若耶恹恹地抱住自己的双腿,感觉一时间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好像是被人骗了一道一样。可是明明,她都对唐诩那么坦诚了。

    就跟上次一样,她对对方坦诚,对方却对她并不一样。虽然只是朋友关系,但是付出不对等,她也有些介意的。

    真的有点儿介意。

    姚安安挂上电话,冲着暗下来的屏幕冷笑了一声,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还是沸腾不止。她怎么就能让梁若耶这样的人指着鼻子骂呢?她是什么东西,敢这样来骂自己?梁若耶,不过是个长得不好看,没有男人喜欢的女人罢了。

    这世界上,有些女人,一辈子得不到别人的感情,一辈子就不配得到别人的喜欢。天生差了点儿,还要喜欢什么呢?那不是膈应人吗?

    也是唐诩,可能是要人帮他隐瞒性取向的事情,所以选中了梁若耶。

    是啊,还有谁能比梁若耶更好糊弄了呢?她长相一般,看上去也不是什么聪明的人,总是一副胆小的模样,就算将来真的知道了唐诩的秘密,她也不会往外说的吧?偏偏这样的人,正好是传统意义上条件不错的人:家世清白,学历高工作好,带出去有面子。纵然长相一般,但是人人都要称她一声“贤惠”,这样的人,无论怎么看,都是合适的同妻人选。

    尤其是经历过杜沛霖那件事情,完全可以看出来,梁若耶是个被人抛弃也不会吭声的人。她天生缺乏了几分烈性和几分性格,做不来那种反抗的事情。

    这样的人,对唐诩来讲,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一想到这一点,刚才还觉得生气非常的姚安安此刻奇异般地不生气了。她唇边反而还带了几分浅淡的笑意,仿佛十分愉悦。

    有些人啊,天生就不配得到幸福。凭什么她能有幸福呢?凭什么她就能比自己过得好呢?她不配!

    唐诩选中了她当自己妻子,那又怎么样?难道当他的妻子,唐诩心中的那个人就不存在了吗?对姚安安来讲,要嫁人,就要嫁给一个长相身高才华家世无一不好的人,她姚安安完全配得上。至于像梁若耶这样的,就只能找个各种另有隐情的,过完这一生了。

    看吧,唐诩连他曾经的感情经历都不肯跟梁若耶透露一下,哪怕是结了婚,梁若耶对他的过去也丝毫不了解。

    姚安安着实有点儿遗憾,没能亲眼见证梁若耶难受时候的那副样子。不知道她知道自己嫁给一个**,又知道他跟自己最讨厌的人在一起过,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呢?

    只要一想到梁若耶脸上会出现的那种伤心欲绝的表情,姚安安就觉得开心。

    她想了想,觉得这开心不能一个人独享,必须要跟人分享一下,打开通讯录,找到唐诩的电话,给他打了过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五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2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3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4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5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