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17章 噩梦

第117章 噩梦

所属书籍: 多喜一家人

  美帆8月上旬的公演大获成功, 下一阶段三场演出订在9月中旬。演出结束后她收到来自各界的祝贺,雷老板替她在万豪酒店大排筵席, 宴请戏曲界和广大媒体, 庆祝她公演成功,顺带为接下来的活动造势。

  她对这位“伯乐”感激至深, 自然不会拂他面子,周末接到他的私人邀请,也欣赏去他位于余山的别墅赴约, 陪他打完高尔夫球,又在别墅内共进晚餐。此时几位作陪的客人都借故离去了,只剩孤男寡女对面而坐,她有些不自在,但相识以来雷老板都以礼相待, 表现得雅量高致, 因此她也不曾多心。

  吃饭时雷老板又倾心竭力地夸赞她:“杨老师, 您最后一场唱得太棒了,把袁派唱腔的‘韵味醇厚,婉转缠绵’发挥到了极致, 我在台下听得如痴如醉,真希望演出永不散场, 和您一起活在戏里。”

  美帆笑谦:“您太过奖了, 我很久没登台,还不能很自如地发挥,到第二场才逐渐找到感觉, 希望剩下的三场能有所突破。”

  “您能复出是我们广大戏迷的福分,只有您能带给我们这么大的惊喜和享受。”

  “您别这么夸我了,我实在受之有愧。这次多亏您大力支持我才能这么快登台演出新戏,说起来您真帮了我大忙,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呢。”

  “杨老师别说客气话,我永远是您的忠实戏迷,为了您赴汤蹈火都愿意。”

  雷老板胖脸生辉,俨然擦亮的金元宝,眼睛里的光芒能点燃一捆枯草。美帆开始忐忑,她知道这男人对她心存爱慕,前面六场演出场场必到,每次站在台上都被他这种火热的眼神烘烤,像被剥去衣衫逼视般别扭。

  这个圈子里财色交易屡见不鲜,她年少成名又有一定的家底人脉,不用做卖笑搏名的营生,这次复出欠了雷老板一个大人情才放下身段作陪,只求能够相安无事,听他不断道出肉麻恭维便本能地回避,强笑道:“越说越离谱了,我哪有这么大魅力。”

  雷老板露出在红旗下宣誓式的真诚:“您魅力无穷呢,我学识浅薄,都不知怎么形容才好。”

  稍后又提议:“杨老师,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美帆为难:“演出席间我都禁酒的。”

  “喝点红酒应该没事吧,就喝一杯。”

  他热情相邀,她只得客随主便。雷老板离开餐桌去吧台倒酒,悄悄取出一颗胶囊,将里面的药粉倒在其中一只杯子里,再将这杯酒递给她。

  美帆喝下这杯酒,稍后便堕入噩梦,梦里她被一头恶狼尽情撕咬,吃干抹净到骨渣都没剩半点,一缕幽魂糊里糊涂飘荡半天,袅袅还入七窍,睁开眼看到满室金色晨辉,鸟雀衔来了新的一天。

  她挣了好几次才勉力爬起,脑袋重愈千钧,曾被汗水濡湿的青丝藤蔓似的缠绕身体,浑身衣物都不翼而飞。

  惊讶、疑惑、惶恐如同连珠炮轰去她的魂魄,花容失色间身着浴袍的雷老板端着咖啡悠闲走来,笑眯眯的好像谈成一本万利的大买卖。

  “杨老师,你醒了。”

  他的态度比之前更肉麻了,全无顾忌礼数,一靠近就想摸她的脸。

  她恐悚地拉住被单往后退,颤声质问:“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别怕,我没有伤害你,我就是太爱你了,一时没忍住才……”

  她已感觉到身体的异样,脑子里顿时血肉横飞,失声惊叫:“你在酒里下了药……你□□了我!”

  雷老板是斫轮老手,但看到她这副与众不同的反应也有些发慌,忙柔声安抚:“杨老师别激动,我对你真没恶意,这些年我一直忘不了你,尤其是最近想你想得都快发疯了,只要你肯跟我好,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他递出一张花旗银行的无限黑卡,仿佛一个用骨头诱骗动物的猎手:“这些钱你拿去随便花,等这次演出结束后我会继续出钱给你量身定做戏目,保证把你捧成越剧界首屈一指的名角,让你去全国巡演,出尽风头。”

  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猎物该屈服了,美帆却促成了他的失误,极度的悲愤牵动她朝着他谄媚的笑脸狠狠甩出耳光,而后挣扎着下床逃走。

  “我的衣服呢?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杨老师你冷静点,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们再谈谈好吗?”

  美帆如临大敌,不敢做片刻停留,找不衣物就用床单蔽体,踉跄逃往室外。雷老板起初甜言蜜语哄她,见势不对就露出征服者的强横嘴脸,动手拉拽扭抱。她拼命反抗,抓伤了他的脸和手臂。

  反抗激发男人的凶性,为了制服她,他竟用双手死死卡住她的脖子。她呼吸困难,惊恐万状地乱抓乱掐,手指恰好戳到他的右眼珠。

  雷老板惨叫一声,松手捂住伤眼,她脑子里只剩一个逃字,裹着床单赤脚飞奔,逃出别墅撞见一对晨跑的男女,急忙拉住那妹子哭喊求救。对方立刻帮她报了警,并带她去物管处暂避。

  赛亮半夜下班回家不见妻子,发现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忙报警求助。早上9点接到余山派出所电话,说妻子遭人迷、奸,让他尽快到派出所接人。

  他的大脑也遭受了狂轰滥炸,云里雾里地来到派出所。美帆穿着女警提供的衣服,披头散发缩在一间办公室的椅子上,脸已被泪水浸泡浮肿,仿佛一颗湿漉漉的胭脂萝卜,脖子上还有一圈血红的掐痕,透露受害时的惨况。

  他的心瞬间被剁成肉泥,真希望这是场噩梦。

  扑在他怀里痛哭一场,她讲述了昨晚以来的遭遇。她已接受了各项取证检查,指控雷老板下药强、奸,目前警方已立案侦查,后续进展还得等候通知。

  她无颜面对其他人,不愿回家。他体恤她的心情,找了家酒店暂住。她受了严重惊吓,不敢一人独处,他只好请大嫂帮他们收拾运送行李。

  佳音在电话里听了个一知半解,急急忙忙赶到酒店,赛亮在套房客厅里接待她。他本是病人,一夜无眠,身心都受到极大摧残,凭着顽强的毅力咬牙支撑,见到大嫂时剩下的力气仅够说话。

  得知美帆遭迷、奸,佳音又惊又怒。

  “那雷老板太混账了,警察把他抓起来了吗”

  “派出所已立案并且上交检察院,这会儿应该已经批捕了。警方正在收集证据,侦查结束后会移送检察院起诉。”

  “官司能打赢是吧,这种人不让他坐牢就太没天理了!”

  罪犯是能量巨大的商界强人,手段多多,赛亮也不能预见案情走向,只说要等警方调查。佳音见美帆睡着了,不忍惊动,细心安慰二弟一番后告辞了。晚上将情况告知丈夫,秀明正解皮带,气得差点从长裤里蹦出来。

  “这人太混账了!必须抓起来坐牢!弟妹现在在哪儿?我去看看她。”

  他笼上刚脱下的T恤要出门,被佳音拦住。

  “她不想见人,小亮陪她去住酒店了,我还没跟家里人说,你也暂时别提,免得他们担心。”

  他被迫忍耐,心里火烧火燎,睡觉时气掉一小撮头毛,躺在床上不住捶胸口。

  “这当女演员风险真不小啊,动不动就被有钱的禽兽盯上,弟妹之前就没看出点苗头?没发现那姓雷的对她有企图?”

  佳音怕他误会美帆,忙说:“雷天力是追求过她,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他们已经各自有了家庭,谁能想到那禽兽会起这份歹心。”

  此话引出他的长叹:“有的男人就是这样,永远惦记吃不到嘴的肥肉,那接下来该怎么办?要打官司吗?”

  “警方已经立案了,大概明天就会抓人,可姓雷的财大势大,这官司恐怕没那么好打。”

  “再难打也得打,我就不信他还能买通公检法?哪怕官司打到北京去我们也不能退缩,绝不能让家里人白白受欺负。”

  赛亮在治疗肝病的药物以外多加了一粒安眠药,吃下后方获得了数小时黑沉沉的睡眠。早上口干舌燥醒来,去浴室接了一杯自来水灌下,清醒后发现床上没人,心脏像脱缰野马狂跳了几秒钟,冲出卧室看到沙发上哭泣的妻子方才渐渐止蹄,接着又被抽搐的疼痛控制了。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别哭了,再上床睡会儿吧。”

  他走过去轻轻搂住她,本不擅于哄人,在这六神无主的时刻口舌更成了摆设,不知如何为她减轻伤痛。

  美帆蒲柳般倒伏在他的臂弯里,悲伤深沉似海。

  “我心里难过,睡不着。”

  “别想那么多了,警方已经立案了,会还我们一个公道的。”

  他用力抱紧她,想给她安全感,却催落更多眼泪。

  “我真恨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明知道他有多余的企图还接受邀请去他家吃饭,真是自找的。”

  “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了,那混蛋明摆着是个惯犯,你不肯妥协他才在阴沟里翻了船。”

  “你不会怪我吧?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被你嫌弃。”

  愧惶地问句似锥子在他胸口钻孔,他比她更悔恨,责备自己没能力保护妻子,乃至让她承受这样的屈辱。

  “别胡思乱想了,根本没那种事。”

  他拍抚着她的背心,目前能为她做的仅仅是陪伴,美帆揪着他的衣襟,悲到极处恨意勃发。

  “我绝不原谅雷天力,非让他坐牢不可。”

  她生平没受过这样的伤害,誓要让那衣冠禽兽付出代价。赛亮坚定点头,然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太了解雷天力这个阶层的能力,他们的关系网盘根错节,深入各个领域的上层,为所欲为绝非虚言,接下来必将动用各种花招逃避法律制裁,很可能还会把主意直接打到自家头上。

  他料的没错,次日晚间雷天力的律师就领着一名助手来找他调解,这齐律师年约五旬,言行老练,算是他的江湖前辈,讲话十分言简意赅。双方在茶室坐定,就彬彬有礼地对他说道:“赛先生,我是受雷天力先生委托来找您商量的,雷天力先生说昨天的事其实是一场误会,他并没有强迫您太太,一切都是在您太太自愿的情况下发生的,并不存在犯罪行为。”

  赛亮冷言回应:“警方已经采集了我太太的血样和其他证据,这种话你去跟检察官说吧。”

  齐律师笑道:“赛先生,您太太也是位名人,这种事闹开了对她的名誉损害极大,希望您冷静处理。”

  这句威胁让赛亮心间霎时爬满毒虫,攥着拳头说:“我如果不冷静就不会答应跟你见面了。”

  齐律师若无其事地介绍助手:“这位是雷先生的私人理财顾问张先生,来协助我处理问题的。”

  “你们想怎样?”

  那张先生接到齐律师眼色,麻利地打开笔记本电脑,一番操作后将电脑转向推给他,只见屏幕上是银行的转账页面。

  “雷先生为了向您和您太太表示歉意,愿意支付一笔慰问金,您输入您的账号和想要的金额,马上就能得到这笔钱,条件是收回对雷先生的指控。”

  赛亮也曾用这招替雇主摆平原告,易地而处才体味到此法的下作,不禁发出一声懊悔的叹息,再以眼神鞭打对方。

  “你应该知道强、奸这种公诉案件即使受害方接受赔偿,控方也不会停止对被告的追责。”

  “所以我们希望您太太能去派出所撤案,后续事宜都交给我们处理。”

  齐律师恬不知耻的笑容也是他曾经惯熟的,报应二字无声无息钻进他的意识,似穿心莲遍地开花。

  他们这个行业办事无所不用其极,一个弱点马上被摆盘上桌。

  “就我所知您在吉祥大厦的一处物业刚刚遭遇了火灾,即将面临高额赔偿,雷先生愿意替您化解这场危机,请您也做出相应的让步,这样就能得到两全其美的结果,您意下如何?”

  精准的招数着实在赛亮心底搅起混乱,这样的攻心计他驾轻就熟,使用时从没考虑过对象的感受。心理弱点被击中,就像即将渴死的人看到毒酒,明知喝下去会终身残疾,也耐不住要用它解要命的焦灼。

  然而用妻子的清白清还债务,把她的耻辱变作谋利的交易,这么做了和那些胁迫老婆□□的龟公有什么两样?她不曾背叛过他,他又怎能狠心出卖?前途、钱财是很重要,若与她比较,天平终将向后者倾斜。

  他合上电脑,确乎不拔地发话:“回去转告雷天力,让他等着坐牢吧。”

  刚一起身,齐律师就亮出软刀子。

  “赛先生,我们已经跟事发地点的保安和邻居交涉过了,他们不会出面作证的,警方没提取到精、液,单靠现有的证据顶多算未遂,你也是律师,大概能预测法院会如何量刑。到时再申请保释,根本不存在坐牢一说。您现在意气用事,既破坏您太太的名誉也得不到实质的好处,不是得不偿失吗??再考虑一下吧。”

  这说法很可能成立,强、奸未遂判刑多在三年上下,以雷天力的本事弄一个保外就医或者假释并不难。赛亮知道惩奸除恶八成是句空话,以往出于对原告方的同情也会劝他们避害取利,但这次他放弃理智选择了感情,就算再考虑一百次都会做出相同的答复。

  佳音对内谎称赛亮夫妇外出旅游,过了三天,胜利有些想念他们,晚饭时念叨:“二哥二嫂什么时候回来?这次看来玩得很开心啊。”

  秀明和佳音悄悄对视一眼,千金先替他们应答:“二哥平时那么忙,难得有空陪二嫂出去旅行,当然要玩尽兴了才回来。”

  她见侄女从上桌起就在不停看手机,这会儿碗里的饭还原封不动,忍不住训斥:“珍珠, 你能不能别刷手机了,好好吃饭不行吗?”

  珍珠充耳不闻,心思都铺在手机屏幕上。胜利也在一旁责怪:“她这几天追剧追上瘾了,连微博上的评论也不放过,整天拿着手机不停刷,也不怕视力下降。”

  佳音早想教训她了,伸手喝令:“把手机还给我,不准再看了。”

  下一秒女儿倏地蹦跳起来,嘴里咋咋呼呼尖嚷:“哎呀!哎呀哎呀!”

  千金被吓落筷子,惊道:“怎么了?这丫头中邪了?”

  珍珠已窜到父亲身旁,焦急地向他展示手机上的内容。

  “爸爸妈妈,二嫂上热搜了!”

  秀明不常玩微博,看不懂页面,围上来的弟弟妹妹已先看清了。雷天力迷、奸女性被捕的消息被多家媒体曝光,美帆也做为新闻当事人连带亮相。

  惊诧像胶水粘在每个人脸上,千金左顾右盼慌张:“这是怎么回事啊?二嫂被人强、奸了?”

  佳音忙让灿灿小勇夹些菜到客厅去吃,小孩们离场胜利才敢出声,瞪着乌鱼眼说:“这个雷天力好像是赞助二嫂演出的大老板,二嫂还去他家唱过堂会。”

  “这么说是真的了?二嫂真被他那个了?”

  姐弟吃惊时珍珠又看了几条信息:“是8月16号出的事,二婶就是从那天起离家的,她和二叔没去旅行吧,肯定还留在市里协助警方调查。”

  千金察觉秀明夫妇的异色,质问他们:“大哥大嫂,你们怎么这么镇定?难不成早知道了?”

  秀明心里正开展造山运动,还必须装出四平八稳的家主姿态。

  “你们别慌,这事正在处理,那强、奸犯会受惩罚的。”

  “我们家怎么会摊上这种事呢?真是流年不利啊!”

  他们让珍珠快看看新闻底下的评论,呈现出来的舆论倾向令人震愤。

  “雷总这是被仙人跳了吧,像他这样的富豪什么样的女人睡不到,根本没必要强、奸。”

  “多半是价钱没谈好,睡完以后女方翻脸了。”

  “这女的只是个唱越剧的,人家雷总以前和真正的女明星谈过恋爱,各种小花大花都睡过,还差这一口?”

  “戏曲界属于文艺圈,比娱乐圈逼格高啊,不过这女主都三十多岁了,保养再好也比不上二十出头的嫩模吧。还是倾向大众的推测,雷天力中了仙人跳了。”

  “这女的正在演出,雷天力还是赞助商,说两个人之前没猫腻鬼都不信。”

  “可能雷总只想419,这女的想做长线,双方没谈拢才闹了这出。”

  “单身一人去男人家,还一起吃饭喝酒,本身就有问题啊,雷天力就是久走夜路必遇鬼,被这女人套路了。”

  ………………………………………………………………

  这样混淆黑白的言论几乎占据了评论的主流,千金不常刷社会新闻,当场气懵了。

  “这些人太坏了,不追究罪犯,却在受害者身上找原因,他们还有没有是非观啊!”

  珍珠见得多了,憎恶的感觉历经弥新:“现在这种人多得是,每次一有强、奸案就有一群猥琐男出来说是女方先不检点,活该被强、奸,大清都亡了上百年了,为什么还有这种恶臭的封建言论!”

  胜利这种轻度直男癌也看不下去了,义愤批判:“不止强、奸案,这种受害者有罪论到处都是,一出事舆论都先挑受害者的错处,揪住黑点使劲嘲,反而不在意犯罪的一方。我看书上说这是一种心理缺陷,好像只要自己不做类似的事就不会遭遇这种不幸。大多数人都靠这心态保持乐观,相信这样就能掌控好自己的人生,而不会被某些意外打击致死。”

  “这是什么变态心理,像这件事根本就是对女性的歧视!二嫂太可怜了!不行我要上网骂这些混蛋,替她出口气。”

  千金要去拿手机,被佳音扯住衣服。

  “这么多人你骂得过来吗?别给自己找气受了。”

  “那总要为二嫂做点什么啊,难不成就这么干等着?”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法院开庭判决。”

  珍珠已看到最新动态:“这个姓雷的都被取保候审了,他这么有钱,我看打官司也奈何不了他。”

  佳音惊忙注视丈夫,泥石流连贯着冲过二人的心田。民不与官斗,贫不与富争,他们真能靠公理取胜吗?

  她劝住想去探望美帆的家人们,让他们先别去打扰受伤的人。晚上贵和一进家门就冲到他们房里叫嚷:“大哥大嫂,二嫂出事了你们知道吗?”

  秀明一脸晦气地瞅着他:“早就知道了。”

  “怎么不告诉我们?”

  “你大嫂不让说。”

  佳音再次解释:“美帆现在心情很差,不希望有人打扰她,事情还没有结果,告诉你们也只是多几个人难受。”

  贵和抖着衣襟,热汗淋漓地叉腰大骂:“这雷天力也算IT界的大佬了,居然明目张胆干这种事,真是无法无天。二哥什么态度?他现在陪着二嫂吗?”

  他近日因蒋先的威胁持续头疼,今天个人烦恼给美帆的遭遇让了位,听说二哥正守着二嫂,忙说:“二哥这次可不能认怂啊,必须跟他斗到底,我们得支持他!”

  秀明不耐道:“那还用说,自己的老婆出了这种事还忍气吞声就真成活王八了。”

  佳音忧虑:“可是我听他们说真告赢了对那畜生的伤害也不大,他有钱,判刑也能保释。”

  “怎么不大?”贵和甩出一支强心针,“这两天他们公司的股价暴跌了16%,至少损失了上百亿。”

  “真的?”

  “你们看新闻就知道了,他们公司去年刚在美国上市,雷天力是最大的持股人,公司股价走势跟他的个人情况有很大关系,出了这种负、面、新、闻投资者当然会谨慎。”

  这大快人心的消息刷新了秀明的表情,捶掌大声叫好:“那真是太好了,这禽兽就是该遭报应,希望股票再跌狠点,最好跌得他倾家荡产!”

  贵和也很关心美帆的近况,问她何时回家。

  佳音摇头:“不知道,她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平静下来,这期间你们都别去打扰,不然会给她压力的。”

  她只能管控好家里人,对辖区以外的人事无能为力。美帆的父母已闻讯赶来申州,母亲蔡良娣见面就抱着她哭嚎咒骂,又让她也泪流不止。父亲杨建业陪着心酸一阵,将赛亮叫到客厅问话。

  “小赛,警察那边怎么说?”

  “案件已经移交检察院了,下周就向法院起诉。”

  “有把握赢吗?”

  “……嫌犯很狡猾,作案时使用了安全套,事后又清理了现场,警方没能采集到精、液和监控视频,只在美帆的手指甲里提取了他的DNA样本,再结合美帆的血检,能证实他有下药迷、奸的企图。”

  “企图?坏事已经干成了,怎么只能证明企图呢?”

  “法院判决讲求证据,如果证据不足,最后可能会按强、奸未遂量刑。”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样的畜生就该枪毙!”

  儒雅的岳父登时恶鬼上身,一双调弄丝竹的手蜷曲成鸡爪状,恨不能当场撕碎什么。

  赛亮刚劝他消消气就挨了一记霹雳。

  “我能不气吗?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到大当宝贝疙瘩养着,出了这种事我连杀人的心都有!”

  他本不打算冲女婿撒气,妻子却出门就地取材,捡起他的话辱骂赛亮:“就是!赛亮,你是怎么保护帆帆的?怎么能让她出这种事?狗也会护好自己碗里的食物,你连狗都不如吗?”

  赛亮和美帆相识以来就被这位岳母任意欺凌,这泼妇就是老虎头上的虱子谁都惹不起,因此吞声忍让是他的不二法门。

  杨建业知道女儿和女婿一条心,为难赛亮就等于为难她,忙劝阻妻子:“你不能怪小赛,他又不是帆帆的贴身保镖,总不能二十四小时跟着她。”

  蔡良娣不发火也爱随口挤兑人,如今气迷了心更任意发挥,指着赛亮鼻子问责:“他是帆帆的老公,怎么能放心老婆一个人出去应酬?中途也不打电话问问,幸亏帆帆逃运气好,从魔窟里逃出来,再晚一点说不定连小命都没了!赛亮,你当初怎么跟我立的保证?信誓旦旦说会照顾好帆帆,结果让她遭遇这种事,要是你稍微有点能耐,能在事业上支持帆帆,她还用得着跟那些土豪打交道吗?就算打交道,对方知道她有个厉害的老公也不敢把她怎么样!说来说去都怪你没用!”

  赛亮马蜂窝般的心脏七零八碎,岳母粗暴蛮横,说的话却句句在理,他是很没用,奋斗十几年也没能成为配得上妻子的男人。

  杨建业看妻子伸长爪子,怕她趁怒动手,使劲拽着后退:“好了好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小赛心里也不好受,你就别再给他们小两口添堵了。小赛,你去陪着帆帆,我和你妈出去透透气。”

  赛亮听从吩咐,黯然走进卧室,美帆正捂嘴偷泣,见他来了急忙爬到床沿拉住他的手,心疼溢于言表:“对不起,妈妈又骂你了吧?她刚才也骂我了,我不敢出去劝她,怕越劝她越生气。”

  他被挫败感碾成粉末,已疲于应对。

  “没事,你别担心我,好好休息吧。”

  扶妻子躺下,记者的电话又来了。这几天各路新闻工作者挖空心思地查找他们的联系方式,争抢一手咨询,这次这个小记者运气不好,正撞在赛亮的火山口上。

  “我们不接受任何采访,再打骚扰电话我就报警!”

  美帆连日来听惯他温言细语,这声爆炸般的咆哮似火雷震碎了她的肝胆,丈夫一直在压抑怒气,不仅仅对外人,也有可能是针对她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多喜一家人 > 第117章 噩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摘星作者:一两 2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3我们住在一起(闪耀的品格)作者:红九 4既得少年时作者:橘子宸 5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