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所属书籍: 你若盛开

    那个女人的长相看起来有些熟悉,是他们以前高中时候的同学。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熟人,梁若耶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上的筷子。

    那一瞬间,她浑身像是竖起了尖刺一样,这是性格温和的梁若耶从未有过的情况。对面的唐诩侧头看了她一眼,在心中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跟梁若耶真正的关系,只是脸上摆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冲那个女人笑了笑,说道,“真巧。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个女人的注意力果真被转移了,笑了笑,“哎呀,我跟朋友出来吃饭,正好碰到你们了,是很巧啊。”

    唐诩不想再跟她继续说了,伸手指了指她后面,“你朋友他们在等你呢。”

    “哦哦。”那个女人马上点头,“那行,那我就先走了。”她拉起梁若耶的手,笑道,“既然回来了,都还是应该联系起来啊,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出来吃个饭?”

    梁若耶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然而又觉得额太明显了。只要浑身僵硬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平心而论,她根本就不想跟以前的同学同事有什么交集,当初杜沛霖搞的那一出,弄得她不仅仅是颜面扫地那么简单。梁若耶甚至不敢想象,要是她不曾出国,一直待在国内,现在又是个什么光景。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肯定不能那么快走出来。起码是,不能那么快地,看起来走出来了。

    然而眼前的这个旧同学如此热情,她又是个天生不擅长交际的,跟杜沛霖分开之后更是害怕接触人,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唐诩不动声色地把他的手从那个女人手中拿了回来,笑道,“行,改天抽个我们大家都有空的时间,一起吃饭。”

    “就这么说定了啊。”那个女人得到答案,马上就满意了。正好她身后还有朋友在叫她,人家也等了她这么久了,再继续待在这里对她朋友也不好。她冲唐诩和梁若耶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有空再说。”

    梁若耶朝她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跟她挥了挥手,目送她离开。

    等她走了,梁若耶常常地舒出一口气来,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冷汗。唐诩看着她,第一次发现,也许梁若耶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好。

    他的手还拉着梁若耶的手,她的手心一片冰凉全是冷汗,唐诩扯了两张餐巾纸,给她擦了擦手心,然后把她手边的柠檬水端给她,“你喝点儿水吧。”

    梁若耶接过来,端起来灌了一口,过了半晌,才抬起头来冲他抱歉地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

    “没有。”唐诩不动声色地在梁若耶发现他举动之前,把她的手放开,又给她递了张餐巾纸,“都是没什么来往的,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嘴上说要吃饭,都不一定有时间,真的不想去,说不空就行了,反正都是没什么关系的人。”

    他说的在情在理,梁若耶低下头笑了笑,“是我太紧张了reads;。”

    紧张吗?因为什么那么紧张?过了这么几年时间,你现在已经变得渐渐害怕其他人了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是在无形中让以前那段感情摧毁自己呢?

    唐诩没有问这些,只是笑了笑,目光平和地看着她。

    他的目光好像一只手一样,慢慢抚摸过她的头发她的额头,梁若耶甚至还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

    她干涸许久的心好像被春雨浸润了一样,慢慢润泽了不少,整个人也不像之前那么毛躁了。她抿了抿唇,低下头开始吃自己的。

    只是气氛终究还是没能回到之前。

    梁若耶是心情不好不想说话,唐诩则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顿饭终于吃完,梁若耶轻轻松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现在好像被暴露在一个到处都是眼睛的环境当中,非常不舒服。尽管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她在努力告诉自己要走出来,但是骤然间碰到,还是觉得很艰难。

    唐诩觉得她这样一直闷着不太好,便邀请她,“明天有空吗?要不要去学校看看?你过段时间要在那里工作了,早点儿熟悉环境也好。”

    她知道唐诩这是有意这样说,让她能够慢慢地、不那么排斥地去接触外面的人,便点了点头,“好。”

    听她这样说,唐诩心中一松,“那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梁若耶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坐车过来就好。”

    他知道梁若耶是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自己一味要帮她,反而让她不舒服,压力大。唐诩见好就收,答应她,“那行,你过来了给我打电话,我带你转转。”

    两个人这顿饭总算是有了个稍微好点儿的收尾,唐诩把她送回家的时候,梁若耶还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她家里的灯还没有亮起来,父母应该没有回来。他们两个打麻将还没有这么早散场,没有回来也正常。

    唐诩车子没有进来,只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就走了。梁若耶一个人走在路上,有些庆幸刚才没有告诉唐诩,她回国的时候,碰到过杜沛霖。

    杜沛霖这个名字曾经好像是深深刻在她骨髓上一样,她以为早已经融入了她的血脉,取不出来。然而真的等到她有一天要把这个名字割掉,削骨削肉的疼痛,好像也不是那么了不得的。

    她不跟唐诩说这件事情,是应该的。原本唐诩跟她就不是什么关系密切的人,这到底是她的私事,唐诩帮不了,说出来了就有交浅言深的嫌疑,何必?

    她好不容易才有个熟悉的朋友,不管将来如何发展,她不希望这段关系被自己搞砸。

    小区中心的花坛上面坐着一个人,天太黑了,梁若耶没有注意,直接从他身边走过了。刚刚路过,就听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若耶。”

    瞧,现在不仅是不能背后说人,连背后想一下也不行了。

    梁若耶脚步一顿,高跟鞋差点儿让她摔了个跤。她连忙扶住墙壁,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转过身来看向朝她走过来的那个人。

    杜沛霖的身形笼罩在黑暗当中,不知道为什么,梁若耶觉得他好像一个怪物一样,仿佛随时都能扑上来咬断她的喉咙。

    她的指甲在瓷砖上刮过,发出细小又尖利的声音,让近在咫尺的她感觉到耳畔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冷冷的,尽管已经不想表现得对他很在意,但是依然控制不了自己reads;。

    被她这样一问,杜沛霖脚下步子一顿,没有再靠近,而是停在了离她还有一米远距离的地方。他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哀伤,因为不习惯也没有想到梁若耶这样对自己,语气中居然还有几分显而易见的哀怨,“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他想了想,想到刚才梁若耶是从唐诩的车上下来的,到底没忍住,问她,“你刚才,是从唐诩的车上下来的。”像是怕她否认,杜沛霖又连忙补充道,“我看到了。你跟他在一起了吗?”

    后面这句话,他问得相当艰难,好像重逾千斤一般,一问出口,嘴唇上的重量,猛地掉下来,几乎要把他的门牙砸碎。

    杜沛霖垂眸,有些后悔自己贸然问出这句话。他无法想象,倘若梁若耶说“是”,他又该如何?至于梁若耶说“不是”,他也没有仔细去想,这件事情跟他还有什么关系。

    梁若耶好像是叹了口气,声音很轻很轻,要不是这地方就他们两个人,隔得又近,几乎就要这样忽略了。她说,“管你什么事呢?”

    杜沛霖如遭雷击。

    他来之前,设想过梁若耶面对他时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无论如何幻想,大抵总是一个样子的,那就是她会愤怒会不开心,他想好了,梁若耶甚至打他骂他都好,毕竟是他当初做错了事情,她不开心是应该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梁若耶居然会这样说。

    他急急忙忙地要解释,哪知才刚刚张开口,梁若耶就已经不冷不淡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你自便。”

    他出现在梁若耶家的楼底下,除了来找她,还能干嘛?然而她像是不知道一样,径自从他眼前走过去了。

    “等等。”杜沛霖伸手拦住她,因为在机场她对自己的反应,他不敢贸贸然再去拉梁若耶了。他期期艾艾地看着她,“若耶,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谁知道,我等到的是你从唐诩车上下来。等到的,是你对我的不假辞色。

    梁若耶微微偏头,微抬了下巴看向他,“然后呢?”

    他果真以为梁若耶是在问他然后如何,抿了抿唇,有些期待地看着她,“我希望,你能陪陪我。”说完又赶紧说道,“这地方风大,我们去个风小的地方吧。我知道你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我也想”

    “杜沛霖。”他还没有说完,话音就被梁若耶打断了。她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当初我走之前,在你病床前说过,这辈子不会再主动出现在你面前了。”

    他之前还满怀希冀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梁若耶依然在说,“到目前为止,我说到做到了。既然我做到,作为交换,能不能要求你一下?”

    “不行。”杜沛霖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但马上,他就意识到自己语气太硬,连忙补救道,“若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当然,你要有其他什么要求我都能满足你,我不能不出现在你面前”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梁若耶抬眸看了他一眼,“我以为我们两个人从今往后都不会也不必有什么交集,你说的那些什么要求,”她微微一哂,“我没什么要求,就算有要求也用不着你来满足。”

    “若耶。”她说完正要走,然而杜沛霖的一声呼唤却让她再次停下了脚步。他声音中带着几分哀意,让梁若耶居然生出几分杜鹃啼血的感觉来。

    他见梁若耶停了下来,急切地在她身后剖白,“若耶,当初是我错了,错得非常离谱reads;。你离开之后没多久我就跟姚安安分开了,这几年,我一直尝试去美国找你,但始终没有你的消息。你的父母不肯告诉我你究竟在哪儿,我翻遍了所有叫‘梁若耶’这个名字的人的照片,其中都没有你。”

    见梁若耶站着不说话,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来,拉住了她的胳臂,“我不是没有找过你,可是无论我用了什么办法,都没法儿找到你。天下那么大,你从我身边一走开我就不知道你在哪里了”他顿了顿,轻轻说道,“若耶,我很想你。”

    梁若耶轻柔,却坚定地把自己的手臂从他手中抽了出来。她不冷不淡地说道,“那你慢慢想吧,我不想看到你就是不想看到你。”说完,还毫无诚心地安慰了他一句,“真是抱歉。”

    杜沛霖没有再去拉她,而是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走廊里面。他慢慢闭上眼睛,杜沛霖就知道,梁若耶不会这样轻易地原谅他。

    他当初做了那么多错事,连他自己都讨厌自己,如何还能让梁若耶继续毫无芥蒂地跟他在一起呢?

    想想,都觉得如此的不现实。

    然而,还是忍不住抱有希望啊。毕竟,那是曾经对他最好的梁若耶了,除了他奶奶,天底下对他最好的人了。

    如果有一天,谁要弃他而去,那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是梁若耶。

    只是,现在先放手的人,好像变成了他。

    是他的不是。

    杜沛霖转身正要离开,却冷不丁地碰到了正好回来的梁父梁母。两个老人一起走过来,却被突然转过身的杜沛霖吓了一跳。

    自从他和梁若耶分开之后,梁父梁母都不愿意看到他。梁若耶离开之后的这几年中,他也曾上门拜访过,然而没有哪一次被请进门过。

    梁母被他吓了一跳,当即埋怨,“喔唷,是谁啊,大晚上站在这儿吓人。”然而看到是杜沛霖之后,她又慢慢放下了被吓得跳起来的心,“哦,原来是杜总啊。这么大晚上,杜总在这里干什么?”

    不等杜沛霖回答,她又连忙说道,“我们这地方小,真的不劳杜总你三番五次前来了。我女儿好不容易能过上几天安稳日子,拜托杜总你放她一马吧,下辈子,下辈子再让她给你当牛做马行不行?”

    相较于梁母的刻薄,梁父则是从来都无视他的。听见梁若耶的妈妈在后面这样讲,走在前面的梁父喊了一声,“好了,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走了。”

    梁母冲杜沛霖笑了笑,冷哼一声,走了。

    杜沛霖每一次过来,基本上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待遇。开始的时候,梁母还会专挑他的痛楚踩。中年妇女,以前又是专门负责信/访工作的,讲起尖酸刻薄的话来那简直是一套一套的,跟以往的那个梁母,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他像是喜欢受虐一样,每一次听她这样骂自己,一边难受的时候他一边也会觉得好受,仿佛是这样被梁若耶的母亲骂几句,他对梁若耶的歉疚就能稍微少些。

    但是,他是欠了梁若耶多少东西啊。不光是感情,还有她当初付出的那些金钱和精力。要不是有她,他自己今天也不可能站在这样的地方吧。

    只可惜,没人知道罢了。

    夜风吹过,把他身上的衬衣吹了起来,即使现在温度很高了,然而到了晚上,杜沛霖被这夜风一吹,还是感觉到了冷。

    这几年,他一直都觉得冷。只要一想到梁若耶曾经经历过的,他都觉得冷。

    他在原地站了会儿,看着她家的灯亮起又暗下,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reads;。

    回到自己家中,杜沛霖先是吃了一把**,然后再去泡了个澡。热水让他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的心里稍微好受了点儿。他想起以前,他才跟梁若耶交往的时候,她父母也是不同意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的家庭。

    梁若耶这样的家庭,属于社会当中比较稳定比较正统的家庭,她前面二十多年都是按照父母的要求,平平顺顺地过着,从来没有出格的地方。然而突然有一天,在择偶上面,却完全跳出了那个家长画给她的框框,跑到他身边来。她的父母希望她能找个跟自己家庭背景差不多的男孩子共度一生,嗯,比如唐诩,她父母就希望梁若耶找唐诩那样的。然而她去找了自己这样的。

    他是什么样的?父亲在坐牢,母亲早就不要他了。跟着奶奶长大,家里穷得响叮当。就算是后来创业成功,能够过得比绝大部分同龄人要好,然而对于梁若耶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讲,这些钱想必也是不稀罕的。他们的生活虽然称不上多富有,但也是小康了,一辈子小富即安,只求稳定,自己这样的,当然不是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女婿人选。

    他不知道梁若耶究竟花了多大的功夫让她父母接受自己,她从来没有提过。但是杜沛霖却知道,他让梁若耶在她父母和其他人面前,输得一干二净,血本无归。

    梁若耶的父母那么恨自己,很正常。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杜沛霖近似自虐地这么想了一通,从浴室里面起来,穿好衣服,慢慢走了出来。他也不吹头发,就那么湿漉漉地搭在额头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刚才洗澡的时候他就已经听见手机在响了,这会儿打开一看,里面是助理传来的一份文件,关于梁若耶这几年在国外的经历,还有她回国的目的。

    之前找不到,是因为她出国之后就换了名字,加上他找的方向不对,满世界地去找,当然找不到了。如今她回来了,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想找她,很容易。

    可是想让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杜沛霖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渐渐把梁若耶这几年在国外的经历弄明白了。

    她才到美国的时候,去当了段时间的双语老师,后来又去考了硕士,这次回来,是因为跟唐诩他们学校有交流,她来充当翻译的。

    杜沛霖正在手机屏幕上划的手一顿,立刻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对啊,唐诩喜欢梁若耶,他知道的。然而梁若耶不一定就喜欢唐诩啊,他们两个的学校是有学术交流往来的,喜欢梁若耶的唐诩叫她吃个饭很正常。

    对,就是这样。唐诩一直没有结婚,肯定是对梁若耶贼心不死,他们两个人出去吃饭,并不代表什么,梁若耶从唐诩车上下来,也不代表什么。

    一定是这样!

    杜沛霖一想到会是这种可能,瞬间心都快要飞起来了一样。他抱着手机,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一样,居然坐在床上傻傻地笑了一个晚上。

    丝毫不觉得疲倦,连那一把**,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梁若耶却并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她昨天晚上见到了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之前又紧张了那么一段时间,晚上回来之后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早上醒来时,感觉整个人好像被大卡车碾过一遍一样,浑身都没有力气。

    她起来洗漱完毕之后吃了两根油条喝了碗豆浆,帮她妈妈洗了碗,这才化了个妆,拿着包包施施然地出门去了。

    一家三口,居然都很有默契地,绝口不提昨天晚上在单元门口见到杜沛霖的事情。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你若盛开 > 第二十四章
回目录:《你若盛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