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18章 糟糠

第218章 糟糠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赵辙跟看疯子一样看了康元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牢房。

温婉失不失忆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事,那本就只是一颗废了的棋子罢了。

康元还在笑,笑声在牢里越传越远。赵离带着吴庸,急匆匆往宫里而回,让身边的奴才去将康元的话转告给季曼。

季曼听着这些话,倒是有些惊讶。温婉没有失忆?可是她看她那个样子,若是装的,演技也实在太高了吧?她那种脑子不太好使的女人,什么时候也进化得这样厉害了?

陌玉侯倒是一点不觉得意外,他毕竟比季曼更了解温婉,装与不装,心里也自然有数。只不过以前要利用着她向废帝表忠心,让废帝百分百相信他罢了。所以才让她出了蔷薇园,跟在他身边。

而今倒是终于没什么用了,他与她的缘分,一早就尽了,与长郡开战以来,就算回了京城,他也没有再见她一面。

“说起来,你若是神仙,能看得懂人心么?”宁钰轩突然侧头问了她一句。

季曼摸了摸下巴做严肃状:“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有透视眼也是看不懂的,只能去感受。就算我是神仙,也会觉得人心叵测啊。”

陌玉侯点点头,那就好。

他曾经有些心思,还是不让她知道最好。

两人在牢里,也当真是无话不谈了。季曼是因为无聊没事做,宁钰轩则是真的掏心掏肺地将心里话说得差不多了。

除了一句表明心迹的话。

季曼问他:“侯爷,你爱我吗?”

宁钰轩摇头:“我不爱你,你呢?”

季曼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也是。”

然后两人就会长久的沉默。季曼算着时间,自己应该是会赢那个赌约的,因为赵辙不会关他们太久,而现在,她依旧没有进宫的打算。

直到有一天,吴庸来到了牢里,将宁钰轩放了出去,转头对季曼道:“皇上有旨,赦免聂姑娘之罪,因杀害废帝者另有其人。”

季曼傻了,她亲手杀的赵离,现在竟然说凶手另有其人?

谁?

跟着吴庸走过一间间牢门口,路过康元郡主那一间的时候,就看见有人正用白布,将她的身子盖起来。

季曼微怔。

“永安康元郡主,害朕之手足,罔顾君臣之界,忤逆九五之威。毒杀玉珍国公主,手刃朕之皇弟,罪大恶极,虽死不足以抵其罪。着令其身葬于孤岗,不得入祖坟,其亲不得立灵位,其戚不得供香火。令其魂反思于地下,来生当知纲常孝悌”

毒杀了捧月是不假,竟然将赵离的血债也算到了她身上,下场如此之惨,也让季曼松了一口气。

终究是天道好轮回啊,这女人最爱的便是赵离,现在却说赵离为她所杀,估计是死了也不得安生。

季曼出了天牢,却被带着与宁钰轩分开了。

“季姑娘,皇上召见。”吴庸笑眯眯地道。

季曼微微皱眉,而后了然一笑:“可是吴大人,小女子尚未更衣洗漱”

“无妨,玉漱宫里已经备好了。”吴庸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旁边的马车已经停稳。

季曼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宁钰轩。他被人引着上了另一辆马车,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回头朝她微微一笑,做了个口型。

“我赢了。”

果然出了天牢那龙位上的人也是有后招等着他们的。

跟着赵辙最久的陌玉侯,自然最是了解他。季曼现在才反应过来,他们的赌约里甚至没有说她赢了会得到什么。

因为宁钰轩知道,皇权不可违。不管是用什么办法,赵辙一定会让她进宫。

他陪她在牢里那样久,也不过是担心她一个人会不好过。

季曼叹了口气,回头打算上车,却又听得那人喊了一声:“等我。”

等你个大头鬼啊,她得先想办法自救吧。这么进宫去,宫里是他们的地盘,她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要是没点觉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皇帝让她进宫干什么呢?罪名已经被康元顶了,他不能再让她在宫里超度一年了吧?

一路上季曼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到了玉漱宫,却是有一大群宫女来伺候着她更衣洗漱。牢里关了十多天,一身早就脏得不像话了,季曼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一番服侍,然后换上她们拿来的衣裳。

那是一身藕色的宫装,配着翠色的霞披,再加上一个宫髻,怎么看怎么像后宫的人。

季曼扶了扶额头,问旁边的宫女:“等会去哪里见皇上?”

旁边的宫女回答她道:“镇远将军临时进宫,皇上暂时没有空,等空闲了可以接见姑娘的时候,会有人来知会的,还请姑娘先在玉漱宫等待片刻。”

季曼点点头,又问:“宫里的皇后娘娘在哪里?我可以先求见皇后娘娘么?”

小宫女摇头:“宫中暂时没有册立皇后,由皇上的原配正妃暂时执掌后宫,现在称为沈娘娘。”

季曼又道:“沈娘娘与我是故人,可以让我先见上一面么?”

小宫女还是摇头:“皇上吩咐了,在传召之前,您不得见任何人,任何人也不能踏入玉漱宫一步。”

保护措施还真是做得不错嘿,季曼心里冷笑,这一个个的男人都是见色忘正妻的,沈幼清好歹是陪着赵辙荣华苦难都一同走过来了,新帝登基之后没有第一时间给她封后也就罢了,还接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进宫给她添堵。

她只是进来改个命搞个圆满大结局的,没兴趣从宅斗再发展成宫斗。

“那便算了,我等着就是。”季曼走到铜镜前看了看自己,将头上的步摇和金钗取下来两支,就留几根玉簪,看起来朴素多了。

过了一会儿,外头有声响,丫鬟便带着她出了玉漱宫,一路往紫辰殿而去。

“站住!”走到半路便听见一声呵斥,季曼心里微微松了松,转头一看,沈幼清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带着几个宫女远远而来,一脸沉怒地看着她。

“这是何人,为何会往皇上宫里送?”沈幼清分明认出了她,却还是板着脸问一旁的宫女。

宫女哆哆嗦嗦地跪下去道:“娘娘恕罪,这是皇上的吩咐,要将这位姑娘送去面圣。”

沈幼清的眼神扫到了她的脸上,季曼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声音哽咽地道:“沈娘娘救命,沈娘娘救命啊!”

没见过往皇上跟前送的女人还哭得跟鬼似的,沈幼清微微一愣,命身后几个宫人将她面前的宫女拉开,踏着她的金丝绣雀鞋便站到了季曼面前:“你要本宫救你什么命?”

季曼以头磕地,因为声音哭得惨脸上没眼泪而不敢抬头:“民女心有所属,不愿入宫,只是这一去,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还请娘娘救命,放民女离开吧。”

沈幼清现在的立场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最佳助攻,只要撞上了她,那就有层保障了。

果然,听季曼说这话,沈幼清的脸色便好看了不少:“心有所属?”

“不仅心有所属,还已经嫁过人,娘娘也知道的。”季曼努力掐自己手上的嫩肉,疼得逼出点儿眼泪来挂着,然后凄凄惨惨地抬头看着她:“民女只愿皇上只是一时兴起召见民女,过后民女还想回家去带孩子呢,沈娘娘菩萨心肠,又是处处为皇上着想的,不如同民女一起去?”

沈幼清抿了抿唇,颇为同情地低身将她扶起来:“你这样说,倒是皇上做事不妥当了,兴许只是召见你说说话,但是在玉漱宫洗漱那可是历代皇后才能去的地方。既然你也让本宫一起去见皇上,那本宫便陪你去。”

季曼连忙谢恩,一路上都是一副怯懦的样子,捏着帕子小声喃喃:“民女虽然已经被侯爷休弃,但是在牢中这几日,与侯爷再续前缘,也是想着继续回侯府伺候的。皇上真龙之体,民女哪里配伺候?也只有沈娘娘这样高贵大方的女子,才能陪伴皇上左右啊。”

沈幼清微微一笑:“你倒是懂事。”

“民女觉得皇上也就是图个新鲜。”季曼道:“娘娘应该劝皇上以大局为重,毕竟沈家也是开国立了大功的,娘娘为沈家嫡女,又是皇上的发妻,怎么也该封后了。”

沈幼清连连点头,聂桑榆这张嘴可真是能说,将她心里想说的全说出来了。要不是立场有些冲突,她还真是想和她好好谈谈。

紫辰宫到了,赵辙正满心欢喜地等着,结果大门打开,沈幼清竟然和季曼一起进来了。

“参见皇上。”

“免礼。”他的脸色沉下去不少:“清儿怎么也来了。”

“民女与娘娘在路上遇见,相见恨晚,畅谈了一路。”季曼脸上已经没了哭过的痕迹,笑吟吟地道:“娘娘思念皇上,故而就与民女一起来了。”

赵辙不悦:“朕说了只你一人来,下面的人都听不懂朕的话?”

带路的几个宫女早就跪在了前头,战战兢兢的不敢开口。

沈幼清有些不满:“皇上召见聂姑娘,臣妾可是不适合在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18章 糟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3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4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5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