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31章 遗嘱

第31章 遗嘱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丧礼期间灵堂的香火不能熄灭, 昨夜家人几乎都没睡,今晚贵和主动申请守夜, 在灵堂边支了个行军床躺下, 其余人也各自休息去了。

  秀明为大姑妈的事烦恼,吃完夜宵嗓子干痒难受, 去厨房倒水喝,见佳音正在洗碗,就对她说:“还有水果吗?给我削个苹果吧。”

  佳音不紧不慢放下手中的活儿削好苹果, 拿盘子装了放到他跟前,全程无声无息,视线也完全没擦碰到他,似在投食打发一条流浪狗。

  秀明再迟钝也能感受到她的不快,有些莫名其妙, 试探道:“明天我多去买些一次性纸杯, 别用家里的杯子了, 省得花力气洗。”

  他的话像落水的线头,水花也没溅起半星,妻子无疑在生闷气。

  佳音脾气好, 可精诚合作的生意伙伴也会闹矛盾,何况是夫妻?秀明这十几年下来也不缺相关阅历, 知道事出必有因, 大脑连忙倒带搜寻,淘了半晌找到线索。

  准是我说“女人乏味”那些话刺激到她了。

  他当时确系有感而发,妻子固然称职, 配他绰绰有余,可人心是个无底洞,有了星星想月亮,他也是个撞见美女会多看,遇上尤物会多想的正常男人,有时望着枕边人会想象林志玲高圆圆的脑袋安在对方身上是个什么效果,下意识地就对妻子产生了一些缺憾,并在防范不足的情况下吐露心声。

  这行为自然再JP不过,他是标准的钢铁直男,但还没产生癌变,不能理直气壮做嘲笑黑猪的乌鸦。眼下惹恼了妻子,直观感想就是羞愧和补过。

  “贵和说今晚他守灵,你收拾好就去睡吧,不然明天收拾也行。”

  他设法与佳音搭讪,仍是石沉大海,只好等她干完活儿洗完澡,再跟到房里进行第二轮和平外交。

  卧室黑黢黢的,佳音蜷缩在棉被下,被子现出一个低低的弧形,看起来那么的瘦小。

  秀明站在门口有些望而怯步,仿佛新到任的饲养员不敢贸然踏入饲养猎豹的笼子。妻子出了名的温顺,从不撒泼耍浑,可他有时就是情不自禁地怕她,尤其是做错事的时候,把这种畏惧精炼一下就会得出负罪感。

  妻子在德操方面的完美给了他很大压力,似乎只有像供菩萨一样敬着她,别人才不会骂他混蛋。

  “你不舒服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点药?”

  他轻轻上前拧开台灯,爬在妻子背后,那种讨好就像端着一碗满得不能再满的粥,流汤滴水的。

  “我给你找点药吧。”

  他支配不了妻子的嘴,只好支配自己的手脚,拿来药盒放在床上翻找,感冒药、头疼药、清热、去火、健胃、消化的每一样都拎出来请示一遍。

  “你看你要吃哪种?我给你倒水。”

  佳音的火气没那么大,原想冷处理消除暂时性的厌烦,可丈夫是个急性子,有事非得立刻解决,不懂什么叫“欲速则不达”。

  也是他运气好,遇上一个豁达明理的老婆,否则婚姻方面不见得比多喜顺利。

  佳音被他纠缠不过,翻过身来按住他的手。

  “没事,我这种贱命不会轻易生病的,你别担心。”

  秀明以为打赢了第一仗,又展开急行军,把不该挑破的帐子挑破了。

  “你怎么生气了?是不是怪我刚刚说错话?”

  佳音被迫陪他周旋。

  “你刚刚说了什么?”

  “就是我批评小亮时说的话。”

  “你批评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叫他珍惜弟妹,顺便举了些反例。”

  丈夫在人情上蠢笨如牛,嫁牛随牛是很痛苦的,因为降低姿态容易,降低智商很难。佳音闭上眼睛忍受头痛,无声责问他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秀明仍在欠扁地追问。

  “你是不是在计较那些话?”

  佳音睁开眼睛,疲倦地斜视他。

  “你当时在说我吗?”

  “不不,当然不是了。”

  他一笑更气人了,这么英俊的男人怎么笑起来就这么傻呢?好比一包金华火腿,撕掉包装发现里面装的原来是火腿肠。

  佳音再次闭眼,可眼不见,心还烦,忍不住说起气话。

  “那是实话,不用否认,我本身就是个乏味的女人,只知道干活儿,省钱,没有高雅的爱好,不能给丈夫争光,这些我全知道,我也想改,可是既没精力也没钱,只好委屈你了。”

  情商高的人说起气话也不气人,反而令对方汗颜。

  秀明急忙申辩:“我也没怪你啊,我知道是我自己没本事,不能让老婆过好日子,等以后有了钱,一定让你过得比弟妹还风光。”

  “你有这个心就够了,现在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我挺知足的。”

  “你看你总是这样,凡事都深明大义的,搞得我多害臊啊。”

  “那你想怎么样?让我跟你吵架?我不会吵架,要不你先教教我。”

  佳音腔调虚弱,对立的话语都被她柔软的嗓音打磨得失去锋芒,让人时刻感觉在跟一个弱者对话,气势稍微硬点就是以强凌弱。

  秀明每次都这样败下阵来,转眼举出白旗。

  “算了,算了,都是我不对,你别呕气了,万一呕出毛病来,我罪过更大了。”

  他转身下床,又觉悟出什么,回头问:“我说,你是不是跟弟妹一样,不喜欢我们请人来演出啊?”

  如果妻子是借题发挥,他就能扳回一城,可佳音丝毫不给他翻盘的机会。

  “没有,亲戚朋友们大老远赶来,说明对我们家有心,我们没别的好答谢,请他们看看演出,高兴高兴,也算对人家的回报,爸知道了也会赞同的。”

  秀明没脸再跟贤妻罗唣,灰溜溜去卫生间洗澡,上床后想起正事,向他的内政部长请教。

  “明天大姑妈就来了,你说我该怎么跟她开这个口啊。”

  佳音这会儿没心思想这事,来了个徐庶走马荐诸葛。

  “让景怡一块儿去吧,万一出点事他知道该怎么对付。”

  “真不想让他再管我们家的事,显得他这个女婿比我们这些儿子还能耐。”

  “你就别再计较这些了,未来一年还得朝夕相处呢,为了千金也该拿出大舅哥的风度来。”

  秀明无力逞能,没趣地睡下了,佳音翻身背对他,一动不动,一声不响,仿佛随时会挥发在夜色中。

  两口子过久了总会有点感应,隔了几分钟秀明爬起来,掀开她的被缝探头张望,妻子脸上果然泪痕斑驳。

  “你怎么又哭了。”

  “没事,你睡吧,我过会儿就好了。”

  佳音重新把自己裹成蚕蛹,慢慢消化悲愤,她的心不是石头,受了那样的侮辱怎能不气呢?可侮辱她的偏偏是丈夫,害她不能利索地还击,免得把一个人的伤口变成两个人的芥蒂,顾全大局注定委曲求全,以前有公公做主,委屈还能打打折,现在公公不在了,往后她得正面迎接伤害。

  再坚强的人失去一道重要屏障都会黯然神伤,情绪调整期喜怒哀乐都不稳定,但愿这几天别再出意外,否则她可能维持不了稳重的风貌了。

  早上10点10分,来自旧金山的波音787飞机准时停靠在申州青铺国际机场,秀明和景怡、胜利提前半小时来到出机口等候,航班抵达半小时后,大姑妈赛惜泰现身了。

  老太太穿着米黄色薄呢套装,头戴一顶时髦的蕾丝遮阳帽,标准归国华侨装扮。走路步伐有些蹒跚,精神却像米汤浆洗的布料,清爽硬朗,脸上妆容精致,七十多的人瞧着也就五十来岁。身旁一位机场工作人员用手推车推着三个大号的行李箱,看来都是她的。

  她上次回国还是六年前,一别六年,见了侄子侄女婿们别提多亲热,一人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还使劲亲了胜利一口,看样子仍当他是没长大的小孩子。

  “秀明啊,我又不是缺手缺脚不能走路,你们干嘛来这么多人,跑一趟多累啊。”

  “您刚出院,腰腿还不方便,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肯定累坏了,多几个人也好照应。”

  “我都好利索了,是不是多喜让你们来的?他也太小题大做了。不过也好,姑妈给你们买了好多礼物,这三个大箱子都装得满满的,一人拖一个就不累了。”

  惜泰将行李箱分配给三人,哪只装了食物,哪只里有液体和易碎物品都做了提醒,小心谨慎的性格一点没变。

  到了停车场,她看看手表,对秀明说:“都快中午了,干脆先别忙着回家,就在外面找家好一点的餐厅,姑妈请你们吃饭,把全家人都叫出来。”

  她打乱了众人的既定方案,让秀明有点慌张。

  “姑妈,还是回家吃吧,家里都准备好了。”

  “家里准备的晚上再吃也行,姑妈好几年没请你们吃饭了,这回得补上,我给你爸打电话,叫他领着孩子们过来。”

  惜泰刚拿出手机,三个人同时伸手阻拦,景怡向秀明递个眼色,示意他当机立断。

  秀明预备好的台词全作废了,硬着头皮即兴发挥,问惜泰:“姑妈,我爸生病的事儿您知道吗?”

  惜泰吃惊:“怎么?你爸都告诉你们了?”

  见他们点头,老人露出痛心的愧色,点点头说:“告诉了就好,告诉了就好,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劝他,就算病治不好,也得让孩子们早点知道,心里才好有个准备啊,不然到时候突然爆发,你们还不得慌了手脚。”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还准备充当侄子们的依靠,秀明见状不忍心打破她的心理防线,低下头嘴闭成了蚌壳。

  惜泰拿出长辈的镇定安慰他:“秀明,你爸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们啊,他说他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没能为你们提供舒适的生活,为这点一直自责,所以不愿再在生病的事上给你们添麻烦。我估计他日子不多了,最后这段时间你们可得对他好点。”

  她哪里知道最后的时间已成为过去了。

  胜利憋不住当场洒泪,惜泰又急又心疼,捧住他的脸哄劝:“胜利,别哭,你爸爸最放心不下你了,你得表现得坚强点他才能放心。”

  胜利在她手心吐出一串破碎的音节:“姑妈,我爸爸他……他……”

  “你爸爸怎么了?”

  惜泰顿时变了颜色,丢下埋头痛哭胜利,扭头质问余人:“你们倒是说话啊,多喜他到底怎么了?”

  景怡眼见秀明葫芦落塘,吞吞吐吐,再木下去铁定吓坏老人,只好越位代言,扶住惜泰说:“姑妈,您别慌,我们也想早点通知您,可事发太突然,没来得及。”

  “什么事发突然啊?怎么就事发突然了你倒是说啊!”

  “周四爸出门逛街,不知怎么搞得突然跌进了下水道,伤势严重,在医院抢救了一天,第二天中午已经过世了。”

  惜泰眼珠子定住,几秒钟后眼白霸占了眼眶。

  秀明一把抱住她,景怡麻利地打开车门拿出事先备好的氧气袋,胜利拎来医药箱,仁丹、心脑康、硫酸亚铁、速效救心丸……全都跃跃欲试,力求把危机控制在计划以内。

  两小时后惜泰来到赛家,灵堂上漫天遮地的雪白吞噬了她最后一丝侥幸,弟弟站在黑色的大相框后笑脸相迎,那薄薄的一层玻璃就是浩瀚的阴阳河界,此生缘尽,执手无期了。

  悔恨、遗憾将她推向供桌,泪水比桌上的烛泪更丰沛。

  “我苦命的弟弟啊,大姐回来看你了,你怎么不等等我,就这么走了啊。”

  她引领了新一轮哀恸,抽泣声满盈了整个空间,每个人的舌尖都发苦发咸,演出团应景地用萨克斯吹奏《让我再看你一眼》。

  慧欣闻讯赶来,两位老太扶抱对泣,惜泰脸上的妆全花了,障眼法失效,老态毕现,瞧着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

  “慧欣啊,你说多喜怎么就这么狠心,都不让我看他最后一眼。”

  慧欣的手绢紧紧贴住面颊,不然挡不住汹涌的泪潮。

  “老赛他是想等你,为了和你在家团聚,他有意推迟去住院,谁知道会发生那种事。”

  “他真傻啊,在哪儿团聚不都一样,早点去住院我们姐弟还能见面说上话,现在我就是把喉咙喊破他也听不到了。”

  “你想说什么他都知道,不信你问秀明,老赛断气前还让他们转告你,叫你别难过。”

  “我怎么能不难过啊,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他一走,我们家到我这辈就只剩下我了,往后我孤零零一个人可怎么办?”

  “不是还有孩子们吗?”

  “孩子?他们都有各自的家庭,哪顾得上我们这些老的,这点你还不了解?”

  惜泰越说越痛,哭得捶胸顿足,旁人劝了好一阵,哭泣仍似慢性病反复发作,到了晚间看着好些了,等客人们一走她又在灵堂前号开了。家人们守着她不敢擅离,听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追忆往昔。

  “秀明、小亮你们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学校放假你爸用三轮车载着你们出去做工的事?”

  赛亮母亲去世后多喜再次兼顾起爹妈的双重职能,每逢节假日,无处托付年幼的儿子们,他就只得带着他们一块儿上工地。

  那辆三轮车披星戴月,风雨无阻,有时是悠闲的观光车,有时是狂飙的赛车,大晴天会支起遮阳伞,下大雨又会变成水中的小船,车上的漆掉光了,车板起了锈色,又被孩子们的鞋底脚丫蹭得光亮。

  基本上每次坐车都有东西吃,一般是冰棍、蛋卷、烧饼、烧麦。吃鸡腿、冰淇淋说明父亲赚钱了,吃排骨、烤鹅、炸虾说明赚的钱还不少,什么都没有时他们就知道父亲亏本或者欠债了,这时的父亲很沉默,兄弟俩也不敢吭声,一路无言,身下的车咯吱咯吱叫着,替他们唉声叹气。

  这么深刻的记忆怎会忘记呢?

  秀明流泪了,手指不住用力揉眼。

  惜泰又问千金:“你还记不记得你初中时受伤住院,你爸天天背你上下学,背了整整一学期?”

  那次千金被摩托车撞了,右腿骨折,出院后多喜怕她再出意外,每天开车送她上下学。汽车进不了校门,下车后他会背她爬楼进教室,放学时等在教室门外背着她原路返回。

  千金个子长得快,那会儿已够到多喜的下巴,被父亲背着,脚都吊到了他的膝盖处,她有些不好意思,让父亲别背了,父亲却不肯,说:“爸爸马上就老了,很快就背不动你了,趁现在有机会能背多久就背多久。”

  当时她爬在父亲背上是何等幸福,如今那幸福已经一去不回头了。

  千金捂住脸哇哇大哭。

  惜泰还不甘心,非把每个人都弄哭,又问胜利:“你爸爸是怎么把你养大的,你都记得吗?”

  胜利蹲在地上,哭得抬不起头,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把父亲换回来。

  惜泰的哭声很快盖过所有人,强烈的悲伤已酿成海啸。

  “你们的爸爸太可怜了,大半辈子都在为孩子卖命,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你们身上,自己从没好好享受过。”

  慧欣不能坐视她散播无谓的悲痛,起身劝阻:“泰姐,人已经走了,你还是节哀吧,帮老赛把要紧的事办完。”

  多喜是一家之主,处理他的身后事得跟他同辈的长亲做主持才能显得公平正式。

  惜泰被她一语点醒,赶忙克制情绪,等她端正仪态,会议随即开幕。

  秀明向她请示:“姑妈,现在主要有三件事,都是跟钱有关的。一是这次丧事,亲戚朋友们送的白包除去丧葬费,还有二十七万五千零三百,您看这些钱我们该怎么分配。”

  惜泰独立经商数十年,处事老成干练,这些有成例的事都不用细想。

  “办事收的礼金是揣不热乎的,往后人家家里有婚丧嫁娶,家人生病,孩子进学,你们都得还回去,说不定多的都会送出去。我看你们就按各家的亲朋送了多少来分配,把送礼的名单金额都记牢,以后各自去还礼。”

  秀明又说:“爸这次出意外全怪路政局施工时没安放警示标志,小亮跟他们领导交涉过了,那边想私了,答应赔款二十万。我们想了想,这笔钱是用爸的命换来的,谁都不忍心要,您看该怎么处理?”

  惜泰伸手接住新滚出的泪珠,用力颔首。

  “是啊,我们家又没到山穷水尽揭不开锅的地步,怎么忍心花亲人用命换来的钱,不如捐出去做好事吧。”

  这事家里人已商量过了。

  “当时是一个环卫工下井把爸救上来的,听说他爱人得了尿毒症,急等钱换肾,我们通过新闻媒体确认过,是真有这么回事,您看把这笔钱捐给他家行吗?”

  那天多喜落井,不等警察和救援人员赶到,附近的商家路人们自发组织营救,一位四十多岁的环卫工自告奋勇下井将老人背了上来。新闻媒体对此事进行了追踪报道,环卫工的家庭情况也被曝光,赛家人很感激这位见义勇为的英雄,急人之困也算报恩。

  该决定得到惜泰肯定,就只剩下一件事悬而未决了。

  “这第三件是爸的存款,我们在他的卧室找到四张存单,总共有三十万定存。我和弟弟妹妹们商量了一下,打算把这笔钱留给胜利,您觉得合适吗?”

  惜泰的反应依然迅速。

  “这笔钱你爸跟我交代过,他身前立了份遗嘱,让慧欣帮忙收着,也拍照给我看了,我可以作证。”

  遗嘱慧欣随身带来了,经众人过目后当着他们的面诵读,内容大致为三方面:

  一、将长乐正街他们居住的这座房子的产权平分成三份,一份给秀明,一份给胜利,另一份由珍珠英勇共同继承。并说明,待胜利成人后,如打算自立门户,可向秀明出售产权,用所得款项另购新房。同样,等珍珠将来出嫁,也可将产权折价转卖给英勇作为嫁妆。

  二、赛亮、贵和买房时他曾分别予以支助,当时希望他们努力奋斗,采用了借贷形势,实则并不打算索还,算是留给他们的遗产。

  三、各大银行定期存款以及死后社保补助金共计三十余万,其中十五万留给胜利作为读书深造的费用,五万给灿灿,算是外公对他未来考大学的奖励,剩下十万由佳音继承,其余的当做丧葬安埋费,若还有结余仍全部留给佳音。

  前面的安排合情合理,基本都在众人意料之内,最后却猛然吐出枚深水炸、弹,听得佳音悚然一惊,她倏地直起腰绷紧背,像被从颈椎插进一根钢筋,又像被乌鸦围攻的稻草人,心慌心跳却动弹不得。

  只听惜泰向着她说:“你为赛家辛苦忙碌了十几年,你爸老觉得亏欠你,特地留了十万块给你,钱不多,都是他的心意,你有这样的公公也算幸运了。”

  她怕旁人不服,当众放话:“多喜说,这个家有今天全靠大儿媳妇照料,你们都沾过她的光,得感谢她,现在她拿这笔钱当之无愧,你们要是不服气,就得说说自己对这个家的贡献,能胜过她的才有资格跟她争。”

  她即便不说这番话,赛亮兄妹也无异议,家庭成员里自赛亮以下都由佳音一手看护长大,有的曾日日由她梳头穿衣,有的曾夜夜由她拍哄入睡;有的曾拽着她的裙角哭闹撒娇,有的曾拉着她的手上学放学。

  她曾在隆冬的傍晚,骑自行车载着发烧的他们去市区看病,然后衣不解带彻夜照料,也曾在盛夏的午后摇着蒲扇为午睡的他们驱赶蚊虫,以便他们能养足精神应对考试。

  她在冰冷刺骨的水里洗衣,冒着烈烈寒风买菜购物,年复一年;她在蒸笼般的老厨房里炒菜煮饭,顶着炎炎夏日迎来送往,日复一日。

  十七年,将一位青春少女变成终日与锅碗瓢盆作战的黄脸婆,她额头眼角若隐若现的皱纹,不再饱满剔透的肌肤,不复晶莹无暇的眼白无不令贵和等人揪心,他们是如此敬重她爱戴她依恋她,随时愿为她两肋插刀,比较起来钱简直无足轻重。

  惜泰还不放心,特地向秀明声明:“你爸说了这钱是单独给佳音的,是她的私房钱,你不许找她要,这点你一定得记清楚。”

  秀明忙不迭点头:“是,姑妈放心,那钱随她怎么花,我不会过问的。”

  要问在座谁人不满,唯有美帆了,不为金钱只为面子,公公在遗嘱上虑到每个人,唯独漏了她,要说儿媳是外人也倒罢了,为什么对佳音珍而重之,对她就视若无物呢?

  她是父母的心肝,亲友的宠儿,戏迷的女神,舞台的中心,不能忍受自尊受这样的侮辱,报复心一起,先拿佳音开刀,假笑戏谑:“爸想得可真周到,别人家的儿媳妇辛苦操劳几十年,连根针都捞不到,他却给大嫂留下一大笔慰问金,真是明事理的老人啊。大嫂,你不发表点儿感言,对爸表示一下谢意吗?”

  佳音眼中泛泪,无语凝噎。

  赛亮脸色比发霉的豆子还难看,低声训斥妻子:“你的嘴是不是被蚊子叮了,不闭上就痒得难受?”

  美帆冷笑:“都快11月了哪儿来的蚊子啊。”

  千金已经火了,快语如刀地声讨:“二嫂,大嫂的功劳我们大家都看得到,爸爸的做法很公平,你别阴阳怪气的。”

  美帆常受她挤兑,早想还以颜色,冷面驳斥道:“我哪里阴阳怪气了,小姑子,我究竟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怎么处处针对我?”

  二嫂的弱点太明显,千金不动脑子就给了她沉重的一击。

  “嫌你长得碍眼不行吗?”

  “你有什么资格贬低我的相貌?”

  “不用贬低,你本来就长得不怎么样,像根晾干了的丝瓜,脸上的粉厚得像刷墙,表情稍微大点就会裂缝。”

  美帆气得离开座位,浑身抖颤。

  “你、你太欺负人了!”

  千金巍然不动,俨然成竹在胸的将军,丈夫等人的劝阻都是无用的疑兵,休想撼动她。

  “是你先欺负大嫂,仗着她脾气好,故意刁难她,不过十万块而已,还不够你买一个包,至于眼红吗?”

  “谁说我眼红了,别说十万就是一百万我也视若粪土!”

  “那你干嘛阴阳怪气讲话?”

  “都说了我没阴阳怪气,你觉得我阴阳怪气说明你六根不净!”

  没等她们吵完,佳音掩面奔出,耳边的争执根本不能深入她的脑子,她的退场源于情绪失控。想到公公这辛劳节俭的一生,她的心就像开裂了那么疼。那十万块是他一点一点攒起来的血汗钱,每一分背后都有辛酸的故事,坎坷的记忆,他在生命的末期都舍不得动用,却慷慨地赠予了她,这是她迄今为止收到的最昂贵的馈赠,恐怕也是今生最后一次了吧。

  她不能细想,一想就心碎,躲在院子里,双手紧紧捂嘴泣血捶膺,默默地喊:“爸,您怎么那么傻,那么傻呀。”

  家人们都以为这是美帆的错,千金怒不可遏地跳起来,她有1米72的个头,体态丰满,看来比美帆高壮一倍,加上两只眼睛怒瞪如虎,好像真会一口吞了她。

  “看你都把大嫂气跑了!”

  美帆已对佳音萌生歉意,却不甘示弱地强辩:“她也太夸张了吧,是我害的吗?我没对她做什么啊。”

  赛亮知道好几双眼睛正盯着他,斩钉截铁对妻子下令:“你马上去向大嫂道歉。”

  他太像马戏团的驯兽师了,美帆怎受得这种屈辱,自然宁死不从。

  “我为什么要道歉,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道歉?”

  “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都是这个家的儿媳妇,我凭什么低人一等?”

  “大嫂对我们家有突出贡献,你没资格嫉妒她!”

  “我不是嫉妒,是不甘心,我对这个家没贡献都是因为你,是你先疏远你家里人,应该检讨的人是你!”

  美帆像考场上瞎猫蒙对死耗子的考生,无意中一语中地揪出问题根源,她赌气离去后赛亮羞惭无地,忙向惜泰道歉:“对不起姑妈,回头我会教训她的。”

  惜泰注视他的眼神比降龙罗汉还严厉,她常听多喜诉说家事,此时发现她看到的情况比听到的还严重。她不像弟弟,因为愧疚不能放手管教这个桀骜的儿子,她在家是只手遮天的太后,不会对这些不懂事的侄子客气,直接批评他:

  “你没资格教训她,我看她的话很有道理,你都跟家里人不亲近,又怎么能责怪自己的老婆?你爸生前就担心你,说你凡事独来独往,缺乏家庭观念。他现在走了,再也管不了你了,可你该改的还得改,不为别人,是为你自己。”

  说完向秀明传旨:“你爸让你们合住一年,这决定很正确,小亮上高中就住校,大学时就很少回家了,太早独立,跟家里人接触得少才会这样。这一年里你们相互间要好好增进感情,中途我会不定期回来查看,你们有事也不许对我藏着掖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31章 遗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是迟来的欢喜作者:顾了之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3人间告白作者:金鱼酱 4你如北京美丽作者:玖月晞 5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