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7章 坏消息

第17章 坏消息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贵和在梦里画图纸,鼠标不听使唤,他气得捶桌,引起咚咚咚咚的回音,越来越真实,将他的神志拖回卧室。
  墙壁上的光斑橙黄泛金,下午了,有人在不断敲他家的门,手法粗暴酷似高利贷主。
  这个小区安保严密,外来人员禁止入内,估计是某个新来的保安。
  他烦躁地爬起来笼上T恤,上午才下班,本想一觉睡到明早,被这不懂规矩的家伙搅和了。
  “谁啊?别敲了,门快碎了!”
  听到吼叫,敲门声更大了,仿佛凶狠的宣战,他顿时疑心是不是被某个抢劫集团盯上了,蹑手蹑脚上去看猫眼,里面黑漆漆的,被人堵住了。
  男人的胆子到底要大些,明知不对劲也想先亲自查看。他插上房门的金属防盗链,打开门,从门缝里向外偷张,狭窄的缝隙中突然出现一只凶狠的眼睛,他被这惊悚画面吓得大叫跌倒,拼命向后爬行。
  “臭小子快开门!”
  多喜的叫嚷像凉水泼向他,使他的冷静恢复到80%。
  “爸,是您吗?”
  “连你老子都不认识了,快开门!”
  贵和心脏回归原位,叫苦不迭地去开门:“爸,您来就来,别吓唬人啊,我最近加班太多心脏脆弱,万一一不小心闭过去,您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少说胡话!”
  “按门铃多好,敲门手不疼啊?”
  “我喜欢!你干嘛换门锁?不想让我进你的屋子?”
  “不是,我刚换了个带人脸识别器的智能锁,以后刷脸就能进来,不用带钥匙那么麻烦。您看邻居家都用这个。”
  “你这儿又不是金库,用得着这么多高科技?就知道乱花钱!”
  多喜闷头闷脑快步入内,野猪似的来回兜一圈,将狭小的居室瞅了个遍。
  “半天不开门,在搞什么鬼。”
  贵和苦笑:“别找了,家里就我一个活口,现在加上您有两个。”
  多喜回头瞪他,感觉复杂,说不出是安心还是失落。刚才贵和的手机关机,他找去他上班的莱顿建设,前台说贵和通宵加班,上午回家了,他于是转道来这儿,顺便视察儿子的生活状况。
  他常来,小区保安都认识他,又有大楼的门禁卡和房门钥匙,轻车熟路就上来了。到了门口发现门锁换了,以为儿子防着他,一生气就忍不住用力砸门。
  贵和熟知父亲的习性,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他在想什么,笑问:“爸,没搜到人您很失望吧,是不是巴不得我藏个女的在家呢?”
  多喜懒得听他贫嘴,见沙发上堆着几只装衣服的购物袋,立刻化身点燃的打火机,指着那些衣服质问:“你又买这么多衣服,准备改行开服装店?”
  “不是,买来自己穿的。”
  “你上班那么忙,还有时间上街买衣服?”
  “现在买衣服不一定得出门,各大品牌都有网店,上网逛逛就有了。”
  “男人有两件换洗的足够了,把钱浪费在衣服上,将来拿什么娶老婆?我先说好,别指望再从我这儿抠出一个籽儿。”
  多喜不会想到,贵和如今的购物癖源自少小时的物质匮乏,从小尽捡哥哥们的旧衣服,穿得像个小难民,压抑了多少委屈和渴望,经济独立后自然拼命弥补,怎么都不满足。
  他不打算向父亲索要亏欠,也不指望他反思,可怨气多少会映射到言语上,哪怕是以说笑的口吻。
  “我压根就没奢望能从铁公鸡身上拔毛,您放心吧,未来二十年内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你又胡说,那不结婚的人就是孤魂野鬼,你还想鬼混到五十岁?看看你这屋里乱得像狗窝,好好的房子被你搞得脏乱差,还不如睡桥洞呢。不能让你再这么过了,下周收拾行李跟我回去,我得看着你,直到你找到老婆!”
  贵和一点不惊讶,还觉得父亲太早切入正题。
  “爸,原来您在借题发挥呀,真实目的就是逼我回去。今天不是专程来的吧,二哥和千金那边也去过了?”
  “都去过了,你妹妹和景怡已经同意搬回去住。”
  多喜绕过了赛亮,他在他们家的公关失败了,所以在老三这儿志在必得。
  他不说贵和也猜得到,父亲如果搞定了二哥,八成就不会来找他了。
  “我就知道您什么事都是最后一个想起我,五兄妹里就我是赠品。”
  多喜最听不得他说这种话,怒斥:“那你是光着身子喝风长大的?你和千金是双胞胎,有她一半孝顺我?”
  贵和笑着掰一掰左手中指:“她是您的这根手指。”又扯一扯小指头,“我是这根,虽然是双胞胎,可长短从来不一样。”
  “你就会犟嘴!看我不打死你!”
  多喜对这儿子养得随便,没那么多温馨呵护,又嫌他油嘴滑舌,特别调皮,有必要施行棍棒教育。当下说动手就动手,追着连续猛抽,贵和一边求饶一边躲,后来藏到了床底下。
  多喜关节硬了弯不下腰,才这点运动量就累得胸闷气短,坐在床边直喘粗气。贵和爬在地板上,右手支着下巴劝说:“爸您都这么大岁数了,凡事也该看开了,动不动发火对身体不好。”
  多喜怒道:“你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事,我死了也是被你气的!”
  “我就是不想结婚,这又不算什么错处。”
  “还不算错处?我看政府真该颁一条法律,但凡像你这样有能力结婚却拖着不结的,都该抓起来判刑!”
  这话骇人听闻,贵和忍不住爬出来坐到父亲身边正色劝告:“爸,您到了外边可千万别这么说,会被当成老JP骂死的。时代不同了,古代男耕田女织布,男女凑在一块儿才能过活。如今社会这么发达,又不用女人做饭洗衣服,婚姻的实用性已经越来越低了,男人不结婚也能活得好好的。”
  多喜无法认同他的观念。
  “结婚又不是找保姆,有个伴儿总比一个人强啊。”
  “这您说对了,现在结婚就得追求精神价值,要耐心去找能与自己精神匹配的人,如果我不是很爱这个人,或者这个人对我不好,那还不如单身得好。否则盲目结婚,制造出病态家庭,反而会给自己和社会带来不幸。”
  “那你就动身去找对象啊,别像蜗牛缩在壳里,不看到你结婚,我会死不瞑目的。”
  “爸您干嘛这么急,火急火燎的,该不是得绝症了吧?”
  贵和只是随口一说,多喜的脸却瞬间打了石膏,他直觉异常,一把抓住父亲的手。
  “不是吧,您真得绝症了?”
  脑袋立马吃一记暴栗,耳朵也几乎被多喜震聋。
  “你小子就盼我得绝症!”
  “我不是开玩笑嘛,这样吧,您再让我轻松五六年,到时我一定结婚,婚后五年内让您抱孙子。”
  “再等那么些年,我早进棺材了,你准备抱着孙子去给我扫墓?”
  “爸您又来了,这是我的终身大事,您就不许我慎重。”
  多喜的嘴皮不如儿子耐磨,不久失去耐心,挥手道:“不跟你胡扯了,只说一句,要不要搬家?”
  贵和怕受父亲威胁,可自由和空气、食物、水一样是生活必需品,他宁愿承受一时的惧意,换取长治久安,木然半晌,嗫嚅着吐出两个字。
  “不要。”
  多喜怒目相视:“你再说一遍。”
  “您不是只让我说一句吗?”
  “还钱!”
  意料之外的要求扭曲了贵和的笑容,舌根也抽筋了:“什、什么钱?”
  “你买这房子我替你付了十万首付,说好是给你结婚用的,你不结婚又不肯搬回去住,马上把钱还给我!”
  父亲的表情非常认真,有如榔头在贵和心房敲出新的裂痕,他一直把那十万块当做父亲分配给他的财产,以“借”为名不过为了向其他儿女有个交代,原来只是一厢情愿的误会么?
  他的内心起了风浪,忍不住与父亲理论。
  “爸,二哥买房也找您要了钱,您也打算让他还?”
  “你二哥的房子你二嫂的父母也出了钱,我哪好意思问他们要。”
  多喜的理由不能使人信服,贵和干笑着,其实已经愤怒了,说到底父亲还是太偏心!
  “看吧看吧,您就是吃柿子捡软的捏。”
  多喜没读懂儿子的情绪,反气他说话没大没小,进一步严厉逼迫:“你是柿子吗?你是柿子我现在就把你压成柿饼,还钱!”
  贵和侧身避开父亲伸过来的大手,那只手再也抓不住他的心了。
  “爸,求您了,都快七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你到底还不还?”
  “我现在哪儿有钱啊,烂命也只剩半条,您要就拿去吧,反正也是您给的。”
  父亲在他跟前就是易燃易爆物品,稍微一句负气的话就能破局。多喜火冒三丈地抽了他一下,像来时那样横冲直撞离去。贵和追着求饶也没用,差点被电梯门夹到。
  他站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发了一会儿呆,忽然甩了自己一巴掌,受屈的人是他呀,为什么还要低三下四讨好伤害他的施暴者,究竟何时才能改掉这犯贱的毛病。
  之后半天他都没情没绪的,晚上随便叫了个外卖充饥,当自怜的感觉逐渐消退,他又记挂起父亲,担心他回家向大哥大嫂抱怨,败坏自己的形象。
  大嫂只会捡好话说,问大哥等于找骂挨,探听情报还得靠珍珠这个小丫头。
  他打电话回老家,接话的是侄子赛英勇。
  “三叔您吃饭了吗?”
  这孩子见了大人只会问“吃了吗?”、“要吃吗?”、“好吃吗?”这类问题,典型的讨好型人格,都怪大哥管太紧,他对珍珠可不这样,重男轻女是偏心,重女轻男也是。贵和决定找个机会好好跟大嫂谈谈这件事,以免赛家再多出一个他这号的悲剧人物。
  “小勇乖,三叔吃过了,快去找你姐姐接电话。”
  英勇捧着移动电话送到珍珠卧室,珍珠很欢喜:“三叔,我们有心电感应吗?我正想找您呢。我想参加这一季的中国达人秀,去表演越剧,你觉得怎么样?”
  贵和没心情应付她那些花里胡哨的想法,说:“这得从长计议,下次见面细聊吧。爷爷回家了吗?”
  “回来了呀,吃过饭去找慧欣阿姨说事了,要我帮您去叫他吗?”
  “不用,爷爷情绪怎么样?没生气吧?”
  “三叔惹爷爷生气了?”
  这丫头机灵似鬼,大嫂成天说她没脑子瞎胡闹,完全是误判。
  “没,我哪儿敢啊,只有你二叔有那能耐。”
  “哈哈哈,说得也是。我看爷爷脸色不大好,晚饭只吃了一丁点,估计在二叔家受气了,可爸爸问他他说没有。”
  “哼,你二叔是爷爷的第一爱子嘛,爷爷宁肯自己受委屈也要护着他。”
  贵和不顾身份地暴露酸意,竟获得珍珠支持,她也有件不痛快的秘密想跟他分享。
  “三叔,上周有一天我很无聊,悄悄看了爷爷的手机,发现前不久二叔发短信问爷爷借钱,张口就是二十万呢。”
  贵和惊问:“借来做什么?”
  “买车,二叔车换得真勤啊,看来这几年真赚大钱了。”
  “那爷爷借钱了吗?”
  “也不知道啊,我没看到爷爷的回信,估计直接在电话里说了。爷爷的私房钱爸爸都不敢打听,不过就冲对方是二叔,我想爷爷多半会借。”
  这晚贵和罕见地失眠了,推测父亲逼他还钱是想借钱给二哥,越琢磨,越可信。
  那十万块是爸的,他是有权要回去,可都是儿子为什么对二哥就无私奉献,对我就锱铢必较?既然这么偏心,让二哥回去陪他就够了,何苦再拉我凑数?他根本不在乎我,只想对外装出阖家欢乐的假象,让邻居朋友们羡慕,满足他的虚荣心,我受够他的自私了!
  冲动驱使下他给佳音发了条微信:“大嫂,我真不想搬回去住,求您帮我劝劝爸吧。”
  佳音看了发愁,放下快绣好的丝巾寻思怎生回复他。
  公公是这个家的中心,也是她的靠山,合住又属于迟暮老人的正当诉求,于情于理她都不该反对,最好安静地接受事态发展。
  贵和求助无疑是干扰因素,她不能为了他反对多喜,但完全无作为恐怕会让贵和误会自己只顾取悦公公,不理会他的难处,十几年精心维护的叔嫂情或将受损。
  三思后,她给出模棱两可的答复:“你别急,周末看情行再说吧,会有办法的。”
  贵和马上回信:“我是真下定决心了,就算二哥答应回去住,我也不同意,如果爸翻脸要跟我断绝关系,您可别怨我。”
  他情商额度蛮高,理解大嫂的处境,不会硬拉她站队,只想求一个心理安慰。
  佳音猜他今天和公公见面时受了气,这三叔子在家不受宠,小时候活得像根狗尾巴草。丈夫的四个弟弟妹妹里属他最乖巧懂事,嘴巴甜会体贴人,她真拿他当亲弟弟看待,知道他不是被逼急了不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心里隐隐作痛。
  “别瞎想,爸要是真生气了,大嫂会帮你的。早点休息吧。”
  收到贵和的“晚安”信息,她静下心完成手边的活计,秀明爬在两米外的书桌上核算工程用料,对身后的情况一无所知。他处事简单粗暴,虽然是赛家的长兄,却很难有效地与家人沟通,婚后弟妹们只会找大嫂谈心,大哥就是个摆设。
  11点佳音绣完牡丹花的最后一片花瓣,收拾针线盒,提醒丈夫就寝。秀明站起来伸个懒腰,多喜忽然急冲冲闯进来。
  父亲很少进他们的房间,平时有事也会先敲门,这时是遇上了紧急情况。
  “你马伯伯家出事了,快开车送我过去!”
  佳音见公公急得穿反了拖鞋,真是少有的慌惚,忙问:“爸,马伯伯家怎么了?”
  多喜抖抖双臂,那神情像在诉说百年不遇的恐怖奇闻。
  “他儿子刚才去他女儿家说房子的事,一时气不过动起刀子,把一家三口全砍了,他姐姐姐夫当场死了,外甥也受了重伤,正在医院抢救呢。你马伯伯接到警察的电话当场晕过去了,他们家的保姆联系不上他儿媳妇,不知该找谁,只好给我打电话,我替她叫了救护车,听说是送去三医院,我得马上赶过去。”
  秀明两口子听了也吓一跳,他们知道马家姐弟的房产纠纷,可怎么也没想到亲骨肉间也会闹出人命。
  马伯伯是多喜的木匠师父,二人相交莫逆,人命关天不能不管。
  佳音让丈夫先去停车场开车过来,服侍公公回房换衣,安慰他别着急,出门时慧欣阿姨来了,她也接到马家保姆的电话,要一块儿去医院。
  秀明让佳音留在家里看孩子,护送两位老人前往。路上慧欣向父子俩讲述了这两天马家的变故,说那女儿当初卖房时将房产证交给弟弟,她弟弟以为手里有证,姐姐不能轻易拿回房子。
  谁想姐姐早将房产证挂失补办,拿去房产中介挂牌出售,已与购房者签订协议,还去房产局办理了过户手续。新房主来收房,要把马家弟弟找的租户赶出去,弟弟万不料姐姐这么阴险歹毒,失去房子还得赔租户违约金。今晚上门问罪,对方照旧蛮横无赖,他急火攻心,就想拼个鱼死网破,从而引发血案。
  前天慧欣阿姨去看望老马,已得知他女儿卖房的事,感叹她怎么能把事情做这么绝,怕多喜知道跟着糟心,想瞒着他,结果后续竟爆发如此惨剧。
  多喜纳闷:“中介卖房子不都得带顾客去看现场吗?那房子一直是租出去的,租客知道有人来买房,也不通知他弟弟?”
  慧欣说:“那房子售价比正常价低了三十万,中介直接就卖出去了,没带人看房。”
  秀明解释:“爸,您不知道现在有的中介专门赚这种黑心钱,知道有法律纠纷的房子不好脱手,就压价收购,然后在中间吃差价,缺德得很。”
  多喜又问:“那打官司能把房子要回来吗?”
  慧欣叹气:“现在法律上有个说法叫做‘善意第三方’,那房子还在他女儿名下,假如买房子的人一口咬定不知道房子的产权有争议,那就属于善意第三方,利益是受法律保护的,打官司也要不回去。”
  秀明惋惜:“他儿子应该赶早去法院起诉,跟他姐姐打官司,就算打不赢也能冻结房产,这样房产局那边会备案,房子就卖不出去了。”
  慧欣很憋屈:“都是一家人,那弟弟做梦也没想到他姐姐会这么绝情啊,只认钱不认人,这下好了,自个儿和老公都没命了,儿子成了孤儿,弟弟多半也活不成了。”
  多喜眉心上了一把锁,喃喃低语:“老马怎么摊上这种儿女,作孽啊。”
  他们赶到三医院,老马已住进了太平间,急性脑梗加心梗,神仙也救不过来。保姆不敢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医生正发愁,多喜主动担下干系,这是他唯一能帮到老兄弟的地方了。
  老马没有兄弟姊妹,儿媳妇要处理丈夫的命案,女儿的夫家急着跟马家算账,他本人的丧事没有着落。慧欣建议通知几个老朋友合伙料理,挨个打完电话,联系了一家认识的殡葬公司,那边答应明早7点叫上殡仪馆的车来医院接人。
  多喜表现不如慧欣从容,先是在老马尸体旁呆立半晌,又被秀明扶去走廊椅子上接着发呆,恍恍惚惚,悲悲戚戚。
  慧欣悄悄知会秀明:“我想和马家保姆去看看老马的儿媳和孙子,你劝劝你爸,然后送他回家睡觉,千万别让他熬夜。”
  秀明慢慢走到父亲身边,挨着他坐下,长长的走廊上只有父子俩,灯光惨白,药味酸鼻,楼上的病房躺着病人,楼下的殓房躺着尸体,他发觉这里正是生与死的交界地。
  父亲满面愁苦,一点比不上冰柜里的马伯伯安详,死后有地狱,可活人受的煎熬似乎比死人多,这一刻折磨父亲的仅仅是痛失好友的悲伤吗?
  他口齿不如弟妹们灵光,想不出动人的语句,轻轻拉过父亲的手,双手握住。
  多喜转头看看他,嘴角现出一丝丝笑意,是欣慰亦是安慰。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我带你和小亮,还有马家姐弟去游乐园玩过。”
  “记得。”
  “那时他们姐弟俩走到哪儿都手拉着手,感情好得不得了,我让你学他们的样牵着小亮,你嫌烦,不愿意,我还生气打了你一巴掌。”
  “嘿嘿,我那会儿不好意思嘛,再说小亮也不乐意。”
  秀明不敢说真话,他出生没多久生母就去世了,母亲和多喜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多喜丧偶后悲痛万分,将对妻子的爱倾注到儿子身上,非常宠爱秀明。三年后他再婚了,和第二任妻子生下赛亮,依然偏疼秀明。
  二妈温柔贤淑,对秀明很好,没让他吃过后妈的苦,可赛亮五岁那年二妈突然身故,从此父亲的爱突然转移了,赛亮取代秀明成为他的宠儿,并且获得了比他当初更多的物质享受,甚至在以后的数十年中一直最大限度占有父亲的经济援助。
  得到又失去,最易令人心理失衡,秀明宽容能忍,却无法摘除童年形成的芥蒂,始终对二弟暗含怨嫉,不愿与之来往。
  多喜不能透视人心,但感觉准确,五个子女之间有矛盾有龃龉,他是他们的粘合剂,活着还能凝聚他们,死后这个家将即刻化作散沙。
  他怕那一天胜过怕自己的末日。
  “小时候那么亲热的姐弟,长大后为了钱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敌,相互断送性命,这种事我以前只在报纸上看到过,没想到会发生在身边人身上。这么说或许很不厚道,但老马死得真及时啊,即使抢救回来,面对这种情况也生不如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让钱的毒性这么大,能毒坏人的脑子。那些贩毒、贪污、抢劫的人不都这么凶狠毒辣吗。”
  “再凶狠也不能这么对自家的亲骨肉啊,当年你大伯被打成黑五类,怕家里被抄,把他岳父留给他们家的十根金条交给我和你大姑妈收藏。过了十年,他平反出狱,我们把金条原封不动地交还给他。十根金条是什么概念?那年头能在城里买几十间好房子,可我们日子再艰难也没起过一点贪念。”
  多喜是家中老小,上面有一兄一姐,哥哥已过世多年,姐姐在美国经营中餐厅,姐弟至今常来常往,彼此嘘寒问暖不断,感情极深。
  秀明知道家教和经历使得父亲格外重视亲情,想把这种优良的家风一代代向下传承,这也是对子女的爱,他怎能不体量。
  “爸,我们再不争气也不会像陈叔叔家那样争遗产,更不会像马伯伯的儿女那样为了钱自相残杀,顶多就……”
  “顶多什么?”
  秀明不慎说漏嘴,经不住父亲逼问讪笑道:“我和贵和千金胜利都好说,就是小亮,您也知道他瞧不起我,往后估计不大爱同我们来往。”
  担忧正步步转化为现实,多喜明白秀明对他偏私赛亮心存不满,想解释又不是时候,他得先争取到赛亮的感情,才有把握实现他的目的,现在单方面向老大说明没有意义。
  秀明怕父亲再焦心,伸手让他看表。
  “爸,都快一点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还得替马伯伯办丧事呢。”
  多喜点点头,在他搀扶下起身,双腿明显不如以前有劲了,左右张望一回说:“早知道就不送老马来抢救了,还是家里好,以后我要在家等死。”
  秀明责备:“爸,没事说这些干嘛?”
  “呵呵,人老了不说这些说什么?”
  “几十年后的事说了没意思。”
  “早点做好心理准备,等有意思的时候就不着急了。”
  “您真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7章 坏消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海上明珠作者:滕肖澜 2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3盐店街作者:江天雪意 4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5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