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85章 左右为难

第185章 左右为难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天上飞那龙显然细看就知道是风筝,但是周围竟然没一个人敢抬头,都战战兢兢地跪在下面,有的人甚至吓尿了裤子,一股子腥臊味。

季曼嫌弃地退了退,抬头一看,那龙形风筝好像断了线,竟然掉下来了,随着风飘向了后头的道上。万一真落下,被百姓看见,这等愚弄人之手法,必定被万民唾骂。

那头陌玉侯已经不顾一切地起身追赶了,人群之中有那么两三个人,也一跃而起往风筝落下的方向追去。礼乐监连忙让人奏乐,巨大的号角与钟罄声压了下来,方才还觉得异样想动的百姓,又顷刻间老实了下去。

季曼蹲起来,压着身子跟着那几人一起飞奔而去。

宁钰轩乘了马去追,百姓里跃起那几人竟然也有马备在一边,季曼两条腿自然追不上,瞅着旁边树桩上有人栓了骡子,便取下来,放了银子在原地拿树叶盖上,然后急急牵了骡子追上去。

大典之上,京城之中都格外安静,宁钰轩不敢策马,连吆喝声都不敢发出,只能夹着马肚子朝着风筝飘的方向追。身后也响起了马蹄声,一听便是三四人,不是他的人。

顾不得许多,今日祭祖好不容易有点成效,总不能让个风筝毁了。

风筝从天坛一路飘到了城北,街上没太多人,但是也有一些来往的农妇小贩。宁钰轩看着那风筝要落在一边的房顶上,立刻勒马,朝旁边的茶楼跑进去。

后面几人穷追不舍,进了茶楼便追上了人,四个人一同将宁钰轩给堵住。

茶楼掌柜的正要关了门去看祭祖大典,突然冲进来几个人,吓得他可是不轻。不过茶楼里没什么人,掌柜的只哆哆嗦嗦将易碎的东西给抱到柜台后头,人也一并缩着。

几个人一句开场白都没有就打作一团,宁钰轩功夫不错,但是双拳也难挡八掌,只能利用地形一路往茶楼上头跑,楼上有个阳台,借着力就可以上房顶去。

季曼骑着骡子慢悠悠地追上来的时候,就看见宁钰轩很潇洒地飞上了屋顶,手已经要拿到那风筝了。

这人为了新帝,也真是蛮拼的,不知道皇帝会不会给他加班工资。

正想着呢,身子却被人拉下了骡子,有蒙着脸的黑衣人带着她一路奔进茶楼,也上了屋顶。

“干什么?”季曼踩着瓦,双腿都有些发抖。怪不得妈妈从小教育,热闹看不得。

“他不是害了你满门么?”身后这人开口,竟然是吴庸的声音:“你没能将他引到曲艺亭,现在也该将他手里的风筝抢过来。不然你口口声声说的要报仇,岂不是蒙骗王爷的?”

季曼无奈地道:“大哥,那会儿在曲艺亭,他明显都知道我在跟着他,还主动问我进不进去,陌玉侯那样的人,问这样的话,我还傻兮兮地说好不成?”

吴庸顿了顿,没再说话,却推着她前行了两步。季曼在屋顶上一个踉跄,踢了一片瓦下去。瓦片砸在了路中间,引来了一片惊呼和骂声。

那头三四人正在与宁钰轩对峙,宁钰轩已经开始动手撕手里的风筝了。还抢什么抢啊,直接销毁了就是最好的办法。

不得不说宁钰轩这决定是对的,他一撕风筝,本来胜券在握的几个人都慌了,连忙上去要抢夺,一步步将他逼到了屋脊的边上。吴庸推着季曼过去,低喝了一声:“住手,不然我就把他推下去。”

宁钰轩侧头就看见了满脸无奈的季曼,嗤笑一声道:“你们拿他来威胁我?”

吴庸也不知道长郡王怎么想的,季满就是一个夫子而已,但是他总说,她可以威胁到陌玉侯。

那要是威胁不到,他还真将人推下去不成?吴庸有点惆怅。

季曼蹲在屋顶上,看着宁钰轩道:“你赶紧撕啊别光顾着说话。”

吴庸伸脚放在了季曼背后,看着宁钰轩,大有你敢撕我就敢踢的意思。

陌玉侯的手顿了顿,无奈地叹口气,从衣裳里掏了个东西出来。

众人都有些紧张,他这会儿掏什么出来有用?暗器?

结果是一个火折子,打开一遇见空气,燃了起来。众人都愣了一会儿,下一秒宁钰轩就以飞快的速度将大风筝给撕毁揉成了一团,点着了火丢了出去。

“你!”吴庸气得说不出话,旁边几个人跟着那团火就一起跳了出去,想在烧完之前捞点回来。

季曼默默为这人的机智点了个赞,下一刻,宁钰轩就飞快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吴庸冷笑一声,抓着季曼就直接跳下阳台,出了茶楼,上了宁钰轩刚刚骑来的马,一路往城外奔去。

“季兄有些事情该同王爷交代。”他道:“你曾信誓旦旦会助王爷一臂之力,舌灿莲花说得让王爷信了你。可是我今天冷眼旁观,总觉得你没有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

季曼干笑两声,她有吗?她只是在任务和自己的小命之间,先选了自己而已。自己要是都没了,还做什么任务啊?

长郡王是当真没有离开京城的,在城外十里亭里,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看着她。

“也许是以前没将目的说清楚,故而让你不知该怎么做。”赵辙捏着酒杯,淡淡地道:“一连几日我潜伏在京城,也算是看明白了,赵离不得民心,臣心也尽在陌玉侯手里。要毁之臣心,能拉拢宁钰轩固然很好,拉不拢,能除掉也可。”

季曼垂着眸子没吭声。

“你该不会忘记了,是谁让你有今日回京之资本,又是谁才能助你最终手刃仇敌吧?”赵辙放下杯子,靠近她一些笑道:“宁钰轩不也是你的仇敌之一?”

他不知道的是,宁钰轩还是好好的亲爹呢。季曼有些烦躁,本身凭着一腔仇恨重回京城,却因着好好在中间而变得左右为难。以前不知道那是聂桑榆的儿子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又怎么还能对他亲爹下手?

宁钰轩是把好好当成大招了,就专门放在最后来对付她。想起那水嫩嫩的小脸以及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季曼再硬的心都软了,抿着唇道:“在下自当尽力。”

尽力是尽力,办不到就不怪她了,她不想杀宁钰轩,倒是可以等着一朝功成之后,也收他来当好好的奶爸?这个主意也许不错。

想通了事情,季曼就轻松多了,正准备朝赵辙再表一表忠心,旁边的人却突然押着她继续往前跑。

“陌玉侯追上来了。”吴庸有些惊讶地带着她上马。王爷说的果然没错,这季夫子竟然真的能引得他一路追来。

龙形风筝已经彻底销毁了,宁钰轩才策马而来,追了一路,却见绑着季曼的人更多了,当下有些后悔方才为什么不报官。

赵辙已经不见了,四周只剩黑衣人和季曼,明显是个以多欺少的阵型。季曼被丢在一边,一众人朝着宁钰轩就围了上去。

陌玉侯又不傻,蚂蚁还咬死象呢,遇见这么多人,果断扭身往回跑,一点没有电视剧中英雄救美横扫千军的气势。

季曼忍不住笑了,趁着吴庸他们都上去的时候,机灵地缩到一边去。

没往回跑几步,就看见有官兵赶了过来,宁钰轩诧异之下也是大喜,有官兵来助,这群人自然是一哄而散。

“侯爷。”为首的捕头看见宁钰轩,拱手行礼。

“你们倒是来得及时。”宁钰轩夸赞了他们一句,转身就去寻季曼。

一众官兵面面相觑,他们方才是听见有百姓报官,说街上有人打斗,瓦片砸着了人才出来追捕的,也没想到逃犯是侯爷,更没想到还被夸奖了。

大家都决定吞下事实,接受了这个夸奖,顺便意思意思朝着四散的黑衣人追了追。

季曼从草丛里出来,长叹了一口气道:“在下以后为了安全着想,必须远离侯爷。”

宁钰轩瞥她一眼,冷哼一声将人带上了马。

祭祖大典据说是尚算成功,在宁钰轩和季曼走后,还出现了彩虹等奇异天象,一时万民归心,龙心大悦。

宁钰轩坐在马上慢悠悠地带着季曼朝府里走,看着这人的后脑勺,唇角微微弯起。

“主子你看这个!”

在祭祖大典正在进行的时候,檀香趁着季曼不在,将她的房间里里外外又搜了一遍。本想找一些她勾引侯爷的证据,亦或是找些能将他赶出去的蛛丝马迹。哪里知道就从床下翻出来了一幅画。

温婉接过来看,画上画的是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看着就让人觉得温暖。细细看了看那画上女人的脸,温婉却是吓得后退两步,急急忙忙去找柳寒云。

“这是什么意思。”柳寒云没有注意那女人的脸,倒是看着那端正坐着的孩子:“这画的不是世子么?穿着这小袄子,还是最常穿的那件。”

“是侯爷画的。”温婉看着那落款处的印鉴,白着脸道:“这难不成是侯爷所想?可是为何会在夫子的房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85章 左右为难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2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3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5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