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47章 道歉

第47章 道歉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晚饭时秀明没上桌, 理由是生气,其实是羞愧, 演了一出小孩过家家似得闹剧, 他的脸皮也磨得差不多了。

  饭后珍珠去房里哄他,父亲是她的最爱, 姑父是她的偶像,她不希望二者对立。

  “爸爸您别生姑父他们的气了,姑父人挺好的, 对我们没有坏心眼儿,您究竟哪点看不惯他啊?”

  秀明垫着双臂躺在床上,冷笑着戳穿妹夫的伪装。

  “你只看到了表面,老金那个人城府很深,对谁都笑呵呵的, 其实心里压根瞧不起我们。”

  珍珠不反对父亲的判断, 但另有见解。

  “表面能对付就不错了, 只要不坑我们害我们,如今貌合神离的两口子还能被评成模范夫妻呢,亲戚朋友就别要求太多了, 不然会被说成矫情的。”

  秀明想了想还是夸她:“你这丫头心真大。”

  珍珠笑嘻嘻凑上来趴住床沿,下巴搁在手背上, 笑脸好似一盆花:“人活着烦心事那么多, 心不大能装得下吗?爸爸,您别生气了,有句话说得好, 宽恕不是忘记也不是赦免,而是放过自己。”

  秀明气性已经过去了,经女儿软话一哄决定收刀捡挂,坐起身叹道:“好吧,听我闺女的。”

  珍珠欢呼着搂住他的脖子肉麻地拍了两句马屁,继续讨好:“您饿了吗?我给您热饭去。”

  她开门正碰上准备进门的母亲,佳音见她兴冲冲的,随口问:“干嘛去?”

  听女儿说:“给爸爸热饭。”,随口吩咐:“顺便把厨房的碗洗了,我手割伤了不能沾水。”

  珍珠讨厌母亲管事嬷嬷的口吻,皱着鼻子抛出白眼。

  “知道了,就会使唤我,怎么不叫小叔下来洗,真是的。”

  她走得很快,佳音只能对着她的背影训斥:“让你孝顺妈妈不应该吗?”

  这就招来丈夫的埋怨。

  “你老说她干嘛,孩子还不够孝顺吗?真不知足啊。”

  佳音回头看看这台麻烦制造机,上前忧虑问候:“你好了吗?”

  秀明反应微臭:“我病了吗?”

  “看刚才的样儿是病得不轻。”

  “怎么,你也想教训我?”

  “我哪儿敢啊,我得小心翼翼的,免得再割了摔了,明天家里的活儿就没人干了。”

  “你呀,就会拿软刀子捅人。”

  佳音坐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拿出医药箱,给自己的手指换了块创口贴,这期间向丈夫说明情况:“我劝过千金了,她好像没事了,待会儿景怡回来,你给他道个歉吧。”

  秀明眉毛一挑:“凭什么让我跟他道歉?我欠他什么了?”

  “人家帮你要回欠款,从情理上讲你也应该感谢他,怎么能跟人家吵架呢。”

  “我求他了吗?还不是你自作主张去多嘴。”

  丈夫还抓住那稻草般的自尊顽固挣扎,佳音干脆把他推到深水区,让他看清自身的处境。

  “那要我眼睁睁看你为钱发愁,吃不香睡不好还在一旁没事人似的乐呵,那样才叫贤惠?”

  理屈的男人总算消停了,耷拉着脑袋像只斗败的公鸡。

  佳音继续泼水助他清醒。

  “有些没意义的闲气就不该争,就事论事不好吗?景怡他们才搬过来多久你就这样,他们怎么能住得安生?爸让我们合住的初衷是加深家人之间的感情,如果你一直是这个态度,一年之后大家的感情非但不会变好,说不定还会结下仇,到时我们怎么对得起爸?”

  多喜是她的尚方宝剑,一拿出来牛鬼蛇神都得老实。

  秀明闷声闷气辩解:“我没想跟谁结仇,就是一时控制不住火大。”

  佳音打量他一阵,单刀直入问:“你对景怡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秀明心虚:“你怎么知道我对他不服气?”

  “这不明摆着吗?不然干嘛老跟他过意不去?”

  妻子的闪击太凌厉,秀明无路可退,只好坦露心声。

  “那小子上学那会儿被我们耍着玩儿,后来上了大学留了洋,一下子变威风了,成天摆着精英人士的派头,对人总是假惺惺的礼貌,看了真不顺眼。我知道他心里一定瞧不起我们家,今天不就暴露了吗?居然骂我是狗,好像自己是多高级的货色。”

  嫉妒的一大诱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三十年前当他把景怡踩在脚下戏弄时真没想到对方日后会飞升到他遥不可及的高度。

  佳音早想就这点开导他:“景怡家境好,这点的确是我们比不上的,出身本生就是种优势,这你得承认。”

  秀明能承认就不会这么苦恼了,哼气道:“所以我才不服气嘛,仗着出身好就耀武扬威,让他生在穷人家试试,看他还能不能装逼。”

  “你这么说就过分了。”

  “怎么过分了?我说你干嘛老向着他,谁是你老公啊。”

  “我不是向着他,是听你抱怨自己的出身,为爸感到难过。爸用尽心血养育孩子,到头来他的长子却羡慕有钱人家的孩子家境好,他要是知道了,心里该多难过啊。将来我们小勇要是这样,我也会很难过的。”

  尚方宝剑出鞘,秀明立马束手就擒。

  “我不是羡慕谁,好了,算我错了行不行?”

  佳音坚持刚才的意见:“既然知道错了,就去向景怡道歉吧,为了今后的家庭和睦,你也该主动让步。”

  她语气轻得像一张纸,纸上的公文却不容违背,秀明不敢直接拒绝,无声地抵抗着。佳音也不催他,自顾自干着别的事,宛如一个悠闲的看守。

  秀明烦躁地不知如何摆放手脚,刚想躺下,贵和开门进来。

  “大哥,你今天和景怡哥他们吵架了?”

  他刚回家就从弟弟那里收到这一战报,心情像打翻的油漆桶乱糟糟的。

  秀明指派佳音:“你去把胜利叫下来。”

  佳音拒绝:“人家正忙功课呢。”

  “见了人就说是非,他忙的是哪门子功课,这小子嘴太碎,小小年纪就一副王婆德性,我早想教训他了。”

  刚说完,赛亮也进来了。

  “大哥,听说家里又起内乱了。”

  他比贵和淡定得多,像查户口的片警。

  秀明躁恼:“你又是听谁说的。”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屋里那位。要把她叫下来让你一块儿教训吗?”

  赛亮显然听到他前面的话,故意挤兑他。

  秀明做出赶苍蝇的手势。

  “我已经够烦了,你们就别给我添堵了。”

  赛亮一般不掺和家里的事,这时不知怎的发表起看法。

  “烦恼的根源就是合住,我早说过几家人住在一起没好处,爸的想法太天真了,你们还当成遗诏非执行不可,瞧着吧,这只是开头,更多矛盾还在后头呢。”

  秀明保持斜眼:“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用不着做那么多铺垫。”

  “我想说的就是我们趁早解散吧,大哥,已经住满一个月,够有象征意义了,趁你还没和金师兄一家反目成仇,早点分开,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这样才能保持长期稳定的关系。”

  赛亮一副预言家的姿态,秀明却觉得二弟是潜伏在阴暗角落里的敌对势力,一有风吹草动就跳出来煽动群众,意图颠覆革命政权。

  他冷声呵斥:“你这话酝酿多久了?是不是准备了各种版本,就等家里吵架时搬出来?我警告你少打歪主意,合住的计划不能中止,这是我们唯一能为爸做的事了,我不想因为这点留下终生的遗憾。”

  赛亮不甘地发表恐吓言论:“那你就不怕千金跟你断绝关系?”

  “她说了要和我断绝关系?你少在这儿挑拨,我们兄妹又不是第一次吵架,小时候吵上天的情形都有过,后来影响我们的感情了吗?”

  “那是小时候,现在她是别人的妻子,女儿都是外向的,你和金师兄闹矛盾,她只会维护自己的丈夫,如果反过来维护你,就会破坏他们夫妻间的感情。大哥宁愿看着千金的婚姻受损吗?这未免太自私了。”

  “从你嘴里听到自私两个字就跟听到蛇嫌鸡蛋太腥一样,我和老金的关系还没糟到那种地步,今天的事我回头会好好跟他解决,你们都不用操心。”

  贵和以为大哥还想挑事,苦劝:“大哥,你就别去招惹景怡哥了,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做得太过分迟早会激怒他。”

  大哥的眼刀嗖地插中他的脑门。

  “我说要去激怒他了吗?你小子不知道就别乱插嘴!”

  佳音见丈夫的黑脸太不中看,笑盈盈出面中和。

  “你们放心吧,你大哥会主动跟景怡道歉的。都回去忙你们的吧,没事了。”

  赛亮工作时每句话都价值不菲,浪费在大哥身上太可惜,听了大嫂的话转身就走。贵和不放心,好意提醒:“大哥,你知道该怎么道歉吧?那个……”

  这下又中了秀明的音波功。

  “我是傻子吗?还用得着你教,这么能干干脆你来当大哥好了!”

  贵和差点心脏麻痹,倒跌着退到门外,发誓下辈子要做个幸福的独生子女。

  房门在他身后撞车般关闭了,当然是他那个粗暴的大哥。

  秀明气兄弟姐妹都不跟他一条心,坐在床上骂骂咧咧,这时又有人来敲门,他以为又是哪个小鬼来寻晦气,怒问:“谁啊!”

  门外还真有个小鬼中的鬼王——外甥金灿灿。

  “大舅,是我。”

  小孩从容开门入内,有如游龙宫的哪吒,一迈步就踩碎了室内的紧张空气。

  佳音笑着迎上去:“灿灿,你们回来了。”

  “嗯,大舅妈,我和爸爸给家里人带了点心,放在厨房了。”

  “谢谢,去看你妈妈了吗?”

  “去了,她正和爸爸说话。”

  灿灿侧头望一望秀明:“大舅,您能到外面来一下吗?”

  秀明遵守约定,由他领着到镇上去散步。

  灿灿穿着咖啡色羊毛大衣,带着亚麻色爵士帽,双手插在衣兜里,步姿像个悠闲的英国绅士,陌生人兴许会把旁边民工打扮的秀明当成他的跟班。

  灿灿出门先问:“大舅,您和爸爸小时候常去哪儿玩啊?”

  小时候整个长乐镇都是他们的游乐场,如今景象都变了,还能寻到旧貌的就是镇广场东面的山坡了,已改造成休闲绿地,风景还不错。

  “那领我去逛逛呗。”

  “会不会太晚了?”

  “我晚饭吃撑了,想消化消化。”

  秀明满足小外甥的要求,到了绿地发现他对周边环境很熟悉,早就一个人逛遍了。甥舅俩荡了会儿秋千,灿灿坐在秋千上晃晃悠悠问:“大舅,我问过爸爸了,爸爸说他不讨厌您,也想跟您和睦相处,我想知道您对爸爸有什么看法?很讨厌他吗?”

  秀明同样采用了善意的谎言。

  “不,看在你和你妈妈的份上我也不能讨厌他啊。”

  灿灿又问:“那您欢迎我们搬到外公家来住吗?”

  这个问题秀明就答得很真诚了。

  “那还用说,当初你外公要你们搬回来,我是极力赞同的,表决会上还先举了手,这你都看到了。”

  “那您和爸爸的意见一样,也想大家和睦相处对吧。”

  灿灿一语双关,已替他圈定了答案。

  秀明亦步亦趋点头:“是,你妈妈是我妹妹,你是我外甥,我当然希望能和你们相处得很愉快。”

  “既然这样,那这次吵架就不算什么了,爸爸说他已经冷静了,也请您冷静冷静好吗?”

  “好。”

  秀明很疼这外甥,能顺着就顺着,并且不放心地哄道:“灿灿,大舅可是很喜欢你的,你千万别讨厌大舅啊。”

  灿灿的笑容比水蜜桃还甜。

  “我知道,我也很喜欢大舅,连带着也喜欢珍珠姐姐和小勇。大舅,您能不能像我这样爱屋及乌,也稍微喜欢一下我爸爸呢?”

  “啊?”

  “你们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后来又做了亲戚,这缘分多难得啊。我爷爷以前说,朋友像古董,年代越久越值钱,您和爸爸认识三十多年,友情都算老古董了,不是元代的青花瓷,也是明朝的景泰蓝,已经很有收藏价值了。”

  他领大舅故地重游,目的就是用怀旧情绪打动对方。

  秀明又惊喜又佩服,看他的眼神像鉴宝:“你这孩子聪明上天了啊,你妈妈怀你的时候吃了什么啊,我们小勇能有你一半聪明就好了。”

  灿灿踌躇满志地笑了笑,过了片刻反问:“大舅,我一直想问您,我妈妈是不是从小就很笨啊?”

  秀明叹气:“跟现在差不多,不过那会儿年纪小,这会儿年纪大了还跟以前一样。你也知道智商像存款,放在银行里再怎么说都有一定的利息,她三十岁还跟十三岁一样单纯就很不正常了。”

  “可能是怀我的时候把利息都给了我吧,这么一想妈妈也挺可怜的。”

  小孩念念有词,像在思索什么。

  秀明借机打听:“你爸爸妈妈现在感情好吗?”

  他对景怡的看法和期望是一对解不开的悖论,既想永无瓜葛,又盼着他能和妹妹白头偕老。

  灿灿露出嫌弃的表情。

  “好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他看书上说,人类所有亲密举动都不该在公众视线下进行,否则就有作秀嫌疑,如果该说法成立,父母就是对戏精,他请大舅出来谈话就为躲他们。

  秀明听了很放心,不自禁呵呵憨笑,用力荡起了秋千。

  这边“戏精”夫妇已和好如初,千金听了儿子的话才知道景怡在医院受了大委屈,满腔怨愤都化作心疼,夫妻俩默默依偎了一会儿,不安不满溶解在交汇的体温里。

  千金摸着丈夫消瘦的胸膛责怪:“你医院出了事怎么不告诉我?”

  景怡轻轻握住她的手:“不是还没来得及吗?一回来就看到你和你大哥在吵架,我还以为他欺负你,都快气疯了。”

  那只手挣脱他的手心,紧紧环在他的腰上。

  “傻瓜,你又不是第一次看我和大哥吵架,他怎么欺负得了我?”

  “我看他冲你大吼大叫,对你又拉又扯,心里就来气。我的老婆,我都舍不得骂一句打一下,他凭什么那样。”

  甜蜜的柔情让人心灵酥软,千金枕着他细长的锁骨,用手指刮了刮他的脸庞。

  “刚才那一跤摔疼了吗?有没有磕到哪儿?”

  “没事,你老公是橡胶做的,摔几下更结实。”

  “你吼那一句真把我吓坏了,以前都不知道你还能那么凶。”

  “对不起,以后再也不那样了。”

  景怡搂着妻子轻轻拍抚,语气如同腼腆的初中生在做检讨,她是他娇纵的小猫,他是她温顺的大狗,夫妇俩一直相互宠溺着。

  内部矛盾消除了,该说外部矛盾了,千金抬头望着他的眼睛,可怜巴巴求恳:“刚刚大嫂代表大哥向我道过歉了,我想大哥也不容易,他事业不如意,赚点钱就被人坑,四十岁了还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半辈子没闯出名堂来,心气当然不顺了。仔细想想真的怪可怜的,身为家里的老大却过得最窝囊,在外面不能随便发火,只好回家里撒气。我们还是多让着他点儿吧,好吗?”

  景怡也目不转睛凝视她,力求注入每一滴温柔。

  “嗯,我不会跟他计较的。”

  “明天见了他,别板着脸,免得其他人难堪。”

  “知道了,我的小甜饼突然懂事了,这就叫因祸得福啊。”

  他捧着她的脸微笑,笑纹很甜很甜,仿佛喝不完的糖浆。

  千金噘嘴:“我以前很不懂事吗?”

  “没有,是我太迟钝,现在才发现你这个优点。”

  景怡说着就朝着那微微嘟起的嘴吻了上去。

  第二天天气依然阴沉,秀明赶不走天上的浓云,但得遵守对妻子和外甥的保证把家里的阴霾扫荡干净。早上他就在寻找与景怡和解的机会,这种丢脸的事只能背着人干,所以停车场是第一个试验点。

  他特意和景怡前后脚出门,停车场也很合心意地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事到临头面子像不干胶粘着他,怎么也开不了口。

  发现景怡戒备地瞄了他好几眼,他心气很不顺,准备推迟计划,一头钻上汽车。

  他的车停放靠前,挪动时后面的车就得等他先行,景怡小心地跟在他后头,一前一后向出入口移动。

  秀明是急性子,心里存不住事,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早完早了。念头一反复,脚尖跟着动,突然猛地踩下刹车。景怡与他间距不过三米,急忙狂打方向盘,右车头碰在水泥立柱上,车灯磕碎了。

  他以为大舅哥成心的,怒火井喷,幸好有妻子的央求做封印,及时堵住了,伸手蒙着双眼,默念去火的《心经》。

  秀明已下车走来,不住解释:“老金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的。”

  景怡隔着车窗扫视他:“你还没睡醒吗?回去再睡会儿吧,疲劳驾驶会威胁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

  秀明现出原形,冷嘲热讽道:“因为你我昨晚确实没睡好。”

  “彼此彼此。”

  二人间又冒出呲呲的电流声,好似两条争夺领地的电鳗。

  秀明此时带了脑子,强迫自己履行使命。

  “都是男人就别婆婆妈妈了,为了千金和灿灿,相互忍忍吧,我把你当成家里的客人,你也稍微尊重一下主人的感受,和平共处,互不侵犯,能做到吗?”

  景怡见状,估计大嫂等人的规劝起作用了。他也想了结事态,但又不能轻易原谅对方,嗤笑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那个脾气就跟白磷似的燃点太低,吹口气都能冒烟,谁惹得起啊。”

  “你别吹气不就行了,你以为你就没毛病啊?你那张嘴也是醋坛里头泡枣核,尖酸得不行,还不来明的全玩暗的,从小我就觉得你这人阴气重,跟你呆一块儿三伏天都不用开空调。”

  “你现在说话就不刻薄了?我什么时候无缘无故损过你?每次都是你先找骂挨。”

  “我找骂挨?这么说你还认为你很正义是吧?我告诉你,我最看不惯你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嘴脸,都是二锅头,装什么XO!”

  景怡及时给自己注射镇定剂,不准备陪这疯狗胡闹了,正色问:“你大清早把我堵在这儿就是来吵架的?”

  秀明说:“我是来道歉的。”

  表情却像讨债的。

  景怡随后的笑一看就是赝品。

  “那你可是开了道歉的新纪元了,存心把人气死,这歉也就一劳永逸了是吧?”

  “我没想气你,谁让你老跟我抬杠,安安静静听我说完不就行了?”

  “那你说吧。”

  “昨晚那事是我不对,不该跟你们吵架,你帮我要债的事我也谢谢你。”

  “完了?”

  “你还想听什么?”

  “行,言简意赅,语文水平有进步。”

  “你看你又损我又损我。”

  “这是损吗?明显在夸你嘛,这都听不懂。”

  秀明觉得跟他说话就是打架前的热身运动,为防止拳头发痒,连忙比出阻止的手势。

  “打住打住,咱俩别多话,多话就要出事。反正往后你只要好好待我妹妹和外甥,我就不难为你。”

  景怡要把他不中听的话都剔除就无异于观看默片,隐忍道:“你不打招呼我也会好好照顾我的妻儿,你这招呼一打好像我对他们好都成了你的功劳,感觉别扭。”

  “那就别扭去吧,反正不别扭你也不是金景怡了。”

  秀明甩手就走,无意中踩到车灯碎片,省悟道:“这车灯怎么办?多少钱?我赔你。”

  景怡巴不得他没看见,懒得跟他啰嗦。

  “不用了。”

  “你别小瞧人啊,你这就是中档车,一个车灯我还赔得起。”

  “不用了。”

  “那回头千金发现你怎么说?”

  “她应该注意不到,就算注意到了我就说是我不小心碰的,不会供出你的。”

  承诺赶不上形势,千金出来扔垃圾,正好撞见这一幕。见大哥和丈夫对峙,以为二人又杠上了,忙跑过来,这么一来车祸现场就无所遁形了。

  “你的车灯怎么碎了?你们追尾了?”

  她惊疑地来回观察两个男人,心想他们不至于这么不懂事吧?

  秀明尴尬道:“我不小心踩到了刹车。”

  些微的歉意解除了千金心中的警报,笑斥:“大哥也太迷糊了,老司机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放心,我会赔你们的。”

  “赔什么啊,以后少冲我们发点火就行了。”

  妹妹没轻没重推他一把,推得他肋骨隐隐作痛也不好意思支声,粗声说:“我干活儿去了。”

  他一转身,景怡将头探出车窗,招呼千金过去。

  “我也去上班了,老婆,来亲一下。”

  千金在他脸上吧唧一口,景怡不太满意。

  “别蜻蜓点水啊,来个热烈点儿的,不然我上班没精神。”

  于是那对戏精就在秀明背后火辣辣地啃起兔头,秀明知道景怡在示威,蒙住映射不雅画面的倒车镜,暗暗骂他们不害臊。

  家中风波平息,贵和耳根好歹清静了几天,他在准备合肥中茂广场的投标案,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周五就开标。这项目金额小,甲方又是公司的长期合作伙伴,他对此蛮有信心,这期间郝质华去了四川和陕西出差,为节省时间,他没向她汇报方案进度,只在最后一天发了图纸给她,只想应付一下,不打算等她审核。

  这天晚上一家效果图公司的朋友找他谈业务,偶然说到别的设计公司也在他们那儿绘制中茂广场的动画和效果图。贵和知道是本次投标的竞争对手,哄着朋友将对方的图纸发给他,看一看心里也好有个底。

  不料这一看竟是打开潘多拉魔盒,自己首当其冲受害,因为那方案实在太出色,无论创意还是实用性都比他的优秀,定是大师手笔,即便外行人评判也能轻易分出高下。

  他内心顷刻间山崩地裂,遭受到从业以来最沉重的打击,好比一个人日夜勤修,终于练成铁布衫,自认无惧于江湖,却不幸路遇倚天剑屠龙刀,一交手便丧于马下。

  怎么办?虽然公司对这个项目并非志在必得,但明天方案一公开,莱顿定会出大丑,而全部责任都将由他承担。

  他决定马上赶回公司补救,刚跳上汽车就收到郝质华的电话。

  “赛工,合肥中茂广场的投标方案我看了,问题很大。”

  “我知道,郝所,我刚刚也发现了。”

  贵和惭愧得想自扇耳光,要是做方案的途中就向郝质华汇报,就能避免这一狼狈时刻,真是千不该万不该。

  郝质华严肃下令:“这个项目不大,可甲方是公司的老主顾,要是表现太难看,或许会损坏公司的形象,请你立刻回公司进行修改。”

  “我已经在往公司赶了,郝所,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平面组都下班了,他们刚刚替别的所做了几个大项目,都累得人仰马翻了,这时候恐怕叫不到人,得请外面的效果图公司做。”

  所幸他还认识效果图公司的哥们,可解燃眉之急,就是不知道临阵磨枪能不能够保证质量。

  谁知郝质华否定了这一做法。

  “不用请人,动画和效果图我都会,只要我们两个人加班就够了。我现在从机场出发,一个小时以后到公司。”

  贵和现在就是个乱阵的骑兵,只能紧随将军的马蹄,以最快速度赶到了公司。

  夜色下,一个女人正拖着行李箱稳步前行,挺拔的身影看不出一丝旅途劳顿的样子。

  贵和飞奔上前,气喘吁吁道:“郝所,快十点了,还来得及吗?”

  郝质华伸手看表,距离投标时间还有十一个小时。

  “没问题,上去吧。”

  她领头先行,瘦削的肩膀在黑暗中排开一字,仿若乘风破浪的帆,每个动作都有钢筋的力度。

  贵和跟在后头,似在追随叱咤江湖的女侠,能不能挺过这次危机,全靠她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47章 道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2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5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