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第十五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尽管梁若耶很清楚地知道,杜沛霖回到学校复读,未必就是因为她的那封信,然而她心中还是感到一阵隐秘的愉悦。

    她跟杜沛霖之间,终于有了一点儿属于他们独有的东西。

    况且,杜沛霖复读,也不是完全跟她那封信没有关系吧?

    在杜沛霖复读的那一年当中,他们两个总是时不时地通信,他的回信总是很快,有的时候虽然不长,但很及时。在信里面,梁若耶渐渐发现,他并不是像外表看上去的那样沉默寡言。他跟这个年纪的男生一样,喜欢贫,喜欢开玩笑,只是因为以前没人关心,所以大家并不知道。

    梁若耶感觉,信上的杜沛霖,比以前走得跟她更亲近了。

    杜沛霖的高四生涯很快便在他们的互相通信当中飞走了,他高考发挥得不错,去了北方的一所大学。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那会儿,他们两人的通信频率还算不错,但是后来越来越低。梁若耶知道,她陪着杜沛霖走了一段人生当中比较艰难的路,如今也到了她退下的时候了。

    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真正到来,梁若耶还是感到十分的不习惯。心里失落是有的,她也知道,自己只是作为一个符号在存在,真要放到现实里面,杜沛霖未必愿意接触她。然而即使是心中清楚,她还是忍不住要自欺欺人一下,想着,也许是他才上大学忙得很,没空跟她说话,也有可能是他才开始还不适应,就把她暂时忘记了。

    但是无论她多擅长自我欺骗,梁若耶心底都无比清楚,她作为杜沛霖情感的寄托,已经失去了作用。

    当一个寄托失去作用,要么是他另外有了新的寄托,要么是他已经不需要任何寄托了。从杜沛霖的性格上来讲,梁若耶知道,他应该是前者。

    过年去老师家拜年,她带着东西上去的时候,在那里看到了挽着杜沛霖手臂的姚安安。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杜沛霖没有了往日的阴郁,姚安安也变得清新可人起来,当真是如金童玉女一般的登对。那一日早上的荒唐和戳心,好像都被大家遗忘了。那些嘲笑杜沛霖的人,如今在他名校学生的光环下面,曾经的恶意都演变成了一句“年轻不懂事”。

    过往的那些恩怨,都被这样一句话轻轻放下。梁若耶不知道杜沛霖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对她自己来讲,她只觉得心疼。

    心疼杜沛霖不得不低下头,心疼他不得不屈就。

    梁若耶站在阳台上看着班上的同学们,觉得周身的热闹都跟自己无关,那都是别人的事情。自从杜沛霖没有再回她的信息之后,她就知道他有了女朋友了。但是她没有想到,他的女朋友,竟然是姚安安。

    听同学们说,他们两个是在一次同学聚会当中见面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在一起了。梁若耶原本以为,杜沛霖对姚安安只是年少时候对美得盲目崇拜,现在看来,他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她。

    如果不是刻骨铭心,想来也不会将曾经她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就这样放下。

    爱到深处从来无怨尤。她是如此,杜沛霖同样是如此。

    ……

    梁若耶被关在公安局审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大概是看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那边才放了她。

    走出公安局大门,外面的阳光竟然有些晃眼。梁若耶适应了好一会儿才习惯,走到了路边,打算打车去医院。

    她跟杜沛霖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她的车子因为出了车祸,已经不能开了,梁若耶等了好一会儿才招来一辆车。大概是因为太累了,她上车之后就睡了过去。梦中也不能消停,迷迷糊糊之间,总能看到杜沛霖满身是血地问她,“你真的这么恨我吗?你真的恨不得我死吗?”虽然她心里知道杜沛霖已经没事了,但是被他这样问着,身上还是止不住冷汗。

    “姑娘,到了。”前面司机的声音把她从噩梦当中叫醒了,梁若耶猛地睁开眼睛,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低头拿钱给他。

    就是拿钱的间隙当中,那个司机师傅跟她聊天,“你刚才休息这么一下,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梁若耶抬起头,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己的脸,依然苍白,毫无血色。司机师傅既然在说她脸色好多了,那不知道刚才她的脸色会差成什么样子。

    她笑了笑,没有做声,把钱递了过去,等对方把钱找给她之后,她才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梁若耶进了医院直奔杜沛霖的病房,走到他病房门口,她原本想敲门的,然而却又突然停下了。

    因为她发现,她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十年感情一朝挥断,如今到头了,就剩下几句话。想想,也真是可悲。

    但是原本,她就是这样一个,可悲的人啊。

    梁若耶停了半晌,最终抬起手,敲了敲门。

    半晌之后,里面传来杜沛霖淡淡的声音,“请进。”

    梁若耶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杜沛霖正在翻一份文件,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去,发现是梁若耶,放在她身上的目光有片刻的凝滞,过了会儿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指了指面前的凳子,淡淡说道,“坐吧。”

    梁若耶坐下来,“你……好些了没有?”

    “好些了。”他随口答到,听上去并不真心,“警察没把你怎样吗?”

    听到他这样问,梁若耶笑了一声,有些讽刺地反问他,“你是希望警察把我怎样呢?”

    杜沛霖敛了眉,低头说道,“没有,我并没有这样希望。”他将那份文件收起来,“这到底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外人介入了不好。”

    “你既然过来了,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梁若耶点点头,“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你先说吧。”

    杜沛霖也不推辞,开口道,“这次的事情,不是意外吧?你是存心想要杀了我。”他笑了一声,微微有些讽刺,“你居然想杀了我……我曾经以为,这世界上,除了我奶奶之外,就只剩下你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有一天,想要杀了我。”

    梁若耶默默地想,她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会恨杜沛霖恨不得杀了他。但是,她觉得,就算是真的杀了他,她应该也不会后悔。

    他伤害自己到了那地步,她就是杀了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也罢。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算了。”杜沛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她说道,“我曾经认为是我负了你,为此自责不已。现在,我们两个人应该两清了吧。从今往后,我们之间再无关系。我拿命换你的这段感情,我觉得这个筹码不算轻。”

    “那一半的股份我照样给你,你要卖了也好,收来自己用也好,都随便你。总之我俩没关系了。”

    他这样恨不得赶紧离开自己,让自己走得远远的,实在是让人心寒。只是,梁若耶的心早已经坠入冰窟,此刻的心寒,根本称不上什么。

    她静静听杜沛霖说完,点了点头,“我来找你,也是想说这些话的,只是你先说了。”谁先说出来,意义大不同。既然他避自己如蛇蝎,那又何必再要死死地缠绕着他呢?在跟杜沛霖的感情当中,她已经没有了自尊,难道要她最后一点儿底线都放弃吗?

    杜沛霖听她这样讲,有些怔忪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梁若耶继续说道,“如你所言,从今往后,我们再无关系。这次我说的是真的,往后我不会再主动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不用担心我继续纠缠你,让你没办法跟姚安安一起好好生活。那股份我不要了,反正程序也没走完,你拿回去吧。就像你说的那样,你用这条命还我的感情,已经不欠我什么了。”

    她站起身来,静静地注视着杜沛霖,目光柔和而仁慈,那是这些年来她时常看他的模样,“可能要跟你奶奶说声抱歉了,我没有办法照顾你,因为我连我自己都照顾不了。但愿,你如今能跟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在一起,她能好好照顾你。”她的脸庞有泪水掉下来,“不过,想来你跟她之间,应该是你照顾她比较多。”

    “你求仁得仁,心愿得偿,从今往后,愿你福寿安康。”反正,我不会再主动见你,想必也你也不会主动来找我。

    她说完,最后看了杜沛霖一眼,那张脸啊,那么好看,她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可是从今往后,她再也不能这样好好看他了。

    他不给自己这个机会,她也没有这个资格了。

    梁若耶看完之后转身就走,再不留恋。

    留恋什么?昨日已死,留恋也没有任何作用。

    梁若耶打开门,正好碰到姚安安,她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抬腿走了。

    这里的人和事,她都要一起,彻底埋葬。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2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3华胥引(唐七公子) 4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5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