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64章 是不是从此失去了

第164章 是不是从此失去了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新帝登基元年,陌玉侯依旧掌六部之权。上有丞相萧天翊与孝仁太后,下有萧家旧臣,赵离的日子也不算太好过。只是他与皇后的感情极好,又与玉珍国结为盟国,皇位还是万分稳固的。

赵辙已经安于长郡王之位,故而萧家之人都表示对新帝忠心耿耿。赵离忙于处理政事,自然也就容下了长郡王。只是他似乎对宁钰轩格外感兴趣,没少掺合人家家事,比如陌玉侯往户部递了文书,要立柳寒云为正室,他便拦了下来。

“柳氏的身份,怎么也不足以为正室吧?”赵离笑眯眯地问。

宁钰轩坐在一边,心想真不愧是天子,管得比天还宽,跟他父皇也真是一个德性的。

“臣觉得柳氏很合适。”

新帝不乐意了:“论伺候你时间长短,也是齐思菱最久,身份也称得起,怎么就柳氏适合了?”

陌玉侯微微一笑:“齐氏最近犯了过错,臣已经在写休书了。”

赵离微微挑眉,轻咳了一声:“她犯了什么罪过?”

“给世子下毒,要不是臣发现及时,世子就没命了。”宁钰轩很是镇定地道:“臣是顾及齐家,才写休书。否则是该直接赐死的。”

赵离不说话了,毕竟是人家家事。只可惜齐思菱跟了他这么多年,现在大概也是要废了。

“朕听闻你最近一直与靖州有联系。”转移了话题,新帝的眼眸却是更深了:“靖州有什么事情,让你这般放不下?”

宁钰轩微微一顿,答:“靖文侯府的郡主是钰轩的表妹,她怀了身子,加上所以臣就多问候着。”

新帝笑了笑:“想起来也是可怜,朕都放了他们了,还是没能好好活下来。钰轩你可怨朕?”

“怎会。”陌玉侯轻轻低头:“臣不缺女人。”

新帝哈哈大笑,赞赏地看着他:“钰轩真是可造之材。”

陌玉侯轻笑不语。

出宫的时候,路上两边的柳树都已经嫩绿了。宁钰轩看着,转身问鬼白:“靖州那边事情进行得如何了?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回京?”

鬼白低着头没说话。

“嗯?”宁钰轩挑眉:“没听见我问你?”

“主子。”鬼白犹豫了片刻,低声道:“夫人不见了。”

上扬的嘴角慢慢垂下,宁钰轩呆呆地看了他半晌:“什么叫不见了?”

靖文侯府已经乱作了一团,季曼走得悄无声息,一封书信都没留下,只是将季氏铺子的房契地契留给了灯芯。

尔容坐在空空的房间里很是茫然,过得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见了?旁边的宁明杰脸色有些苍白,垂着眸子笑道:“她是自己走的?”

灯芯红着眼睛点头:“若不是自己走的,主子也该没有机会将东西都留在了奴婢的房间里。”

康元郡主站在宁明杰身边,脸上还是一片平静,任谁也不会想到季曼的走跟她有关系。

她不认识聂桑榆,但是她不喜欢宁明杰的身边有别人。那女人识趣的话就乖乖走远,若是还来纠缠,她也会送走她第二次。

陌玉侯突然重病,皇帝亲临陌玉侯府看望,见他面如枯槁,咳喘不已,便也就放他病假,准许康复之后再上朝。

朝中重担,暂时就落在了丞相萧天翊的肩上。

一辆马车飞快地往永安郡走着,行到一半,车上的人说肚子疼,在驿站之中偷换了马车,踏上了另一条路。

此后一年间,没有人再找到过季曼,哪怕宁钰轩装病偷偷去了靖州,也只查出季曼的离开和康元郡主有关系,其余的,就再也不知道了。

一年之后藩王进京面圣,各路马车都朝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季曼坐在一辆奢华的马车上,感叹道:“马车还是抖得跟拖拉机一样。”

马车里坐着的人淡淡哼了一声:“你这次大可以不必来的。”

季曼回头看着赵辙,拱手道:“王爷此言差矣,在下虽只是小小幕僚,却也可以搭个便车来京城做生意吧?”

赵辙抿唇扫她一眼:“你不挂官职,就是为了卖你的大米?”

离开靖州之后,谁也没想到,季曼投靠了长郡王。一身男装,带着五百两的家底,从在长郡王府门口卖大米开始,勾搭上王府总管,进而认识府中幕僚,最后因为谈吐不凡,被人引荐给了长郡王做幕僚。

现在想起当时赵辙看见她时脸上那种被人打了一拳肚子的表情,季曼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的。毕竟天下人都以为她死了,知道她没死的也以为她失踪了,而她竟然跑去给长郡王说:“我来帮你画一幅将来的美好蓝图。”

赵辙当时还真的让人拿笔墨给她让她画,季曼嘴角抽搐地解释了良久,才让他明白蓝图不是一幅画。

聂家人已经都没了,她现在对于赵辙来说,也是没什么威胁的人。相反,赵辙曾经因为她的聪明想弄死她,而现在她的聪明可以为他所用,你猜赵辙用不用?

季曼现在一直是一身男装,方便行事,还特地花大价钱从民间手艺人那里买了一张人皮面具,只是戴上和脱下都相当麻烦。不过效果也很好,除了赵辙知道她的身份,其余人都当她是男人。

话说回来,这次回京,季曼是真的想来卖大米的。

她现在没有挂任何官职,长郡又是个盛产大米的地方,所以季曼依旧一边经商一边替赵辙出些小主意,没有什么大风浪的时候,也就用不着她干什么,只需要愉快地卖大米。此番藩王面圣,她也正好把业务扩展到京城来。

虽然心里也是隐隐有些想看看,在她不在的这一年里,宁钰轩过得怎么样了。要是完全将她忘记了,那可不太妙,玩过头了。

“需要在陌玉侯府门口停一停么?”赵辙笑着问了一句。

马车已经进了京城,这一条条的街道有些看起来还是很熟悉的。季曼吸吸鼻子,摇头道:“不用,会有机会的。”

总会有个最合适的日子来相见。

马车停在了客栈门口,季曼刚下来,就看见早到了一步的沈幼清。

“王妃。”

沈幼清皮笑肉不笑地受了季曼的礼,转身就进了客栈。季曼想她可能是有点生气,因为长郡王宁愿和个男人同乘都不愿与她一起。

耸耸肩,季曼去找了自己的房间放行李,然后出去联络京城的粮行联盟会的人。

宁钰轩抱着好好逗弄着,旁边的夏氏穿着一身嫩绿色的薄纱裙,酥胸半露,靠在他身边道:“侯爷您瞧,好好长得真像您。”

“嗯。”陌玉侯感叹地道:“孩子大了。”

夏氏点头,拉着他的胳膊轻轻蹭着:“可惜了不是正室所出,如今夫人又是柳氏了,她的儿子还不是世子,不知道多不甘心呐。”

好好睁着眼睛,茫然地左右看着。

“世子是该由正室带着。”宁钰轩点了点头。

夏氏一喜,捏着衣带道:“那也这么久了,侯爷为何都不看看妾身?”

“你没他亲娘好看。”宁钰轩抱着好好,很认真地道。

笑容僵在了脸上,夏氏顿了许久才道:“您说什么?”

“好好到了该学话的年纪了。”陌玉侯站起来道:“既然已经断了奶,那就不用你继续带了,我会去寻个合适的夫子回来。”

“侯爷!”夏氏慌忙跟着起身,拉住他的衣袖道:“妾身有哪里做得不对么?上次与夫人争吵,那是因为夫人先惹事的。还有她要拿针扎好好,妾身已经拼命将好好护住了,为什么”

“寒云的性子没有那么张扬。”宁钰轩看她一眼,淡淡地道:“我给你准备好了余生你要用的银两,好好得换个人来教。”

夏氏倒吸了一口凉气:“侯爷,您不能过河拆桥啊!我是好好的”

“你不是他的亲娘。”宁钰轩将她的手拂开:“拿着你该拿的东西,回去看看你自己的孩子吧,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夏氏如遭雷击,怔在了原地,陌玉侯已经抱着好好出了门。

好好越来越黏他了,甚至平时去六部办事的时候,宁钰轩都会抱着他一起去。一身深蓝官服,抱一个奶娃儿,没少被六部的人笑话。

“你的娘亲也该回来了。”他对好好道:“你想不想她?”

好好茫然地吐着口水泡泡,一扭身,圆滚滚的身子就钻在宁钰轩的怀里。

季曼拿着凭证打算去粮行联盟会,得了许可才可以在京城开铺子卖米啊。可是刚走到半路,街上竟然有辆马车的马受惊了,直接就朝她撞了过来。

没有任何的英雄救美戏码,季曼被马鞍生生擦倒在地上,手上脚上瞬间全是血淋淋的。

“抱歉!”疯马终于被人拉住了,驾车的人跳了下来,走到季曼旁边道:“这位小哥,对不住了,带您去旁边医馆看看可好?”

熟悉的声音,季曼顿了顿,抬头就看见鬼白那张分外老实的脸。

马车里的人跟着下了车,惊魂未定地扶着车辕哭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64章 是不是从此失去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4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5佛跳墙作者:念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