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28章 捉奸

第128章 捉奸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秀明本不想去, 收到“你不出来会后悔”的威胁,好奇到场。

  “你还有脸找我。”

  “天知道谁有脸谁没脸。”

  前妹夫是个胆小鬼, 对他们家干了那种缺德事, 再见面理应夹着尾巴,秀明想知道他哪来的胆量挑衅, 质问:“你什么意思?”

  景怡反问:“昨天下午你去哪儿了?”

  秀明刚露诧色,他就直接揭底:“我在威海路和朋友谈事,看见你和赵敏勾肩搭背从外面走过。”

  秀明像被倾泻的水泥罐车活埋了, 下巴就快落到桌子上。

  “别说我眼花,我两只眼睛视力都是5.0,又是打过三十多年交道的老熟人,怎么可能看错?”

  其实景怡大可不用咄咄进逼,对面的人已经七慌八乱, 惶恐求辩:“老金, 你听我说,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你上次说你有个朋友被富婆看上了,其实就是你的自传对吧?你背着佳音干这种事,良心都被狗吃了?”

  秀明无言以对, 强词夺理道:“那你还背着千金搞小护士呢,良心不仅喂了狗, 还变成狗屎了。”

  景怡愤慨激增:“我是冤枉的, 至今没罪证,你是被我抓了现形,还有脸狡辩!”

  “我、我不是故意的!”

  “哪个搞外遇的人肯主动认错?那赵敏又不是妖精, 你不愿意她还能强迫你?”

  “我没想跟她怎么着,没有乱来!”

  “你是不是想说你们谈的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你觉得我会相信?”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只有那么一次,以后再没越过界。上次都跟你说了,赵敏身世很可怜,她缺爱,想从我这儿找点心理安慰,我就是帮助她,没别的想法。”

  秀明不吭声还好,一辩解就是在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景怡气极反笑:“瞧你把自己说得多伟大啊,真以为赵敏是小白菜似的弱女子?你了解她的为人吗?知道她干过哪些事吗?我警告你最好马上和她断交,否则有你受的!”

  秀明吃了信息不对称的亏,听他贬低赵敏还不自觉地生气:“你又了解她多少?干嘛这么说她?”

  他俩的交情还不足言心腹事,景怡的目的只是警醒,只管迅猛敲打:“反正了解得比你多,我是看在千金的份上才提醒你,别为了这种危险的女人毁掉自己和家庭。想想佳音、珍珠、小勇,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们吗?”

  他威胁到了点子上,秀明胆寒求饶:“我知道对不起家里,不会再干出格的事。你真念旧情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千万别出卖我,否则珍珠妈会跟我拼命的。”

  “你明白就好,我也不想看你家庭破裂,还是上次那句话,好自为之吧。”

  人在做天在看,景怡愿意放偷鸡贼一马,老天爷却看不过去了,安排一场巧合来惩治不忠的男人。秀明和赵敏去欢乐谷游玩时,申州日报的记者也在那里取景,拍了几组游人的照片,其中两张将他俩圈在了框里。两天后日报的微博账号发布了这些照片,被佳音的同学高晓阳看了去。

  这不安分的女人曾对秀明动过心思,后来被佳音暗中摆了一道,差点和老公离婚,为此对两口子藏怒宿怨。而今见秀明和一个大美女当众搂抱亲热,显然是出轨的阵势,迫不及待要看佳音笑话,立马打电话假惺惺问:“佳音,你跟你老公离婚了吗?”

  佳音久不与她来往,一复联就吃了枪棒,莫名道:“没有啊,你是不是听到什么谣言了?”

  “不是,我今天刷微博,在申州日报那儿看到几张欢乐谷的宣传照,你老公也被拍下来了,还和一个女的搂搂抱抱,看起来像情侣。我想他一个有妇之夫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下和别的女人亲热呢,就以为你们离婚了。”

  这一榔头瞬间将佳音敲扁,匆忙打发了高晓阳,拿起手机查看,不费力地找到了记录丈夫丑行的照片,同时辨认出与他亲昵的女人。

  赵敏!

  突然间天崩地裂,她控制不住重心,摇晃着跌倒在地……

  心思内敛的女人很少冒失,发现丈夫爬墙的痕迹也按兵不动,她这辈子没做过不讲理的事,这时仍在坚守原则,想弄出确凿的诉状再动手。

  秀明这个马大哈没察觉妻子细微的情绪变化,半夜醒来发现身畔空着,等了许久不见人回来,便起床出去查找,在后院看到她孤立的身影,一动不动的,像发呆又像梦游。

  他忙上去招呼:“大半夜你出来干嘛呢?”

  佳音正在脑中拷打他,见了面险些藏不住怨恨,屏息忍耐片刻低声说:“睡不着,出来透透气。”

  “那你好歹披个衣裳,不怕着凉啊。”

  他顺手搂住她的肩膀带她回屋,感觉她的身体有些僵硬也没往心里去。

  佳音躺下,心还在厮斗,扭头看看身边人,忍不住试探:“我有个初中同学最近离婚了。”

  秀明的瞌睡虫动作减缓,迷糊着问:“谁啊?”

  “你不认识。”

  “为什么离的?”

  “老公外遇了。”

  “又是这种事,我都听腻了。”

  病人怕听生病二字,他翻身躲这个话题,佳音岂肯放过,追问:“你对男人外遇有什么看法?”

  他选了最安全的答案:“这种事不是老鼠上街人人喊打吗?”

  “你觉得出轨的男人是老鼠?”

  “是人不都那么认为吗?做人得有始有终,不到万不得已不该始乱终弃啊。要是实在过不下去,那就先离了婚再找,别脚踏两条船。”

  “很多人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先把锅里的炒热乎了,再扔掉碗里的,这么做也是图个保险不是吗?”

  “我又不是那种人,哪儿知道那么多。”

  他答得越干脆佳音恨越多,统统记在帐上,冷笑:“哼,但愿吧。”

  诡异的语气引得秀明陡然一颤,睡意都吓跑了。

  “你干嘛冷笑啊?半夜三更怪瘆人的。”

  他翻身心虚试探,妻子已背对他躺下,淡淡说:“没什么,睡吧。”

  夫妇俩开启了同床异梦模式,之后佳音伺机查看秀明的手机,没发现他和赵敏的聊天、通话记录,这反而加重了嫌疑,就像此地无银三百两。调查方法不难找,她上网学会了恢复微信聊天记录的方法,轻易找到一页聊天记录,上面的内容令她五内如焚。

  赵敏:我想你了。

  秀明:最近家里忙,你还好吗?

  赵敏:就那样吧,你弟弟好些了吗?

  秀明:没事了,我忙完这阵就去看你。

  赵敏:美术馆的土建快完工了吧?

  秀明:是,只剩园林景观和木雕装饰,元旦前保证能竣工。

  赵敏:这一年辛苦你了,等竣工时我们好好庆祝。

  秀明:那肯定的,包大师那天说要请我们去老正兴吃饭。

  赵敏:我说的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单独庆祝(爱心)。

  秀明:好啊。

  …………………………………………

  一般女人拿着这些记录就可以翻脸了,佳音觉得还不够,家庭是她长久以来的心灵支柱,毁掉婚姻就等于推翻过去十九年的生活,如此重大的决定需要更充分的理由,她每天都在与情绪做斗争,纷繁复杂的念头在方寸间展开百团大战,夜里失眠,白日浮躁,澄清的心境全然浑浊了。周六上午切菜时走神,一菜刀下去差点剁掉食指,侥幸收手,砧板也沾了人肉味。

  她又痛又恼,找急救药品时打翻了一堆物品,珍珠听到响动跑过来,见状大惊,忙拉她坐下为她上药包扎。

  “妈妈这种老厨娘也会切到手,看来鸭子也会淹死在水池里啊。”

  她见母亲伤势无大碍,又犯了嘴碎的毛病。

  佳音刚才没留意她在家里,随口问:“你今天不出去玩?”

  “我在打游戏,不想出去。”

  “你除了玩还会干什么?”

  “玩也是获取知识的途径之一。妈妈就是太没情趣了,现在任劳任怨的女人不吃香了,会被当成老古板,被人嫌弃的。”

  女儿无意碰到她心里的刺,她胸膛一窒,脱口问道:“你觉得你爸爸嫌弃我吗?”

  珍珠伶俐道:“爸爸是有责任心的男人,不会嫌弃您的。”

  “哼,其实就是不喜欢,对吗?”

  她自嘲冷笑,珍珠惊讶地瞪着她,不由自主跟她掏心窝子:“妈妈,原来您能意识到这点啊?我觉得爸爸不是不喜欢您,是您身上没有吸引力男人的魅力点。你看您结婚这么多年,又不爱打扮又没什么兴趣爱好,整天就是干活儿节约,节约干活儿,跟老妈子似的,我是男人也不喜欢这样的老婆。”

  佳音心里万马奔腾,女儿句句说在点子上,男人只爱寻欢作乐,她为他鞠躬尽瘁十几年,不过是看家护院的老妈子。

  挫败感令她默然消沉,珍珠仔细观察,小心道:“妈妈,您今天有点奇怪啊。”

  收到母亲疑问的眼神,她厚颜嬉笑:“往常我说这种话,您早该抽我掐我了,今天脾气好像格外好啊。”

  佳音也凄凉微笑:“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正在自我反省。”

  珍珠以为母亲只是单纯地觉醒,还很欢喜,兴冲冲进谏:“妈妈,您做了太久的贤妻良母,是时候转型了,换种风格让爸爸有新鲜感,保准他会对您热情起来。”

  佳音像吞了十枚蛇胆,喉咙深处都是苦的:“我为你爸爸付出那么多,还要变着方儿的取悦才能获得他的感情?”

  “您太死板了,看那些宫斗宅斗的古装剧,女人都得花心思才能固宠的,您不求上进怎么能获得老公宠爱?”

  “那是古装剧,演得全是封建糟粕。你不是一向主张男女平等?怎么推崇这些贬低女人人格的理论?”

  “我是主张男女平等啊,可男人和女人本身就是两种不同的生物,要驾驭他们就得了解他们的习性。男人就是感官胜过一切,又不像女人有那么多丰富的情感,说白了就是下半身动物,要用训练野兽的方式才能让他们为我所用。”

  “你才十七岁,在哪儿学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书上网就知道了,您别看我考试成绩不怎么样,我也是博览群书呢,在成年以前先了解成人世界,今后才会有备无患。”

  佳音找不到商议对象,听她卖弄学识,索性试问:“你懂得这么多,那我问你,如果一个男人出轨了,要怎么做才能抓到证据?”

  珍珠眨眨眼,心跳加快,惊奇地问:“谁出轨了?”

  佳音还不能跟她摊牌,谎称是一个同学的丈夫。

  小丫头放松心情笑道:“最容易搞到的证据就是聊天记录,查查手机和社交账户准能找出蛛丝马迹。”

  “聊天记录是有,但不直接。”

  “那就只能跟踪了,趁他们约会时抓现行。”

  “没那么多精力啊,又不知道他们哪一天约会,在哪儿约会。”

  “可以入侵他的手机啊。”

  “怎么入侵?”

  “那男的很精明吗?”

  “脑子不太好使。”

  “那就好办了,最近有个新款的手、机、监、控、软、件,操作很简便。我教您,您回头再去教那位阿姨。”

  科技改变生活,偷情也得跟上时代,否则败露渠道防不胜防。老土的秀明做梦都想不到会被心爱的女儿釜底抽薪,得珍珠教授,佳音在他的手机里植入木马程序,可随时监控他的手机内容,通话、通讯工具都能全方位无死角扫描。

  做了几天姜太公,鱼儿上钩了。

  这天下午她看到了赵敏发给丈夫的信息。

  赵敏:今晚天气不错,我们出去看星星吧。

  秀明:去哪儿看?

  赵敏:他们说玉山清江公园不错,9点半见可以吗?

  秀明:好。

  晚上秀明回家,见千金一人在厨房忙活,说佳音生病了,没人做晚饭,她刚下班,准备煮面给大家伙儿凑合一顿。

  他忙进屋看望,佳音缩在被子里,听到他的呼唤也不动弹。

  “你怎么了?早上还好好的。哪儿不舒服啊?”

  “头疼,不想动。”

  “赶紧去医院瞧瞧吧。”

  她扭头避开他探向额头的手掌,虚弱道:“不用,你去吃饭吧,别管我。”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什么都不想吃,你出去吧。”

  她实在不愿看到这个两面派,撵走他又悬心不下,恐惧像野猪在心田横冲直撞,要是丈夫今晚去赴那女人的约会,他们之间就无可挽回了。

  秀明不知自己正蒙着眼睛在悬崖边奔跑,雄性、欲望令他不能安分,8点就坐不住了。回房见妻子仍躺着,好像没什么大毛病,没必要取消与赵敏的约会。

  “好点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佳音看他捏着车钥匙,体内涌起寒潮,隐忍着问:“不用。你要出去吗?”

  “我想去城里的大超市给家里买点吃的,省得你明天再起来做饭。”

  明显的借口狠狠揉搓着她的心,真想跳起来揪住他痛骂。

  “别去了,明天我就好了。”

  这是她给他的最后机会,蠢人却端着傻乎乎的笑脸找死:“还是买点吧,你别尽顾着家里的事,多休息两天。想吃什么?我记下来,都给你买回来。”

  “……你看着办吧。”

  她翻身蒙头,遮住心碎的声响,待他走后十分钟迅速起身穿好衣服,去四楼找贵和借车,按计划进行追踪。

  那监控软件能定位手机方位,她看着丈夫的坐标一点点向清江公园靠近,希望也一点点磨灭,身体害疟疾似的阵阵颤抖,在方向盘上留下数个深深的甲印。

  秀明与赵敏会合,手拉手漫步林间,地上的景物幽静清朗,天公却不作美,蒙了一块黢黑的厚布,星星都被挡住了。

  赵敏仰头惋惜:“天气预报不准啊,说了今晚少云适合观星的。”

  说完脑袋一歪,俏皮地靠在他肩头,他顺手搂住她,闻了闻她头发上的馨香:“老天爷变脸多快,人哪儿预测得到啊,白跑一趟,让你失望了吧?”

  她转头含笑凝视:“没有,我已经看到星星了。”

  “在哪儿?”

  “在你的眼睛里。”

  良辰美景,珠玉在侧,谁能抵得住诱惑?心猿意马间,女人柔软的双唇已擒住他的嘴唇,气氛太好,他舍不得躲,放任彼此违反禁制。

  醉人的一吻结束,二人都意犹未尽,赵敏正想借机冒进,一个人影缓缓逼近,她以为是过路的游人,那瘦影却径直停在他们对面,仿佛一个凄寂的幽灵。

  看到妻子,秀明震愕地跳起来,也成了照妖镜下的鬼。

  “你、你怎么来了?”

  佳音心头的血都被奸夫淫夫的不堪苟行榨干了,神态比霜雪更冷。

  “你说去买吃的,买了吗?”

  “买、买了,在车上。”

  “戏演得真足啊,难为你了。”

  秀明只恨不能凭空消失,呆如木鸡,噤若寒蝉。

  赵敏定力够用,试图掩护他,进前一步对佳音说:“闻太太,您别急,我们……”

  这个曾带给佳音压迫感的女人已成了她的死敌,比起抢走丈夫,她更恨她一手摧毁了她的信念。

  千金、珍珠等烈性女子发起脾气怒火是红色的,声势浩大,温度并不制霸。佳音不同,她的怒火是蓝色的,看似平静的状态下藏着25000摄氏度铄石流金的高温,而且一经燃烧就不会熄灭。

  “我一点都不急,你们继续吧。”

  她冷淡地转身离去,秀明慌忙追赶,几次拉拽都被她狠命挣脱,她回到车上不顾他的阻挡发动油门,他躲闪不及险被撞倒,车辆半点没减速,载着绝情的女人疾驰而去。

  独处时伤痛产生核爆,佳音泪如奔泉,不停拼命克制,泪腺的决口却在不断扩大。这场打击是毁灭式的,不管事前做了多少准备都承受不住那万劫不复的疼痛。回到家她彻底崩溃,躲进浴室拧开淋浴器阀门,在水声掩盖下放声啼哭,哭号声比洪水更难控制,她接连拧开浴室内所有水龙头加以封锁,哭倒在冰冷的水泊里。

  秀明与赵敏仓促分别,赶回家见妻子不在卧室,匆匆找过几个常驻地点,来到女儿房里询问。珍珠不知母亲外出过,见父亲神色慌乱也跟着紧张。父女俩在走廊高声对话,英勇被吵醒了,起床开门说:“爸爸,妈妈在我房里,她说今晚想跟我睡。”

  秀明喘了半口气,上前问:“她睡着了吗?”

  小勇点点头,和他一道看向床铺。佳音背对门口静静躺卧,那份沉寂似刑场上刽子手手起刀落的一瞬,让秀明脚底生寒,不仅不敢开口,还生怕弄出声响,向儿子女儿做个嘘声,翼翼地退开。

  候审犯人似的熬了一夜,天不亮他就爬起来,想代替妻子干家务,争取一点立功表现。谁知佳音起得比他还早,正穿着围裙在炉灶前忙活。

  他忐忑惊疑,洞洞属属上去问好:“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她像座带核辐射的冰山,一靠近就溢出死光。

  “别跟我说话。”

  他汗毛又竖起来,嗫嚅:“昨天我……”

  “别跟我说话,我觉得恶心。”

  从没听过她这么阴冷的腔调,他不寒而栗,手脚都放不自然。这时千金来了,惊讶地问佳音:“大嫂,你不是不舒服吗?干嘛起这么早啊?”

  佳音换频道似的变了态度,笑逐颜开道:“已经没事了。”

  姑嫂合作做早餐,不时亲热聊天。目睹妻子人格分裂,秀明平添惶骇,心里恍如乱世,没记住早饭吃了什么。饭后家人各自外出,他很不踏实,车开到半道上又折回去。到家后忙着寻找佳音,走进卧室,浓重的酒气攒头攒脑,佳音正坐在地板上,一手握着白酒瓶,一手举杯痛饮。

  她平时滴酒不沾,偶尔喝一杯也只喝低度的果酒啤酒,此时想必难受欲死才借烈酒撒气。

  他愧疚怯怕,谄媚着过去搭讪:“珍珠妈,你在喝酒啊?”

  声音落空,又怂头求劝:“你喝得太多了吧,少喝点。”

  她甩开他,好似一块不能碰的融铁,又伸颈灌下一大杯。他急了,直接去抢:“别喝了,再多就伤身了!”

  “别碰我!”

  暴戾的吼声强似高空轰炸,他朝后跌坐,傻愣着听她喝问:“你跟那女人勾搭多久了?”

  审讯开始,他急忙全神贯注应对。

  “你先听我解释行吗?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明明已经知道真相,你还撒谎,太无耻了!”

  “我没撒谎,我没想过要跟她怎么样。”

  “你明知我已经知道真相了,还在狡辩,不止无耻,你还无赖!”

  “我真的真的不是存心的,我就没想过要出轨!”

  “呵呵,你明知道谎言已经不起作用了,还坚持说谎,不止无耻无赖,你还没有良心!”

  妻子怒如山崩,他筹措一夜的辩词全部作废,呆笨地接受碾压。而经过这些日子的长痛短痛,佳音心已死透,觉得跟他争吵都像是笑话,蓦地惨然发笑:“不说实话也不要紧,反正我也没兴趣听了,就当是花了十九年认清一个人,我认栽。”

  她直接举着瓶子灌酒,像要醉死自己,秀明情急抢夺,耳朵再受剧震。

  “滚开!”

  她砸碎酒瓶,向他展示不为人知的恶相:“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资格对我发号施令?还有资格充一家之主?曾经我把你当成香饽饽,谁知咬过了才发现里面的夹心全是狗屎!”

  他被她陌生的嘴脸搞懵了,呆怔道:“你骂我狗屎?”

  “是!没错!你就是狗屎,一塌糊涂,臭不可闻!”

  “你、你敢这样骂我!”

  不等他衬起身,她已抢先跳起,狠厉地俯视他,姿势表情都是标准的悍妇。

  “怎么,想动手吗?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杀了你,不信试试!”

  他以为妻子精神失常,不敢再刺激她,摊开手苦恼叫嚷:“我说你喝点酒也别乱发酒疯啊,这样还能好好说话吗?”

  “你还想说什么?闭上你那个连舌头都转不利索的粪窟窿吧,再听你说话,我就像在吃满满一勺苍蝇,恶心得要命!你赶紧出去,出去!”

  “这儿是我家,我凭什么出去?”

  “你不出去是吧?那好,我赶你出去。”

  她转身拿起墙角的灭害灵,对准他没头没脸猛喷,把他当成害虫驱赶。他忙乱躲避,感觉到她货真价实的杀气,不禁产生亡国破家的恐惧,呼喝求饶皆不起作用,仓皇地逃走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28章 捉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2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3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4半暖时光作者:桐华 5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