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听到她这样说,唐诩连眉目都不曾动一下,而是淡淡说道,“你大可以去告诉她reads;。”

    他倒不是真的毫不在意,而是笃定了姚安安听到他这样的话之后不会再多此一举。

    果然,姚安安听了,脸上露出一个极其古怪的笑容,到底没有再提着一茬儿,而是说道,“你对她倒是坦白。”

    姚安安以为唐诩已经跟梁若耶说明了,却没有想到听到她这样说,唐诩心中也是微微一松。然后,姚安安马上就说道,“只是不知道倘若梁若耶知道你其实心中有个人,还放了很多年,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你怎么知道我心中的这个人不是梁若耶?”唐诩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反而让人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姚安安,你未免也太自大了吧?”

    听他这样一说,姚安安脸上果然露出几分狐疑。她想了想,“你跟梁若耶,以前半分交集没有,你难道还真喜欢她?”她眼中露出几分尖刻,“大家都没看出来啊,你可不像是会暗恋的人。”

    唐诩见好就收,不想在她心中留下更深的怀疑,笑了笑没有做声。

    他看向姚安安,说道,“我今天找你,是想提前告诉你一声,别搞那么多幺蛾子,真要惹怒了我,没你好果子吃。”他顿了顿,续道,“我们两个,好歹也是多年同学,虽然之前谈恋爱的时候分开得不太愉快,但是这么多年一直相安无事。如果你真要找,大可以来找我,不要迁怒其他人。”

    “哟~这么快就心疼了啊?”姚安安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你倒是对她上心。你有没有想过,你越是这样维护她,我就越是要针对她?梁若耶,她长得没我好看,以前还被我抢过未婚夫,样样比不上我,你为什么宁愿找她都不愿意找我?”

    唐诩微微垂下眼睫,口不应心地说道,“我为什么对你避之不及,你比谁都清楚。你认为我会找你吗?”

    “为什么不行?”姚安安反问他,“我哪里不好吗?你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

    她凑近了身体,仰起头看向唐诩。唐诩往后仰了仰身子,淡淡说道,“没什么不好。”他从姚安安身边离开,边走边说,“就是不喜欢你。”

    感情的事情哪儿能强求?更何况,他从来都不喜欢姚安安。

    大学那段恋情,甚至都不能称为恋情,只不过是他在姚安安的攻势下面,做出的一个错误决定罢了。

    他这个人,一旦错了,那就及时纠正,千万不能再做一次。

    就好像他以前做数学题,错过一次的题目绝对要记得死死的,千万不能再错了。

    梁若耶回去之后,在家门口收到了一束花。花束上面有一张小卡片,她看了一眼,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笔迹了,正是杜沛霖送过来的。

    一起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杜沛霖从未送过她花,这会儿分手了他倒是有了这个心。可惜,他的心换了,梁若耶的心境也换了。以前会欣喜若狂的东西,现在看到只会觉得无穷讽刺。她渐渐明白一个道理,喜欢什么不要期望别人会给,自己有才最重要的。

    要花,她自己能买,不需要杜沛霖来送这一束。

    现在的鲜花,就好比冬天的蒲扇夏天的棉袄,对她而言,除了占地方,没有半分作用。

    她看也不看一眼那张卡片上面写了什么,直接把那捧睡莲拿着,扔到了楼道的垃圾间里。

    原本梁若耶以为杜沛霖送一天花就算了,没想到第二天又送来了。这次因为她人在家,快递小哥还敲了门。

    梁若耶看着那一捧新鲜的睡莲,问他,“我能不签吗?”

    那个快递小哥为难地看了她一眼,“我们这是签收了才能付款,你不签,我们没法儿拿钱啊reads;。”他看这架势,凭着自己的经验,认为这是小两口吵架了,劝道,“美女,你看你男朋友对你多有心?这花可贵了,一天一束的,我这个送花的都觉得心疼呢,赶紧跟人和好吧。”

    梁若耶笑了笑,没做声。把单子签了,那快递小哥拿着单子刚一转身,就看到梁若耶换了双鞋,从屋里出来,拿着那束花扔到了垃圾间。

    连门都没让进。

    快递小哥挑了挑眉,觉得这些有钱人的思维不是自己能弄明白的,转身走了。

    第二天,杜沛霖再来买花的时候,快递小哥终于忍不住了。他看着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客人,十分委婉地劝他,“这位先生,你要跟你女朋友认错,其实可以换个方式的。”

    杜沛霖听他这样一说,签字的手上一顿,还以为他有什么好主意,问道,“你有其他办法?”

    其他办法?没有。

    这么高级的生气,一气就是大几百块钱,他们这样的平头老百姓**来。但是吧,他觉得,虽然不知道这两个究竟是因为什么生气的,既然能够丢第一天第二天,那肯定也能丢第三天第四天,这样送下去,除了浪费钱浪费资源之外,没有任何好处。还会让女方觉得男方不诚心,耽误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别到时候因为这样的误会,让他们两个彻底分开了。

    本着不坏人姻缘的想法,快递小哥摇了摇头,说道,“你只是送花,却不到她眼前去。有道是‘见面三分情’,这连面都见不到,哪儿还有情呢?你花送得再多,也没用的。”说完还来求认同,“这位先生,你说是吧?”

    杜沛霖握住笔的手微微一紧,随后哑然失笑。他承认这个年轻小伙子说得很对,很多事情一味地避开对方,起不到作用不说,还耽误了感情恢复的时机。但是他和梁若耶现在这样,的确是有点儿特殊啊。

    梁若耶,是真的不想见到他。他这也是为了不惹怒她,才故意避开的。

    杜沛霖垂下眼睫,写完卡片上最后一个字,把花交给快递小哥,“送过去吧,还是昨天那里。”

    没想到自己说了还是没有被采纳,快递小哥心里瞬间涌上一种不被人理解的孤愤,挑了挑眉,正打算离开,旁边的杜沛霖却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我回去见她的。她要是再扔,那就让她扔吧。”

    快递小哥捧着花出去了,暗自想,自己果然是眼界太小了,并不是很懂他们有钱人的想法。

    蓝紫色的睡莲送到梁若耶家里,这次依然是她签的字。她签完字,正要把花接过来,那个快递小哥却没有拿给她,而是冲她笑了笑,问道,“美女,你这次也打算把花扔掉吗?”

    梁若耶一愣,以为他是想劝自己,笑了笑,“怎么?你有更好的意见?”

    “没有。”快递小哥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衬得脸越发黝黑,“你要是不喜欢,那就送给我吧。这花挺贵的,我拿去送给我女朋友,你也当做个好事了。”

    梁若耶把手缩回来,点点头,“那你拿去吧。”

    那个快递小哥见她说得这么爽快,又问她,“送花的客人可说了,明天可就没有了,你真的不要吗?”

    “不用了。”梁若耶一手扶住门框,看着他说道,“你拿走吧。”

    明天不来最好,最好是以后也不要来了。

    她并不想看见杜沛霖reads;。

    虽然早就知道梁若耶不会这么轻易地接受他,但是知道自己送过去的花被她毫不留情地扔掉,杜沛霖还是感到一阵心酸。

    果真是不喜欢他了吧,所以才会这样毫无顾忌。要是换成以前,梁若耶绝对不会扔掉他的东西的。

    她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舍得扔呢?

    送花她不喜欢,那送首饰呢?首饰可不好选,既要昂贵又要好看,还要讲究方法,一个不好就会得罪对方。杜沛霖心中刚刚升起这样的想法,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

    他的一个助理小周走进来给他送份文件,看到杜沛霖一脸忧思地坐在办公桌前神游,忍不住问他,“杜总是有什么事情吗?”

    杜沛霖抬头,看到是她,想了想问她,“你们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讨好?”

    讨好?

    小周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杜沛霖,瞬间心跳如擂鼓。

    难道是自己对他的那点儿意思被发现了吗?当初她刚刚毕业的时候就到杜沛霖公司里面来实习,眼看着从职场菜鸟成了一个“老人”了,工作越来越出色,站的地方离杜沛霖越来越近年,她心里的那点儿期望也越来越明显了。

    曾经那个觉得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只会哭鼻子的小姑娘,终于也长成能独当一面的白骨精,时间有时候还真是历练人啊。

    小周收回自己的那点儿心思,不动声色地问道,“那要看是什么样的人讨好了。”她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道,“要是是杜总这样的,不用讨好我都愿意。”

    杜沛霖微微一笑,只当她是在开玩笑,并没有往心里去。

    小周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没有当真,也没说破,而是说道,“杜总如果要追喜欢的姑娘,那就要先弄明白她喜欢什么呀。”小周一边给杜沛霖倒了杯水,一边说道,“投其所好,总是没错的。”

    杜沛霖微微一怔,随后便有些愧疚起来。他竟不知道梁若耶喜欢什么。

    首饰珠宝?以前她那么多,也从来没有看她对哪一款多迷恋。钱?他当初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了梁若耶,也没有见她接手。外界的这些物质东西,她没有多上心的。要是放在以前,他不用小周说就知道梁若耶喜欢什么,她喜欢自己,他只需要把自己送给她就行。

    然而,连他自己都知道那是以前了啊。

    现在,梁若耶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如何还能喜欢他?

    她最想要的,难道不是自己不要再出现在她眼前吗?可是前脚人家才跟他说了见面三分情,难道后脚他为了让梁若耶省心,就不再出现在她面前了吗?

    那他们两个,从今往后才是真的没有机会了呢。

    小周见杜沛霖不说话,以为自己出主意没能出到点子上,想了想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杜总喜欢的姑娘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大凡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差不多。衣服首饰化妆品,总有喜欢的。”她抿唇一笑,续道,“虽然都算不上什么贵重的东西,难得的是有心。”

    她装作不在意地问道,“杜总喜欢的姑娘,应该也很优秀吧。好多东西都能自己买,包包衣服什么的,她在意的从来不是那个价格。”

    小周笑了笑,“其实女孩子很好哄的,尤其是那种能自食其力的女孩子。你送她她自己暂时很难买到的东西不就行了吗?”说话间,她已经翻到自己的朋友圈,拿出一张图来给杜沛霖,“这是今年出的新款唇膏,好多女孩儿喜欢呢,就是买不到reads;。”

    杜沛霖拿过来一看,果然是一个女孩子拿到这款唇膏之后欣喜若狂,去发了朋友圈。他看了半天,也没有觉得那个金灿灿的壳子好看在哪儿,皱了皱眉,有些怀疑地问小周,“是不是?我怎么觉得,这个壳子,很一般呢?”

    “你或许看一般,但是女孩子看那就不一般了啊。”小周连忙宝贝似的把手机贴在胸口上,“这东西,只有女孩子才能弄明白它的美,你们男人哪儿懂?更何况,这东西是限量版。限量版口红就跟限量版男人一样,让无数女人为之趋之若鹜。”她见杜沛霖还是一副茫然模样,解释道,“就跟你们男人见了限量版的车子是一样的。”

    这就好理解多了。那边小周还在絮絮叨叨地给他出主意,“既然是送心意,但是肯定不能让别人跑一趟了,最好是你自己去。你想想,你现在日理万机,忙得脚不沾地,你亲自去了才能说明你对她的看重。这东西价格倒是不高,就是难买,需要排队,但是啊,正是因为这样,不是正好才说明了你用心吗?”

    是不是这样啊?杜沛霖被小周说得一愣一愣的。见他心动,小周一时半会儿忘了自己还喜欢着老板这件事情,眉飞色舞地跟他卖起了安利,“杜总,这口红还可以刻字。你在壳子上面刻上有你跟她回忆的话,那岂不是很妙?”

    有我和她回忆的杜沛霖低头一笑,只觉得心中瞬间无比艰涩。

    如果不是小周此刻提醒,他竟不知道自己跟梁若耶,回忆少到这种程度。

    他们两个原本应该是这石阶上,最亲密的人。

    说到底,是他辜负了梁若耶。

    杜沛霖好不容易才轻松起来的眉间又不可抑制地染上了一丝抑郁,他抬头对小周笑了笑,“真是谢谢你了。”

    小周摇了摇头,见老板没有想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见好就收,转身出去了。

    杜沛霖上网查了查那个牌子,下班之后开车去了城中的柜台。他一连去了三个,前面都排上了好长的队。这都还不是周末,要是到了周末,该有多少人啊。

    杜沛霖在外面看了一眼,转身去了另一个商场。那个商场倒是人少,柜台前面一个人都没有,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这边没货了。

    难怪。杜沛霖不顾热情的导购小姐,转身出来到了对面的商场,老老实实地开始排队。

    他排了快一个小时,临到他的时候导购小姐还稍微惊讶了一下,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实在是没有想到,满身都是奢侈品品牌的男人居然会来做代购。大概有些人的脸是真的可以当卡来刷的,导购小姐看到杜沛霖,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先生想买什么?”

    杜沛霖把早就准备好的图片拿给导购小姐,“这个口红。”

    导购小姐并不意外,问他,“那你想要什么颜色?”

    杜沛霖想也不想地就问,“有什么颜色?”

    “今天我们这里刚到货,颜色都还齐全的。”导购小姐一边把他往柜台里面领,一边问他,“先生买来是送人还是”她侧头打量了一眼身后男人的样子,觉得他实在不像是能干出敷粉涂脂的人,默默地把后面那句“自用”给咽了下去。转而问道,“先生是想送给谁?女朋友还是长辈,还是同事呢?”

    那句“女朋友”,好像一根针一样尖锐地刺进他心尖尖上最薄弱的地方,痛得杜沛霖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苍白着一张脸,对那个丝毫没有发现异常的导购小姐说道,“是我妻子。”

    说得郑重又珍视。

    导购小姐暗想道,原来天底下不是没有优秀男人,只可惜这些优秀男人都被人先下手了reads;。她眼神当中带着几分艳羡,“那先生的太太可真有福气。”

    杜沛霖微微一笑,并不做声。

    有福气什么,是他有福气,可是他自己并没有珍惜。梁若耶碰上他,才是这辈子做的最没有福气的事情。

    导购小姐一边拿出三支口红,一边跟杜沛霖介绍,“这几种颜色,都是我们的大热色号,先生可以看一看。”

    杜沛霖看着那三支在他眼中完全一样的口红,感觉头上有乌鸦在飞。

    什么热不热的,他是完全不懂啦。

    导购小姐可能也发现了这个男人对什么“星你色”,什么“想你色”完全不知道,便说道,“不知道先生你太太平常妆浓还是淡呢?”

    杜沛霖想了想梁若耶,茫然地回答道,“没看出来她平常在化妆啊。”

    导购小姐千锤百炼,见过了不少奇葩,杜沛霖这点儿道行的她还不放在眼中。尤其是这个帅哥人长得好看,为他服务不管买不买都觉得赏心悦目。她笑了笑,拿着这三支口红,“这三支口红都还挺日常的,先生你要是觉得不错,可以一起带走。三支口红也才一千多,不贵又能哄你太太开心,何乐而不为?”

    杜沛霖看了看手中的这三支口红,虽然并不能理解卖点在哪儿,但既然那么多人买,肯定有那么多人买的道理。他点了点头,那个导购小姐心中大喜过望,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衣着奢华的男人的确是个肥羊。她连忙说道,“那我去开票了哦。”

    “等等。”杜沛霖指着一支土红色的口红问她,“这个呢?”

    导购小姐默默地看了一眼那个百八十年卖不出去、从未缺货的色号,嘴角抽了抽,“这款比较独特,会撞款的可能性并不大。”

    不会撞款吗?不知道为什么,杜沛霖此刻想到女性那种独特的“我有别人没有,别人有我一定不能有”的心理,就是觉得这款口红非常棒。他指着那支口红,对导购小/姐说道,“这个也来一个吧。等等。”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对她说道,“要不然这样吧,你每个色号都给我拿一个。”

    那导购小/姐原本藏在心中的喜悦顿时控制不住,飞上眉梢,从杜沛霖一点头,“好。我马上开票。”

    果然是只肥羊啊。

    导购小姐在同事们艳羡的目光当中,去把小票开完了。

    杜沛霖静静等她把票开完,问她,“我听说你们这个可以刻字的?”

    “是。不过刻字的话要等等。先生想刻什么?”她心情很好,越发觉得杜沛霖那张脸英俊得不可方物,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甜美,“有好多男士在我们这里买了全套的口红,刻上字去求婚呢。可比单纯的鲜花钻戒有新意多了。不过先生你既然已经结婚了,这个想必用不着了。不过倒是可以刻个你们的结婚誓词什么的。”

    杜沛霖唇角的笑容微微一顿,想到他跟梁若耶那个被半路截胡的婚礼,心中有些哀戚。想了想说道,“算了,就这样吧。”

    导购小/姐不知道哪里又把这个客户给惹到了,连忙补救,“你们天天在一起,也不用那些的。先生今天排队这么久给你太太买东西,就已经很难得了。”

    杜沛霖微微一笑,想,但愿。

    但愿是天天在一起才好。

    可惜从来都是天不遂人愿。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六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2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3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4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5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