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姚安安电话打过去,然而还没响就被人挂断了。。。她以为是信号的问题,又一连试了三次,依然还是一样的结果。姚安安这下确定,是唐诩故意把电话按掉的。她不服气,再打,然而再打过去,就已经是不在服务区了——唐诩把她拉黑了。

    姚安安万万想不到唐诩居然会这样做,她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心上的,还没有人这样对她过。

    姚安安气不过,顺手将电话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那个新款的苹果手机,砸在墙壁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瞬间便分崩离析。

    唐诩觉得,梁若耶这两天有点儿不对劲儿。她跟自己,好像一下话就少了,还有意无意地避开他的目光,不与他接触。

    唐诩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发现并没有对梁若耶做过什么过激的事情,一切都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非常不容易发现。难道,他的计策失效了?梁若耶还是发现了?

    唐诩觉得不是这样的,那天梁若耶从他家出去都还是好好的,后面几天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难道是,从他家出去之后,梁若耶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的事情?

    他觉得应该是这样,但究竟是什么事情,他要弄明白。不过在这之前,他要先跟梁若耶把话搭上。要不然,他哪儿来的契机去了解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办公室里同事很多,唐诩知道梁若耶的性格,不喜欢高调,直到现在都还没能接受他们两个结婚的事实。他拿出手机来给梁若耶发了一条微:中午我们去吃中餐吧,今天不在学校里面吃。

    片刻之后,她回了过来:我今天中午约了两个女老师一起去吃食堂,就不跟你一起了。

    语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平和,如果不是这几天她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唐诩肯定想不到梁若耶心里藏着事情。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回了一句:那你好好吃饭。

    然后梁若耶那边,再无回应了。

    明明两个人坐对桌,中间只隔了两台电脑,然而现在,他们却好像是楚河汉界一样分明。梁若耶再一次把她内心的那道防线筑了起来,让唐诩不得其门。

    他感觉,自己努力了那么久,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当初。

    唐诩下午没课,但是他也没走。他把这段时间发生的每一个细节翻来覆去地在脑中想了一遍,实在没有发现能让梁若耶重新退回那个壳子里面的事情啊。难道不是因为感情上的问题吗?问题不是出在他这边,而是出在杜沛霖那边?

    不不不,如果是杜沛霖,梁若耶不会今天还坐在他面前,她不是个在感情上面拖泥带水的人,一旦真的还能接受杜沛霖,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他对梁若耶,这点儿信心还是有的。

    然而,假如不是杜沛霖,那又是什么?是什么让梁若耶如此不自在?

    对了!那天姚安安给自己打过电话!

    那会儿唐诩嫌烦,没有接,后来干脆拉黑不理了,难道是跟姚安安那个电话有关吗?姚安安想说什么?她是不是在跟自己打电话之前,还给梁若耶打过电话?

    一想到这个可能,唐诩心中就明白了大半。倘若真的是这样,那姚安安,究竟跟梁若耶说了什么?

    是自己喜欢梁若耶的事情?不,肯定不是这个。且不说这件事情只有自己和杜沛霖知道,杜沛霖不会蠢到要把这事情告诉姚安安,单从姚安安的个性来讲,她如果知道自己一直喜欢的人是梁若耶之后,反应肯定不会这样简单。她的反应一定会激烈很多,哪里还是几个电话就能算得了了的。

    那是什么?

    除了这件事情,他好像没有其他什么的不能让梁若耶知道了啊。

    唐诩一下午都心神不宁,连旁边的老师都看出来,“唐老师家里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是人不舒服啊?”

    “啊?”唐诩诧异地抬起头,看向过来接水的那个老师。

    那个老师笑着说道,“我看你今天下午整个人都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怎么?是又想到什么新观点了?”

    正好梁若耶进来,唐诩目光一触到她,她就低下头避开。唐诩心说:看吧看吧,又来了。嘴上却是丝毫不耽搁,冲那个老师抱歉地笑了笑,“我有点儿不舒服,可能是这几天做项目太累了。”

    “要好好休息啊,年纪轻轻的”那个老师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又跟其他老师展开了一场关于健康和运动的交谈。

    在这群老师们的谈话中,有两个人格外安静。唐诩正想着怎么跟梁若耶说话,梁若耶正想着该怎么避开他。

    唐诩看了一眼对面快把自己的脑袋装进电脑里面的梁若耶,给她发了条微信:今天晚上去我家吧,我有点儿感冒了,想喝点儿粥。

    过了片刻,他手机响了。梁若耶回了一个“好”。

    见她答应,唐诩才轻轻舒出一口气来。他就知道啊,梁若耶心软,自己装病,还是有点儿用的。况且,梁若耶现在,应该也很想跟自己谈谈吧?

    下了班,唐诩照例把车子开了出来。上了车,梁若耶问他,“你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唐诩侧头看了一眼她,她还是目光盯着面前的路,一声不吭。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边开车边问她,“若耶,你这段时间,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躲?”梁若耶脸上出现显而易见的慌乱,大概是没有想到唐诩居然来得这么直白,她慌里慌张地说道,“躲什么啊,没有躲啊,没躲没躲”

    “那你算过你拒绝过我几次了吗?”唐诩偏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默然不语,自顾自地答道,“算上今天中午,你已经拒绝过我四次了。为什么?”

    梁若耶就笑了,“不是吧唐诩,你一个大男人,还在计较这些啊”

    “不是我计较。而是我想告诉你,你确确实实在躲着我。”不等她说完,唐诩就打断了她的话,“为什么?你总要给我个理由吧?”

    梁若耶当然知道是事实,她的确是在躲着唐诩。不想承认就是因为不知道该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总不可能告诉他,因为你跟姚安安谈过恋爱我介意吧?这这算什么理由?唐诩也太冤了吧?

    况且,唐诩跟姚安安谈恋爱的事情,是她自己没有问的,唐诩就算是有心要隐瞒,那也怪她自己没有多想一想啊。算来算去,责任在她,不在唐诩。这理由说出来,也不成理由,说出来,不过是惹人笑谈罢了。

    但是她就是很在意唐诩跟姚安安谈过恋爱啊。

    她不想自己的婚姻和感情,都跟姚安安扯上关系。姚安安是谁?凭什么自己要一直活在她的阴影之下?梁若耶心里就是有个疙瘩,理不顺解不开。她都已经尽量避免跟姚安安扯上关系了,为什么那么巧,刚好唐诩就跟她谈过恋爱呢?

    唐诩说完,一直没有说话,仿佛是在等着她回答一样。梁若耶知道今天下午不容易糊弄过去,唐诩摆明了是要问个所以然出来的,况且这样一直逃避着也不是办法,她想了想,问他,“你以前是不是,跟姚安安谈过恋爱?”

    哦,唐诩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吗?

    果然啊,还是他疏忽了。

    他也不避讳,点头承认了,“是的,我曾经,是跟姚安安谈过恋爱。刚上大学的时候,时间不长,因为发现自己实在没办法喜欢上她,又了解了她的部分性格之后觉得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不想耽搁她,所以分开了。”

    没有办法喜欢上她吗?“既然没有办法喜欢上她,那为什么当初要跟她在一起呢?”梁若耶打量了唐诩一眼,觉得眼睛鼻子有点儿酸。她在心里默默地想,如果真的是没有办法喜欢上她,那为什么还在一起呢?说明,其实也不像他说的那样,他对姚安安,也不是半点儿感情都没有嘛,应该,还是有点儿好感的。要不然唐诩也不会跟姚安安在一起啊。

    察觉到她的目光,唐诩反而笑了笑,“你应该记得吧,我跟你说过我有喜欢的人。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跟她一生无望,又不像继续耽溺在同一段感情当中,就想换个方向试试,万一能走得出来,对我自己也是好事一桩。就算最后没有办法跟那个姑娘产生爱情,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和我平平静静地走完这一生。”

    梁若耶点了点头,她知道唐诩的性格的,感情在他生命当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他的人生更多的是学术和其他东西。如果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找个合得来的度过一生,也是一种方式。这世界上,原本能和爱情结婚的人就不多。

    这样说固然显得十分理智,对于那些喜欢唐诩的姑娘来讲有些不近人情,然而却是最实在的。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算了,既不用浪费双方感情,还对彼此都负了责任。只是,到底有些理智得过了头了。

    “我虽然知道自己不喜欢姚安安或者其他那些姑娘,但是也在努力做一个称职的男朋友。但是后来发现,这本身就是不怎么现实的。”唐诩续道,“其他姑娘放下不谈,就说姚安安吧。她喜欢我我知道,但我不能给予她同样的感情,我只能想尽办法从其他地方来弥补,努力让我自己能够对她产生感情,就算不是爱情,我觉得也不妨碍我跟她继续相处下去。但是,”他摇了摇头,“我发现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对姚安安和平相处。她的有些行为,是我无法忍受的。”

    “我跟她分开之后,做了个总结。”梁若耶转头看了他一眼,还做总结,他是以为谈恋爱跟他做研究一样吗?沉浸在自己思绪当中的唐诩并没有发现她朝自己看来,自顾自地说道,“我认为,之所以这段感情会失败,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因为我跟姚安安感情付出不对等。她喜欢我我不喜欢她,另一个人自然会患得患失。一个就是我跟她性格合不来,她的很多行为我没有办法接受,我的很多行为她也没有办法理解,所以我们没有办法产生感情。在后面一段感情当中,我故意避免了这样的人,选择了一个跟我兴趣爱好很相似而且不喜欢我的姑娘——”

    “等等。”梁若耶忍无可忍,打断他的话,“一个不喜欢你的姑娘,不管跟你兴趣爱好再相似,也没有办法跟你谈恋爱啊。”你不喜欢她,她不喜欢你,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在一起?

    这是谈恋爱,不是结婚。如果是结婚,倒还有可能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结合。但是谈恋爱嘛,难道不是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不在一起了吗?

    “可是我们在一起了。”唐诩转过头来看向她,眼神中居然还有几分诧异,仿佛是在诧异为什么梁若耶会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当然最后还是以分手告终,但我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

    当然。梁若耶默默地想,你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没有办法成为恋人。

    “第三次么,我发现这样不行,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的姑娘,并不能跟我成为恋人。于是我找了一个跟我爱好差不多但喜欢我的姑娘。但是这一次,我们依然分开了。”唐诩脸上出现几分懊恼,他转过头来对梁若耶说道,“我总共三段恋情,这是唯一一段我觉得我很对不起对方的。因为爱好相同,我跟她相处的过程当中很愉快,我也努力在扮演一个好男友,尽可能地陪在她身边。但是后来我们还是分开了。”

    梁若耶毫不意外,“她提的?”

    唐诩点点头,“她说,感情在一起,不是努力就可以了。我越是努力对她好,她就越难过。”

    梁若耶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倘若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自然是时时刻刻把她放在心尖上的,哪里需要努力去对她好呢?既然在努力,那就说明不够喜欢了。

    “那是个很聪明的姑娘,发现跟我不合适就立刻止损,我们后面相处得也还不错。”唐诩说完,轻轻舒了口气,转头看向梁若耶,“我这样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跟杜沛霖是一样的人?”

    杜沛霖?梁若耶稍微一想便明白他在说什么。杜沛霖当时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还装着姚安安,唐诩跟那几个姑娘在一起时,心里一样装着他那个心上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好像也没有说错。

    唐诩低下头来,有些酸涩地笑了一下。他就知道,一旦跟梁若耶坦白,会把她推得更远。但是他认为,他自己跟杜沛霖,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自从跟第三个女朋友分开之后,我就发现我的确不适合谈恋爱。不管有没有内心那个人,我都不适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够喜欢,爱情在我这里占得比重很小,我没有办法像有些男人那样,成天把女朋友挂在心上。但如果你说我是因为心里有些喜欢的人,所以才怠慢了她们,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我对感情本身就没有太过执着,喜欢那个人,也不过是因为感觉上她很符合我的喜好罢了。但我自己也清楚,我那个时候对她根本就不了解,喜欢也是基于她的某个行为某个举动,真要接触下来,我未必就能跟她继续走下去。”他想了想,看了一眼旁边梁若耶的神情,斟酌着语句说道,“我觉得,当初如果我第三个女朋友要是愿意给我点儿时间,跟我一起走下去大的话,我们两个未必没有结果。”

    说到底,还是无缘罢了。

    梁若耶想了想,觉得唐诩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不能接受。有些人,在感情上面本身就是随波逐流的。他屈从于理智和现实的温暖,即使心里真的装着一个人,也不会做出逾矩的行为。喜欢那个人不过是喜欢罢了,并不影响他的婚姻家庭和其他生活。若干年之后,等到他遇见那个人,可能只是淡淡一笑,轻得好像天上的烟一样。

    心里那个影子终究虚无缥缈,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唐诩看着怔怔出神的梁若耶,苦笑了一声,他原本是想跟她谈谈,然后把姚安安的事情跟她说了,好叫她不要这么在意,没有想到,话匣子打开,居然把自己的老底都给露了出来。

    他以前一直不说,是因为担心梁若耶想起杜沛霖当初也是这样对她的,对那几个女孩儿心生同情,反而跟自己生分了。虽然他自己觉得坦荡,然而放到有过类似经历的女人身上,总显得不是那么磊落。

    但,今天他还是讲了。

    唐诩觉得,他跟这三个姑娘,和当初梁若耶和杜沛霖之间,还是不一样的。

    有些话既然说开了,便也没有必要继续藏着掖着。他低头笑了一声,说道,“不瞒你说,除了第二个女朋友我从一开始就是想跟她做个试验,剩下的那两个,哪怕是姚安安,我都曾经是想好好跟她们过的。”将来结婚生子,这一生也就这么过了。

    然而到底没能做到。

    跟姚安安纯粹是三观不合,跟第三个姑娘那就只是爱情观不合了。不合也不耽误人家,大家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坦坦荡荡地分开。感情的事情,本身就缘分多一些。固然其中有人为因素,然而在唐诩眼中,缘分还是占了大部分。

    他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谁都能担当得起,偏偏碰上了一个姚安安,执著成狂,要一个东西就非要要到手。

    听唐诩这样说,梁若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自己,他原本就不喜欢姚安安,跟她在一起也是阴差阳错,机缘巧合。自己要是在意,完全没有必要。

    她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必要了,但是听完又觉得很心塞。唐诩他,真的能做到心里喜欢一个人,娶另一个人吗?他对自己,就真的那么有信心,能把一段婚姻经营好吗?

    唐诩一边把车开进一条僻静的小巷子,一边看了一眼梁若耶。她的纠结和挣扎唐诩都明白,他也明白他的爱情观在梁若耶眼中可能有点儿接受不了,但是既然今天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也想一起说完了。“若耶,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在感情上其实多少有些讲究缘法。”

    “感情随缘,强求不来。我能跟她在一起,兜兜转转最终都能在一起,不能在一起,哪怕是我天天把人拴在身上,她也依然要离开。”

    “或许在你们女人眼中我过于理智或者被动,但是我的感情,本身就是如此。”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剩下的就是看梁若耶能不能理解了。

    唐诩顿了顿,突然问她,“我说了这么久我喜欢的那个人,你怎么就不好奇一下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梁若耶转头看向他,觉得有点儿没反应过来。他们两个前脚还在谈论爱情观,这么快就转到心上人上面去了?而且,据姚安安说的,他的心上人,不是多半是个男人吗?

    唐诩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梁若耶犹豫片刻,方才说道,“你喜欢的那个人姚安安说,多半是个男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四十六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4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5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