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20章 又一个周末

第20章 又一个周末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连日阴雨过去太阳再次露出笑脸,清晨天空净如琉璃,薄寒里的青草香裹着冰糖味。佳音在厨房做早餐,动手时想起不能放任女儿睡懒觉,进屋拽她的被子,叫她起床帮忙。
  “妈妈真讨厌,为什么只叫我,小勇也没醒呢。”
  “你弟弟还小,电视上说小孩子睡眠不足会影响智力。”
  “那叫小叔也起床啊,他的智力已经没有上升空间了。”
  “胜利每晚学习到深夜,星期天得补点瞌睡。”
  “那我也是学生,我就不该补瞌睡?”
  “你去学校就是混日子,到课堂上再补瞌睡吧,在家总得学点有用的!”
  佳音不是存心刁难女儿,珍珠干了件很可气的事,昨晚她们班主任来电话,说她的数学考试只考了三分,成为全校历史之最,不仅如此她还满口歪理。
  “我做每道题都很认真,假如像其他人乱蒙乱猜也能考个二三十分,我的分数是完全真实的,比他们更诚信。”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让身为七尺男儿的数学老师也流下了气愤的泪水。
  佳音自认已将对女儿的要求下调至最低,不求她德智体美劳全面优秀,能像她一样踏踏实实普普通通也不错。可她从小到大都是班里最特别的学生——特别叛逆、特别调皮、特别爱做老师眼中的砂子。
  这与佳音的风格背道而驰,让她感觉特别的不安定。
  珍珠和母亲就像两个不同科目的物种,神经比钢筋还粗,在床上还与佳音尖声尖气斗嘴,十分钟后现身厨房已忘得一干二净,笑嘻嘻活泼泼,仿佛向阳的花儿。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妈妈,想让我干点什么?”
  佳音还在气头上,不声不响推出一盘煮好的红薯,示意她剥皮。
  珍珠坐下边干活儿边问:“妈妈,今天打算怎么过呀?”
  听见母亲冷冷说:“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立马讥嗤:“不管天气好坏都千篇一律的生活,您不觉得您的人生很无趣吗?爸爸和爷爷去哪儿了?”
  “爷爷去散步,你爸爸帮我买菜去了。”
  今天家族聚会,佳音想多做一些家人爱吃的菜,列出一大篇清单,秀明怕她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东西,自告奋勇代劳,六点不到就去市场了。
  珍珠完全不看母亲脸色,接着道出她的新构想:“妈妈,我去参加亚洲小姐大赛怎么样?昨天看了去年的冠军,还没我好看呢,我去至少能入围前五强。”
  佳音的心脏瞬间化作烙铁,强忍着焦灼感维持冷静:“那种比赛不光看脸蛋更注重学识修养,你这种数学考3分又只会撒野的人,去出洋相还差不多。”
  珍珠不认同母亲对她的评价,正要反驳,胜利慢吞吞走来,舍不得把腿多抬高半分,拖鞋嚓嚓磨着地板,标准的懒人行走式,嘴里还打着哈欠,可能昨晚复习得太晚。
  “大嫂早饭好了吗?我快饿死了。”
  佳音脸上冬去春来,笑道:“好了,先坐下吃,我再炸个薯饼。”
  珍珠看不惯胜利这副夸张的劳累状,好像考大学比修长城还累,家里人都得关照他。
  “一大早睁眼就喊饿,小叔的人生追求太低了。”
  “别张口闭口提人生,你连人生的日出都没看完呢,动不动说人生,别人只会笑你幼稚。”
  秀明不在场,胜利可以无所忌惮地反击侄女,佳音当即助阵。
  “说得好,这丫头连基本的自知之明都没有。”
  珍珠不惧以少敌众,准备与两位长辈来一番尽兴辩论,前院传来铁门碰撞声,比以往来得响亮,他们判断多喜回来了,而且正发着火。
  珍珠伶俐地跑去客厅迎接,只见多喜正快速往沙发垫子下塞什么东西,明显想避开她。
  “爷爷您在藏什么啊?家里有传家宝,舍不得给我看?”
  多喜见了她像吃下开心果,心情再坏也得给出笑脸。
  “真有传家宝,爷爷第一个传给你。那不是小孩子该看的,快去吃饭吧。”
  珍珠挽着多喜回厨房,佳音已为公公盛好粥,拉开椅子请他落座。胜利仔细观察父亲的脸色,问:“爸爸怎么不高兴啊?”
  多喜犹豫了一下,觉得有必要对孩子们做出警示,气闷闷说道:“那开超市的吴老二真不像话,偷偷卖盗版光碟不说,还夹杂色情片,刚才我去买牛奶,无意中发现了,把他狠狠臭骂一顿。”
  他指的是住家这条街上的的小超市,超市老板吴老二是个残疾人,待业好多年,生活困难,几年前在镇政府帮助下开起超市,邻居们见他可怜,买东西都选他家,所以日常生意还不错,从此解决了自己和家人的生计问题,谁成想他竟暗中搞起歪门邪道。
  佳音余光瞄向胜利,见他略显慌悚,推测他收藏的色情光碟就出自这家,敲山震虎地责怨:“他怎么这样,每天多少人进出他的店,被小孩学生看见怎么得了。”
  多喜气愤:“就是说嘛,不看在他父母年纪大了,又都有病,我肯定去派出所举报他。那些光碟都被我没收了,待会儿让老大拿出去销毁。”,进而警告儿子和孙女:“你们可不许沾这些东西,一旦发现我绝不轻饶。”
  珍珠笑道:“爷爷您别担心我,小叔才是监控重点。”
  胜利心里有鬼,一撩就炸毛,急着表清白:“你又乱拱火,爸爸您放心,我功课都做不完,哪有时间看那个。”
  多喜最近没顾上关心他,趁便问他学校的情况,没说几句英勇跑进来,小家伙挨个向长辈们问好,接过佳音递给他的饭碗,还甜甜地说了声“谢谢妈妈”,胜利看了,心想这侄子真该和侄女调换性格。
  珍珠等弟弟坐下就开始推卸母亲分派的任务。
  “小勇,吃完饭替姐姐扫院子,再把客厅的家具擦一擦,姐姐年纪大了,干不动了。”
  “好,姐姐,还要我做别的吗?”
  “暂时没了,等太后颁了新圣旨再告诉你。”
  珍珠以为母亲重男轻女,老看自己不顺眼,仗着弟弟乖巧温顺,时不时故意当着佳音的面使唤他。佳音气她耍滑头,却不便在公公跟前发火,拿别的话训斥:“你才多大?当着爷爷的面说这种话还有没有规矩?”
  多喜宠爱孙女,该讲的道理也不落下,笑着打趣她:“你都算年纪大了,那爷爷就该进棺材了。”
  珍珠腻着他撒了一回娇,趁机说:“爷爷,我想参加亚洲小姐大赛,您觉得我能选上吗?”
  多喜知道她又冒出鬼点子,装傻问:“选上能保送大学吗?”
  “可以出名啊。”
  “你已经是我们镇上的名人了,连市场上卖鱼的大嫂都知道我有个漂亮的大孙女。”
  佳音忍无可忍,转身上前推了女儿一把,嗓门变大了。
  “别招人嫌了,去后院把晾干的衣服收回来!”
  “我还没吃早饭呢?奴隶主也不会强迫饿着肚子的人干活儿!”
  “饿着肚子还有力气说废话,像你这样的放在旧社会不知得挨多少打!”
  “如今是新社会,小白菜也有人权,妈妈是地主婆转世吗?怎么老找我麻烦。”
  “你去不去?”
  珍珠拿了两块刚炸好的薯饼气冲冲走了,佳音也被客厅的电话铃招去,多喜小声问胜利:“珍珠又闯什么祸了?”
  胜利赶紧告状:“她前天数学考试考了3分。”
  “3分?满分是5分?”
  “150分。”
  多喜失笑:“那可够呛。”
  胜利头点得比敲鼠标还快:“可不是吗,听说她们数学老师都气哭了。爸爸您怎么一点不生气啊,珍珠成绩这么差,今后考不上大学能干什么?”
  “她不是想考越剧学校吗?应该能考上吧。”
  “您真相信她能当越剧演员?”
  “为什么不能?她长得漂亮,嗓子又好,没准能像你二嫂一样一举成名。”
  “她怎么能和二嫂比呢?二嫂家是梨园世家,有红的资本,这年头没背景没门路,出头就是异想天开。”
  “你怎么也学起你二哥三哥那一套了?小小年纪就这么势利。”
  “切,谁让社会这么现实,谁不适应这个社会就是社会中的异类。”
  小儿子的话让多喜败了胃口,他以为只有他这种历经沧桑的老人会说这种“认命”的话,那都是向生活投降后的无奈哀叹,不想如今的孩子也个个是这种声口。
  他们还是初生的朝阳,还未正式向生活宣战,怎么就提前认输了呢?
  他年少时曾想改变社会,残酷的现实却给予他迎头痛击,他顶不住,不得不妥协,但并未改变初衷,依然对未来满怀期望,因为还有子孙后代,星星之火总能燎原。
  然而现在的孩子们也过早融化在社会的熔炉里,弃甲曳兵做了“现实”的俘虏,对梦想嗤之以鼻,对“规则”趋之若鹜,他们还有做梦的能力吗?还会尝试创造公平公正的理想社会吗?
  临近八点,秀明提着大包小包回来,院门没上锁,可他腾不出手,只好用脑门顶开铁门。他不常去市场,那里的拥挤杂乱超乎想象,买菜过程如同打仗,比工地干活儿还麻烦。他耐性不好,被琐碎差事折腾得够呛,眼下进门的蠢笨姿势更激发他的火气,不禁冲家门大喊:“我回来了!”
  佳音正洗碗,赶来已过去一分多钟,秀明更气了。
  “你在干什么,磨磨蹭蹭的,我说回来了就是让你帮忙接东西,看我两只手都成起重机支架了,只好用头和脚开门,一大早出去买菜,在市场挤个半死,你也不会体谅体谅。”
  “我在洗碗。”
  “听到声音就该过来,人还没老,耳朵就背了。”
  多喜走到前院,正好听到他的牢骚,照他的样板起脸教训:“回来就回来,喊什么,要我们摆驾迎接你?”
  秀明登时蔫儿了,赔笑:“爸,我是叫她出来帮我拿东西。”
  “你都走进院子了,剩下这几步都提不动?好几年才去买一次菜,就像立了天大的功劳,巴不得左邻右舍都知道,珍珠妈每天忙里忙外也没像你这样邀过功,也不知从哪儿学来的臭德行。”
  每次秀明对佳音提出不满,多喜都无差别地站在儿媳这边,佳音明白公公在平衡家中的势力,配合地保持弱势。
  “爸,他没这个意思。”
  “别替他说话,不会领你的情的。”
  多喜白了儿子一眼,背着手踱回客厅,秀明不甘心地向妻子嘀咕:“我看你才是爸亲生的,每次都为你撑腰。”
  佳音只管笑不吭声,珍珠跑了来,娇滴滴地向父亲伸手。
  “爸爸!我来帮您拿东西。”
  她在父母跟前呈现两种截然相反的面貌,秀明只看得见她的乖巧、勤劳和体贴,偏爱她不是没道理。
  “这个太沉你拿不动。”
  “那我拿这个。”
  “这个太脏,你进去吧,一会儿都交给你妈妈收拾。”
  一句话使母女的地位有了高下之分,怎不激化她们之间的对立情绪?佳音看着父女俩亲热离去,心里像起球的衣物,丈夫太溺爱女儿,迟早会害了她。
  长远的担忧没着落,解决眼前的担心更实际,她收拾好一部分菜蔬,回房问清理工程单据的丈夫:“你给小亮打电话了吗?他们今天会来吧。”
  秀明点头:“我昨晚跟他说了,他今天要是敢不来,我就到他们事务所去揍他。”
  佳音吃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都叫你委婉一点了。”
  “哼,那小子仗着学习好工作好,从小不把我放在眼里,这次我一定要拿出大哥的威严,好好杀一杀他的气焰。”
  “要是小亮不回来,你真打算到他们事务所去闹事?”
  “你又不是第一天嫁给我,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秀明想问题直来直去,很少发散,活在单线条的世界里,不知道什么是“蝴蝶效应”,见佳音欲劝,还理直气壮打断:“爸也会支持我的,你就别操心了。”
  佳音没法改变丈夫的定式思维,也犯不着为此白费劲,默默转身上楼,来到二楼的空房间,拨打赛亮的手机号。
  赛亮向来尊敬她,接话时口气明显不一样,非常温和有礼。
  “大嫂,我在办公室外面跟同事说话,刚听到手机铃声,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换了别人他可不会解释。
  佳音也很亲切。
  “小亮,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做了你喜欢的葱香排骨,你要回来吃啊。”
  “大嫂,我……”
  和父亲闹僵,被大哥威胁,赛亮满心不愿回去,正寻找婉转的托词拒绝,佳音自顾自说:“是用月牙骨做的,那可是猪身上最精华的骨头,我提前好几天跟肉铺老板预定才买到的,你可不能辜负大嫂的心意啊。”
  他别无选择,只能道谢,又听她说:“你大哥知道你们今天要来,天不亮就去市场买菜了,爸也是,早起就记挂你们,家里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你们不来就都浪费了。另外我还有事求你。”
  “什么?”
  “我有个朋友家里的房子产权出了问题,想找你咨询一下。就是当医生那个沈凌,你以前见过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早点过去的。”
  “那待会儿见了。”
  沈凌家的房屋产权确实出了问题,可并没向佳音求助,被她信手拈来做借口。她对赛家人的了解比他们相互间还明晰,二弟好面子,自尊心极强,轻易不肯向人低头,以求助者的身份找他帮忙,帮他竖立高姿态,才能打动他。
  争取到赛亮,她又联系美帆,今天将决定合住议案是否通过,以美帆的性格定会回避这多事之秋,佳音不想让公公产生家庭分裂的感觉,无论如何要让弟妹出席聚会。
  “你今天几点过来?”
  “赛亮不去,我去干嘛呀?”
  “我刚给二弟打了电话,他说他会来。”
  “那我也不想去,又要听爸提合住的事,我都烦死了。”
  “你就是不愿意跟我们合住,今天也不该缺席,想想看,我们几个月才见一次面,一年顶多见五次,就算都能活到七十岁,也只能再见一百五十次了,你还不好好珍惜机会,我们即便不是妯娌,也是三十多年的好朋友嘛。”
  佳音婚前就是她的知心姐姐,有的是办法哄她,美帆心软,听了几句软话顿时失去主张,嗔怪:“听你说话我都哑口无言了。”
  佳音继续哄:“来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又不是小孩子,给点好吃的就能哄过去。”
  “是大人就更该懂事,别让老人家难过,我们等你一块儿吃晚饭。”
  “……知道了,我待会儿就过去。”
  美帆放下手机,忽然察觉自己中计了,抱怨佳音擅打感情牌,把她的弱点捏得死死的。
  时间还早,下午出门也来得及,可既然说了要去就得早动身,否则倒像应了公公上次的批评似的。
  她化好淡妆,穿上方便行动的衣服,带上一盒西洋参,驱车来到长乐镇,下车时给丈夫发了微信。
  “我已经到长乐镇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打电话更省事,她偏要用这种方式试验他对她是否上心,其实就是自讨没趣。
  果然等了二十分钟才收到回信,赛亮的语气还是那么讨人厌。
  “你不是说不去吗?”
  “是你最敬爱的大嫂,她说我们这辈子最多只能再见一百五十次了,要我珍惜机会,我能不去吗?你也要早点来,别让我一个人在这儿。”
  “知道了。”
  真是的,一句“知道了”就完事,也不想想我做这种决定需要付出多少勇气和忍耐,倒像是我应尽的义务。不懂感恩的男人就是沙漠里的仙人掌,用什么方法才能拔掉他那伤人的尖刺?
  她愤懑地抨击丈夫,恨不得一走了之,花了半个小时才调整好情绪,打起精神来到婆家,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后推门进去,好像走进危机四伏的战场。
  佳音正在搬洗菜的水盆,见了她笑微微迎上来。
  “来得这么早。”
  “来帮你干活儿啊,爸在家吗?”
  “在屋里睡觉。”
  美帆听了伸手拉住她,戒慎地四下张望,然后将她拉进厨房,像要交代重大机密。
  “爸是不是经常抱怨我?”
  “什么啊?”
  “说我躲懒,每次聚会都故意迟到,让你一个人张罗。”
  佳音知道事出有因,可丝毫不想探究,在家只能灭火,不能煽风。
  “没有,我从没听爸说过这种话,是你多心了。”
  “不是,周二爸来我们家,当着我的面这么指责我,我都羞死了。”
  美帆已言之凿凿,佳音仍劝她往好处想。
  “不会吧,大概只是随口说说,是你太敏感了。”
  “我又不是听不懂人话的傻瓜,总之得尽快扭转爸对我的看法,你快分些事情给我做吧,什么都行。”
  美帆今天提前来就为洗刷公公的误解,已做好辛勤劳作的准备。
  佳音有些尴尬,望着四周自言自语。
  “也没什么可干的。只剩鲤鱼和小菜没收拾了。”
  “鲤鱼?”
  美帆霎时紧张起来,娇弱地用手背掩住口鼻。
  “你知道我讨厌血腥。我帮你摘菜吧。”
  她主动奔向墙角堆放的蔬菜,又被菜叶菜根上的黄泥唬住。
  “这些菜怎么沾了这么多泥巴。”
  “市场上卖的菜都这样,刚从地里收来的,很新鲜。”
  美帆只去大超市买处理好的“净菜”,无关奢侈,只因忌讳的东西实在太多。
  “这种没处理过的蔬菜容易有虫,上次看到一棵白菜里爬出青虫,我就吐得天翻地覆的。”
  佳音对她知根知底,能体量她,笑着说:“你别管了,我来弄吧。”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挑三拣四。”
  美帆十分羞愧,暗暗抱怨自己的想法和行动怎么就不能保持步调,难怪会遭受误解。
  佳音体贴地找来一小篓大蒜。
  “要不你剥蒜吧,剥完用茶水洗洗手就没味儿了。”
  美帆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工作,可是刀子不太趁手,佳音出去替她找小号的水果刀,美帆带着蒜篓就座,不经意地发现水槽里剖好的金鲤鱼,鱼儿美丽的鳞片已所剩无几,张着椭圆形的大嘴,一副死不瞑目的惨状。
  她的心立刻像柔软的绸缎被揉成一团,联想到《追鱼》里痴情的鲤鱼精,情不自禁含泪。
  真可怜,为了人类的口福之欲就被剥夺了弱小的生命,再也看不到温柔的月光和明年的桃花。
  胜利写完作业,觉得热量快被脑力劳动消耗光了,下楼去厨房觅食,看到正在剥蒜的美帆。
  “二嫂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
  “二哥呢?”
  “他还在加班。”
  “怎么没看到大嫂。”
  “你大嫂在院子里洗菜。”
  “我吃完包子就出去帮忙。”
  小叔子的话引发美帆不悦,同样是嫂子,怎么只想着帮大嫂呢?没看见她也在干活吗?这家老的偏心,小的也有样学样,真叫人不痛快。
  胜利没注意二嫂的脸色阴了,开冰箱时问她:“二嫂,您喝果汁吗?”
  美帆的泼烦一下子被冰箱流出的冷气吹散了,知道在吃东西时问一问她,说明小叔子对她还有敬意,于是微笑又回来了。
  “我不喝含蔗糖的饮料。”
  “这是纯天然的,没放添加剂,还兑水稀释过,热量也不高。”
  “那就来点吧。”
  胜利倒上饮料,端过去时,猛然看到美帆左臂上爬着一只核桃大小的长脚蜘蛛,失声惊叫:“二嫂,您胳膊上有只大蜘蛛。”
  美帆吓得跳起来,叫声像从扩音器里发出的,整栋楼都在摇晃。
  “快、快帮我拿掉啊!”
  她向胜利求救,可胜利也怕蜘蛛,畏缩着不敢上前,她的恐惧更上一个台阶,惨叫着犹如即将被恶魔掠去灵魂。
  佳音和珍珠姐弟很快赶来,都做好了面对大事故的心理准备。
  “怎么了?”
  “有蜘蛛!有蜘蛛!”
  美帆已腿软地瘫坐在地,珍珠急忙跑来:“二婶别慌,我来帮您!”
  她扯了张纸巾麻利地包住那只已经流窜到美帆后背的蜘蛛,面不改色地扔到后院里,回身数落胜利。
  “小叔是干什么吃的,连蜘蛛都不敢捉,还算不算男人!”
  “每个人都有弱点嘛,除了蜘蛛我什么都不怕。”
  胜利结结巴巴的,脸红得能当印泥,有个女汉子似的侄女压力真大。
  佳音扶起美帆安慰:“好了,蜘蛛是财神爷变的,亲近你说明你最近财运好。”
  美帆当她在说风凉话,泪汪汪嗔斥:“要真是这样,我情愿做叫花子。”
  话音刚落,多喜匆忙赶来,他被尖叫惊醒,以为家里发生重大险情,美帆认为刚才的事就是重大险情,忙不迭向公公诉苦。
  “爸,刚才有只章鱼那么大的蜘蛛爬到我肩上,吓死我了。”
  多喜虚惊一场,忍不住责备:“哪会有章鱼那么大的蜘蛛。”
  “是真的!家里有人养蛊吗?看到那么大的蜘蛛,我还以为闯进热带丛林了。”
  佳音替她分辩:“爸,弟妹从小怕虫子,连苍蝇也怕。”
  多喜相信大儿媳的话,好奇地问美帆:“那你在家看到蜘蛛、苍蝇、蟑螂怎么办?”
  美帆怯生生说:“我会让赛亮赶走它们,要是我一个人,就会马上逃到屋子外面去。”
  “小亮要是不在家呢?”
  “以前打电话,他就会回来。”
  多喜惊诧:“上班的时候也回来?”
  “是,不过这两年他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温柔体贴了,给他打电话就叫我出去呆着。”
  美帆想起过往的委屈,情状更加哀怨,在场者一起目瞪口呆,无法评说。她不指望这些和丈夫有着同样冷酷基因的人理解自己,双手捂住胸口向公公乞求:“爸,我现在还是很怕,心很慌,好像快晕倒了。”
  多喜忙指着门口说:“那你快到珍珠屋里去,见了床再晕。”
  珍珠扶着美帆离开,胜利英勇也跟着去了。
  二儿媳这种人设离多喜的认知太遥远,他琢磨半晌没分析出个所以然,对佳音说:“以前听亲家母说,他们家用尽毕生心血才把她养大,看来没有夸大其词。”
  佳音笑道:“她是独生女,从小聪明漂亮,所以很受宠。”
  “要是以后小亮照顾不好她,会不会被岳父岳母杀掉啊?”
  “怎么会呢。”
  佳音以为公公在开玩笑,对方却很认真。多喜亲身领教过亲家母的厉害,那可是只十六条腿的螃蟹,龙王爷见了也得让道。以前他觉得老二两口子闹矛盾都是赛亮的错,如今看二媳妇也是个难伺候的主,两个人的习气都得纠正,让他们搬回来住的决定是正确的。
  家里的调料不够用了,珍珠奉命去买,气不过只她一人跑腿,硬拉胜利做跟班,回来的路上聊起美帆。
  胜利碎碎念感叹:“我觉得二嫂真不像现实中的人。言行举止都很虚幻,像小说里的人物,比如《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和《西厢记》里的崔莺莺。”
  珍珠不懂这有啥可指责的,回说:“那不挺好吗?都是公认的梦中情人。”
  “好什么呀。”
  “你觉得不好?”
  “说她不成熟吧,发表起长篇大论总是一套一套的,看起来很有思想,可有时行为又像低龄少女,还是玛丽苏范儿的。说她做作吧,言行举止又都像发自内心,用北方话说就是拧巴。”
  “那又怎么样,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活得像二婶那样清新优雅。”
  胜利觉得很有必要纠正侄女的观念,以防她跟着误入歧途,严肃道:“都快四十岁的大妈了,再装少女太不像话。刚才听她说让正在上班的二哥回家捉虫子我都惊讶死了,我以后可不想找这样的老婆。”
  珍珠俏脸现出虎威,龇牙咧嘴贬斥:“你这种庸俗的人当然娶不到那样的仙女,四十岁又怎么了?就是到了五十岁六十岁,人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只要是自己觉得不顺眼的就随意讽刺挖苦,看到喜欢自拍的人骂人家装逼,看到年纪大的女演员打扮年轻点就骂人家装嫩,老想把自己的旗帜插到别人的地盘上去,真是自以为是。”
  “我说大妈又没说你,你干嘛发这么大火?”
  “将来我也会变成大妈,人不能因为歧视没落到自己身上就对发生在眼前的歧视视而不见!你怎么这么讨厌,我看刚才不该买盐,把你扔锅里煮一煮就能熬出一大堆,不然哪儿来这么多闲话。”
  小丫头咬牙切齿的,认定小叔已染上直男癌,为了未来小婶的幸福,得尽早对他进行根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20章 又一个周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2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3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4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5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