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31章 失信

第131章 失信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珍珠到家时家里没人, 她没带钥匙,到慧欣家借座机给秀明打电话。

  “爸爸, 我回家了, 您现在马上回来,我有话问您!”

  女儿暴躁的语气放大了秀明的惊慌, 以为赵敏露了口风,忙向其询问。赵敏说她没跟珍珠深入交谈,但离开酒店时遇到了佳音, 八成是她向女儿告发了他们的事。

  秀明听说妻子找到酒店去了,心口立时冰凉,哪里还敢迈出回家的步伐。

  佳音带着英勇赶到长乐镇,在家门口找到女儿,劝她安静跟她走, 别再闹事。珍珠的倔强源于遗传因子, 拒不听从母亲劝告, 母子三人在镇上的快餐店等待时她用母亲的手机联系父亲,却再也打不通了。

  傍晚千金和灿灿回来了,贵和胜利也陆续到家, 见着娘仨都很窘促,预感待会儿家中将有大动荡。

  珍珠把自己关在卧室, 给父亲发了最后一条短信:“您再不回家我就离家出走, 永远不见您!”

  这威胁立竿见影,随即收到秀明:“马上回来。”的回复。

  一小时后心惊胆慑的男人走进家门,千金第一个瞧见他, 狠辣训斥:“你自己摆的烂摊子自己去收拾吧,这回谁也帮不你了。”

  秀明推开珍珠卧室的门,看到女儿的背影,不由得屏住呼吸,急张拘诸道:“珍珠,我回来了。”

  珍珠轰然起身,快速走到他跟前肃然逼问:“爸爸,您怎么和赵敏勾搭上的?怎么会看上那种贱女人?”

  他怯于面对,低着头逃避:“珍珠,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理解不了。”

  珍珠已给愤怒加上几重盖子,仍然富有威慑力:“在您眼里我还是孩子,也许是理解不了成人之间那种乌七八糟的关系,但您是有妇之夫,基于道德也不该和别的女人乱搞。这么做是在背叛家庭,您想过我们的感受吗?”

  秀明唯有悔罪:“对不起,珍珠,爸爸知错了,爸爸对不起你们。”

  “您在犯错之前就没考虑过后果?以前我看到同学的爸爸花心乱搞,还很自豪地认为我爸爸是世界上最正直可靠的男人,绝不会做出伤害妻子儿女的坏事,结果您也是那些恶臭中年男的同类,看到有姿色的女人不管她多肮脏下贱也把持不住,您太让我失望了!”

  “珍珠,你原谅我吧,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我也很后悔。”

  “妈妈要跟您离婚,说她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事您怎么看?”

  “我不想离,我求过你妈妈,可她不听。”

  “如果妈妈真走了,我们这个家就散了,这都是那贱女人造成的。我先去劝妈妈,回头再找那小三算账!”

  珍珠暂且放过战战兢兢的父亲,来到三楼,将母亲拉到后院储藏室说话。

  “妈妈,您非离婚不可吗?”

  佳音也准备跟她谈论此事,坚定点头说是。

  女儿登时急了:“您这样太傻气了,现在退出,爸爸就会被赵敏抢走,十几年辛苦经营的家庭凭什么拱手送给别人?您看电视剧里哪个正室是被小三斗垮的?您应该反击,而不是急着逃走。”

  她好斗好胜,遇到争抢定会比狠,佳音没她那么幼稚偏执,平和教育:“你这孩子就是假聪明,被那些狗血电视剧毒害了。赵敏是第三者,可没你爸爸配合两个人会勾搭成奸吗?站在我的角度看,主要过错方是你爸爸,他明知我为这个家辛苦付出十几年,还狠心背叛我,这种品行不端的男人哪点值得留恋?为什么还要我把他当宝贝和别的女人抢夺他?你觉得妈妈就那么下贱那么没有尊严?”

  珍珠的眼泪已经下来了,哽咽道:“爸爸是有错,可他好歹是我和小勇的亲爹,您就不能看在我们的份上忍一忍吗?”

  佳音也很痛苦:“我尝试过忍耐,可做不到,一想到你爸爸和那个女人我的心就像被放在油锅里炸,随时都想发火,看什么都不顺眼,心理都快变态了。我是你们的妈妈,只想让你们看到我理性的一面,有个疯子一样的变态母亲,你们的心理也跟着会扭曲。离婚是为你们好。”

  “如果您和爸爸离婚,我和小勇就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了,您就不怕我们受歧视?”

  珍珠道出反对的主要原因,她不希望父母离异影响她的人生。

  佳音理解但不赞同她的想法,开导:“受到正确的教育,单亲家庭的孩子也会成长得很好,相反在父母关系恶劣的环境下生活,对孩子的身心更不利。妈妈有信心抚养好你们,小勇我是一定会带走的,你已经是大人了,去留由你自己做主,不管你想跟着谁,我都会像从前那样照顾你。”

  “我谁都不跟,你要是离婚我就离家出走!”

  女儿的胁迫令她气恼,也相应地急躁:“你怎么跟你爸爸一样自私,从来只顾自己的感受,再不为别人着想。”

  “我不想当单亲子女,想有完整的家,这有什么错?”

  “那就去找你爸爸算账好了,这也不是我的错。”

  佳音不期望寻求女儿的理解了,抛下她去楼上接儿子。英勇已听叔叔姑姑们告知当前情况,对父母离异一事深感恐慌。大人们嘱咐他千万留下,他留下妈妈才有可能改变决定,若跟她走了,家庭就彻底破裂了。小孩谨记在心,见到母亲就往角落里躲。

  佳音上前哄他跟自己走,小男孩拼命摇头,含泪道:“不,妈妈,我不走,您也别走。”

  “小勇,乖,听话。”

  “我不走!我不走!”

  英勇胆子小,很快抱住桌腿哭道:“妈妈,您不是一直教我做人要宽宏大量吗?爸爸犯了错,您也宽宏大量原谅他行吗?”

  佳音心脏抽搐,忍泪道:“小勇,你还小,有些事以后妈妈会跟你解释,现在先跟妈妈走好吗?”

  “我不走,这是我的家,我哪儿都不去。”

  佳音不得已动手强行拉扯儿子,贵和等人不便插手,围着他们干着急。秀明忽然冲进来一把抱走英勇,对妻子吼叫:“他是我儿子,你休想带走!”

  佳音化悲痛为愤怒,高声斥责:“你扪心自问配做他的父亲吗?我绝不能把儿子交给你这种人!”

  秀明狗急跳墙,再不顾及形象,还试图用嗓门压制她:“你想干什么我管不了,但珍珠小勇都是我们赛家的根苗,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们离开这个家!”

  夫妻俩开始争抢儿子,英勇哇哇大哭,弟弟妹妹们齐来劝阻。

  “大嫂,大哥,你们别当着孩子的面吵架,会吓着小勇的!”

  “大嫂你消消气,我大哥是混蛋,你犯不着跟混蛋较劲啊!”

  千金抱住佳音,促迫求告:“今天就先让小勇留下吧,孩子不愿走,你硬带他走他会更伤心的,先别强迫他好吗?”

  英勇哭着喊出灿灿教授的话:“妈妈,您别走,我还小,不能没有爸爸妈妈!”

  佳音不忍卒睹,她幼时缺少家庭温暖,曾发誓要让自己的孩子无忧无虑成长,如今事与愿违,真是痛入心脾,再不走必将放声大哭。她不停抹着泪叮嘱儿子:“小勇,你乖乖听叔叔姑姑的话,妈妈过两天再来接你。”

  说罢不理会众人挽留,含恨离去。

  秀明放下儿子,去储藏室找女儿,见她蹲在地上哀哭,心像老树皮布满裂缝,上前轻声哄劝,同时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起来。

  珍珠燃气灶似的腾起火焰,甩开他冲进室内,在他卧室里四处翻找,见他追来又扑上去搜身,掏出他的手机给赵敏打电话。

  “你这个贱女人,破坏别人的家庭,你不得好死!”

  她发疯叫骂,恨不得把对方揪出来撕烂。秀明赶忙夺回手机,他至今认为这事是他糊涂,不能怪赵敏,于是为女儿的无礼道歉。

  “喂,家里有点乱,你别介意,我改天再联系你。”

  珍珠闻言更怒,再度扑来争抢,嘶声泼骂:“那贱货就该死,您凭什么给她道歉,真的那么喜欢她吗?”

  秀明躲避制止,女儿的狂态将他的神经拉成细丝,声音不自觉严厉了:“你别闹了,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该管!”

  此刻他袒护第三者的劣行颠覆了珍珠的认知,不能接受这样的过错,恨意油然而生:

  “我为什么不能管,我的家都被她破坏了,她就是个婊、子,好男人怎么会看上婊、子?您的眼睛是不是全瞎了!”

  “你上哪儿学了这么多脏话,还有点女孩子的样子没有!”

  “我说了要找她算账,您别拦着!”

  “再不听话别怪爸爸打你!”

  他的威胁让女儿理智尽失,誓要与他对抗到底,蹦跳着逼近:“你打你打,为个贱三打女儿,你就是只疯狗,赵敏是婊、子,跟你正好是一对,我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耳光声响起,慌手慌脚的旁观者全成了木头,珍珠是最结实的一根,手指都不会动了,怔怔地流出眼泪。

  秀明姿势僵硬,感觉闯了弥天大祸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猛听千金尖声叫骂:“大哥,你还真打啊,珍珠说得没错,你就是只疯狗!”

  她跳上来抡拳痛揍,贵和压根拦不住她,而秀明也无颜抵抗。

  “珍珠你别伤心,看姑姑帮你教训这个狗爹!赛秀明你真不是东西!”

  揪打中她抬头向半空叫喊:“爸爸,您都看见了吗?这畜生为了小三打您的宝贝大孙女,您还不快显灵治治他!”

  秀明听了更是认罪伏法,抱头蹲在地上任她踢踹。

  胜利手足无措,忽见珍珠跑出门,急忙跟随,千金正打得酣畅,小弟在走廊里惊叫起来:“三哥,姐姐,你们快来,珍珠去厨房拿了大剪刀,回房把门反锁了,不知在里面干什么!”

  众人慌忙赶去珍珠卧室,秀明不等他们敲门,狠命撞开门扉,珍珠站在屋中央,右手握剪刀,左手拽着长辫子,已来了个一刀两断。

  “珍珠,你干嘛拿头发撒气啊!”

  千金上前夺下剪刀,看着她凌乱的碎发目瞪口呆。家里人都知她爱美,热衷研究美容方法,对一头秀发百般呵护,眼下暴怒断发,明摆着受了天大刺激。

  秀明已是打了卷的枯叶,风吹即碎,眼看着女儿走近,恶狠狠将剪断的辫子抽向他。

  “去维护你的赵敏吧,从今以后我没你这个爸爸!”

  珍珠飞跑出门,千金前去追赶,贵和责问傻掉的男人:“大哥,珍珠不是你的心肝宝贝吗?你怎么伸得出手打她?”

  胜利以前常怨侄女淘气,希望大哥能采取强制手段教育,但目睹这情形也是深恶痛绝,愤而喝问:“你就那么爱那个赵敏吗?爱到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秀明灰心槁形,做不得声,弟弟们也不愿再搭理他。

  贵和走时声明:“我先说我只认闻佳音做我的大嫂,不管你以后找了谁,我统统不认!”

  胜利接话:“我也是,我也不认!”走出几步回头咆哮,“连你也不认!”

  晚上赛亮回来,见秀明僵卧在客厅沙发上,双眼无神地望着远方,对外界的动静毫无反应,好似即将咽气的伤者。

  贵和正好下楼来,听二哥问家里又怎么了,没好气地瞅着沙发上的活死人说:“珍珠打电话骂小三,大哥一气之下打了她,那丫头气跑了,刚才她姑姑打电话,说她不想回来,准备陪她在酒店住一晚。”

  赛亮听得啧嘴:“大哥你可真行啊。”,又问三弟:“你说爸会为了外面的女人打千金吗?”

  贵和冷嗤:“那怎么可能,在爸心目中任何女人都比不上千金。”

  “看来大哥以前是在东施效颦啊,疼女儿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一遇到冲突就显原形了。”

  “也不知道是多香的野花,估计迷得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野花再香也不能为了她推掉自家的花田啊,这怎么看都是愚蠢的行为。”

  “也难怪,通常工厂第一批次的货物次品都特别多,我们家算遇上了。”

  “长子不用特别聪明,可像这么荒唐的也少见。”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家门不幸吧。”

  弟弟们明讥暗讽,抒发对失德之人的怨愤。秀明已被悲痛泡软了,再经不起鞭挞,用手肘挡住脸流涕恸哭,身陷绝境的滋味有多苦,他可算有了切身体会。

  第二天上午珍珠来到开元地产,混进办公区专找那年轻的男员工打听赵敏的下落。她刚在理发店剪了个男孩子似的短发,依然是明媚鲜妍的小美女,加之目标选择正确,没多久就靠刷脸获取情报,闯入一间大会议室。

  赵敏正和二三十个公司高层开会讨论最后一季度的业绩,见她陡然现身,形象还幡然大变,不禁惊愕。

  珍珠大模大样冷笑前进:“赵敏,你还真沉得住气啊,刚刚毁了别人的家庭还跟没事人似的,一定早就做惯这种勾当,都习以为常了!”

  赵敏深知其来意,临危不乱道:“我不认识她,让保安来把人带走。”

  珍珠大怒,当众揭发批判:“你还敢装蒜!大家听着,这女人就是个贱货,勾引有妇之夫,明知人家有老婆儿女还上赶着往上凑,逼得人家两口子离婚,害得人家父女反目成仇,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婊、子!”

  在场人等莫名其妙,惊疑惶惑地左右张望。

  只赵敏一人保持镇定,冷冽呵斥:“你是哪儿来的,再胡说我就报警了。”

  “你报啊!警察来之前我先打死你!”

  女孩敏捷地跳上大会议桌,小猎豹般对敌人进行扑杀。员工们急忙制止,七手八脚按住行凶者,按赵敏的指示播打报警电话。

  珍珠被带离会议室,赵敏理直气壮斥责:“前台是摆设吗?怎么能随便放陌生人进来!通知行政部,今天前台哪些人在岗,一律开除!”

  而后重回座位,若无其事吩咐:“会议继续,请大家都坐下吧。”

  她完美维持了女总裁的仪态,会议结束后匆匆回到办公室,打电话向秀明说明此事。

  “对不起,当时那种情况我只能那么做,她现在应该在派出所,你快去接她吧。”

  秀明赶到派出所,女儿已被贵和接走,珍珠回家后拒不见人,不吃不喝闷在房里。晚饭时她仍在赌气,英勇前去劝说,姐弟俩泪眼相望,仿佛被山火烧毁巢穴的兔子。

  珍珠拉住弟弟的手,晓以利害:“小勇,爸爸妈妈离了婚我们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了,以后恋爱结婚也会被对方家里嫌弃,找不到好对象了。”

  “为什么?”

  “很多家长不愿意儿女和单亲家庭的孩子结婚,觉得单亲家庭出来的人性格都有缺陷,越是正经人家越看重这个。你找不到好人家的姑娘了,我也嫁不到好家人的儿子了,就算结了婚也会受歧视,搞不好还要被人欺负。”

  英勇听了不住抽泣,摇着她的胳膊央求:“姐姐,你别那么早结婚,等我长大了再嫁人。”

  “你怕没人陪你,想拖着我啊?”

  “不是,等我长大就有能力保护你,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了。”

  珍珠心酸欲化,姐弟俩抱头痛哭,哭声传到门外,飞进长辈们耳中,激起忧伤的共鸣。秀明躲在卧室用头撞墙,恨自己愚不可及,亲手毁掉幸福美满的生活,失去家人,未来也不存在意义了。

  早晨千金在厨房做饭,听到走廊里的动静忙赶去查看,秀明也开门出来,见珍珠背着旅行包往外走,忙追赶阻拦。

  “珍珠,你要去哪儿?”

  珍珠瞄了姑姑一眼便转头不睬:“我不想在这个家呆下去了,从今天起搬出去住。”

  千金与大哥吃惊对视,忙问她:“你打算去哪儿住啊?”

  “辛向荣的表姐跟我很要好,她在申州电影学院读书,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我已经问过她了,她同意我过去住。”

  “关系好你也不能这么麻烦人家啊,出去住哪有在家方便?”

  “我不想看到某人,跟他相处太恶心了!”

  珍珠语气憎恶地朝秀明心窝扎了几把刀,他绝望地不能动弹,刀子还在不停刺入。

  “既然他觉得小三比较重要,我和妈妈就给那个贱货让位置,我们都走他就自由了。”

  女儿硬要出门,妹妹一个人拦不住,燥恼呼喊:“大哥你还不快过来拦着!”

  秀明从剧痛中惊醒,跑来拉住珍珠:“珍珠,对不起,都是爸爸的错,你还小,不能出去住啊。”

  珍珠厌恶挥手:“从今天起我的事都不用你管!”

  “你生我的气,随便干什么发泄都行,别离家出走啊。”

  见父亲哀苦求劝,珍珠不住冷笑:“随便干什么都行?得了吧,我最想做的发泄方式就是痛打那个贱三,可是那样的话你又该揍我了,我可不想被你打死。”

  秀明悔恨莫及:“爸爸错了,爸爸不该打你,你要是生气现在就打回来吧。”

  “我嫌脏了我的手!”

  珍珠倔牛犊子似的往院门外挤,他情急下抓住她威喝:“不行,你不许走!哪有高中生一个人出去住的,遇到危险怎么办?”

  她立刻回以爆吼:“你少管我!我以后再也不听你的话了。都是因为你,我彻底讨厌男人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一个都信不过!”

  趁他语塞,恨恨表露感想:“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你和赵敏这么作践我和妈妈小勇,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报复你们,不让我们好过,你们也别指望安生!”

  秀明心知将她伤得太深,不求原谅,只想保障她的安全,进行强势阻拦:“我不管你要干什么,总之,不许出这个家门!”

  珍珠使劲推开他,尖叫:“你走开!再敢拦我,我就马上去找个有钱的白胡子老头子结婚,让他管你叫岳父!”

  秀明肝胆皆碎,生怕她犯糊涂,跳脚怒喝:“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珍珠唬软他的筋骨,倚仗鱼死网破的态度效仿母亲抛弃可恨的男人,毅然走出家门。

  她离家出走时佳音正领着美帆看房子,走进这套林田区东篱路的高层公寓房,美帆不胜惊讶。

  “这房子是你的?什么时候买的?”

  佳音笑着提醒:“你还记得08年我找你借过20万吗?”

  “记得,当时你说你大哥家出了事,需要20万救急。”

  “那是骗你的,我借那20万就为买这房子。”

  08年全球金融危机,岁末申州房价暴跌,做房产中介的朋友向佳音推荐了这套80多平米的公寓。当时这里地段偏僻,加上经济不景气,打击了投资者的热情,这房子也被原房主当成鸡肋,情愿以比正常价低10%的低价出售,算起来总价不过70万。

  佳音听说国内城市化进程才刚起步,申州是一线中心城市,相信房价还会继续涨,认为这是不错的理财项目,就建议多喜和丈夫买下,以后当做胜利或英勇的婚房也不错。多喜秀明都缺少经济头脑,投资买涨不买跌,说什么都不肯买这房子。

  佳音不愿错过机会,向美帆借钱付了首付,这房子月供3000,当时租出去租金就有2000,她再悄悄赚点省点就够了。后来房价果然持续猛涨,地铁线也恰巧经过此地,楼下就是地铁站。房租借势提升,到如今月租金5500,房屋市值也涨到了400多万。佳音早几年便还清借款房贷,担心丈夫知道以后会拿去败掉,一直对其保密,上个月租客退租,家里事多,她还没空去中介处挂牌招租,而今正好拿来落户。

  美帆听罢来历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可真有眼光魄力啊,怪不得都说娶个好媳妇家里能旺三代,珍珠她爸实在太没福了。”

  佳音不屑再提丈夫:“我已经跟他没关系了,以后带着孩子们好好过,这房子够我们三个人住了。”

  她俩仔细查看室内,美帆说:“以前的租客不爱惜屋子,你看都搞得太破旧了,得好好装修一下。这之前就在我家落脚吧,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也怪寂寞的,你们正好过来给我做伴。对了,珍珠她爸要是知道有这房子,会不会跟你抢啊?”

  佳音客观预测:“不会,他在这方面三观还算正常,不会跟我争的。”

  “那要是他死活不同意离婚,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找律师起诉,我有他出轨的证据,法院会判离的。”

  “赛亮以前常帮人打这种官司,有的会拖上一两年呢。”

  “最后能离就行,反正拖再久我也不会反悔,这个婚我离定了。”

  佳音做事稳扎稳打,离婚的第一步骤是去找工作。她在招聘网上查到北古一家名叫“百味鲜”的中档家常菜馆在招聘主厨,立刻前去应聘。老板是个60多岁的时髦老太太,面相和善,但招聘标准半点不含糊,看过她的职业证书后问她以前在哪些餐馆上过班。

  佳音诚实相告:“我毕业后就结婚了,没有工作经验。”

  老板娘诧异:“那你是怎么考上高级技师的?”

  “我是正规烹饪学校毕业的,可以直接参加高等级考试,考上以后在朋友的餐厅挂靠了几年,用那个做工作年限参加了技师考试。”

  对方显然不满意,委婉回绝:“我们虽然是小餐厅,可对厨师的技术要求很高,尤其是主厨,以前在我这儿上班的那位是香格里拉退下来的,干了四年,最近回老家帮他儿子开餐馆了。我想找个跟他水平差不多的,你恐怕不太合适。”

  佳音有备而来,不卑不亢请求:“厨师的手艺都能当面验证,您能给我一次考核的机会吗?”

  试一试也无妨,老板娘让她当场做一个拿手菜。

  佳音笑道:“我的拿手菜还不少,但需要时间准备,后天来行吗?”

  她征得老板娘同意,隔天晚上9点带着准备好的秘制调料和新鲜食材来到百味鲜,用麻利流畅的烹饪技法炮制了一桌自创的特色菜,包括毛蟹炒年糕、孜然蒙古羊排、外婆红烧肉、蒜香小龙虾、蜜豆拌花螺、响油鳝丝、酒香草头、香煎鹅肝、酥皮银鳕鱼、鲍鱼辣子鸡、三鲜鸡汤、田园菜苗饺、酥皮叉烧包、菌菇鲜鱼饺,硬菜精肴面点汤品共计14道。

  这些菜式都是申州当地人餐桌上的常客,但经她别具匠心地改造,口味层次更丰富,每一道都与众不同,令人惊艳,摆盘和卖相也十分亮眼。

  老板娘与两名厨师品尝后惊喜叹服,每个有实力的餐厅都致力于研发新菜品,开发一套优秀的新菜谱投入巨大,盈利更是惊人,要是把这套菜式拿去大饭店推销,少说也能赚取上百万的专利费。

  老板娘当场动了这方面的心思,决定聘用佳音,出价三十万买她这套菜谱。

  佳音毕竟没上过班,不太清楚行情,听到报价惊异呢喃:“三十万?”

  对方以为她嫌少,爽快加价:“三十万是少了点,五十万怎么样?我们想把这批菜打造成店里的招牌,以后每月给你分红。工资就按以前那位主厨的标准,月薪一万五,再加五险一金,你明天就来上班吧。”

  佳音回去和美帆分享这一喜讯,美帆由衷高兴,赞叹:“你真厉害啊,很少有家庭主妇一离家就能找到高薪职位,你这都算稀罕事了。不过也不奇怪,一般的家庭妇女做饭基本凑活,你却像上班一样花心思,不停研究这个研究那个,专业知识一点没落下,还处处精益求精,可见任何事只要抱着从业精神都能有收获。”

  佳音舒心落意道:“现在我心里更踏实了,这样的收入足够养活孩子们了。”

  此前她还没正式检测过自身能力,虽有自信,但不充分,此时完全安心了。

  美帆为她浪费的时光惋惜:“你就是被家庭耽误了,要是早点出来上班现在多半已经取得大成就了。”

  她深以为然:“所以女人太重视家庭也不是好事,更不能把一切都寄托在男人身上。”

  “没错,以前我把爱情当做包治百病的灵药,如今回头一看,当时真是太傻了,以为自己是爱情电影的女主角,结果却票房惨淡,十几年的付出全打水漂了。”

  美帆与她同病相怜,不经意联想到自身遭遇,佳音对赛亮仍有好感,少少维护道:“其实小亮还好,至少没在外面乱搞,婚姻期间对你还是忠诚的。”

  “那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我们别提他们了,不然总像怨妇,今后打起精神过好自己的生活,让他们都去见鬼吧。”

  为庆祝她找到工作,美帆开了瓶红酒庆祝,佳音解决一桩要务,分出心神关心她的近况。

  “雷天力那事怎么样了?最近还派人来骚扰你吗?”

  雷天力被起诉后几次三番找人联系美帆谈判,又对她构成了骚扰。前些时候美帆报了两次警,他便不敢再造次了。

  “12月底就要开庭,我绝不会松口,非让他判刑不可。”

  “对付这种坏蛋是不能手软,可是会不会影响你的事业?”

  影响自然是巨大的,面对纷飞的流言美帆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勇气再坚持曲艺工作,但她现在不想考虑这个,先报了仇再说。

  “别说这些烦心事了,你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我跟老板娘说后天去,明天你陪我去学校接孩子吧,这次一定要把他们带回来。”

  佳音铁了心抢回儿女,为此不惜与丈夫大动干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31章 失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4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5偏偏宠爱作者:藤萝为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