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16章 体检

第116章 体检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晚上千金洗完澡发现保湿乳液用光了, 前段时间偷懒没去补货,后来婚变更没心情料理琐事, 临到用时才方恨迟。她习惯了每晚睡前的护肤步骤, 夏天闷热涂面霜不太舒服,便下楼向大嫂求借, 谁知佳音说她没有那东西。

  “你平时都不用护肤品?”

  “是啊,冬天太干燥时才会用珍珠的对付一下,你等着, 我让她拿给你。”

  佳音带她去找珍珠,珍珠的家什倒是一应俱全,但出借时颇有微词。

  “姑姑,我用的是最平价的国货,而且我们的肤龄和肤质不一样, 你用这种廉价的护肤品肯定会很不习惯的。”

  受到母亲目光威胁更要争辩:“我说的是实话, 用惯高档护肤品再用低端的本来就不适应, 不如去借二婶的吧。”

  千金不想麻烦二嫂,拿了她一瓶没开封的自然堂润白保湿乳,说发了工资就买新的还她。

  离婚后景怡并未废弃以前夫妻共用的账户, 她完全能任意消费,但要强地自行销毁卡片删除账户, 坚决不再花前夫一分钱。珍珠不知道姑姑的志气, 还以为她彻底断绝了生活来源,稍后在厨房里向煮粥的母亲发牢骚。

  “姑姑就会瞎逞强,离婚时装潇洒不要钱, 现在生活水准直线下降,我看她很快会后悔的。”

  佳音斥责:“这种话轮不到你说,少多嘴!”

  “我是担心姑姑,她现在心理落差该多大啊,就是从天堂坠入地狱。”

  佳音默默叹气,过了片刻问:“你姑姑平时常用什么牌子的护肤品?”

  “她爱用莱珀妮和资生堂旗下几个顶级品牌,都死贵死贵的,光一瓶乳液就好几千呢,一般人根本用不起。”

  “申州有专柜吗?”

  “国金中心有家旗舰店。”

  佳音替景怡保管千金的赡养费,觉得自己有义务保障她的生活水准,珍珠听出她的用意,顿时急了。

  “妈妈,您不会想要买给她吧?”

  她忙否认:“随便问问。”

  “您要是敢买那么贵的护肤品给姑姑,我会造反的。”

  珍珠严肃郑告,被母亲授意白眼,心情更坏:“您平时对我抠门得要死,凭什么对姑姑就那么大方?要当好嫂子也得顾及一下女儿的感受啊!”

  “我只是问问没说要买!你这丫头事儿真多!”

  佳音注意力被女儿拴住,没察觉赛亮在门外,他从二人的对话里得知妹妹的处境,心下怜悯,第二天抽空去商场买了三套莱珀妮的蓝鱼子护肤套装,晚上下班回家带了两套去三楼,连同一张信用卡一并交给千金,说是给她的零花钱。

  “钱不多,你省着点花吧,以后要用钱来找我,尽量别给大哥添麻烦。”

  他想趁自己还有能力时多付出一点,免得日后受人责怪。这份温情令千金预料不及,百感交集中热泪盈眶,木了半晌才泪汪汪叫了声:“二哥……”

  赛亮像在看落难的公主,说不出安慰的话,好言教导:“你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该懂事了,以前的生活就当成教训吧,往后认真勤快地过日子,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千金抹着泪用力点头,换成秀明贵和,她早就一头扎对方怀里,与二哥感情生疏,被他温柔对待竟不知所措。

  赛亮也一样,不好意思做亲昵举动,吩咐:“我还给大嫂买了一套,回头拿去给她吧,别让你二嫂知道。”

  他一走千金就下楼找大嫂,佳音听说此事也很惊奇,猜测赛亮昨晚听到了她和珍珠的谈话。姑嫂对他的印象全面翻新,一起感慨议论。

  “想不到小亮这么有心。”

  “我也吓一跳呢,二哥待人向来冷冰冰的,我还时常说他坏话,真没想到他这么关心我。”

  “小亮很有责任心的,上次还主动跟我说以后胜利的学费都由他出,他能关心弟弟,当然也会关心你这个妹妹。”

  “这就叫日久见人心啊,平时冷淡的人,关键时刻却能雪中送炭,以前我真错怪他了。”

  佳音喜见千金态度转变,笑着摸摸她的头:“知道错了以后就对他好点,这个你留着用吧,我用不着。”

  千金忙推开她递过来的礼盒:“不行,这是二哥特意买给你的,你一定得收下。”

  她替大嫂将护肤品放到书桌上,又急匆匆坐回她身边:“对了,二哥特意叮嘱我,说这事千万别让二嫂知道。”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肯定是看二嫂太小气,知道他给我们买礼物会怨他乱花钱。”

  “美帆不是那种人。”

  “你哪有二哥了解她呀,反正别告诉她就是了。”

  千金做事不仔细,刚才她提着东西鬼鬼祟祟下楼摸到佳音房里,刚好被在前院晒衣服的美帆瞧见了。美帆好奇心重,悄悄跑到大嫂卧室窗下偷听,不听不要紧,一听气炸肺,丢下还没晾晒的衣物回房找丈夫对质,风风火火闯进书房勒令伏案忙碌的男人:“跟我谈谈。”

  “你又怎么了?”

  “不想离婚你就马上出来!”

  赛亮以为她已查知火灾的后续情况,心脏一阵发紧,强充淡定地来到客厅。

  妻子苦大仇深盯着他,如同在公审大会上当苦主的白毛女,忿忿质问:“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干嘛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小气、吝啬、蛮不讲理,就是你对我的印象,是这样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给千金和大嫂买护肤品,还给了千金信用卡?”

  一听是这事,赛亮悄悄松气,坦然道:“是,这么做有问题吗?”

  他越平静美帆越急躁:“这事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可你为什么跟千金说千万别让我知道,怕我知道了要生气。认识十多年,我到今天才知道你是这样看我的!”

  她不反对丈夫向婆家馈赠金钱,以前他许诺为贵和办婚事,帮秀明请侦探,为胜利出学费,她即便不快也未曾阻拦。这次假如丈夫事前跟她说明,她也不会说什么,只恨他事后多嘴,引起小姑子误会,害她平白无故受冤屈。

  赛亮怨她消息太灵通,也对这不白之祸苦恼,无奈开解:“你别这么敏感,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还会是怎样?你不光误解我,还在婆家人面前败坏我的名誉,天知道我为了讨好你们家的人费了多大劲,就被你三言两语给毁了!”

  “你能不能别挑事,我现在真的很烦!”

  他不是单纯抱怨,刚才坐在书桌前那要命的腹痛又发作了,全神贯注才能抵抗疼痛和头晕,被她这一闹,病痛加剧,防线濒临崩溃。

  美帆不知道他的处境,只忙着发泄愤怒,嗓子不知不觉尖锐了。

  “被你诋毁,遭受伤害的人是我,你有什么资格烦躁?用扭曲的眼光评价老婆,对外破坏老婆的名声,你比网上的职业水军还坏,人家是拿钱黑人,你为什么?想让我被家里人孤立,然后乖乖顺从你的摆布?你太卑鄙了!”

  赛亮如遭乱箭穿射,眼前笼起黑雾,美帆还没看出他的痛苦,加紧逼迫:“你不是很能说吗?怎么哑巴了?知道自己太过分,被我说得无言以对了是吧!?”

  话音未落丈夫像失去重心的架子噗通倒地,无声无息地晕了过去。她呆若木鸡,愣了两秒蹲下去摸他额头,立刻被冰冷的汗水濡湿手指,再看他脸色青灰,犹如蒙上绿绣的铜人,几乎没了生气。

  “老公!老公!”

  她魂耗神丧地呼喊摇晃他,不见反应愈加悚惧,赶紧惊叫着下楼求救。佳音千金领着孩子们赶到时,赛脸已渐渐苏醒,被众人扶回床上。

  佳音老早就在担心他的身体,一面焦急查看病容一面劝说:“小亮,你怎么搞的?是不是病了?快去医院吧!”

  赛亮不愿劳师动众,推说休息一会儿就会好。

  千金询问美帆他晕倒的原因,美帆心虚愧痛难以成说,赛亮倒不计前嫌地替她遮掩:“大概是太累了,没什么,你们不用紧张,都回去吧。”

  人们再三劝不动他,忧心忡忡地离去。美帆爬在床边,丈夫罕见的虚弱令她心慌心疼,这男人惯会逞强,她也习惯了他的强势,不防他会突然倒下。

  “你好点了吗?”

  她用湿毛巾小心细致地为他擦洗身体,发现他不光脸,身上的衣物也被冷汗浸透了,显然经受了莫大的痛楚。

  赛亮见她哀哀啜泣也十分不忍,连说自己没事了。

  “明天我陪你去医院瞧瞧吧,你最近脸色太差了,得好好检查检查。”

  “明天我要去检察院看卷宗,忙完了这周,下周就去。”

  他不会更改定下的日程,她也不再强劝,握住他的手沉默一阵,羞愧道:“谢谢你没在她们面前告发我。”

  他微微苦笑:“你啊,就是想太多,非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说着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捏下连串酸甜的泪珠,她还有很多话倾诉,可他没力气应付,很快劣倦罢极地睡着了。

  佳音放心不下二弟,次日托同学买了一份体检套餐,晚饭时交给赛亮,让他周五去陆军总医院体检。

  赛亮过意不去:“大嫂,你干嘛破费啊,我们单位的定期体检我都没去。”

  “所以这次就去仔细检查一下吧,这套餐是我同学帮我买的,就是上次跟你咨询房产官司的沈凌,她就在陆军总院上班。”

  千金也忧心催劝:“二哥,大嫂特意帮你买的,你就去嘛,昨晚都晕倒了,好好检查一下我们才能放心。”

  秀明听说他昨晚昏厥也很担心:“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去做做体检,有病赶紧治,拖成晚期就不好办了。”

  他只图晓以利害也不管话吉不吉利,被妻子责备还瞪大眼睛耿直强调:“本来就是嘛!”

  美帆趁势柔声劝说:“你就去吧,半天假还是能挤出来吧?”

  赛亮感激大嫂心意,周五抽空去医院做了体检,超声波检查时医生用探头在他肚子上画了又画,耗时比前面几人都多,随后严肃提示:“先生,您的问题很严重啊,最好马上去消化内科挂号检查。”

  赛亮本就疑心自己患了重病,听他这么一说感觉像被披枷带锁投入死牢,忙问:“怎么了?”

  “您的肝脏左右两叶大小不均,肝表面不平,肝实质有结节,门静脉和脾静脉增宽,还伴随脾肿大,是肝硬化的特征,需要做进一步检查。”

  他再不敢怠慢,麻溜地去做了详细检查,诊断结果为:失代偿期肝硬化。

  拿着诊断书他像一审过后的死囚懵然失神,回门诊部询问接诊医生:“大夫,我这个病会不会存在误诊的可能?”

  医生看了检验单说:“目前已做了血清检测和超声、CT检查,诊断准确率已经在90%以上,如果您不放心可以再做做穿刺或者腹腔动脉造影,不过误差可能很小。”

  “那我还有救吗?”

  “你不用恐慌,目前治疗肝硬化的方法很多,通过口服药物和手术都能缓解病情,你的病情已发展到中期,常规的内外科治疗可能难以逆转病情,最彻底的办法是进行肝移植手术,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吧。”

  世界仿佛砸坏的钢化玻璃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纹,赛亮站在上面,轻轻挪动一步就会震碎玻板跌入深渊。他的人生本来蒸蒸日上,朝着既定目标顺利攀爬,今年一场火灾烧光了他辛苦搭建好的脚手架,如今病魔又扯断了他的保险绳。自母亲自杀以来他还没经历过这样严重的打击,心像挤满淤泥的破船,不断沉没。智慧陡然枯竭,应辩能力也跌破底盘,怕被家人们询问,拖到午夜才回家。

  美帆白天打不通他的电话,揪心了整日,听到响动连忙起床出去。

  “不是说今天能早点下班吗?怎么又忙到这么晚。”

  赛亮背对她放包,脱衣,谨慎地找着借口:“有个客户找我谈事,耽搁了。”

  她跟着他问出最关切的问题:“去体检了吗?”

  “去了。”

  “结果怎样?有问题吗?”

  “没什么大问题,体检报告要等下周才出,我去洗澡,你进屋接着睡吧。”

  赛亮还不打算坦白病情,他上网查过肝硬化的相关资料,这个病会让人丧失大半的劳动力,持续恶化还将威胁生命,他目前债务缠身,信心已大幅削减,怕说出病情会被当成废人看待,那是自尊心不能承受的。因此打起精神照常工作上班,不让人看出异常。

  两天后的下午他接待了一位预约客户,这位许女士丈夫罹患肝癌已经有三年,最近她因房产问题和丈夫发生严重分歧,决意与之离婚,想让他帮忙打官司。

  赛亮听完诉求后直言:“您这个官司有一定难度,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有相互扶养的义务,如果一方患重病并且已经没有其他法定扶养义务人可供依靠,法院是不会支持另一方的离婚自由权的。”

  许女士更为焦虑,脸上大小皱纹立时挤到了一处:“那有没有办法让法院判离呢?我必须离婚,否则会被他活活拖垮。”

  “如果能提供双方感情破裂的证据,胜诉的几率还是有的。”

  他详细介绍了法律认定夫妻感情破裂具体情况:一是婚前缺乏了解,草率结婚,婚后未建立起夫妻感情,难以共同生活;二是一方患有法定禁止结婚的疾病,或一方有生理缺陷及其他原因不能发生性行为,且难以治愈;三、婚前隐瞒了精神病,婚后经治不愈,或者婚前知道对方患有精神病而与其结婚,或一方在夫妻共同生活期间患精神病,久治不愈;四、一方欺骗对方,或者在结婚登记时弄虚作假,骗取《结婚证》;五、双方办理结婚登记后,未同居生活,无和好可能;六、包办、买卖婚姻,婚后一方随即提出离婚,或者虽共同生活多年,但确未建立起夫妻感情。

  问她和丈夫能对应其中哪一条。

  女人的额头皱成了破渔网:“好像一条都对不上,我们结婚七年,感情一直挺好的,要不是他得了这个要命的病,把家里的积蓄全花光了,还硬要卖掉房子治病,我也不会提离婚。”

  他又问:“他的病情怎么样?存在治愈可能吗?”

  “去年动过一次手术,这次是复发,医生也说没希望了,他偏不信,还想卖掉房子去做肝移植。如今房价有多高您是知道的,这是我家唯一的房产,要是卖掉今后我们住哪儿?离了婚,我至少能分到一半卖房款,还能买个小房子栖身,要是把钱都用来给他治病,今后我就基本没能力再买房了。跟他解释他完全听不进去,也不想想到时他倒是一了百了了,可我的生活还得继续啊。这两年为了照顾他我把工作都辞了,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家里父母年纪都大了,还得顾着其他子女,也不能指望他们扶持我,如今我就是孤立无援啊。”

  她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醒着鼻涕哀叹:“说到年纪,您看我像三十多岁的人吗?走在外面都有小孩子叫我奶奶了,我老公生病三年,我起早贪黑地照顾他,起码老了十岁,对他已经仁至义尽,再拖下去我的人生就毁了,总不能给他送了终,也陪着他去死吧?”

  这些话在如今的赛亮听来可谓动魄惊心,像猪八戒看到珍珠杉,不由自主就往自己身上套,问话不断深入。

  “你们有孩子吗?”

  “没有,他生病的第一年我曾经怀过孕,第六个月去做了引产。”

  他代入对方老公的心情,脸部僵得无法动弹。

  许女士自有苦衷,含泪倾诉道:“您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打掉孩子,这事我当初也犹豫了很久,不然也不会拖到六个月才去引产。我仔细分析过:第一、肝癌有一定的遗传几率,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活在癌症阴影下;第二,我老公生病,我要全力照顾他,没精力生产带孩子;第三、我不知道我老公的病能不能治好,假如他不在了我是没能力单独抚养孩子的,也不希望他小小年纪就成为孤儿。就是从打掉这个孩子起他就开始怨恨我,怪我心狠,不给他留后,从此看病非要用最贵的药,也不管医保能不能报销,花光了积蓄还向亲戚朋友们借了几十万的债,现在又吵着要卖房,其实就是想败光所有财产,一个子儿都不留给我。您说是他狠还是我狠?我不跟他离婚还能有活路吗?”

  趋利避害乃人之本能,她的想法无可厚非,赛亮点点头:“明白了,我会尽力帮您的。”

  女人急不可耐地求告:“求您一定要帮我尽快离婚,我现在只想尽快跳出这个火坑,一天都等不了了。”

  他觉得她这副样子令人心寒,仍本着职业道德提醒:“这需要时间。您可以先去法院申请冻结您和您老公名下的共同财产,万一您老公单方面将房产拿去抵押,而法律又是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到时您再想维护自身利益就困难了。”

  “多亏您提醒,那就请您立刻帮我申请房产冻结吧,拜托了。”

  这一天他的脑子为这桩离婚官司开设专题,理智梳理过复杂的道德道理后他认为许女士的做法很正确,国人讲究“死者为大”,对要死的人往往更宽容,却忽略了生者的感受。许女士只求自保,与那些对伴侣至死不渝的人相比固然无情,但人和人本就存在差异,不能用统一标准判定。然而另一方面,她的言行又切切实实加剧了他的恐慌,假如妻子也是这种想法,许女士老公的今天估计就是他的明天。

  与最信赖的人反目成仇,在对方的怨恨厌恶中死去是多么可悲可耻的事啊,他怕身临其境,只是想象就已痛不欲生。

  今晚美帆凌晨1点才到家,欢欣欣地走进卧室,见丈夫还靠在床头看资料。

  “你怎么又熬夜?”

  她打开吊灯,埋怨他不守约定,赛亮反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她的脸色蜡烛似的点亮了,坐到梳妆台上解开发髻,用化妆棉沾了卸妆油仔细清理脸上的脂粉,喜滋滋说道:“散场以后和团里的人出去聚餐了。今晚演出很成功,剧院里全场爆满,我连着谢了五次幕呢。团长说今年要用这个戏帮我申报梅花奖,同年的竞争者少,获奖可能性蛮大的。”

  “那真要恭喜你了,成功实现了事业的二次腾飞。”

  她惬意感叹:“每次站在舞台上,我都觉得自己是为越剧而生的,一旦进入角色所有杂念都消失了,好像我就是戏中人,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美好。”

  赛亮无法分享她的喜悦,还从中吸取了负担,妻子前程似锦,他身染沉珂,以后注定是她的绊脚石。

  美帆见他不说话,又拎起一件不满。

  “公演还剩五场了,你就不到现场来支持支持自己的太太?亏我还每场都给你留了票,结果都送给别人了。”

  “之前太忙了,后天就去。”

  “一言为定,你可不能再让我空欢喜了。”

  她愉快地去浴室洗完澡,上床时催促他休息。

  “你还要看多久啊?眼睛不累吗?”

  “看完这段就睡了。”

  “什么案子?”

  “离婚案。”

  “你怎么老接这种丧气的案子。”

  他正想借机试探她,笑道:“打官司哪有不丧气的,不过这个案子确实很发人深思啊。”

  她果然感兴趣:“能跟我分享一下吗?”

  赛亮尽诉案情,说完便问:“你觉得这许太太的做法如何?支持她吗?”

  美帆已在同情里沉浸多时,怅然兴叹:“要是她的话都是真的,那我挺理解她的。”

  他心中一沉,仔细注视她的脸,搜寻蛛丝马迹:“你不是一向爱情至上吗?我还以为你会说她狠心呢,丈夫得了绝症还执意打掉孩子,一个念想都不肯给他,又在他最痛苦无助的时刻强行离婚,争夺财产,你不觉得她的做法侮辱了爱情?”

  她振振有词反驳:“这么想就太不讲理了,我们做为外人是可以把话说得很动听,但生活是她自己的,外人不能替她分担任何压力与艰辛,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她呢?善良不是慷他人之慨,我们没有权利要求别人选择我们心目中的善良,强行把他人束缚在舆论设置的道德框架内,不过是满足看客的浅薄和刻毒。”

  “那你认为她做得对了?”

  “这点我不发表看法,只能说她站对自己和孩子负责的角度做了理性的选择。至于她老公也很可怜,陷入那种绝境难免暴露人性弱点,自顾尚且不暇,哪有精力顾及别人。说到底,这对夫妻还是感情不够深吧,都缺乏为对方牺牲的觉悟,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

  她的见解摧毁了他的希望,但留下一丝侥幸,看她长年来的表现好像视他为挚爱,或许愿意给他更多的包容。

  他作为理性主义者并不执着于侥幸,开始为坏结果做打算,问她:“你觉得那老公要怎么做才算牺牲?”

  “不说别的,起码得体量妻子的难处,治疗时有计划地节省一点医药费,如果医生说希望渺茫自己就该懂得放弃,这样无意义地挣扎不过是恶意消耗他人,也难怪这位太太会认为他是在报复。”

  他咀嚼着这些咖啡渣般苦涩的话,忽而一笑:“看来老话说得真没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飞不动的也别拖累对方,否则就是自私无耻。”

  她嗔怪:“听着怎么那么像讽刺呢?你觉得我说错了?”

  “没有,如果这事反过来,是妻子生了重病,丈夫要求离婚呢?你会站哪边?”

  “要是情况和这案子一致,我仍然站离婚的那一方,但说句实话,男人在这社会求生存还是比女人容易得多,单是求职机会就比女人多得多,所以我更同情这位许太太了,继续这种无望的婚姻,对她实在太不公平。你一定要帮她打赢这场官司,这是做好事。”

  “知道了,我会尽力的。”

  旁人靠不住,唯有自救一途,隔天赛亮又去了陆军总院,向医生咨询治疗方案。

  “大夫,我如果做保守治疗,病情会继续恶化吗?”

  医生为他科普:“肝硬化是日积月累的肝损伤造成的,肝细胞在自愈过程中会产生瘢痕组织。肝细胞不断受损,不断自愈,造成肝脏内的瘢痕组织越来越多。这些瘢痕组织会严重阻碍正常的肝细胞得到营养和血液,慢慢造成肝坏死,最后还可能癌变。治疗方面药物和保健都很关键,一定要禁烟酒和垃圾食品,安排足够多的休息时间,切记太过劳累,睡眠不足和工作强度太大都会导致病情加重,”

  接着就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律师。”

  “经常熬夜加班,喝酒应酬?”

  “是。”

  “那可不行,你得马上改善生活习惯,最好换份轻松的工作,好多病人进了医院才明白健康的重要性。有句话说得好,不怕工资低,就怕命归西。不怕挣钱少,就怕死得早。为了家人也得保重啊。”

  不保持高强度的工作,拿什么偿还巨债?无力还债结果就是倾家荡产,拖着这副病残之躯还靠什么东山再起?

  赛亮惨然若迷,脚下的玻璃现出了更多裂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16章 体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2云中歌3 3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4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5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