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46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46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日子眼看着是过好了,可是季曼心里总是隐隐觉得不安,她现在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但是一种危险的感觉总是萦绕在四周。

屋子里呆久了,抬头却见苜蓿不在,季曼回过神来,伸了个懒腰走出去看看。

院子里也没人,几个小丫鬟是被她打发去水记看生意好不好,顺带买两盒雪花膏回来了。苜蓿一般是会在屋子外头站着的,今天却不知怎么没看见人。

往她的厢房那边走两步,她房间的门没关,季曼突然起了玩心,想去吓一吓她,于是蹑手蹑脚走进了她的屋子。

苜蓿正背着门,将什么东西给塞在了衣柜里。季曼突然跳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苜蓿。”

“啊!”苜蓿整个身子都弹了起来,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眼睛挣得很大,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过去了。

季曼也吓了一跳,暗自责怪自己不该这么玩,人吓人还真有吓死人的时候呢。连忙将苜蓿抱到床上,出门去找了个过路的家丁,让他把李大夫找来。

回到房间里,季曼见衣柜门还开着,就想去合上。哪知走过去,就看见一个布包,小小鼓鼓的,像是装了银元宝的形状。

这么一包袱银子,苜蓿哪里来的?上次她给她五十两,换成银锭子也不该有这么多啊。

季曼眉头皱了起来,扫一眼床上还没醒来的人,伸手去将那包袱打开了。

十锭十两银子,下面还压着银票,面值很大,季曼看了看,两百六十两,上头是丰会行的票印,与水娘子每月给她送来的一模一样。

季曼看了一会儿,仔仔细细将银子包了回去,放在原来的位置,然后将衣柜的门合上。

李大夫很快来了,一张脸清瘦得很,但是却没多少愁容,只在看见晕倒的苜蓿的时候,有点心急。

“好端端的,怎么晕了?”李大夫坐下来给她把脉。

季曼低声道:“我来喊她一声,没想到吓着她了,就晕过去了。”

李大夫愣了愣,无奈道:“她的胆子也太小了些,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战战兢兢的。”

苜蓿的胆子是小,据上次慕水晴说,是以前被聂桑榆给虐待的。季曼觉得聂桑榆有些亏欠了苜蓿,所以现在加倍补偿给她。

只是她怎么忘记了,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她最亲近的,知道她最多秘密的丫头,相当于她的一处致命伤,若是给人拿捏了去,那她也就跟着完蛋了。

季曼垂眼想了一会儿,道:“李大夫家里的娘亲最近身子可好?”

李大夫正在开药方,闻言顿了顿,道:“多谢桑主子关心,家母身子最近好多了,总算养起来了一些。”

季曼点头,据说李大夫的母亲是瘫痪在床,又有哮喘,一直拿人参吊命。李大夫的微薄收入,要养母亲还真是不容易。

“劳烦李大夫先替我看着苜蓿,我有些头疼,回屋子里去躺一会儿。”季曼起身。

“这”李大夫犹豫地站起来,偷偷打量季曼的神色,他一个男人,跟丫鬟单独相处一室,也是不太好的吧。只是季曼毕竟是主子,也不能要她一定留在这里。

“你与苜蓿何必太见外,要是真觉得对苜蓿名节有损,那就八抬大轿迎她过门,我也是肯放人的。”季曼打趣似的说着,就走了。

李大夫脸上一阵红,见也留不住人,就老实坐在床边了。

季曼回了屋子就去打开自己的衣柜,最下面的暗格里放着她的银票,由于雪花膏和面膜都卖得不错,水娘子往她这里送的银票有八百多两,她没细数,都交给了苜蓿记账。

将一叠银票拿出来,季曼数了数,还剩五百两。

苜蓿是觉得她完全不知道数目,还是觉得她很蠢?季曼捏着银票没有想明白。若是要给李大夫的母亲治病,要多少问她拿,她又不是不会给,为什么会犯这么大的风险来偷?

而且,她一个丫鬟的房间里,放了三百六十两白银,这东西要是被查出来,怕是不止苜蓿一个人遭殃,连带着她也会被牵连吧?一个女人在外头有生意,那可不是让人高兴的事情。捅穿了,就算是老夫人都护不住她。

季曼突然觉得背后发凉,连忙将手里的银票全部装进一个羊皮袋子里,轻手轻脚走到后院,见四处无人,便挖了坑将羊皮袋埋了。为了防止让人看出泥土翻动的痕迹,还将旁边的花盆挪过来挡住了。

然后她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回屋子去睡觉。

“主子,雪花膏买回来了。”两个小丫鬟回来了,都是粗使的丫头,十四五岁,水灵又活泼。一个叫灯芯,一个叫甘草。

平日里进她房间的都只有苜蓿一个人,季曼也就没有注意这些小丫头,现在细细看来,灯芯眼睛清澈,活泼好动。甘草安静沉默,规矩懂事,倒都是好苗子。

“嗯。”季曼笑了笑:“去看你们苜蓿姑姑醒了没,她被我吓坏了。”

五盒雪花膏,季曼往老夫人院子里送了一盒大的两盒小的,剩下两盒给了温婉和千怜雪一人一盒。

本来现在雪花膏有卖的,轮不到她来当好人。可惜她吩咐过水娘子了,侯府其他丫鬟去问,一律说没货,只有她身边的丫鬟能去买到。

这样讨好的东西,她本来是打算一直做的,如今看来是不行了,得在炸弹爆炸之前,把它拔了。

苜蓿醒来的时候靠着床头喘了好一会儿的气,见屋子里两个粗使丫头和李大夫都在,独独不见刚刚吓她的主子,她心里一紧,连忙跌跌撞撞下床,打开衣柜看了看。

包袱在原来的位置,没有翻动的痕迹。

“主子有吩咐什么吗?”苜蓿转头问屋子里的人。

两个小丫头连着李大夫都摇头。

“夫人说不小心吓坏你了,还担心得很,所以要我留在这里。”李大夫提起药箱道:“你这是惊吓过度,没有其他的,睡一觉就没事了。”

苜蓿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裳,送了李大夫出去,便去屋子里找季曼。

“醒了?”季曼脸上有些哀愁,见她进来,也只是问了一声。

苜蓿心又提起来了,走到她旁边问:“主子怎么这样没精神?”

“唉,我错信了人。”季曼下巴搁在桌子上,万分沮丧地道:“这可怎么是好。”

苜蓿膝盖一软,差点就要跪下去了,脸色也越来越白。

“你说,我对水娘子那么好,她为什么还要见利忘义,弃我不顾呢?”季曼轻声问。

水娘子?苜蓿顿了顿,嗫嚅了两句:“为什么是她?”

“不是她还能是谁?”季曼气愤地道:“说好获利四六开,她现在有钱了,翻脸不认人了,给了我五百两银子说是买断雪花膏的版权,然后她自己做生意去了,拿的都是我的点子。”

“怎么能这样。”苜蓿瞪大了眼:“水娘子看起来人不错啊。”

季曼摇头叹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把银票放在了衣柜的暗格里,你也别去动了,留着以后养老用吧。”

“是。”苜蓿垂眸,眼里有些挣扎的神色。

主仆俩沉默了一会儿,苜蓿忍不住问:“主子不打算告她吗,不是写了契约?”

“这事捅出去,对我没好处。”季曼摇头:“给侯爷和老夫人知道雪花膏其实是我做的,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苜蓿点了点头,安静地站在一边发呆。

季曼低头喝茶不语。

当天晚上,府里遭了贼,说是齐思菱的院子里进了宵小,人没事,却丢了一百两的私房钱。

侯府里顿时热闹了起来,连南苑的人都被惊动了,宁尔容一脸好奇地跑来找季曼看热闹:“你家姨娘真有钱,私房钱竟然存了一百两。”

季曼正对着镜子梳妆,闻言轻笑道:“到底是当过家的人,没点底子就奇怪了。等会应该有人来一一搜查的,你不用去别处看热闹,就我这里最热闹。”

宁尔容不明白她的意思,却见没一会儿,齐思菱就与陌玉侯一起,带着家丁到了非晚阁门口。

“这里也找找吧。”宁钰轩一进门就看见季曼,她回过头来,一张脸好像比前几天看见的更美了,多看一会儿,就让人觉得心动。

陌玉侯淡淡地收回了目光,朝家丁摆了摆手。

齐思菱进门来,亲热地拉着季曼的手道:“打扰姐姐了,刚刚我同侯爷连蔷薇园都搜过了,你这里应该没问题吧?”

季曼笑得大方得体:“妹妹随意搜就是。”

齐思菱点头,转身看几个丫鬟进来,将季曼的衣柜打开了来。外头的几个家丁冲进苜蓿的房间,翻了一会儿就吼了一声:“找到了!”

季曼的衣服被丢出来不少,几个翻衣柜的丫鬟却是一无所获,红着脸站出来道:“桑主子这里没有。”

齐思菱看向陌玉侯,几个家丁扭着苜蓿进了屋子,将一包东西放在地上,刚想打开,就听见季曼轻喊了一声:

“慢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46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2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5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