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32章 会议

第32章 会议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多喜出殡时鞭炮响彻小镇, 上百人出动为他送行,四辆客运大巴座无虚席。夜里气温陡降十几度, 秋高气爽转为风潇雨晦, 很多人猝不及防地冻起鸡皮疙瘩,更惊见远近树木又被狠狠剥去一层翠色, 树林仿若洗旧了的军大衣,缀满黄红的补丁。

  赛家人心想老天或许是借这次罕见的寒潮强化他们的记忆,让他们今后每遇凄风冷雨就铭记父亲的丧礼。

  火葬场外车辆塞道, 看来这几天为死神画押的人不少,火葬场内人头攒动,大批活人簇拥着死者,不绝于耳的嘶嚎声烘托着千姿百态的人事,亲友的悲痛经历数日翻山越岭后, 跟随亡人爬上高高的烟囱, 纵身一跃, 方能快刀斩乱麻。

  多喜躺在冰棺里,面部经殡殓师精心修饰,色泽红润而安祥, 但无论多高明的化妆师也无法掩盖死亡的力量,他的脸浮肿变形, 一双眼眶凹陷下去, 如同贴上两块青黑膏药,这便是常言所道“眼一黑就过去了”。

  主持人照本宣科念诵悼词,做不到声情并茂也没人计较, 这会儿亲属们无须煽情也能痛哭流涕。他们围绕冰棺瞻仰逝者,这最后一眼锥心刺骨,有人甚至后悔前来观看,怕破坏多喜留在他们心目中的慈容。

  英勇个子太小,踮起脚尖,视线也难以越过花丛和棺材壁的格挡,正急得要哭,贵和弯腰抱起他。

  “小勇,跟爷爷说再见。”

  英勇看清了爷爷的脸,却怎么也认不出来,他怀疑爷爷没死,又相信大人们不会撒谎。

  爷爷怎么变成那样呢?他去了那个叫做阴间的地方,真的再也回不来了吗?

  他突然很想念爷爷的声音,爷爷的笑容,能变出糖果的衣兜和牵着他散步的大手。

  他没有爷爷了。

  小男孩调头爬在三叔肩上呜呜哭了,哭声像溪流融入周围哭的海洋里,微不足道。

  悼念仪式结束遗体送入火化室,佳音不肯进去,坐在外面的台阶上,抱住双腿,头深深埋在膝上,犹如遭遇袭击的穿山甲。

  美帆走来劝她。她前天跟佳音闹别扭,之后就和好了,天真和善良是对姐妹花,她们妯娌之间不存在真正的敌对。

  “你真不进去吗?外人都进去了,你不去兴许会被人议论。”

  佳音微微摇头,身子更紧密地团缩。

  美帆明白她的感受,手绢上染了新泪。

  “是啊,进去就是最后一面了,谁能忍心呢,以前我也没有充分体会,到了今天才知道什么是执手生离易,相看死别难。”

  佳音肩膀抽搐起来,眼睛像两个水泵,源源不断抽走了体内的水分。

  美帆返回火化室,赛亮正好夺门而出,低头阔步,脸藏在竖起的衣领里,好似战争年代逃避侦查的间谍。

  她急忙拦住他。

  “你去哪儿?火化都快开始了”

  “我去抽根烟,你替我守着吧。”

  赛亮走到十几米外的大树下,点燃香烟使劲吮吸,火红的烟头迅速蚕食香烟,金黄的烟丝转为黑灰,就像为火化中的父亲打造的微缩模型。

  他的手抖得像疟疾病人,胸口破了大洞,呼呼的漏风,一颗心都成了被风撕扯的风筝,慌张到失重。

  父亲死了,他的悲痛可能还不到其他家人的三分之一,这时却比他们都紧张,这种紧张是从刚才在告别室与父亲面对时产生的,俨然犯罪嫌疑人在法庭上与原告会面,被罪恶感压得透不过气。以前只知道父亲欠他的,如今才发现他对父亲也有亏欠,可已永远失去了还债的机会。

  美帆出现在秀明的视野里,立刻受到质问。

  “老二人呢?”

  “……他去外面抽烟了。”

  她的上颚有几百斤重,拼了老命才能张嘴。

  秀明奰怒:“都什么时候了还抽烟,我看他存心躲着不愿送爸最后一程。”

  美帆不想以恶意揣度丈夫,虚弱辩解:“大概太难过了吧,说真的我也不敢亲眼目睹这场景,眼睁睁看爸化成灰,实在太残忍了,大嫂不也没进来吗?”

  秀明不认为赛亮缺席的原因和妻子一致,要出去缉捕他,被惜泰叫住。

  “算了,不想来就别勉强。”

  感情是勉强不得的,何苦再多起争执,弟弟还看着呢。

  多喜躺在铁车上,身上盖着白布,铃声一响铁车顺着轨道缓缓移向远处,有形和无形的永别同时进行,家人们哭做一团,纷纷背过脸去躲避灰飞烟灭的一刻。

  惜泰靠在铁栏上,坚持目送弟弟远去,类似的场景她已经历过好几回,从父母到哥哥再到丈夫,生死线挡不住亲情,她至今仍能清晰想起每个人的音容笑貌。

  “你们别太难过,人走完这一步还没有彻底消失,只要我们这些亲人还在,他就会活在我们心里,等到认识他的人都不在了,或者把他给忘了,到那时他才真正死了。”

  高耸入云的烟囱喷出了新的烟雾,一束白烟流向天际,渐渐被雾霾染黑。

  秀明抬头仰望,好奇,哪一截是父亲呢?

  他确信,不管被风吹到多远,父亲都能凭着对孩子的爱返回家园。

  丧礼后惜泰在赛家逗留了三天,监督赛亮一家搬回长乐镇,送走姑妈,家人的生活迎来新章节。秀明深知合住一事意义重大,尤其是他这个长子肩上挑着父亲传递下来的责任,须时刻发挥带头人作用。

  在人们准备回归正轨的前夜,他在家中召开了一次“暨搬迁协调大会”,家人们集体出席,还把慧欣请来做顾问。十几口人围坐在餐桌旁,年龄跨越中青少小,很有大家族气象。

  “今天我们全体人员都到齐了,合住也正式开始了,这是爸的遗愿,所以我们还是先开个会,把重要事项都交代一下,也请慧欣阿姨做个见证。”

  秀明说完带头鼓掌欢迎顾问老师,营造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和谐氛围。

  第一件是多喜的安葬问题。

  这条他未在遗嘱上注明,但跟惜泰提过,希望死后能暂时葬在赛家屋后那块两米见方的空地上,等英勇考上大学再迁去公墓。家人们知道老人放不下家小,想等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再离开,那空地本来就是赛家的自留地,用了也没人会说啥,只是那地方正对慧欣家的大门,开门就能瞧见,怕慧欣觉得不吉利。

  慧欣是佛教徒,信奉四大皆空,不介意这些,说:“都是老朋友,没啥可忌讳的,往后出门还能打个招呼。”

  赛家人千恩万谢,决定选个黄道吉日为多喜造坟。

  第二件事规定赛亮每周至少两天得早点回家和家人们吃饭聊天。

  赛亮立马不乐意了。

  “这种事还得看各人的工作安排吧,强行限制次数会和我的工作起冲突。”

  秀明盯着他,眼睛里瞬间长出叉子。

  “那你能说说你一周七天刨开吃饭、睡觉、开车、走路、大小便还有多少时间不工作?我不规定次数,你肯定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就说大姑妈在的这几天,你一会儿就不见了,一会儿就不见了,屁股上像长了倒刺,都不能安稳地坐着陪老人家聊聊天。”

  “我有很多事要处理,因为爸的丧事和大姑妈被迫请假,可工作不会跟着我休假,我只能见缝插针。”

  秀明那叉子不是摆设,当即来了记白蛇吐信。

  “你干的是什么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吗?没你我们国家就不能实现中国梦了?大姑妈还能跟我们聚上几回啊,就不能多陪陪人家!本以为爸去世你多少会吸取点教训,结果还是死性不改。”

  美帆对丈夫不着家这点深恶痛绝,今天难得有人点名批判,她这个苦主不能不抓紧机会说两句。

  “大哥,跟孤僻的人讲情理是讲不通的,我们认为孤僻是一种病态,本人却觉得孤独是一门艺术,寂寞是一种享受,就像流浪的野鬼,让他回到人群中,他会被活人的阳气给烤化的。”

  她细声细气,拉家常似的,讽刺比柳叶刀还薄,断喉不见血。

  赛亮的脸微微转向她,眼角余光恰似枪口。

  “只要你把你的嘴闭严实,我离做鬼至少还有五十年。”

  “要是不闭呢?你现在就会变成鬼吗?那我倒想看看到时会有多少人来参加丧礼。”

  见丈夫气得子弹卡壳,美帆从容进击:“听说评价一个人是否成功,看他的丧礼就明白了,有些人生前忙忙碌碌,把所有精力都奉献给事业,自以为卓尔不群,却不明白人一生的功绩是靠后世评说的。生前高朋满座的人死后会得到亲友们的哀悼和赞誉,而那些性格乖张古怪的人生前没有一个朋友,连亲人也都鄙视唾弃他。别人的丧礼充满依依难舍的哀悼,他的丧礼充其量只会是一场欢送会,如果有熟人聊天时说起他,‘哦,你听说了吗?某某死了。’,“是吗,那种人我就知道他会短命。”,我想大概都会是这种情行吧。”

  她挥洒自如地卖弄演技,活脱脱一个高配版的王熙凤,赛亮脸上起了绿绿的铜锈,珍珠憋不住要笑,秀明惊讶得坐立不安,看看其他人反应和他差不多,向美帆难堪道:“那个,弟妹啊,小亮确实毛病不少,但你也不能这么咒他啊。要是你大嫂这么跟我说话,我也会受不了的。”

  美帆瞬间转型成秦香莲,柔弱凄苦,恰似水仙嫁接的黄连。

  “大哥,如果你听过他对我的诅咒就不会认为我刚才的话过分了,其实哪怕是诅咒也好,他能跟我说话就是皇帝对臣民的恩赏,我和他相处的时间本来就少,大部分时候都像戈壁滩上无人的沙漠,不是刮着凛冽的寒风,就是吹着灼人的热浪。”

  赛亮的爆炸当量悄悄一提再提,一开口差点掀翻桌子。

  “你有完没完?既然跟我在一起像住在沙漠,那你怎么还没变成木乃伊啊!整天吃饱了撑的,无病呻吟,你这种女人就该生在非洲,白天放牧,晚上做工,整天干不完的活儿还填不饱肚子,那样才会老实!”

  美帆唬得心脏狂跳,脸霎时白了,这生理反应可是造不了假的,千金和二嫂不对付,目睹这张狂的语言暴力,也是义愤填膺,立刻路见不平一声吼。

  “二哥,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嘴有多臭?苍蝇都被你熏死了,这是丈夫该说的话吗?仇人也不至于这么恶毒啊。”

  慧欣怕他们兄妹吵架,抢先教育赛亮:“小亮,你真的过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成天虐待美帆呢。老话说,雪堆不能埋死人,坏话却能说死人,你几句气话一说,就把以前的好处全抵消了。”

  美帆握住已经泪湿的纸巾,如泣如诉:“阿姨,您不知道,他最大的消遣就是用言语欺辱我,我的自尊心就像他的鞋垫,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赛亮还没导入集体观念,想拂袖而去摆脱妻子的纠缠,被秀明厉声喝止。

  “长辈还在呢,你使什么性子?给我坐下!”

  他知道该行使“族长”的职权了,故意问贵和:“我听说咱们国家法律规定,骂人也算犯罪,是吧?”

  贵和赔笑:“好像是有个什么侮辱罪,但要情节特别恶劣才算得上。”

  “你觉得你二哥情节还不够恶劣?我看你二嫂再被他折磨下去都快得抑郁症了。”

  “这个……”

  贵和感觉自己进入了一所培训职业打圆场的学校,这堂实践课难度不小。

  没等他想出答案,美帆又来加题。

  “没错大哥,我确实快抑郁了,其实已经偷偷看过好几次心理医生,都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毛病,他也很有问题。”

  秀明断然下结论:“小亮,我觉得你也有必要去看心理医生。”

  赛亮真恨自己没多长点耳屎抵挡这些人的废话,心火窜起八丈高。

  “你们别听她瞎扯,什么心理医生,都是江湖骗子,她就是日子过得太舒坦,无聊的东西想太多才会这么神神叨叨。”

  “你还骂人?我说你也是个律师,不知道什么是侮辱罪啊?成天知法犯法,还好意思从事法律工作。从今天起,把你那张臭嘴给我刷干净了,再当着我们的面欺负弟妹试试,你骂她一次,我们就每人吐你一口唾沫,看什么时候能把你淹死。”

  秀明拍桌威胁,千金在一旁替他堵漏洞。

  “大哥你不能只说‘当着我们的面’,背地里欺负也不行啊,二哥这种人我太了解了,阳奉阴违的勾当干得不知有多顺手呢,我看得在他们家安监控,防止他偷偷施暴。”

  这是把他当成犯罪分子来防范了,赛亮觉得妹妹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综合失败的典型,狠狠抢白她:“管好你自己吧,大小姐,你也是个没事找事的主。”

  “你说谁没事找事?”

  “千金你别闹。”

  秀明不能让妹妹喧宾夺主,开始着手会议的第三个议案。

  “下面该说你了,你的问题也不小。”

  千金不解:“我有什么问题?”

  “爸生前最担心的就是你缺少独立生存的能力,成天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这么多年没挣过一分钱,赖在家里吃白饭,也不嫌丢人。”

  他没说完妹妹就嚷起来:“大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赖谁家里吃白饭了?我老公都不发话,你有什么资格挑毛病?”

  景怡也不喜欢秀明说话的调调,温和抗议道:“他大舅,我知道你是为千金好,可话不能这么说啊,刚才慧欣阿姨都说了,讲话要和气委婉,不然好心也成了歹意,反而惹得别人不痛快。”

  秀明对千金的不满多半是这个老同学造成的,对他的态度像搁多了调料的凉面,辣得呛口,咸得发齁。

  “她不是别人,是我妹妹,你才是别人,我们兄妹说话你少插嘴。”

  佳音光顾着劝他,千金那边已发起攻势。

  “大哥,你是不是成心找茬啊?我老公对这个家的贡献还不够大吗?爸爸都拿他当亲儿子看待,你凭什么说他是外人?这还没登上皇位呢就开始挟私报复,谁给你的权利?”

  景怡不反对妻子对大舅子发火,但形势所迫,必须劝说,搂住她往自己怀里拉。

  “算了,开个玩笑就行了,怎么还当真了。”

  千金推开他,战斗力持续上扬。

  “我没开玩笑,大哥我告诉你,虽然我老公不稀罕你的态度,可丁丁卯卯得搞清楚,我老公在这个家的名分不是你给的,你不承认那是你个人的事,要是公然说出来煽动群众,我跟你说,我会跟你斗争到底。”

  慧欣上身前倾,阻止她越过三八线,笑着哄:“行了,行了,小亮刚好,你们兄妹俩怎么又吵上了。”

  秀明见妹妹尽干亲痛仇快的事,鼻腔里的火都能点亮煤油灯,向慧欣诉苦。

  “阿姨您都看到了吧,这丫头简直无法无天,从小仗着爸宠她就目无尊长,对谁都呼来唤去的,我已经忍她很久了。”

  千金再次主动出击:“所以现在爸爸去世了,你就开始反攻倒算了?告诉你人民的政权永远是人民的,牛鬼蛇神休想挖社会主义墙角!”

  她的词汇量来源于日常看的网络小说,说话声口也随着题材变化,珍珠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跳出来保家卫国。

  “姑姑,您最近是不是看了不少穿越回60、70年代的小说啊?不然哪儿学那么多文、革、口、号?您是不是特别遗憾没早生几十年,在那个年代您一定是红卫兵里的先锋。”

  千金随口呵斥:“大鬼不吭声,你这小鬼插什么嘴?”

  “明白了,您是大鬼。”

  “大鬼是说你爸!”

  “我爸是你哥,他是大鬼,你就是大鬼他妹,简称鬼魅!魑魅魍魉的魅!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就问你儿子去。”

  灿灿早受不了母亲了,听了表姐的话故意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面写字,以此埋汰她。

  千金先不理会儿子,大骂侄女:“这死丫头,嘴巴也这么臭!”

  珍珠兵来将挡:“说别人的嘴都臭,那就该找找原因了,兴许是闻到了自己嘴里的恶臭呢。”

  “闭嘴,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吗,越来越没大没小!”

  佳音站起来绕过贵和胜利,照着女儿的后背连拍两下,秀明心一抽一抽的疼,知道妻子是在杀鸡儆猴,急忙速战速决,不容反驳地对千金下令:“总之,这一年你必须改进生活习惯,要学会自理,自强,培养一份能够谋生的技术,不能再当寄生虫!”

  千金不好意思说不干,反问:“谁出钱给我培养技术?你吗?”

  “你老公那么有钱,让他给你投点资啊,这都舍不得吗?”

  秀明生怕景怡装死,挑明了跟他说:“老金,你可是答应过爸的,要帮这丫头改正,别光说不练啊。”

  景怡还能说什么?只好学人大代表的神态点头:“我知道了,只要她愿意……”

  “她不愿意你就放弃了?你看她现在这样能自觉自愿遵照指示吗?你再不配合,爸在九泉之下也不安心!”

  “我会看着办的,你就别操心了。”

  景怡借桌面掩护伸手按住妻子的腿,贵和也在对面劝妹妹:“忍忍吧,给你老公留点脸。”

  他暗叹这闹剧看着真难受,转眼收到大哥发来的参演邀请函。

  “下面轮到你的问题了。”

  贵和愣了愣,挂起条件反射的笑容。

  “我的问题我都清楚,就不用公开审理了吧。”

  “你的问题是什么,说出来,我看你理解正不正确。”

  “不就是我个人的问题吗?”

  “别模糊处理,说准确点。”

  他没能绕过火坑,垂头丧气道:“就是我结婚的事。”

  跟着就听大哥下达任务:“这一年之内,你必须把结婚证搞到手。”

  他心头起火,用玩笑逆反。

  “没问题,回头我去找个办、证、的,保管以假乱真。”

  训斥多便宜,他要,秀明立马买一送三。

  “你跟谁耍贫嘴,我是叫你这一年之内必须找个女人结婚,然后两口子踏踏实实过日子,这是爸的遗愿,他交代过我必须监督你完成。”

  贵和不敢在争执上跟他礼尚往来,求饶道:“爸生前我都跟他说好了,他已经理解我了,同意我晚几年再结。”

  “证据呢?有谁看见了吗?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眼,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能再拖!否则爸在下面也不能瞑目。”

  “那总不能为了让爸瞑目,就让我闭着眼睛到大街上胡乱拉个女人回来吧?”

  “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我说让你闭着眼睛找了吗?到时不光你要睁大眼睛,我们全家也会睁大眼睛帮你审核,通过质量认证再批准你们结婚。”

  “你以为好女人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

  “怎么找不到?你大嫂就是我随便找的,还不够好吗?”

  秀明一不留神又把妻子捎带上了,佳音见其他人没反应,只好再在心上架把刀。

  贵和气大哥不懂辩证法,斗胆挖苦:“那是你运气好,我跟你没法比。”

  “你一次正式的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就知道自己运气不好了?”

  胜利看三哥垂死挣扎太累,干脆给他个痛快,上来补刀。

  “三哥高中时就谈过恋爱,还带那女孩儿来我们家玩过。”

  贵和只敢对他瞪眼,每次都是标准的四白眼。

  “现在有人采访你吗?你多什么嘴?”

  秀明向着众人嗤笑:“他那都是苍蝇逗蚂蚁,闹着玩儿,今后得正正经经对待。”,转头诚恳地请求慧欣:“慧欣阿姨,我已经求淑贞阿姨帮忙咨询了,您那边要是有合适的,也帮他留意一下。”

  慧欣笑得像个观音:“好,我会的,就怕他眼光高,看不上。”

  “我们会帮他调整焦距,他再敢挑三拣四,我就不认他这个弟弟。”

  “你这么说就不像话了,做哥哥的为弟弟的婚事着急,也得理解弟弟的心情,毕竟是他结婚,不选个称心的怎么能安心跟人家过一辈子。”

  贵和好不容易捡到个道具,当场就用上了。

  “还是慧欣阿姨讲道理,大哥比爸还专、制。”

  没想到慧欣是上帝视角,谁的立场她都站。

  “你大哥也是为你好,你都三十了,千金早当妈了,你还单着,家里人能不急吗?我也去相亲市场上调查过,如今城市未婚青年里女多男少,条件好的姑娘多,像你这种条件的男孩子很抢手呢,耐心找一定能找到合适的。”

  贵和血槽又短了几分,苦恼摊手:“阿姨,就算找着了我也没钱结婚啊,房贷还差老大一截呢。”

  他再想不到妹妹会出来断他后路。

  “房贷我帮你还,这事我都跟灿灿他爸说好了。”

  景怡不消妻子回头看他,咬住她的话尾说:“是啊,房贷我帮你解决,省得你再当月光族。”

  有钱人都怕遇上吸血鬼亲家,他正好相反,这些年岳父一丝不苟地对他执行闭关锁国政策,禁止儿子们向女婿吃拿卡要。他每次和他们打交道,都能明显感觉到彼此阶层分化严重,搞得他都不好意思了,真心想向他们提供些经济援助,三舅哥的房贷就是毛毛雨,打个喷嚏就有了。

  谁知他这话有如鱼、雷,激起秀明贵和强烈反弹,二人异口同声高喊:“不行!”

  余音绕梁,穿云裂帛。

  景怡觉得他们的表现就跟革命年代我党我军严密防范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渗透一样,又红又专。

  秀明说:“爸说过我们几个谁要是用了老金的钱,就不是他的儿子。”

  千金想不通这事干嘛要泾渭分明,质问:“为什么啊?都是自己人,为什么不能用我们的钱?”

  佳音怕起误会,忙笑道:“爸是怕给你们添麻烦,他老人家最主张独立,自己能够解决的事就不该麻烦别人,不是不把你们当自己人,景怡你也别多心。”

  景怡明白她就是专门说给他听的,风度维持得很好。

  “嗯,我明白爸的意思,可是……”

  贵和生怕他说出“可是”后面的话自己会动摇,慌忙拦截:“景怡哥,你的好意我领了,房贷的事我自己解决。”

  秀明赞赏弟弟的革命纯净性,嘉奖似的说:“结婚的费用你不用担心,我和你二哥会想办法。对吧,小亮?”

  他终于说了句在赛亮看来有用的话,第一次得到他的附和。

  “是,贵和你找到好的对象就放心求婚,婚事我和大哥会替你操办。”

  贵和不好意思,他又解释:“你是我们的弟弟,小时候家里困难,爸尽顾着关心我们几个,对你付出得最少,现在我们是该补偿你,这些我和大哥都商量过了,你就不要再有顾虑了。”

  他想打消贵和的顾虑,却在妻子心里种下顾虑,美帆怕贵和仗着有免费提款机,来个猪八戒摆酒席,硬装阔佬,连忙笑微微询问。

  “贵和,你想办个什么样的婚礼啊?在哪儿办,婚宴是什么规格,要去哪里度蜜月,这些都想过吗?我觉得结婚这种事应该量力而出,婚礼不一定越奢华就越好……”

  赛亮抢白:“又没说要花你的钱,你啰嗦什么?”

  “我不是在乎钱,是想帮他参谋参谋。”

  “你管好自己的嘴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秀明见大事都安排得差不多了,对胜利说:“你的事我们也有安排,但现在离高考还早,就先不详说了,你还是一切照旧,生活上的事都交给哥哥嫂嫂们。”

  胜利知道自己现下就是广大人民群众中的一员,一心一意跟党走,点头鼓掌就算完,忙笑呵呵说:“好的”。

  秀明想想提纲,只剩最后一段了,咳嗽一声说:

  “最后一件事,合住以后家务增多了,珍珠妈一个人肯定干不完,往后各家的清洁卫生自行负责,伙食开在一处,买菜做饭这些事也要适量帮她分担。”

  美帆敏捷地做出反馈,笑眯眯说:“大哥你放心吧,我会尽力帮大嫂干活儿的。”

  秀明笑道:“弟妹,我这话不是对你说的,是对她。”,脸跟着手指的方向转动,表情也像交通指示灯,从绿到红。

  “听见了吗,以后要多帮你大嫂干活儿,别像个吃闲饭的扫帚倒了也不管”

  这个嘴千金顶不了,郁闷地说:“知道了。”

  贵和提醒:“我们合住得交生活费吧。”

  秀明点头:“对,肯定得交。”

  美帆忙问:“那交多少合适呀?”

  秀明想了想:“每家交两千吧,贵和没结婚,交一千。”

  佳音心如撞钟。

  这个傻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同她商量,不做调查统计就制定经济计划,真是屁股指挥脑袋。

  景怡这种脑袋长在脖子上的人登时察觉问题。

  “那怎么行啊,现在物价这么高,光伙食费也不够啊。”

  秀明没他们想的那么蠢,他怕多收了弟弟妹妹们的生活费,摊上敛财嫌疑,故意报低预算,情愿今后倒贴钱保清白,名正才能言顺。

  “镇上物价比城里便宜,我说交这么多就交这么多。”

  美帆表现出强烈不安:“大哥,生活费太少,那势必影响生活质量,你不会想让我们大家在未来的一年里都过忆苦思甜的生活吧?”

  “当然不会,伙食方面鸡鸭鱼肉少不了你们的,你们就放心好了。”

  秀明坚定宣话,露出一个乌托邦式的灿烂笑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32章 会议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2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3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4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5失落在记忆里的人作者:吴忠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