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你若盛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她的最后一条说说,是一片空白。

    看时间,正好是她知道姚安安要回来的消息之后发的。杜沛霖忍不住想,那个时候梁若耶在想什么呢?她是在想,自己努力那么多年,终究要被姚安安给夺走?她的心里,是否会有不甘呢?

    梁若耶发的说说很少,基本上很难从社交软件上面窥探到她曾经发生过什么。要不是杜沛霖这些年一直跟她在一起,多半不明白她上面那些只言片语所指究竟是什么。虽然号码是从中学开始用的,但是里面能找到的东西很少,既没有日志也没有心情,连照片都没有一张,也不知道她是清除了还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上传。

    杜沛霖翻到说说的页面往下拉,在那条空白说说前面,是一条隔着屏幕都能感知她喜悦的说说。她写,感情走到头啦,要变前男友啦。

    这话一出来马上就有人问她是怎么了,梁若耶在后面回了个“窃笑”的表情。有知道他们好事将近的人立刻明白过来,梁若耶在说什么。是呀,成了丈夫那不就叫前男友了吗?这分明是在说他们快结婚了啊。

    这条说说跟后面那条空白说说放到一起,简直让人不胜唏嘘。

    才那么短的时间,她就从满怀欣喜待嫁的新娘变成人人眼中的“弃妇”,而导致这一切的人,就是他。

    杜沛霖将眼角的泪水擦了擦,继续往下翻。

    “你待我很好,我也早把你当成亲奶奶,愿你走好。”——这是当初他奶奶去世之后梁若耶发的。

    “这几天天天跑医院,老人家生病了可真难受。”——这是他奶奶住院的时候梁若耶抽空发的。那段时间,他工作上很忙,能去医院的时间有限,大多数时候都是梁若耶在忙前跑后。有的时候她来不及了,还要把她父母叫上一起。

    “好忙好忙好忙。”——这是他们那段时间刚刚拓展出的一个新业务,基础都是梁若耶在打。

    “隔了这么久,终于再见到了。开心。”——杜沛霖看了一眼时间,慢慢跟自己脑海中的大学第一次看到梁若耶的时间对上号,发现就是在那附近。

    然后,他再往前翻,在那年寒假的时候,只翻到了一条,上面写着,“少年□□老来悲”。

    那是他带着姚安安上门去看老师的时候。果然,在他真的认识梁若耶之前,她就已经喜欢他好久了吗?

    他看着这个女子几年来发的说说,仿佛走完了她这几年的心路历程,其中焦灼恼怒,欢笑伤心,全都在上面清晰可见reads;。曾经那个在他身边总是被忽视的女人,形象总算是前所未有地清晰起来。

    可悲的是,他却要在梁若耶已经离开之后才能清楚。

    杜沛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找到了他曾经写过邮件的那个信箱。最后一次登录时间是在几个月前,说明在他觉得已经废弃很久之后,梁若耶还在时不时地登上来看吗?她究竟看过这些信件多少遍?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梁若耶究竟数着这样的过往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晚?

    为什么,他竟从来不知道!

    手边的电话震动了许久,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杜沛霖总算是发现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姚安安打过来的。他咳了两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那么明显的喑哑,这才接起了她的电话,“怎么了?”

    她那边很吵,但是姚安安的声音还是能听见,“你在哪儿?快来接我。”

    杜沛霖此刻却没有心情,想也不想地就拒绝,“我没空,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姚安安很敏锐地感觉到了他跟往常不同的语气,整个人都警觉了起来,“你在哪儿?你身边有什么人?”

    杜沛霖竟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有被姚安安担心出轨的那一天。他耐着性子给她解释道,“我一个人,没跟谁在一起。现在在之前买的一套房子里面,你要过来看看吗?”

    纵然努力心平气和,然而最后的不耐烦还是出卖了他。姚安安也没有真的继续追究,见他都这样说了,有些悻悻地说道,“那行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她正要挂断电话,杜沛霖却叫住了她,“安安,你什么时候有空?”

    “怎么了?”姚安安下意识地生出警惕来。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件事情。”杜沛霖看了一眼自己干燥的手,感觉他的感情就好像夜风一样,什么都抓不住,“你今天喝了酒吗?那就等你明显睡醒了再说吧。”

    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柔和,丝毫让人感觉不出什么。姚安安都要以为自己是在疑神疑鬼了呢。她满口应道,“好啊。有什么事情,等我明天睡醒了再说吧,我打的车来了。先挂了啊。”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姚安安坐上车,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她想,这不是怀疑不怀疑杜沛霖品行的事情,而是怀疑不怀疑她魅力的问题。这世界上喜欢她的人那么多,也就只剩下一个杜沛霖能把她数年如一日地当成宝贝来看待了。至于其他人姚安安唇边露出一丝冷笑。其他人当中,也不是没有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但是无论是长相身高,还是事业成就,没一个能比得上杜沛霖就是了。她虽然没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有个杜沛霖,她也够了。聊胜于无嘛,更何况,杜沛霖现在这样成功,还对她一如既往,正好说明了她是个珍贵的人。

    姚安安头天晚上喝了点儿酒,第二天早上也不至于起不来。她醒来的时候听见客厅传来脚步声,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杜沛霖过来给她熬醒酒汤了。

    果然,她拉开门走了出去,就看到杜沛霖脱了外套站在灶边垂眸看着锅里,她笑了笑,有些自我安慰般地想,看吧,也就杜沛霖能给她做这些了,换成唐诩,永远不可能。

    听到脚步声,杜沛霖转头看了她一眼,关掉火,把醒酒汤倒进一个小碗里面,端起来,“我熬了点儿解酒的,你来把它喝了吧。”

    姚安安跟上他的脚步,“你今天没去公司?”

    “没有。”他把碗放下,“我不是找你有话说么?”他坐了下来,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示意姚安安坐下说话,“坐吧reads;。”

    姚安安坐下来,拿了个勺子舀了一勺解酒汤往嘴里送,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就听见杜沛霖在她对面,神情淡然地扔下了一个炸弹,“安安,我们分手吧。”

    姚安安一口汤卡在喉咙差点儿把她给烫死。她咳了好一会儿才捧着喉咙,满眼泪光地看着杜沛霖,仿佛没有听清楚一样,让他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杜沛霖果真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分手吧。”

    “杜沛霖你突然分手分上瘾啦?”他话音刚落,姚安安就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一觉瞌睡睡醒了就跑来跟我分手?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脑残?”

    杜沛霖被她这样一顿臭骂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好,心里居然奇异地还觉得好受了些。他垂眸看着自己面前那方桌子,低声说道,“是我不好,是我弄错了”

    姚安安敏感地察觉到了他话里的信息,“你弄错什么了?”

    杜沛霖却不愿跟她多说,只是满脸疲倦地摇了摇头。

    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心境如同跋涉过千山万水一样,哪里还来那么多的精神?

    见他不说话,姚安安也没有追问,只是满脸嘲讽地笑了笑,说道,“现在认识的人都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我前脚才跟着你一起去见了同学,后脚回来你就要跟我分手。杜沛霖,你还当我是梁若耶那么好唬弄的人吗?你现在说分手,你要我的脸放哪儿放?”更别说,还是杜沛霖先说的。

    假如天底下有人能够甩她,那也不是杜沛霖!

    她答应跟他在一起就已经是看在他追自己这么多年太辛苦的份上,哪儿能让他来先说分手呢?

    她想起刚才自己说的话,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皱着眉看了一眼他一眼,有些不肯定地问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杜沛霖微微一哂,反问她,“你在怀疑什么呢?”见姚安安脸上一僵,杜沛霖低下头来看了一眼手边的那方桌子,“当初跟你在一起我就决定了,你以前的那些事情我都不想知道也不打算知道,既然愿意接纳你,那就肯定是把你以前那些事情一起接纳了,我要跟你分手,不是这个原因。”

    姚安安没有去问什么原因,她也不想知道原因。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改变不了她是被人甩掉的事实。这放在她身上来讲,简直是奇耻大辱。

    尤其是那个人还是在她眼中连备胎都算不上的杜沛霖。

    姚安安冷笑了一声,“我觉得你的想法可能出现了一点儿偏差。这世界上不是每个女人都像梁若耶一样,被你摆了一道还能无怨无悔地离开。我跟在你身边也有这么一段时间了,虽然不长,但是大家都知道我是要跟你结婚的。不管问题在不在我,你跟我分手是事实,我会受到各种流言蜚语的影响也是事实。杜沛霖,你总不可能就这样让我走吧?”

    随后她有些嘲讽地想,当初梁若耶是被这样从杜沛霖身边赶走的,她明明知道,还是装作没有这一回事的样子,现在又轮到她了。

    还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姚安安的要求,是杜沛霖早就猜到的。然而尽管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补偿姚安安,但是真的被她提出来了,杜沛霖依然感觉到很不习惯。他突然想到,那天他在病房里面,对着梁若耶,也是不等她开口,就先拿钱,装作补偿的样子把她的话先堵了回去,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是不是也是这样,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呢?

    可是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连一句伤害的话都不曾说出口reads;。

    杜沛霖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干脆不再去想了。他从后面的衣服兜里拿出一份文件来,“这是我在市中心的一套房屋的产权转让书,目前市值千万以上,虽然不能说天价,但也不便宜了。”

    姚安安笑了一声,把产权转让书拿了回来,“真是爽快的人。”说完顿了顿,像是故意要刺他一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你当初对梁若耶,是不是也是这样大方。”

    她满意地看到杜沛霖脸色一白,拿过了那份产权转让书,原本是要签字的,但是下笔之前她还是忍不住问了杜沛霖一句,“你想好,这字一旦签下去,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就彻底到头了,再没有复合的可能。”

    杜沛霖微微一哂,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反而说道,“其实我能先跟你说分手,你应该在心里还松了口气吧?”

    “你回国,是因为唐诩也回了国。你要跟他在一起,所以跟着不管不顾地回来了。”杜沛霖淡淡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想来在他面前,你跟我在你面前是一样的角色。”

    “你跟我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中间有多少真心。或者还是像当初你第一次跟我在一起时那样是为了打发时间,又或者是你当初在讲台上把我写给你的情书拿出来念了只是为了刺激唐诩,反正不管是哪样,你愿意跟我结婚、走到最后的可能性都很小。”才开始的时候,杜沛霖因为姚安安回来,欣喜若狂,继而一叶障目,看不到后面隐藏的事情全貌。

    他笑了笑,带着几分嘲讽,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姚安安。“到时候你跟我分开什么都拿不到,现在我先提出来,对你来讲还算是比较好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姚安安听见他这样说,下意识地不想让他离开,但是脸上又不肯表现出来,只是拿着笔问他,“你就是因为这个,要跟我分开?”

    杜沛霖疲倦地摇了摇头,没有说原因。姚安安原本是不在乎的,但是真的等到杜沛霖不想说了,她又很想知道了。“那是什么原因?”

    杜沛霖沉默片刻,说道,“有些话,我觉得不必说得那么明显。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能跟我在一起也是因为其他的。”他自嘲地笑了笑,这世界上那么多的情侣夫妻,真正相爱的,又有几个呢?大多数人都自命不凡,总认为自己是人群当中最特殊的那个,殊不知,在上天眼中,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原本就没有什么特殊。

    “罢了。”他把那碗醒酒汤放到姚安安面前,“也还是要谢谢你陪了我一段时间。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又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利用我,我伤了你的颜面是事实。对不起。把醒酒汤喝了吧。”

    姚安安看着杜沛霖起身离开,他的背影萧索,好像一瞬间从夏天就进入到了秋冬季节一样。她原本是想叫住他的,然而还没有等她开口,杜沛霖就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也罢,她看着手上那份文件想到。杜沛霖跟她分开了也好,反正看唐诩的样子,也不像会因为杜沛霖在她身边就嫉妒的。这些年这一招她用了无数次,有的时候是杜沛霖,有的时候是其他人,没一次奏效。

    反正么,她是不信杜沛霖真的能像嘴上说的那样,说离开就离开的。如果他真的那么有骨气,这些年又不会痴痴地望着自己了。备胎嘛,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成习惯了。

    她不担心。

    姚安安端起那碗醒酒汤一饮而尽。

    好像就是从那一晚上彻夜不眠之后杜沛霖就患上了很严重的失眠。他原本压力就大,还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时间一长,整个人的精神都垮了下来。要不是原本小伙子人就长得好看,加上那些年的底子在那里,现在的他多半已经不能看了。

    他大部分时候,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开始做同一个开头的梦reads;。永远都是梁若耶开车撞他的那个晚上,他们两人的车一前一后地行驶在那条看上去好像永远没有人到来的路上。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车子被人猛地撞了一下,那天车祸当中熟悉的那种窒息感又涌上心头。即使是在睡梦中,杜沛霖也总是能感觉到心口好像是被压了个什么东西一样,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睡梦中,他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那么明显,仿佛没吐出一口气他的生命就能跟着一起流逝一样。他很想让人来救他,然而张开嘴才发现,别人可以叫的父母兄弟,他一个都没有。

    他能叫谁?即使是在梦中,他第一个反应,能叫的也只梁若耶。然而他一抬头,却在车窗外发现满脸鲜血的她。她就那样定定地看着自己,也不说话。眼睛幽深得好像此刻外面无边的夜阑,恍惚间就有旋涡,能把他们两个彻底吸进去。

    那是绝望吗?那种有力的旋涡,应该就是她的绝望吧。

    原来她曾经这样绝望过

    那天晚上过后,杜沛霖总是能梦到梁若耶站在他那辆撞毁了的车子旁边,从外面的窗户朝他看来。有的时候是满脸鲜血,有的时候是缺胳膊少腿儿,总之没有一个时候是好的。但是无一例外,她始终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唯一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潜意识觉得他总是这样梦见梁若耶不好,所以换了个方法。她把自己救了出来。梦中救人的方法也很奇怪,没有呼救没有叫救护车,梁若耶就那样徒手把他从车子里拉了出来。虽然说梦里千奇百怪如魔似幻,本身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但是这样直接把人往外拖,还是有点儿神奇。

    更神奇的是他被拖出来之后居然就好了。场景立刻就换了,他跟梁若耶坐在一个充满阳光的阳台上,身边全是鸟语花香,然而梦里的他却紧张极了。虽然梦中镜头没有扫到他们脚下,但是他却清楚,他们脚下是一堆的蛇虫鼠蚁,就在他们背后,等着他们两个没有坐稳,直接掉下去。

    而就在他努力抓紧阳台的那个栏杆的时候,身边的梁若耶冲他笑了笑,“噗通”一声,从栏杆上跳了下去。

    原来在梦中,他们两个也没有什么好结局。

    正是因为总是被噩梦缠身,杜沛霖渐渐地也就不敢怎么睡觉了。每次入睡,梦里面那些光怪陆离的景象,就仿佛是让他重新死一遍一样。而且,加上他原本就很难入睡,失眠越发严重了。

    杜沛霖开始依赖药物。他才刚过三十岁,然而有的时候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弯腰,他就能听见自己骨头“嘎吱嘎吱”响的声音,仿佛是一个老旧的摇椅,许久没有上过油,稍微一动就有散架的风险。

    可是他,明明才三十岁而已啊。

    这天晚上又是一夜噩梦。杜沛霖很早就醒了,他反正也睡不着,从那个噩梦当中挣扎过来之后,他先是躺在床上养了一会儿神,然后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拿过旁边的闹钟看了一眼,才刚过四点。他今天早上有一班飞机要去外地,离跟司机约好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想到一下了飞机又有一番不见硝烟的心机交换,他有些疲累地抹了一把脸,打算再灌几颗**,结果拉开抽屉一看,里面的那****已经完了。

    杜沛霖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几片快化了的感冒药,也不管过期了没有,拿着一杯昨天晚上没喝完的冷水跟着一起吞服了下去。

    然后双手放在小腹上面,等着瞌睡来。

    但是周公没有眷顾他,眼见天擦亮了,他还是没有睡着。后来实在忍不住,终于从床上起来,带着一脸憔悴,简单地洗了个脸,套了身衣服,坐在沙发上等着司机来接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二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3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4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