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30章 摩擦

第30章 摩擦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演出团的表演如火如荼进行着, 台上歌手引吭高歌,周围观众们兴高采烈, 不知情的谁能想到这家正在办丧事呢?

  美帆挤进院子, 发现秀明贵和等人正站在舞台边,泰然欣赏这首与丧礼风马牛不相及的歌曲, 没有一丝一毫愤慨不满,很明显,歌手是在取得他们允许后才开始演唱的。

  她怀疑婆家人悲伤得神志失常, 才会滑天下之大稽,现下人多眼杂不便开口提醒,忍了将尽一小时,11点演出结束,宾客们也相继散去, 劳累一天的赛家人聚在厨房吃夜宵, 除千金一家, 其余人都在,她找到问责的机会,出去关好院门, 走进厨房,谢绝了佳音为她舀好的汤团, 径直问秀明:“大哥, 今天那乐团是谁请来的?”

  秀明嘴里还包着食物,贵和抢话:“我请的,下午我一老同学介绍的, 说他们特别专业,我们瞧着还行,二嫂你觉得呢?”

  他不知道美帆的感想,还忻忻自得,美帆也不好张口就扫他的兴,讪笑道:“以业余演员的标准来看是不错。”

  得到业内人士肯定,贵和更庆幸这钱没白花,笑道:“明天他们还要来演一整天,刚才街坊们都过来观看了,听说这在咱们长乐镇还是头一家呢。”

  秀明也觉得物超所值,咽下汤团说:“以前别家也请过,但质量没这么好,我看比专业演出团差不到哪儿去。”

  “今天开演太晚了,那个团长说明天白天还能表演杂技和魔术,对了还有唱越剧的,二嫂您到时可以指点指点。”

  美帆看出贵和根本没意识到此事不妥,甚至还引以为豪,不禁严肃起来。

  “贵和啊,二嫂能说几句吗?”

  贵和发现她的脸似秋云下沉,莫名诧异道:“您说啊。”

  “你请演出团来表演,目的是想把爸的丧礼搞得隆重些,以此表达你对爸的孝心,这我能理解。可是老人去世本来是件非常悲伤的事,丧礼应该尽量肃穆庄重,才能显示出对死者的尊敬。这样大张旗鼓请乐团来演出,搞得像节日一样喜庆,导致现场看不到一点悲伤气息,还制造出大量噪音骚扰隔壁邻居,恐怕不太妥当吧?”

  美帆腹稿打得很详细,演员的台词功底又赋予她流畅的表达能力,说话时别人轻易插不上,贵和嘴巴张了几次,都被迫维持着无声的尴尬口型,眼睁睁接受责问。

  “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听见那个女歌手正在唱《今天是个好日子》,当时我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吓得不敢进门,爸的死让家里人多难过啊,这几天给我们留下了刻骨铭心的悲痛,终生都难以忘却,怎么能说成是好日子,唱那么欢快的歌来庆祝呢?”

  “二嫂,我先给你解释一下那首歌是怎么回事啊。”

  贵和靠比手势抢到发言权,脸像半熟的苹果青红不匀,笑容掺杂遑急。

  “本来我们也没想到演出团会选那首歌,唱歌前他们团长特地上台向全场所有人做了说明,说只有老年人去世,他们才会唱这首歌,为什么呢?因为老人去世,意味着一个家族开始了新的历史篇章,作为儿女后代不能在悲痛中消沉,要以老人生前的坚韧坚强为榜样,振作精神,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新的挑战。而且要总结过去生活中的错误,以这场丧礼为分界线,纠正缺点,确立目标,踏实生活,努力奋斗。爸的去世也代表着我们这个家的新生,所以才要唱这首歌鼓励我们,让我们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我觉得人家讲得很有道理,爸已经走了,我们总伤心也于事无补,得想办法把日子过得更好,这样才是对爸最大的安慰。”

  他不忘寻求支援,转头搭住秀明胳膊:“你说是吧,大哥?”

  秀明容易被正能量煽动,既然允许歌手演唱那首歌,就已经接受了对方的引导。

  “对,我也觉得那团长说得没错,我们都该打起精神,这样爸才能放心。”

  美帆认为该说法纯属洗脑,继续追责。

  “要振奋精神也不能把丧事办成喜事啊,我还看到后院堆放了很多鞭炮,都是谁买回来的?”

  二十来盘千响爆竹仿佛大蟒蛇盘踞在后院,侵占了小鸡柯南的窝巢,它只能站在爆竹堆上打盹。

  贵和说:“也是我和大哥去买的,准备爸出殡那天放。”

  搬运这些爆竹他可没少花力气,内裤都被汗水浸透了,冷冰冰地贴在身上还没空更换,真切回味了二十多年前尿裤子的感觉。

  美帆的樱唇围成一个完美的O型,有颜值加持,翻白眼的样子也不讨人厌。

  “那么多鞭炮,足够炸平一座上甘岭了,你们考虑过这样会给周围制造多少噪音,给环境增添多大污染吗?”

  她认为婆家人没常识,秀明也觉得她的话很新鲜。

  “镇上都是这么办丧事的,前年青石街的周老爹去世,出殡时他们家放了整整三小时鞭炮,烟雾飘了一整天呢。”

  “所以说那都是乡下人的陋习,我真搞不懂为什么现在我们国家那么多优良传统都被废弃了,这些文化糟粕反倒根深蒂固,家里也不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不懂科学文化的人,怎么还改不掉这些落后观念?”

  弟妹的话已经很刺耳了,秀明不能跟女流之辈见识,尴笑道:“我还在跟家里人商量,出殡时再请个锣鼓队,买些纸人纸车纸房子什么的。”

  乡邻们习惯在为老人举行丧礼时大操大办,谁家孩子舍不得花钱就会被人们说三道四,他还生怕自己想得不周道,遗落了什么程序。

  美帆分析这都是无知和虚荣造成的愚昧。

  “大哥,你们在炫富吗?在古代只有达官显贵才搞这么铺张的排场,那都是为了显示家族的财富地位,平民百姓是不会这么高调的。”

  贵和眼瞅大哥面子罩不住了,手上那一筷子菜在碗和嘴之间徘徊了好几次,到底放回碗里先打圆场。

  “二嫂,我们就想为爸多尽点心,跟炫富有什么关系?”

  “爸已经去世了,你们现在做的一切他都享受不到,只是经济上的重大浪费,爸生前那么节约,看到你们花不必要的钱,他会高兴吗?”

  兄弟俩都是讲理的人,因此美帆的道理攻势收效显著,看到丈夫和三弟露出狼狈状,气氛也像干掉的汤团粘成一坨,佳音再不能装哑巴了。

  “美帆,他们也是一片好心。”

  美帆没明白她的用意,进一步吐槽:“为了实现自我满足就任意胡闹,成年人不该这么幼稚。本来我就觉得这个丧礼办得够不像样了,把那么多人请到家里吃吃喝喝,跟开茶话会似的,每个人都有说有笑,吵得快把屋顶掀翻了,哪有一点哀伤的样子。正常的做法是去殡仪馆租个小房间搭上灵堂,再请僧人念念经,让亲友们去献献花,哀悼一下就离开,这样既清净省事,又不会给家人和客人们造成额外的负担。”

  社会不断进步,观念行为也该更趋文明,为他人节省精力,为社会节约资源,她希望身边的人都能以更文明的方式生活。

  以己度人,别人也会以己度你,在座的已有人误解了她的意思,其中胜利公开发难。

  “照您的意思,干脆什么都别做,把爸爸扔在殡仪馆就完事了,对吗?”

  美帆好似无缘无故收到警方的调查令,大惊失色:“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胜利冷笑:“我知道这两天您受累了,您是大小姐,享惯清福,嫁给二哥以后我们家一直太平无事,您只要偶尔回来露个脸就行了。这次爸爸去世您才没躲过去,当了半天女招待,真是辛苦您了。”

  他早看二嫂不顺眼,别的事可以忍,父亲的事不行!

  美帆一直以为他是个憨厚的孩子,此时刮目相看,积羞成怒。

  “胜利,我好歹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

  “我为我的态度道歉,但我认为我刚才说的话没错,爸爸已经走了,您不用再做他的儿媳妇了,如果连最后这几天的岗都不想站,您大可以辞职,没关系,我们不会介意。”

  与长辈争吵是不对的,胜利为逃避犯错跑出了厨房,像一只小老鼠逃离被它咬破的米袋。

  修补的责任全在佳音身上,她按住气愤嗔斥的美帆,柔声哄她:“他这几天很难过,你就理解理解吧。”

  “我知道他心情不好,可凭什么把别人当做垃圾桶?我做错什么了,要被一个高中生教训?”

  赛亮一直没吭声,他和妻子冷战时习惯采取鸵鸟战术,这时被妻子的女高音逼得抬起头,用力顿下手中的饭碗,桌上的器皿齐齐晃动。

  “我说你有完没完?跑出去瞎逛半天,一回来就胡言乱语得罪人,这么爱量别人的长短,干脆去做裁缝好了!”

  美帆刚才也有意拿丈夫当空气,现在他主动挑起战火,她也不能退缩。

  “你这人太不讲道理了,我是出去瞎逛吗?明明是你把我赶走的!”

  家里人白天听佳音说美帆回家拿东西,此时方知另有内情。

  秀明把赛亮当做前科累累的惯犯,听到风吹草动即刻拍响惊堂木。

  “老二你又吃错药了?为什么赶弟妹走?”

  “大哥别听这女人胡说,她今早的打扮太不像话,客人们都在议论,我才让她回去换衣服。”

  “弟妹今早穿什么了?我记得她打扮得挺好看啊?难道中途变装了?”

  美帆梨花带雨苦告:“大哥,我一直穿着你看见的那条黑裙子,结果被他批得一无是处。我不肯换衣他就恶狠狠地威胁,说要去买块麻布把我罩起来,那不就是要杀我的意思吗?”

  赛亮气得摔筷子:“你又无中生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

  “死人才会罩上麻布,你说那种话不就是在拿死威胁我?”

  秀明忽略弟妹的文字狱,先抓有实证的罪行。

  “老二你改行当服装设计师了?凭什么批评人家的穿着?”

  珍珠拿二婶当偶像,向来不满二叔暴殄天物的行径,父亲要审案,她抢着提供舆论支持。

  “二婶今天穿那条裙子多美啊,那可是去年香奈儿秋季经典款式,我看一个女明星穿过,她骨架太大,不如二婶穿着好看。”

  赛亮就事论事驳斥他们:“咱们家又没开时装发布会,来的都是普通人,她打扮得太招摇,人家都说她跑到公公的丧礼上来作秀,我好心跟她讲道理,她还骂我们家的亲戚都是小市民,我看她才是真心炫富呢。”

  他最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美帆指着他哭骂:“你实在太无耻了,居然歪曲事实!”,说完拉住佳音:“大嫂,当时你也在场,你快跟大哥他们解释,别让我受这种不白之冤。”

  佳音和他们仿佛不在一个场景,依旧和风细雨的。

  “一点小事被说得太严重了,小亮,不是大嫂说你,你对美帆确实太严厉了,怎么穿衣打扮女人心里都有一杆秤,男人最好别管。”

  赛亮叫屈:“我平时从没管过她,只要不光着身子上街,她打扮成日本艺伎我也只当家里闹鬼了,可她每到重大场合都我行我素,穿些不合时宜的衣服,不知害我丢过多少脸。”

  他的说法不为秀明所接受,招来多角度训斥。

  “她怎么丢你脸了?都说老婆是丈夫的门面,弟妹这道门是镶金的,我是没钱给自己的老婆买名牌衣服,不然巴不得她打扮得珠光宝气到处炫耀。”

  “大哥,你根本没听懂我的话。”

  “你在讲外文吗?还是我耳朵出错了,没发现你说的是鸟语?你这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弟妹是多好的女人啊?又漂亮又会打扮,有这样的妻子是男人的光荣。一般的老婆有多少能像她这样,大部分结了婚就不修边幅,穿着睡衣拖鞋,头发也没梳整齐就出门买菜,脸色黄黄的,长了斑点皱纹也不知道用化妆品遮盖,衣服颜色永远灰不溜秋,不讲究款式美观,只图耐穿耐脏,身上永远只有洗衣服和肥皂的味道,再不然就是炒菜的油烟味和调料味,不懂情调,也没有高雅的爱好,比起这种乏味的女人弟妹就是个仙女,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实话不中听,所以实在人最好少说话,否则一张嘴就闯祸。他虽未指名道姓,但那些特征太容易在现实中找出原型,佳音像被七手八脚推着对号入座,几百根铜锤轮番敲打她的自尊,心痛也随之千变万化。

  她早知道她在丈夫眼中是廉价而乏味的,可是他为什么非要当着众人说出来呢?

  男人不像女人,思维只呈直线型,精明的赛亮也没发觉大哥的愚行,一板一眼还击:“大哥你别黑仙女了,过日子又不是演聊斋!花瓶是可以拿出去炫耀,可她只在家里当花瓶,等到我想让她出去炫耀时她又变成了泡菜坛子。”

  他的毒舌升级了,已经超出美帆的耐受阈值,她尖叫的波形犹如华山之巅。

  “你说什么?谁是泡菜坛子!”

  “就是说你,德行又酸又臭,不是泡菜坛子是什么?”

  女人掩面奔出,佳音和珍珠追了过去,贵和放下筷子埋怨赛亮:“二哥你真有点过分了,观念不同应该相互理解包容,男人也该着女人,你这些话换了我我也受不了。”

  他的话也是秀明的意思,还得加点料。

  “是不是爸走了没人治得了你了,怎么变本加厉地放肆?”

  在赛亮眼中哥哥和弟弟连练级的小怪都算不上,气定神闲道:“爸在的时候我也这么说,只不过你们没听见。”

  秀明着恼:“以后全家人住一块儿你也打算这么嚣张下去?”

  “你们不是说了吗?观念不同应该相互理解包容。”

  贵和明白这是在讽刺他,二哥睚眦必报,一个大男人心眼怎么比针眼还小?

  看在爸的份上还得对他坚持和平主义。

  “二哥,语言暴力也是家庭暴力的一种,你再看不惯二嫂也不能随心所欲骂她啊。”

  “哼,我这是骂吗?真正难听的话还没出口呢。”

  赛亮起身往门外走,好似撤离一块蛮荒之地。

  秀明估计他不会老实待在家里,忙问他去哪儿。

  “我在镇上的旅馆开了间房,今晚去那儿过夜。”

  “你不管弟妹了?”

  “她不是希望我别管她吗?随她的便吧。”

  他边走边回话,声音扩散到家中每个角落,存心让所有人都听到。

  贵和这根湿柴也冒起了浓烟,愤懑道:“大哥,还真让爸说对了,二哥就是在对二嫂施行精神法西斯。”

  秀明不聋不瞎,耳闻目睹哪消他做解说,忿忿地想:“老二这块铁疙瘩就是欠打,必须千锤百炼才能成器。”

  这条路道阻且长,他得做好准备。

  赛亮走在空旷的街道上,脚步声像推车上掉落的砖块,又像无聊的野鬼在数拍子。天凉得都能呼出白气了,他用胸腔里的暖交换外界的冷,渐渐冷得前胸贴后背,宛如被榨干水分的枯叶。

  千头万绪归结为一个烦字。

  父亲的死、任性的妻子、蠢笨聒噪的家人以及即将来临的合住……

  工作扰扰胶胶,如同一个战场,现在生活又在他的人生里开辟出第二战场,他在战火中辗转奔命,早已污血狼藉却不敢喊疼。

  兄弟姐妹的误解还不算什么,毕竟他们是外人,好比电视剧中插播的广告,忍忍就过去了。妻子的无理取闹却让他心力交瘁,内心时时回荡着焦躁的呼喊:

  你究竟哪儿来那么多不满?你要的我不是都已经给了吗?

  美帆见丈夫一走了之,弃妇般的感觉油然而生,倒在珍珠床上哭得气滞声噎。珍珠英勇都围住她劝,灿灿路过见这儿人多,也跑来看热闹,佳音听说她这半天都没吃过东西,做了碗藕粉给她。

  “你今天午饭后就没吃东西,喝点藕粉吧,不然胃会疼的。”

  美帆蒙头拒绝:“我的心都千疮百孔了,哪还顾得上胃啊。赛亮太没良心了,一言不合就丢下我一个人跑了,我现在吃东西有什么用?养足力气再被他虐待吗?”

  珍珠一边替她捶腿一边劝:“二婶,人是铁饭是钢,您平时吃素,肚子里没油水,再饿两顿就该倒下了。二叔惹您生气,您正该怨他恨他,干嘛为了他跟自己的健康过不去。”

  美帆想起要紧事,拉开被单握住她的手,美目含着无边凄凉。

  “珍珠,你都看见你二叔是怎么对我的了?千万记住,今后别找冷心冷肺的男人,跟那样的男人结婚就像孤身穿越撒哈拉沙漠,是自寻死路。”

  “是,二婶的话都是金玉良言,我会记住的。”

  “我也是摔个跟头拾明白,吃了亏才学会总结经验教训。这找丈夫跟水里摸石头一样,千万得擦亮眼,找好了恩恩爱爱万事如意,像你姑姑,一辈子过得比公主娘娘还快活。找不好就变成二婶这样,后半生堕入冷宫,满腹辛酸唯有自知。这究竟是我命不好,还是魅力不够啊。”

  珍珠深感二叔就是坨缺水的牛粪,生生把一朵鲜花作践成了干花,以二婶的条件本该众星捧月,多少言情小说的女主角都比不上她。

  她狗腿地奉承:“二婶别这么悲观,像您这样的大美人,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拿手,要是穿越回古代皇宫,绝对是皇妃人选,艳冠群芳,凤仪万千,把皇帝迷得五迷三道的。每天不上朝,尽陪您观花赏月,游山玩水,您只要说一声儿,锦衣玉食奇珍异宝,那是应有尽有。您穿腻了绫罗绸缎,皇帝给您做霓裳羽衣;您住腻了琼楼宝殿,皇帝给您盖阿房宫、大明宫;您京城呆腻了,皇帝带您下江南游塞北;您要是吃腻了山珍海味,那皇帝准得把龙肝凤髓找来献给您……”

  灿灿是来观摩人情世故的,这段对白呼应了他记忆中某个片段,不由自主脱口念出那篇诗句:“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人们原想他只会背几句,不曾想他竟将整首《长恨歌》一字不漏念诵完毕,纷纷惊喜夸赞。

  美帆愁颜暂去,笑道:“我们灿灿真聪明,这么小就会背《长恨歌》,老师教的?”

  灿灿说:“去年我家去西安旅游,参观华清池时导游阿姨教我的。那次妈妈说她长胖了,不好意思泡温泉,爸爸说杨贵妃比妈妈胖了不知多少倍,还被封为四大美人之首,一般皇帝都爱体态丰满的女人。”

  美帆顿时又嫉又羡:“小姑子这是什么命,嫁了知心顺意的老公,生了千伶百俐的儿子,我要是跟她一样,别说皇妃,女王也不想做。”

  人间意难平无外乎丑小鸭飞上蓝天,白天鹅却被端上了餐桌。

  珍珠口才堪比佞臣,赶忙进言为她消愁:“杨贵妃放现代就是一肥婆,还有狐臭。是我就情愿像二婶这样,永远保持苗条轻盈的体态,再说古代皇帝喜好不一,不是还有‘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殍’嘛。”

  “可楚灵王是亡国之君那。”

  “那唐玄宗不还有安史之乱嘛。”

  美帆向佳音解颐:“你常说这丫头不学无术,我看她挺有学识嘛,能说会道,比好多同龄人强,你没听说,如今有的高中生连四大发明都闹不清楚。”

  佳音笑道:“她只会耍点小聪明,被她爸爸惯得以为自己是只凤凰。你一夸,她尾巴更要翘上天了。好啦,说了一会儿话,气也该消了。瞧你侄子捧着碗站了大半天,凭这可怜样儿你也该吃了这碗藕粉。

  美帆这才注意到英勇一直老老实实站在旁边,像个忠实的小侍从,别人说话他只是听着,憨态可掬十分可爱。她的心一下子糯了,忙接过碗,顺带摸摸孩子头顶:“小勇真是有孝心的乖孩子,你妈妈积了几辈子的功德才生出你这么个宝贝,二婶看了都眼红哦。”

  佳音开玩笑:“你这么喜欢,那我再生一个这样的过给你?”

  珍珠立即嗔怪:“妈妈,一把年纪的人还提生孩子,害不害臊呀。”

  美帆说:“你这是什么话,你妈妈才刚满四十岁,如今四十几岁生孩子的女人一大把,我还见过六十岁当妈的呢。”

  “小勇出生已经交过一次罚款了,再超生不是罚得更惨吗?而且家里本来就没多少财产,再多一个人来分,我多吃亏呀。”

  “哎呀,家里所有人的脑袋加起来也算不过你,今后出嫁肯定不受欺负,哪家的公婆都不是你的对手。”

  几个人说说笑笑,美帆的闷气渐渐排空了一大半,灿灿觉得她们说的话越来越没营养,告辞回家去睡觉,在三楼家门口听到四楼依稀传来哭声,他猫一样溜上楼,爬在小舅的房门上偷听,哭声瞬间清晰了。

  “妈妈,小舅在哭呢。”

  他回家向母亲通报,千金景怡同时从床上坐起,他们都知道胜利在思念父亲。

  千金赶紧笼上睡袍去看望,想和弟弟说些心里话,让景怡别跟来。

  胜利的房门没锁,她开门就见他爬在书桌上,肩膀抽个不停,哭声和悲伤瞬间包围了她,房间里阴雨绵绵。

  “胜利,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哭呀。”

  直到她出声胜利才发觉有人进来,转过头,脸像正在融化的蜡像,面上的泪珠成群结队。

  “姐姐——”

  他扑向千金,姐弟俩紧紧拥抱,身上很快沾满对方的热泪。

  “姐姐,我好想爸爸啊,要是能让爸爸活过来,我情愿减寿三十年。”

  父亲的死已成定局,胜利却不能接受现实,不久前他还以为父子相伴的期限还有很长很长,结果短短一周就已到期,这使得他如同一个电信诈骗受害者,瞬间倾家荡产,精神持续崩溃。

  千金忍痛安慰:“寿命真能交换的话,我早把自己的命给爸爸了。日子还得过下去,你总哭也不是个事儿啊。”

  “爸爸不在了,以后我该怎么办啊?”

  面对殇恸的弟弟,千金找准了自身定位,轻轻推开他,用力握住他的肩膀。弟弟已经拥有接近成年男人的体魄,个子高大,肌肉结实,可内心仍是未出壳的鸡仔,需要守护,现在她要代替父亲完成最后的孵化。

  “别怕,哥哥姐姐们都还在呢,你还像从前那样好好读书,生活费和上大学的费用都由我们负责,不会让你受苦的。大哥和贵和都不富裕,二哥跟我们不亲,他们的钱都尽量少花,要用钱都找姐姐要。你要是肯上进,以后姐姐供你留学深造,读到博士也没问题。如果想先结婚,房子也由我来解决,你只管挑自己喜欢的工作做,不要有后顾之忧。”

  胜利将信将疑,信的是姐姐,疑的是景怡。

  “姐夫他会不会有意见?”

  千金万分笃定:“不会,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相信你姐夫的人品?他比大哥还靠得住呢。”

  她的丈夫有着天底下最柔软的爱心和最聪明的头脑,跟着他,就能做烦恼的绝缘体,一辈子顺心如意。

  胜利踏实了不少,感激地望着姐姐。

  “姐姐你福气真好,姐夫对你这么好,灿灿又这么聪明懂事,难怪大家都羡慕你。”

  “……我以前也觉得自己命好,现在看还是有缺陷,那就是我们的爸爸走得太早。”

  千金沉默片刻,以苦笑开启哭泣,情愿拉低其他方面的福分,填补这块缺陷。

  胜利一手擦着自己的泪,一手抹着她的泪。

  “姐姐你别哭,爸爸唯一的心愿就是我们过得好,我们要振作,这样他才能安心。”

  千金用力点头,把悲伤嚼碎咽下去,她是父亲的心肝宝贝,为了父亲必须保重。

  “你明天要跟大哥去机场接大姑妈是吧?”

  “嗯,大姑妈还不知道爸爸去世的事,姐姐,你说见了面我该怎么跟她说呢?”

  多喜周四入院,周五去世,期间家人无暇旁顾,等想起通知赛惜泰,她已经上飞机了。千金知道大姑妈和父亲骨肉情深,这噩耗就是刚出锅的炸丸子,会把她烫得皮开肉绽。弟弟还小,应付不了这种事,随机应变全靠大哥,可他有这个能力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30章 摩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2既得少年时作者:橘子宸 3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4海上明珠作者:滕肖澜 5轻狂作者:巫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