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30章 需要娶的和不需要娶的

第230章 需要娶的和不需要娶的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女人可以柔弱,也可以强硬,不管是什么样的姿态吧,做到三点,基本就能不被自家丈夫欺负了。

其一,尊重自己的丈夫,无论是工作选择还是某件事的决定,给予他足够的尊重,不指手画脚,哪怕你觉得不对,也要小心翼翼的用正确的语气提出建议。

其二,不过度依赖自己的丈夫,花丈夫的钱是可以的,但是最好不要只靠丈夫养活。

其三,再体贴温柔的妻子,也要有底线和原则,一旦被触及,必须来场让他能狠狠记住的大爆发。

季曼也忘记是哪个帖子里看见的这些话了,反正觉得是挺有道理的。她要是和宁钰轩过不下去了,还能立马走人啊,反正有粮行,饿不死自己。要是不开心了,那就去找尔容啊玉润啊,反正她的世界里又不止他一人。

大男子主义不死,圣战绝不停止!

不过不光想着与宁钰轩抗争,两人也还是要过日子的。她的优势在于她是现代人,比一般的女人懂得多,聪明一点。

现在宁钰轩大概是在暗中筹备大事,身为站在他旁边的人,定然不能只给他添乱,而是要尽力帮助他。

男人有男人的战场,女人也有女人的。尔馨被封嫔之后,季曼就进宫同尔容一起去看了看她。

嫔位不算高,但是除了皇后之外,也就尔馨一人最得宠。季曼看这姑娘眉目清秀,与尔容的大大咧咧不同,倒是知书达理,一步步都按着规矩来。也难怪会得皇上喜爱。

尔容留下与尔馨说话,季曼就去了皇后宫里。

封后大典已经过了,没有想象中的隆重,皇上说是不想皇后怀着身子还劳累,但是沈幼清明白,赵辙是对她没那么上心了。

如今怀着身子不适合承宠,又有一批批的新人进宫,沈幼清心里是难受得很的,偏偏要母仪天下,不能争风吃醋,连随意罚人都不能。皇后当得,还不如个嫔。

季曼去的次数多了,沈幼清宫里的人对她也算熟悉,二话没说就引到沈幼清面前请安。

“你今日怎么有空来了?”沈幼清对她没什么好脸色,这次得宠的宫女里,有好几个长得跟她像的都被皇上留下来了。这聂桑榆,依旧是她最大的威胁。

季曼笑道:“只是当个寻常朋友来给娘娘请安,听闻娘娘最近心神不宁,便想着陪娘娘说会儿话。”

聂桑榆现在不过是民女,出入皇宫若无人之地,做错什么皇上也不会怪罪于她,怎能不让一众女眷嫉恨?要是没有皇上厚爱在背后撑着,聂桑榆拿什么来和她提朋友二字?又来请哪门子的安?

沈幼清心里怄气,表面上却还是微笑:“你有心了。”

“民女觉得娘娘不必担心失宠。”季曼认真地道:“娘娘之家族是为皇上立下汗马功劳的,劳苦功高,无论如何娘娘的皇后之位都不会动摇。”

沈幼清点头,这个她知道,只是没有皇上的恩宠,光要个后位有什么意思?

“娘娘当不必避着一众新人,亲自去调教了,倒还都是自己熟悉的,以后也亲近不少。”季曼笑着道:“民女多嘴了,这些娘娘自然知道。”

沈幼清当然知道,后宫笼络人心那一套,她还轮不到她来教。只是她不是个容人的性子。

季曼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一边安抚着沈幼清后位安稳,一边又潜意识里暗示她,新人是需要调教和提防的,万一哪天就变成大威胁了呢?

其实不是每个皇宫里都有宫斗的,有也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激烈。但是季曼这么轻轻一搅,沈幼清心里的浑水便都翻起来了。季曼前脚走,她后脚就叫人下令去六宫,让新晋的宫人来东宫聆听教诲。

宫里也有宁钰轩的人,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就弄了些小动作。尔馨的腿就在皇后教诲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推了一把,扭脱臼了。

皇上正宠着的人,转眼就被皇后为难了,赵辙压着火气将尔馨带了回去,也没去指责沈幼清。但是东宫的人便有那么几个在沈幼清耳边嘀咕,说是皇上心里肯定怨恨皇后了。发妻一贯到了富贵时就是最不受宠的,皇后娘娘哪怕是怀着孩子,估计在皇上心里都没什么分量了。

这些个宫人也是人精,不当着沈幼清说,反而坐在宫殿门口的阶梯上偷偷说,却又让沈幼清想不听见都难。

赵辙已经不在乎她了吗?沈幼清捂了捂自己的肚子,难过得当即就要乘轿子去问皇帝。

结果轿夫带着她绕了道,磨磨蹭蹭半日,刚好掐着皇上准备宠幸宫人的时候将皇后送到了紫辰殿。

季曼在侯府里,和宁钰轩面对面坐着,一起端起茶杯来喝了口茶。

“听闻帝后冷战了,皇后气得差点流了产。”季曼放下茶杯叹了口气:“你也太狠了。”

“沈家萧家这桥不拆,最后不安生的还是我们。”宁钰轩放下茶盏,颇有些赞赏地看着她道:“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会知道我想做什么,还帮我递了梯子。”

季曼啧啧两声摇头:“碰巧而已。”

谁知道这人的手竟然长到宫里去了?不是看起来挺安守本分的一个侯爷么?

她现在算不算是狼狈为奸?

尔馨的确是个机灵姑娘,一步步往上爬,一点困难都没有。脚脱臼了,换来一个贵嫔之位,还去皇后宫里谢了恩。

宁钰轩以生病为由要求冲喜,恳请皇上快些下旨赐婚,让他好和季曼快些成婚。

然而赵辙还是不同意。

不仅不同意,还趁着宁钰轩重病的时候,召季曼进宫去写诗论词。

“朕犹记得你当初写的落雁塔的那一首将进酒。”赵辙笑道:“可还能写别的?”

季曼点头,又顺手抄给他一份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龙心大悦,笑得紫辰殿外头路过的宫人都听得见。于是宫里之人都彻底明白,皇上心里有一人,求之不得,格外宠爱。

季曼去赵辙跟前写了三天的诗词,皇后终于是受不了了,当面劝说赵辙,给聂氏和陌玉侯赐婚。

“为什么要赐?”赵辙抿唇:“朕不想赐。”

沈幼清气得发抖:“皇上,那是他人之妇,残花败柳,皇上何以如此钟情?”

赵辙怒斥:“身为皇后,心胸岂能如此狭隘?朕愿意与聂氏谈诗论词,怎也轮到你来置喙?”

男人都会要求自己的妻子大方,不要乱吃醋,更多时候提这种要求,是他心虚。

沈幼清被赶出了紫辰殿,回去宫殿哭了一宿,之后胎像又是不稳。接二连三的折腾,太医都觉得这胎龙子该是难保了。

结果尔馨给皇后送去了保胎汤,家传秘方,果然使胎儿保住无误。

只是,之后,尔馨推宠于皇后,三个月胎像已稳,皇后也愿意侍寝,只是这一侍寝,便流了产。

季曼听见消息的时候,仿佛又闻见了血腥味,忍不住就有些干呕。

“怎么了?”宁钰轩放下书看着她。

季曼摇头,大概是自己想象力太丰富,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皇上让皇后流的产,怪不到旁人身上去。沈幼清有些傻了,闭门不出,一整月都不见人。沈家在朝中又被人查出有贪污受贿之情况,虽然有萧天翊力保,但是下头还是牵扯了不少人进去。

季曼有种预感,沈家会是第二个聂家。

来侯府的人越来越多,打的是探病的旗号,却是与宁钰轩一起关在书房里半天,之后散去,每个人表情都很凝重。

季曼也不会去问宁钰轩说了什么,只是帮他泡一壶茶,然后揉揉肩。心情好的时候,还给他哼了小调。

宁钰轩已经很久没有去别处歇息了,季曼在的时候,他身边连一个女的都没有看见。背地里季曼也曾偷偷跟过他,发现他也没有与谁过分亲密。

一只老虎突然只喜欢吃胡萝卜了,你信不信?季曼反正是不信,不过他表现这样好,她也开心,时不时给他下厨做饭,当个贤惠的小女人。

有天她出门的时候听见后院里有丫鬟在议论。

“现在怎么觉得,侯府就要那一处北苑,要那一个聂姑娘就够了,还留其他地方干什么?反正也没用。”

旁边的丫鬟连忙捂着她的嘴:“你小心给人听去告了你的状,这府里也不缺一个丫鬟。”

季曼反思了一下自己,这样现代的生活,宁钰轩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

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季曼就忍不住这样问他。

宁钰轩有些茫然:“什么是现代生活?”

“就是现在这样,只有你我和好好,丫鬟和下人都很少,我给你做饭洗衣裳,然后出去粮行看看,你下朝回来,我们再一起吃饭。你周围就只有我一个女人。”

宁钰轩认真地看了她许久,抿唇道:“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现在我也没有什么需要娶的女人。”

他的女人只有两种,需要娶的和不需要娶的。

季曼有些泄气,搞半天不是喜欢两人在一起,而是没有其他需要娶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30章 需要娶的和不需要娶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2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3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4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